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武清区 >> 宋有祥, 男, 6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乡东王庄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1-3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7-14: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六)
.......
(二十一)宋有祥,男,六十一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东王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为了证实师父和大法的清白,在对政府机关说明真实情况时,遭到了河北屯派出所恶警的毒打。五、六个警察围着,狠狠地抽打嘴巴,脸当时就被打肿了,半个多月才消肿。当天下午被下伍旗派出所所长张文起用手铐将手反铐在背上带回下伍旗派出所,当天晚上,他们把窗帘拉上,张文起和一个白姓恶警用手摇电话接电电击宋有祥,这种邪恶的电击电压很高,人被电的浑身剧烈颤抖,承受到了极限用头撞墙邪恶才罢手。晚上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迫害到八月一日放回共十一天。

九九年九月九日,在下伍旗乡政府炼功证实大法,再一次被劫持到武清区看守所迫害,到十月十一日放回共三十二天。

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左右,被关押在下伍旗乡政府强制洗脑,不让回家,强迫看邪恶造谣污蔑大法的录像,被关了一个星期高压洗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二十八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喊大法好,打横幅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的延庆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农历腊月二十五——正月初五,再一次被关押在乡政府洗脑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在河北省香河县写大法好的标语,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香河看守所,遭到了令人发指的迫害。被带重拷,拿牙刷用劲刷手指缝,直到出血,往嘴里抹人屎,往脖子里灌凉水,用手铐同时把手和腿铐在一起,人就不能直起腰来。后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邪恶的唐山劳教所迫害。

在唐山劳教所那个邪恶的黑窝,受到了邪恶的“绷床”的迫害,(详细迫害情况在明慧网有过曝光)直到二零零四年四月,人被迫害的生命垂危,邪恶怕担责任才将人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四日,在香河县刘宋镇发放真相材料时,被刘宋派出所绑架,后转到武清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4/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六)-243919.html

2009-09-06: 唐山劳教所用“绷床”酷刑折磨宋有祥
(明慧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农村大法弟子宋有祥,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先后在香河县看守所、唐山劳教所遭到非人迫害,曾被上重铐、灌大便、绑绷床,直至被折磨至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出劳教所。

宋有祥,男,六十一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乡东王庄村农民。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以后,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多年的高血压、高血脂、记忆力减退等许多疾病都好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身体像年轻人一样结实,他是亿万法轮大法修炼者直接受益者之一。他遵循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不光修掉了暴躁的坏脾气,一改在家中的霸王地位,家务活样样抢着干,而且知道了矛盾面前找自己,以实际行动化解了村里积怨多年的几个仇家。法轮大法的洪恩浩荡使这个朴实的农民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高德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开始后,他失去了和平修炼的大环境。在二零零二年四月,宋有祥在公路边、大桥边喷写“热烈庆祝法轮大法洪传十周年”标语,遭到河北省香河县刘宋派出所警察的绑架,在香河县看守所,宋有祥绝食反迫害,遭到了残酷折磨。看守所的警察教唆普犯折磨大法弟子是家常便饭。更邪恶的是,不光强迫戴上十八斤重的手铐脚镣,而且是把左右手分别从大腿胯下前后铐在一起,让人站不起来,走路都得弓着腰。恶徒们几天几夜不让宋有祥睡觉,狠踢猛打后,往宋有祥的嘴里抹人的大便,从脖子里往下倒凉水,伴随着邪恶的狂笑。直到他们累了、困了、打不动了,才把戴着手铐脚镣、只能弓着腰坐姿的宋有祥丢在寒冷的水泥地上。

后来宋有祥被非法劳教两年,转送臭名昭著的唐山劳教所。唐山劳教所的警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是惨无人道,第一件恶行就是强行洗脑,强迫看造谣陷害法轮功的录像片,如“天安门自焚”等,全是移花接木的谎言。谎言加暴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强迫大法学员放弃对“真、善”的信仰。在唐山劳教所,有一个专门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的邪恶部门,警察叫“攻坚组”。有五个警察、七个劳教犯人组成。分三个班,专门对付一个法轮功学员。在专门准备的一个房间里,无论白天黑夜都永远挂着窗帘。掩盖着里面发生的血腥的罪恶。他们叫嚣:不论采取什么手段、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一定要“转化”。因为“转化”一人警察可以拿到奖金,劳教犯人可以得到减刑及各种奖励手段。

