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依兰县 >> 姜莲英(姜连英), 女, 6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团山子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2-06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4-18:一位淳朴农家老太太不应有的遭遇
近八个月的时间音讯全无,家人心急如焚,四处打听、历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姜连英的下落。家人从上午一直挨到下午,经过三番五次的交涉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终于见到了她。

现年七十岁的姜连英见到家人,就迫不及待地打听百岁老母身体的状况,家人担心她承受不住打击,没敢告诉她母亲离世八个多月的噩耗……

一、省长下令,5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开始,哈尔滨市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在三、四天时间内,绑架了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据悉,二零一三年过年时,时任黑龙江省省长的王宪魁在哈同高速公路依兰至宏克力地段,看见跨线桥上悬挂的“法轮大法好”、“法办周永康”等内容的标语和用彩色漆喷的“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后,恼羞成怒,直接下令黑龙江省公安厅长、省政法委副书记孙永波立案追查。
依兰县公安局、方正县公安局,事先对依兰县内、达连河镇、三道岗镇、道台桥镇、团山子乡等地的法轮功学员先拟好的名单,由黑龙江省公安厅技术处处长亲自到依兰县指挥,通过特务手段获取法轮功学员的手机号码,每半个小时一次跟踪定位,对不知道其手机号码的法轮功学员,就到住家附近蹲坑,当晚六点,依兰县及周边的方正县、通河县等地的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同时统一行动,当晚就疯狂绑架了三十多人。几天时间,在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一共连续绑架五十人。
当天晚上,团山子派出所的警察把年龄已六十九岁的姜连英老太太从家中绑架,家中撇下一百零三岁的高龄老母和六十八岁身体不好的丈夫无人照料。姜连英被绑架后,家人一度不知她的下落,三天后,四月一日下午才知道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姜连英丈夫怕百岁姜母承受不住打击,一直都不敢告诉姜连英被绑架之事。在三月三十日早,百岁老人见不到女儿踪影怀疑她被中共警察绑架了,因为九九年以来姜连英被绑架劳教两次,所以姜母平时很担心女儿再次被绑架。看女儿不在家,心里着急上火一连四、五天不吃不喝身体虚弱,整天唉声叹气,老泪纵横、默默地哭泣,望眼欲穿地盼望女儿回家。
好心人到姜连英家说:让所长向县公安局汇报:家有这么大岁数的老人都不应该抓了,我家也有这么大岁数的老人,老人一天看不见我都想得不行。

家人担心姜母身体出现危险把她送到县医院检查身体,其实老人身体根本就没有病,是惦记女儿急的吃不下饭。姜母原来在安徽姜连英的老妹妹家,后因姜妹身体不好无力照顾好老人,姜连英去安徽把母接回自己家已四年多了。姜连英一百零三岁的老母在她的精心侍候下,身体非常硬朗,不但生活能自理,夏天还能独自到户外乘凉。

姜连英被绑架,只剩下老伴一人在家无力照顾好老人,所以才迫不得已地把老人从黑龙江送到安徽。长途跋涉、一路颠簸,老人家身心疲惫,虚弱不堪,心里还时时牵挂着女儿的安危。年过百岁的老人怎能经得起这么折腾……老人带着疑问、不解、焦虑不安,牵肠挂肚的思念女儿之情,最终在安徽含泪离开了人世。

二、从干不了家务到放二百多只的羊群

姜连英老太太,家住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是一位典型淳朴善良的农村妇女。一九九八年九月份有幸修炼法轮功,使体弱多病的她重获新生。

姜连英从小就弱不禁风,结婚后更是一身病,全身麻木、冠心病、高血压、心脏病、肝病、浑身无力等,什么活儿也干不了,连家务都干不了,生活重担都压在丈夫身上。

一九九八年九月,姜连英修炼法轮大法后,仅两、三个月的时间不但全身的病都好了,家里、地里的庄稼活儿都能干。还能放羊,有时放二百多只(两家)的羊群。放羊可不是谁都能干的活了,因为放羊一天下来得走几十里的路,她带着干粮、早出晚归,却不觉的累。即使寒冷的冬天也不例外。

