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荆门 沙洋范家台监狱(男) >> 陈启季(陈启基), 男, 46

个人情况: 荆门市三局一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荆门市
有关恶人: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监狱里的恶警;邪悟者尉世兰;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法院:李帮会,市医保局职工:李凌云
个人近况: 2007年4月3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2-0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7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启季(陈启基) 李艳华(夫陈启季)
交叉列在: 湖北 > 荆门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30: 丈夫被害死 本人被冤判十年 荆门教师控告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湖北荆门市教师李艳华向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五十二岁的李艳华女士原工作于湖北省荆门市中建三局一公司子弟学校,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来的严重产后病,风湿关节痛、胃痛,肩周炎、骨质增生等疾病都好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生活中,李艳华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修好自己。无论是工作,还是回到家中,事事都为他人着想,用宽容祥和的心态善待他人,与同事关系融洽了,家庭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李艳华和她的同修法轮功的丈夫遭受了一系列的迫害,李艳华的丈夫陈启季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六岁。十六年中,李艳华两次被非法行政拘留并罚款,三次被绑架进洗脑班,被非法判刑十年,历经九死一生。

以下是李艳华在诉状中陈述的控告事实与理由。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30/丈夫被害死-本人被冤判十年-荆门教师控告江泽民-314910.html

2012-08-21: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凌晨,大概两点多,监狱监区走廊的铁门响了一下,吵醒了我。一名值班狱警走进监区关押犯人的楼房,与值班的事务犯人马俊,嘀咕了几句。过了一会儿,事务犯人马俊以为我早已熟睡,便鬼鬼祟祟的溜进我的休息室内,拿出一小包粉状药物,悄悄的往我的水杯中倾倒,一会儿,他又拿出一种液体药物往我的水杯中喷射。当时目睹这一幕,躺在被子中的我,不禁大吃一惊……”

这一幕,发生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见证者是从该监狱有幸活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很早就有类似的传闻。

湖北襄樊市铝材加工厂法轮功学员邢光军,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去世,据悉,直接原因是二零零三年邢光军在范家台监狱里被严管迫害了几个月,其间被狱警施用不知名的药液强制注射进肌肉,导致他神经紊乱,两腿开始萎缩,后来不能下地行走。

湖北荆门市法轮功学员陈启季,原本身体很好,不知被下了什么药,身体突然出现心律衰竭、脑衰竭、肾衰竭。接着全身不能动,呕吐、头昏。送到沙洋总医院抢救,最后只到奄奄一息,恶警才将他送回家推卸责任。几天后,陈启季含冤去世。

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朱大华,被非法判刑7年,30多岁,入狱前思维敏捷。2006年朱大华在四监区抵制迫害,绝食五天,监狱给他灌食,不知给他灌了什么药,灌药后的朱大华显得不对头了:思维反应迟钝,面目表情呆滞,说话不流畅,走路不稳,疑心很重,判若两人。

这次,见证者们详细的回忆了这一段恐怖的经历。从他们的回忆中,任何人都可以很清晰的了解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这种下毒药害人的恶行,不仅案情真实,而且有计划有预谋的实施。

见证者们说:“下毒主要罪犯马俊,很多被迫害致死学员与他有关。马俊是湖北仙桃人,家住湖北省仙桃龙华山办事处钱沟路,因过失杀人罪被判15年,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他是一个专业下药手,因他在部队服役时是专搞药物工作的。”

“马俊是一分监区王雄杰(现四监区教导员)的亲戚。监狱利用他下药多年。给很多法轮功学员下毒药,搞坏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身体。马俊靠下毒药居然获得减刑五年。” 下毒者为了减轻刑期作恶,暴露出另一个特点:谋利性。见证者们感慨道:“监狱生活困苦不堪,连开水都没有喝的,一杯水放置一会儿,就白融融的一层沉淀物,一个月一百多元的生活标准,经过盘剥和克扣,剩下的就是一点垃圾食物,即使有钱,出来让你买点方便面,日用品没有别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邪恶的狱警很轻易的用减刑为砝码,挟持常人罪犯参与迫害法轮功,搞垮一个法轮功学员就给他立功减刑。”

