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8-10-24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 黄咏梅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街长寿社区汉华还建十楼
拘留时间: 2003年11月4日
迫害情况: 武汉市硚口区洗脑班将黄咏梅迫害致残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2-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5-26: 610要在家中办洗脑班 黄咏梅被迫离家出走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咏梅正念从洗脑班闯出。回家四天后,派出所居委会的人找上门,说要在家里“学习”,即在家里进行洗脑,黄咏梅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四月二十四日下午二点左右,黄咏梅到周明利家串门,约五点左右,黄咏梅从周明利家出门,被门口蹲坑的硚口区公安分局的警察连同周明利一起绑架到汉中派出所非法关押一晚,二十五日上午,警察将俩人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后,又将黄咏梅劫持到臭名昭著的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

黄咏梅每天被罚站,从早上六点半开始,一直到晚上深夜,除上厕所,一直站着。迫害使她身体出现腿肿、上吐下泻、不能进食的严重状况,黄咏梅正念闯出洗脑班,于十四日回家。

可四天后,居委会派出所的人找上门,说要在家里“学习”,即在家里进行洗脑,每天九点半到十一点半,一分钟都不能少。黄咏梅被迫离家,有家不能归,流离失所。周明利依然下落不明。

黄咏梅、周明利曾遭多次迫害

黄咏梅,女,一九五二年生,硚口汉中街上闸口社区居民。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抄家,曾五次被绑架到硚口额头湾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日再次被上闸口社区和汉中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硚口额头湾洗脑班,硚口区610采取各种手段对黄咏梅进行迫害,连续十天十夜不让黄咏梅睡觉,其中罚站五天五夜、挂大铐六天五夜(所谓“挂大铐”,就是用手铐将人双手分别铐在两个铁架子床上,一边铐一只手,呈五马分尸状),几次昏死过去,恶人却说:“死了往火葬场一甩,说你是自杀。”

黄咏梅被吊得大小便拉在裤子里仍不被放下,双手被吊得皮开肉绽,致使黄咏梅的双手神经性损伤、致残,生活不能自理。并经武汉市第四医院诊断为神经性损伤,急需手术治疗,否则,双手就有被锯掉的危险。

周明利曾被非法劳教,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抄家,曾五次被绑架到硚口额头湾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十月份一次,二零一六年两次,二零一七年两次,最近一次是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上旬才回家。回来不到五个月又被绑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6/610要在家中办洗脑班-黄咏梅被迫离家出走-368028.html

2018-04-30: 湖北省武汉市黄咏梅、周明利被绑架情况补充

2018年4月23日中午,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咏梅到对面楼栋三楼的周名利家不到十分钟,硚口区汉中派出所几个警察就闯到周名利家,把她俩绑架到东西湖二支沟妇教所,据悉非法拘留10天至5月5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30/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64762.html#1843003453-1

2018-04-28: 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黄咏梅、周明利遭被绑架
2018年4月25日,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咏梅、周明利突然失踪,家属多方找寻,才知道现两人被非法关押在武汉行政拘留所(东西湖二支沟妇教所),俩人将被非法拘留止5月5日。

黄咏梅多次被关押过,有一年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用五马分尸的刑罚,残忍的把手拉脱臼。周名利近一二年连续四,五次被构陷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迫害,最近一次是一七年12月上旬才回家。回来不到五个月又被绑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28/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4695.html

2016-04-14: 武汉消息硚口区法轮功学员一周内两次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街长寿社区片警朱xx带一群人到汉华还建十楼黄咏梅家准备构陷,黄咏梅和家人没有开门。他们又窜到对面十五楼赵莲珍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在家,他们敲开了门,拿走了几个大法的光碟。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星期一上午,这一伙人又去两家骚扰。

另外两名硚口区汉中街长寿社区大法学员周明利、杨丽华仍被非法关押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已有一个多月了,李建群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4/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6638.html

