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咸宁市 >> 何桂红, 女, 45

个人情况: 嘉鱼县牌洲湾镇原财政所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咸宁市嘉鱼县潘湾镇
有关恶人: 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邹誉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07-05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8-06: 曝光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聂胜恶行
……
何桂红在武汉板桥村洗脑班期间遭受多种酷刑,甚至被骗吃一块毒西瓜,内脏受损,后又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医院判定要死了,才放出来。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6/曝光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聂胜恶行-352156.html

2016-08-01: 遭毒针、毒打、电击 湖北优秀出纳控告江泽民

湖北省咸宁市财政出纳何桂红修炼法轮功,在江氏发动的迫害中,二次被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武汉板桥洗脑班)迫害,被打毒针、坐老虎凳、连续电击三天、毒打等酷刑迫害。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何桂红和家人依法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

以下是何桂红的《刑事控告状》中叙述的事实和理由:

(一)多次被骚扰

二零零九年九月,为承担女儿读大学的费用,我不得不离开家乡,来到咸宁市咸安区打工,由于被出卖,引起了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邹誉的特别关注。在邹誉的直接指挥下,嘉鱼县国保大队、簰洲湾镇维稳中心、派出所、街道办事处、中心校分别均参与了对我家电话的监听、对住宅的监视以及追查我的去向。

二零零九年底,簰洲湾镇财政所所长王守桂伙同派出所所长龙基学,财政所会计金成素来到咸宁市,通过电话找到我,请我到咸宁市六神宾馆吃饭,吃完饭后,他们要求送我回住所,其意图被我识破,此次绑架未能得逞。

(二)二零一零年在湖北省所谓“法制教育所”遭酷刑折磨

野蛮绑架 关押到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邹誉查到我在咸宁市咸安区1+8超市上班。七月一日,上午九点左右,邹誉带人来到1+8超市,四、五个男警察和一名女警察一拥而上,将正在上班的我,强行反铐双手捂住我的嘴巴,硬按进一辆白色小车里,车开到咸宁市警察停下,下去了一男一女二人。随即开往嘉鱼,在嘉鱼县全友宾馆我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

七月一日下午三点钟左右,咸宁市国保孙奇和嘉鱼县国保大队长陈克平及孙宗文三人将我按在宾馆床上,陈克平用拳头连打我的脸三拳,强行抢走我家的钥匙,当时我的脸部全部肿起,眼睛肿的看不见。他们还在1+8超市的职工物品存放柜里盗走了我的现金和手机。

七月二日早上八点多钟,嘉鱼县政法委书记兼“610办公室”主任陈名保,副主任王芙蓉,嘉鱼县警察国保大队队长陈克平和牌洲湾镇派出所所长龙基学等人,又通知牌洲湾维稳中心主任叶坤山和两名陪教人员,绑架我到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

到了洗脑班,由于我被打的浑身是伤,洗脑班不收,绑架人员又弄来虚假的健康证明(当时我并没有做任何的健康检查)给洗脑班,让洗脑班收下,最后看洗脑班实在不收,又贿赂了洗脑班二千元(是洗脑班一个叫刘琼的办的此事),才将我非法关进洗脑班。

在洗脑班,我被六、七人强行抬上楼(一人抬头,二人抬手,二人抬脚,一人手拿毛布捂住嘴,二中队队长刘成录像,副队长江黎丽在旁边看着。)在二楼每天被刘成、江黎丽和彭刚警察及数名帮教监管,十几个人轮流转,围着我散布歪理邪说,还强迫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在七月底和八月中旬我被关押期间,全国各省、市“610”人员和全省各县“610”人员两次参观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他们将我反锁在房间里不让见人。

打毒针

在洗脑班,二中队队长刘成和、医生万军用吊针的形式给我的身体里注射不明药物,这些药物注射后,感到头晕晕的,脚肿得要裂开,走路也不那么稳当。打针时,江黎丽还直言不讳的说“这就是毒针”。

长时间站立、坐老虎凳、野蛮灌食

在洗脑班,我还遭受了四十多天长时间的站立,有二十多天每天站二十多个小时不许上厕所,站得双脚肿的不能走路。刘成还将风油精抹入我的眼睛内,还拿笔在我的手臂上、脸上、胸前写什么“决裂书”(内容为放弃自己的信仰,对自己的信仰进行谩骂侮辱等)进行人格侮辱。强迫坐老虎凳(用布条捆住双脚绑在凳脚上,双手捆绑在凳的扶手上,身子绑在凳的靠背上)。

连续三天每天两次的野蛮灌食,用一根塑料管插到口或鼻子里,插进去又拔出来,女护士小洪,她故意来回插拔几次,插的鼻子鲜血直流,眼睛出血,吐出来流食中也都是血,野蛮的灌食导致胃部严重受伤。

彭刚还用电棍电击我双手和双脚的关节处。这次我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九十天,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在此期间,邹誉还带领咸宁市和嘉鱼县“610”陈名保等相关人员到洗脑班对我进行非法提审。

被迫流离失所

九月三十日,邹誉带领咸宁市和嘉鱼县及簰洲湾镇等相关人员从武汉市板桥洗脑班把我接回家。逼迫我交出了笔记本电脑。嘉鱼县国保大队陈克平、孙宗文、“610”副主任王芙蓉逼迫我交出了一个MP4,还逼迫我们要上交法轮功书籍。嘉鱼县国保大队队长陈克平还跟我丈夫说,“十一”长假过后要找他做笔录。我告诉丈夫:“他们说了,想逼迫你放弃学法轮功,否则也要绑架你到洗脑班并想非法将我劳教。”我向丈夫详细讲述了我在洗脑班的亲身经历。丈夫听完后,既吃惊又害怕。为了躲避迫害,十月三日,我们一家三口离开了家乡。为了避开来自政府、“610”、国保的追查,我们居无定所。为了生活,女儿被迫放弃了已就读一年的大学学业,外出打工。

在异地他乡的孤独,颠沛流离的日子,生活的艰辛,还有对家乡父母双亲的思念,每当想起家中八十高龄的父母,既要承受思念儿子一家的痛苦,还要承受来自“610”、国保的骚扰时,我心如刀绞。不到五十岁的丈夫头发全白了,眼睛视力急剧下降,快看不见了。女儿已二十五岁了,婚事也无着落。就是这样,他们仍不放过。

二零一四年底,在市“610”主任姚雄和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邹誉及嘉鱼县现任“610”主任王芙蓉的指使下,将我们一家三口的头像放大,印在A4纸上,非法在咸宁市、区(县)、社区、村各处张贴,散发,最高金额以五万元悬赏诱惑提供信息者。

(三)五年后再遭洗脑班酷刑折磨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晚上八点多钟,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咸安区张贴“全球起诉江泽民”不干胶时,遭到不明真相之人的恶告,被十好桥派出所绑架。电动车、手机和钱等私人物品被派出所扣押。一个小时之后,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邹誉,咸安区国保大队长樊忠和徐承忠赶到了十好桥派出所,对我们进行了非法拍照和提审。晚上十二点多钟,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咸安区拘留所。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早上八点多钟,市国保支队长邹誉和咸安区国保徐承忠带着四名警察来到咸安区拘留所,分两辆公安车将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湖北省洗脑班)。