遭受下毒迫害的学员轻则住院,重则死亡,暴露出这种恶行的凶残性。见证者们说:“麻城有四人从这所监狱出来,熊建平脚出毛病,吴明安中风状态出来,曾献奇在里面被转化,出来一段时间后也中风。二零一零年前后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有一半多住过医院;之前的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住医院,如朱大华、李周华、朱光娃、付姓学员、陈德永、熊绍绪、栾建军、刘建勇、郭春生、李昌荣、江中林、罗先、 何生生等等。郭春春被迫害成精神病关在铁笼里,栾建军不是精神病,也被当成精神病折磨。

红安县法轮功学员江中林,都是快七十岁的老人,他都很坚定修炼法轮功,分监区长肖天波对他下手,迫害致大便频繁,送进沙洋监狱医院三个月,越治越糟糕,九个月被迫害致死。

至二零一零年夏季,范家台监狱四监区关押了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绝大部份被迫害致身体出问题,有学员找狱警质问时,狱警叫嚣:“就是药摧残你们的身体,搞的就是法轮功,你们讲天灭中共,不管灭不灭先把你们灭掉。”最邪的狱警是刘沐阳、肖天波、祖剑等人。”

下毒药的恶人一般是在下半夜动手,见证者们道出了这种行径的隐蔽性。“湖北枣阳法轮功学员熊绍绪,六十多岁,十分坚强,在看守所时,已经被折磨得眼睛,耳朵不好用。熊绍绪到监狱两个月,不配合邪恶,有一天,包夹罪犯叫嚣‘把他搞傻,把他搞傻’。果然,夜深两点多,值班事务犯张新龙,向他水杯中下毒,有学员不想让他们的迫害得逞,早晨就告诉了他,不要喝水。后来又发现夜深,值班事务犯金双星、包夹罪犯高正早,联合向熊绍绪的咸菜瓶中下毒,早餐时,该学员将熊绍绪的菜踢到床底下去了,阴谋没有得逞。恶警恶徒发现该学员知道了,就将该学员调换了监室,一年后,熊绍绪就住进了医院。”

在利益的驱动下,监狱的恶警和恶徒成天琢磨转化法轮功的事情,在下毒药上又具有频繁性。一见证者说:“我被调换到新监室后,里面的三名法轮功学员都在吃药,身体问题严重,都是高血压、心衰竭、肾衰竭、发冷、出虚汗、小便失禁、唾沫不断,我感到事态严重。他们不断地对我下毒,将所有的东西不断的投毒,床上垫的,盖的,床边上,床里墙上,床顶上,穿的,用的,鞋,碗,卫生纸,等无孔不入。特别过节时,恶人更猖獗,向很多学员下毒,他们的药物有粉剂、水剂,有黑色、白色、乳白色的;有颗粒状的;有的有气味很刺人,有的没什么气味;药物破坏人们五脏六腑、神经系统、排污系统、血液系统等等,他们不择手段,以搞垮学员身体为目的。”

这名见证者接着说:“有一天深夜两点多,值班事务犯郑旭辉将手伸到我被子里投毒,碰到我的身体,弄醒了我,我向他劝善,讲善恶有报,他说不是他要搞,是干部祖剑要他这样做。 马俊毒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每天晚上深夜就是做这种事情。几乎所有的值班事务犯都参与做这件事情,特别是监号内有值班事务犯的,定会对法轮功学员下毒的,他们有让你出点小毛病,有让你出现大毛病,强拉你吃药,打针,住医院缓解的,有让你越治越糟糕,直至保外或死了的。”凡是法轮功学员,在范家台监狱都有被下毒药的可能,这个事实,更进一步揭露了这桩骇人罪行的普遍性。

