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云南 >> 昆明 官渡区 >> 肖玉霞, 女, 5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昆明市官渡区新草房老村七十九号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0-02-2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肖玉霞 汤文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15: 云南省昆明市肖玉霞、汤文祥夫妇被绑架
2019年9月6日上午10点左右,云南省昆明市五里多派出所及官渡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约7-8人闯入法轮功学员肖玉霞家,抢劫大法书籍及师父法像等贵重物品,并绑架了肖玉霞。 当日下午,警察又绑架了肖玉霞的丈夫汤文祥,并非法抄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5/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1)-393334.html

2018-11-18: 云南昆明市法轮功学员肖玉霞遭迫害经历
云南昆明市今年五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肖玉霞女士,二零零零年七月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受肉体与精神折磨。

下面是肖玉霞女士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肖玉霞,家住昆明市官渡区五里村委会新草房村,一九九七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我的静脉曲张、妇科疾病、心脏病等疾病都不治而愈,在真善忍法理的感化下,我与婆婆、姑太之间的矛盾都缓和了,而且越来越好。

合法上访被行政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我觉得大法教我做好人,没有错。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早上九点,我和其他六十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到云南省委办公厅上访,反映我们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有几个法轮功学员进到信访处办公室与工作人员交流,我们就在外面等候,到中午十二点左右,根据法轮功学员家庭住址的户口所在地,各个派出所来了几辆警车,把大家分别带到各个派出所和拘留所,我被带到了官渡区行政拘留所行政拘留了十五天。

进京鸣冤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我和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去北京,我们来到了天安门,准备在那里炼功,刚刚坐下,天安门的警察就全部围上来了,问我们是哪里的,我们回答:“云南的。”又问是法轮功吧?我们回答是。就这样警察上来拉的拉、扯的扯把我们拉上了警车,送到了北京一个专门关法轮功学员的地下室。

一间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关了十八个法轮功学员。北京的警察通知我们当地派出所去接,我在那个地下室呆了三天,每顿就给一个馒头,也不给水喝。三天之后菊花派出所的警察和我们村的队长来接我,把我接回昆明后在菊花派出所关了一晚上,第二天就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就我在北京地下室呆的这三天,以及警察和队长来接我的来回路费,从我和丈夫两人的年底分红中扣了一万三千元,我们每个人的年底分红是六千五百元,连同我丈夫的都被扣了。

我在昆明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每天被强迫拣辣椒,两个人拣一大麻袋辣椒,从早上七点钟,要拣到晚上十点半左右,每天如此,指甲都拣掉了,流血了,十个手指每天晚上都辣的睡不着。吃的伙食是最差的煮苦菜和白菜,菜汤上还漂着小虫,偶尔有几片肥肉。

四十五天后我被劫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每天强迫劳动,

第一天,包夹就用力推我让我去干活,差点让我栽到地上。干了一会儿,张队长过来骂我,让我站在那里听着她骂,骂了一、两个小时,我都站不住了,她也骂不动了,才又叫我去干活去。我从那天起就开始整天拣盐水菌,从早上七点到下午六点,手成天泡在盐水里,手都泡肿、泡白了。而且成天就是低着头拣菌,不许抬头,抬一下头就被包夹骂。

晚上六点多干完活,其他人休息了,还要我去背所规,还要抄,要背到十一点多,持续了两个多月。两个多月后,辽宁省马三家邪悟者到女子劳教所来“转化”大法弟子,我也稀里糊涂地唯心“转化”了。

之后我还干过下地收白菜、缝十字绣等活。我在劳教所呆了八个月左右,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回家。回家后,每逢遇到所谓敏感日,菊花派出所警察、村上队长就会来家里骚扰,让我不要出去。

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我和其他一些同修在云南省陆良县的同乐广场被绑架,当晚就把我们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关在陆良县公安局的一间大会议室,不让睡觉。之后分别把法轮功学员带到其他办公室连夜审讯。我当晚被审讯了三、四次,问我们多少人来,从哪里来的,来干什么,谁组织的等等。最后把我和吴奇慧、蒋雪梅三名法轮功学员送到医院体检身体,然后送到陆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拘留书上给我们的罪名是“流窜作案”。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云南省曲靖市检察院一所谓“破坏法律实施”非法起诉我们三位法轮功学员,代理检察员是吕昕泽。起诉书最后有附项,所谓证据目录及主要证据复印件一册,但是没有给我们。我们接到起诉后才几天,七月二十七日在陆良县法院就秘密开庭,对我们三人进行非法庭审。开庭时,云南省曲靖市检察院检察员沈家斐、代理检察员吕昕泽出庭,在法庭上,审判长多次打断我的正义律师为我的辩护,甚至威胁律师,如果再为我展开做无罪辩护就把他赶出法庭。