1、扯头发二十多天

六月十三日和十四日,湖北省洗脑班现任一中队队长江黎丽,副队长胡高伟、小洪,两个护卫队队员和两个陪教,把我拖上楼去听该所陈所长污蔑大法的讲课,我被拖得下身流血。由于第一次被绑架到武汉板桥洗脑班曾被野蛮灌食过,我的胃和心脏被摧残过。从六月十五日开始,我头晕、胃痛、下腹部发胀,浑身无力,每天由两名陪教架着我上二楼,胡高伟或江黎丽在楼梯口等着,拽着我的头发拖到一个房间。就这样,我被拖了二十多天,每天大把的头发被扯掉。

2、电击三天

六月十五日至十七日,胡高伟连续用电警棍电击我三天。在这三天中,胡高伟每次都是先让我坐在塑料椅子上电我,由于电流打在身上,身子不由自主的往起弹,我摔倒在地上。胡拿着电棍继续电,我的身子被电流打的不由自主的往起蹦,胡高伟就用脚踩着我的身子电。胡高伟电累了,就叫来江黎丽或小洪看住我,他去休息。过了一会儿,胡高伟就过来问我:“嗯!考虑的怎么样?写不写决裂书。”“说!”我回答:“不写!”胡继续电。

在电击的过程中,胡把两支香烟同时插在我的两个鼻孔中,用手捂住我的嘴巴,让我用鼻孔吸烟。我被呛得眼泪直流,胡高伟还在那里狞笑,待我两支烟吸完后再继续电。直到二根电警棍电到没电了才停止。每次电击时间长达一上午,连续三天都是如此。

连续三天的电击,我的身体极度虚弱,洗脑班陈所长见我被拖得下身流血,不象是装病,就派出洗脑班科长何伟、胡高伟、小洪、两名协警和两名陪教将我送到武汉市某医院妇产科检查。在检查的过程中,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发现我的两腿和两胳膊处被电棍电击,他们速将我带出医院。检查结果:子宫有瘤子和囊肿。洗脑班的人怕我被电击的伤让人知道,决定不放过我。我听到江黎丽和胡高伟及小洪他们密谋对我更残酷的迫害。

3、更残酷的电击

二十多天后,身上的伤还没完全愈合,我遭到了一次更残酷的电击。胡高伟把我摁坐在一张大木椅子上,用上十条宽布带分别将我的双手和两脚及身子紧紧地捆绑在木椅上,长时间用电棍电击。我多次被电昏过去,后又被冷水浇醒。胡高伟还冷笑着说:“你还没死?想清楚了没有?”胡电累了,用不透气的布条缠住我的嘴巴,然后再点燃两支香烟插到我的两个鼻孔中,让我用鼻孔吸烟,我快被窒息过去。胡高伟还在那里奸笑着说:“怎么样?”烟吸完了再继续电。

在电击我的两只手掌心时,整个身体和经脉象被震断了一样。我再一次被电晕过去,又被冷水浇醒。这时,吴炎敏和姓计(女)的两名帮教过来劝我。胡高伟当着他们的面电击我的后背和大腿,边电边说:“嗯?说!坚定不坚定!必须回答。”我肯定的说:“坚定!”胡高伟再继续电,直到电警棍没电了。这次长时间电击,裤子也被电糊、电破了。我的两腿大面积红肿;后背肿胀;两手掌心被电击几天后才出现六个水泡。

时隔九个月,我身上还有多处大面积被电击的伤痕至今未好。

4、药物迫害

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时,咸宁市“610”头目姚雄去洗脑班找我谈话,看到我直打嗝,当我的面,给监视我的人说“等会儿,去拿点药”,就走了。我当时没吃饭,只是喝点汤。当晚,我打嗝依旧,还不停地打屁,肚子很胀。我就问身边监视我的人,是不是姚雄要你们在我的汤中下过药?她们当时不承认。我再次问这事,她们只是笑;我第三次追问这事,她们说“你还蛮聪明”。这是暗中下药迫害我。

在关押四十多天的时候,洗脑班办公室副主任彭刚,手里拿着一片西瓜,来到关押我的房间。他告诉我:这片西瓜是一名陪教给他吃的,他见天气热关心我,让我吃。我当时就把这西瓜让给刘立安和潘爱凤两名帮教吃。刘立安说:“我从来不喜欢吃西瓜”。潘爱凤说:“这几天我身体不适,不能吃凉的东西。”彭刚说:“给你吃你就吃,不要推来推去的。”当时一种意识告诉我,那个西瓜被注射了不明药物不能吃,可我那时真的是生不如死。那片西瓜吃起来很甜,嘴有点麻,有一点怪怪的味。我吃完西瓜一抬头,看见彭刚正在门口偷看我,看我西瓜是否吃完。我一愣,这才确信吃的西瓜有问题。接着,我就听到刘立安和潘爱凤两个帮教在我的门口小声议论,刘立安说:“哎!成了试验品。”潘爱凤说:“是啊!她能不吃就好了。”自从吃了西瓜后头晕脑胀、心里慌、胃疼、全身麻木,有时身子僵硬。十几天后,我在洗脑班曾吐出两口黄色泡沫水,后来我在看守所也曾吐过半口泡沫水,口里都有上次吃的那片西瓜的怪味道。

5、被逼迫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

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二个月后,洗脑班江黎丽、胡高伟把我和另三个邪悟的法轮功学员组织在一起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逼迫我写“反省材料”,出卖人,破坏大法,引诱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大法弟子的言行,从而毁掉修炼人。我不愿配合,胡高伟就把我单独非法关押,毒打我。

6、毒打

在被非法关押的六十天里,我几乎每天都被胡高伟和计帮教打嘴巴子,脸被打肿,第二天就消肿了,再接着打。八月七日嘉鱼县“610”主任王芙蓉和牌洲湾镇政府叶坤山来到洗脑班,看见我鼻青脸肿,整个脸被打得变形,王芙蓉问我:“你这脸是怎么回事?”我说:“他们打的。”她问两名陪教:“她是不是在这里炼功,才被打的。”陪教说:“不是,是她不肯放弃法轮功。”

在洗脑班,胡高伟还无数次对我拳打脚踢,他经常用穿着皮鞋的脚后跟多次狠跺我的大腿骨头缝,有一次我痛晕过去,胡高伟叫来医生,医生说:“没事,是脱水了。”我还遭到体罚,一站就是二十多个小时。还强迫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逼迫对自己的信仰进行谩骂、侮辱等。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下午,咸安区国保大队长樊忠、闵剑和另一名女警察把我从洗脑班接到咸安,非法拘禁在咸安区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一月我在看守所胃部、胸腔、小腹等处出现疼痛,二月份不能进食,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看守所医生和狱警见我病情严重,二十四日看守所决定送我到医院去检查身体。二十五日早上八点多钟,狱警金惠惠要我穿号服出去看病,我没穿号服,后来又要我戴手铐出门,我说:“如果戴手铐出门,宁可死在看守所,也不去检查。”看守所所长吴宗斌说:“你说检查就检查,你说不检查就不检查吗?这可由不得你,把她拖上车去。”在看守所两名武警、两名协警、邹医生、狱警和咸安区国保大队长樊忠押送下,来到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检查:心、肝、肺、胃、肾、胆囊、子宫等出现严重病变,同时还伴有尿血,显著性心动过速等症状。

咸宁市“610”,市国保支队,咸安区国保大队和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二月二十六日晚七点,咸安区国保大队闵剑打电话通知家属。二月二十七日弟弟从外地赶到看守所,这才将我从看守所接回家。

