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易县 >> 周金荣, 女, 5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2-12: 河北易县法轮功学员李文德、周金荣遭骚扰
2017年12月10日下午,河北易县塘湖镇派出所警察,伙同南界安村村干部到法轮功学员李文德家骚扰,文德妻子 问他们想干什么?他们说;就是给你照个像,没别的事,照完就走了。

同日晚上8点多钟,河北易县西山北乡机场派出所警察,由易县西山北乡沙江村、村主任隰春林领着去法轮功学员周金荣家骚扰。周金荣吃了晚饭出去了,他们就叫她丈夫去找,没找到,他们就问到底在不在家,回答肯定在家,又问干什么?又对她丈夫说;明天你给她照个像,用微信给我们发过去就行了。她丈夫回答说不会用微信。警察等了一会就走了。

有时候敲开门,他们要找的人出来照个像扭头就走,连一句话都不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2/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7773.html

2017-06-29: 河北省易县塘湖镇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秦志林夫妇
六月22日上午12点左右,河北省易县塘湖镇派出所几个警察骚扰北河北村法轮功学员秦志林夫妇,抢走小播放器一台。

6月26日11点左右,由韩姓带头的3个警察在南淇村村干部杨三合带领,闯入南淇村法轮功学员张金凤、魏金玲、李秀婷等学员家中,撕毁多张大法真相图画,抢走张金凤家中保存20多年的大法师父法像及法轮图。就连99年以后不修炼的都没放过。

河北省易县西山北乡机场派出所十几天来,几乎每天出动3个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马玉兰、郭春玲、李淑英、周金英、郭金、周金荣等,在马玉兰家四处拍照和录像,学员大多是讲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9/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0355.html

2015-08-11: 河北省易县周金荣女士遭受的迫害

河北保定市易县西山北乡沙江村周金荣女士,今年57岁,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她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一身的病都好了,家庭和睦。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受到当地公安局、派出所、乡政府等人员的非法骚扰、绑架、拘禁(一个拘留所、两个看守所)欺骗、勒索钱财、侮辱人格、没收身份证等迫害,还被非法劳教一年。

一、修炼法轮功获得新生

1、身心不适,生死两难

周金荣小时候家里人多,父母上有三位老人,下有六个儿共十一口,是缺粮户,生活十分困难。她是长女,见父母劳累,十几岁便和大人一样承担家务。在生产队,常和男青年一样挑水、干活,累得她得了腰疼病。她生性老实,又胆小怕事,常被人欺侮,有什么苦处不跟别人说,憋闷在心里,时间长了得了头痛病、神经衰弱、胃溃疡。婚后又得了妇科病,几乎成瘤;贫血、两肋胀痛、腰痛腿软。常去医院,不找中医就找西医。一双儿女又小,她当时简直成了家中的累赘。没钱买药,就把以前熬过的药渣再熬再喝。

实在看不起医生了,就跑到庙里烧香磕头祷告,在家里供所谓的神牌,身体还不见好。在痛苦的煎熬中,她脾气变得易怒易哭,丈夫脾气不好,不知心痛她,公婆一家人看不起她,生性胆小,谁给委屈都受着不敢说,一气儿不顺,就拿孩子出气,打骂孩子成了家常便饭,孩子吓得不敢大声出气。过后,见孩子吓得胆战心惊的样子,她也想控制,也想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可事与愿违,对生活已悲观失望,对生存下去已没有信心,几次想寻死,还写了三次遗书。但想到年幼的孩子失去母爱好可怜,辛苦和劳累一辈子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失去爱女的痛苦和伤心,只得硬挺着,瞎活着。不知人生存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2、喜得大法,重见晴天

一九九六年九月,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见她半死不活的样子,向周金荣介绍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还能使人道德回升。还能改变命运,人家说了半天,她也不信,觉得太玄。她认为人的命天注定,世间万物,受五行制约,炼这功能改变五行吗?后来,这位好心人给她送来一本宝书《转法轮》。她出于好奇,也想找精神寄托,就看了一遍,觉得是教人做好人的书。只是她认为书里讲的“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这句法有意思,就去学法点看大法师父的讲法教功录像。