2016-01-18: 武汉黄咏梅、张慧芬、杨丽华被绑架情况补充

2016年1月6日上午10点钟左右,湖北省武汉法轮功学员黄咏梅在硚口区三曙街附近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发传单时,被恶人举报到三曙街派出所。下午2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张慧芬、杨丽华到黄咏梅的家中了解情况,大约20名左右不明身份的人冲进黄咏梅家,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家中一片狼藉。并绑架了张慧芬、杨丽华。目前黄咏梅、杨丽华两人已于2016年1月12日从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回家。目前张慧芬仍被非法关押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8/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2350.html#1611803236-11

2016-01-08: 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黄咏梅被绑架 下落不明

2016年1月6日上午9、10点钟,大法弟子黄咏梅在硚口区三曙街附近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发传单时,被三曙街派出所绑架到该派出所。中午12点以后至下午2点左右,黄咏梅的家被20个左右不明身份的人抄家,所有大法书籍被抄走,家中一片狼藉。(估计是社区及610人员干的)黄咏梅目前下落不明。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8/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1966.html#1617231020-3

2009-07-13: 武汉黑监狱 邪恶集中营——揭露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

武汉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位于武汉市偏僻之地,靠长江边上,此地原是武汉冶炼厂的一座废弃的子弟小学,后于二零零零年三月被武汉市江岸邪党区委“六一零”用来作为迫害大法学员的黑窝。

谌家矶洗脑班的人员是从武汉邪党各级组织、公检法机构和政府部门调来,用邪党历次政治运动中积累的各种邪恶手段,逼迫被绑架的大法学员放弃信仰,但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最初把持洗脑班的头目是江岸邪党区委“六一零”副主任李英杰。李英杰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开始,就积极参与迫害,以利用这场迫害运动捞取政治资本,他四处收集各种恶毒的整人方法,将邪党各劳教所中那些残忍的、没有人性的整人手段,“引进”洗脑班,还把恶人龚良汉等弄到洗脑班组成所谓 “帮教团”,用最恶毒的方式折磨迫害大法学员。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原武汉市工商银行堤角分理处的女职员李军峡,被武汉市江岸区“六一零” 恶警从厦门绑架回武汉,再次非法关押到“谌家矶洗脑班”,李英杰指使龚良汉、邱红(洗脑班做饭的)、邓启和(洗脑班司机)等使用暴力手段折磨李军峡,不让睡觉,罚站、逼迫看诽滂大法的资料,不停写所谓“思想汇报”、“交代问题”,刺激她、辱骂她,恶人将李军峡四肢分开铐在床上长达十多天,铐子都深深的扎进肉里,骨头都露出来了,两脚脖子上的肉都是黑的,李军峡四肢无法活动,口渴想要喝水,恶人邱红、邓启和竟然拿起小便盆给她灌尿喝。最后李军峡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二零零七年五月,胡绍斌接替李英杰出任江岸区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胡绍斌和李英杰一样,都是靠迫害法轮功起家的既得利益者,深谙中共邪恶的基因,胡绍斌从默默无闻爬到武汉市“六一零”的处长位置,最终坐上江岸区委610办公室主任,靠的就是阴险毒辣。

胡绍斌四处放言:“六一零”就是当今的盖世太保,掌握监狱,可以调控一切军、警、司法、公安、特务等,可以任意抓人、关人。二零零四年五月,当时在武汉市 610科长的胡绍斌指使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把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咏梅迫害成残废,胡绍斌逼黄咏梅妥协,黄咏梅不从。胡绍斌就唆使恶人李为、龚良汉等连续十天十夜不让黄咏梅睡觉,并将黄咏梅吊铐在两张铁床上五天六晚,黄咏梅被吊得小便便在裤子里。龚良汉等还使劲往两边拉两张铁床,如同五马分尸,黄咏梅差点晕死过去,双手的主要神经被拉脱损伤,最后被迫害成残废,生活不能自理。胡绍斌却说:“死了往火葬场一甩,就说你自杀。”

要想让洗脑班维持,必须有心狠手黑的邪恶之徒充当打手,胡绍斌通过对大法弟子的折磨来选择那些狠毒的恶人,他时常撕下伪装亲自督促打手行恶,从中观察挑选恶毒之人。为了稳住自己的六一零主任的地位,捞取迫害本钱,初到江岸区委610办公室主任位置上的胡绍斌,就插手“谌家矶洗脑班”。