当天早上九点多开庭,到中午十二点左右结束,一开庭,律师就要求法庭让家属进入法庭旁听,审判长不同意,说是不公开开庭,可是庭下坐了好多国保大队警察、“六一零”人员,律师就提出如果不公开开庭,那么庭下所有在场的人都必须离开,也被无理拒绝。家属都只有在庭外等候,当天小小的陆良县法院开来了好几辆特警车,还有好多便衣、警察,在法庭外对我们的亲属朋友录像,一直到开庭结束,我们又被送回看守所,家属离开后,这些人才走。

云南省曲靖市中级法院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对我们三人都非法判刑五年。我们都要求上诉。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云南省高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审判长姚永,代理审判员杨国强、张赵琳,书记员李静。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我们三个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才到监狱的第一天,就让我们脱光了衣服所谓检查身体,把我们自己的衣服收了,强迫穿劳改服。我们都被送到九监区,我的责任警是夏昆丽。换了衣服就发一个小板凳说叫我们“坐着学习”,其实就是坐小板凳体罚。才去也没有生活用品,包夹叫我写申请买生活用品,我写了几次都不合格,非要写上自己是犯了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了多少年,所以我几次写的都不行。

九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学习就是每天从早上六点半洗漱后就开始坐小板凳坐到晚上十点二十,十四个小时(中间给两个小时站起来活动一下)的时间就那样坐着,只有每周星期天休息不坐小凳,不准和任何人说话,不准闭眼睛,不准弯腰、驼背,要坐的直直的,除了上厕所、洗碗,其它时间连监房的门都不能出。我们所有法轮功学员一入监就被无理的以严管级对待,监狱的分级处遇是接到判决送入监狱后,根据在监狱的表现而给予的处遇,可是法轮功学员一入监就被非法严管,从最基本的生活一直到在监狱该享有的基本权利都被以“严管”的名义非法剥夺,以这些来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信仰,只有写了“三书”才解除严管,才享有和其他犯人一样的权利。

我在九监区一个星期只给在监房里打一盆水来擦一擦身体,洗头也是在监房里,也就是和擦身上一起洗一次。洗衣服也是一周一次,在监房里洗好了,安排抬着到洗漱间去清衣服。所谓的洗澡、洗头、洗衣服一共就给两盆水,三个月才给洗一次床单被子,洗床单被子的那一次也只给那两盆水。也是洗好了抬到外面的洗漱间去清,给两桶水清,单洗衣服那一次是一桶水,洗被子那次才是两桶水。一天从早到晚上厕所的时间和次数都是被限制的,在厕所里稍微时间长一点,包夹就要骂,如果拉肚子要额外去上厕所,还要报告,得到允许才可以去。九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每个法轮功学员关在一个监房,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之间见面,所有的安排都是由犯人监督岗叫,叫到了才可以去上厕所、叫到了才可以去清衣服。此外,包夹随时盯着法轮功学员,不许法轮功学员和任何人讲话,就成天坐在那里,连最基本的生活、生理需求都被剥夺,还美其名曰是“学习”。

以上是身体上的迫害,除此之外,女二监还有不断的精神迫害。

女二监从二零零一年开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在九监区专门成立一个分监区“专管分监区”,分监区下设几个组,叫专管组,一个组由一、两个警察负责,每个组都有专门的一批犯人,专门包夹法轮功学员,都是些判死缓、无期徒刑的长刑犯,专门配合警察“转化”法轮功学员,这些犯人被灌输的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并以给奖分刺激她们“转化”法轮功学员,表现积极的就给奖分。