三、两次劳教迫害

姜连英老人非常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度之恩。九九年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她由于讲法轮大法好的事实真相、揭露对法轮功的迫害,先后两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四年零三个月,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各种屈辱和酷刑折磨。

姜连英老人自述被迫害的经历说:“二零零年年底,我去北京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等在那里的便衣警察带走了。后来我家乡的团山子派出所和乡政府去人,非法把我押解回来了,直接送到依兰县看守所,后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一年。

“我在看守所期间,我村村长于德兰带着村上的人,派出所所长张焕友带着派出所的人,乡政府的书记带着乡政府的人,三伙人合到一起,好大一帮,窜到我家,逼我的家人掏五千元钱,说是上北京抓我的费用。我的家人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他们就要赶我家的二百三十只羊(其中有给别人家放的)、一头大牛、两头小牛。当时羊的价格是三百多元一只,他们打算抓了羊之后,以一百元一只的价格拍卖。有被谎言蒙蔽不明真相的村民就想要买,也有的村民实在看不下去这帮人的土匪行径,却敢怒不敢言。我丈夫被逼的没有办法,到亲戚家借了五千元钱给了他们,才算了事。

“在万家劳教所期间,恶警王恩光、王中华逼我写‘三书’,不写不让睡觉,不让说话。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因上饭堂吃早饭没报数,刑事犯吴海英对我拳打脚踢,用胶带把我的嘴粘住,用绳子把我吊在床上。当天大队长武金英把我关进了小号,被男警察用绳子吊在铁门上,他们打我嘴巴子,用脚踢、用电棍电我。”

二零零三年十.一前两天,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命其手下将在家中的姜连英强行非法绑架、抄家,抄出几份大法经文和真相资料,在派出所强迫她烧掉,姜连英不烧资料,张焕友就恼羞成怒把她送到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又劳教三年,送至万家劳教所。姜连英在万家劳教所被迫害折磨得经常咳血,不能吃饭身体出现危险。万家劳教所怕担责任让其保外就医,依兰县“610”让团山子乡派出所出示担保,但张焕友视生命如草芥、置之不理,拒绝给办理相关手续。

姜连英老人自述说:“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午,我去大甸子放羊走了十几里路刚到家准备做午饭,团山子乡派出所的警察来到我家说,‘来运动了,找你到派出所唠唠。’我不去,他们就强行把我推上警车。回过头来他们又到我家抄家,搜出两份师父的经文,就以此为‘证据’,拘留我四个月。后来又把我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劳教三年。期满,又超期关押了我三个月。

“在万家劳教所,恶警于方莉(女)、科长姚福昌叫我宣誓骂师父,被我拒绝。他们把我弄到管教食堂罚蹲,我不从,他们就对着我的脸上、身上拳打脚踢,打累了,又叫我坐老虎凳,用电棍电脸部、胸部、身上各处。就这样折磨我两天一宿,直到我休克、抽搐,不省人事才罢休。

“二零零四年黄历五月初四,有关的‘领导’到万家劳教所搞所谓‘慰问演出’,恶警在台上诽谤李老师、诽谤大法,我请恶警住嘴,叫他们还我师父清白,并喊‘法轮大法好’,一群恶警、管教几十人一拥而上把我拖到十二队车间,对着我的脸、头部、全身各处拳打脚踢,而后又把我弄到三楼集训队坐铁椅子。姚福昌用电棍电我的脸、头、胸部及全身各处十多分钟。让我坐了七天七夜的铁椅子,昼夜由刑事犯看着,不让睡觉。吴科长穿着大皮鞋,猛踢铁椅子,把铁椅子踢翻了个……”

四、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团山子派出所的警察把当时已六十九岁的姜连英老太太从家中绑架,后构陷所谓的“案子”迫害。