五年间我两次被送到湖北省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第一次被非法关押九十天,再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残酷迫害九十四天,后又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半年,在看守所直至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身体和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遭毒针、毒打、电击-湖北优秀出纳控告江泽民-332233.html

2016-03-18:湖北咸宁市何桂红被绑架遭酷刑折磨
湖北省咸宁市嘉鱼县法轮功学员何桂红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遭绑架,六月九日被送到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湖北省洗脑班),残酷迫害九十四天,恶警电击她时,还把两支香烟同时插在她的两个鼻孔中,用手捂住嘴巴折磨她。九月十日又被转到咸宁市咸安区看守所非法关押,直至严重病变。

咸宁市“610”,市国保支队,咸安区国保大队和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晚通知家属。何桂红弟弟次日从外地赶到看守所把她接回家。

何桂红本来是嘉鱼县簰洲湾镇财政所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直是嘉鱼县芦苇系统和财政系统树立的楷模,曾被评为“湖北省芦苇系统劳动模范”,多次被评为“嘉鱼县财政系统劳动模范”。她丈夫是湖北省嘉鱼县簰洲湾镇第一小学教师,曾被评为嘉鱼县优秀教师,咸宁市数学优秀教师。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夫妻俩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小康生活,人人羡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从此何桂红家无宁日,不断地受到来自于政府、单位、街道、派出所人员的监控、骚扰、威胁、恐吓。

下面是何桂红女士诉述她这次被绑架的遭遇: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晚上八点多钟,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咸安区张贴“全球公审江泽民”不干胶时,遭到不明真相之人的恶告,被十好桥派出所绑架。电动车、手机和钱等私人物品被派出所扣押。

一个小时之后,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邹誉,咸安区国保大队长樊忠和徐承忠赶到了十好桥派出所,对我们进行了非法拍照和提审。晚上十二点多钟,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咸安区拘留所。

六月九日早上八点多钟,市国保支队长邹誉和咸安区国保徐承忠带着四名警察来到咸安区拘留所,分两辆公安车将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湖北省洗脑班)。

在湖北省所谓“法制教育所”遭受酷刑折磨:

1、扯头发二十多天

六月十三日和十四日,湖北省洗脑班一中队队长江黎丽,副队长胡高伟、小洪,两个护卫队队员和两个陪教,把我拖上楼听该所陈所长污蔑大法的讲课,我被拖得下身流血。

从六月十五日开始,我头晕、胃痛、下腹部发胀,浑身无力,每天由两名陪教架着我上二楼,胡高伟或江黎丽在楼梯口等着,拽着我的头发拖到一个房间。就这样,我被拖了二十多天,每天大把的头发被扯掉。

2、电击三天

六月十五日至十七日,胡高伟连续用电警棍电击我三天。在这三天中,胡高伟每次都是先让我坐在塑料椅子上电我,由于电流打在身上,身子不由自主的往起弹,我摔倒在地上。胡拿着电棍继续电,我的身子被电流打的不由自主的往起蹦,胡高伟就用脚踩着我的身子电。胡高伟电累了,就叫来江黎丽或小洪看住我,他去休息。过了一会儿,胡高伟就过来问我:“嗯!考虑的怎么样?写不写决裂书。”“说!”我回答:“不写!”胡继续电。
在电击的过程中,胡把两支香烟同时插在我的两个鼻孔中,用手捂住我的嘴巴,让我用鼻孔吸烟。我被呛得眼泪直流,胡高伟还在那里狞笑,待我两支烟吸完后再继续电。直到二根电警棍电到没电了才停止。每次电击时间长达一上午,连续三天都是如此。
3、更残酷的电击

二十多天后,身上的伤还没完全愈合,我遭到了一次更残酷的电击。胡高伟把我摁坐在一张大木椅子上,用上十条宽布带分别将我的双手和两脚及身子紧紧地捆绑在木椅上,长时间用电棍电击。我多次被电昏过去,后又被冷水浇醒。胡高伟还冷笑着说:“你还没死?想清楚了没有?”

胡电累了,用不透气的布条缠住我的嘴巴,然后再点燃两支香烟插到我的两个鼻孔中,让我用鼻孔吸烟,我快被窒息过去。胡高伟还在那里奸笑着说:“怎么样?”烟吸完了再继续电。
在电击我的两只手掌心时,整个身体和经脉象被震断了一样。我再一次被电晕过去,又被冷水浇醒。这时,吴炎敏和姓计(女)的两名帮教过来劝我。胡高伟当着他们的面电击我的后背和大腿,边电边说:“嗯?说!坚定不坚定!必须回答。”我肯定的说:“坚定!”胡高伟再继续电,直到电警棍没电了。这次长时间电击,裤子也被电糊、电破了。我的两腿大面积红肿;后背肿胀;两手掌心被电击几天后才出现六个水泡。

时隔九个月,我身上还有多处大面积被电击的伤痕至今未好。

4、药物迫害

在关押四十多天的时候,洗脑班办公室副主任彭刚,手里拿着一片西瓜,来到关押我的房间。他告诉我:这片西瓜是一名陪教给他吃的,他见天气热关心我,让我吃。我当时就把这西瓜让给刘立安和潘爱凤两名帮教吃。刘立安说:“我从来不喜欢吃西瓜”。 潘爱凤说:“这几天我身体不适,不能吃凉的东西。”彭刚说:“给你吃你就吃,不要推来推去的。”

我吃完西瓜一抬头,看见彭刚正在门口偷看我,看我西瓜是否吃完。我一愣,这才怀疑吃的西瓜有问题。接着,我就听到两名帮教在我的门口小声议论,一个帮教说:“哎!成了试验品。”另一个帮教说:“是啊!刚才她不吃就好了。”自从吃了西瓜后头晕脑胀、心里慌、胃疼、全身麻木,有时身子僵硬。

5、毒打

在被非法关押的六十天里,我几乎每天都被胡高伟和计帮教打嘴巴子。脸被打肿变形,第二天就消肿了,再接着打。八月七日嘉鱼县“610”主任王芙蓉和牌洲湾镇政府叶坤山来到洗脑班,看见我鼻青脸肿,整个脸被打得变形,王芙蓉问我:“你这脸是怎么回事?”我说:“他们打的。”她问两名陪教:“她是不是在这里炼功,才被打的。”陪教说:“不是。”

在洗脑班,胡高伟还对我拳打脚踢,他用穿着皮鞋的脚后跟多次狠跺我的大腿骨头缝,有一次我痛晕过去,胡高伟叫来医生,医生说:“没事,是脱水了。”我还遭到体罚,一站就是二十多个小时。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咸安区国保大队长樊忠、闵剑和另一名女警察把我从洗脑班接回,非法拘禁在咸安区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一月我在看守所胃部、胸腔、小腹等处出现疼痛,二月份不能进食,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看守所医生和管教见我病情严重,二十四日看守所决定送我到医院去检查身体。二十五日早上八点多钟,管教金惠惠要我穿号服出去看病,我没穿号服,后来又要我戴手铐出门,我说:“如果戴手铐出门,宁可死在看守所,也不去检查。”看守所所长吴宗斌说:“你说检查就检查,你说不检查就不检查吗?这可由不得你,把她拖上车去。”在看守所两名武警、两名协警、邹医生、管教和咸安区国保大队长樊忠押送下,来到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检查:肝、肺、胃、肾、胆囊、子宫等出现严重病变,同时还伴有尿血,显著性心动过速等症状。