她越学越想学,被师父讲的法理所震撼,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便自愿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此心平了,气顺了,知道有矛盾找自己了。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些不让她活的病没了,从此远离了医药,人也变的和蔼可亲,原来悲观也不知哪去了,家里有了从未有过的欢乐祥和。

很快这部大法改变了她几十年来事事不如意的困境。丈夫和孩子从她的身心变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非常感谢大法师父,也特别支持她炼功。

二、坚持修炼遭侮辱、骚扰、关押、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利用新闻喉舌蓄意栽赃抹黑法轮功,为全面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借此煽动百姓仇恨。周金荣看到电视对大法虚假不实的宣传,十分惊讶,觉得政府是不是搞错了,不了解法轮功真相?为让政府官员明白真相,周金荣放下手中的家务活,依法去北京上访。当乘坐的公交车刚到高碑店,就被警察拦截并大喊都下车。在一个大院里关了半天,被登记后又劫持到易县公安局。在那她被四五个人非法审讯,问她为什么炼功,去北京干什么,谁组织的。她没有回答,只是平静地讲述大法的美好,有的人听不明白破口大骂。她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宿,期间不许炼功、不让吃饭,就连去厕所也有人跟着。

七月二十一日,周金荣被西山北机场派出所长王志勇伙同西山北乡政府一个男子(此人一米七五左右,偏瘦,四十七八岁)劫持到西山北乡政府。两三天后一个个大法学员被恶人揪着脖领子,戴着手铐押到西山北中学操场。参与人员乡政府邪党书记于振海、副书记张印奎,石宝山、毕术雨、王江山,机场派出所长王志勇,李凤春吴凤春等人。在全乡各村的全体党员大会上。批斗了一番,最后宣读了所谓的“罪状”。“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又押回了乡政府关押。每人被勒索二百元钱,王志勇开的罚单(有收据)。之后,每天被强迫念侮辱大法的报纸、书籍,强迫看邪党电视,长时间罚站,逼着写体会,被强行洗脑。晚上没有睡觉的地方,开始前半夜让站着,站久了连墙都不许靠一下,也不给饭吃。这些恶人把从全乡大法学员家中抢来的大法书籍、磁带、师父法像摆在院中,逼迫她们烧了半天,谁不烧就算没转化。王志勇,吴凤波逼着烧大法师父法像时,王志勇在一边“咔咔”照像。这伙人还找来锣鼓,逼她们在大院中扭秧歌,在大太阳底下暴晒。体罚,左右手臂向两边伸平,之后放上砖头,掉下来就挨打。这样折磨了半个月,又非法敲诈400元钱,100元培训费,300元保证金及不炼功保证,及揭批书才放回家。

第二天毕术雨等人逼迫她们骑自行车,带着大镐、铁锨,到十几里外的老山沟菜园村一带的山上挖树坑,树坑得一米见方,定数量。在高温下,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贴在她们晒红的脸上,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湿透。毕术雨等人坐在树荫下,喝着冰水,扇着扇子监视她们。于家庄法轮功学员景淑敏就是在挖树坑时610头子毕术雨逼着她用手挖将她逼疯,还丧尽天良的造谣说景淑敏炼功炼疯了。几年后,扔下丈夫和未成年的儿子含冤离开人世。被迫害期间,周金荣的家被这些人翻了个底朝天,所有的大法书和几张师父法像全被抢走。

回家后,村主任隰春林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强迫她们天天去村大队报到。西山北乡每下达迫害大法弟子的邪令,沙江村就先积极执行,还在本村开过几次文革似的批斗会;强迫念邪党攻击、诽谤大法的报纸,然后逼着表态,逼着说对大法不敬的话。乡六一零毕术雨强迫周金荣订他们积存的党报和一本诽谤法轮功的书,还得交二百三十元钱报纸费、十元书费。毕术雨、张印奎等人把全乡的大法学员分成ABC. 没有一点善念真是丧尽天良。敲诈勒索全乡各村所有A类1000元,B类600元,C类300元,周金荣被划为A类,也是被重点迫害的对象。

