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苏州市 >> 李中伟, 男, 52

个人情况: 苏房集团工作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家住沧浪区朱家园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02-2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14: 原江苏省苏州房地产苏房集团装饰分公司办公室主任李中伟诉江 儿子遭骚扰

原苏州市房地产苏房集团装饰分公司办公室主任李中伟于8月6日寄控江状。儿子上三年级,正在上课时,被叫出询问,对幼小的孩子造成很大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4/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17553.html#151013231056-1

2015-10-10: 两遭劳教迫害 原苏州装饰公司主任控告江泽民

原苏州市房地产苏房集团装饰分公司办公室主任李中伟,一九九七年四月修炼法轮功,乙型肝炎好了。在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两次被绑架、非法劳教,身体与精神都遭受了摧残。二零一五年八月份,李中伟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
李中伟控告说:“两次被绑架、劳教共计四年,给我的身体造成很大的摧残,给我的精神和内心造成了无以言表的折磨和痛苦,给我的工作及所有的一切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伤,给我的家庭亲人造成了无以挽回的伤害。这十六年来对我和家人的监听(电话手机)、监视(社区邻居)从未间断……这十六年来我们心中的冤屈无处申诉。”

以下是李中伟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叫李中伟,男,现年五十二岁,一九八一年毕业于南京机器制造学校(现南京工程学院前身),在原苏州市房地产苏房集团装饰分公司担任办公室主任,人际关系好,工资待遇高,那时我们已达小康。我在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六年身患乙型肝炎,多次住院病休。一九九七年四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后,疾病不翼而飞,医院检查各项指标一切正常。单位领导和同事看到我红光满面来上班、财务人员看到我每月一千多元的医药费从此不再报销时都惊讶不已,纷纷问我有何灵丹妙药?我自豪的告诉他们:我修炼了法轮功,是法轮功改变了我,人们都很高兴。

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了按法轮功的“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和内涵,处处为他人着想,工作认真负责,谢绝一切不该得的收入,修心向善,加上每天清晨的炼功使我身心巨变:轻松而快乐。一人炼功,全家得益,此后妻子的甲亢和幼儿肺结核在医院奔走一年多后都在我修炼中得益,身体康复,从此一家人告别了的病痛折磨,心中无比快乐、无限感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及其同伙(罗干、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李东生等)以莫须有的罪名,诬陷迫害法轮功及创始人,迫害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的法轮功群众。面对疯狂的绑架迫害,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为了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真相,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切身体会,发放真相资料,我遭到了一次次的绑架迫害。

以下是我惨遭迫害的事实:

一、第一次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下旬为使受谎言欺骗而蒙蔽的民众了解真相,我发放《江泽民推卸不了历史的责任》《江泽民十大罪状》和法轮功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清晨,苏州市沧浪区公安局政保科长叶成良、单臣意、吴某,带着府前派出所陈海林、葛某五人,非法闯入我家,抄家并绑架了我和妻子,抢走了价值一千二百元的传真机一台、五本大法书,办公室被抄。

我和妻子被非法关押在沧浪区公安局,妻子被关九小时后放回。我遭到前沧浪区公安局吴姓胖科长的刑讯逼供:威逼我站立十小时后,强按我头弯腰并时时拽拉我的领带强行不让站立。深夜,我抗议审讯,遭局长刘保胜踢打,遭刘建华猛打,政保科长叶成良刘建华等三人强按我的手往下按手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日凌晨四点被绑架到苏州市第一看守所,我被狱霸打了二记耳光,清晨在放风场被强行洗冷水澡。在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备受折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七点被沧浪区610、沧浪区公安局政保科长叶成良非法宣布劳教我三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四日,我被绑架到江苏方强劳教所受迫害。在四大队缝纫组常被强制劳动到天明,因坚信“真善忍”,我被教导员李小祥拉到中队部电击头部。后来又被魏红惠调到大田组从事强体力劳动。在大田四组,遭到狱警郭海龙指使犯人的迫害:开渠挖河、扛泥扛砖常被堆压最重,在一次扛粮中我被小岗等人肩背上被强迫重重的压上了二百五十斤重大麻袋扛到二百米外的仓库,走了百多米,只听“咔嚓”一声我疼痛难忍倒在地上,却又被组长和包夹奚落辱骂。

