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江汉区(汉口,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蔡甸区玉笋山洗脑班对外称“江汉区法教班”) >> 叶春凤, 女, 50

个人情况: 湖北省财贸医院(湖北省新华医院)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1-3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7-19: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七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六月下旬某礼拜四,在江汉区某一私人办的培优班内一学法小组共七人,突然来了几部警车带来三十余人恶警,用万能钥匙打开门,进学法小组,就照他们的像,然后就抄每个人的包,包内的自用电话、语音电话、徽信电话、私人钱与真相币、大法书与大法资蚪都被恶人抢走。据说有李姓女法轮功学员被抢走三千多元钱,其他不知其数。

七人都被带到某派出所、抽血、按手印、写东西。据说汪庆梅、汪东梅还被带医院检查、因血压高第二天被送回家。其他三人也被送回家。恶人用车送她们回家,然后又派人抄她们家中大法书与资料。

据说有一年轻女法轮功学员被送妇教所关十天,现不知下落。

据说叶春凤女法轮功学员没有配合恶人的任何要求当天就放她回家。她向恶人提出要求:1不要你们送2你们不要偷偷摸摸跟踪我。他们也同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9/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1330.html#1771901420-1

2010-02-15: 武汉市江汉区 “六一零”迫害法轮功事实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邪党“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利用江汉区的公、检、法、司等邪党专职机构,特别是利用公安分局一科、派出所警察,采取私闯民宅、非法入室抄家、强行绑架、任意打骂、不让睡觉、体罚、威逼利诱等非人道手段,肆意侵犯人权、剥夺公民信仰、人身自由。

十年来,以原江汉区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办主任辜建桥,江汉区政法委书记、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局长朱正兴、原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江汉区“610”办公室头子肖国雄、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江汉区“610”办公室头子李斌为首恶,江汉区“六一零”办公室成员屈坤、江汉分局一科科长胡家祥、江汉分局一科主任科员郑容、江汉区法院副院长肖国雄、江汉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黄国涛及各派出所所长为打手,不遗余力对全区法轮功学员实行地毯式的绑架、洗脑、打压迫害。先后在江汉区民意医院、市第一医院、江汉区福利院、二道棚等地多次办强制洗脑班。据不完全统计 2000-2002年间有36名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多,特别是二道棚洗脑班成立至今,从未间断过对法轮功的迫害,它不仅非法关押本地法轮功学员,还非法关押外地区学员如黄陂的李翠华、硚口的刘清水,已成为湖北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黑窝之一。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那里,遭洗脑迫害。例如2007年 10月12日,湖北省十堰市大法弟子蔡子东被枉判7年后又被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他拒绝向邪恶妥协。两个多月恶徒不准蔡子东睡觉,并且每天不停的殴打、谩骂他。蔡子东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骨瘦如柴,惨不忍睹。

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遭到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恶徒用“车轮战”二十几人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停的洗脑再加上拳打脚踢,不准坐下只准面墙而站等等。

特别是“六一零”头子屈坤、胡家祥、郑容,自从2002年初就在江汉区洗脑班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几年来,被胡家祥残害的江汉区大法弟子不计其数。胡家祥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突出晋级为科长,后又被区“六一零”看中。在胡家祥指挥下,洗脑班的恶徒长期残酷的折磨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上午刚被拘留所放出来,就立刻被劫持到洗脑班,下午再被胡家祥“送”进拘留所或劳教所。许多法轮功学员还被非法罚款、拘留、劳教、判刑,还有被迫害致残、致疯、甚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十年间,全区被迫害致死十七人,致疯二人,被非法判刑十七人,被非法劳教三十八人。被非法拘留、绑架到洗脑班不计其数。其祸之烈,可见一斑。希望国际追查组织追究武汉市江汉区参与迫害的责任人。叶春凤,女,50多岁,被江汉区唐家墩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后又被全副武装的武警持枪劫持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再次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后又被劫持到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5/218251.html

2005-05-23: 武汉大法弟子叶春风于5月15 日被江汉区610邪恶之徒绑架,据围观群众说来了十多名不法人员(警察),把她绑架走了,现被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叶春风到洗脑班后一直在绝食抵制迫害。现在绝食五天。