大法学员吴碧玲被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胡绍斌亲自安排给吴碧玲灌食,让自己的司机兼打手张剑带头,亲自挑选恶人邓启和、邱红(女)、姚红(女)、江明亮(保安)、詹才旺(保安)等将吴碧玲按住,用毛巾捂住吴碧玲的鼻子,用筷子、牙刷等东西撬吴碧玲的牙,恶人还不停的打吴碧玲的脸,掐吴碧玲腮帮子。为了发泄,恶人还给吴碧玲灌辣椒水,其邪恶程度令人发指。胡绍斌几次欲非法劳教吴碧玲都没有得逞,最后胡绍斌利用手中权力开后门,把吴碧玲弄进劳教所。

二零零七年三月,大法学员张伟杰被绑架,胡绍斌为了阻止张伟杰写申诉信使出各种手段。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当张伟杰的第二封申诉信发出去后,胡绍斌气急败坏的亲自带着恶人市六一零的左大文、司机兼打手张剑、区六一零副主任何某、保安江明亮、詹才旺,对张伟杰大打出手,逼问张伟杰申诉信是怎么发出去的,张剑叫道:“把我们的丑事都说出去了。”胡绍斌叫嚣:“打死他!打死他!”并让这几个打手把张伟杰按倒给胡绍斌下跪。胡绍斌声称:“我跟省市领导反映了,对待张伟杰就是要重拳出击。打死他!”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中石化长江燃料武汉分公司汉阳新五里油站副经理卢晋被劫持到“谌家矶洗脑班”,当天遭到恶人邓启和毒打。卢晋遭恶人残酷毒打的消息被公布到海外网站上,胡绍斌恼羞成怒,带着自己的司机兼打手张剑到洗脑班盘问卢晋被打之事都跟谁讲了,怎么传出去的消息,见卢晋不回答。胡绍斌再次撕下伪善的面具,亲自坐在那看,点名恶人动手毒打卢晋。

原深圳发展银行广州海珠支行营业部经理汪宇清,2009年3月被从广州劳教所劫持到谌家矶洗脑班。胡绍斌为转化汪宇清,指使恶人索汉华、戚春芳、杨正香等,使出最凶残的手段折磨汪宇清,全力“整”汪宇清,不让睡觉。

多年来,胡绍斌到全国乱窜,在广东、西藏等地四处活动,到处吹嘘自己如何做“转化”,编造假经文,造谣、诽谤、仇视大法,在这场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中,双手沾满血债,武汉市几起迫害大法弟子的大案,几乎都有胡绍斌参与。胡绍斌竟还时常吹嘘:轰动全国的彭敏一家案子就是他摆平的。真是不打自招。这笔血债一定会偿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3/204450.html

2007-08-05: 曝光武汉市六一零恶徒胡绍斌的罪行

胡绍斌,男,四十余岁,原武汉市“六一零”一处长,多次出谋划策并直接参与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及精神、肉体折磨等恶行,干了不少坏事。

胡绍斌还参与建立武汉市及各区的邪恶洗脑班,他自己承认:“六一零”就是当今的盖世太保,可以调用一切军、警、司、公安等专政工具,可以任意抓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胡绍斌挑选、收买邪恶犹大龚良汉、索汉华等,成立了所谓的“转化团”,使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武汉市几起迫害大法弟子的大案,几乎都有他的参与。胡绍斌亲口吹嘘:轰动全国的彭敏一案就是他摆平的。(武汉大法弟子李莹秀、彭敏母子于二零零一年分别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五月,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恶徒在胡绍斌的指使下,把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咏梅迫害成残废,恶徒们连续十天十夜不让她睡觉,吊铐在两张铁床上五天六晚,然后往两边使劲拉两张铁床,如同五马分尸,差点晕死过去,她双手的主要神经被拉脱损伤,最终被迫害成残废,生活不能自理。胡绍斌却说:“死了往火葬场一甩,就说你自杀。”