每天早晨只是喝上一碗稀饭一个小馒头,干活却要走到十里开外的荒野干最重的农活,常饿得眼冒金星,吃些路边野草菜花充饥,好不容易挨到近十二点,拖拉机送来午饭:上面结着硬盖的霉饭,一大桶大家共吃的土豆泥汤,掀掉饭上硬盖,荒野的盐土地上一阵海风吹来饭盒里都是灰土,难以下咽,此时六月的黄海滩烈日高照,身心双受折磨。

数月后,妻儿亲属千里迢迢到江苏方强劳教所看望我时,我走到眼前她都没认出来:三个月不见,昔日年轻健壮的我已被迫害得头发花白象个小老头,人的面容黑瘦憔悴。善良的妻子痛哭不止,年幼的儿子拉着我的手不停的哭着叫着“爸爸!爸爸!”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被强制绑送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二大队强制洗脑转化。狱警吴晋军指使犯人采用不准睡觉,长时间罚站、进行高压强制,威逼我放弃信仰真善忍。在精神折磨中,我内心极度痛苦,泪水不断喷涌。更为恶劣是,方强劳教所对我二次莫名抽血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次,(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次)疑似为活摘作准备。

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被迫害了近三年的我回到了久别的家中。

二、第二次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上午八点半,我在苏州市观景新村物业办公室刚上班,突遭苏州市沧浪区国保大队长刘建华公安南门派出所副所长董斌和一辅警绑架。把我绑架到南门派出所,并对我的家和办公室非法抄搜。我对此违法行为进行抵制,董斌把我顶在办公室墙壁上打;抄家时我说:这是我的家,你们是违法的,随即被沧浪分局刑警薛某的当头拍打,凶狠的刘建华立即叫来片警小俞,把我拉到门外面壁站立。在南门派出所,局长王惠民叫我好好交待,我说:做好人做好事没做坏事,没什么可交待的。晚上我拒签非法拘留证又遭到董斌毒打:先把我推到墙壁上左手掐住我的喉咙,右脚膝盖顶住我的肚子,右拳猛击我的前胸。晚上十点后又遭恶警戴国诚刑讯逼供叫二名辅警逼迫我长时间站立,并用空调对我着整夜吹冷风,用双手掐我的双肩。

第二天,我被非法关押到苏州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我拒背监规,被狱霸对着我喉部猛踢一脚,在这迫害期间使我的人格受到侮辱:关牢房、穿囚服、戴手铐、拍囚照、按手印。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我再次被沧浪区公安610周学良、单臣意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日被绑架苏州市第三看守所,八月十六日再次被绑架到江苏方强劳教所。

在劳教所遭到狱警魏红惠、徐育鸿、潘月华严重迫害:长时间不许睡觉,长时间强坐小板凳,长时间强逼面壁而站,一次次进行各种精神折磨,一次次强制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等。我常常被迫害得身体虚弱而送医务室,最后被迫害得急送盐城医院。出院后因不肯参加劳教所组织的省劳教局唐国防的所谓验收,被四大队大队长魏红惠叫包夹等人强行把我拖拉抬到验收的教室前排,我站起来就走,遭包夹强行按住,我挣脱站起,被正面冲过来的四大队书记王非猛击头部脑门,很凶狠,我奋力站起转身挣脱又遭王非猛击后脑、颈部。省劳教局领导在台前目睹整个过程一声不吭,法轮功学员孙正声猛然站起,面对唐厉声责问:你们如此打人强迫验收,我不参加。唐说:把他拖到后面去。在视野之外的角落,我遭多人围攻后被拖到大队部又被狱警潘月华等人猛踢。当天我头晕乏力,绝食抗议。

遭受方强劳教所四大队恶警一年半的邪恶迫害,身体健壮的我,身体虚弱全身乏力,满头白发,眼神呆滞,回家后家人看了伤心落泪。

三、经济迫害

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被绑架迫害后苏房集团就停发了我二年半工资、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第二次被绑架迫害苏房物业公司再次停发我一年半工资,共计停发工资和社保四年。第一次遭非法劳教出来后单位领导把我流放到物业分公司中最远最差的观景新村工作。第二次被迫害后苏房物业公司早已把我除名,出狱三个月后没工作,为了生存,我多次找物业老板,最后让我到桂花新村做物业工作,工资最低难以维持生计。由于生活所迫,我被迫辞职。