咸宁市“610”,市国保支队,咸安区国保大队和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二月二十六日晚七点,咸安区国保大队闵剑打电话通知家属。二月二十七日弟弟从外地赶到看守所,这才将我从看守所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8/湖北咸宁市何桂红被绑架遭酷刑折磨-325501.html

2015-12-22: 新年临近 湖北三位善良人仍陷黑牢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带给人们团圆、庆祝和希望,您是否想到了这样一群好人——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生活在你我的身边,却因为坚持“真、善、忍”的普适价值而遭受中共当权者的迫害。目前,咸宁市药剂师徐长虹、陶席珍老人和何桂红女士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咸安看守所。

徐长虹,男,四十八岁,是咸宁市中心医院中药房药剂师,因为信仰"真、善、忍",十六年来被当地六一零不法人员迫害十多次,经历过非法劳教一年、冤狱三年,非法关押洗脑多次。二零一五年,因为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医院上班时,被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板桥洗脑班这个黑窝,迫害近五十天后,于九月九日被关押在咸安看守所至今。如今“案子”到了咸安区检察院公诉科。徐长虹上有八十多岁老母,下有一未成年的孩子需要抚养教育。

陶席珍,女,近六十岁,因为信仰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多次。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被当地六一零伙同国保绑架到板桥洗脑班,迫害近三个月后,转到咸安看守所关押至今。咸安区法院非法开庭,几次未有结果。

何桂红,女,四十多岁,因为信仰法轮功,被迫离开工作岗位到外地打工,于二零一五年六月,被绑架到板桥洗脑班,迫害近三个月后,转到咸安区看守所关押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2/新年临近-湖北三位善良人仍陷黑牢-320789.html

2015-12-19: 湖北省咸宁市法轮功学员徐长虹、何桂红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法轮功学员何桂红在张贴不干胶时,被咸宁市咸安区十好桥派出所绑架,当晚被送到咸安区拘留所,非法拘留九天后,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迫害,十月十六日,被咸宁市中级检察院批准逮捕。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由于诉江,咸宁中心医院同济咸宁医院中药房药剂师徐长虹在上班时,被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迫害,九月九日,咸安区检察院将徐长虹非法批捕。

目前,法轮功学员徐长虹、何桂红将面临咸宁市咸安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咸宁市咸安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陶席珍非法开庭,在法庭上陶席珍揭露伪证据,法庭不得不宣布休庭。

其实,咸安法院过去多次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过,已经对法轮功犯罪,很多人还不明白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8/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20647.html

2015-10-25: 湖北省嘉鱼县法轮功学员何桂红被非法批捕

十月十六日,湖北省嘉鱼县法轮功学员何桂红被刑事拘留三十七天,家人接到咸宁市咸安区国保大队的电话通知,何桂红已被咸宁市中级检察院批准逮捕。

六月一日,何桂红在六月一日张贴不干胶时,被咸宁市咸安区十好桥派出所绑架,当晚被送到咸安区拘留所非法拘留九天。

六月九日,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邹誉伙同咸安国保大队将何桂红送到湖北省武汉市板桥洗脑班,在洗脑班被非法拘禁长达三个月,据何桂红在洗脑班的陪教讲,何桂红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身体内部器官出现病症,但无法确诊,双腿不能行走,双手被反绑吊铐而受伤。

九月十日咸安区国保大队把何桂红从洗脑班接回后又被关进咸安看守所,并通知家人何桂红被刑事拘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5/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18080.html

2015-09-26: 湖北省嘉鱼县法轮功学员何桂红被转关看守所

今年6月1日,湖北省嘉鱼县法轮功学员何桂红在张贴不干胶时,被咸宁市咸安区十好桥派出所绑架,在咸安区拘留所被关押九天后,又被送到武汉市板桥洗脑班非法拘禁。据何桂红的陪教讲,她被迫害得全身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吃穿洗都由陪教帮忙。双腿不能行走,由两人架着她拖进拖出,身体内部器官出现症状,但洗脑班矢口否认此事,9月10日,在洗脑班残酷迫害三个月后的何桂红由咸安区国保大队接回,又被转入到咸宁市咸安区看守所非法拘留,至今超过半个月,家属自何桂红被抓之日起,快四个月了,一直未见到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6/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6492.html

2015-08-17: 徐长虹、何桂红被武汉洗脑班迫害严重

湖北省咸宁市法轮功学员徐长虹7月22日被绑架到武汉板桥洗脑班后,被迫害非常严重,人已经不能动了。家人得知后于8月13日去洗脑班要人,门卫阻挡不让见,并恐吓说: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随便想见就能见的吗?回来再找本地“610”,姚雄不见。打电话给他说徐长虹被迫害的动不了,他居然说没事、不要紧的。

徐长虹两处家里的钥匙,至今还在被抄家的警察那里不归还给徐的家人。

另外何桂红也被该洗脑班被迫害的很厉害。8月12日有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要人,门卫也不让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7/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14230.html

2015-08-02: 湖北省咸宁市嘉鱼县何桂红在武汉洗脑班绝食抗议

咸宁市嘉鱼县何桂红在武汉洗脑班被迫害的严重,现在仍然在绝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3469.html

2015-07-21: 湖北省咸宁市教师一家被迫害 妻子情况不明

六月九日早上,湖北省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邹誉带领市国保支队和咸安国保大队分两台车分别将法轮功学员何桂红和杨彩云送往武汉市板桥洗脑班非法关押。杨彩云被拒收放回家。何桂红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音讯全无,生死未卜。

何桂红的丈夫,一名小学教师盼妻子重获自由,回家:

我是湖北省嘉鱼县簰洲湾镇第一小学教师,二零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工作认真负责,曾被评为嘉鱼县优秀教师,咸宁市数学优秀教师,历任学校教导处副主任、政教主任多年。我妻子何桂红是原湖北省嘉鱼县簰洲湾镇财政所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直是嘉鱼县芦苇系统和财政系统树立的楷模,曾被评为“湖北省芦苇系统劳动模范”,多次被评为“嘉鱼县财政系统劳动模范”。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夫妻俩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小康生活,人人羡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从此家无宁日,不断的受到来自于政府、妻子单位的监控、骚扰、威胁、恐吓。

二零零四年,妻子提干时因修炼法轮功政审不过关,导致二零零五年被迫下岗。

二零零九年九月,为承担女儿读大学的费用,妻子不得不离开家乡来到咸宁市咸安区打工。也就是从这时起,我妻子何桂红就引起了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邹誉的特别关注。在邹誉的直接指挥下,嘉鱼县国保大队、簰洲湾镇维稳中心、派出所、街道办事处、中心校分别均参与了对我家电话的监听、对住宅的监视以及追查何桂红的去向。