那时西山北乡所有有大法学员的村,村大队的高音喇叭天天喊叫,点名让去村大队报到,去了不是挨训、逼表态,就是找借口勒索钱,就是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那时在喇叭上听不到别的消息。一次,隰春林又在喇叭上点名叫去报到,周金荣已去水库边洗衣服。隰春林、隰润海等人因找不到她,快急疯了,正准备骑摩托车找。一见她回来,连蹦带窜,破口大骂,怕她去北京上访,怕自己的乌纱帽被邪党摘掉。每当听说什么地方有上访的,毕术雨、张印奎伙同派出所的、吴凤波、夏玉哲、李凤春等人分组,一听说哪有进京上访的,就会在村干部的带领下不管白天黑夜,非法闯入每个村的大法弟子家中,强拉硬拽大法弟子去大队部。有时是深更半夜。真是胆颤心惊。

毕术雨、李小龙、石德海、吴凤波、夏玉哲、李凤春这伙人,三天两头去她家骚扰、恐吓,弄得她家人心惶惶,老觉天塌地陷一样。一听到摩托车响,吓得她丈夫和孩子的腿就打哆嗦,心里紧张。

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中午,隰春林伙同乡的开车来到她家,周金荣正吃午饭。隰春林逼问她:“法轮功是不是×教。”她就讲大法真相,隰春林瞪起眼睛蛮横的说:“别的不说,你就说是还是不是。”她义正词严的说:“不是!”隰说:那就跟我们走。她说:凭什么?连拉带拽把她弄上车。被劫持到乡政府。于振海、张印奎把早准备好的诬陷大法的报纸、电视录像轮番逼她念、看,强行洗脑迫害。还强迫她和几个大法学员打扫卫生、洗衣服、刷鞋。光强迫干活却不给饭吃,逼她写保证书,她不配合。(她丈夫代写的),每位大法学员被勒索五百元,才被放回家。

同年腊月二十二日,由隰春林带着乡政府伙同派出所一大帮人,又闯入她家。当时她正忙着做过年的衣服,强行弄到乡政府办公室,派出所恶警李凤春问,“知道为什么叫你们来吗?”答“不知道”,李向前猛抽了她一个大耳光,她被打得倒退几步,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就势又打向其他学员,那一晚,有七八个年轻力壮的打手,大打4名学员,还逼迫3人打1人,谁不打谁就打自己。恶人逼迫她和十几个大法学员给他们洗衣服、刷鞋、掏厕所,打扫室内外卫生。被非法拘禁6天后,敲诈勒索每人一千元钱,张印奎收的钱,不拿,就威胁家人说:“不交就送劳教所。”

三、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的一天乡政府李小龙、毕术雨等人、派出所几人、村干部隰春林带领突然非法闯入周金荣家,蛮横的说:“上边开两会,这段时间不准去(哪儿)。今天跟我们去乡里学习一段时间,谁不去也不行。”又劫持到乡政府,把她和十几个大法学员关在一起。张印奎骗她们说:“你们谁认识的好,写个保证书,就让谁回家。”其中有两个学员信以为真,当时就写了。结果写和不写都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关在一间屋里,几人看着,去厕所有人盯着。被非法关押期间,毕术雨等人强迫她们打扫室内外卫生、掏厕所;强迫念邪党报纸,逼着写认识,强迫承认天安门自焚伪案是真的。大法学员家人天天一日三餐去乡里送饭。

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中午,周金荣在大街和两个邻居妹妹在一起说话。见隰润海,隰春林手里拿一把表格到大法学员家,让她们填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有个邻居妹妹说:“给我姐一张,叫她填了,你们就别找他了。”隰春林在大街上指着她恶狠狠的说:“这张表不给你填,直接把你送劳教所三年。”说完扬长而去。