二零一二年四月我招聘来到百里之外的吴江盛泽镇做小区物业经理,二零一四年十月又遭到苏州市吴江区610王瑞华等人二次突来单位欲实施绑架迫害,我被迫从单位离职,单位扣我一半所剩年薪工资。

四、二次劳教迫害给我和家庭亲人造成的伤害

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妻子和年幼的儿子相依为命度日如年,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她孤独无助整天以泪洗面精神恍惚,过着提心吊胆痛苦的生活,同时心中时时挂念着冤狱中的丈夫,多少次从梦中见到我的回家又多少次从梦中哭醒,脆弱的身体承受着经济精神及社会各方的压力,身上就象压着一块沉重的巨石累得她喘不过气来,在自己失业下岗又担忧丈夫在狱中的处境而整日担惊受怕,强咽着泪水振作精神抚养着年幼的儿子,三年来,艰难的维系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过着凄凉的生活。

我第一次遭迫害时,儿子读四年级,由于沧浪公安到学校找儿子讯问,孩子从此在学校遭受老师和同学的歧视,在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创伤。每当老师或同学问起他爸时,他总是说:我爸出差三年(因为我被非法劳教三年)。

我第二次被绑架是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离孩子中考还剩四天,心中的担心与恐惧使他难以静下心来复习,那几天只得常到外面转悠以求内心的平静,可想对中考中的孩子打击有多大。孩子的童年就是在那种不安与歧视中度过。

我们三口之家维持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我,这突然来临的迫害切断了我们生活来源,昔日殷实幸福的家庭瞬间生活维艰无依无靠,从小康之家变成社区的贫困户。

我父亲是退休多年的老教师,我二零零零年末被迫害他已七十八岁髙龄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老父无以面对,引以自豪的当初乡里第一个科班且忠厚善良的儿子怎么会抓进监狱,他修炼法轮功锻炼身体做好事没做坏事呀!父亲时时惦记,望眼欲穿,痛苦泪水直往心里流,漫漫的三年冤狱我无法回家探望双亲,年逾八旬的老父亲因盼儿心切身体每况愈下,到我回家时已行动不便视力模糊二零零四年二月离世。

我母亲是位心地非常纯善的母亲,在我二零零零年末被迫害时已七十六岁髙龄了,我三年的冤狱她老人家不知流了多少泪,思儿的心使她整日忧心忡忡,常常默默的望着门外的大路,盼望着有一天狱中的儿能回来、回到母亲的身边,一次次的希望又一次次的落空,眼泪从干枯的眼中流淌,哥姐为了宽慰母亲,常说:中伟快回来了,中伟快回来了。在我第二次被严重迫害后,家人一直不让八十多岁的老母知道我再遭冤狱及遭受的冤苦,在狱中的我无法回家,母亲的怀念盼望使她身体每况愈下最后离世。

我岳母看到女儿家的苦难,看到女儿一个人带着幼小的儿子艰难的生活,常常心痛的掉泪,常去女儿家宽慰帮助,帮带孩子陪着女儿照顾我们家,担心着狱中的女婿,操碎了心,由于心里焦急头发白了很多,老岳母来回于我们两家之间,帮助我家度过最艰难的日子;我被非法关押在方强劳教所遭受着非法迫害,双方的兄弟姐妹多次千里迢迢到劳教所看望,留下了难以忘却的伤痕与悲凉。

江泽民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邪恶政策,给我的身心造成极大摧残,对我的家庭妻儿造成了极大伤害;对双方父母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害,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我的合法权利,更为了使中华民族及可贵的中国人免于道德崩溃的危险与灾难、拯救于民,本人特向最高检察院申请: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刑事诉讼,望最高检察院依据“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司法新政,对江泽民违法犯罪的事实立案侦查、公诉;望最高法院对被告人江泽民彻查、依法审判,将这祸国殃民危害人类的罪犯绳之以法。