三个包夹为了逼我“转化”,尽其所能在生活上刁难我,精神上羞辱我,诋毁大法,诱骗我“转化”后会改变在监狱里的待遇,而所有这些都是在警察的授意下所为,我还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书,邪悟者的言论,把其他人的“三书”拿来给我看,甚至还说帮我写好,让我签个名就行了。而狱警三天、两天就把我叫到心理咨询室,要么伪善的一面来欺骗,要么就恶毒咒骂,要么就吓唬、威胁,反正就是要让我“转化”,还强迫看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录像。看录像时,专门叫我贴着电视机坐,用那种方式来逼我“转化”。就因为我不“转化”,监狱不给我家属会见,不给打电话、不给通信。二零一三年年底,警察夏昆丽骗我说监狱不给我寄信回家,她帮我私自带信出去,叫我写一封信。我就写了信,拿去给她了,她随便看了下就开始骂我,说的非常恶毒,我当时一句话也没说,她骂完了,可信却没有给我寄。我回家后问了家里人,说根本没收到什么信。

二零一四年二月份,我被关到二监区。二监区是全监区出监劳动,也不让我出监劳动,专门就安排两个犯人在监房里守着我,基本的作息时间和管理方式都和九监区差不多,只是说洗漱可以出监房去洗漱房洗漱。但是也是一周才给洗一次头、洗一次澡。我就又那样在监房里坐了一年半。后来说是监狱规定凡是有劳动能力的都必须出车间劳动,要求我必须去车间。虽然安排出车间劳动,可是专门安排两个“三人包夹”,随时盯着我,不让我跟任何人说话,我在车间上厕所时,为了不让我和其他犯人讲话,两个包夹就有一个要站在我面前盯着我。平时在车间劳动时,两个包夹也都一左一右的在我旁边,盯着我。警察也是一前一后的跟着我,在车间劳动专门把我安排到警察值班室旁边,叫我剪线头。二监区是专门制作警察的衣服裤子,包括衬衣、内衣等,劳动强度非常大,从早上七点到车间,到晚上十一、二点钟才收监回来,没有固定的休息天,所谓干完一批货就给休息个一两天左右,有时候连着干,要干一个月都没有休息。警察还对我说,下车间劳动多好,时间过的快,这是监区对你的照顾,没“转化”是不给下车间劳动的。我说:“这是变相迫害!”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主管狱警何新楠、教育科狱警曹蕊、林晓雯(已经辞职),还有从外面叫来的一个什么邓教授,四个人成立一个组,扬言非要把我“转化”了。星期六、星期天他们休息,让我去车间,星期一到星期五,把我关在监房里,这四个人轮番轰炸我,逼我“转化”。这期间,九监区的警察李国英也来了四次,跟我套近乎,诱惑我“转化”。这几个人从各个方面,或唠家常、或吓唬、或威胁、或伪善,拿水果来给我吃,反正就是要我“转化”,整整四十五天。期间还把我女儿也给骗来了,女儿见到我,当着警察的面也勉强的说了我几句,我回给她说:“你怎么被他们给搞成这样?你妈是个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女儿也就不说话了。

二零一六年年中,二监区把我和其他的犯人叫到办公室里,又让我们脱光了衣服检查,叫“裸清”,我说这是天大的侮辱。当时二监区非法关押着我、杨木花、黄喜兰、蒋雪梅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黄喜兰也被这样裸清了。分批清,她是第一批清,我是第二批。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也是不让我们互相讲话,不让碰面。

我在九监区只接见了一次,监狱安排女儿、“六一零”和村委会的人来了,利用所谓的亲情帮教想让我“转化”。后来到了二监区,我丈夫和女儿来接见过一次,后来就不给我丈夫见了,只让我女儿见我,却借此来诋毁我说我们不要亲人不要家。

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我结束五年冤狱,从监狱回家。回家后,菊花派出所的片警来家里骚扰了三、四次。

如今回想被迫害的这些年,我想,真正被迫害的是那些被中共谎言欺骗了的世人,因为被欺骗了,才追随中共在无知中作恶。随着法轮大法真相广传,我相信法轮大法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已经越来越近,希望迷中的世人啊,快快觉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8/云南昆明市法轮功学员肖玉霞遭迫害经历-377302.html