下午周金荣到农资站买豆角种,有人告诉她说乡政府要劳教一批人,其中有她。她怕在劳教所被迫害死,不想邪党株连自己的亲朋好友,只得流离失所。她从未出过远门,手中又没钱。为了生计要过饭、捡过菜叶吃;当过保姆、保洁,扫过卫生、掏过厕所,被人冷落是常有的事。为躲避迫害,流离失所五年,心中无时无刻不惦记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和最疼爱自己的老母亲。五年啊,都在胆战心惊中度过,真是度日如年。

四、再次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左右,沙江村主任隰春林领着易县公安局、防范办的李某非法闯入周金荣家,伪善地说:“到你家看望一下,看看过得怎么样。也没什么,就是各村都排查一下。”随后,机场派出所长梁彦东领一伙人闯到她家院子里大喊大叫、乱骂一通,像土匪入室抢劫一样到处乱翻。还有墙头上、柴棚里、灶膛里、房顶上,非法抢走了一个新的MP3和一袖珍本《洪吟》。那个姓梁的还把吓得不知所措的她丈夫连数落带骂折腾一顿。她丈夫没敢说半句话,几天都缓不过劲来。那些不法之徒连拉带拽把周金荣架进警车,强行非法绑架到机场派出所。路上,梁彦东又对她破口大骂:“不干活儿,不好好过日子,给我们找麻烦!……早就把你们枪毙了”。周金荣没说话。

梁彦东气急败坏的指使两个警察打了周金荣好几个耳光,还骂些不堪入耳的话。梁彦东把周金荣关进一个房间,派人看着她。到傍晚她发起高烧,头疼、头晕、浑身无力,躺在地上才好受些。后来,她浑身发冷、疼痛、嗓子又干又疼,向看守人员要了点水喝,晚饭也没给她吃。晚上,梁彦东闯入非法关押周金荣的房间,大喊大叫大骂一顿,让人抬来铁椅子逼她坐。她不配合。几个人把 她推进那个铁椅子,强行给她戴上铐子铐了一夜。第二天早饭时才打开。早饭她吃了一小块饼,喝一杯水。梁彦东又令手下把她弄到铁椅子上。她还发着高烧,浑身疼痛,苦不堪言。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她要求上厕所时才给打开。

五、被骗进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三日下午五点多钟,有人打开房间的门冲她说:“走吧。” 周金荣问:“去哪?”“叫你回家啊!”出来后就叫她上车。她说:“我不上你们的车,让我丈夫来接我。”有人说:“哎呀,说叫你回家就叫你回家。我们正好去山北办点事,顺路把你送回去。走吧!上车吧。”和颜悦色的连拉带哄把她架上车。哪知车到山北村就没停,“哎;我要下车;为什么不停车?”他们说:“有点事,办完了就送你回家。”

在那个流火的六月天,周金荣却冷得受不了;就顺手拉过后排座上的军大衣盖在身上;就糊糊迷迷的睡着了;一直把她拉到易县公安局,院里车很多,乱哄哄的,有两辆车上都有被非法绑架大法弟子。周金荣难受的睁不开眼睛,很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她坐的车上有三个警察,两个人下车后过了一会儿又回来说:“走吧,这回可是真的叫你回家。一会儿就到家了。不舒服就躺着睡会儿吧。”周金荣冷的很难受,很难受,披着大衣裹紧身体倒在座椅上;过了一会儿就糊糊迷迷的昏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她被颠醒,就睁开眼睛慢慢坐起向外一看,一片漆黑,她强烈要求下车,一个恶警说:“一会儿就到家了。”

过了一小会儿,车停在了石家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门口,那里乱哄哄的有很多车,周金荣急着对车上的警察说:“你们就是大骗子,怎么把我拉到这来了?凭什么?”他们美滋滋说:“我们就是大骗子,不骗你你能来吗?”两个人强拉硬拽架着她拖进劳教所大门,对那里的警察说,‘她没事,刚才还说话来呢。”

