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黄冈 浠水县 >> 汪金平,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浠水人
有关恶人: 武汉市国安局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02-18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12: 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和湖北省洗脑班对我的迫害

我叫汪金平,湖北浠水人,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在街上发真相册子和神韵光碟,被武汉市江汉区万松街派出所绑架,当天下午被非法关押在江汉拘留所。

十五天后,三月二十五日我被转移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江汉区在蔡甸玉笋山附近建的洗脑班,遭到了以屈伸(男)为首等恶人的迫害,也被强迫罚站。恶人在我吃的饭菜里下药,在我睡觉的床上被子里、枕头里下药,弄得我浑身难受、疼痛伴随着麻木,眼神也由之前的正常变得不正常,一眼就能看出是吃了破坏神经系统的毒药,几乎睡不了觉,有时几乎整晚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偶尔睡着一会儿,没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那种异常难受的处境的。

四月我被转移关押到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的野芷湖旁的一个马湖村特二号处的湖北省洗脑班,遭罚站、下药、辱骂、电棍电,参与的恶人有:

(一)龚健,男,三十多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政治处科长,原沙洋劳教所教育科长。原来是一个体育老师,此人约一点七十六米,脸上充满酒刺消后留下的疙瘩,极喜欢打人。相貌阴狠,话语毒辣,是负责策划并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头目,每天早晨都由他主持犹大和所谓的陪教的座谈会,制定“转化”方案。积累了一邪恶的整人手段和经验。龚健声称,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使他生活变好,否则他还在沙洋农场。龚健现住武汉,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儿子。

(二)江黎丽,三十多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二中队副中队长,警官学校毕业,原沙洋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多年来,电人、打人、拽女人头发,让她的面色变得越来越丑恶。她有时用电棍电我。并逼我喝毒药,她有个十岁左右的儿子经常在洗脑班玩,也被带坏了,她叫他去拿电棍来,他就去拿电棍,叫他去拿手铐就去拿手铐。

(三)胡高伟,他是负责打人的凶手,他经常打我,用电棍电了我多次。

(四)还有一个女警察我不知道名字,她逼我喝毒药,不从就喊帮凶胡高伟过来施加暴力,包括电棍电、拳打脚踢。

(五)再加上洗脑班豢养的一些所谓洗脑的“老师”,包括刘某(男,六十多岁),潘某(女,四十多岁),纪某(女,三十六岁)也参与了作恶。他们的迫害致使我身体受到伤害,有时几乎连自己的意识都没有了似的,神志不清,全身麻木,浑身胀痛,畏冷,头晕,坐立难安,度日如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2/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和湖北省洗脑班对我的迫害-312281.html

2015-04-18: 已回家

2015-04-08: 汪金平武汉失踪 家人辗转搜寻

湖北省黄岗市浠水县巴河镇法轮功学员汪金平,男,三十七岁,于三月九日在武汉江汉区万松园街发真相资料时失踪,汪金平的家人、亲友,在武汉二十多天来苦苦寻找、往返于几个看守所、拘留所之间查看找寻他的下落,都说没有汪金平这个人,仿佛人间蒸发、无影无踪……最后,终于发现他被非法关押在位于武汉市武昌区的板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三月二十八~三十日,他奶奶、妹妹等家人来到万松园街派出所,打听、寻找法轮功学员汪金平下落时,从陈警官、王警官口中才得知,汪金平已被他们(江汉区万松园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劫持至蔡甸区玉笋山“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迫害。

得知此讯后,他的妈妈、姑父、妹妹等亲人接连几天,不停地向周围的亲朋与邻里打听那个蔡甸区玉笋山“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在哪里、坐什么车去。可是,周围的人,谁也不清楚那个地方详细的乘车线路、准确的到达地点。只知道:蔡甸区玉笋山是个埋“死人”的地方!此时又听亲戚的家人讲:汪金平已转到“武昌区杨园法教基地”(洗脑班)。

四月二日一大早, 汪金平他老奶奶、母亲、妹妹、连忙赶往武昌到“武昌区杨园法教基地”(洗脑班,在余家头江边)那地方,他妹妹敲开大铁门说:“听人说我哥被送到这来了,我们是来找哥哥汪金平的……”那保安回话说:“我们这里现在关的都是女的,没有男的。”

至此,汪金平身在何处又音信全无。汪金平的亲人们商量后决定:妈妈、姑父、妹妹三人马上赶往蔡甸玉笋山寻找他的下落!他姑父一路上询问公汽司机,打听坐哪路公交车、又再转什么车可到达蔡甸玉笋山,在一位好心的公汽司机指点下,才顺利地到达玉笋山,他妈妈、姑父、妹妹三人围绕玉笋山转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也没找着挂有“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招牌的院落及场所!向附近的居住的乡亲们、小商小贩打听“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的地址时,大伙都说:这里只有民政局、火葬场、公墓陵园等,从来都也没听说还有这么个“单位”,也没看见过什么地方挂着这个“名称”牌子。