当见证者们依法检举下毒药的恶行时,行恶者的流氓性暴露无遗。这名见证者说:“用消极防御的办法,一学员看不管用,就将人证和物证递到恶警的办公室,恶警们哪里肯管。该学员写举报信,约见检察官,恶警们便造谣说该学员是精神病。该学员找他们讲真相,恶警肖天波说:‘你们是反共产党的,我们是反法轮功的,我们对所谓顽固的死硬分子,给予坚决的打击。’ 该学员讲应该依法办事,恶警们说,‘对法轮功是政治斗争,’恶警们设下圈套,找来精神病医生,想证明该学员是精神病,该学员没有给恶警们钻空子,马上揭穿了它们的流氓把戏。”

“那年,我的大便、小便、心、肾、脚蹬等出现过问题。冬天恶徒在我床上投了很重的毒,我多次发晕,有天晚上,我感到人在逐渐失去知觉,晕过一会儿,又清醒过来,满身冷汗,我看到他们邪恶透顶。”一亲历者这样说道。

见证者们断言:这种下毒药的恶行,现在,还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不断的悄悄上演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1/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261832.html

2010-12-05: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5/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233239.html

2009-03-27: 回忆法轮功学员陈启季

时间过得太快,转眼,湖北省荆门市中建三局一公司子弟学校教师、法轮功学员陈启季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

二零零七年的那个春天,百花已经盛开,春天本该是美好和温暖。然而,四月二日深夜,我起身如厕,感到本来很温暖的春天,突然变得异样的寒气侵人。天明,得知同修陈启季就在当天被湖北荆门六一零和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合伙迫害致死,时年四十六岁,丢下了正在上大学的十八岁的儿子和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荆门六一零非法判刑十年的、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的妻子李艳华。

十几年过去了,第一次见到陈启季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似乎就在昨天。

记得那天是晚上,我们许多刚走入大法修炼的初学者,参加荆门法轮大法辅导站举办的义务教功九天班。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由老学员教授炼功动作,那次教授动作的就是陈启季。当时他是荆门辅导站的副站长。看到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年富力强的他也在炼法轮功,我当时就感觉此功一定非同凡响。从此,我也走进了大法修炼的行列,成为坚定的大法修炼者。

荆门地区无论大型还是小型的法会,都能看到热心人陈启季的身影;作为没有任何名利的义务辅导员,他曾多次往返给其他同修买送大法书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陈启季夫妇正在广州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上,夫妇俩象往常一样到广州一个大型的体育场去炼功,结果遭到警察的驱赶。那一刻,他们夫妇俩才知道,邪党头子开始撕破伪装公开镇压法轮功了。

陈启季和全国其它地区的学员一样,依法上北京去维护自己信仰自由的权利。

从北京被非法绑架回荆门以后,陈启季被邪恶在荆门拘留所和看守所反复非法关押,最后被非法劳教。恶人因为陈启季没有被所谓转化的可能,将他在沙洋劳教所几个大队轮换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陈启季被邪恶非法关押进了湖北沙洋劳教所最邪恶的严管队。在严管队里,陈启季被迫害得血压高得惊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才被放回家。

大约在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在街上偶遇正在买菜的陈启季。见面时,彼此都有不可思议之感觉。我记得他一见我头一句话就问:就你一个人?(意思是没有人监视跟踪你?)当确定我是自由以后,我们约好了以后见面的办法。后来,他不时给我送过来新经文和真相资料。这样经过几个月以后,我就和他失去了联系。再后来就得知他被本地邪悟人员出卖,再次被荆门六一零非法抓捕。恶人将他非法重判十年,他妻子也被非法重判十年。

在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之间,陈启季被邪恶非法关押以后,我也陆续打听到一些消息。根据知情人说他在范家台监狱里,依然坚修大法,但被邪恶残酷的持久的迫害,人已经越来越不行了。二零零四年年初,陈启季已经被范家台监狱的邪恶快迫害死了。

