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云南 >> 昆明市 >> 张如琼, 女, 46

个人情况: 开理发店为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昆明市菊花里4号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0-09-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9-13: 昆明张如琼女士在看守所被迫害事实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在昆明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六一零”非法组织、公安局统一指挥下,各区公安国保大队对所辖区的法轮功学员韩书林、孔石英、吴芸、张水兰、沈柱有、李琼芳、韩景琪、张如琼等进行绑架。其中昆明法轮功学员张如琼女士被非法抄家、绑架、关押。

张如琼女士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期间,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写所谓的“保证书”,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遭到戴十多公斤重的固定脚镣迫害,脚磨破了,磨肿了,流水、流脓,遭蚊虫叮咬,更无人性的是月经期间恶警不准用卫生纸,不准换洗衣裤,直到张如琼女士出现生命危险症状,看守所才不得不将其送到医院检查,随后又怕出问题承担责任,才叫其家人办所谓的“取保候审”。

张如琼女士重病疗养期间,有关部门还不断的骚扰其丈夫,把一个本来非常和睦、幸福的家庭,逼到家庭破裂、要离婚的地步。

下面是张如琼女士对其所遭迫害的诉说:

我叫张如琼,今年四十六岁,家住昆明市菊花里4号,我与丈夫在昆明市王大桥开了个理发店为生。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中午一点钟左右,我被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冯军、姜眼光等一伙便衣恶警从理发店里强行绑架,他们将我按上一辆停在理发室路对面的车上,然后将我拉到我的住所,他们不让我进屋,十多个便衣警察一进屋就非法强行抄家,翻箱倒柜,又是照像、又是录像,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屋里一片狼藉,最后抢走了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光盘、刻录机、mp3、电脑等私人物品,随后把我带到菊花派出所录口供、签字,我不配合,他们把我带到医院检查身体后就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非法关押到官渡区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警察就把我的衣服全部扒光拿走,全身从头发到脚摸了两遍,当时我正在来例假,她们才把我的内裤还给我,然后把他们的开档裤让我穿上,对我进行羞辱、辱骂,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没有错!”他们就叫贩毒人员用臭袜子堵我的嘴。

有一天他们把我叫出去,让我坐在一个凳子上,一下就上来了几个人,强行用硬皮带把我捆绑,不知用了多少根,把我捆的呼吸都很困难,几分钟后感到全身四肢都麻木了,并失去了知觉,一直到了晚上才把皮带解开拿走。把我的头发也剪了。

随后警察又叫来几个犯人把我抬到禁闭室,给我双脚戴上了十公斤重的脚镣,并且把脚镣穿在地上的大铁环里将我的双脚固定铐起来,根本不能动,他们走时把门一关,禁闭室里一下子就臭气熏天,比农村的猪圈还臭,难闻的我只想呕吐。禁闭室只有头大的窗口,上面还装有一个摄像头对着一个全天24小时都开着的灯,灯光招来的虫子满屋子到处都是,白天、晚上都被虫子、蚊子叮咬,有的大虫飞来撞在脸上都很痛,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折磨真是令人痛不欲生。

我来例假一直不干净(我在修炼之前曾因做人工流产后大流血一年零八个月不止,是修炼法轮功后好了的),他们把我带的卫生纸抢走,一点也不给我留下,经血流在裤子上,顺着腿流到脚上、地上,他们还不给我水喝,不准洗漱。由于长时间戴着固定的脚镣,脚磨肿了,皮肤磨烂了,不能穿鞋,脚趾流水、流脓,很臭,虫子爬到脚上,咬的又疼、又痒,难受极了,我就用衣服把脚连脚镣一起包上,警察在摄像头中看到后,就来骂我不准我包。

我在禁闭室好几天都不得喝水,喉咙又干又难受,我一直向他们要求要水喝,后来才给了半瓶不到的一点水,水里还冒着气泡,有很难闻的药味,我不喝,他们就叫两个犯人硬灌。我被他们灌水后,非常难受,心慌心跳,心就象要从耳朵跳出来一样,这时狱医才来量血压说:血压有点高!他们就要挟我:只要签“不炼功”,就放我出来,我不签。后来他们又说:只要我答应不在监室里炼功,就放我出去。最后我在身体难忍的痛苦中被迫签了“不在监室里炼功”的字(事后我很后悔),他们就把我从禁闭室放出,但又把我关进一般监室。