姜连英三次被绑架迫害,家属深知中共的邪恶,深知依兰县政法委、610、公检法的人根本就不讲法律,流氓成性、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所以家人不惜出重金为姜连英聘请北京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三年七月中旬,依兰县法院通知姜的代理辩护律师于八月六日开庭。律师只好放下手中的工作八月五日匆忙赶到依兰县时,法院又打电话告诉律师不开庭了,什么时间开庭另行通知。不难看出依兰法院此举纯属是戏弄律师、出尔反尔。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下午,依兰县法院对姜连英一人非法庭审,庭审中检察院公诉人宁岩说:在你家搜出四百多张神韵光盘、三百多个真相资料是宣传法轮功的。宁岩被姜连英的代理律师质问的哑口无言。在非法庭审结束时,姜的辩护律师说:从人道主义的角度上讲,姜连英有一百零三岁的高龄老母亲急需照顾、姜连英的丈夫还身体不好应该马上无条件释放。然后姜连英义正词严的说:我修炼法轮功无罪应该无条件释放我。然后法官张安克紧接着也说了两遍:家里有一百零三岁的老母亲,是应该无条件释放。

非法庭审结束了,可姜连英老人不但没有被释放,还音信皆无。

开庭前,姜连英的女儿因没带身份证,家离法院六十多里地,怎么恳求安检门的警察,警察也不让进,后来就一直站在法院门外流泪。有好心人上前询问,姜的女儿说:妈妈今年已经六十九岁了怕熬不过去,家中姥姥已一百零三岁,爸爸也身体不好,都急需妈妈的照顾。
一个月后,家人从律师那里得知姜连英被冤刑三年。家属多次给依兰法院法官张安克打手机询问,张安克不接电话,家属也不知道姜连英的下落。

在中共政法委、“610”的指使下,依兰县公检法机构先后五次对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莫志奎、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孟凡影、左振岐、费淑芹、吕凤云、陈艳、徐峰、李大朋、张惠娟、段淑研等十四人进行了一连串的非法庭审,先后非法判刑,刑期从三年至十三年。

五、音讯全无,百岁老人悲愤离世

一百零三岁的姜母带着悲愤和骨肉分离、痛彻肺腑的一颗破碎的心,遗憾的、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上了双眼,临终前也没见上女儿最后一面。

非法庭审后,近八个月的时间音讯全无,人究竟在哪里,身体状况如何,都不知道。姜连英被绑架时穿的是棉衣,春夏秋冬都过去了,也不知道她的衣食如何……

家人历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姜连英的下落。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上午,姜连英的丈夫、女儿一行四人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女子监狱气氛非常紧张,办公楼都在院里门口设岗,谁也进不去。门卫登记的是一个五十来岁杨姓女人,态度蛮横,让家属出示身份证、户口本和入监通知书。家属只带了身份证,并向她说:我们没有收到判决书和入监通知书人就失踪了,我们到处打听她的下落,后来这里边有人回去说在你们这,我们不知道需要带什么证件就从六百多里地的家坐车到这来了,来一次很不容易,我爸腿脚还不好。杨说:不行,这是规定,不能证明你们的身份绝对不能让你们进去,你们回家拿来户口本回来再看。你们还不算远,齐齐哈尔、呼和浩特的没带户口本都不让进去;还说:就算我让你进去,狱政科也不能让你们见。家属说:你做点好事让我们进去就行,我相信到里边能行,我家人都失踪了,你知道我们有多着急?实在不行我们就去监狱管理局找。

僵持了一会儿,最后杨才同意让姜女儿独自一人进去。狱政科态度特别不好,说没有和姜连英的亲属关系证明就不让见,女儿在狱政科呆了好长时间也没让见,女儿只好从狱政科回到门卫,后来家属用手机把户口本图片发过来之后狱政科才允许接见。

姜连英六十九岁的老伴,住在空荡的家中,为了打发孤独寂寞、凄凉的漫长时光,经常推着三轮车出去捡废品。象姜连英老人这样,只为了炼功,就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与家庭在全国有多少?