2017-03-19: 遭五年冤狱 昆明肖玉霞期满回家
昆明法轮功学员肖玉霞遭五年冤狱迫害,于二零一七年初从云南第二女子监狱,回到家中。

肖玉霞,家住昆明市官渡区新草房老村,自营一家美容院。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一起去陆良县,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从陆良看守所到女二监,无论在何处,警察几乎都是同一个调子对她说不要修炼法轮功,肖玉霞也总是回答:炼了法轮功,我们全家都身心受益。是江泽民无视国家法律嫉妒打压,才让我一家骨肉分离,不得好好生活。我所做的事是给人传递福音,我做好事被判刑事公检法违法,被关押也是不合法的,希望你们不要做让自己永久遗憾的事。我不能写什么“三书”,那样会误导你们,让你们继续犯罪,还会连累你们的家人。你们都知道“三退保平安”,希望你们能早一点做出明智的选择,能够三退。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总是执行着多年一贯迫害手段:不写“三书”、不配合就严管。不让购物买洗漱用品;不准与人说话,包括上下床;三五天,要被谈心洗脑;每天的言行被记录上交;整天直身坐小凳十几个小时;“三人”(包夹)常常无事找茬整治肖玉霞,警官与犯人扮红白脸,软硬兼施就是要她放弃信仰;三天两头搞心理咨询,并利用亲情进行威吓;常常运用揭批会、展板、讲演、录像等形式攻击大法、诽谤“真善忍”等,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精神摧残。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人人被强制举手宣誓忠于邪党,还要用劳动来悔过。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监狱长接见日,他们把肖玉霞弄到心理咨询室,等监狱长赵桂芬、副监狱长胡惠珍等四人刚进去坐好,就开始照相,摆出教育人的阵势,要她放下“真善忍”,声称佛教很好啊,还有国家认可的几大宗教,都可以认真去选择,等等。肖玉霞说:法轮功这么好,有百利无一害,我家的福份都是法轮功给的,我婆婆肝癌晚期,四大医院的证明现在都有,当时只能活半年,现在七、八年了都很健康;我自己也是一身病,病得生活都失去了信心,炼了法轮功都全部好了,重新有了生存的勇气。就因为法轮功这么好,所以弘传了一百多个国家。我不能自私,我也想告诉别人,让别人也和我一样受益。

五年冤狱刑满的那一天,肖玉霞又被叫去问话、做笔录,还要强迫签字,肖玉霞没有配合他们的诱导,告诉他们是大法弟子,只维护大法的东西,不要东拉西扯。

肖玉霞当天被许多亲友接回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9/遭五年冤狱-昆明肖玉霞期满回家-344478.html

2012-07-29:云南曲靖非法庭审 无罪辩护告诉法庭何为正义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钟,云南曲靖中级法院在陆良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肖玉霞、蒋雪梅、吴奇慧进行了非法开庭,两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无罪辩护。

据悉,开庭前,中共邪党就派了三十多名特警把守在法院大门口,不准当事人家属及亲友进入,还有十多名便衣特务混杂在人群中。家属们质问那些所谓的执法人员为什么不许亲友参加旁听,对方无言以对,只能以执行上级命令搪塞。

在法庭上,广东的毛宏伟律师和北京的姜一兵律师分别为法轮功学员肖玉霞、蒋雪梅做了无罪辩护。法轮功学员吴奇慧、肖玉霞、蒋雪梅也都分别为自己进行了无罪辩护。法轮功学员吴奇慧并直接问那些参加开庭的“六一零”人员要不要有个美好的未来?并告诉他们不要再糊里糊涂的参与迫害了,否则天理不容。

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律师的正义辩护震撼了整个法庭,感动了良知尚存的人们,让那些不明真相的法官及“执法人员”不断明白了真相。用律师的话说,这次开庭,实际上是教育了这些为邪党工作的人员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法律、什么是正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9/云南曲靖非法庭审-无罪辩护告诉法庭何为正义-260910.html

2012-07-28: 云南曲靖中级法院阻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
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八点,云南曲靖中级法院在陆良法院对肖玉霞、蒋雪梅、吴奇慧非法开庭。家人委托广东律师毛宏伟和北京市律师姜一兵为她们做无罪辩护。

七月二十六日,当事人家属及律师们去办理出庭及辩护的正常手续时,却被当地法院及相关部门阻挠,不准他们出庭及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8/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0829.html