二零零七年,胡绍斌调武汉市江岸区“六一零”主任。一上任,他就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张伟杰三月份被绑架后,五月底被劫持到谌家矶洗脑班迫害。胡绍斌为使张伟杰“转化”,每天指使手下用各种手段对张伟杰进行摧残和折磨。

二零零七年六月八日下午五点半左右,大法弟子陈曼去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探视丈夫张伟杰时,与同伴夏庆菊一起被绑架,非法拘禁在谌家矶洗脑班内。 此一邪恶行动就是胡绍斌在现场亲自指挥的。(胡绍斌的上司、武汉市“利用率”邪恶头子邓斌也在场,其车牌号为“鄂A-A1998”。)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大法弟子杨惠丽被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后,胡绍斌指使人将杨惠丽打的不能站立。武汉市大法弟子赵喜庆已七十五岁高龄,现也被非法关押到谌家矶洗脑班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5/160208.html

2004-10-16: 武汉大法弟子黄咏梅被迫害致残后,其家属找到有关部门反映情况、要求追查直接责任人武汉市硚口区洗脑班负责人李为、主要凶手龚良汉的法律责任。有关部门找李为、龚良汉了解情况,该二人均不敢承认干过这样的坏事。

2004-05-05: 武汉市桥口区额头湾610洗脑班把5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咏梅迫害成残废、导致她生活不能自理。黄咏梅在洗脑班被吊铐在两张铁床上5天6晚,恶徒们还往两边使劲拉二张铁床,如同五马分尸的折磨她。
黄咏梅的丈夫刘梦泽写给武汉市桥口区610人员的公开信: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5/5/73911.html

2004-01-04: 武汉市大法弟子黄咏梅于2003年11月4日被绑架到硚口额头湾洗脑班,硚口区610采取各种手段对黄咏梅进行迫害,连续10天10夜不让黄咏梅睡觉,其中罚站5天5夜、挂大铐5天5夜(所谓“挂大铐”,就是用手铐将人双手分别铐在两个铁架子床上,一边铐一只手,呈五马分尸状),致使黄咏梅的双手神经性损伤,生活不能自理,且须动手术,否则双手有被锯掉的危险。

周围群众看到这位平时身体健康的善良妇女由于信仰“真、善、忍”而惨遭如此迫害,纷纷谴责施暴者惨无人道的行为。当医院医生见到黄咏梅的伤时,流着泪说:“太没有人性了!就是个俘虏也不能这样虐待,更何况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许多善良民众在明白迫害事实经过后,要求家属状告迫害者及610非法组织,对迫害者进行法律制裁。有位明白真象的善良人对黄咏梅的丈夫说:“你倾家荡产也一定要告到底,否则就没有咱们老百姓的活路了。”

2003-11-26: 武汉市硚口区610要挟各派出所和社区工作人员伙同参与绑架本地区大法弟子进洗脑班迫害:于11月5日将出门买早点的黄咏梅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黄咏梅致信检察院:我被武汉市硚口区洗脑班迫害致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64677.html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8-07-01: 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
电话:027-83781888
局长张晓红
政委胡曙光
政治处主任张涛
副局长:高明德、姚昕、杨斌、王洪涛、吴万桥、胡宏洲
武汉市硚口区汉中派出所:
地址:武汉市硚口区长堤街,邮编460030
电话 027-85394969
警察:柳文明18302702847王海13871032500朱文昌18302702857鄢拥军、陈孟洁、刘禹哲、吴锋、王 青、金玲、陈阿慧
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街长寿桥社区:
地址:武汉市硚口区长堤街长寿桥10号,邮编:430030
书记黄剑
副书记彭晶
成员:王俊、徐庆、刘敏