2013-09-19: 依兰县十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诬判三至十三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绑架的十四名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近日先后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刑期从三年至十三年,其中包括几名六、七十岁的老人。突显中共政权在摇摇欲坠之时的惶恐及末日疯狂。

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具体被非法判刑情况:费淑芹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莫志奎、张惠娟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左振岐、吕凤云被非法判刑六年,孙文富、张金库、陈艳、刘凤成、孟凡影、段淑岩被非法判刑五年,姜连英、徐峰、李大朋被非法判三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9/依兰县十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诬判三至十三年-279994.html

2013-09-01: 黑龙江依兰县法院,二零一三年七月中旬通知法轮功学员姜莲英的辩护律师李红秀,将于八月六日开庭。但当律师李红秀八月五日抵达依兰县时,法院又告诉李律师不开庭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8926.html

2013-08-26: 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四妇女 费淑芹当庭休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6/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四妇女-费淑芹当庭休克(图)-278684.html

2013-08-24: 黑龙江五人被劫持入狱 另九人面临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时左右,莫志奎、张金库、孙文福、李大鹏、徐峰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监狱迫害。依兰县中共恶人不顾生命垂危的张金库的死活,用担架从依兰县中医院台到上车送进监狱继续迫害。目前还有九位法轮功学员在依兰县面临非法庭审枉判。

张金库被绑架后被打成重伤,由外伤引起肺部发炎成肺结核开放传染,肺子上有两个漏洞。而且已经二十多天水米不进,人奄奄一息,依兰县看守所怕出人命不敢灌食,无奈只好把张金库抬到依兰县中医院。张金库在中医院住院抢救已经六天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张金库被警察二十四小时看管,还不许家人接见。

依兰县法院七月十八日非法庭审张金库、莫志奎、李大鹏、徐峰、孙文福五位法轮功学员。莫志奎的家属请来两位北京正义律师为其辩护,律师在法庭上针对公诉人宁岩对当事人的非法指控,依法辩护,使旁听的人都听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无罪,发放光 盘、真相资料是言论自由,根本就没罪。法官和公诉人宁岩等哑口无言。律师要求合议庭对当事人莫志奎的案件做出客观、公正的处理,宣告其无罪。

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依兰法院法官张安克、吕守芳公然违反法律,强行将五位法轮功学员冤判,十天后才把判决结果通知律师,非法判莫志奎十二年,张金库、孙文福五年,徐峰、李大鹏三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从二十九日晚开始的三、四天时间内,陆续绑架法轮功学员近五十人。三个多月过去了,其中的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陈艳、孙文富、刘凤成、徐峰、张慧娟、李大鹏、段淑岩、姜连英和孟凡英、张金库等十四人仍被非法关押。依兰县公检法串通一气、黑箱操作,不告知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属任何消息。

直到七月初,家属多方打听才得知陷害他们的所谓“案件”已被秘密报到检察院。法院把被绑架的十四人分成五组非法开庭。目前还有九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被分成四组:刘凤成、左振岐两人一组;张慧娟、孟凡英、段淑岩三人;费淑芹、吕凤云、陈艳三人一组;六十九岁的姜连英单人一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4/黑龙江五人被劫持入狱-另九人面临非法判刑-278579.html

2013-08-19: 8月21日下午,有三位律师为依兰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依兰费淑芹、吕凤云、陈艳、姜连英同时在下周三8月21日下午一点,在依兰法院分非法庭审。

21日下午,分两次先后非法开庭,费淑芹、吕凤云、陈艳、三位法轮功学员开一次,姜连英单独开一次,中间休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9/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8345.html

2013-08-18: 黑龙江依兰县费淑芹、吕凤云、陈艳、姜连英面临非法庭审

黑龙江依兰县法院欲于八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对法轮功学员费淑芹、吕凤云、陈艳、姜连英进行非法庭审。据悉,非法庭审分两次,先对费淑芹、吕凤云、陈艳非法庭审,中间休庭后,再对姜连英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8/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8316.html

2013-07-28: 黑龙江依兰县吕凤云、费淑芹、姜连英等被迫害情况补充

黑龙江依兰县3.29被绑架关押在哈尔滨看守所至今的法轮功学员吕凤云、费淑芹、姜连英等三人的家属为三人请的律师,已到依兰法院阅完卷,并会见了当事人。

费淑芹被送到公安医院,公安医院检查出她有肝传染病而拒收,送回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家属要求“保外就医”,依兰法院、依兰公安局、哈市第二看守所互相推诿,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8/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7335.html