2012-02-18: 为妻子申诉的丈夫
二月十三日的文章《昆明肖玉霞被绑架 丈夫申诉:炼法轮功无罪》,说的是昆明市官渡区法轮功学员肖玉霞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在陆良县被绑架。肖玉霞的丈夫汤文祥日前就妻子遭中共警察绑架提出申诉。汤文祥在申诉书中写道:

“我的妻子肖玉霞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之前她患有静脉曲张等疾病,脾气比较暴躁,和我的母亲、妹妹们经常吵架,和我也经常吵架,家庭矛盾不断,家里很少有几天安心的日子。大过年的时候,家里做了一桌子的菜却因为婆媳吵架谁都没吃。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可是妹妹们却要和我争房子。要不是修炼法轮功,我和我的妻子肖玉霞也过不下去了。

“修炼法轮功以后,我的妻子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在家里,再也不与婆婆以及我的妹妹们争吵了,房子也不争了,还主动地关心我,也关心婆婆、妹妹们,家里再也没有了过去的硝烟弥漫,变得温馨和睦了。以前我很怕回家,因为夹在她们中间令我尴尬为难,但是现在,家,成了一个温暖的代名词,我想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善良、温和的妻子,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

“针对对我妻子被绑架以及警察的非法做法,我翻阅了中国的现行法律,得出以下几点: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受宪法保护。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法轮功学员无罪,而是迫害法轮功信仰者的所有人员在犯罪。

“鉴于以上情况,我认为:我的妻子现在不知人在何处,我要求报案寻人,针对官渡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陆良县公安局的非法抄家行为,我要求追究所有参与人员的法律责任,对非法抄去的所有财物如数赔偿,对我以及我们这个家庭造成的精神、经济、名誉上的伤害须依据国家赔偿法依法赔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8/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亲人理直气壮鸣冤-253219.html

2012-02-13: 云南曲靖地区陆良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恶人恶行
(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云南曲靖地区陆良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国保大队对到陆良县参加当地(正月十六过小年)欢庆活动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抓捕。

当天下午三时多,陆良县公安局突然出动了大批警车和警察,首先强迫车站停售开往昆明的车票,同时封锁公园路口,开始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他们非法盘查行人和非法搜身,有法轮功学员的挎包被抢走,被撕烂。此非法行为一直持续到晚上七点多钟。

据初步核实目前已经被非法抓捕关押的有杨琼仙,罗丽芳、肖玉霞、吴奇慧、无奇芳、任丽娜、晋道兰、吴光珍、吴海燕、杨菊英、将雪梅、吴启文(男)杨龚秀(已回家)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随后陆良公安国保警察在昆明市公安国保及所辖各区公安国保警察的参与下对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大量私人财物。目前她们被分别关押在陆良县看守所和昆明市各区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在曲靖市“六一零”、公安国保支队的指挥下,陆良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在同一天绑架了陆良县九名法轮功学员,并对她们进行非法抄家、关押。随后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梁国芬被判十二年,是目前云南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刑期最长的一位。这九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是:

1、梁国芬,女,四十多岁,陆良县丝绸厂职工。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被陆良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绑架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复印机等大量私人财物,后被曲靖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现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

2、刘胜,梁国芬的丈夫,四十多岁,个体户。三月二十三日梁国芬被绑架后第二天(三月二十四日)刘胜也被恶警绑架,随后被曲靖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迫害。刘胜夫妇被绑架判刑后,六岁多的女儿失去父母的关爱,只好与七十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

3、李小梅,女,六十三岁,陆良县中枢镇四合村农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被陆良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绑架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后被曲靖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现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

4、太琼仙,女,五十八岁,陆良县煤机厂退休工人。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被陆良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抄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后被曲靖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

5、彭平国,男,五十多岁,陆良县马街彭家村农民。三月二十三日被陆良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绑架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后被曲靖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迫害。

6、杨琼关,女,五十多岁,陆良县中枢镇农民。三月二十三日被陆良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绑架并抄家。抢走法轮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和真相资料。随后被曲靖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年限不详),监外执行。

7、念冬梅,女,六十多岁,陆良县茶花小学退休教师。三月二十三日被陆良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绑架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和真相资料。随后被曲靖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年限不清),监外执行。

8、郭楚云,男,五十六岁,农民。三月二十三日被陆良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绑架并非法抄家。

