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广州市 >> 于亚欧(妻李杉杉), 男, 30

个人情况: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博士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州(家乡山东济南济南市舜玉小区北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12-0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于亚欧(妻李杉杉) 李杉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24: 于亚欧李杉杉夫妇在上海被非法搜查、短暂扣押
济南法轮功学员于亚欧李杉杉夫妇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在上海高铁站遭到警察非法搜查、短暂扣押,已经于当日下午离开上海。二人当时指出警察的行为属于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

李杉杉是山东简耐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主要从事食品原材料出口贸易业务;丈夫于亚欧本是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博士研究生,由于在自己的博士论文致谢页中写了一句:“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没有这正信力量的支撑,就没有这篇论文。”结果原定的博士论文答辩被强制取消,二零一五年三月被绑架,遭非法关押迫害。

为了工作需要,李杉杉与其丈夫于亚欧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中旬赴上海参加外贸展会。在展会期间,二人遭到了盯梢。

展会结束之后,二人按照预定计划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乘高铁离开上海。但是在高铁入站处,上海警察检查身份证之时,将二人拦下,说需要开箱检查他们的行李。二人不配合,并指出警察的行为属于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警察强拉二人,用暴力把于亚欧拖走,用轮椅把李杉杉推走,都遭到了两人的抵制。周围有许多旅客等人围观。二人也告知周围的中外旅客,说:“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警察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我们不配合。”但是警察仍然不顾一切继续迫害他们,其暴行在高铁站公开上演。

警察将二人劫持到他们的“办公区”之后,其中一个警察手中拿着一张纸,告诉李杉杉:“你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在明慧网上宣传法轮功,我们有材料”。其实是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月期间发生了山东警察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李杉杉于亚欧的系列恶行,该恶行被李杉杉在明慧网曝光,该曝光材料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发表,于是警察在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试图绑架李杉杉于亚欧二人。

李杉杉于亚欧反复告知警察,法轮功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二人已经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离开上海。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原则指导人修心向善,辅以简单优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炼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身心净化,道德回升。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在中国大陆据官方统计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而在中共全面迫害后的近二十年中,法轮功不仅没有被中共打倒,相反,传遍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大法的主要书籍《转法轮》被翻译成四十种语言文字在全世界公开发行。

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关于李杉杉于亚欧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报道《贸易公司老板在“青岛峰会”期间遭受的迫害》、《中科院博士生于亚欧被绑架到洗脑班》、《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博士生和妻子的遭遇》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4/于亚欧、李杉杉夫妇在上海被非法搜查、短暂扣押-384259.html

2016-1-11: 儿子被取消博士论文答辩、被关押 母亲控告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儿子被取消博士论文答辩、被关押-母亲控告江泽民-322074.html

2015-04-05: 中科院博士生于亚欧被绑架到洗脑班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的博士研究生于亚欧,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再次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位于佛山市三水区的洗脑班。

作为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的博士研究生,于亚欧本应在二零一零年春季毕业。他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在读博期间遭到桂林和广州“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非法组织)、广州国保及华南植物园人员的不断骚扰、威逼,甚至在二零一零年春季被剥夺了毕业论文答辩的权利,导致他无法获得博士学位和从事正常的科研工作。

于亚欧的妻子李杉杉,现年三十四岁,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在华南植物园实验楼的一个课题组做实验员。近年来,于亚欧夫妇只能寄居在济南的父母家中。而广州“610”、广州国保、华南植物园、济南610、舜玉街道办事处等人员仍不断骚扰恐吓,给双方老人造成伤害。

二零一五年新年后,于亚欧返回广州。不料在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再次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广东佛山三水洗脑班。他在济南的妻子和父母目前非常担忧他的安危。

以下是于亚欧夫妇遭迫害经历:

桂林、广州“610”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的端午节,于亚欧李杉杉夫妇去桂林看望一位昔日的同修,桂林国保大队的警察闯入夫妻二人居住的旅店,将二人绑架至派出所,继而绑架到桂林第三看守所。在第三看守所里,二人遭受了强制奴工劳动的迫害,并曾经受到国保警察的威胁、诱供。李杉杉由于坚持讲大法真相,不配合强制奴工劳动的要求,不穿号服,遭受了狱警指使犯人的轮番打、骂,还有“上镣子”的酷刑折磨(就是把双手和双脚用一副镣子镣起来,难以行动)。

