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德阳 广汉市 >> 蒋泽英,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 德阳 广汉市高坪镇8社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01-05
案例分类: 农民  非法拘留/绑架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1-11: 11月2日在四川省什邡市被绑架的广汉市法轮功学员蒋泽英、侯汉香已于11月7日回家,被非法关押了五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1/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6979.html

2018-11-05: 四川省广汉市高坪镇法轮功学员蒋泽英遭骚扰

四川省广汉市高坪镇法轮功学员蒋泽英因为去了成都市女儿家,10月2日下午遭到成都市肖家河派出所陈波等两个警察及肖家河正街社区人员共十多人上门骚扰,问蒋泽英关于法轮功的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5/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6698.html

2018-11-04: 四川省广汉市法轮功学员蒋泽英、洪涵香被绑架
11月2日上午,四川省广汉市法轮功学员蒋泽英、洪涵香、冯兴秀三人在四川省什邡市回兰乡讲真相,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冯兴秀当天就回家,蒋泽英和洪涵香二人仍被非法拘留在什邡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4/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76700.html

2011-07-25: 四川蒋泽英自述多年遭受的迫害
(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广汉市高坪镇六十二岁村妇蒋泽英,十三年前因身患多种顽疾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不久便一切病症全消,故对大法及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非常感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公开残酷迫害大法后,她坚持修炼。为此,遭受了中共的长期迫害。

下面是蒋泽英自述被迫害经历:

我是广汉市高坪镇水磨村三社法轮功学员蒋泽英,女,今年六十二岁。以前我身体很不好,患有偏头痛、类风湿及由此引起心脏有毛病,还有严重的腰椎骨质增生和妇科病,多年的直肠炎发展为直肠癌,经过多家医院医治,都无效果,一年有多半年看病吃药,人都不想活了,做不了地里的活,家人自然也很不高兴。

1998年3月份,我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三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当时我的脸肿得很大,我信师信法坚持学法炼功,很快就过去了,多年的骨质增生好了,随着修炼,很快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

1999年7月20日邪党开始迫害大法。2000年12月26日,我与同修一起去北京,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后被转给德阳驻京办事处,带回德阳后,又被广汉国保人员带回广汉,在广汉高坪粮站内(邪党广汉“610” 在高坪办的洗脑班)非法关押两个月。在关押期间他们给我们灌输邪党的一些谎言,强迫我们脱离大法,放弃修炼,并辱骂我们师父,经常对我们进行非法审讯。回家时邪党勒索我1500元生活费,4000元保证金,他们说如果不炼了就退回这4000元(后来在我女儿的帮助只要回2000元)。

2003 年4月27日,我与弟媳一起学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时,被高坪镇派出所的警察肖仁友、唐贤军与本村民兵连长杨双建一起将我绑架并拘留十五天。到期后由高坪镇派出所的肖仁友、唐贤军、本村民兵连长杨双建把我劫持到高坪镇政府。高坪镇人大主席李光福、综治办主任卿山丙、市场管委会的刘孙全、本村书记谭宗兵,村长李合友等人员强迫我说法轮功是邪教,并逼迫我放弃修炼。

2003年9月3日下午3点钟,本村民兵连长杨双建来我家说要我去德阳市“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于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非法组织)在广汉市禾兴办的洗脑班“学习”,我听后,决定不配合他们,请师父加持我,我要出走。我智慧的与杨双建说了几句话,把他定住,然后从我家后门出走。待我走后,广汉市“六一零”的人、高坪镇“六一零”的人和派出所等来了六辆车,二十多人来绑架我,发现我人走了,非法抄家后(没抄到任何他们所要的)他们就在我家周围守住,到晚上邪党人员来了四、五十人到处找我,在好心人帮助下,几经周折,第二天晚上终于逃出我村,在明真相的人家住了几天,在外流离失所半年。

2009年3月份高坪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其中一人叫罗杨)要我按指印、掌印、全手印,我不按,他们把我拦腰抱住强拉我的手按黑手印。

2010年农历2月19日我队的一个邻居想要看神韵晚会光盘,我在家放给她看,被人诬告,高坪镇派出所的警察杨建、杨双华就到我家来敲门,我不给他们开门。

2011 年3月7日,罗江县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我去德阳市罗江县旁听。谁知邪党临时取消了庭审,设陷绑架法轮功学员。我和同修在罗江县法院对面的江边公园被罗江公安局警察非法劫持,并被非法搜身。搜走我带的护身符,然后进行非法审讯。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又给我们照相。晚上大约7点过,把我们劫持到德阳市“六一零”在广汉市禾兴镇办的洗脑班迫害,逼按指印。3月8日早上3点过,又把我劫持到广汉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逼按指印。