二零一零年初,簰洲湾镇财政所所长王守桂伙同派出所所长龙基学,财政所会计金成素来到咸宁市,通过电话找到何桂红,请她吃饭,吃完饭后,他们要求送何桂红回住所,其意图被何桂红所识破,此次绑架未能得逞。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邹誉不知怎么查到了何桂红在咸宁市咸安区1+8超市上班。七月一日,上午九点左右,邹誉带人来到1+8超市,四、五个男警察一拥而上,将正在上班的何桂红强行制服,反铐双手押上警车。警车在咸宁市公安局短暂停留后,随即送往嘉鱼,在嘉鱼一家宾馆被非法关押一天。嘉鱼县国保大队队长陈克平为了抢走何桂红的钥匙,在何桂红脸上连打三拳,何被打得鼻青脸肿。七月二日,在邹誉的带领下,咸宁市国保支队,嘉鱼县国保大队、610、簰洲湾镇维稳中心、派出所几批人合伙把何桂红送到了武汉市板桥洗脑班非法关押。

七月上旬,我带着我的父母、何桂红的大姐找到咸宁市国保支队了解情况,我问邹誉:“为什么抓何桂红?她犯了什么法?”邹誉说:“她上明慧网,我们每年都要送几个法轮功到学习班(洗脑班)。”在邹誉的吩咐下,两名国保警察威逼我说出了何桂红在咸安的住所。

八月二十三日,咸宁市国保支队,嘉鱼县以及簰洲湾一行,八、九个人在簰洲湾镇维稳中心找我谈话,其中一个警察问我:“你家中装有(接收卫星电视的)大锅,柜子里还有两个小喇叭是不是?”也就是说,咸宁市国保知道何桂红在咸安的住所,嘉鱼县国保抢走了何桂红的钥匙,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他们非法搜查、抄了我的家。

再说何桂红在武汉市板桥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九十天,在精神和肉体上都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每天逼着观看诽谤法轮功、法轮功师父的录像片。每天长达二十小时的罚站,剥夺睡眠,长时间不许上厕所,野蛮灌食(将橡皮胶管来回抽插),用电棍电击等多种酷刑。因野蛮灌食导致胃部受到严重创伤,还有不知什么原因造成全身经常性出现无法控制的抖动。在此期间,邹誉还带领咸宁市、嘉鱼县以及簰洲湾镇等相关人员定期到洗脑班对何桂红进行过多次非法提审。

九月三十日,邹誉带领咸宁市嘉鱼县簰洲湾镇等相关人员从武汉市板桥洗脑班把何桂红接回簰洲湾家中。邹誉仍不放过,逼迫何桂红交出了笔记本电脑。嘉鱼县国保大队陈克平、孙宗文、六一零副主任王芙蓉逼迫何桂红交出了一个MP4,还逼迫我们要上交法轮功书籍。嘉鱼县国保大队队长陈克平还跟我说,十一长假过后要找我做笔录。妻子还告诉我:“他们说了你要是不放弃学法轮功也要送洗脑班。”并向我详细讲述了她在洗脑班的亲身经历。

看到妻子遭受的那一切,即将在自己身上重演,我既吃惊又害怕,为了躲避迫害,十月二日,我带着妻子,女儿离开了家乡,离开了我心爱的教育事业。为了避开来自政府、六一零、国保的追查,我们居无定所。为了生活,女儿被迫放弃了已就读一年的大学学业外出打工。

在异地他乡的孤独,颠沛流离的日子,生活的艰辛,还有对家乡父母双亲的思念,每当想起家中八十高龄的父母双亲,既要承受思念儿子一家的痛苦,还要承受来自六一零、国保的骚扰时,我心如刀绞。谁愿意离开热爱的家乡,谁愿意失去心爱的教育事业,谁愿意放弃令人向往的大学生活,谁又愿意过流离失所的生活。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的?难道是我们一家三口吗?快五年了,不到五十岁的我头发全白了,眼睛视力急剧下降,也快不行了。女儿已二十五岁了,婚事也无着落。就是这样,他们仍不放过。

二零一四年底,在邹誉指使下,咸宁市国保支队将我们一家三口的头像放大,印在A4纸上,在咸宁市张贴,散发,出高价悬赏提供线索者。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晚上八点多钟,何桂红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杨彩云在张贴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被十好桥派出所警察绑架,电动车和手机被十好桥派出所扣押。一个小时之后邹誉就赶到了十好桥派出所,当天晚上,何桂红和杨彩云就被关进了咸安区看守所。

六月九日早上,邹誉带领市国保支队和咸安国保大队分两台车分别将何桂红和杨彩云送往武汉市板桥洗脑班非法关押。杨彩云因故被拒收放回家。何桂红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音讯全无,生死未卜。

我真的盼望着那一天,我的妻子被放回了家,我们一家三口回到了家乡和父母团聚,自由自在的生活,没有人再来骚扰我们炼功。我相信这一天快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1/湖北省咸宁市教师一家被迫害-妻子情况不明-312807.html

2014-12-10: 湖北咸宁市何桂红被迫流离失所四年多

湖北咸宁市何桂红女士和家人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被当地警察迫害,于二零一零年十月被迫离家出走。恶警还骚扰她的亲友。

何桂红,一九七零年九月一日出生。是一个性格开朗、热情的“女能人”。九六年八月,她那时才二十六岁,看似身体健康,却有贫血、便秘、职业血吸虫病,肺结核等病症,有时还有头晕、晕倒现象。学法轮功后这些不良现象全没了。身体真的好了,而且比以前更健康。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咸宁市国保支队队长邹誉、国保支队司机王平、嘉鱼县610陈名保和国保队长陈克平、警员孙宗文和牌洲湾镇派出所所长龙基学,伙同牌洲湾维稳中心主任叶坤山,绑架了何桂红。七月一日下午三点钟左右,陈克平、孙奇、孙宗文三人将何桂红按在宾馆床上,陈克平用拳头连打她的脸三拳,强行抢走她家的钥匙,当时何桂红的脸部全部肿起。

七月二日早上八点多钟,他们一伙人将何桂红劫持到湖北省板桥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两名陪教看到何桂红的眼睛肿的看不见,就问那些恶人恶警:“何桂红的伤是怎么搞的?”陈欺骗两名陪教说,是她下楼时不小心摔伤的。

在洗脑班何桂红遭刘成和江黎丽轮流换班手打脚踢、被注射不明药液,灌食、近五十天长时间不许上厕所,不让人睡觉,刘成还将风油精抹入她的眼睛内,强迫坐老虎凳,还遭彭刚和江黎丽三根电警棍轮流电击何桂红的口和身体上的各个关节等酷刑;同时还被逼着听一些犹大的歪理邪说,还有犹大伪善的给你买一些水果或帮你泡脚;还强制转化,强迫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

何桂红被非法关押九十天后,九月三十日晚上九点多被送回家。看到骨瘦如柴的何桂红,她的亲人和朋友都说:“邪党太毒,这么好的一个人被迫害的风都吹的起来。”因十月八日邹誉和陈名保、陈克平和叶坤山等人要上门提审,威逼何桂红和丈夫说出他们想要的。何桂红夫妻和孩子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种打击,在这迫害的三个月里,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他们一家三口都不愿出卖同修,为了避免再次受迫害,丈夫被迫离职,小孩被迫离校,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一家三口被迫流离失所。

十月八日邹誉和陈名保、陈克平和叶坤山等八人到何桂红家提审。得知何桂红一家三口离家出走。他们一伙八人在何的大姐门店大闹一场,吵的生意都没有做成,气的大姐夫拿着刀到政府讨个说法;随后恶人又到何桂红的公婆家去骚扰,两位老人都八十多岁了,经他们这一闹都病倒了;接着他们又到嘉鱼三姐家去找人,多次在三姐家的门店骚扰。