听众乡亲们、小商小贩这么一说,加上因车舟颠簸、晕车已不堪负重的身子和儿子失踪多日是生是死仍是了无音讯的双重折磨……他的妈妈心急如焚、立刻身如软绵站立不住。他妹妹强忍心中的悲痛、急忙扶住妈妈,一边不停地劝慰着极度伤心中的妈妈说:“妈,哥哥没事的,我们一会找到他的。”一边忍住着不让眼眶中泪溢出半点!他的姑父于心不忍,目睹这母女俩的悲愁,更不甘心、枉费力气、老大远的白跑一趟!一定要找到他的侄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姑父独自默默地穿行在路边停驶待客的出租车间,寻找着年长一点、对当地轻车熟路并能找到“此地方”的出租车司机,从前往后,挨个询问着司机们,终于寻着一位熟门熟路的能找到“那地方”的出租车司机,并租下他的车子前往。

当司机开车把他的妈妈、姑父、妹妹等亲人送到玉笋山一个偏僻的山根脚下、那围着院墙的大铁栅栏门前时,司机用手指着前面的“大铁栅栏门”说:“这里面就是的。”可他妈妈、姑父、妹妹等亲人面前看见的大铁栅栏门右边墙柱上挂着一个白牌子上面却写着“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几个黑字,而并不是什么“江汉区法教基地”呀,真的不知这司机的话是真是假?令人难以置信!

他姑父连忙上前,用手握住那大铁栅栏门上挂的“铁锁”敲击着铁门,一边大声不停地呼喊:门房的师傅、门房的师傅、门房的师傅。这时从里面那道铁门处跑过来三个保安,其中有偏瘦个子、戴眼镜的保安,左手拿个“本子”、右手拿只“笔”,眼睛盯着出租来的小车牌子,记起“号码”来,当他的亲人们询问:这是不是“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时,一个领班模样、高个子的、操蔡甸口音的保安说:“是的。谁叫你们来的?找谁?”

听到这是要找的地方,悬着的心放下了!他的妹妹对保安说:“是万松园街派出所警察叫我们来的。他们说把我哥哥送到你们这里来了,我哥叫汪金平。”操蔡甸口音的保安又说:“你哥汪金平,五天前就转走了,现不在这里了。”当汪金平的亲人们再追问:“我哥被你们转到那里去了?”另一个保安回答:“我们真的不知道,你们到市国保大队去问。”然后三保安甩袖而去。汪金平的亲人们的心一下又凉了半截!

为了寻找到汪金平,四月三日,他的姑父、妹妹一大早,又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寻找他的下落,他姑父、妹妹上前敲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大门说:“我们是汪金平的姑父和妹妹来给他送换洗‘衣物’的。”可里面的人连门都不开说:“没有这个人。”就再也没理睬他姑父、妹妹的询问与问话。他的姑父、妹妹俩交换着敲门一次、二次、三次……

无数次敲门,父女俩轮流向着里面喊话!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大约快到中午十一时,才有一个男子来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大门口接过他姑父和妹妹送给他的换洗“衣物”。姑父、妹妹俩问他:我侄子是不是被你打伤了?我哥是不是被你们打毒针、下药了?你们为什么“这里关了,又往那里关”到处转也不告诉家人莫非想“活摘”我哥哥的“器官”?那个男子说:你们不要听这些个“传言”。

“我哥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善良的人有什么错?你们为什么不让见面、不放人?”那个男子:“你哥参与了‘政治’反党!”说完就关上大门!

次日,四月四日上午九时许,法轮功学员汪金平的父母双亲,再次来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敲开大门,要求与儿子见上一面、说一句话!一位姓张的干部说:等你儿子“学习好了”再见面、放人!你们回乡下等着,不要在这里“闹”了!就关上大门,不理睬他父母俩。

盼儿心切的父母俩又不停的敲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大门不愿离去、一定要见上儿子一面!可怜他母亲一边敲门、一边哭喊着“儿呀!儿呀!儿呀!”敲累了哭累了!他父亲换他妈接着再敲一阵门,也不知敲了多久,大门开了,里面出来个人,他父母一看却是他们村里的中共支部书记,连忙上前询问儿子是不是在这?他身体如何?村支书说:“我在这陪他,这里生活很好,我们干部吃什么他吃什么,别担心,‘学习’一个月后就回。”他父母说:“我们想看他一眼”,“这个我们做不了主,你们回乡下吧。”村支书说完转身进去,大铁门就马上关上了。

至此,他的家人才确知汪金平被劫持到这“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里遭受强制洗脑迫害!虽近在咫尺、一墙之隔却如隔天涯!令父母与儿子不得相见!