劳教所一个警察手里拿着一个大本子对周金荣说:“你签个字吧!”她问:“签什么字?”警察说:“到这里来的都是劳教一年,签字吧!”她说:“不签,凭什么?我是被他们骗来的。他们犯法,我要回家。”说完扭头要往外走,送她的两个警察拽住她,抓住她的手让签字,被她拒绝。其中一人说:“她不签,我签吧。反正签也是一年,不签也是一年。”两个人又把她拖进门房里检查身体。他们怕劳教所不收,对狱医说:“她没事,刚才还闹来呢。”狱医用听诊器听了一下心脏,量了一下血压说:“血压还算正常,就是有心脏病,分在一队吧。”对一队长说,“你们要多注意点,叫车来接过去吧,有心脏病,还发着烧呢。”一会儿来了个三轮车,就又把她拖到车上送到了一大队。

周金荣就这样被当地警察骗进劳教所,开始了非人的生活。

六、河北女子劳教所的迫害

1、换衣服

进入一队大厅,有两个普教人员骂骂咧咧叫周金荣换劳教服,她不换。两个普教一边强行将她按倒粗暴地扒掉她的衣服一边骂她:“就你听不懂人话,是吧!没有像你这么臭不要脸的,叫我们这个费劲。这衣服你穿也得穿,不穿也得穿!”换完衣服后,把她关进108监室。里面有五个人,也都是刚来的,有三个是大法弟子,由于天气炎热,每人只给一个单子盖,她却要了一条棉被盖上还嫌冷。

2、坐小凳子

周金荣被非法关进劳教所的第二天早上,一个警察队长来查监室,伪善地问了周金荣叫什么名字,然后对108室的普教班长曾恩华说:“你要多照顾她点,她心脏不好。”又对全室的人说;“你们都得听班长的,她都是对你们好。”曾恩华受邪党毒害很深,对法轮功学员很苛刻,不许说话,互相打个招呼也不行。就会大骂,非常严厉,劳教所天天除了警察失去理性的紧急集合训话外。就是普教犯大呼小叫,气氛紧张而恐怖。每天早晨8点,普教班长就强迫周金荣坐在凳子上,不许坐床,不许说话,不许走动一直到晚上10点上床睡觉。坐时间长了,腿和腰疼痛难忍。她的腿、脚都肿了。这软毒招折磨她怎么难受都不许上床躺一下。

3、强迫劳动与新闻洗脑

一个多月后,周金荣头疼的很厉害,有时疼的像要炸开似的,有时疼的恨不得要撞墙。由于劳教所不许炼功,她以前的胃溃疡又犯了,胃疼的吃不了东西,身体更加瘦弱。

后来,劳教所请来医生给病号看病,检查结果周金荣血压高,高压170、低压100,在炼功前一直是低血压,最高时高压80,低压60;最低时高压60,低压40。心跳速度特快,医生说有心脏病,千万不能激动,由于心脏不好。冷不防有人大声说话,她都会心跳加速,动不了,早上值班人员喊叫“起床”时,她就经常心慌难受,不能动弹。即使这样,班长曾恩华还逼她干活——装“秦老大”牌澡巾,叠月饼盒子。

每天晚上七点,警察强迫人们到大厅里看新闻联播。她不配合,恶警(李欣、王森、王伟卫、柳玉芬、侯俊梅)就指使普教(宗东荣、王红艳、张梅梅、李玲玲,曾恩华等人)强行把她拖到大厅里罚站。开始时新闻联播演完了就让她回监室,过了几天就罚站到晚上十点多熄灯,才让回去。几次被折腾得心慌气短,站立不住,喘不过气来。

后来为了强迫人们看新闻联播,恶警就把抵制看新闻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关在一间房子里让普教看着,也不许睡觉,周金荣坚持抵制这种迫害。由于她身体虚弱,一次被包夹拖到大厅时,她站不住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三九天啊,好大会儿侯俊梅才叫包夹就把床上垫子撤来让她躺着,也不许回房间,得一直呆到半夜才让睡觉。

在这个人间地狱里,到处都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每天听到的都是打骂声、训人声。尤其是晚上看新闻联播时对法轮功学员的打骂声、怒吼声和拖着往外走时恶人们的大叫声,真有点让人窒息,使得她心神不宁,有时会打哆嗦,导致她身体越来越差。侯俊梅,刘子唯一次次逼她吃药。

