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海淀区 清华大学 >> 高春满, 男, 76

高春满
被俄罗斯圣彼得堡市移民局从家中带走的联合国正式难民、法轮功修炼者高春满教授。(大纪元)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8-25: 修炼法轮功的科技人才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5/修炼法轮功的科技人才遭受的迫害-333451.html

2011-04-24:沉痛悼念恩师高春满教授
今天,收到恩师高春满教授儿子高越的电子邮件如下,我心情非常沉痛。
小谢:你好!
你是我父亲最喜欢的学生,我能感到他对你的欣赏和关心,他总是以你为荣。我怀着沉痛的心情给你写信,今天我们失去他了,我很悲伤,很难控制自己,小谢,就写这么多吧。

高越 2011年3月14日于北京

我立即拨通高越的手机,他对我说:“我父亲是上午十点离开的。”他接着说:“以后你的担子会更重了,父亲没有完成的事业,希望你能帮他做下去。”

高教授的儿子没有修炼法轮功,这时他理解了父亲在人生最后十七年全身心投入到修炼法轮功中,为了法轮功的洪传、为了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默默付出。高教授的儿子希望我能做好高教授的未竟事业。

因材施教导师

1993年9月,我被刘铮博士(现在是教授)介绍到高春满教授处,我成为了高教授的因材施教生,当时全清华共有不到三百名因材施教生。高教授是清华大学化工系生物化工教研组的成员,同时也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小组的成员,从事天然产物研究与开发工作。

高教授早年留学苏联,是中共为了学习苏联核技术而派往苏联的留学生之一。回国后,在200号(当时被编号的秘密单位)从事核燃料萃取技术研究,为中共原子弹和氢弹爆炸提供原料。后来,高教授曾出版《说古道今话萃取》一书,翻译出版了《放射化工过程的自动控制》,《有色冶金企业废水净化与监测》等书。

在高教授离开200号后,加入清华大学化工系生物化工教研组,曾从事二(二异丁基甲基)磷酸萃取分离镍和钴;在硫酸介质中用烷基磷酸萃取分离铜、钴工艺研究;壳聚糖制备及加工工艺的研究;棉粕酱油生产工艺研究;溶媒萃取氧代-古龙酸的初步工艺研究;吸附法处理染料废水;蔗糖多酯及其开发应用等研究。尤其他的棉籽脱毒的研究实现了工业化,是清华大学的重要技术转让成果。

在高教授的指导下,我们发表了《角鲨烯提取工艺》和《米糠油全价开发利用》两篇文章,开发了一项技术无油无蜡增光剂通过技术转让实现工业化。高教授非常注意理论基础方面的研究,启发我去理解和用实践去检验。他曾多次提起在 1949年前,他受到的私塾教育是真正的因材施教,那样的教育才能培养出具有特长的人才;而中共执政后板砖式的教育抹杀了人性,消磨了人的特长。

恩师带我修炼法轮功

在高教授介绍我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有两次与法轮功擦边而过。我的一位同学给了我一张1992年东方健康博览会的免费入场券,我们一起坐车去北京大北窑国贸大厦,路上我们乘坐的汽车上就有很多人谈论东方健康博览会,当我们進入会场,人山人海,我接了很多的传单和介绍材料,各类气功很多很杂,就这样,我与法轮功第一次擦边而过。第二年,我获得全国大学生科技作品展三等奖的项目:花生豆腐和花生的全价开发利用,被清华大学选中参展19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两天。当时,我还感慨:去年作观众的我没想到今年竟然参展。那时,我曾与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有短暂见面交谈,我也曾见到有人在傍晚时在外面炼功。尤其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当时听到广播说:李洪志先生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進步奖"和大会"特别金奖" 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可惜,当时每天由于坐清华的公车要早回校,我没能听李洪志先生的报告,很是可惜。

1994年6月,高教授的一位朋友邀请他参加李洪志先生在济南的法轮功学习班,由于学校很忙,高教授无法成行。他的朋友在1994年8月5日上午给高教授买了飞机票,然后打电话给他让他参加李洪志先生在哈尔滨的法轮功学习班。朋友的盛情难却,高教授去参加了。1994年8月12日哈尔滨的法轮功学习班结束后,高教授回来,改观很大,烟瘾很大的他一下戒了烟。