从江汉区万松园街派出所陈警官、王警官询问家人“汪金平有无精神分裂病史”的话中,可以推知:汪金平在拘留所关押期间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从蔡甸区玉笋山“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那里得知“汪金平不吃不喝,十多天不洗澡、一身异味”,可以判断法轮功学员汪金平被迫害的身体症状加重!从“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干部告诉他父母的话“你儿子得胃溃疡,得送医院检查”中,反映出汪金平现已被迫害的生命危急!这不禁令人联想起过去“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里发生的种种恶行,给法轮功学员“打毒针”用“药物迫害”的案例,这其中是不是还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更邪恶的企图呢?

因此家人非常担忧法轮功学员汪金平的生命所处于危险境地!也恳请全世界善良正义人士密切关注法轮功学员汪金平被迫害一事,共同制止那邪恶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8/汪金平武汉失踪-家人辗转搜寻-307233.html

2015-04-04: 武汉法轮功学员汪金平在杨园洗脑班遭洗脑迫害

汪金平现被关在武汉市武昌杨园洗脑班,他母亲和妹妹已去杨园洗脑班要人,杨园洗脑班的恶人不让他们见面,只让他们通了电话。他妹妹说,哥哥汪金平目前身体状况不太好,晚上睡不着觉,村支书扬言要他“转化”,否则就送他去精神病院,送他去监狱。据他妹妹说,武汉的警方说汪金平现在归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管,以下是湖北浠水有关人员的手机号。

2015-04-01: 武汉汪金平被洗脑班迫害致神智不清

湖北省武汉市万松园派出所警察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九日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汪金平,转来转去,最后将他关押到洗脑班。针对警察说汪金平的脑子“已经不清醒”,家人怀疑汪金平遭到毒打或被药物迫害。

汪金平,男,三十七岁,三月九日在武昌丁字桥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他的父母到处找寻无果,着急万分。三月十六日,其父母等找到汪金平的工作单位朗汇公司,接待人员找来几个同事安慰老人,说十五天就回来了。

三月二十六日,汪金平失踪十五天仍未回家,他的父母通知了浙江工作的汪金平的妹妹。其妹打110报警,又打电话给武昌多个派出所,其中一个派出所帮助联系了周边几个派出所,都说无此人。其中一派出所一听是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抓,马上就把电话挂了。

三月二十九日,汪金平的妹妹从浙江赶回武汉。当日九点钟,突然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说汪金平现在在汉阳七大队,马上派车送他回家。要家属十一点左右在汉口机场河车站等,还说汪金平脑子已经不清醒了。

九点半左右,对方又来电话,说汪金平人现在在万松园派出所,要家属到万松园派出所接人。

当家人赶到万松园派出所,警察又说:汪金平不在万松园派出所,人在江大路拘留所,要将其送回原籍浠水县。家人又赶到拘留所,拘留所不让见,扬言要浠水县警方来车才放人。其妹立即和浠水县派出所联系,浠水派出所同意放人,但有一个条件,就是把汪金平的户口转往浙江。

三月三十日早上七点多钟,一众家人赶到拘留所,拘留所一矮胖警察先说没有这人,当得知是关押二十多天的炼法轮功的后,又说早转走了,人脑子已经不清醒了,还说是万松园派出所送来的,叫家人去找万松园派出所。

家人再次找到万松园派出所,警察又说已转往蔡甸洗脑班。

汪金平被绑架后,短短二十天就被警察迫害致脑子“不清醒”,家人怀疑汪金平可能遭到毒打或被药物迫害,非常担心他的安危。


万松园派出所:
地址:万松园路25号,邮编430022
电话:18071552281

蔡甸洗脑班:
电话:18062455772
邮编43010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1/武汉汪金平被洗脑班迫害致神智不清-306948.html


湖北浠水户口所在地村支书陈定红(音)电话:13971733147(男),他目前在杨园洗脑班当汪金平的“陪教”。
湖北浠水户口所在地派出所警察张文奇(音)电话:18040615868(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3/二零一五年四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7046.html

2015-03-13: 湖北省武汉法轮功学员汪金平被绑架 下落不明

武汉法轮功学员汪金平,男,三十七,于三月九日在武昌丁字桥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现不知关在什么地方。 他父亲到处找他,非常着急。他这是第三次被绑架,请知情者提供线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3/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6204.html