2013-07-27: 黑龙江依兰县四位法轮功学员的代理律师逐级控告

二零一三年三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从二十九日晚开始的三、四天时间内,陆续绑架法轮功学员近五十人。三个多月过去了,其中的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陈艳、孙文富、刘凤成、徐峰、张慧娟、李大鹏、段淑岩、姜连英和孟凡英、张金库等十四人仍被非法关押。其中张金库在三月份二十九日晚被绑架后,遭到严重迫害,四月二十日在张金库身体状况非常差的情况下,家属被迫交一万元钱“保金”,张金库才被“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七月十七日早上五点多,张金库在依兰县三道岗镇的家中又被绑架。法院根本就没有通知张金库本人和家属十八日是要非法开庭。

依兰县公检法串通一气、黑箱操作,不告知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属任何消息。直到七月初,家属多方打听才得知人已被秘密报到检察院,面临非法判刑。

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介入后,前一天上午去阅卷,中午就被法院告知,第二天要先对其中五位法轮功学员莫志奎、李大鹏、徐峰、孙文福和张金库非法庭审。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律师打电话到法院要求阅当事人孟凡英的卷,法院张安克说必须到司法局验证,看是否炼法轮功的,律师没有配合法院的无理要求,张安克说就是说到明天早上八点也不能让你阅卷。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董律师、尚律师和马律师到依兰法院,依兰法院仍然要求律师到司法局验证,三位律师及家属到依兰县检察院申诉控告科控告依兰法院的违法行为,并告到检察院监察室,下午律师及家属又到法院要求阅卷以及要求孟凡英的女儿做第二辩护人,法院以必须有孟凡英的委托才能接受。律师及家属又到依兰县人大反映法院以及司法局的违法行为,县人大的接待人员说给协调。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六日,为依兰县法轮功的学员孟凡英的代理律师到哈尔滨检察院、哈尔滨法院要求律师必须到司法局验证,看是否炼法轮功,律师认为司法局无权干预法院的独立审判,司法局和法院均属侵犯了律师的合法权利,依兰县法院和司法局均侵犯了律师的合法权利,依兰县法院和司法局均违法。

法院还将同时被绑架的十四人分成五组非法开庭。还有九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九位法轮功学员分成四组:刘凤成、左振岐两人一组;张慧娟、孟凡英、段淑岩三人;费淑芹、吕凤云、陈艳三人一组;六十九岁的姜连英单人一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7/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人大陆综合消息-277293.html

2013-06-2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公检法预谋对13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在依兰县2013年3月29日的大绑架中,还有13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他(她)们分别是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陈艳、孙文富、刘凤成、徐峰、张慧娟、李大鹏、段淑岩、姜连英、孟凡英。

现在案卷已到检察院,公诉科宁岩预谋在十多天后要对13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6/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5838.html

2013-04-27: 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姜连英遭绑架

依兰县团山子乡六十九岁的姜连英,3月29日晚,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家属去看不让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6/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2497.html

2013-04-18: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依兰县大法弟子莫志奎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人员刑讯逼供,现已被打得吐血。

依兰县有十六名大法弟子安全回家,他们分别是: 倪春燕、杜静、吴英秋、姚玉莲、唐立飞、李艳艳、邱宇芹、郑臣、汪家荣、侯桂香、王海峰和他的母亲、婶婶、史荣先、张久慧、邢老九。

现在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十三人,他们分别是: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陈艳、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徐峰、张敬娟、李大鹏、段淑岩、姜连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8/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2200.html

2013-04-09: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到目前为止,已知二十八名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陈艳、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徐峰、倪春燕、张敬娟、杜静、吴英秋、姚玉莲、唐立飞、李大鹏、李艳艳、史荣先、张久慧、段淑岩、邢老九、邱宇芹、郑臣、汪家荣、姜连英、侯桂香、王海峰和他的母亲、婶婶等。

其中:史荣先、张久慧、邢老九、侯桂香及王海峰和他的母亲、婶婶等七人已被释放;费淑芹、李大鹏、李艳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费淑芹已被送往依兰县医院抢救两次;其馀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哈尔滨市看守所。

据说黑龙江省公安厅和哈尔滨市610、市公安局已经到依兰县多日,他们主要调查三十晚上挂“法轮大法好”旗一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9/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1886.html