接着恶人又到武汉商贸学院找何桂红的女儿的老师和同学,逼女儿的同学说出和女儿的联系方式。总之,只要是何桂红一家三人的同事,朋友,亲人都遭到他们威胁和骚扰。他们还说:只要说出何桂红居住的城市,悬赏五万元。

现在邹誉、陈名保、陈克平和叶坤山等人在一些地方张贴何桂红一家三人的像片、住址和身份证号码,并说举报一人给予三千元。

一个事业上兢兢业业的好人,夫妻和睦、人人羡慕的家庭被中共邪党迫害的有家不能回。原因很简单,就因为何桂红是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并且不愿按中共的意愿放弃信仰。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信息

乘车路线: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就是共产党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湖北省洗脑班已由汤逊湖迁到了武汉市洪山区马湖村,在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边,只一墙之隔。在武汉市洪山区板桥小区的东边,马湖新村的南边。乘901或905或306或587路车在板桥下,沿板桥中学南边的一条新修的大路向东走 50米左右,再向南拐就是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即湖北省洗脑班)。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湖北省610洗脑班)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一号 邮编:430064
电话:027—87924873
值班室电话:027-87924870 13971687602
610头目电话 027-87234314、027-87233774
张幸福,男,原湖北省沙洋劳教所政委,是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第一任负责人,现为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党委书记、所长。

张修明 男 副所长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负责与法轮功学员交谈,以种种伪善、奸诈、狡猾的邪恶手段欺骗、迷惑学员,从而达到其罪恶目的。

龚 健 男 科长 30多岁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管理教育科,政治处科长,原沙洋劳教所教育科长。此人相貌阴狠,话语毒辣,极喜欢打人,是负责策划并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头目。

万 军 男 负责人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医务室头目,是野蛮灌食的凶手。

刘 成 男 中队长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二中队,黄冈地区的人,30-40岁,1.70米左右,中等身材,发胖,警校毕业,从沙洋监狱调来。经常殴打法轮功学员,与犹大合谋采取威胁、恐吓,高压和软硬兼施等卑鄙行径迫害法轮功学员。0086- 13349873901

刘克兵 男 负责人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警戒护卫队

江黎丽 女 30-40岁副中队长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二中队,打人最多,且凶狠毒辣,警官学校毕业,原沙洋劳教所二大队警察。除了采取野蛮毒打、辱骂学员等方式逼迫学员放弃修炼之外,还负责与“转化”后的学员交谈,组织他们跳舞、打球、做游戏,甚至为他们过生日,以种种伪善、奸诈、狡猾的邪恶手段欺骗、迷惑学员,从而达到其罪恶目的。

刘 琼 女 副主任科员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管理教育科,此人是嘉鱼县人,曾在湖北女子劳教所呆过,个子瘦小,声音较细,曾当过小学老师。在洗脑班研究心理学,负责给所谓转化后的学员上心理课,同时负责组织学员参加一些文娱活动,并询问学员心理状况,用伪善的伎俩,对妥协后的学员进行所谓的思想巩固。

徐红梅 女 副主任科员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政治处,沙洋女狱警,30-40岁,有一儿子,家住沙洋劳教局机关小区。

邓 群 男 30岁左右,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政治处副主任科员 打人凶手,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不少法轮功学员被其迫害致生命垂危。

彭刚,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中队长,司法警察。彭刚,男,40多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办公室副主任科员,原为沙洋劳教所警察。有一儿子四岁。

帮教人员:
刘立安,男,五十多岁,湖北黄石人,犹大,目前到各监狱进行转化迫害。电话131-3593-7253
丁星樵夫妻,四十多岁,湖北云梦人,电话133 9618 3037
季同利,男,四十多岁,湖北十堰人,电话0086-13886839929,13797855294
戴建春,女,五十多岁,湖北黄石人,电话0714-6211993 139 8658 3618

咸宁电话区号0715,嘉鱼县邮政编码:437200,牌洲湾镇邮政编码:437215

咸宁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邹誉: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长期迫害法轮功,恶贯满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恶人榜”上的序号为C78636  电话:13872181056 0715-8232059(办)警务通:18995826125(他的妻子叫刘珍珠,在咸宁福人药业公司工作,女儿邹世英,在咸宁市电视台工作)
咸宁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王平 手机号码:18995826126
咸宁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孙奇

嘉鱼县有关人员电话:
嘉鱼县县长周力:13508642018
嘉鱼县“六一零办公室”:07156337379
嘉鱼县副书记 李鹏谋:13907247088
政法委办:07156355979 07156355978
综合治理办:07156355980
嘉鱼县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陈名保 手机号:18907247977 18995829505 陈名保妻子:金成培
嘉鱼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王芙蓉 手机号码:13972817523
嘉鱼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 夏雨:13971824856

嘉鱼县公安局局长 陈朝裕:07156513216
嘉鱼县公安局副局长 徐墩全:13907247968(管国保)
嘉鱼县公安局国保大队:07156513246
嘉鱼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陈克平 手机号码:13508640616
嘉鱼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孙宗文13451105563(女儿孙玲在嘉鱼县牌洲湾蓝天中学教书)
方光明:13807241690

牌洲湾镇政府办公室0715--6526325 综合办公室0715--6527108
嘉鱼县牌洲湾镇政法委书记兼“610”主任 张京安 手机:13907247918
嘉鱼县牌洲湾镇维稳中心办主任:叶坤山
嘉鱼县牌洲湾镇维稳中心办副主任 王名堂15872031585
湖北省嘉鱼县牌洲湾镇派出所:
嘉鱼县牌洲湾镇原任派出所所长:龙基学 手机号码:15571547330
嘉鱼县牌洲湾镇派出所现任所长:向前18995829557
嘉鱼县牌洲湾镇指导员 曾祥军189995829393
嘉鱼县牌洲湾镇派出所警察 吕良18971817379
嘉鱼县牌洲湾镇派出所警察 王修根1807126750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0/湖北咸宁市何桂红被迫流离失所四年多-301323.html

2013-09-01: 湖北省劳动模范在洗脑班被注射毒针

湖北省嘉鱼县何桂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在咸宁市被中共人员绑架,七月二日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为非法监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在洗脑班遭野蛮迫害,包括被注射毒针。原因很简单,就因为何桂红是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并且不愿按中共的意愿放弃信仰。

何桂红曾是湖北省嘉鱼县芦苇场职工。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贫血、眩晕症、便秘、血吸虫、肺结核等病症不药而愈。工作上认真负责,成绩突出,曾荣获湖北省劳动模范。九七年调到嘉鱼县牌洲湾镇财政所工作,多次被都评为先进工作者。当地知道何桂红为人的群众在得知何桂红被迫害后,有人就说,这么好的人都被中共迫害,中共真是太邪恶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何桂红到咸宁打工,二零零九年底王守桂和财政所会计金成素伙同牌洲湾派出所所长龙基学请何桂红到咸宁一家宾馆吃饭,预谋绑架她未遂。之后,咸宁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邹誉等人在咸宁市各个小区和超市到处寻找何桂红。他们又用何桂红的身份证联网,二零一零六月二十八日在何桂红用身份证办农行卡再在咸宁1+8超市结账后才知道她工作的地方。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咸宁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邹誉、王平、孙奇,嘉鱼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王芙蓉,嘉鱼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陈克平和孙宗文等人在1+8超市蹲坑了一天,没有看见何桂红