之后,于亚欧李杉杉夫妇二人被分别骗到位于桂林市南溪山铁道疗养院的“法制学习班”(由政法委非法私设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机构,就是强制洗脑班),在这里,他们被强制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书籍。并且不让夫妻二人见面,在夫妻俩间互相挑拨、撒谎。后来两人向邪恶妥协写了“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桂林国保大队非法诬判于亚欧劳教一年六个月所外执行,诬判李杉杉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二人回到工作的单位——广州华南植物园后,夫妇二人一同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在压力下违心所写、所说的一切东西全部作废,并继续修炼法轮功。

广州“610”指使华南植物园的党群部、保安系统、研究生部等机构形成监控网络,对二人进行非法监控,无论是二人居住的宿舍楼上,还是于亚欧工作的办公室里,都有他们安排的监控人员。邻居、自己的师兄师弟师妹,都是他们利用来监控的人。整个研究所里还长期有那么十几辆车和几十个线人专门对该单位法轮功学员盯梢,这种盯梢,在零九年“十一”之前尤甚。

在监控中,还包括令人不齿的非法入室,经常有人趁二人不在宿舍的时候,偷偷进入其居室搜查,然后当线人向他们通知二人快要回家时,再偷偷地离开。夫妇二人,无论走到哪里,无论是买菜、逛书店、逛超市,还是在外面吃饭,都有专门的秘密警察和线人跟踪监控,与所内非法入室的人员相互联络。

二零零九年过年前夕,片警黄警官曾经在单位保安负责人的陪同下找到于亚欧李杉杉二人,要求二人签字一个叫作“群防群治,保一方平安”的东西上签字,实际就是侵犯法轮功学员合法权利的幌子。

于亚欧即将博士毕业前夕,广州610指使片警、党群部负责人、保安负责人等屡屡干扰于亚欧的正常工作研究,屡屡找到正在写博士毕业论文的于亚欧,要求写“思想汇报”,“约片警见面”等,甚至拿着他未来的毕业、工作前途等恐吓,还恐吓非法“加期”等,妄图达到逼其就范,向邪恶妥协的目的。“610”人员却继续向单位施压,甚至找到于亚欧的导师,根本不管他的导师工作十分繁忙的状况,通过他来施加压力。有一次,于亚欧的导师夏念和先生在同他们夫妇二人的谈话中说:“我知道我从这里和你们说上几个小时也改变不了你们的思想,但是也必须这么做。”可见老教授心里的无奈和苦楚。

于亚欧对此违犯人权的恶行一概不承认,并耐心的劝他们明白真相,不要再作恶,希望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于亚欧也明确表示,不会屈服于中共的淫威,把论文“致谢”部分的“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没有这正信力量的支撑,就没有这篇论文”一句去掉。广州“610”、国保对华南植物园施压,使于亚欧无法正常进行毕业论文答辩,从而无法获得博士学位。

