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上海 >> 浦东新区(川沙县) >> 丁俞国, 男, 3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路1502弄28号502室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05-22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2-22: 2017年7月26日被绑架的上海浦东新区法轮功学员丁俞国,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囚禁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期间曾被迫害至上海南汇监狱医院检查。今年1月25日出监,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22/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83059.html

2019-01-25: 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于2019年1月25日将关押期满

上海浦东新区法轮功学员丁俞国,被冤判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四监区,非法刑期1年半,至2019年1月25日期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5/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0827.html

2018-09-10: 上海丁俞国被剥夺家属接见权,处境令人担忧
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自6月,从浦东看守所被劫持到提篮桥监狱以来,音信全无。家属一直未收到接见通知。家属去提篮桥监狱要求接见,以没有通知为由遭拒。甚至连丁俞国在几监区都不告知家属。

8月,金桥当地610人员自称去提篮桥监狱见到了丁俞国。当地居委找到丁俞国父母,说丁俞国在里面挺好的,居委的人叫父母放心。鉴于邪党一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作风,家人越发担心丁俞国的处境及他所受迫害之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10/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73606.html#1899223646-1

2018-06-15: 上海丁俞国被劫持至新收犯监狱

据悉6月5日,上海浦东法轮功学员丁俞国被从浦东看守所劫持至青浦新收犯监狱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5/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69862.html

2018-05-24: 上海法院歪曲事实 枉判好青年丁俞国

五月九日,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的家属接到电话,自称是丁俞国的“援助”律师林子云,说丁俞国不认罪,二审维持原判。家属很气愤说,他本来就没罪,认什么罪?!

丁俞国,男,浦东金桥人,一九八二年生,现年三十六岁,家住上海市浦东新区。丁俞国从小品学兼优,个性敦厚。他小时候体弱多病,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更重要的,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坚定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做一个好人。

丁俞国正直善良,待人宽厚,助人为乐,邻居亲友交口称赞。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中,这样踏实本份的青年实在难得。

家属接到林子云电话的第二天,即五月十日,户口所在地民警拿着中院的二审裁定书,叫丁俞国的父亲签字签收。丁父说,我不签,上次送拘留书的时候,明明是九月五日,骗我签九月一日。我不会再签了,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又骗我?

丁父又继续质问他,“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谁能说得出他利用的是哪个邪教组织?我敢说我儿子是八零后里最好的青年。他破坏了哪部法律的实施?我们国家有安全法、环境法、××法,你说说看他破坏的是哪部法律的哪一条?他又是怎么破坏的?裁定书上写证人刘才印、顾银娟、朱伟城、沈英琦、温莹毓,这些人开庭的时候,连影子都没有,还说什么证据属实?××才是在破坏法律实施!民警无言以对,只能搪塞说,那我要去居委盖个章。后来,就去楼下,塞信箱里了。

二审裁定书上还完全歪曲事实,写着“证据均经原审当庭出示、辨认、质证等法庭调查程序”,事实上当庭根本没有看到所谓证据。

丁俞国上诉就是申明自己没有违法,是无罪的。但裁定书上,却扭曲了他的原义,说“上诉人丁俞国诉称,……原判量刑过重。”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丁俞国要上班的时候,浦东国保伙同高行派出所的警察截住了他,强行检查了他的助动车,什么都没找到,就自己拿出了三封真相信和六张光盘,一口咬定是他散发的。

随后国保和警察在没有任何手续、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了他的电脑,并强行将他带到高行派出所。

丁俞国后来一直被关押在浦东看守所。而当家属去检察院和派出所询问情况,当局一直推诿不告诉家人实情。

二零一八年二月九日上午九点半,上海市浦东区法院非法庭审丁俞国,当庭对他非法判刑一年半、罚款二千元,每一个环节都是公检法恶意构陷的真实写照,甚至公安还制造恐怖事件,拦截通讯,恐吓家属。至今,中院的二审仍然罔顾国家法律,非法维持原判。