七月一日邹誉、王平、孙奇等五人,在1+8超市强行用手铐将正在上班的何桂红双手反铐。何桂红大声呼喊:“做好人没有错,你们凭什么绑架我,为什么?”她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他们几个人捂住嘴强按进一辆小车里,车开到咸宁市公安局停下,下去了一男一女二人。再开到嘉鱼县全友宾馆,何桂红在全友宾馆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

七月一日下午三点钟左右,陈克平、孙奇、孙宗文三人将何桂红按在宾馆床上,陈克平用拳头连打她的脸三拳,强行抢走她的钥匙,当时何桂红的脸部全部肿起,眼睛肿的看不见。他们还在1+8超市的职工物品存放柜里盗走了何桂红的手机。

七月二日早上八点多钟,嘉鱼县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陈名保,副主任王芙蓉,嘉鱼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陈克平和牌洲湾镇派出所所长龙基学等人,又通知牌洲湾维稳中心主任叶坤山和两名陪教人员,绑架何桂红到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到了洗脑班,由于何桂红被打得浑身是伤,洗脑班不收,绑架人员又弄来虚假的健康证明(当时何桂红并没有做任何的健康检查)给洗脑班,让洗脑班收下,最后看洗脑班实在不收,又贿赂了洗脑班二千元(是洗脑班一个叫刘琼的办的此事),才将何桂红非法关进洗脑班。

何桂红在洗脑班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六、七人强行抬上楼(一人抬头,二人抬手,二人抬脚,一人手拿毛布捂住嘴,一人录像,还有一个女警察的在旁边看着)。在二楼每天几名警察监管,十几个人轮流转,围着何桂红散布歪理邪说,还强迫看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录像。

在七月底和八月中旬何桂红被关押期间,全国各省、市“六一零”人员和全省各县“六一零”人员两次参观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他们将何桂红反锁在房间里不让见人。

在洗脑班,何桂红遭受了四十多天长时间的站立,有二十多天每天站二十多个小时不许上厕所,站得双脚肿得不能走路。恶徒还将风油精抹入她的眼睛内,强迫坐老虎凳(用布条捆住双脚绑在凳脚上,双手捆绑在凳的扶手上,身子绑在凳的靠背上),连续三天每天两次的野蛮灌食,用一根塑料管插到口或鼻子里,插进去又拔出来,一个女护士故意来回插拔几次,插的鼻子鲜血直流,眼睛出血,吐出来流食中也是血,还用电棍电击。在洗脑班里,一个叫刘成(洗脑班二中队队长)的,还拿笔在何桂红的手臂上、脸上、胸前写什么决裂书(内容为放弃自己的信仰,对自己的信仰进行谩骂侮辱等)进行人格侮辱。

在洗脑班,何桂红由于不吃不喝,那些人就把何桂红绑在老虎凳上,用吊针的形式给何桂红的身体里注射不明液体,这些液体注射后,何桂红便感到身体不适,头晕晕的,脚肿得象要裂开,走路也不那么稳当。打毒针时,恶警江黎丽就直言不讳地告诉何桂红,这就是毒针。在遭受了四十多天迫害的何桂红,由于不放弃信仰,恶警江黎丽曾威胁何桂红,你们不是说我们活摘器官吗?你的身体很健康,马上就可以摘取你的器官,并且谁也不会知道。就在江黎丽(洗脑班二中队副队长)威胁后不久,真的就有几批人到洗脑班去偷偷地看何桂红,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去偷看何桂红有什么用意。他们有时是一两个人,有时是两三个人,有时是开车去一批人,他们就只是偷偷地看,也不跟何桂红说话,也好像很害怕让何桂红知道他们在偷看,因为只要何桂红一注意到他们,他们扭头走了。

就在何桂红回来的那天,咸宁市的邹誉和王平伙同嘉鱼的陈克平和孙宗文威胁何桂红交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mp4等物品,不然就劳教。何桂红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九十天,每天都受到威胁,身体受到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特别是食道和胃部受到严重损伤。

背景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六一零不法人员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法轮功学员都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六一零洗脑班却将他们劫持入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强迫他们“转化”,可见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湖北省劳动模范在洗脑班被注射毒针-278945.html

2011-03-28: 湖北省劳动模范何桂红遭洗脑班迫害

湖北省嘉鱼县何桂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在咸宁市被中共人员绑架,七月二日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为非法监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在洗脑班遭野蛮迫害。

何桂红曾是湖北省嘉鱼县芦苇场职工。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贫血、眩晕症、便秘、血吸虫、肺结核等病症不药而愈。工作上认真负责,成绩突出,曾荣获湖北省劳动模范。九七年调到嘉鱼县牌洲湾镇财政所工作,多次被都评为先进工作者。

二零零四年农历正月开始,牌洲湾镇财政所所长王守桂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何桂红。曾经想出钱送她到洗脑班未遂。二零零五年公务员改革,何桂红成了下岗人员。二零零九年九月到咸宁打工。二零零九年底王守桂和财政所会计金成素伙同牌洲湾派出所所长龙基学请何桂红到咸宁一家宾馆吃饭,预谋绑架她未遂。之后,咸宁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邹誉等人在咸宁市各个小区和超市到处寻找何桂红。他们又用何桂红的身份证联网,二零一零六月二十八日在何桂红用身份证办农行卡再在咸宁 1+8超市结帐后才知道她工作的地方。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咸宁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邹誉、王平、孙奇,嘉鱼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王芙蓉,嘉鱼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陈克平和孙宗文等人在1+8超市蹲坑了一天,没有看见何桂红

七月一日邹誉、王平、孙奇等五人,在1+8超市强行用手铐将正在上班的何桂红双手反铐。何桂红大声呼喊:“做好人没有错,你们凭什么绑架我,为什么?”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他们几个人捂住嘴强按进一台小车里,车开到咸宁市公安局停下,下去了一男一女二人。再开到嘉鱼县全友宾馆,何桂红在全友宾馆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

七月一日下午三点钟左右,陈克平、孙奇、孙宗文三人将何桂红按在宾馆床上,陈克平用拳头连打她的脸三拳,强行抢走她的钥匙,当时何桂红的脸部全部肿起,眼睛肿的看不见。他们还在1+8超市的职工物品存放柜里盗走了何桂红的手机。

七月二日早上八点多钟,嘉鱼县政法书委记兼“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陈名保,副主任王芙蓉,嘉鱼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陈克平和牌洲湾镇派出所所长龙基学等人,又通知牌洲湾维稳中心主任叶坤山和两名陪教人员,绑架何桂红到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 。

何桂红在洗脑班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六、七人强行抬上楼(一人抬头,二人抬手,二人抬脚,一人手拿毛布捂住嘴,一人录像,还有一个女干警的在旁边看着)。在二楼每天几名干警监管,十几个人轮流转,围着何桂红散布歪理邪说,还强迫看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录像。

在七月底和八月中旬何桂红被关押期间,全国各省、市“六一零”人员和全省各县“六一零”人员两次参观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他们将何桂红反锁在房间里不让见人。