有一次法轮功学员们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恶警刘子维指使普教曾恩华,李玲玲,胖子等——把所有绝食的人都强行连拉带拽拖到大厅里罚站。周金荣站不住,有两个法轮功学员扶着她。刘子维看见了就大骂一场,不许别人扶她,还训斥说:“你别装蒜了,有的是劲儿,站不住吃饭去!怎么这么不要脸呢?有能耐永远别吃!叫你们这帮人吃了也是浪费粮食……”还有更不堪入耳的话。没人扶她她就坐在地上了。恶警侯俊梅见状说:“是不是找个支架来铐在暖气管上啊?”

4、人格羞辱、打骂、无人管

2011年春,一大队装修房子,所有被关押的人都划分到其他大队,周金荣等十一名大法学员又被分到三大队。那个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叫吕雅琴,是个刁钻毒辣之徒,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恨之入骨,听说还发誓:“不转化完法轮功学员就不结婚。”

周金荣被分到了严管班。法轮功学员们每天都被强迫干活儿,干不了活儿的病号也得在车间里陪着罚站。有时把病号关在一间屋子里,找普教看着,不许说话,不许随便走动,只能坐着。

11年4月份,一次早操时,吕雅琴逼病号们围着操场走了一圈。走了一会儿,周金荣心跳加快,心慌的厉害,捂着胸口坐在地上。吕雅琴带着大队人马跑了一圈,见她坐在地上,就让包夹黄兴娣(离解教还有三天)去叫。黄兴娣跑过去就踢了她几脚,嘴里喊着:“叫你不走,走!”她捂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心跳的厉害,好难受,你为何打我呀?”黄兴娣气势汹汹的把她拽起来又打了几个耳光,大叫着:“谁打人了?谁打人了?”说完两手拽着她的胳膊拖到恶警吕雅琴面前丢在了地上。周金荣被打得耳朵嗡嗡响,头又疼又晕,胃也疼,心也跳,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吕雅琴叫黄兴娣把她扶起来搀到食堂去吃饭。她难受的吃不下饭,趴在了饭桌上。吕雅琴走了过来,用手推她一下厉声说:“你不吃饭可以,但必须给我坐直!”周金荣难受的差点昏过去,哪能坐直啊?

劳教所是执法单位,不但无度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把孩子变成鬼。黄兴娣原是个很善良的十九岁广东女孩,进所第一次去超市购物,有个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绑架,扭伤了脚她就搀着走,实在走不了就背着走,还帮着打饭洗衣服,很可爱,自从当包夹几个月就变得脾气暴躁,无故发火、打人、骂人。由于她助纣为虐小小的年纪无故就得了乳腺炎、头疼症、失眠症,精神忧郁症,真是可怜。为了挽救这个孩子,第二天她找了值班的队长,那个队长说;“你说她打人有证人吗?”“有,好几个哪。”叫来黄兴娣问“为什么打她?”“我没打她,明天我就回家了,不会打她。”那个队长说;“没打人就走吧。”在这里恶人横行霸道,趾高气昂,受袒护,善良人挨打受气却无处说理。

下班的路上吕雅琴怒冲冲的说:“黄兴娣怎么对不起你了,为什么要告他?”她没理睬,到三楼大厅累得坐在地上,吕雅琴气势汹汹上前就踢了两脚,“谁叫你坐的?你不是有力气吗?”到了第二天被送进洗脑班,受尽了精神上的摧残,肉体的折磨,强迫学假经文,逼迫写四书,在这邪悟的言论,高压的气氛,她快要窒息了,吕雅琴乘机欺骗她说:“你写四书吧,你看他们写了四书的活得多快乐呀!你能不能不自私,替你的家人牺牲一回呢?以后就再也不找你了。”她说:“我不信,我已写了无数次了,不是照样这么受迫害吗?”“不一样,在这里写一份比外边写一百份都强,劳教所的才真管用,回去有这里的证明信,当地就不再找你麻烦,我保证。而且你写了就可以回家,好好想一想吧,你就是太自私了,为你的家人考虑一下吧。”在痛苦的权衡中,煎熬十多天 ,想想十多年遭受的迫害,家人承受超负荷的灾难痛苦,为了家人以后能安定的生活,自己的亲人不再受惊吓,不再受骨肉分离的痛苦折磨,写了就可以回家 的谎言诱惑下违心的在四书上签了字,做了最最最不该做的事,不但写了没回家,还非法多关押8天多才回的家,那帮人还时常来干扰。