对事实依据中提及参与迫害的具体单位与个人,本人暂不起诉,因为他们也是这场迫害实施中的直接受害者、牺牲品,是被利用的工具,控告江泽民也是为他们好,使他们免于在层层压力中再做恶事,从而在将功赎罪中被救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0/两遭劳教迫害-原苏州装饰公司主任控告江泽民-317345.html

2015-03-07: 江苏省苏州市优秀物业经理再遭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上午,在苏州市吴江区盛泽旭景园小区物业办公室,门岗来了许多人,他们是谁?他们是吴江区610、盛泽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便衣警察。
他们来干什么?他们来绑架在该小区工作了二年半的小区物业经理李中伟。为什么要绑架他?因为他修炼法轮功。

李中伟不在小区,这些人都在等着。修炼法轮功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包括香港、台湾、澳门,都可以公开修炼法轮功,中国法律也没有说修炼法轮功是违法呀!正是吴江区610、盛泽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在违法犯罪、破坏社会稳定。

李中伟先生一九八一年毕业于南京机器制造学校(现南京工业大学前身),一九九四年至九六年身患乙型肝炎,多次住院病休;一九九七年四月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后疾病不翼而飞,单位领导和同事看到李中伟精神良好上班正常,财务人员看到李中伟每月一千多元的医药费从此不再报销时,都惊讶不已。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了法轮功是教人以“真善忍”标准、处处为他人着想的道理而身心巨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开动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后,李中伟坚信真善忍的普世道德准则,坚信法轮大法好,坚持修炼,并向人讲法轮功真相,因此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六年六月再次被绑架、劳教迫害一年半,当时李中伟管理的小区居民还推派代表和小区物业冒着严寒前往千里之外的江苏方强劳教所看望他。

二零一二年四月,李中伟因生活所迫来到离家百里之外的吴江盛泽旭景园小区担任物业经理。初到小区,在公司的支持下,李中伟带领物业团队针对小区停车乱、收费难的实际情况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整顿, 小区实行了一车一位一卡的管理制度,业主们在门岗自觉刷卡,进出有序,道路整洁通畅,车位管理到位,业主齐声说好,对小区的满意度稳步上升。小区物业管理费三个月收缴百分之八十,停车费收缴百分之百。李中伟的无私奉献和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

二零一四年三月开发商将小区的管理权移交给了苏州市吴江区弘信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在随后半年的工作中李中伟遭人构陷,弘信物业副总杜兴灿先后两次到社区、派出所反映李中伟修炼法轮功。李中伟选择了辞职并办理了离职手续。结果该公司在发放工资时违反劳动法,无故克扣其一半的年薪工资,并在离职证明上继续迫害,使其难找工作。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下午,吴江区610国保大队王瑞华和吴江区盛泽公安分局来到李中伟工作的小区实施绑架,李中伟回家不在,结果找了四、五个员工带到分局进行所谓的“调查”。接着就发生了上述一幕,因李中伟没来,吴江区610就一次次地在小区找物业公司员工或曾经工作过的人了解情况,妄图妄加迫害。

公民有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使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是人民之幸,民族之幸!十多年来这个中共对亿万恪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无数暴行,给无数的中国家庭带来了灾难,并毁灭性的破坏了普世的道德准则,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穷的灾祸。江泽民、周永康团伙迫害法轮功违反宪法,是非法的,是犯罪!

正告那些至今还在追随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的人,认清当今形势:清算迫害的天网正在迅速收紧,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李东生、王立军等元凶正在被绳之以法。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再去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不要因为你做了迫害好人的坏事遭恶报,到时追悔莫及。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赎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7/江苏省苏州市优秀物业经理再遭迫害-305955.html

2014-02-03: 苏州市优秀物业经理屡遭迫害(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3/苏州市优秀物业经理屡遭迫害(图)-287204.html

2011-12-04: 江苏苏州市国保恶警刘建华犯罪事实
.......
李中伟,男,现年五十岁,中专学历,家住沧浪区朱家园,苏房集团工作,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沧浪区恶警绑架、非法抄家,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至江苏方强劳教所迫害。出狱回家时李中伟被迫害得头发花白,面容黑瘦。二零零六年六月,李中伟又遭沧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建华和南门派出所副所长董斌等恶警绑架、非法抄家,遭恶警整夜毒打折磨,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单臣意和沧浪区国保大队刘建华非法劳教一年半,再次被绑架到江苏方强劳教所迫害。一年半后出狱时,李中伟全身乏力,满头白发,眼神呆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4/江苏苏州市国保恶警刘建华犯罪事实-250173.html