我一进监室,有几个在押的犯人看到我的样子当时就哭了,说:好好的人搞成这样,人都变形了,我们看着都心痛,要是她家人看到不知会有多心痛啊。这时有人说:不能哭,摄像头看见不得了。因为我始终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他们就想方设法的来折磨我,他们叫我洗被子,就在洗被子时,把我身上全泼湿了,使我全身冷的连骨头都痛。

由于我被他们不断的折磨,那些天我整天迷迷糊糊的,说话都吃力。他们就把药放在水里要我吃,我不吃,就强迫我吃,逼着我吃,吃药后我的头越来越痛,象被大铁锤打碎了似的,头脑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此时只听有人说:快把她扶起来,快点把她扶起来,狱医来量血压了,随后又听说:血压200,我一直不敢睁眼,喉咙好象干的裂开了,老想喝水,水刚咽下,马上要解小便,小便完,就呕吐,刚吐完,又要想喝水,整个晚上就这样反反复复,也影响了监室里的人休息。后来他们把我带到医院去检查,一天做了两次心电图,他们叫家人来看我,丈夫和妹妹来了。后来听说妹妹和丈夫跪在地上给他们磕头,求他们放了我。到医院检查后,他们看我的身体情况很差,有生命危险,他们把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迫害成这样,已经违法犯罪干了伤天害理的事,但他们又害怕承担责任,还冠冕堂皇的说:我们看在你丈夫和家人的份上给你办“取保候审”,就是还想以此来控制我的人身自由。于是在二零一零年中秋节头一天(九月十五日),被非法关押、折磨二十天后才把我放回家。

虽然回家了,但是我已经被迫害的生活都不能自理,丈夫和妹妹商量后,就把我送到妹妹家由妹妹来照管,期间他们没有来骚扰我,但是却经常打电话骚扰我丈夫,要丈夫去国保大队,一去就是半天、一天的,理发店也不能正常经营,孩子上学要人管。一会又叫丈夫拿“保证书”来叫我签字,一会又拿“悔过书”叫我签字。我对丈夫说:我不签,因为我一生中,就这事做的最正,这世上没有比“真、善、忍”做好人更正的了,我为什么要悔过?!后来又叫丈夫拿来说:不提“法轮功”三个字,只要写:“不炼功”就行了,我也不签。我丈夫是个老实人,被他们逼得太甚,精神压力太大,已经提出要与我离婚。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我被昆明市检察院以荒唐的罪名非法起诉;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我被昆明市法院非法传票,七月六日被非法开庭,因为证据不足,判改日再审;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昆明中级法院再次传票,八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再次开庭对我进行诬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3/昆明张如琼女士在看守所被迫害事实-246699.html

2011-06-04: 云南昆明中级法院对张如琼非法开庭

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上午九时,云南昆明市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张如琼进行非法开庭。

张如琼女士,七十多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多,在金马寺她家开的理发店被官渡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冯军等数人绑架并伙同菊花村派出所恶警十多人同时去抄家,抢劫了好多大法书、刻录机、光盘等。张如琼现被非法关押在官渡看守所。

同一天被遭到非法抄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张水兰、沈柱友、闵兰珍、韩树林、孙显馨、李永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4/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1779.html

2011-03-19: 昆明法院图谋非法庭审老年夫妇

昆明中级法院图谋近期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福、孙显馨夫妇。老俩口因到法轮功学员王树兰女士家被昆明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跟踪拍照,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非法抄家,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随后被监视居住。当天被绑架和遭到非法抄家的法轮功学员有张水兰、沈柱友、闵兰珍、韩树林、李永碧、张如琼