七、继续受骚扰恐吓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号,山北乡政府和机场派出所易县国保大队的不法之徒非法闯入周金荣家,企图绑架她。因她上地里干活儿才侥幸躲过了一劫。那帮子人整整在家里等了她一下午,晚上八点多才离开。后来才知道这又是一次大面积的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仅易县就有多人被非法抄家、绑架、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1/河北省易县周金荣女士遭受的迫害-313843.html

2012-05-05: 河北保定易县中共人员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多钟,易县十多个警察闯到西山北乡沙江村女法轮功学员周金荣家企图进行绑架,因周金荣不在家,恶警还到街坊邻居家搜,晚上八点多钟三辆警车在她家周围守了好长时间才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5/河北保定易县中共人员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256708.html

2012-04-29: 河北省易县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周金荣未遂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多钟,河北省易县十多个警察闯到西山北乡沙江村女法轮功学员周金荣家企图进行绑架,因周金荣不在家,恶警还到街坊邻居家搜,晚上八点多钟三辆警车在她家周围守了好长时间才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9/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6428.html

2011-10-23: 河北易县的周金荣、马登江已从劳教所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3/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48195.html

2010-12-20: 逼看“殃视” 河北劳教所以加期要挟

二零一零年六月份,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恶警大队长王伟卫在指使恶犯对法轮功学员胡苗苗进行流氓变态性摧残,使她身心受到极其严重的伤害。到二零一零年十月,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又开始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许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会见亲人、打电话,同时强制每晚看“殃视”的新闻联播。

每晚七点一到,劳教所一大队整个一楼一片混乱,打骂声接连不断,恶警队长侯俊梅满楼道叫喊“不看新闻加期十天”,并带着犯人打手李玲玲,到每个牢房逼赶所有的人去看“殃视”新闻联播,她们将法轮功学员连踢带打往大厅拽。目前,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严重迫害。

易县西山北乡法轮功学员周金荣身体非常瘦弱,只能背靠墙或者趴在桌子上才能坚持坐在小凳子上,恶警队长侯俊梅强制她到大厅坐直看新闻联播,周金荣体弱难以坚持、走路吃力,希望能通知家属探视要求放人。

唐县法轮功学员张春现抗议非法劳教迫害,拒绝看“殃视”新闻联播、做操和强制劳动,被恶徒拉到储物间罚站,张春现向恶警大队长王伟卫讲明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结果被王伟卫以“向队长散布法轮功言论”的罪名加期二十天。

法轮功学员纪淑君遭折磨性灌食

河北承德法轮功学员纪淑君,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恶徒头朝下、拉两脚拖到大厅罚站,纪淑军绝食抗议,二十六日遭折磨性灌食。恶警队长王伟卫、侯俊梅等多次指使普犯宗东荣、张旭、闫秀英将纪淑君强行抬到劳教所医院野蛮灌食,现在纪淑君身体非常虚弱。

纪淑君在狱中经常遭恶警、恶犯的毒打、罚站等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恶警侯俊梅就以纪淑君上厕所没打报告,把她铐到厕所的暖气管上四天四夜进行折磨。纪淑君绝食抗议,遭受折磨性灌食迫害。

法轮功学员赵富荣被迫害致血压高达200以上

二零一零年八月,狱警赵雅丽指使吸毒犯李玲玲,一路拉拽赵富荣,一路打耳光。赵富荣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血压高达200以上,仍被非法关押。

