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江岸区 >> 黄静(黄瑾),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市江岸区
有关恶人: 恶警曹强霞、杨鸣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12-1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8-07: 武汉吴碧琳在洗脑班绝食抗议(图)

被劫持到“谌家矶洗脑班”的武汉江岸区法轮功学员吴碧琳在绝食。六十一岁的吴碧琳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九日外出时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并于当天晚上遭到武汉市公安局非法抄家。
据知情人透露,这次绑架事件与吴碧琳四月三十日陪同法轮功学员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秀到江岸区法院为李市红冤案递交控告信一事有关,而非法抄家则是当局上次对吴碧琳迫害未达到目的从而继续迫害的延续。

今年四月三十日上午,宋文绣、吴碧琳、孙静屏、黄静四位婆婆到江岸区法院找到刑庭的法官吴珊榕和叶丽,申诉宋文绣女儿李市红的冤情,宋文绣带去了一封控告状。此前江岸区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非法庭审李市红。公安部门对李市红起诉抓捕中存在多点违法事实:江岸区公安分局是将宋文秀绑架后并从她口袋里抢走其家大门钥匙,在既没有办理搜查证,也没有当事人在场的情况下,私闯民宅,非法抄家抓人;起诉书中有多点不符合事实之处,公安伪造所谓证据,涉嫌妨碍司法公正;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万保珠(女)等在违法抄家过程中致使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丢失,家人到派出所多次报案,至今丹水池派出所不立案。四位婆婆去法院就是希望当面澄清这些事实。

中共邪党所谓的“法官”吴珊榕出来,假意让几个婆婆进去。随后吴珊榕找来江岸区“六一零”的胡绍斌、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罗林等,并让后湖派出所把宋文绣、吴碧琳、孙静屏、黄静四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抓走,劫持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非法关押。宋文绣、吴碧琳、黄静三人坚决抵制迫害,并在关押二十多天身体状况出现危险时,当局怕担责任释放。

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在谌家矶冶炼厂一个废弃的两层楼里,紧靠着江边,四周几乎没有住家,黑窝的围墙有二米多高,上面还有约一米高的铁丝网。据曾在这里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说:楼上住人,楼下是 折磨人的地方。楼下有的房间常年阴暗潮湿,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房间里几天几晚的罚站,不让睡觉,中共邪党的各种整人的手段(殴打、辱骂、逼迫、威胁、恐吓 等)在这见不着光的地方进行着。吴碧琳在二零零七年八月被非法关押在谌家矶洗脑班,遭到江岸区“610”恶徒胡绍斌指使人用醋、辣椒水一日多次的灌食,在吴碧琳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对她大打出手。

目前吴碧琳、孙静屏仍被非法关押在谌家矶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7/228048.html

2010-07-29: 武汉江岸区“610”的部份犯罪事实(图)
(七)被非法劳教部份案例(79人)
4、黄静,女,2001年7月,在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证实大法的一次活动中,在江岸区岱家山被恶人跟踪、告密,被堤角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劳教一年半时间。这期间,其工作单位受江岸610压力停发黄的工资和一切福利。之后相关恶警遭报,有三个人在一起炸药爆炸案中身亡。2005年9月,江岸区610人员和黄的单位密谋绑架黄到洗脑班,黄被迫离家出走。2007年6月,黄静等炼功人在蔡甸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2009年11月黄静等炼功人两次发放真相光盘、讲真相、被当地派出所绑架、被打、被质问:怎么又是你?黄静说,讲真相救人没有错。黄被非法拘留关押半个月。2010年4月30日,黄静四人到江岸区法院要求无罪释放同修李市红,审判长伙同610将四人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洗脑班除肉体折磨外,还拿早已过时了的自己都不信的共产邪恶主义陈词滥调来强迫洗脑,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心中真正的信仰。恶徒强迫法轮功学员负担所有人员的费用,包括恶人工资,直到“转化”为止。黄静20天后闯出洗脑班。但仍遭610等不断电话、上家骚扰、威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9/227647.html