人都快被折磨死了,范家台监狱还要陈启季写邪恶的保证书,陈启季拒绝写。最后范家台监狱害怕承担责任,在只剩一口气的情况下,将陈启季以保外就医放回家。几天后,陈启季含冤去世。

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号,在得知陈启季已经被迫害去世的消息以后,我们准备赶到医院见陈启季最后一面,但陈启季的遗体当天早上就被送走火化了,没能见到。

陈启季是被邪恶中共迫害死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7/197850.html

2007-07-01: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信息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于今年四月初将陈启季迫害致死。明慧网已经报导。以下是该监狱有关信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57981.html

2007-05-05: 零七年四月,二十一位大陆学员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证实

湖北中学教师陈启季被迫害致死 留下白发老人和幼儿

陈启季,男,四十六岁,湖北省荆门市中学教师。陈启季因坚持信仰说真话,被恶党非法判刑十年,在湖北沙洋监狱惨遭迫害,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含冤去世。

陈启季,身高一点八一米,身体强健,为人善良,因为坚定信仰修炼法轮大法,遭受中共恶党残酷迫害,九九年,先被非法劳教三年,期满后,因为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又于二零零四年被非法抓捕,在未经过任何程序的情况下,被秘密非法判刑十年。

在湖北沙洋监狱里,陈启季始终坚定信仰不动摇,因而受尽了残酷折磨,多次被整得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监狱恶警把奄奄一息的陈启季送回家,不到二个月陈启季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去世。

陈启季的妻子李艳华因为支持丈夫修炼,坚定信仰,也于二零零四年被非法抓捕,也没有任何司法程序被非法判刑十年,目前仍然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迫害。陈启季去世前夫妻已经六年没有见面 了,武汉女子监狱也不准李艳华回来与陈启季见上最后一面。现在家中只有陈启季七十多岁的父母和八十岁的岳母照顾着他们年幼的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5/154162.html

2007-04-08: 惨遭湖北沙洋监狱迫害 中学教师陈启季含冤去世  

湖北省荆门市中学教师陈启季因坚持信仰说真话,被恶党非法判刑十年,在湖北沙洋监狱惨遭迫害。于2007年4月含冤去世。

陈启季,男,1961年出生,身高1.81米,身体强健,为人善良。生前是湖北省荆门市中建三局一公司子弟学校教师。因为坚定信仰和修炼法轮大法,遭受中共恶党残酷迫害。1999年,先被非法劳教3年,期满后,因为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又于2004年被非法抓捕,在未经过任何程序的情况下,被秘密判刑10年。

在湖北沙洋监狱里,陈启季始终坚定信仰不动摇,因而受尽了残酷折磨,多次被整得奄奄一息,生命垂危。2007年2月7日,监狱恶警因为担心陈启季死在监狱后无法向家人交代,才把奄奄一息的陈启季送回家,于4月3日去世。

陈启季的妻子李艳华因为支持丈夫修炼,坚定信仰,也于2004年被非法抓捕,也没有任何司法程序被非法判刑10年,目前仍然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迫害,陈启季去世前夫妻6年没有见一面,去世时监狱也不准回来见上最后一面。目前家中只有70多岁的父母和80岁的岳母照顾着年幼的孩子。

荆门市参与迫害陈启季致死的罪魁祸首:市委副书记

陈永贵;黑手帮凶:610的张克虎;恶警:毕向银、徐跃。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8/152376.html

2007-03-17: 湖北荆门中建三局大法弟子陈启季年前被保外就医
几年前被非法重判10年的湖北荆门中建三局大法弟子陈启季,年前被保外就医从范家台监狱回到了家。大法弟子陈启季的妻子李艳华数年前也被非法重判10年,目前仍然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同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还有一名大法弟子周萍,也是湖北荆门大法弟子,周萍在武汉女子监狱同样遭到了非人的迫害,目前身体很差,令人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7/150968.html