此前,丁俞国曾遭五年冤狱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丁俞国在外企工作,有优厚的薪资和美好的前途,中共却把迫害魔爪伸向了他。这一年他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青年时代的五年堪比黄金,他却被非法关押在一个人间地狱——上海提篮桥监狱,在那个黑窝里,年轻的丁俞国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

二零一三年出狱以后,丁俞国没有怨恨迫害他的人,没有消极沉沦,没有浮躁虚荣,他还是本着真、善、忍的原则修炼。中共迫害使他失去了优越的工作,他做起了辛苦、低酬送外卖的工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4/上海法院歪曲事实-枉判好青年丁俞国-367949.html

2018-05-12:上海一中院对法轮功学员丁俞国非法维持原判

上海一中院剥夺法轮功学员丁俞国请援助律师辩护的权利,不公开开庭审理。近日家属被告知,丁俞国上诉案被非法维持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12/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66176.html

2018-04-18:丁俞国上诉至上海市一中院 不开庭

2018年2月9日,浦东法院非法开庭。丁俞国当庭被非法判刑一年半。丁俞国不服判决依法上诉。

4月3日,一中院来了两个法官(书记员)到浦东新区看守所例行问话。一个年轻的男的二十多岁。一个女的年纪大一点。他们问他为什么要上诉,丁俞国说我是无罪的。他们问是否需要为他请援助律师,丁说需要的。中院的说,你这不是给我们找麻烦吗?然后他们说书面审理,不开庭,也不需要律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8/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4273.html

2018-02-28: 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被非法判刑已上诉

面对610绑架,公检法故意错用法律恶意构陷,枉判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一年半,丁俞国已提起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28/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2341.html#18227222543-1

2018-02-11: 曾遭五年冤狱 上海丁俞国再被诬判

上海市浦东区法院二零一八年二月九日上午九点半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丁俞国,当庭对他非法判刑一年半。

曾遭五年冤狱 如今再遭绑架

丁俞国,男,浦东金桥人,一九八二年生,现年三十六岁。家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丁俞国从小品学兼优,个性敦厚。他小时候体弱多病,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更重要的,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坚定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做一个好人。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酷的时期,年轻的丁俞国看穿了中共抹黑法轮功的谎言,坚定的走在修炼道路上。他正直善良,待人宽厚,助人为乐,邻居亲友交口称赞。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中,这样踏实本份的青年实在难得。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丁俞国在外企工作,有优厚的薪资和美好的前途,中共却把迫害魔爪伸向了他。这一年他被中共非法判刑,青年时代的五年堪比黄金,他却被非法关押在一个人间地狱——上海提篮桥监狱,在那个黑窝里,年轻的丁俞国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

二零一三年出狱以后,丁俞国没有怨恨迫害他的人,没有消极沉沦,没有浮躁虚荣,他还是本着真、善、忍的原则修炼。中共迫害使他失去了优越的工作,他做起了辛苦、低酬送外卖的工作。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丁俞国要上班的时候,浦东国保伙同高行派出所的警察截住了他,强行检查了他的助动车,什么都没找到,就自己拿出了三封真相信和六张光盘,一口咬定是他散发的。

随后国保和警察在没有任何手续、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了他的电脑,并强行将他带到高行派出所。

丁俞国后来一直被关押在浦东看守所。而当家属去检察院和派出所询问情况,当局一直推诿不告诉家人实情。

美国明州参议员致信上海官员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11/曾遭五年冤狱-上海丁俞国再被诬判-360734.html

2018-02-11: 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遭诬判

上海市浦东区法院2月9日上午9点半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丁俞国,对他非法判刑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10/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60649.html

2018-02-10: 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遭诬判
上海市浦东区法院2月9日上午9点半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丁俞国,对他非法判刑一年半。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10/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60649.html

2018-02-06: 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面临非法庭审
上海浦东法院第九庭欲于2月9日上午9点半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丁俞国