2010-02-15: 武汉市江汉区 “六一零”迫害法轮功事实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邪党“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利用江汉区的公、检、法、司等邪党专职机构,特别是利用公安分局一科、派出所警察,采取私闯民宅、非法入室抄家、强行绑架、任意打骂、不让睡觉、体罚、威逼利诱等非人道手段,肆意侵犯人权、剥夺公民信仰、人身自由。

十年来,以原江汉区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办主任辜建桥,江汉区政法委书记、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局长朱正兴、原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江汉区“610”办公室头子肖国雄、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江汉区“610”办公室头子李斌为首恶,江汉区“六一零”办公室成员屈坤、江汉分局一科科长胡家祥、江汉分局一科主任科员郑容、江汉区法院副院长肖国雄、江汉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黄国涛及各派出所所长为打手,不遗余力对全区法轮功学员实行地毯式的绑架、洗脑、打压迫害。先后在江汉区民意医院、市第一医院、江汉区福利院、二道棚等地多次办强制洗脑班。据不完全统计 2000-2002年间有36名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多,特别是二道棚洗脑班成立至今,从未间断过对法轮功的迫害,它不仅非法关押本地法轮功学员,还非法关押外地区学员如黄陂的李翠华、硚口的刘清水,已成为湖北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黑窝之一。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那里,遭洗脑迫害。例如2007年 10月12日,湖北省十堰市大法弟子蔡子东被枉判7年后又被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他拒绝向邪恶妥协。两个多月恶徒不准蔡子东睡觉,并且每天不停的殴打、谩骂他。蔡子东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骨瘦如柴,惨不忍睹。

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遭到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恶徒用“车轮战”二十几人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停的洗脑再加上拳打脚踢,不准坐下只准面墙而站等等。

特别是“六一零”头子屈坤、胡家祥、郑容,自从2002年初就在江汉区洗脑班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几年来,被胡家祥残害的江汉区大法弟子不计其数。胡家祥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突出晋级为科长,后又被区“六一零”看中。在胡家祥指挥下,洗脑班的恶徒长期残酷的折磨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上午刚被拘留所放出来,就立刻被劫持到洗脑班,下午再被胡家祥“送”进拘留所或劳教所。许多法轮功学员还被非法罚款、拘留、劳教、判刑,还有被迫害致残、致疯、甚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十年间,全区被迫害致死十七人,致疯二人,被非法判刑十七人,被非法劳教三十八人。被非法拘留、绑架到洗脑班不计其数。其祸之烈,可见一斑。希望国际追查组织追究武汉市江汉区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汪金平,2001年被绑架到湖北省浠水县第二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巴河派出所敲诈现金8000元。2002年5月被武汉市江汉区常青派出所警察李某、张某、王春志等从租住屋中绑架到江汉区黄家大湾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5/218251.html

黄冈 浠水县联系资料(区号: 713)

2019-04-25: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是非法关押全省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现将一些信息整理如下: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电话:0724-8570016、8570067、8562210、8575503、8570010
举报:0724-8565011
狱政科:0724-8570008
教育科:0724-8570016、85755505
传真:0724-8562210

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
副监狱长:汪涛
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
纪委书记:谢毅
纪委副书记:王飞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
政治处副主任:唐亚峰
政治处:孙闵、刘翠云、刘华
特警大队:陈兵、曹琳、李立莉
指挥中心:刘少琛
办公室:马玉霜、吕凡琪
教育改造科:吴光权、刘悟刚(警号:4244597)
高戒备监区:石明武
会见中心:颜兵
一监区:罗平(区长)13597878987、杨千隆
二监区:罗俊(区长) 、程皓
三监区:祖剑(区长)、徐前进、杨闯、郑雄、张红庆(政工内勤)、范俊儒
四监区:徐宏(区长)、陈珍明
五监区:王亚、陈亮、成可斌、曹滨
六监区:黄晓涛(区长)、别燕青(警号:4244648)、刘博文、刘志、周宇、周玄、李军
七监区:马卫兵(区长)、桂豪、钟源、吴伟
八监区:付存国(警号:4244585)陈祥、王哲
九监区:王乔(区长)、陈健晖、罗炎山、李昌平、赵飞、何凯、付百放、李军(与六监区的李军同名)
医院:胡成
出入监监区:丁成河(警号4244543)石立宾(警号:4244569)、陈武、秦洪斌、黄洋、龚友松、黄光敏(警号:4244339)、(其中丁成河、龚友松是帮教能手,专门做转化工作)
刑罚执行科:沈建军(科长)
狱政科:肖正法(科长)
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13972881228
田科长:0724-8570009
劳动改造科科长:徐坪
信访科副科长:李俊丽
审计科:易丽霞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