2005-12-29: 湖北荆门女大法弟子李艳华仍在被子关押、迫害

前不久,有消息误传说大法弟子李艳华已被释放回家,更有人传说谁谁亲自到李艳华的家中,看到了刚从荆门看守所出来的李艳华。最近证实这都是误传,李艳华根本就没被放回家,而是被邪恶非法重判10年,现在武汉女子监狱受迫害。

根据各个消息渠道判断可能是邪恶在放烟幕弹故意欺骗学员。李艳华的爱人陈启季也被非法判了10年,现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受迫害。陈启季夫妇的儿子已成孤儿,正在上高中,马上要面临高考,经济上的困难,学业的繁重,面对父母遭受迫害,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知荆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份子有何感想,如果你们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希望你们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陈启季夫妇,停止作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9/117535.html

2005-11-19: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案例

湖北省荆门市沙洋范家台监狱对刚被非法抓来的大法弟子,先是单独隔离,用犯人包夹,不让其知道监狱的真实情况,同时找一些犹大来胡搅蛮缠。过一段时间如大法学员不妥协,监狱就开始车轮战式的谈话、谩骂、不让休息,白天强体力劳动,晚上强迫学习,一天只让休息二三个小时。如果还不配合,恶警就在劳动现场殴打,变着法子折磨大法学员。

以下是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

湖北荆门大法弟子陈启季,目前被范家台监狱折磨得全身都出了毛病,现已被查出有高血压,心脏肥大,检查出肾上腺有个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9/114823.html

2005-11-03: 湖北荆门大法学员陈启季被邪悟人员出卖的更详尽的情况

大法学员陈启季被非法判了10年,现在被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迫害。那里的劳动量没人能承受的过来,陈启季现在有高血压,每当邪悟人员要做他转化工作时,他就满脸通红,血压骤升,时刻有生命危险。

明慧网2004年9月10日刊登的《湖北省荆门市迫害事实》一文,叙述了陈启季被绑架的情况,这里是此文的补充。

流离失所后的大法弟子陈启季,为了帮助邪悟人员尉世兰,约定某时见面,大法弟子陈启季如约到尉世兰家,陈启季一到尉世兰家,尉世兰就表现出非同往日的异常的热情,和以往的态度不一样,陈启季警觉的感到不对头,而且师父点化过这次不要去。陈启季很快就想离开尉世兰的家。尉世兰装出一副很热情的样子,其实是为了稳住陈启季,暗中向610告密。陈启季当机立断,离开了尉世兰的住处,走到公路上某路口处,迎面走过来了赶来的610人员,当时陈启季有机会再次走脱,但被常人心所带动,竟未能及时走脱,落入魔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3/113635.html

2005-10-01: 湖北荆门大法弟子陈启季被绑架情况补充
(补充【明慧网2004年9月10日】《湖北省荆门市迫害事实》一文)

大法弟子陈启季在流离失所之前,当地恶警闯入陈启季家中,在万分危急中,陈启季毅然从二层楼的窗户跳下,一恶警也跟其跳下,欲绑架陈启季,但恶警的腿当场摔伤,被抬走,陈启季顺利走脱。走脱后的陈启季,为了帮助邪悟人员尉世兰,约定某时见面,尉世兰将此事透露给另一邪悟者宫亚茹(音),宫亚茹很快将此事通知给当地610,在约定的时间地点蹲坑,将陈启季绑架,被判了10年。

邪悟者宫亚茹遭报,腰间长了一圈脏东西,到处寻医问药也治不好,据民间的说法圈长齐后就会死。尉世兰也遭报,一个女儿得精神病,另一个女儿得癌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111567.html

2005-01-14: 湖北省荆门市三局一公司职工陈启基、李艳华夫妇因坚修大法,分别于2003年、2004年被荆门邪恶非法判刑十年。陈启基现被关押在湖北省荆门市沙洋范家台监狱,李艳华被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