3月7日我在罗江县被非法绑架的当晚7点,广汉市国保大队、高坪派出所,广汉“六一零”和本村一些人员共10多人非法来到我家门外准备抄家。因我家在大路边,来往人员多,他们怕自己的非法行为被当地民众看到,故等到9点半后过路人少了,就翻围墙进入我家非法抢劫。当时我丈夫、二女儿带着两个小孩(大的七岁、小的四岁)已睡下。恶人闯到我二女儿寑室,惊醒了她。二女儿立即穿衣下床制止他们的抢劫行为。他们当中的三个人将我二女儿架起,双手反背过去按在写字台上不让动。我二女儿看到他们翻箱倒柜又搜又抢,还把在堂屋中挂的师父法像丢在地上(二女儿尚未修炼,但相信大法好),她就用力挣脱控制,边制止他们边捡起师父的法像走出此屋。恶人随后追来。女儿情急之下,到厨房拿了两把切菜刀制止他们的非法行为。恶警们知道女儿不可能真用刀砍,上去抢下她手中的刀,并用绳子把她的手反绑起。

他们从家中抢走了师父的讲法书、师父的法像和四个新的MP3,还要把抢劫的物品和我二女儿一起带走。我丈夫说,你们要带走她,就把两个小孩也带走,要不没人带孩子。他们这才没把二女儿拉走。他们抢走了两把菜刀、一把木工斧头。恶人走后,丈夫忙把二女儿松绑。此时二女儿的两手已经肿的像黑茄子一样。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回家,她的手还疼得不能用力。

3月7日后接连几天都有恶警开警车停在我家院墙外,还拉响警笛骚扰我们。

3 月7日晚非法抢劫时,本村民兵连长钟维建在我家发现了一张纸上写着一个电话号码(这是我女婿联系泥工打灶的电话),他们就以为是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号码。泥工一家人不修炼,邪党恶徒不问青红皂白就根据电话号码非法抄了泥工的家,致使泥工仇视法轮功学员,并扬言待我回家时要砍死我。

恶党还指使本队的苏增富(本村五保户)、杨双华、本大队的刘华龙、王飞等恶人对我进行长期非法监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5/四川蒋泽英自述多年遭受的迫害-244428.html
2011-03-16: 四川德阳市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六一零”诱捕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德阳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控罗江县法院,将对法轮功学员叶启兵、刘平、邱菊元、邱玉琼的非法庭审取消,并于当天在罗江县法院附近非法抓捕前来旁听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几名法轮功学员脱险,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

德阳市旌阳区袁家镇双林村二组的叶启兵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晚在罗江县略坪镇与广富交界处散发真相资料时,被罗江县略坪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罗江看守所非法关押。邱菊元、邱玉琼因身体原因,由亲人担保办理取保候审。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罗江县法院将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九点三十分非法庭审的传票送到叶启兵等四人。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通知取消庭审,造成德阳市各县前往庭审旁听的法轮功学员在三月七日到罗江后,在法院附近多处遭到绑架。

经调查走访后得知:三月七日十一点十分左右警察在罗江法院出门的右侧公路上绑架五名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是广汉三水镇的,其中有姓杨的大约五十六岁的女学员,其他的还不知道。

十一点五十五分警察在凯江大桥上绑架三名法轮功学员,是广汉雒城镇菜蔬社张莉、史有群和广汉北外六大队谢久会。

十二点十五分在凯江边公园内绑架几名法轮功学员,其它各处还有绑架发生。广汉西高镇五大队赵延珍被绑架;广汉高骈镇水磨村蒋泽英、冯英秀被绑架;德阳八角镇近七十岁姓邓的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广汉兴隆镇肖开萍、张耳秀、曾云凤、蔡华玉四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还有一名不知道地址和姓名的。

所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当天晚上被劫持到广汉看守所和拘留所非法关押,恶警同时抄了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在广汉三水杨姓法轮功学员的家中非法抢走了电脑、刻录机、打印机等私有财产。其他法轮功学员家的私有财产都不同程度的被抢。

到现在为止,我们只了解到西高镇五大队的赵延珍的亲属接到广汉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日的通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6/四川德阳市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六一零”诱捕-237665.html