9、姓名不清,女,七十多岁。三月二十三日被陆良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绑架并非法抄家,在派出所被审讯、关押一天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3/云南曲靖地区陆良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恶人恶行-253012.html

2012-02-12: 昆明市善良姑嫂被警察绑架抄家
(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昆明市官渡区罗丽芝与嫂子肖玉霞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一起去陆良县,被绑架,家人至今不知道肖玉霞人在何处。

罗丽芝的家被非法抄抢

二月七日当晚两人都没有回家,家人也联系不上。第二天(八日)下午五点左右,罗丽芝的丈夫和儿子在家,这时候听见罗丽芝在楼下叫开门,她上楼来之后,家人看见她后面还跟着三个人。他们上楼后直接就到罗丽芝的卧室,这三个人没说明身份,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其中一个人叫罗丽芝签了一份什么东西,也没给家人看,其中两个人就开始抄家,另一个就盯着罗丽芝的家人,一直翻了半个多小时,翻出了几份法轮功真相资料、一本小笔记本和几个塑料袋,抢完东西走人,也没有留下任何书面的字据。这种公开的抢劫行为完全是违法犯罪行为,抢完东西后这三人就要把罗丽芝带走,罗丽芝的丈夫问他们要把人带到哪去,他们说是菊花派出所。

肖玉霞的家门被撬烂

二月七日当天肖玉霞的丈夫也外出不在家,第二天(八日)下午六点半回到家后,发现自家的门锁被撬烂了,他进家后到处看了看,家里的好多东西不见了,客厅挂着的“真善忍”十字绣横匾、二零一二年挂历、墙上的卡片纸、《转法轮》书一本、一部手机以及放在卧室抽屉里的十多张电话卡、MP5都不见了。

肖玉霞丈夫的二妹说当天上午十一点左右,村上的副队长李明春和护村副队长罗庆到家里来,看看家中有没有人,见家中没人后就离开了。等到下午二点多钟,陆良县公安局、官渡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的七、八个警察来家里抄家,见家里没有人在家,这帮警察就叫来一个人撬开家门锁私自闯进家里,在家里没有人的情况下乱翻一通。之后在楼下家门口的警察见到二妹经过就把她叫上楼去,她见状就打电话给肖玉霞的女儿汤婷惠,女儿回家后,警察就骗她在《陆良县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的物品、文件持有人地方签字,又叫二妹罗建兰在见证人的地方签字,之后就留下了《陆良县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肖玉霞的丈夫六点半回到家时,这份清单就放在茶几上,上面写着办案单位是陆良县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办案人是陶X宁,平X兴。(X处字迹不清楚)

修炼法轮大法使她们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罗丽芝,今年三十九岁,家住昆明市官渡区新草房老村。据罗丽芝的丈夫介绍说,罗丽芝以前身体很不好,患有哮喘、常年咳嗽、鼻窦炎以及妇科等多种疾病,治疗多年,各种药都吃过,但都没有好转,因为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家庭矛盾不断,造成她丈夫睡眠不好,头发都脱落了。二零零七年罗丽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同时修炼五套缓慢易学的功法,她以前的各种疾病都不治而愈了,身体健康,再没吃过一粒药,心情愉快,脾气也温和了,再也不和家里人吵架了。

罗丽芝的母亲,也和他们一起生活,老人曾患有肝癌、胆结石等病,常年感冒,天天都在吃药,因为罗丽芝修炼法轮大法的改变,使家庭和睦,充满了温馨与笑容,老人的心情也愉快了,身体渐渐的好了,因为胆结石做过两次手术的人,现在却可以吃一个鸡蛋,她虽没有直接修炼,但也受益于大法,可以说,法轮大法不仅改变了妻子罗丽芝,也给整个家庭带来了美好与希望。

肖玉霞,女,今年四十九岁,家住昆明市官渡区新草房老村七十九号,自营一家美容院。肖玉霞的丈夫汤文祥说:“我的妻子肖玉霞在修炼之前她患有静脉曲张等疾病,脾气比较暴躁,和我的母亲、妹妹们经常吵架,和我也经常吵架,家庭矛盾不断,家里很少有几天安心的日子。大过年的时候,家里做了一桌子的菜却因为婆媳吵架谁都没吃。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可是妹妹们却要和我争房子,为了争房子,我都曾经萌生过买包炸药的念头,心想把房子炸了谁也别住,省得每天争来斗去的。”