2013-04-02: 黑龙江依兰县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黑龙江省依兰县公安局对全县的法轮功学员進行大面积的绑架、抄家。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到目前为止,迫害仍在继续。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九点多,依兰县公安局和各派出所的大批警察同时出动,对依兰县内及各乡镇的法轮功学员疯狂抄家绑架,他们闯到法轮功学员家疯狂的敲门砸门,以核实一些事情为由绑架抓人,并非法抄家搜查,他们还采用特务的手法,跟踪、蹲坑实施绑架。疯狂的迫害一直在持续,从二十九日晚上到现在始终未停,三十日也抓了很多人,还有警察在法轮功学员家蹲坑。

据不完全统计,已知有四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有一部份已被送到哈尔滨迫害。据悉,此次迫害事件,依兰县公安局已预谋很久,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的一些恶人也参与了迫害。

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

三月二十九日晚,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费淑芹、李慧文及其丈夫等八人在三道岗被绑架。当晚,徐峰、倪春燕、张敬娟等被绑架。达连河法轮功学员邱宇芹、郑臣二十九日晚在家中被绑架,恶警抢走邱宇芹家电脑一台。达连河法轮功学员汪家荣三十一日晚在家中被绑架。

三月二十九日晚,团山子乡团山子村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姜连英被绑架,四月一日下午被劫持往哈尔滨。家中身患重病的丈夫和一百多岁高龄的老母亲无人照顾。老母亲自从姜连英被绑架,三天没吃过一口东西。据悉,团山子乡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依兰县一女法轮功学员晚上十点钟回家被绑架,警察進门将门玻璃砸个粉碎,抢走两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三部手机,电子书等大量个人物品及真相光盘,共计两面包车。恶警们又将不修炼的丈夫暴打后,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次日放回。

据不完全统计,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三十日、三十一日,依兰县依兰镇、达连河镇、三道岗、团山子乡有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八位法轮功学员于次日四点被劫持往哈尔滨迫害。其馀的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依兰看守所,不准家人接见。

由于各乡镇恶人恶警还在骚扰传讯,迫使一些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黑龙江依兰县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71666.html

2011-07-24: 黑龙江依兰县团山子乡姜连英自述被迫害经历

姜连英,女,六十七岁,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团山子村法轮大法学员。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故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依然坚持修炼。为此,遭到中共残酷迫害。

以下是姜连英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年底,我去北京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等在那里的便衣警察带走了。后来我家乡的团山子派出所和乡政府去人,把我劫持了回来,直接送到依兰县看守所,后被劳教一年。

我在看守所期间,我村村长于德兰带着村上的人,派出所所长张焕友带着派出所的人,乡政府的书记带着乡政府的人,三伙人合到一起,好大一帮,窜到我家,逼我的家人掏五千元钱,说是上北京抓我的费用。我的家人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他们就要赶我家的230只羊(其中有给别人家放的)、一头大牛、两头小牛。当时羊的价格是三百多元一只,他们打算抓了羊之后,以一百元一只的价格拍卖。有被谎言蒙蔽不明真相的村民就想要买,也有的村民实在看不下去这帮人的土匪行径,却敢怒不敢言。我丈夫被逼的没有办法,到亲戚家借了五千元钱给了他们,才算了事。

在万家劳教所期间,恶警王恩光、王中华逼我写“三书”,不写不让睡觉,不让说话。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因上饭堂吃早饭没报数,刑事犯吴海英对我拳打脚踢,用胶带把我的嘴粘住,用绳子把我吊在床上。当天大队长武金英把我关進了小号,被男警察用绳子吊在铁门上,他们打我嘴巴子,又脚踢、电棍电我。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午,我去大甸子放羊走了十几里路刚到家准备做午饭,团山子乡派出所的警察来到我家说,“来运动了,找你到派出所唠唠。”我不去,他们就强行把我推上警车。回过头来他们又到我家抄家,搜出两份师父的经文,就以此为“证据”,拘留我四个月。后来又把我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劳教三年。期满,又超期关押了我三个月。

在万家劳教所,恶警于方莉(女)、科长姚福昌叫我宣誓骂师父,被我拒绝。他们把我弄到管教食堂罚蹲,我不从,他们就对着我的脸上、身上拳打脚踢,打累了,又叫我坐老虎凳,用电棍电脸部、胸部、身上各处。就这样折磨我两天一宿,直到我休克、抽搐,不省人事。