他们家中只有十五岁的儿子和七十六岁的姥姥相依为命,生活十分艰辛。
系电话:6693233

2004-08-15: 大法弟子陈启季现被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监狱里的恶警极其邪恶,不让陈启季远道而来的家人与其相见。陈启季70岁的老母与他十五岁的儿子风尘仆仆的赶去看望他,恶警硬是不让见,但恶警不敢报出自己的姓名,看来它们真是做贼心虚。陈母和陈子在那里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后无奈只好回家了。恶人扬言8月底对陈启季判刑(劳教)。
陈启季的妻子大法弟子李艳华是在今年3月底在其单位被恶人绑架去洗脑班的,她现在被关押在湖北荆门市第一看守所。

陈启季在流离失所期间,为了帮助邪悟者尉世兰,到她家去找她谈,并告诉过尉世兰几天再来找她,可被邪恶转化后的尉世兰已完全失去了做人的良知与道义。是尉世兰出卖了陈启季,让恶警在自己家院子里蹲坑,在陈启季再次到她家时落在了他们的手中。

陈启季他们一家遭受的迫害与他们单位荆门市中建三局是分不开的,首先,其单位开除了陈启季和他弟弟陈启银,现又配合恶人绑架李艳华到洗脑班,到现在一直被关押了近半年。李艳华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身患多年糖尿病没人照顾,并且还要帮李艳华照顾儿子,其母多次到公安局等有关单位哭诉要求放人,他们总是说过几天就放。
据知,李艳华在洗脑班一直不配合邪恶,邪恶没达到目地,一直非法关押她。第二次,是今年5月,他们把她送到荆门市党校洗脑班,其间邪恶犹大龙金梅、何爱华对她進行了残酷的精神与肉体折磨,但她始终没有放弃对大法的信仰。

2004-06-20: 湖北荆门市大法弟子李艳华及家人被迫害的更多事实

李艳华是湖北荆门市中建三局的大法弟子,其丈夫陈启季和其弟陈启银原来都是中建三局的职工。7.20后,因他们坚持修炼和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到北京上访,被单位开除公职,后两兄弟都被送往沙洋劳教两年多。现弟弟陈启银为生活所迫外出打工。哥哥陈启季,于去年10月又被邪恶之徒重判10年送往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现被押处不详。

李艳华于今年3月底被邪恶之徒绑架至省洗脑中心迫害,她非常坚定,被送回荆门市后又被非法关押進第一看守所。

2004年4月,李艳华被送到荆门党校办的洗脑班迫害,她仍不屈服,不背叛自己的信仰,始终坚持正信,恶徒把她关押在荆门市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现李艳华家中只剩下一个读高二的儿子和一个快80岁患糖尿病的老母,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邪恶迫害得四分五裂、支离破碎了。

请荆门市大法弟子向社会各界广泛讲清真像、揭露恶徒对李艳华的迫害,加持她的正念正行,助她闯出魔窟。

2004-01-20: 陈启季:上访被多次关押,劳教两年,因在劳教所患高血压改所外就医。2003年6月,610不顾陈启季身患高血压、心脏病,重判10年,还有比这更残忍的吗?

2003-12-03: 由于犹大出卖,湖北荆门市大法弟子杨桂萍于2003年10月28日遭到荆门市东宝公安分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荆门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的大法弟子还有杨培占、杨培友、王進玉、王守玉、陈启季等,其中年龄最大的69岁,这9名大法弟子已有8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了5个多月。请看到此消息后的同修共同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制止迫害。

2003-07-04: 已流离失所在外半年多的湖北荆门大法弟子陈启季,于六月十四日被恶警绑架,现被非法拘押在湖北荆门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