我作为高教授的学生,当然的成了他洪法的对像。可惜第一次我用自己在课本上学到的知识和理论与高教授辩论,没能進去。之后几天,我突然遇到一些奇怪的现象,我很想与他交流,可惜我在办公室等了他一下午没等到。1994年8月19日,我在他的办公室遇到他,我说出这几天的感受,想与他交流。这时,他开始讲法轮功的法理和功法,我静静的听着,突然双脚一股热流徐徐上升到小腹部位,这是科学无法解释的。他也体会到法轮的强烈旋转。我立即说:我要修炼法轮功。高教授说他已经在清华大学工字厅前的西南联大牌子前建了一个小型的炼功点,希望我参加。他还写下学生法轮功学员袁江的名字,希望我能找到他。

清华有两万学生,我到哪里找袁江呢?再次神奇显现,我在学生食堂吃饭时,遇到一位我认识的佛教徒学生,我问他:“你知道有谁炼法轮功吗?”他指着食堂门口说:“那个正要出门的就是炼法轮功的。”我当时惊讶:天呀,这么巧。那个炼法轮功的学生叫王宝军,是从袁江处知道法轮功的,可惜他们在清华还没能建立炼功点。我立即追出食堂叫住王宝军,说明来意,问他借《中国法轮功》书,并约他一起去高教授建的炼功点。当天晚上我从炼功点回来后,我将《中国法轮功》读了三遍,我热烈盈眶,李洪志先生在书中回答了我许多长久思考迷惑的问题,我知道我是为修炼来到人世,我必须好好修炼。

自那以后,我们每天都看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或听讲法录音,我们也开始扩大洪法,扩建炼功点,高教授由于有翻译任务不能耽误,他找到王久春教授,让她出面负责清华炼功点。在中共江氏集团1999年7月20日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之前,清华共建了十一个炼功点,每天都有四五百人参加炼功,曾接触或短暂修炼的人数就更多了。我与高教授也经常参与学校外的洪法炼功活动。

翻译法轮功著作和俄罗斯洪法

高教授在哈尔滨的法轮功学习班时,他被介绍到法轮功著作翻译小组,亲耳聆听了法轮功师父对于翻译方面的开示,知道法轮大法将在未来世界洪传,时间紧迫,翻译任务很重。

高教授接的是俄文翻译的任务,他将《中国法轮功》翻译成俄文版,在后来的《转法轮》翻译中也发挥了作用。据悉,第一版上万本俄文《中国法轮功》很快的就到了有缘人的手中,那是高教授最欣慰的事。

在翻译过程中,高教授非常认真,他经常与我交流切磋,希望准确翻译每一句话的意义,我们经常很晚离开他的办公室。各语种翻译组经常在一起学法交流,高教授每次有新的理解感悟,都与我交流。他非常关心经济上困难的翻译组成员,他曾让我大老远去给英文翻译送米送油。

高教授知道自己留学苏联和翻译俄文版法轮功著作,决不是偶然,他肩负俄罗斯洪法的责任。他于1996年8月,在圣彼得堡建立了第一个法轮功炼功点。1997 年11月他又带十七名学员,有大学的教授、有从事俄文翻译的专家学者和北京部份老学员,带着法轮功师父的九天讲法班录像带到圣彼得堡。他们在那里办起了第一个九讲录像班。参加录像班的这一批学员又把法轮大法的福音带到了各地。从此法轮功在许多城市有了炼功点。

那时,高教授本身经济也不宽裕,几次出国费用压力也大,幸好我们开发的无油无蜡增光剂技术得以转让成功,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那以后,高教授经常往来于中俄之间,为法轮功在俄罗斯洪传尽力。

迫害延伸海外案例

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江氏集团一手遮天,非法疯狂迫害法轮功,使上亿的法轮功学员成为迫害对像,造成无数家破人亡案例,成为当今世界最大的人权危机。

在清华校友中,例如袁江案例,他是一位我非常熟悉的同修,我们曾在一起修炼洪法。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袁江被中共非法抓捕,遭酷刑折磨近两个月,非法人员光刑具就拉了两车。袁江虽逃出魔窟,但因酷刑造成的严重内外伤,不幸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离开人世。

高教授在俄罗斯法轮功学员中的影响较大,他是清华大学著名教授,同时因为参与2002年3月在英国剑桥大学召开的首届世界未来科学与文化大会筹委会,并发表文章《未来的教育工程》,让中共江氏集团视为眼中钉。

2007年5月13日,是法轮大法日,世界很多国家的政要对法轮功发出了贺信,而中共的江XX和曾XX则胁迫俄国政府特意在这一天安排了一次强行绑架具有联合国正式承认的难民身份的高教授的恶性事件。