上海浦东法院第九庭:
审判长马超杰
审判员凌鸿
审判员苏琼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6/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0497.html
2017-12-29:上海浦东丁俞国被非法关押逾五月

上海浦东新区法轮功学员丁俞国是一个难得的好青年,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要上班的时候,被浦东国保伙同高行派出所警察拦截抓捕、抄家抢劫,被非法关押在浦东看守所至今已经超过五个月。

丁俞国一九八二年生,浦东金桥本地人,从小品学兼优,个性敦厚。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打压最严酷时期,他识破谎言,明辨是非,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由原来的体弱多病变得健康有活力。更重要的,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坚定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做一个好人,邻居亲友交口称赞。

法轮功(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遵循真善忍的精神宗旨,修炼者在修心重德、提高心性的同时加上五套功法的辅助,达到身体与心灵的升华。善良的人都愿意将好东西与大家分享,更不忍看到人们被谎言蒙蔽、在无知中造业,成为可悲的牺牲品。明白了真相与亲身受益的丁俞国,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自费向人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澄清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这是大善大德之举。

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中,这样踏实本份的青年实在难得。然而,靠暴力和谎言维系,一贯假恶斗的中共,却最惧怕人们有纯真的心和理性的思考。当得知有一个不在他们掌握的年轻人一直默默无私的讲真相,中共如临大敌。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丁俞国在外企工作,有优厚的薪资和美好的前途,中共却把迫害魔爪伸向了他。非法抄家的时候,不仅所有的文字纸张被洗劫一空,连丁俞国从小到大的相簿也未能幸免。

凭借溜须拍马上位的江泽民,开创了全民托关系走后门、唯利是图的历史大怪象。中共是一个滋生贪腐的土壤,任何的规则和标准一旦进入中国大陆全部失效。在当时的中国,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和不可改变的,只有一件事情例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当年,身为国家主席的胡锦涛,也无法帮助自己的大学同窗脱险。哪怕爱子心切的丁俞国父母多方奔走,许多人表示爱莫能助。

同年丁俞国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青年时代的五年堪比黄金,他却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中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却是集几十年中共运动中各种恶毒手段之大成,它的目的只有一个,改变你的信仰,将“真善忍”的信仰从人灵魂中强制剥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基于特殊重点对待,到提篮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会绕过新收犯监狱,直接被分配到 “青中”,这是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每个人被分别关在一个大约1.5米宽2.2米长的小格子里,里面同住的还有一至两名“看管犯”。最常规的迫害方式就是长期面朝墙坐在小板凳上。双手靠膝、双脚跟并拢、腰挺直、眼睁大,除了吃饭、睡觉、解手,每天甚至二十多个小时保持这个姿势,时间长了,臀部就会破烂流脓。另外还有长时间罚站、熬鹰、毒打。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上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提篮桥监狱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性格和弱点,制定“转化”方案,综合运用“车轮战”、“人海战”、“心理战”、亲情攻势、减刑的诱骗等种种恶毒、阴险、狡诈、下流的手段。谎言加暴力循环交替使用,从精神和肉体上一步一步消磨人的意志,让人达到生理心理承受的极限。最后使你不得不“自愿”写所谓的“认错”、“悔过”、“决裂”等背叛内心和良知的东西。如果没有超人的信念、承受力及对中共邪恶本质的透彻,根本不可能坚持。而让一个人明明白白地说违心的话,看着自己的良心死去,没有比这更邪恶的了!

上海提篮桥监狱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现在能为我们所知的不及冰山一角。仅举二例:

赵斌,曾是一名狱医、一级警督,就因为送一个水果篮给他的同学,里面放了一盘神韵晚会光盘,被非法判刑四年。到上海提篮桥监狱后,为强制让他放弃信仰,长时间不让他睡觉,仅一个半月就被迫害致死。表面的原因是包夹犯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导致心脏衰竭。但抢救赵斌的中西医结合医院出具的检验报告单上的钾离子含量高达8.3,家属看到尸体额头有啤酒瓶盖大小的印子,疑点重重。