二零零四年黄历五月初四,有关的领导到万家劳教所搞所谓“慰问演出”,恶警在台上诽谤李老师、诽谤大法,我请恶警住嘴,叫他们还我师父清白,并喊“法轮大法好”,一群恶警、管教几十人一拥而上把我拖到十二队车间,对着我的脸、头部、全身各处拳打脚踢,而后又把我弄到三楼急训队坐铁椅子。姚福昌用电棍电我的脸、头、胸部及全身各处十多分钟。让我坐了七天七夜的铁椅子,昼夜由刑事犯看着,不让睡觉。吴科长穿着大皮鞋,猛踢铁椅子,把铁椅子踢翻了个。

我修炼大法前一身的病,全身麻木、冠心病、高血压、心脏病、肝病、浑身无力等等,甚么活儿也干不了,连家务都干不了,全部生活的重担都压在丈夫一人身上。一九九八年九月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仅两三个月的时间身体就完全康复,不但全身的病都好了,家里地里甚么活儿都能干了,每天放羊,一天下来要走几十里地,却不觉的累,即使寒冷的冬天也不例外。所以我非常感谢李老师对我的救度之恩。在大法遭到迫害时,我只是坚持炼功,和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可他们还没让我说出来呢,我就先后两次被非法关押四年之久。在被关押期间,承受了各种屈辱和酷刑。管教问我为甚么参与政治?我说“我不知道甚么是政治,我只知道炼功。”我一个农村老太太,也根本不懂甚么叫政治,也不懂怎么去“参与政治”。管教看我这个样子,也是哭笑不得。

像我这样,只为了炼功,就遭到迫害的人在全国有多少?千千万万,数都数不过来。直到现在我也不理解,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有甚么错呢?怎么跟“政治”扯上关系了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4/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7月24日发表)-244342.html

2004-11-13: 揭露万家劳教所的罪恶

集训队在国家安全部23号部令,劳教人员守则的十条后面加上他们编的诽谤骂人的话(法轮功创始人),让法轮功学员背,强迫学员宣誓放弃修炼,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因为不背,而被赵馀庆、吴洪勋和姚福昌暴虐过。例如:

十一月上旬,宋英杰因为不背,被姚福昌揪着头发拽出去,两个小时回来后,宋英杰的整个脸千疮百孔,肿的极度变形,光是双唇就肿胀的有5cm,而且从电棍击伤的伤口处往下一滴一滴的淌着黄水,惨不忍睹。姚福昌拽着宋英杰的头发对我们说:“看见她没有,谁还敢不背,这就是下场,这还是轻的呢。”暴虐的程度触目惊心,过后他们自己都不敢看宋英杰。赵馀庆和姚福昌嘴上说这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惩戒,实际上,他们怕别人看到他们干的违法的事,因此不让宋英杰出屋,坐在屋子的角落里。法轮功学员姜连英因为喊法轮大法好被他们暴打得鼻青脸肿后,被强制坐在刑椅上。2004年6月23日,队长历某值班,晚上八、九点钟,他对劳教人员说:快把姜连英拽小屋去,来人检查工作了。这是他们的一贯做法,他们明知道自己在干着违法的事,可是赵馀庆他们虐待法轮功学员时都说按内部文件办事,有时还说:“就对你们不公了,谁敢管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3/89084.html

2004-09-26: 万家劳教所最近新配了电棍(500瓦)手铐20副,江连英:女62岁,依兰县人。2004年6月21日在万家劳教所里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一顿毒打,遭到迫害。

2004-09-24: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曲艳,一个60多岁的瘦弱老太太,因不出操,被管教常树梅连续推搡,跌了好几个跟头;依兰县大法弟子姜莲英因发正念,被常树梅掰扭得手背、手腕肿痛了多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83189.html

2004-06-20: 依兰县团山子乡派出所所长张焕友的恶行

依兰县团山子乡派出所所长张焕友,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团山子乡大法弟子遭迫害必经他手。