2010-01-04: 四川广汉西高镇大法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以下是四川广汉西高镇大法学员遭迫害的案例。

蒋泽英,女,60岁,广汉市高坪镇8社农妇。2000年12月26日,蒋泽英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警察绑架关了一天一夜不给饭吃。 2001年元月4日被劫持回广汉高坪公社洗脑班,恶徒强迫蒋泽英放弃修炼,大队邪党书记谭宗兵、村长李和友、民兵连长杨双建、公社妇女主任王永召谩骂大法学员。在洗脑班强迫蒋泽英等大法学员跑圈,不准洗脸,前三天不给饭吃。参与迫害人员吃剩的鸡骨头、鱼骨头、很多的辣椒和吃剩的饭菜煮一大锅给大法学员,强收蒋泽英1500元生活费,还在清水一样的稀饭里放药,有大法学员吃了出现药物反应。洗脑2个月又勒索4000元后放回,至今还有2000元没退回。

从2001——2002年期间每月骚扰不下4次。2002年4月27日蒋泽英被村干部强拉到广汉拘留所关15天。

2002 年9月3日,公社干部杨双建等动用6辆汽车和几个大队的人来抓蒋泽英去太平洗脑班,封锁所有路口。为抵制迫害,蒋泽英带上大法书翻墙出家,夜里两次跳河逃离。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被非法抄家,恶徒将家里翻得乱七八糟,并劫持蒋泽英的丈夫到处搜人,蒋泽英被迫流离失所达三月之久。

蒋泽英被迫流离失所期间,乡副支书芮晓燕几次打电话向蒋泽英的小女儿施压要人。

广汉连山镇乌木村一社白定超于96年10月修炼法轮功,原先炼过多种气功,身体的病痛不见好转,修大法后,长期折磨他几十年的脚痛病好了,身体奇迹般康复。

99年720大法被迫害,公社派了两名邪党人员到白定超家里监视不准炼功,走哪里要请假。

2001 年7月18日连山镇干部通知白定超及家人张道慧晚上9点到派出所去一下,当晚9点过大约有近百名大法学员去了,等人到齐后,镇干部和派出所人员要大法学员双脚并拢两手反背起在篮球场站一长排,问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往前走一步,白定超回答:“好,就要炼。”被庄元才(所长)扇了两耳光,然后4、5个拿竹棍的人围着白定超暴打,竹棍被打断5、6跟,把白定超腰以下部位打烂,整个臀部一大片被打的冒血,当时白定超被打昏死过去打手们才住手,有人还踢了白定超两脚,看到没有任何反应,怕出人命才唤张道慧把白定超背走。那天夜里原本十多分钟的路程,张道慧背着白定超走了一个多小时,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下,2003年白定超被迫害致死,年仅50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4/215658.html

德阳 广汉市联系资料(区号: 838)

2019-01-23:绑架两位法轮功学员的是广汉市金轮镇派出所8385780390
所长林海 8385782222 13508011011
副所长蒋志强13990252999
广汉市拘留所83851028428385102942

2019-01-21:广汉市金轮镇派出所8385780390
广汉市拘留所83851028428385102942

2018-08-19: 军屯派出所迫害参与人:
警号:003417
警号:x08012 非法搜书
警号:ZA0008
苏德凡:83902110 监督:83972293
2018-03-25:
四川遂宁市张正碧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已回家
2018年3月22日上午9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张正碧(女、70岁)、杨传秀(女、71岁)与陈华秀(女、50多岁)在明月路凤凰酒店附近,向世人讲真相时,被蹲坑的四个便衣构陷,遭嘉禾派出所警察绑架,三名学员于当日中午11点多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5/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63313.html

2018-02-19:绑架四川省成都市广汉市修俐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成都市公安局白莲池派出所:
教导员何丹13551358818,警号010969
教导员孙科,警号005948
副所长党成,警号010596
办案警察李呈文,警号076004

2017-04-11: 4月4日绑架四川广汉兴隆镇三学员责任单位信息:
广汉市公安局:8385222032
兴隆派出所:8385750166所长姜天兴 8385751999

2017-02-8: 参与迫害的恶人主要有:
广汉市邮编:618300;什邡市邮编:618400;广汉市西高镇邮编:618321
广汉法院:史小立
西高前镇长:代文勇,现调到广汉水利局。
副镇长:朱宗怀 现不知去向。
镇长和副镇长:杨晓晓,汤正洪
前派出所所长:陈佐 六一零:曾增勇。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