陈军,在提篮桥监狱服刑期间被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善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有次炼功被发现,狱警欧利刚下令对其手戴束缚铐、口缠封箱带,指使看管犯痛殴七昼夜,紧急保外后离世,年仅二十七岁。

瞿延来,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理科奇才。被冤判五年,绝食五年,恶意灌食、约束带、吊背铐、电刑、冷冻、毒打……无所不用其极。他曾数次被犯人在地上拖,肉磨破后露出了白骨。曾被绑在“死人床”上长达七个月。后来他说:“被五根绳子绑在床上的滋味是极其痛苦的,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我想一天不是由二十四小时组成的吗!一小时不是由六十分钟组成的吗!一分钟不是由六十秒组成的吗!我问自己,再多坚持一秒行不行?肯定没问题!

二十六岁到三十一岁是人生命中最蓬勃绽放的年华。这五年中经历了什么,当时是怎么想的,是怎么走过来的……丁俞国没有和人提起过,包括父母。孝顺的他怕再一次刺痛父母的心吧。二零一三年出狱以后,丁俞国没有怨恨迫害他的人,没有消极沉沦,没有浮躁虚荣,他还是本着真、善、忍的原则修炼。他依然平和豁达、乐于助人。中共迫害使他失去了优越的工作,他做起了辛苦、低酬送外卖的工作。

自我和浮躁是现在年轻人的通病。他却对父母长辈特别尊重有耐心。妈妈不熟悉电子产品,他一遍遍教她,不厌其烦。亲戚有困难,他对妈妈说,如果他们不好意思叫他,他可以主动去帮忙的。朋友收入都比他高,可是和朋友在一起,他从不吝啬,总能细心地照顾到朋友的需要。有什么时令的水果,他都能想到给亲戚送去,但是对自己却完全没有放纵和享乐。外卖的工作很辛苦,他每天从家里带饭上班,40多度的天,却灌着七八瓶凉开水随身带着。哪怕现在被迫害在看守所,父母给他存的钱,他几乎不怎么用,而别人有需要,他都是慷慨相助。

但是,中共容不下好人,哪怕你与世无争。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丁俞国要上班的时候,浦东国保伙同高行派出所的警察截住了他,强行检查了他的助动车,什么都没找到。但他们拿出了三封真相信和六张光盘,一口咬定是他散发的。随后国保和警察在没有任何手续、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劫走了他的电脑,并强行将他带到高行派出所。家属质问他们:你们有证据吗?凭什么抓人!年轻的便衣国保跋扈地回答:“证据会有的!”

一个如此难得的在浊世中能坚守善良的一个年轻人,却再一次被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关押、起诉! 孰正孰邪?到底谁才是邪教?共产党是世界公认的邪教加恐怖组织,中共为了让人相信“党”,摧毁中华传统文化,以各种运动害死八千万人。法轮功叫人信仰“真善忍”理念、修心向善,成为更好的人、身心健康的人,这已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也在社会中得到共识。

更为可笑的是,此次对丁俞国的非法起诉中的一条主要依据是,曾经被判刑。因为有前科,所以要加重处罚。曾经被判过刑就是前科,那文化大革命时期,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被打成反革命,也被判过刑坐过牢,那是不是前科?在明知程序违法、完全没有犯罪事实、错用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还执意对丁俞国作出有罪判决。这本身就已犯下了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诽谤罪,诬告陷害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等。如今又用尚未追诉的犯罪事实作为加重迫害的理由,那是罪上加罪!