2010-07-08: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去法院申冤 遭司法机关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上午十点,武汉市江岸区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宋文绣、吴碧琳、黄静和孙静屏来到江岸区法院找刑庭的法官吴珊榕和叶丽,申诉宋文绣的女儿、法轮功学员李市红被非法抓捕、庭审的冤情,法院方面却找来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把四位婆婆绑架到江岸区委在谌家矶的洗脑班关押。当其中三位婆婆被迫害而出现身体不适回家后,当局仍然不断骚扰她们,对她们实施绑架和抄家。

此前江岸区法院于四月七日非法庭审李市红。家人觉得对李市红抓捕、起诉的过程中,执法者在犯法:江岸区公安分局是将宋文秀绑架后并从其口袋里抢走其家大门钥匙,在既没有办理搜查证,也没有当事人在场的情况下,私闯民宅,非法抄家抓走了宋文秀的女儿李市红;起诉书中有多点不符合事实之处,公安伪造证据,涉嫌妨碍司法公正;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万保珠(女)等在违法抄家过程中致使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丢失,家人到派出所多次报案,至今丹水池派出所不立案。

四月三十日,吴碧琳女士作为见证当时非法抄家抓人的见证人,与另两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一起陪同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去法院,就是希望当面澄清这些事实。不曾想,法官吴珊榕竟找来江岸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机构的胡绍斌和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罗林,胡绍斌让罗林通知后湖派出所警察把吴碧琳、宋文绣、孙静屏、黄静四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强行拖上警车拉到后湖派出所院内,锁于车内,在车窗紧闭的情况下,在太阳下暴晒,不给吃喝,也不让上厕所,一直关到下午四点多。随后,她们被非法送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迫害。车开到洗脑班时,四位婆婆拒绝下车,公安人员强行将她们每人分别拽进一个小房间。当时黄静一直喊着“信仰无罪,控告无罪”,结果遭到洗脑班的保安人员的殴打。

黄静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出现身体强烈不适的反应,送到武汉161医院检查:血压110/170、心律130/分,表现为缺铁性心脏症状。医生告诉洗脑班人员,这种情况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他们怕承担责任,向“六一零”汇报,最后才将人放回。回去后社区主任要求黄静每隔二、三天必须到他那儿去一次,为抵制这种非法打击检举人的迫害行为,黄静在身体未恢复的情况下,被迫离家出走。吴碧琳、宋文绣也是在洗脑班关押二十多天身体状况出现危险时,当局怕承担责任才将人放出。而孙静屏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至今。

六月十八日,黄静的丈夫接连收到社区、公安打来的电话、短信,要找黄静追究关于上回递控告信的情况,导致黄静一直有家不能回。

六月十八日,宋文绣在家中也被警察找去追问上次递交的控告信是谁写的,谁牵头去法院递控告信的,宋婆婆对他们的这种公然打击报复举报人的做法拒绝回答。

六月十九日早上,吴碧琳外出时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天晚上,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又到吴碧琳家进行非法抄家。据知情人透露,这次绑架事件与吴碧琳四月三十日陪同法轮功学员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到江岸区法院为李市红冤案递交控告信一事有关,此次绑架、抄家事件是当局想罗织罪名,利用抄家栽赃陷害吴碧琳。

六月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左右,一群警察开着两辆警车到黄静家气势汹汹地敲门,预谋抓人,门没喊开,警察竟将黄静家的电源切断。

从以上情况来看,目前发生的针对法轮功学员吴碧琳、宋文绣、孙静屏、黄静的迫害是当局有目的地打击报复控告人,司法人员公然践踏法律,执法犯法,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8/226649.html

2010-06-30:武汉黄静自述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黄静,多年来遭受中共当局的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和洗脑迫害。下面是她自述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那时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最为严重的时期。我们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在一次证实大法的活动中,在江岸区岱家山被恶人跟踪、告密,我被堤角派出所警察绑架并抄家。这件事还牵扯到了我丈夫的好朋友(是做打印生意的),给他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警察非法没收了他的机器设备,并封了他的印刷店。

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时间。这期间,我的工作单位无理停发我的工资和一切福利。这一切都是江岸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堤角派出所和黄陂公安分局的恶警干的。这里特别说的是,迫害我们的恶警中,有三个人没几天就在一起炸药爆炸案中被炸死了,伤者也不少,这也许是报应吧。