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里没有任何自由,甚至最基本的权利。那里实行的是邪恶的包夹制度,两个劳教人员“包夹”一个大法学员,大法学员的一行一动,吃饭、睡觉、上厕所一切一切都在两个包夹的严密监视中,随时随地都会被狠狠的暴打一顿。更有一种令人发指的叫做“绷床”的刑具,警察将大法弟子的四肢分别固定在铁床的四个床角,仰面朝天,一点动不了,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不让睡觉,只要一闭眼,恶徒就会狠命的毒打。有一个叫王玉林的警察,迫害大法弟子极其残忍,专门教唆那些心狠手黑的劳教犯使尽阴损的招数折磨大法弟子,专门在人的咽喉部位下狠手,咽喉部位致命的一击,人当时就会感到疼痛难忍,呼吸困难,而且表面还看不到任何外伤。大法弟子在这张绷床上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不能动弹的时候,突然遭此一击,有的当时就得气绝身亡。截止到二零零三年十月。至少有三名大法弟子被折磨惨死在这张绷床上。

大法弟子宋有祥在唐山劳教所亲身经历了这样的残酷迫害。为了让宋有祥放弃信仰,中共使尽了招数,面对迫害,面对那些包夹的抱怨:“你要转化了,我们每人又可以减期多少天”的话,觉得他们很可怜。邪党害人不浅哪!大法弟子想救他们,给他们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从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八日至十月九日,在这二十三天的时间里,宋有祥一直被邪恶的“攻坚组”迫害。经历了常人不能忍受的非人的包括“绷床”的残酷折磨。面对拒不放弃信仰的宋有祥,那个叫王玉林的警察一直在叫嚣:“给他绷上,看你师父能不能救你!”“给他拿麻!给他拿麻!”拿麻的意思就是用被子把头蒙上,身上的衣服扒光,两人一拨,轮番的进行肉体折磨,专在敏感部位下功夫,招招下的都是死手。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对大法的正信,真的很难走过来。宋有祥绝食反迫害。被从绷床上放下来时,他浑身已没有好地方,右腿跟有一个大口子,到现在仍留下一个二寸多长的深深的疤痕。

二零零四年宋有祥回来时,体重从以前的一百五十多斤,被迫害的只有七、八十斤,一把骨头,极度贫血,面无血色,精神呆滞,说话没有力气,不能走路,生命垂危。警察怕宋有祥死在劳教所,把他拉到所在本地乡政府,撒手而去。

以上曝光的是唐山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宋有祥的迫害事实,这只是冰山之一角。是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又一个血的见证。同时奉劝那些至今还在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立即停手吧!不要再当中共邪党的陪葬品,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6/207789.html

2003-11-30: 这里主要非法关押着唐山、秦皇岛、保定、承德、廊坊、张家口等地的法轮功学员。象这样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劳教所、监狱、拘留所遍布全国各地。吉林监狱、大北监狱、太行监狱……。;高阳劳教所、唐山开平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黑嘴子劳教所……。;各地拘留所;各单位都变成关押、看管大法弟子的场所。

我是2002年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关押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的,在这里看到的是没有法律,没有道义、没有人性的对待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这里的法西斯暴行,迫害人权的行经是最怕暴光的,他们对家属接见实行监督,必须说劳教所好,不许说里边的真实情况,否则不许接见;每个人信件都必须开封检查,稍有不符合它们要求的地方就扣押,遇到上边检查就造假,让劳教犯说假话,如果谁要把他们暴光就报复。

这里所有被抓入的大法弟子都必须进“严管班”,也就是进六大队强制转化。六大队是全所最邪恶的地方,当时的负责人是:史玉存、高勇敬,人品邪恶的警察有:王玉林、李小忠、大马队长、王瑛等。这里警察还经常大调换。2002年有一次,6名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带到六大队绑在铁床上,百般蹂躏毒打(不让解大小便、火烧、用层层棉被盖上闷捂,在鼻子插管浇物等等),为了怕恶行败露,就进行了全所(六个队)警察大调换,这里对犯了罪的恶警也不追究。他们嘴上常说:“有老江头(指江泽民)支持,整死你们也不怕。”上面提到的王玉林和史玉存就曾经用电棍、杀绳折磨死一个大法弟子。我在里面还看到被迫害人的箱子一直被封条封着,他们看到人被折磨死了也害怕,当时恶警王玉林都吓蔫了。但有江泽民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密令,邪恶组织610等有恃无恐,还给恶警支持,把王玉林保护起来,不追究它的罪。