当天上午11点30分左右,据称是警察的几个俄国人到高春满家中,以查护照为名要求家人开门,在检查完护照后,不顾妻子(俄罗斯公民)米拉的反对,强行将身体不适的高教授抬上车拉走。那时,高教授几年前曾突发脑溢血,因此行走不便。为此妻子米拉非常担心丈夫的安全,一直不同意警方将人带走,并希望他们能够允许丈夫吃完午饭后再走,但均遭俄警方拒绝。米拉说警方没有告诉她这些非法行动的具体理由,也没有告诉将她的丈夫带到甚么地方。结果,他们把高教授快速遣返中国北京。

当时俄罗斯连续遣返难民事件引起了联合国的关注,2007年5月14日俄罗斯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伊万就高教授遣返问题会晤了联合国难民署俄罗斯分部的高层主管,该主管表示,他们反对俄罗斯移民局的做法,并表示他们将尽快办理剩下的法轮功难民進入第三国。

最后岁月

高教授被遣返后,表面上中共没有将他绑架关押,但当地的片警却经常找他的麻烦。由于来自警方的压力,高教授没有修炼法轮功的儿子不让高教授接触法轮功书籍,炼功也不太方便。2010年7月,当地片警找藉口当地不能住非本国人(因为高教授得到联合国难民身份时放弃了中国籍),高教授的儿子,只好找了一个别人难以知道的地方为高教授租了房。由于高教授活动不方便,他儿子专门为他雇了人给高教授做每日的三餐饭。

这几年来,因为我与高越已认识多年,他没有阻止我与高教授的电话联络,我们保持一定的交流,由于通话安全方面的考虑,我们的交流都比较注意。高教授希望我能在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上多做点工作,他建议能让更多世人知道水结晶实验的结果,万物皆有灵。我给他讲,我们正在建立网站:法轮大法在清华大学,这是为了在清华百年校庆前推出;还有我希望筹备第二届世界未来科学与文化大会,他非常高兴。我让高教授多发正念,在国内恶劣环境下,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2010年11月,高教授在一次中风后,被送入医院,之后,全身活动不方便,尤其,呼吸吃饭受阻,肺部感染严重。医院采取鼻饲的方法让高教授進食,非常痛苦。自那以后,高教授不能说话只能听。两周前,我通过高越与高教授说话时,他已经无法发声。

今天,高教授与世长辞,时年七十六岁。作为您心爱的学生,我知道您在生命的最后十七年在修炼上尽力了,为了法轮大法的洪传尽了您的一份力了。我要好好修炼,不辜负您的期望,这是对您最大的纪念。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18/n3202142.htm

2010-07-24: 清华大学官员迫害法轮功是建校百年的耻辱

高春满,男,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资深教授,五十年代毕业于圣彼得堡国立化工大学。 回国后一直在清华大学任教,曾为两弹爆炸及清华大学的科研产业化做出重要贡献。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头目李岚清曾亲自坐镇清华大学指挥迫害。高春满教授在这种情况下被迫离开中国到俄罗斯避难。二零零三年他向联合国申请难民身份,当年就获批准。

二零零二年因在第一届未来科学研讨会发表题为“未来教育工程”的论文,遭到中共“六一零”的追查,曾派人去彼得堡抓捕高教授,并要求俄罗斯警察局配合。但高教授在朋友和多方保护下,中共抓捕未遂。

二零零七年,为了得到俄国的配合,中共给出四十亿美元的诱人合同,俄国受了中共的利益诱惑配合了中共将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海外的政策。迫害法轮功中共头目曾庆红命令在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那天绑架高春满高春满教授已被遣送到北京,目前情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4/227366.html

海淀区 清华大学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7-01-14:北京海淀公安分局上地派出所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东北旺南路27号,电话62961774
北京海淀公安分局看守所地址:海淀区苏家坨镇温阳路25号,邮编100194,
更正电话:海淀看守所接待电话:82587326
海淀看守所预审处接待电话:82587150 82587151 82587152
海淀看守所法制处接待电话:82587080

2013-09-03: 清华大学学校主要负责人:

校长陈吉宁、常务副校长程建平、副校长:谢维和、袁驷、邱勇、姜胜耀、薛其坤、吉俊民
邪党委:书记胡和平、常务副书记陈旭;副书记:韩景阳(兼纪委书记)、史宗恺、邓卫
校务委员会:名誉主任王大中、主任胡和平;副主任:王明旨、陈旭、韩景阳、史宗恺、邓卫、张凤昌、
学术委员会主任钱易
学位评定委员会主席陈吉宁
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委员会主任顾秉林
邪党委办公室主任王岩、
校长办公室:主任金勤献;副主任:黄晓霞、李志华、赵劲松
综合科科长刘立新、秘书科科长叶硕、信息科科长冯劲涛
政策研究室:主任吴剑平;副主任:孙茂新、范宝龙、王磊、叶富贵(挂职)
信访办公室:主任王岩(兼)、副主任李志华(兼)
规章制度审核办公室:主任孙道祥(兼)、副主任孙宏芳
校长办公室
办公地址:清华大学工字厅
电话:010-62782015/2035传真:010-62770349电邮:lbzhz@tsinghua.edu.cn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 邮政编码:100084
保卫部办公电话
24小时综合值班电话:62782001
部长办公室:62784630
副部长办公室:62784629、62784631、62784632
综合办公室:62782039
保卫保密科:62782825、62782178
交通科:62782602
防火科:62782050、62794497
集体户口及身份证办公室:62783270
治安派出所:62783779、62771091、62782531、6279600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5-14: 全球营救强烈抗议俄罗斯逮捕高春满
http://www.epochtimes.com/b5/7/5/14/n1709541.htm