非法劳教结束后,我仍坚修法轮大法。二零零五年九月,江岸区“六一零”人员和我单位保卫科密谋准备绑架我到洗脑班,我得到消息,就于当天晚上被迫离家,从此在外流离失所达一年多时间。

二零零七年六月,我们一行五人在蔡甸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讲真相时被人告密,我们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第二天中午回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我们骑摩托车出去发放真相光盘、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时,被派出所绑架五个小时。

相隔一个星期后,我们在黄陂地区农村里,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时,又被黄陂“六一零”、公安局绑架,其中一个头目还重重地打了我几个耳光,说:怎么又是你?我说讲真相救人没有错,他们直接把我送到了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了半个月。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我们一行四人到江岸区法院要求无罪释放被非法迫害和关押的同修李市红(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报道),法官偷偷打电话给“六一零”,我们四人被“六一零”警察绑架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迫害。洗脑班里是很邪恶的,那里打人、骂人、体罚、用刑具折磨人等司空见惯,这只是在肉体上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有更残酷的精神洗脑折磨,他们拿着早已过时了的共产邪恶主义的那些陈词滥调来强迫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让我们放弃心中真正的信仰,尽管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这一套,还要叫我们信,否则就威胁判刑劳教,环境极其阴森恐怖。在经济上,恶徒强迫我负担所有人员的费用,包括工资等,直到逼迫我所谓“转化”为止,真是邪恶至极。

我决不配合他们迫害性的命令和指使,同时出现了较严重的“病态”,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江岸区“六一零”、洗脑班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放人,又怕承担责任,只好送我去医院,去了几家都没有床位,只好送回我单位的医院,但还是没有床位,就这样我前后二十天闯出了洗脑班。

出来后,江岸区“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等不断打电话、发短信、上门骚扰我及我的家人,威胁我的丈夫,手段卑鄙无耻,并要我一个星期最少两次和他们见面,当然我决不会配合。

揭露当地“六一零”和中共警察对我的迫害,是为了解体迫害,让更多人了解真相,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从而选择光明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30/226211.html


2010-05-08: 申冤递诉状 四名老人在法院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上午,武汉市江岸区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宋文绣、吴碧林、黄静和孙静屏来到江岸区法院找刑庭的法官吴珊榕和叶丽,希望澄清宋文绣的女儿、法轮功李市红被非法抓捕、庭审的冤情,法院方面却找来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把四位婆婆绑架到江岸区委的洗脑班关押。
此前,江岸区法院于四月七日开非法庭审李市红,当时庭审法官是叶丽。家人觉得对李市红抓捕、起诉的过程中,执法者在犯法: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入室抓人、抢劫私人钱财(1200元现金)和物品,非法关押、伪造证据起诉,因此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和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来到位于武汉市江岸区正义路8号的江岸区法院,希望澄清事实,并带去了一封控告状。

法院大门口的保安拦住几个老年法轮功学员,当听说是为李市红的事情找吴珊榕庭长,涉及法轮功的案子时,就让等一会,他们要去通报。保安找来吴珊榕,当宋文绣说自己是李市红的母亲,吴碧林讲自己也是当事人的时候,吴珊榕就让她们等一会,她开完庭再来接待。过了几十分钟,吴珊榕出来,让几个婆婆进去。有目击者看到,随后吴珊榕找来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说有人上访反映你们的问题。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的两个便衣赶来核实后,让后湖派出所来人把四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抓走,送到江岸区委的洗脑班关押。

背景材料: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宋文绣从家里出来,被守候在楼下的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等人捂住嘴巴绑架到一辆车上,强行抢走宋文绣口袋中的钥匙后,进入她的家,非法抄家,并顺手拿走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下午宋文绣的女儿李市红回家时,被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罗林、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袁庆红、万保珠(女)等绑架,并将李市红非法拘捕。到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李市红一案当时已经三次被检察院认定“证据不足”,三次退回江岸区公安分局“补充侦查”。其间,李市红一直被非法关押。江岸区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非法开庭审理李市红案件。法庭上,李市红和辩护律师据理力争,律师指出以刑法第三百条的内容作为迫害李市红的依据,是与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宪法条文相抵触,本身是无效的。至于检察院和法院中想以两高司法解释为借口进行迫害法轮功,搪塞自己责任的人,是在真正犯罪。