在洗脑班,何桂红遭受了四十多天长时间的站立,有二十多天每天站二十多个小时不许上厕所,站得双脚肿得不能走路。恶徒还将风油精抹入她的眼睛内,强迫坐老虎凳(用布条捆住双脚绑在凳脚上,双手捆绑在凳的扶手上,身子绑在凳的靠背上),连续三天每天两次的野蛮灌食,用一根塑料管插到口或鼻子里,插进去又拔出来,一个女护士故意来回插拔几次,插的鼻子鲜血直流,眼睛出血,吐出来流食中也是血,还用电棍电击。何桂红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九十天,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特别是食道和胃部受到严重损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8/湖北省劳动模范何桂红遭洗脑班迫害-238168.html

2010-08-15: 湖北省咸宁市国安局特务邓坤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5/228228.html

2010-07-27: 昔日的省劳模 如今被非法关押
——湖北省省咸宁市“610”国保大队绑架迫害省级劳模何桂红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法轮功学员何桂红在咸安区“1+8”连锁店上班时被咸宁市“610”、咸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邹誉等人非法抓捕。七月二日被嘉鱼县“610”、嘉鱼县国保大队绑架到湖北省武汉南郊板桥村洗脑班迫害,该洗脑班原来在汤逊湖,对外谎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

何桂红,女,今年四十岁,湖北省嘉鱼县牌洲湾镇原财政所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事事按“真善忍”要求去做,工作兢兢业业,曾被评为省级劳模,多次评为市县级劳模。

何桂红于零九年到咸宁市咸安区打工,是老板公认信得过的好人。去年老板因事多忙不过来,无时间照顾市场,大量的资金营业款,都由她一人保管,待老板回后,账目款项分厘不差的交给老板,老板非常感动。

七月一日上午八点多,以咸宁市国保大队长邹誉为首的一伙恶警(不着警服,不开警车,用的是一辆面包车)突然闯入咸安区“1+8”连锁店,封锁各个出入口,由三男一女直闯铺面,三个男的突将何桂红双手反剪,并戴上手铐。当有同事质问为何这样对待一个女人时,他们还不知羞耻的说是执行公务。

此次对法轮功学员何桂红的迫害是咸宁市公安局与嘉鱼县牌洲湾镇派出所蓄谋已久、相互勾结下发生的。

何桂红被绑架后,专门迫害法轮功的 “610”组织、公安等人员封锁消息至今。何桂红的亲属在咸安区“1+8”连锁店老板的指引下才知道何桂红被咸宁市公安局绑架,七月八日到咸宁市国保大队要人,也拒不告诉何桂红被绑架关押的地点,甚至以判刑来威胁其家人。并强迫其亲属带路,要强抄何桂红租住的宿舍,结果未遂。第二天他们用万能钥匙偷偷打开防盗门,在房内乱翻一通。目前损失不清。因她丈夫在老家住,对她房内所置财产也不清楚。

目前何桂红在洗脑班以绝食反迫害至今,情况堪忧。而且每天由五个打手抬着强迫去看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7/227582.html

2010-07-11: 湖北嘉鱼县何桂红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湖北省嘉鱼县牌洲弯镇法轮功学员何桂红,被嘉鱼县“610”、嘉鱼县国保大队绑架到湖北省武汉汤逊湖洗脑班(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

此次对何桂红的迫害是咸宁市公安局与嘉鱼县牌洲弯镇派出所蓄谋已久、相互勾结下发生的。据悉,对何桂红实施绑架行为的是咸宁市“610”、咸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周俞(音)等,在此次绑架之前还曾专门来超市了解情况。

七月一日,何桂红在咸安区“1+8”连锁店上班时,被守候在超市的几个中共恶徒强行绑架,当时何桂红高喊“做好人被绑架啊,请好心人救救我呀!”同时奋力抵制,三个恶徒将她按倒在地,给她强行戴上手铐,其中一个还狠毒地掐何桂红的脖子,最后强行将她拉上车绑架走。

何桂红被绑架后,中共“610”、公安等部门封锁消息。何桂红的亲属在知情人的指引下才知道被咸宁市公安局绑架,七月八日到咸宁市国保大队要人,不法人员拒不告诉家人何桂红被绑架关押的地点,甚至以判刑来威胁其家人。

据牌洲弯镇街道工作人员讲,目前何桂红在洗脑班以绝食反迫害至今,情况堪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1/226843.html

2010-07-08: 湖北省嘉鱼县法轮功学员何桂红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湖北嘉鱼县法轮功学员何桂红在咸安区“1+8”超市被绑架、劫持到了臭名招著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何桂红从七月一日至今一直在绝食反迫害。

参与绑架何桂红的是嘉鱼县“六一零”、公安局和咸宁市公安局的不法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8/226667.html

2010-07-05: 咸宁市公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

绑架嘉鱼潘家湾镇法轮功学员何桂红的恶警是咸宁市公安局的周瑜和邓坤。温泉公安分局的金国兴,宋瑞生,希望当地同修频发正念,直接讲真相要人。

湖北范家台监狱政委刘沐阳,咸宁市交通局长余传龙。是咸宁法轮功学员黄彬案目前的直接责任人。需要继续讲真相。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5/226508.html

2010-07-04: 湖北嘉鱼县潘湾镇法轮功学员何桂红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在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1+8超市”上班的嘉鱼县潘湾镇法轮功学员何桂红上午去超市,就被守候在超市的几个邪恶之徒强行绑架,当时何桂红高喊“做好人被绑架啊,请好心人救救我呀!”同时奋力抵制,三个邪恶之徒将她按倒在地,给她强行戴上手铐,其中一个还狠毒地掐何桂红的脖子,最后强行将她拉上车绑架走。

据悉,对何桂红实施绑架行为的是咸宁市公安局的邪恶之徒,在此次绑架之前还曾专门来超市了解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4/226436.html

咸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715)

2019-01-06:
新增信息如下:
小区所辖姚家岭社区、水果湖街、水果湖派出所、武昌区公安分局、武汉市公安局
非法抓捕当天一名知情片警:孙绪松 18986091375

姚家岭社区:
党总支书记:袁学刚 18171512195027-87300929
党委专职副书记:柳慧玲 18171512147 党副书记:涂光峰(社区管段警察) 党总支委员:周丽华 17786377835

水果湖街:
党工委书记:黄丰宙
党工委副书记:禇翔、王慧红
党政办公室副主任:陈世中
办事处副主任:王湘萍
纪工委书记:熊云

水果湖街水果湖派出所:027-88085720、87366110、88085730
所长、党支部书记:刘继平
警察:涂光峰 18986091706
戴汉宏 18986091393
孙绪松 18986091375 18186051993
蒲林 13507165659
申东辉 18986091508
李勇:18986091705

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电话:027-88085300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解放路248号,邮编:430060
武昌区公安分局局长、政法委书记:朱正兴电话:027-88085301
武昌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朱新钢、周捷
武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曾凡亮电话:13349956169
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27-88085380027-88085382027-88085383027-88085384
武昌区梅苑派出所:027-88085550、主要责任人:周应国
武汉市武昌公安分局徐家棚街派出所部份警察电话
徐家棚街派出所电话:88085520
魏念 徐家棚分管所副所长 18986090519 许庆亮 警察 18971228889
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所长 办公电话:027~88085820
李耀 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副所长 移动电话:18986090518
王所长 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副所长 办公电话:027~8808582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15)

参与绑架迫害何桂红的人员:
咸宁市国保大队长恶警:
邹誉(电话:办0715-8232059)、邓高、王平(手机:18995826126)
牌洲湾镇水陆派出所所长:龙继学(手机:15571547330)、副所长:陈伟民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