纳粹的罪恶是人类史上永远的深痛教训。然而当时的司法人员也是在“法律”的掩护下,“合理合法”地进行对犹太人的种族屠杀。1935年颁布的纽伦堡法在经过缜密且富于逻辑性的“法理论证”之后,使反犹排犹具有了所谓的法律依据,将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和所谓的“社会蠹虫”、“社会渣滓”驱赶进集中营。但是,十几年后这些执法者、参与者反而站在了纽伦堡法庭的被告席上,接受真正法律的正义审判。

但法轮功学员的和平抗争也开创了人类历史的先河。2000年8月,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王杰和朱柯明依照中国法律向中国最高法院起诉江泽民、曾庆红、罗干,控告他们迫害法轮功的罪行。2001年以来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全球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对江泽民等迫害元凶提起了诉讼,阿根廷法院曾经以“反人类罪”向江泽民等人发出逮捕令。2015年5月以来,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实名向两高(最高法、最高检)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因为参与迫害而遭恶报的案例也是数不胜数。原上海市高级法院副院长邹碧华,正是事业平步青云之时却突发意外,其背后原因真的值得我们深思。

丁俞国,是中国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他们在如今充斥着贪腐、欺骗、毒(食)品、暴力残杀、集团虐童等等的社会中,默默坚持,撑起了一点点的空间,让人们能感受到真实、善良、坚忍,这些人类最初最本质的美好。希望相关人员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能给予他的一点公正,更多的也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可以放心的和孩子尽享天伦,而不是担心她是否在幼儿园有一个不敢启齿的秘密……一个做好人被迫害、讲真话被迫害的社会是可怕的、可悲的!

最后,以一段法轮功学员的心声结束此文。胡志明,曾是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计算机室主任,少校军衔,在提篮桥监狱被迫害期间托人带出的家书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没有参与政治,我只是坚持对‘真善忍’的信念,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我的选择是清醒、理性的,因为‘真善忍’是深藏在我心里与生俱来的最珍贵的东西……我没有虚度时光,你们以后会明白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最最值得的。只希望自己永不坠低俗,让真善忍的圣洁之光永驻心中,照彻我义无反顾的路,将生命化作一片净土,恭迎万古的荣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9/上海浦东丁俞国被非法关押逾五月-358605.html

2017-12-14: 上海浦东法轮功学员丁俞国被非法关押逾四个半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4/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7878.html

2017-12-07: 上海浦东法轮功学员丁俞国11月30日被构陷到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7/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7576.html

2017-11-30:上海浦东丁俞国律师被谈话 家属申请辩护人遭拒

11月23日,丁俞国的代理律师(外地)被当地司法局问到案件情况。

11月24日,丁俞国的父亲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告知浦东检察院自己被委托为丁俞国的近亲属辩护人。浦东检察院案管科推诿拒绝。丁父被阻挠进入检察院,无法当面递交,只能分别向浦东检察院案管科及承办检察官陈钢(迫害过多名大法弟子)邮寄了近亲属辩护委托书、近亲属阅卷申请、近亲属辩护申请。27日,电话联系陈钢,陈以手续不全的理由拒绝。28日,丁父再次向浦东检察院案管科询问回复,案管科断然拒绝。丁父只能向检察院申诉控告中心递交申诉,申请纠正案管科及承办陈钢的违法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30/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7309.html

2017-11-09: 构陷上海浦东丁俞国的案卷已经到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9/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6490.html

2017-11-05: 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被构陷至检察院
10月30日,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被构陷至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5/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6370.html
2017-10-22: 丁俞国家属依法控告国保警察 遭恐吓阻挠

上海浦东难得的好青年、法轮功学员丁俞国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要上班的时候,被浦东国保和高行派出所警察拦截、强行检查,没找到什么;但他们拿出了三封真相信和六张光盘,一口咬定是丁俞国散发的,随后在没有任何手续、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入室抄家,劫走了电脑,并将丁俞国带走。家属质问他们:你们有证据吗?凭什么抓人!国保跋扈地回答:“证据会有的!”