李福已经六十九岁,他妻子孙显馨,六十四岁,家住昆明市东市街28号。孙显馨女士十二年前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当时身体非常差,疾病缠身,不但双耳失聪,听不到声音,而血压奇高,高压达240,低压达190,随时有生命危险,一直是家里的“药罐子”。可是一九九七年四月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耳聋多年的她,奇迹般地恢复了正常听力,半个月后,血压就恢复到正常的水平!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孙显馨女士不仅身体健康了,而且心灵也得到了净化,严格要求自己,用“真、善、忍”作标准来要求自己,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好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任何人,她都用善心对待。同学、同事、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都惊奇孙显馨炼功前后的变化,几乎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说她是一个善良、宽容的好人。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四日,因为带着一份讲真相的事实材料,孙显馨女士被五华区国保大队派的特务跟踪到家,不仅非法抄家,还把她绑架到西山区看守所,非法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所外执行)。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孙显馨女士与同事、朋友等多人到本市白沙河水库生态公园爬山,又被五华区国保大队以“坚持炼法轮功”、“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为名绑架到五华看守所,之后又被违法处以刑事拘留和劳动教养两年。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七十一的法轮功学员王树兰,女,昆明市五华区印刷厂退休工人,被西山区公安分局绑架,后取保候审。李福、孙显馨老俩口因到王树兰家被昆明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跟踪拍照,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非法抄家,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随后被监视居住。

昆明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上午九时秘密开庭践踏法律,迫害王树兰、杨功秀、吴奇芬、朱恩华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对吴奇芬诬判五年、对王树兰、杨功秀、朱恩华诬判四年。昆明市中级法院近期图谋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福、孙显馨夫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9/昆明法院图谋非法庭审老年夫妇-237806.html

2010-09-02:昆明多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抄家、绑架

昆明3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吴芸,2010年8月27日中午在家被中共邪党二十多人 非法抄家、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

目前已知在8月27日被绑架和遭到非法抄家的法轮功学员有:张水兰、沈柱友、闵兰珍、韩树林、孙显 馨、李永碧、张如琼
……
8月27日下午一点多,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张如琼,在金马寺她家开的理发店被官渡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冯军等数人绑架并伙同菊花村派出所恶警十多人同时去张家抄家,抢劫了好多大法书、刻录机、光盘等。张如琼现被非法关在官渡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229117.html

昆明市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19-08-08: 西山区前卫派出所:0871-64576365
西山区公安分局:0871-68184111

2019-08-04: 梁源派出所西苑执勤点:
地址:二环西路193号
电话:0871-68236368

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
地址:昆明市西山区春雨路235号
邮编:650100
电话:0871-68184111 0871-68599999 0871-68100476
传真:0871-68100476
局长 朱显福
政委 洪涛
纪委书记 黄群
副局长 赵乐毅
副局长 杨承
副局长 王卫东
副局长 朱家斌(分管国保大队、巡特警大队)
副局长 袁恒
政工室主任 李云霞
副局长 张绍清
副局长 和东文

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郭建

西山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科 地址:昆州路1035号 电话:(0871)-68236368 68236900
金碧派出所 地址:书林街47号 电话:(0871)-63189110
刘家营派出所 地址:气象路68号 电话:(0871)-64122050
永昌派出所 地址:永昌路165号 电话:(0871)-64141957
金牛派出所 地址:金牛小区3号门 电话:(0871)-64586799
西华派出所 地址:船房村老居委会 电话:(0871)-66270110
福海派出所 地址:广福路新省委旁 电话:(0871)-64600110
前卫路派出所 地址:前卫西路996号 电话:(0871)- 64583110
滇池路派出所 地址:正和小区和秀巷 电话(0871)-64611580
金家河派出所 地址:金河南路214号 电话:(0871)-64251110
东陆桥派出所 地址:安康路170号 电话:(0871)-64150217
大观楼派出所 地址:大观路272号 电话:(0871)-65366110
棕树营派出所 地址:翠羽路47号 电话:(0871)-65327465 65393110
粱源派出所 地址:梁源小区4组团附2号 电话:(0871)-6823188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71)

参与迫害的单位、主要人员:
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 恶警:冯军 姜眼光
官渡区菊花派出所 官渡区看守所
昆明市人民检察院 韩纯盈
中级人民法院 马侃 段云萍 其他不知名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