“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的妻子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在家里,再也不与婆婆以及我的妹妹们争吵了,房子也不争了,还主动的关心我,也关心婆婆、妹妹们,家里再也没有了过去的硝烟弥漫,变得温馨和睦了。以前我很怕回家,因为夹在她们中间令我尴尬为难,但是现在,家成了一个温暖的代名词,我想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善良、温和的妻子,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

讲真相 肖玉霞曾遭非法拘留、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又开始肆意践踏法律,对法轮功以及法轮功学员污蔑、造谣,肖玉霞是法轮功的受益者,她的家庭也是受益者,在不公正的对待下,肖玉霞依法行使公民上访的权利,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去云南省委上访,反映她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然而,这一合法行为,却遭到不公对待,她因此被官渡公安分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关押在官渡区看守所。

同年七月,肖玉霞去北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之后菊花派出所警察谷军琪、村长汤伟到北京把她劫持回来,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送到云南省大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十一个月。在肖玉霞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们家的年底分红一万二千多元钱被村里非法扣除。

对待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中共却如此无理迫害,不仅如此,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一早肖玉霞去陆良,就一直没有回家,也联系不上,家人都很焦急。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下午陆良县公安局、官渡分局、菊花派出所却非法闯入家中抄家,撬坏了门锁,只留下一张扣押物品清单,还有一些被抄去的东西没有写在清单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2/昆明市善良姑嫂被警察绑架抄家-252942.html

2012-02-11: 昆明法轮功学员在曲靖陆良县被非法绑架后续报道
(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目前已知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正月十六),在陆良县被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绑架的昆明法轮功学员有杨琼仙、罗丽芳、肖玉霞、吴奇慧、吴奇芳、晋道兰、吴光珍、吴海燕、杨琼仙、蒋雪梅、任丽娜、杨菊英、杨宫秀(已回家)、吴启文(男)等十多名。肖玉霞、蒋雪梅及一位不知姓名、五十多岁的女同修等被关押在陆良看守所。杨琼仙、吴奇芳、吴海燕、吴光珍、任丽娜、晋道兰、罗丽芳、杨菊英、吴启文(男)等已被昆明市公安带回昆明,被分别关押在各所属区看守所。

二月八日下午两点多钟,陆良县公安局、官渡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的七、八个警察在肖玉霞家里无人的情况下,撬开门锁私自闯进家里抄家,抢走客厅悬挂的“真善忍”十字绣横匾、2012年挂历、墙上的卡片纸、《转法轮》书一本、手机一部以及10多张电话卡、MP5等私人财物。

二月八日下午四时左右陆良县公安局、菊花派出所三名警察抄了罗丽芳的家,抢走了《转法轮》和一些大法资料等私人财物

二月八日晚上九时左右,陆良县公安局、西山区国保大队七、八名警察抄了任丽娜的家,抢走了电脑两台及大量大法书资料等私人财物。现任丽娜被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二月八日晚吴光珍家被抄。

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家先后都被公安查抄,大法资料和大量私人财物被抢走。

据悉,云南省六一零、省公安厅向相关地区发出了迫害法轮功的通知,企图进一步打压加害法轮功学员。

在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力量,国内外正义之士,对目前发生在云南陆良县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给予关注,并给予道义上的帮助,遣责和阻止仍在中国大陆进行着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和践踏人权的野蛮行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1/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52932.html

2010-02-20:昆明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案例
十一、法轮功学员肖玉霞

肖玉霞,46岁(1963年出生),女。

被非法劳教三年,2000年7月18日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非法抓捕,后被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至2003年7月18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0/218517.html

昆明 官渡区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18-02-13: 昆明市盘龙区国保大队警察史瑞琳13708480807

2013-12-26: 冯姓男警察电话号码:13888913563
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区菊花派出所办公电话:0871-63319878
昆明市官渡区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871-671901716719016467190319

2010-10-16: 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冯军)办公室电话:0871-71901717190164,手机:13888855251

2009-09-03: 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地址:关上新村 邮政编码:650200

昆明官渡区公安分局 0871-71901510871-71731100871-7190110;
官渡区政法委0871-7173001

昆明市官渡区分局610开办邪恶的洗脑班,其中参与这次办班的人叫张琳电话(手机)1388817127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