鉴于国保警察在绑架、拘押丁俞国的过程中滥用职权、非法搜查、非法侵入住宅,丁俞国一直被非法关押,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丁俞国父亲去邮局邮寄对浦东公安局国保科科长黄魏与浦东分局高行派出所所长王昕琦的控告信。当时,丁俞国的母亲正在上班,却突然接到神秘来电,说:“不要寄信”。

丁母马上给丁父打电话,没想到丁父的手机号码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人的声音,问:“你是谁?”丁母说:“我是他的家人”,对方回答“你打错了。”丁母:“这个号码都打了几十年了,怎么会错呢?你是谁?”对方说“你打错了。”就挂了电话。

丁母感到十分可疑和恐怖,担心丁父的安危,立即请假,出去寻找丁父,最后在邮局找到了丁父,他正准备邮寄。后来信未寄成,回家后,丁父在家里的座机上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电话里说,知道有人去过他家,也知道信的相关内容,并进一步盘问相关参与人的情况,而且威胁恫吓丁父。

接下来,丁俞国父母发现,他们俩的手机号都被封了,根本打不出去、也接不到电话。而且家里座机也出现了明显被控制的状况。

丁俞国被非法关押至今已经三个月,现在其父母精神上受到严重的创伤,极度没有安全感,担心自己不知何时也会遭遇不测。

丁俞国家人在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给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局长写信,反映国保警察抓捕丁俞国是在没有证据、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违法进行;九月八日收到浦东分局法制办没有署名、没有盖章的回信,声称:“本局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及对居住地进行搜查均严格按照相关法律的规定进行,整个执法过程同步录音录像,程序合法。”

丁俞国家人亲身经历警察的违法行径,不认为程序合法,并表示:既然有同步录音录像,本人要求公开执法过程的同步录音录像。

丁俞国,浦东金桥人,一九八二年生,从小品学兼优,个性敦厚。他小时候体弱多病,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更重要的,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坚定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做一个好人。丁俞国正直善良,待人宽厚,助人为乐,邻居亲友交口称赞。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中,这样踏实本分的青年实在难得。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2/丁俞国家属依法控告国保警察-遭恐吓阻挠-355772.html

2017-09-24: 上海丁俞国被非法关押至今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上海浦东国保警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丁俞国。九月一日,对丁俞国非法批捕。

丁俞国的亲属在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给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局长写信,反映国保警察抓捕丁俞国是在没有证据、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违法进行。

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丁俞国的亲属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法制办没有署名、没有盖章的回信。法制办在回复丁俞国亲属的质疑中,声称:“本局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及对居住地进行搜查均严格按照相关法律的规定进行,整个执法过程同步录音录像,程序合法。”真的是这样吗?我们来看看当时的情况。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丁俞国上班的时候,在离家不远处,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国保、高行派出所的警察及一大帮蹲坑的人截住,这些人强行检查了丁俞国的助动车,什么都没找到。随后强制丁俞国随其一起来到上海浦东新区金桥路金台三居社区家中。

当时是上海最热的高温酷暑时节,家人在卧室开着空调,关着房门。听到有动静,就出来。明明防盗门是锁着的,可此时,防盗门大开,涌进来一大帮人,夹带着丁俞国。除了两个人穿着警服,其余人都着便装。其中有三个国保的,两个综治办的,两个协警,还有两个居委会的,其中一个是治保主任。这些人没有一个挂牌的,也没出示工作证,更没让家属看到搜查证。

这些人进屋就乱翻,甚至把橱柜里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扔到床上,把房间搞得乱七八糟,然后拍照。丁俞国亲属质问他们:翻什么?这里没有你们要的东西。可这些人连理都不理,还是继续翻。其中有一人到处拍。家属制止他,别拍!他还是在拍。

拍完后,就开始查电脑,打开什么也没有,三台电脑主机中有两台是帮同学修理的旧电脑,还有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三个空白光盘也都被搜走。

这时只见一个国保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个破信封,放到桌上,又拿出房间里抄到的三个空白信封,比照了一下,故意说,大小一样,象的。就放到破信封的下面,照了下来。这就是浦东分局法制办声称的“同步录音录像”过程。

随后,那帮人要把丁俞国抓走,家属问:你们抓他,要带他走,有什么证据?那个年轻的便衣国保气焰嚣张地说:“证据以后会有的!”