2003年1月大法弟子莫志奎、王海峰被抓后,在依兰看守所绝食一个月后被放出。五月的一天,张焕友等人将他们二人从家中强行绑架,并立即送长林子劳教所劳教。莫志奎被劳教三年,王海峰二年。现已经证实莫志奎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过酷刑折磨。第一次是毒打;第二次是电棍电;第三次是吊了一天一宿。

2003年十一前两天,张焕友命其手下将团山子村女大法弟子姜连英(女,60多岁)从家中强行非法绑架。并非法搜查她家。搜出几份经文和资料后,在派出所强迫她烧掉。姜连英不听从张焕友的指使,被张焕友送往依兰县看守所,后又送至万家劳教所劳教两年。

张焕友很圆滑,总是以伪善的面目对待大法弟子。即使迫害大法弟子时也表现出服从命令、无可奈何的样子。但事实证明其人作恶时从不手软。

张焕友手机号码:13329310866

2003-12-19: 大法弟子姜连英于今年十一前在家中被依兰县团山子乡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并对其家中進行搜查,恶警搜查出几张大法资料后便大做文章将其送往依兰县第二看守所关押。依兰县团山子乡派出所恶警申请将其劳教两年,现已被批准,正准备在近日送往哈尔滨劳教。现姜连英状况非常不好,经常咳血,几日不能吃饭。劳教所想让其保外就医,610让团山子乡派出所出示担保方可,团山子乡派出所却置之不理。

依兰县团山子乡派出所所长:张焕友(去年曾绑架大法弟子莫志奎、王海峰。其中莫志奎被非法劳教三年,王海峰被非法劳教二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0.html

2003-11-26: 2003年11月9日晚九点左右黑龙江省依兰县国保大队及各派出所将大法弟子倪春艳、张可明、史文仙、韩立华、赵秀云等七人强行绑架,关押在依兰县第二看守所。并对多个大法弟子家里進行骚扰。
在这之前恶徒已将十一前夕强行绑架的大法弟子姜连英(女,60多岁)移至东院(依兰看守所分东西两院,东院为刑拘是重刑犯关押的地方)以進一步的迫害。

2002-02-22: 姜连英、女、57岁、依兰县团山子乡。2000年12月16日因正法被恶警勒索5000元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曾被恶警逼迫蹲小号、被吊起9小时、用电棍电击。主要责任人:费红、张焕友。
黑龙江省佳木斯、伊春等地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事例(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2/25495.html

2001-11-21:在万家劳教所的恶警最近将不签保证书的大法弟子陆续关到小号绑吊。最近被绑吊的有以下同修:张淑琴、姜丽华、杨丽霞、孙义芝、芳芳、马冰娟、姜连英、吕慧文、马新英、马金英、王淑荣、木彦坤。

哈尔滨 依兰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08-08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14名法轮功学员 电话补充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在哈尔滨市松北区法院非法对14名法轮功学员庭审,几位律师对自己的当事人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院当庭没有宣判,事后通知家属,十五天内下达庭审结果。此次电话为补充,主要人员有更新。

此次参与庭审人员(区号:0451)
审判员:吕守方 办电57221136 手机13904640390
书记员:崔景凤 (民一庭庭长) 办电57221420 手机15114636888
刑庭庭长:张安克 手机13351817678 13234501063

依兰县法院其他人员
院长(新):孔庆春 办电57239229 手机13303607168
副书记:张丽红 办电57221788 手机13314506788
副院长:史锦田 办电57222378 手机13845028828
副院长:陈佰新 手机15303650345
副院长:熊双龙 手机13100953444
执行局局长:王冲 手机13845026999
审委会专职委员:郎继娟 办电57223531 手机13604815363
办公室主任:王永军 办电57223229 手机13304613338
政工科科长:法振伟 办电57225127 手机15636085789
法警队队长:高振伦 办电57237508 手机13314606000
民二庭庭长:张风华 办电57223532 手机13895812020
执行局副局长:郭利 手机13845028818
审监庭庭长:王勇 办电57223934 手机13804637117
道台桥法庭庭长:关东航 手机13636808666
立案厅厅长:吴红
卢涛 手机13763431999
魏晓军 手机13766923333
丁印德 手机15846038567

依兰县政法委
书记(新):孙玉坤 办电57237868 手机1311461234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