于亚欧李杉杉回济南老家后,广州“610”、国保指使华南植物园以安排毕业答辩为由诱骗于亚欧回广州,目的还是要强加迫害。

华南植物园协从迫害

于亚欧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入学中科院研究生院,二零零五年八月开始在中科院广州华南植物园的植物分类课题组里从事科研工作。由于于亚欧工作认真、为人厚道,深得老师的喜爱,所以于亚欧的老师曾在多种场合表示过等他毕业以后,想要留下他在自己的课题组里工作。可是自从二零零八年被非法抓捕回到单位以后,于亚欧即被剥夺了这种工作的机会,在留园工作的问题上遇到了重重阻碍。甚至曾有片警明确说过:“(对于法轮功修炼者)去政府或者事业单位工作,你就别想了。”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于亚欧的老师在找自己谈话时曾说过:“我确实觉得你工作很认真,并且相信你能够先人后己的工作,不计较自己利益的得失。如果我说了算,我肯定是要留下你。可现在问题是即使我愿意,他们那些领导能愿意吗?”基于自己的老师对自己一贯认可的态度,于亚欧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即将毕业答辩之前再次找到自己的老师,向他提出:“如果您认为我适合继续为您工作,想留下我,那就请把我留下吧,因为迫害是没有任何法律根据的,如果您担心其它方面有压力,我可以一层一层的去找相关的负责人讲,跟他们讲清楚没有任何法律或者相关的规章制度说可以对法轮功修炼者给以工作上的不公正待遇。”于亚欧的老师在回答中表示,如果一层一层逐级上找,那么这件事甚至涉及到北京中科院的领导。并再次提及,如果是他本人说了算,没有其它的干扰,他一定会留下这个学生的,并且现在刚好是他的课题组里非常缺人手的时候。

于亚欧的妻子李杉杉,在华南植物园植化领域的一个课题组成立初期就在那里工作(临时工性质),由于她工作认真,又可以承受做实验经常会遇到的加班、熬夜等情况,受到了老板的赞赏。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与丈夫一起被非法抓捕之后,植物园施压课题组老板,不准许她继续从事实验室的工作。

于亚欧对于获得公平工作机会的诉求引起了“610”等专职迫害法轮功部门的恐慌,他们知道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无理的,心里发虚,又拿不出任何合法的规定或具体法律条款来说明他为何不能获得这个工作机会,所以就施压到他的老师身上,强迫他的老师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以前敦促他完成博士论文答辩,然后尽快离开广州,使他们摆脱这个“包袱”。

对此于亚欧提出:“首先,党委书记曾经说过,由于我对于法轮大法的信仰,将有可能因此而不授予我博士学位,这是完全违反法律和相关规定的,所以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前,我认为不适宜进行论文答辩;其次,我关乎博士学位的两篇论文早就写好,却被一拖再拖,一直没有发表。如果我留在这里工作,还可以慢慢的发表论文来拿学位,可是如果我被强迫离开了这里——我在这里的时候都没被及时发表的文章很可能会被更长期的拖延下去,此事关乎学位,我认为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前不适宜进行论文答辩;第三,在我的工作问题上,我被非法剥夺了继续我现在的科研项目工作的权利,并且没有得到任何合理的解释,工作方面的问题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十分关键的,所以在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前,我认为不适宜进行论文答辩;第四,现在以我为主在做的科研项目,确实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我留在这里继续完成工作是负责任的态度,但是即使在被强制剥夺这种工作机会的情况下,我也应该把这些工作完成再走,这也是一种职业操守。基于以上几点,我必须拒绝任何强制的答辩时间。”

二月七日中午,华南植物园人员再次对于亚欧恐吓:“即使你顺利答辩,学位委员会也不会以你炼法轮功的理由而不让你通过的,而是会通过‘鸡蛋里挑骨头’的方式,从你的论文中挑出其它问题,通过这种方式不让你通过。”

于亚欧与导师约定好的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的正常答辩被华南植物园取消了。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于亚欧在其导师的帮助下,领着李杉杉搭飞机回了家乡。他们从广州白云机场登机前,一直到后来走出济南遥墙机场,都有不带任何行李的、穿白衬衣的形迹可疑的人“盯着”。并除了飞机飞行阶段外,哪怕是进入机舱的前一分钟,此“可疑人”都在用手机对外联络。

于亚欧离开广州回到老家济南后,华南植物园仍对他实施“610”布置的迫害指令。二零一零年刚过完年后的三月五日,华南植物园的一些人连同广州“610”的人员找到了济南这边的“相关人员”,并让济南这边的“相关人员”向于亚欧的父亲施压,要求他带于亚欧回广州,并且“要将回广州乘坐的飞机或火车的日期和班次告诉他们”。园方的人员以“此事惊动中央领导”、“此事关乎很大”的话来吓唬在政府机关工作的于父,想用这种方式将于亚欧“带回去”。虽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是老人和于亚欧并没有这样做。后来据知情人士转述,这些从广州找到济南来的人造了很多的谣,还说于亚欧的一切行为都是受李杉杉“指使”的,从而希望济南这边的“相关人员”能够对李杉杉“有所行动”。