下楼后,这些人又把助动车推了过来,后备箱里是修车的工具,围着车,又是一顿拍照。

家属过后心酸地回顾说:车上搁脚的挡板上有个纸盒箱,里面有七八个瓶子,灌着凉开水。在那高温四十度的天气里,在烈日暴晒下,孩子也舍不得花钱买矿泉水。就是这么一个好孩子却无缘无故被抓走了。

丁俞国的家属去金杨派出所要人,说,我儿子没事的,你们通知国保放人!

派出所的回答:人不是我们抓的,你儿子是破坏法律的实施。家属说:老百姓哪有权破坏法律实施?你们执法人才是破坏法律的实施!

丁俞国家属曾在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到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反映情况,要求放人。对方说会放人的。

八月三十一日,家属又到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询问,可是接待的人让家属打电话到案管科,案管科的人回答说,案子没到检察院。

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丁俞国家属到上海浦东新区高行派出所去询问,为什么过期了,还不放人?当班警察回答说:三个月、六个月,国保可随便关。

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上午,金杨派出所一男一女两个警察拿了逮捕证给家属送去。要求家属签名并在下面写上“九月一日”。家属质疑,今天是五号,为什么让我写一号?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丁俞国家属再次到检察院询问案子进程。接待人员支支吾吾:案子没到这儿。

丁俞国家属提出三点意见:
一、要求放人。
二、为何九月五日送来的逮捕证,要让家属签九月一日?
三、公安在提审过程中有逼供、诱供、恐吓行为,竟然说: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到这里就由不得你了,要“硬铐”(上海方言:吃官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4/上海丁俞国被非法关押至今-354113.html

2017-09-15:知法犯法 上海浦东国保非法抓捕丁俞国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六日,上海浦东国保警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丁俞国

丁俞国,浦东金桥人,一九八二年生,从小品学兼优,个性敦厚。他小时候体弱多病,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更重要的,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坚定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做一个好人。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酷的时期,年轻的丁俞国看穿了中共抹黑法轮功的谎言,坚定的走在修炼道路上。他正直善良,待人宽厚,助人为乐,邻居亲友交口称赞。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中,这样踏实本分的青年实在难得。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丁俞国在外企工作,有优厚的薪资和美好的前途,中共却把迫害魔爪伸向了他。这一年他被中共非法判刑,青年时代的五年堪比黄金,他却被非法关押在一个人间地狱——上海提篮桥监狱。

二零一三年出狱以后,丁俞国没有怨恨迫害他的人,没有消极沉沦,没有浮躁虚荣,他还是本着真、善、忍的原则修炼。中共迫害使他失去了优越的工作,他做起了辛苦、低酬送外卖的工作。

但是,中共容不下好人,哪怕你与世无争。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丁俞国要上班的时候,浦东国保伙同高行派出所的警察截住了他,强行检查了他的助动车,什么都没找到。但他们拿出了三封真相信和六张光盘,一口咬定是他散发的。随后国保和警察在没有任何手续、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劫走了他的电脑,并强行将他带到高行派出所。家属质问他们:你们有证据吗?凭什么抓人!年轻的便衣国保跋扈地回答:“证据会有的!”

“证据会有的!”这就是上海浦东国保飞扬跋扈,无法无天的剪影。他们不懂法律,听命于上级;他们不讲证据,靠臆想编造,陷害无辜。在上级面前俯首帖耳,甘心做鹰犬;在百姓面前作威作福,骄横跋扈。

浦东国保警察还诱骗丁俞国的家人在他们设计好的笔录上签字,企图让家人劝其认罪。难道他们是这样收集证据、罗织罪名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5/知法犯法-上海浦东国保非法抓捕丁俞国-353735.html

2017-08-15: 上海浦东新区丁俞国被非法关押

上海浦东新区法轮功学员丁俞国七月二十六日早上被浦东国保伙同高行派出所警察拦截抓捕、抄家抢劫,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浦东看守所。