法轮功学员王惠被折磨的不能直立行走

王惠身体虚弱,不能直立行走,包夹吴彦春只好扶她去厕所,回牢房时,就把王惠扔到门口地上,用脚将她踹到门里。有时不管她,王惠只好扶着小塑料凳,爬行着去厕所。

盗窃犯吴彦春是劳教所附近的永壁镇人,因盗窃电动车电池多次被劳教,其品性恶劣,为人狡诈,经常向狱警打小报告,普教也非常讨厌她。被恶警指导员王伟卫看上,让其做“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她“包夹”过法轮功学员冯晓梅、张云、胡苗苗、赵富荣、王惠等,恶行累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0/逼看“殃视”-河北劳教所以加期要挟-233892.html

2010-07-01: 易县李宝金、马小英夫妇被非法判刑、劳教
......目前据不完全统计,河北易县已被非法劳教9人,分别是:西山北乡周金荣,溏湖乡河北村一名女学员,裴山镇裴山村西街马登江、马小英,兴旺村一名姓魏的女学员,北白虹村一名女学员,高佰乡一名女学员,易县桥头乡坟庄郑芳、刘春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226299.html

2010-06-18: 易县西山北乡周金荣、马登江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0年6月12日下午5-6 点,易县西山北乡沙江村周金荣,还有南齐村法轮功学员张金凤在自己家中被恶人绑架,参与绑架的有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西山北乡、塘湖乡政府、派出所警察等人。

当晚10-12点,以李金诚、黄建良为首的10多名警察又闯入裴山镇裴山村法轮功学员马登江家,绑架了马登江。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塘湖乡北河北村秦志林之妻。现在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8/225573.html

2010-06-15: 河北易县两名法轮功学员周金荣等被绑架,下落不明

2010年6月12日,河北省易县西山北乡沙江村法轮功学员周金荣和易县塘湖镇北河北村一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刑警队从家中绑架,现在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5/225444.html

2010-06-14: 保定易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搜查与绑架情况

六月十二,在河北省保定市易县连续发生了几起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搜查与绑架。

周金荣,女,50岁左右,家住易县山北乡沙江村。6月12日白天,易县公安局,派出所共十几名恶警在一名号称保定市市局冷副局长的带领下非法闯入周的家中,对周金荣家进行非法搜查,并将她绑架,周金荣至今下落不明。

赵志芹,女,50岁左右,家住易县港里村。6月12日,同一伙恶警非法闯入了赵志芹家,并强迫赵签字,按手印。直至赵志芹晕倒在了当场,这帮恶警才罢休,离开了赵家。

在同一天还有几家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4/225401.html

保定 易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3-06:河北保定易县警察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9年2月27日下午,易县北桥头派出所警察在不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非法闯进东山北(不知名)法轮功学员家里,抢走正在一起学法的7名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籍,还威胁学员并索要电话号码。详情待查。

易县邮编:074299 区号0312
易县国保大队:办公室 0312-8212918
大队长:田国均:1383220556813532205568(现已调入看守所)
副大队长:张海燕
易县公安局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开元南大街31号
局长:王丙武
易县公安局政委:齐永安
易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振生、李金承、王修成、刘志成、张大成
易县公安局:电话:0312-822511 值班电话:0312-8212110
国保大队:办公室 0312-8212918 易县看守所:0312---4700162
易县拘留所:
电话:0312-4700161
所长崔克生 13831227670 杨姓所长1393321277
政法委书记:杨辉 0312-8212588 888789813393326688 易县看守所:0312-4700162
保定市看守所电话:0312-8051060 所长:刘翔手机:18633623999
保定市看守所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旅游路 邮编:071000
西山北派出所 保定市易县西山北乡西山北村 0312-8890027
尹副所长;13131266027 警察:李永辉

2018-05-26: 易县法院主审法官:孙春梅
审判员:梁爱东:1773120755713932216164
法官:许晓亮 17731207560、151889770088
公诉人:王国平,易县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13111605168、0312-8221629
保定中院
副院长高素英:13931692168
刑二庭办公室主任孟庭长:0312-3103369
易县国保大队:办公室0312-8212918 大队长:田国均:138322055683532205568.现已调易县看守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