2005-05-21: 武汉大法弟子叶春凤,于5月13日上午在湖北省新华医院宿舍家中被“610”强行绑架至“江汉区洗脑班”非法关押。当时邪恶出动了两部车子,20多人,在场的家属不许他们绑架,并质问凭什么乱抓人?他们扬言:“不凭什么,就要抓,不服去上头告吧!现在不怕你们家里人多,再去叫人来,我们也不怕,我们的人上千、上万还有更多…”。当时被绑架的女大法弟子,穿着短裤头,脚上连鞋袜都没有穿,被它们一边拖、一边打,其场面很惨。

2004-07-28: 我是96年8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修炼后,身心有了很大的变化,道德回升,改掉了以前存在的许多陋习,而且身体上的许多疾病(骨瘤、肩周炎、关节炎等,当时准备做手术),由于修炼法轮大法,都已痊愈。这么多年没有上医院看病,为国家节约了很大一笔公费医疗费……然而,象我这样一名普普通通的修炼者,想做一个更好的人,却被迫害几年,现已成残疾人,恶徒们还不放过,还要继续迫害。
一、第一次办洗脑班后被关進妇教所

1999年,我上北京上访,想反映一下我炼功受益的情况,谈一谈我受益的状况,然而在上访的途中被单位带回后送入江汉区洗脑班(当时设在江汉区民益卫生院),直到大年三十才放回家。

当时爱人下岗,儿子学医的,单位不分配工作,开了个餐馆维持生活。刚过完年,阴历十六,我正在餐馆忙活,他们又强行把我带到洗脑班(设在武汉江汉福利院)。当时我身上带着《转法轮》一书,610头目看到,要收我的书,我没让他收走。于是,第二天,他带来一伙人,其中有两人带了象枪的东西,我当时以为是机关枪,后来才知道是二百响的鞭炮,把我带進办公室做笔录,要我放弃修炼,放弃大法。我说不可能,我就是要修要炼。他们叫我签字,我一看,什么嫌疑犯,我说:“我不是嫌疑犯,我是公民,而且是好公民。”他们然后把嫌疑犯一划,改成好公民,然后要我签字、罚款之类的,我不签字。他说,不签也把你带走。就这样,用二百响的鞭炮将我强行用警车带到妇教所(就是女子看守所),关押十五天,这期间每天被逼迫工作十几个小时,过着非人的生活,而且还要交300元钱,出来后又被强行带到洗脑班。

二、第二次办洗脑班被非法关押9个月之久,后又非法一年半劳教,迫害成残疾

在2001年3月4日晚上,我们一家人已睡了,当地派出所开了两警车人,又一次强行把我从家里绑架送往江汉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我向他们讲真象,他们说我“顽固”,关了9个月之久。没有任何理由,又将我送往七处一所。在女子监狱里,亲眼目睹对待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一幕幕:有的上铐几十天不下铐,反铐,扳子镣,面壁,不让睡觉,打人……都成寻常事。例如,我第一次洗澡,当时是2001年12月份,天气寒冷,我早晨刚用冷水洗完澡不到三、四个小时,恶警刘思思又要我们洗澡,我说:“我刚洗了澡,而且头发、身上、全身都彻底地洗了,洗的衣服才挂上,还是湿淋淋的。”并指给她看,同时,这个牢号的人都知道。恶警刘思思说,不行,还要洗。我说“不洗。”她就要我把钱条子拿出来(当时家里送来的钱要换成钱条子),她从我身上把钱条子抢过去后(当时,我这个牢号关了39个人,除我是修炼法轮功外,其余是其他案子,每人十元钱要我一个人出,剩余的钱不退),还用铐子把我挂起来。

在七处一所,我被残酷迫害9次,想起来历历在目。在提审中,他们问我对法轮功的看法,我说:“法轮功是正法”。问我为什么不签字,我说:“我没有犯法。”就这样,仅仅一句真话,恶警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判我劳教一年半。如今,我被迫害成残疾人。然而,回家后,他们还三番五次上门找麻烦,使我不能安宁。