2002-08-29: 湖北荆门市大法弟子陈启季、李艳华夫妇双双被恶警非法抓捕,家中只有年迈的身患糖尿病的老母亲和正读初中的儿子相依为命,生活非常困难。

2000-12-04: 湖北省荆门市大法学员被劳教情况

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劳教所目前还关押大概80多位法轮大法学员,其中有荆门、武汉、潜江等地的学员。在邪恶的迫害中,我们的功友表现了极大的忍耐和伟大的慈悲。下面是部份还被关押的荆门学员介绍:

陈启季:中建三局荆门住广州分公司员工,大专文化,原为教师,对大法在荆门的洪传也做了不少工作,去年進京上访曾被关進看守所一个多月,今年10月在讲清真相中被抓去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4/4354.html

荆门 沙洋范家台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24)

2019-06-09: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电话:07248570016 07248570067 07248562210
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
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
纪委书记谢毅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
副监狱长简尚荣
警察:曹滨、刘华
出入监区:区长石立宾、教导员丁成河(警号4244543)支委陈武、警察:黄洋、龚友松(帮教) 教育科:吴光权、刘悟刚
狱侦科:科长沈建军
集训队监区:区长何凯
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
特警队:队长陈兵(音)
一监区:杨千隆
二监区:程浩
三监区:区长肖正法、范俊儒、副教导员李勇、狱警吴伟
四监区:区长徐宏、教导员陈珍明、警察罗炎山、韩舒华
五监区:区长祖剑、王亚、陈亮、成可斌
六监区:区长刘博文、警察黄晓涛
七监区:桂豪、钟源
八监区:付存国、陈祥
九监区:陈建华、胡浦高、孙志坚、汤锐
医院:胡成
禁闭室:陈春华、王科松

2018-11-24: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及狱警信息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电话:0724-8570016、8570067、8562210
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
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
纪委书记:谢毅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
政治处副主任:唐亚峰
邪党委委员:向迎
副监狱长:简尚荣
狱警 :刘华
教育改造科:吴光权、刘悟刚(警号:4244597)
服刑指导办公室:吕凡琪
禁闭室邪支部书记:陈春华
出入监区:
区长石立宾(警号:4244569)
教导员丁成河(警号4244543)
支委:陈武
狱警 :黄洋、龚友松、黄光敏(警号:4244339)、(其中丁成河、龚友松是帮教能手)

狱侦科:科长沈建军

集训队分监区:区长何凯
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
特警队队长:陈兵(音)
特警队教导员:史华平
一监区:杨千隆、刘晨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24)

荆门市邮编:448000

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法院:李帮会(专管迫害大法弟子案子的庭长,所有荆门被判的大法弟子他一手签字)

湖北省荆门市医保局职工:李凌云(是李帮会的夫人)电话:2336886

本案件有关文件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有两名大法弟子李艳华和在陈启季因散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劫持,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沙市第二看守所内,他们的家属都很痛苦,有的生活无着落。沙市区朝阳街道办落井下石,与以前一样,他们以治安保护、监视费用罚款为名,向大法弟子所在的单位敲诈勒索几千元。其主要负责人:街道办书记:田勇、主任:王贤芳。
2001年底,湖北省荆门市中建三局大法弟子李艳华被劫持至省洗脑班迫害半月,据说又被转至关押于荆门市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李艳华的丈夫陈启季也是大法弟子,流离失所在外,因被犹大出卖,被非法关押在荆门第一看守所半年多后,于去年十月份被邪恶之徒内定判十年有期徒刑,现在关押在沙洋劳教所范家台监狱继续迫害。

现在陈启季有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症状的情况下,范家台监狱仍无人性的接收了他,现在陈启季的健康状态很差。在李艳华遭劫持之前,接到范家台监狱的电话说她丈夫住院了,李艳华因单位工作忙,还没来得及去看望丈夫就被绑架了,现家中只剩下一个15岁,读高一的儿子。

湖北荆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9/23985.html

媒体报导

[希望之声第028集]-何时才能再团圆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476/14022-1.asp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