恶警们指使犯人随意打骂、体罚。加班加时的劳动,吃饭、喝水、解大小便全被限制,有不少人尿屎拉裤里,这又成为他们打人折磨人的理由。说什么不卫生。因为不能随便喝水(每人一天只给很少水喝约几百毫升)。不管吃咸吃淡,天气多热。如果因私下喝水,只能受毒打了,他们“想出”很多打人、折磨、摧残人的刑法毒招,什么“定”、“倔”、“绷”等毒招。

在严管班,每人早5点30起床,必须坐在很窄的小凳子上,一坐到天黑,中间三次吃饭,每次来回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有不少人下身都坐烂了,晚上睡觉裤子都难脱下,血和烂肉都和衣服粘在一起了。对于坚定、拒不屈服的大法弟子,恶警就动用酷刑折磨,早期是恶警和被其命令的犯人一起对大法弟子施暴。到后来由于大法弟子和正义之士把这些丑陋行径大量暴光后,恶警们就不敢当人多的时候动手施暴了,暗中叫被利用的犯人动手打人,并暗中许诺给其减刑,加分得好处。有时恶警也欺骗犯人,不给减刑,犯人就把内幕说出来,如有一次恶警王玉林指使一个吸毒犯对一名姓张的大法弟子施暴,把人绷到床上,用棍子乱打,当时把阴部都打坏了,头昏昏沉沉,十多天吃不了饭,走不了路。最后恶警也没给吸毒的减刑。而是给调石家庄了事。所以有些被利用的犯人也骂恶警们是流氓无赖。

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里有两套邪恶组织,一个是六大队的严管班(还有专门打人的小号),再一个是邪恶的所谓“攻关组”。恶徒们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有许多犯人看后都震惊,他们有的都在为大法弟子叫不平。恶徒越残暴越失民心,因为人都明白,真理不在法西斯者手中!

恶徒们用罚站、坐凳子、定墙、罚马步、不让睡觉、电棍、杀绳、绷铁床、火烧、烟熏、鼻子插管、不让解大小便、绷捆住、蹂躏、往嘴塞脏物、毒打阴部等敏感部位、拨烧胡须等等没有人性的卑劣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放弃信仰。

现在能记忆曾受过以上迫害的法轮大法信仰者:张树成,刘五子、殷荣志、王海泉、王伟、王文利、张海舵、赵志补、刘文、李海东、韩学宇、刘文博、孙章柱、李学巨、殷桂华、许智强、党建民、李月青、王建辉、黄有林、宋有祥、逢金良、秦贵富、赵汉贞、朱景波。还有很多人不知姓名的受害人。

2003-10-24: 大法弟子宋有祥,天津武清人,被攻坚组折磨得体无完肤,不能行走,两耳变形,有血泡,双腿绛紫色,恶警怕担责任才偷偷送其回家,现生命垂危。主要迫害人:攻坚组教导员王瑛,所610主任高永镜,队长李晓忠,刑事犯人孟永新、项左权、冯连心、杨晓明。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4/59412.html

武清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9-07-14:
武清区开发区派出所地址:天津武清杨村禄源道17号 增1号 电话:022-82114297
武清区公安分局:局长杨建全
政委:周海林13902060905
副局长:高雪利13920412795
副局长:孙广兴
副局长:卢健(原泉州路派出所所长)
副局长:李树银
副局长:周树连(分管国保大队,原河东派出所警察后升副所长 所长)
国保大队电话:2282167130、2282167128 大队长陈德军13920489757

武清区看守所地址:武清杨村镇机场道 电话:022——82124253:
022-82171513
所长王永革13920412737
副所长周建林13321051399
2019-07-08: 河西务派出所:
电话:2229439003
杨姓片警15922002566

武清区公安分局:
政委周海林13902060905
副局长高雪利13920412795
国保大队:
电话:2282167130、2282167128
大队长陈德军13920489757

武清区看守所:
电话:22-82171513
所长王永革13920412737
副所长周建林13321051399


2019-04-22:豆张庄乡派出所片警徐某13821654660

2018-10-25: 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
地址:武清区杨村镇机场道(与武宁公路交口南侧500米) 邮编:301700,联系电话:022-82124253.
电话:02222165836 02282171513 022-82179218

现所长:王永革 13920412737
刘副所长 警号 43067
手机号码:13702155059
办公电话:82124357
教导员:王舜
副所长:刘毅 刘斌
副所长:周建林13321051399
恶警:刘兆刚

2017-12-31: 上马台派出所:022-82289307
河西务派出所:022-29439003

武清区
政法委电话:022-82138637,022-8213860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