三、第三次又想绑架我進洗脑班……

2003年11月26日,恶警们又一次上门想把我强行带往洗脑班。我把门反锁上不让他们進来,对它们说:“我不可能再上当受骗跟你们走。你们是狼来了,我不可能再受骗。迫害我几年,难道你们还要继续迫害,我到底犯了什么罪?!难道做好人有罪吗?!信仰真善忍有罪吗?!”于是,我拿起电话,通知弟妹们,对他们说:“它们又要把我带走,我今天决不会被它们带走,我是不会自杀的,但是,我今天有什么意外、不测,就是它们迫害死的……

弟妹们赶来后,与它们交涉。它们说什么省里有文件,要办洗脑班,这回把你姐姐弄到高级宾馆住一个月,3000元钱一个人。同时,要我弟妹陪去同住,费用全都由我的单位—湖北省财贸医院出。在我弟弟与它们交涉时,610办公室的电话一个劲地催医院赶快把人带过去,电话不少于一二十个地催。

我对它们说,说什么我也不会跟你们走,我不会再上当受骗。以前太相信你们了,受了你们几年的骗,同时也被迫害了几年,如今已成残疾人,你们还不放过,到底是谁在犯罪?!你们有钱就去支援国家建设,支援困苦下岗的人员,为什么要花大量的钱财、人力来迫害一个要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的炼功人呢?王莉(曾是十佳青年)、张毅等不是在外面被绑架的吗?现在王莉不是又一次被送進劳教所了吗?

我现在门都不能出,一出门随时可能被绑架,我的住宅到处布满了盯梢。

2003-11-30: 大法弟子叶春凤是湖北省财贸医院(湖北省新华医院)职工,曾患多种严重疾病,在医院都未治好,修炼法轮功后全部痊愈。因坚持修炼大法,被非法绑架去拘留时,警察全副武装押送,后又被非法劳教。现劳教期满,刚回家不久,11月27日,610又伙同其单位及居委会企图绑架她去洗脑班,遭到坚决抵制后便派很多人在其门外、楼下24小时围困监控。

武汉 江汉区(汉口,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蔡甸区玉笋山洗脑班对外称“江汉区法教班”)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8-29: 江岸区司法局西马所的工作人员:

王红所长,电话:13607189269
罗程,电话:1340711004
还有周密、张雪以及江汉区多闻社区人员(电话:8271998983),多次上门来家给秦汉梅照像,配合邪恶迫害她。

2019-05-13:汉口监狱:
地址:湖北省江汉经济开发区江达路28号,邮编430024
电话:027-83556010

武汉市江汉区610书记王勇027-85481802

武汉市政法委:
电话:027-82402767、027-82402413
书记殷玉梅027-85481689
610小组长胡曙光027-82402767
防范办:027-82402903、027-82402907
维稳办主任崔正军027-82402467宅027-85311811
610主任邓斌027-82863396、13317199999、027-82402420
610副主任陈仕国027-82402903宅027-87403060

湖北省公安厅:027-67122288

湖北省政法委:
电话:027-87237073、87232446、87824302
防范办:027-87233234、87233496、87133820办87133985

2019-04-29: 迫害湖北省武汉市王春红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武汉市东西湖区委政法委:
地址:东西湖司法局5楼
电话:027-83892155
书记涂亚平
“610”办:
汪粟13886007115、15927273890、83895971
综治办:
电话83890220传真83890459
王云国13986008008、83210027宅83260577
潘爱荣13971152669办83890459
彭吉松15926419596办83896935
郭斌、徐彩华
维稳办:
传真83210453
副主任李静13871189626办83210453宅83219800
王曼1340711929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原湖北财贸医院现改名为先锋医院
邮政编码:430000
医院直接参与迫害的有:
张宇列(医院书记)
韩昌义(工会主席)
李建中(保卫科)
王宇强(保卫科长)

武汉何湾劳教所六队
邮编:430000
参与迫害的直接责任人
恶警黄红(原管八队,现在六队)

七处一所
恶警刘思思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