鉴于江岸区公安机关在办理李市红一案中涉嫌犯有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入室抢劫罪、暴力取证罪、枉法追诉罪等,李市红的家人一直给有关部门寄送控告状要求依法追究其刑事和行政责任,并立即释放李市红,对李市红及其家人做出国家赔偿,但却没有任何回音,此次李市红母亲等几个老人为送控告状被江岸区法院和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8/223109.html

2010-05-03: 武汉法轮功学员吴碧琳、黄静等被江岸区法院迫害

2010年4月30日上午,湖北武汉市江岸区的宋文绣和吴碧琳、黄静、孙静屏四人到武汉市江岸区法院去找刑事庭的吴庭长,希望跟她反映关于宋文绣的女儿李市红被江岸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和公安伪造证据陷害李市红的一些情况。法院保安说吴庭长在开庭让宋文绣和吴碧琳四个人出示身份证在旁边等着。过了一会姓吴的庭长(一个三、四十岁的女的,头发在后面扎一个独辫子)出来,把四个人叫进去。大约四十分钟后,一高一矮两个穿便衣的国保走进法院,矮个子打电话,说法轮功在为李市红案子告状,叫来几个人。此时吴庭长不时出来在大厅看还有没有法轮功学员。将近11点40分,后湖派出所的警车开来,其中一辆车号是鄂警A1173。几个公安下车将宋文绣等四个婆婆强行抓上车。几个婆婆问他们,凭什么抓人,来告状还要被抓,哪有这种理。

江岸区法院对来告状的群众不仅不接受状子还伙同公安、国保抓捕陷害来告状的法轮功学员。一直以来江岸区法院不仅通过非法开庭审理来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对要去法庭旁听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3/222786.html#105312243-1

2010-05-02: 武汉法轮功学员吴碧玲等多人遭610绑架,现下落不明

4月30日上午11时左右,武汉法轮功学员吴碧玲、宋文秀、黄静、孙姐到江岸这区法院给法官讲真相遭区610人员绑架现下落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742.html

2009-12-17: 武汉大法弟子黄瑾、张鑫兰外出讲真相失踪
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黄瑾、张鑫兰于12月6日结伴外出讲真相,至今未回来,其家人也没有得到他们的任何消息,请武汉大法弟子正念加持同修,有消息及时在网上通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7/214543.html

2009-12-16: 四名女大法弟子被东西湖二支沟武汉第一拘留所迫害
东西湖二支沟武汉第一拘留所内还关押著4名女大法弟子,其中一女同修叫黄静,50岁,一名是武昌区学员张春兰。

已知这里的两个恶警的名字:曹强霞、杨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6/214529.html

武汉 江岸区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10-22: 武汉市江岸区劳动派出所:
电话:027-82868696、027-85391033
所长梅建平027-82603066
副所长陈军18707102591
警察易德本027-707105921
李玉洁18707191303
吕馨17786370197

2019-09-09: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永清派出所信息
江岸区永清派出所:地址:武汉市江岸区胜利街306号,邮编430010
电话:027-85391020
女警曹某13707139900(骚扰过法轮功学员)

2019-07-08: 后湖派出所:地址:江岸区后湖街兴业路177号
座机:027-82910186、027-22497183
所长刘进
副所长董德甫 17786370888
警察吴少华 18986109199
警察余飞燕 18707102878

建设新村社区:
社区书记魏丹婷18571628721
社区副书记朱璐18572837961
组织委员李方方18571628733
宣传委员徐倩18572837951
纪检委员甘露18572837963
网格员潘锐18571621780
法律咨询:刘爽13886138470
文体服务:郭宽19871807171


2019-06-17: 轻轨派出所:
地址:京汉大道190号(大智路原汉口火车站旧址旁)

2019-06-01: 汉阳区法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马鹦路159号,邮编430050
电话:027-84586577 027-84586511
承办法官:梁宏027-84586579(女,约50岁,少年庭副庭长)

汉阳区检察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汉阳大道637号,邮编430051
电话:027-84862000
公诉人:高尚

2019-03-24:
汉阳区法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马鹦路159号,邮编430050
电话:027-84586577 027-84586511
承办法官:少年庭副庭长梁宏 027-84586579
汉阳区检察院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