2007-05-13: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5/13/44289b.html
今天正赶上是公休日,因此很难找到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查询高教授的下落。----高春满已经在俄罗斯居住多年,并与当地人成婚,他本可循移民手续办理俄罗斯绿卡长久居留,但由于俄国移民局规定,办理该项手续中需要本人回国办理相关文件,因此一直被中共列为重点迫害对像的高春满放弃了这种移民方式。

2003年他向联合国申请难民身份,当年就获批准。为得到在俄罗斯合法居留权,他同时向俄罗斯移民局申请了难民身份,遭到拒绝,后不得不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但俄国态度不明朗,此事搁下了几年。今年为了得到俄国的配合,中共给出40亿美元的诱人合同,3月28日马慧被秘密绑架回大陆,中共又把73岁的高春满当作下一个目标。

马慧是在等待法院开庭前就被绑架,由于这成为外界谴责的理由之一,所以中共与俄国当局总结上次教训后,绑架高春满前要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于是,今年4月24日,搁了几年的诉讼在圣彼得堡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判决高春满“败诉”自然是秘密绑架的第一步,这事处理“利索”后,曾庆红命令在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那天绑架高春满。

媒体报导

2007-05-19: 美首都法轮功学员抗议 俄使馆恐惧
http://www.epochtimes.com/b5/7/5/19/n1715235.htm
欧盟议会斯特议员,是前任欧盟-俄罗斯议会合作委员会主席。在这两次遣返发生后第一时间,都致信俄国政府,表达“严重关切”,并且对马慧女士和女儿,以及高春满教授被遣返后命运表示担忧,他说在信中说,“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因器官活摘或是酷刑而死亡”。本周四周五,正值欧盟-俄罗斯峰会在俄罗斯旅遊城市Samara進行。欧盟议会在本周二发布措辞强硬的声明,认为“民主和人权应该是欧盟和俄罗斯关系的核心价值”。 马里兰大学田玉东博士宣读华府大法协会的抗议信,信中说,“俄罗斯摒弃了共产党,但现在身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却公然与一个共产集权一起来迫害为联合国所保护的无辜民众。这使得俄罗斯国际形象蒙羞,也使人们不得不对俄罗斯的未来走向质疑。”

2007-05-18: 俄罗斯遣返原清华教授 各地法轮功学员抗议
http://www.epochtimes.com/b5/7/5/17/n1713119.htm
俄罗斯最近连续遣返难民事件也引起联合国的关注,5月14日伊万就高教授遣返问题会晤了联合国难民署俄罗斯分部的高层主管,该主管表示,他们反对俄罗斯移民局的做法,并表示他们将尽快办理剩下的法轮功难民進入第三国。人权人士、莫斯科赫尔辛基组织主席阿列克谢娃说,“俄罗斯早就有了忽视它自己的法律和国际义务的坏名声。俄罗斯是一个非常、非常不尊重法律的国家”。外界分析指出,俄罗斯最近的一系列行为已经和一个民主社会的理念相差甚远。虽然俄国从形式上摆脱了共产党的统治,但是专制制度特有的迫害人权正在的当局的倒退思维中滋长。不久前俄罗斯军旗上恢复像徵共产暴力的镰刀和斧头正体现了这个趋势。近年来,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民主倒退也多有批评。2005年美国总统布什曾经提出谴责,他指出,俄罗斯领导人应该恢复对民主与法治的遵守。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也在2006年向前苏联一些加盟国领导人发表讲话,警告俄罗斯的民主正在倒退。刚刚在4月23日病逝的俄罗斯第一位后苏联时代领袖叶利钦也曾经提出警告,普京决定赋予中央政府广泛新权力,会令俄罗斯民主自由倒退。叶尔勤接受莫斯科新闻访问时说:“我们不该允许自己偏离俄罗斯一九九三年全国公投采用的宪法字面上意义或精神。”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