2011-06-11: 苏州市沧浪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李中伟,男,现年五十岁,中专学历,家住沧浪区朱家园,苏房集团工作,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法轮功的功效和法理使其对法轮大法坚定不移,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坚信法轮大法好坚持修炼。为了讲真相救众生,李中伟讲说自己修炼法轮功的切身体会而不辞辛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一次发真相资料救度苏州民众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单臣意和沧浪区公安局政保科长叶成良等众多恶警绑架,被非法抄家,在非法关押沧浪区公安局时遭到恶警刘建华的毒打,后又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最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和沧浪区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一年元月四日被绑架至江苏方强劳教所遭受迫害:开河挖泥吃不饱,二百斤重量压坏腰。强制转化难睡觉,恶警恶人使毒招。恶警是吴晋军、恶人是周黎明。回家时李中伟被迫害得头发花白,面容黑瘦。二零零六年六月,李中伟在上班时又遭到沧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建华和南门派出所副所长董斌等恶警绑架,被非法抄家,在南门派出所晚上遭到董斌的毒打。在把李中伟推到墙壁上左手掐住李中伟的喉咙,右脚膝盖顶住李中伟的肚子,右拳猛击李中伟的前胸。后又遭恶警戴国诚的整夜折磨,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二看守所,最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单臣意和沧浪区国保大队刘建华非法劳教一年半,再次被绑架到江苏方强劳教所受迫害,在劳教所遭到恶警魏红惠徐育鸿潘月华和恶人黄翔的严重迫害记:长时间不许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长时间面壁而站,一次次强制威逼写“四书五稿”。 常被迫害得送医务室,最后被迫害得急送盐城医院。出院后因不肯参加所谓验收又被恶书记王非毒打。经过一年半的邪恶迫害,身体健壮的李中伟回家时,全身乏力,满头白发,眼神呆滞。家人看了伤心落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1/苏州市沧浪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242277.html

2010-03-04: 王飞是江苏方强劳教所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恶首
......
二零零六年下半年,法轮功学员李中伟被非法关进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在一年多时间里,受尽了精神与肉体迫害。二零零七年元旦李中伟单位来人看望,当时只有四十多岁的李中伟半年时间就被迫害成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所以劳教所不敢让他单位人探视。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唐国防代表江苏劳教局去方强劳教所搞所谓的“验收”,大法弟子李中伟拒绝参加,支部书记王飞威逼他,他还是不去。十二月二日上午,王飞带着一伙恶警气势汹汹的强逼李中伟去“验收”,李中伟平静的回答:我不去。王飞吩咐恶警粗暴的把李中伟拖到了验收处。当时大法弟子孙正声站起来高声质问唐国防:“你们不是说验收是自愿的吗?怎么如此强迫?我也不验收。”这时王飞快步从走廊冲到大厅,凶狠的对着李中伟的脑袋就是两拳,唐国防不但不阻止,反而在前台吼着:“把他拖到后面去”,两人夹住李中伟往外拖时,王飞怒冲冲对着李中伟的后脑又是一句重拳,李中伟大叫一声。被拖走后,李中伟躺在床上一直没吃饭,喊头疼头晕,十多天后被送回了家,可见伤的不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4/219151.html

2010-02-10: 李中伟在江苏方强劳教所被迫害纪实
我和法轮功学员李中伟在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共同熬过了一段非常艰难、感觉非常漫长的时间,亲身感受和亲眼看到了恶警怎样把一个身体非常健康的李中伟迫害成一个“老病号”。

2006年下半年,李中伟被非法关进了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受尽了劳教所精神与肉体的迫害。

方强劳教所把法轮功学员全部关进四大队。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四大队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从底楼的入所队分批逐个关进三楼的四大队。每个被劫持进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严管组。由恶警指定的组长(犯人)带领组内6-7个犯人对信仰真善忍、真心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不分昼夜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不断翻新迫害方法,直至受害者被逼所谓“转化”—— 讲违心话做违心事。

其手段有:

1、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或只睡一点觉;长时间面墙而站或蹲,稍有不从或姿势不对就拳打脚踢(有个常州金坛的法轮功学员顾锁强被逼站了五天五夜)。

2、把组内所有的事包括每个人的饭盒、每天马桶的清倒洗刷、每天抹地等组内所有的卫生打扫都逼迫法轮功学员一人承担,并故意找茬迫害,任意打骂。而且做任何事都有前后两个夹攻看管,不准与组内组外任何人讲话,否则就遭到更严厉的迫害,连上厕所也跟进去看着。

3、不断制造恐怖环境,更新整人手段,甚至不准大小便(有个叫路通的苏州法轮功学员被组长宁军迫害的尿和屎都只能拉在裤裆里)。

4、如果这样还不放弃信仰将被关进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康复楼”(所谓康复楼就是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封闭黑窝),进行精神与肉体长时间的高强度高密度的迫害。而恶警将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组长)根据其完成迫害的“成绩”的大小进行表扬、加分和减期。

有个吸毒的组长蒋国璋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坏事干绝,用他自己的话讲:警察不用我干活,就是想各种招指挥组员对这些法轮功进行折磨,既轻松又快乐,只要不弄死都没事。其间他迫害了许多法轮功学员,连云港的法轮功学员刘乃和就被他迫害的皮包骨头奄奄一息,而蒋国璋却被减期八个月。

四大队有个叫徐育鸿的指导员(27岁左右),个子不高,阴险恶毒,每个在四大队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都见证了其邪恶,他就是迫害李中伟的直接责任人。

李中伟从入所队调到四大队时身体健康,先后在四组和一组。徐育鸿把李中伟叫到办公室逼其写“四书五稿”,李中伟不肯写,徐育鸿就叫组长王祥(盗窃罪)不许其睡觉,坐在小塑凳上不准站立,不准跟任何人讲话,其间徐育鸿不断施压,这样迫害了一段时间,李中伟受不了精神与肉体的迫害,在这种高压下违心地写了一点,结果肚子一直难受,经常看到他捧着肚子,吃不下东西。接着就看到徐育鸿强迫李中伟去看“病”。看到王祥每餐去拿药给李中伟吃,同时又逼他继续写,李中伟拒绝,徐育鸿就指令组长王祥逼他写第一稿,那段时间一直看到李中伟吃不下东西,坐在小凳子上。有一次,稍一站起来,正巧被徐育鸿看到,就把王祥叫去训了一顿。回来后就更不准其睡觉,逼其写。

有天早晨起床他讲话沙哑,吐了很多痰,我问他身体怎么啦,他说晚上十点多写了一稿,后睡觉至半夜喉咙就塞闷,头晕脑胀,做恶梦,我心疼的说:要坚定正念。可是迫害没完没了。紧接着徐育鸿就让王祥逼其写第二稿,这时,李中伟已被徐育鸿迫害的路都走不动了,他就找徐育鸿声明,我不写了,要求保外就医,结果徐育鸿又去配了许多胃药,由王祥逼他吃,更逼着他写。这时正是寒冬腊月,就李中伟那样的身体,徐育鸿就不让他睡觉,折磨他。

有一次中午睡觉时间,李中伟稍一瞌睡,被徐育鸿看到了,结果把值班人叫去骂了一顿,并扣分处理,从此以后迫害更严重了。这期间,李中伟不断去要求睡觉,徐育鸿就是不准睡觉。

07年元旦前,李中伟的单位来人看望,徐育鸿与潘月华不准探视,深怕被看到半年多未见的李中伟如今被迫害成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他当时只有四十多岁)。

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没完没了的,除了劳动外还要不停的灌毒洗脑,做邪恶的“作业”。特别是07年8月底,徐育鸿为了完成省劳教局对转化人员的“验收 ”,逼迫在复印的师父像上打叉,李中伟自从做了这最为耻辱的事之后,身体每况愈下,精神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煎熬和不安,徐育鸿这时带他到医务室配药。

07 年9月上旬,在一次拔草的劳动中,看到李中伟的腿突然不能走路,结果被恶警关进了盐城医院,说是所谓“中风”被迫害了十多天,回来时大家看了都心疼,这时组长叫法轮功学员李金刚照顾他。此时组内的环境已有所改善,法轮功学员都在心里背法。李中伟也开始背法,随着不断地背法,我们看到他的正念愈来愈强,这时看到李中伟拒绝上邪课,什么都不参加。在组内不停的背法,身体逐步好转,能经常看见他在大厅里走步锻炼。