区委政法委专职副书记、法治办主任 谢晓凤
区委防范办主任 雷泽明 (负责硚口区法制教育学习班,即610管辖的洗脑班
区委副书记、区政法委书记 刘红鸣
区委督察室主任 张兵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李为, 余镇平
武汉市硚口区政府
地址:武汉市硚口区沿河大道518号;邮政编码:430034;
联系电话:027-83426127;传真号码:83426052
区长 景新华
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 苏海峰
区政府副区长 程宏刚
区委常委、区委办公室主任 许以华
区政府办副主任 高雷
区办公室副主任 张晋
区政府办 胡冉
区委书记 王太晖
区委常委、纪委书记 余力军
区纪委副书记 鲁志扬
区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 冯群翔
区人大副主任 施德华
区委统战部副部长、区工商联党组书记 曾宪涛
区工商(质监)局 党委副书记 吴双
区信访局 局长 张春生,党支部书记 付敢华
区委常委、宣传部长 潘利国
区委组织部长、统战部长 彭前旭
区民宗局 局长 易英
区工委书记 郑志平,副主任 邹蔚原、施德华、肖永红
区科协 周巍
区政务中心 党组书记 李勇
区发改委 党支部书记 吴莉芬
区团委书记 孙嘉
区残联 党组书记 周华
区科技局 党组书记、局长 罗威
区国土规划分局 钟卫东
区统筹办 党支部书记 岳峰,党组书记、主任 蒋昌洪
区建设局 局长 张彬
区档案局机关党支部 局党组书记 吴晓娟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硚口额头湾洗脑班: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上张公堤三百米
李为(兼硚口区宝丰街办事处副主任):为硚口区洗脑班主任,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
朱腊香 (硚口区洗脑班组长):直接负责联络犹大迫害大法弟子。
洗脑班副班长 姚光琴(女)
洗脑班打手及炮灰:
廖松:硚口区科技局干部
向东:硚口区法院执行庭干部
沈峰:硚口区韩家街办事处干部
王刚:武汉市第十医院见习医生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01-08: 参与迫害的单位:
武汉市硚口区三曙街派出所,地址:硚口区安善巷15号
所长:张翔 电话:181771103599
社区民警:郑宏 电话:18302702881
治安民警:雷晖 电话:18171103601
郑勘 电话:18971102875

2004-05-04:下面是黄咏梅的丈夫刘梦泽写给武汉市桥口区610人员的公开信。

武汉市桥口区610人员:

我是桥口区法轮功学员黄咏梅的丈夫,在我爱人黄咏梅于2003年11月4号被桥口区汉中街派出所非法绑架到桥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我去找汉中街派出所张所长要人。我质问他,你们随便抓人,这是执行什么法律?张却说“我就是王法!”

没有办法我又去找桥口区610负责人谢冠昌等人谈了三次。第一次对谢谈时:我说黄咏梅是好脚好手被你们抓去的,你要让她好脚好手回来呀,因为她是我们一家之主。谢冠昌说:“刘师傅,你放心,负责黄咏梅一个月回来是好脚好手,而且那里生活是十块钱一天。”

第二次我和汉中街上闸居委会书记曹金保一起送被子到额头湾洗脑班给黄咏梅时,我跟洗脑班负责人李为说:黄咏梅是好脚好手来的,你可要让她好脚好手回去呀。李为说:“刘师傅,你放心,负责黄咏梅是好脚好手回来”。

可我的心啊,还是放不下。第三次大约是2003年11月中旬,我跟汉中街民政科的刘立说:黄咏梅是好脚好手被你们抓去的,你要让她好脚好手回来呀。刘立说:“负责黄咏梅是好脚好手回来”。

在桥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黄咏梅被整得好苦。她完全知道自己的伤有多么严重,她曾对李为说过:“我给街坊做钟点工,你们把我的手整得不能做事,将来世人会怎么议论这个政府呀?”当时李为说:“你耍赖!”黄咏梅说:“你说我耍赖,我们就到医院去检查一下。”过了两天后李为对黄咏梅说:“负责你一个月回去是好好的。”

黄咏梅在洗脑班被他们这些所谓的“国家干部”整得好惨,连续10天10夜不让她睡觉,其中5天6晚上是吊铐在两张铁床上,将二张铁床对着把她的手往两边使劲拉,如同五马分尸,就这样的折磨她,大小便经常拉在裤子里,几乎是晕死过去了。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09-27, 11:44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