丁俞国,一九八二年生,浦东金桥本地人,从小品学兼优,个性敦厚。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打压最严酷时期,他识破谎言,明辨是非,追寻到真、善、忍的信仰,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由原来的体弱多病变得健康有活力。

就这样一个正直善良、邻居亲友交口称赞的好青年,却在二零零八年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他当时正在外企工作,本应有美好的前途。

二零一三年从冤狱回来以后,丁俞国没有因此记恨迫害他的人,或消极沉沦,他依然本着真、善、忍的原则,宽厚待人,助人为乐。他也没有沾染现在年轻人常有的浮躁虚荣,脚踏实地地做起了外卖的工作。

但是,中共容不下人做好人。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当他要上班的时候,浦东国保伙同高行派出所的警察冲出来劫住他强行检查了他的助动车,什么都没找到。但他们拿出了三封真相信和六张光盘,说是他散发的;随后在不戴工作证、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劫走了他的电脑,并强行将他带到高行派出所。当家属质问他们:你们有证据吗?凭什么无故抓人!年轻的便衣国保跋扈地回答:证据会有的。

浦东国保警察还唆使不明真相的社区民警,诱骗家人在他们设计好的笔录上签字,并企图让家人劝其认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5/上海浦东新区丁俞国被非法关押-352528.html

2017-08-07: 上海浦东法轮功学员丁俞国信息更正

上海浦东法轮功学员丁俞国家庭地址应为:上海浦东新区金桥路1504弄17号601室。他曾于2008年3月14日被抓捕的,被诬判5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7/二零一七年八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2189.html

2017-07-28: 上海法轮功学员丁俞国被绑架

2017年7月26日上午8时许,据悉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也有可能是当地派出所,详情待查)警察将法轮功学员丁俞国绑架,警察及街道一行十余人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丁俞国家住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路1502弄28号502室,曾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在家遭绑架,被诬判五年,非法关押在提篮桥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8/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51788.html

2010-05-16: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纪实(下)
......丁俞国(约三十岁,家住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路1502弄28号502室,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在家遭绑架,诬判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6/223702.html

浦东新区(川沙县)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9-04-30:
金泽苑居委:
地址:上海浦东菏泽路825弄70号,邮编200129
电话:021-68517954
孙凯民18202180090

浦兴路街道办事处:
地址:张杨北路518号,邮编200129
电话:02168515000、02168512502
传真:02150262553
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蔡忠民
浦兴路街道平安办:
地址:凌河路142号201室,邮编200129
电话:02168510560
主任黄景宇
徐玉珍
王德平13120739397

2019-05-05:
紫翠居委
地址:新行路1号
邮编:201208
电话:02158656285
党委书记:黄肖霞
综治人员:朱燕丽

高行镇社会稳定办公室
地址:东靖路1801号
邮编:201208
电话:02168975061
主任:刘桂明
610黄晨宇 68975029

高行派出所
地址:高行镇新行路330号
邮编:201208
电话:02168979738
电话:02168979768 22047356 所长 王昕琦 社区警察 张玉荣



2019-05-02: 三林镇街道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凌兆路585号
邮编:200124
电话:02158412703
传真:02158410115
张志强(稳定办主任,电话02158417730)
宋炳侠(稳定办专职副主任,电话:02159490901)
张立新 书记
蔡忠民 党委副书记、镇长
周奇伟 人大主席
谈黎明 党委副书记
唐颖 党委副书记
张才国 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朱慧平 党委委员
袁 明 党委委员
宋立群 党委委员、副镇长
纪检 电话:02150849213 朱烨主任
信访办 电话:0216830877802168300877 张志强主任
办公室 电话:0215018196602158413264 姚玉祥主任
纪委 电话:0215849136402150849213 张雪君副书记
财经中心 电话:02168303098 孙季芳主任
社区办 电话:02150630648 张鸣负责人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8-06-15: 上海市新收犯监狱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外青松公路7935号
[邮编]201701
[电话]02169207230 [电话]02169208050[查询]
[传真]0216920747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5/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6986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