07年11月底江苏省劳教局来搞所谓的“验收”。明知劳教所搞的所谓“转化”都是在高压折磨迫害下强迫的,全是假的。还要搞所谓的“验收”,这不是明摆着的迫害吗?在这关键时刻,李中伟把握的很好。恶警大队长惠红卫把李中伟叫到办公室逼他验收,遭严正拒绝,后恶警书记王菲又威逼他,同样不去。结果在12月2日上午所谓的“验收”开始。李中伟坐在床沿上,这时魏红卫、王菲、徐育鸿、郭队长、朱康林先后来到一组,气势汹汹的强逼李中伟去“验收”,李中伟都平静的回答:我不去。这时只听魏红卫讲 “把他拖去”。组长与夹攻二个人上去把李中伟往外拖,而李中伟拉住铁床架不放,组长把李中伟的手掰开,两个人拼命往外拖,李中伟就往下蹲拼命抗争,没顶住,结果被他们拖到了大厅按在凳子上,逼其验收,李中伟站起就走,被夹攻强按住,这时坐在位子上的同修孙正声站起高声质问江苏省劳教局的唐国防:“你们不是说验收时自愿的吗?怎么如此强迫?我也不愿验收”。这时恶警书记王菲快步从走廊冲到大厅,凶狠的对着李中伟的脑袋就是两拳。李中伟猛然站起,冲破两个夹攻挣脱出来。这时唐在前台讲:‘把他拖到后面去’,夹攻拉着李中伟就走,这时王菲怒气冲冲对着李中伟的后脑又是一拳,李中伟叫了一声。整个过程许多人都亲眼目睹。而作为上级主管局的领导唐国防对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对一个已被迫害的连走路都困难的法轮功学员行凶施暴却视而不见,根本不加制止。致使劳教所这些恶警残害法轮功学员时无所顾忌随心所欲,从而使方强劳教所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李中伟被打后又被王菲叫到大队部,出来后他就睡在床上,中饭没吃。王菲假惺惺的对组长说:把干部的一份饭给他吃。而李中伟没吃,一天都没吃,晚上说头疼头晕。第二天徐育鸿又把他带到医务室配了头疼药。李中伟始终没吃 ,直到十多天后回家。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是天理。这些打击正善、迫害正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世上恶首、恶警、恶人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去偿还那自身造下的无边罪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0/217852.html

苏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12)

2019-11-17:
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高新路800号 邮编:215200
电话:0512-63421183 0512-63417040(传真)
吴江检察院 承办检察官 张能

苏州市吴江区法院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高新路788号邮编:215200
电话:0512-63493894
传真:0512-63493827
院长:陈晓君
副院长:钟建虹、吴建中、陈竞
吴江法院 承办法官 洪永洋
吴江法院电话0512 63493856
2019-11-17:
吴江市检察院:
办案检察官 周兴龙 0512-63969010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高新路800号 ,邮编215200
电话:0512-63421183 0512-63417040(传真)

苏州市高新区枫桥派出所
电话:051266622110、051265362718
所长余键
指导员仲汉
副所长夏坤
社区队副队长徐亮
李家鼎

苏州市浒墅关镇阳山花苑小区片警王建军13390898872

苏州市高新区分局(虎丘分局):
电话:051268254008
刑事大队 051268213800
副局长苏向阳
队长金建清13382172120

苏州市第四看守所:(女)
电话:051267517475
副所长王玲、郑顺兰
2019-11-06:
苏州吴江市检察院
承办检察官:张能
电话:0512-63969010

苏州娄葑派出所
地址:苏州市南摆宴街2号
电话 0512-625252500512-625270080512-62527110
所长:邵军(203办公室)
副所长:陈波
指导员:韩洪青

2019-08-11: 吴江市检察院:
办案检察官 周兴龙 0512-63969010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高新路800号 ,邮编215200
电话:0512-63421183 0512-63417040(传真)

苏州市高新区枫桥派出所电话:051266622110、051265362718
所长余键
指导员仲汉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