在“610”指使下,华南植物园的党委书记任海等相关人员预谋把于亚欧夫妇送进洗脑班,当采用各种诱骗的方式无法将于亚欧骗回去后,单方面对于亚欧做了所谓的“退学处理”。又试图利用所谓的“学籍管理”和“学生管理规定”来将他们取消于亚欧毕业论文答辩所造成的后果说成是不按规定办事所为,妄图推卸责任。在非法开除学籍以后,华南植物园的“相关人员”迫不及待的要将于亚欧的户口迁回原籍济南,并。

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华南植物园的负责管理户籍的文军和另一名职员,以及一名广东省公安厅国保总队的人,来到济南,并纠结了一帮当地的“610”及有关人员,气势汹汹地来到省府大楼——于亚欧的父亲的工作单位,说是要办理户口迁移手续。连哄带吓的从于亚欧的父亲那里要来了户口本,找到于家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在当事人不在的情形下,妄图以非法手段将户口迁移办下来,没想到碰了钉子,被派出所以园方证件不全为由拒绝办理。为了凑齐各种证件,文军等三人一方面又找于父索要于亚欧父母双方的身份证及结婚证,一方面又向广州要对于亚欧所谓“处理意见”的正式文件(他们带来的是复印件)。办孩子的户口迁移却要父母的结婚证,实乃闻所未闻,此举令于父强烈怀疑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企图;另一方面,由于快递无法一天之内寄到,为了尽快办成此事,华南植物园居然又派了一个人乘飞机专程送来所谓的“处理意见”原始文件。一个科研单位,却成天费钱费力搞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是不务正业吗?就单这次来讲,华南植物园一行四人的机票钱就得上万,本应用于科研的经费,就这么被浪费掉了。

自从于亚欧回到济南以来,华南植物园已经至少四次派人来济南进行骚扰了,每次都是偷偷摸摸,其心虚与害怕显而易见,来的人员也是换了一批又一批,因为明白的人都不愿惹这个麻烦,当这个垫背。每次要么去找于亚欧的父亲,要么去找于家所在地的居委会以至上级政府机构。于亚欧已多次向华南植物园表示严重抗议,要求不再骚扰其父亲。可华南植物园方面却屡教不改,这已经完全是等同于流氓的行径了。

济南“610”及舜玉街道办恶人的卑劣恶行

于亚欧夫妇回到济南父母家,迫害的黑手也从广州伸到了济南。

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广州天河区的人找到了济南市中区“610”孙某,他们通过舜玉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给于亚欧的父亲打电话,要他去办事处“谈谈于亚欧回去答辩的事情”。于亚欧李杉杉夫妇于第二天找到了舜玉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办公室和“610办”,要求他们如果再有“广州那边来的事”,不要再去骚扰自己年事已高的父亲,而直接找自己,并留了电话号码。

二零一二年五月份,有很多人突然出现在他们所住的楼周围、楼下的传达室处及对面的街道。据这些人说,山东省召开第十次(邪)党代会,他们是奉命对于亚欧李杉杉夫妇进行监控的。

李杉杉告诉几个参与监控的人员,他们这种行为是不合法、不合理的,希望他们不要这样做。这些人说:“我们也不愿来,很累,但是领导安排的就是让我们对你们走哪跟哪,我们实在是没办法。”

于亚欧夫妇住同一个单元的一位居民也看不下去这种现象,说:“街道办事处这是干什么呢,神经病嘛!”

于亚欧夫妇不承认这种迫害,同时也为了让楼下这些不情愿从事监控的人和楼上的居民都好过,他们于五月二十四日上午找到这些人的“领导”——舜玉路街道办事处的“610办公室”,希望他们撤掉这些监控的人。

在“610办公室”等了不长时间,来了市中区“610”的孙姓人员,现场七八个人都说他是领导、说了算。这个“孙姓人员”就是去年五月十三日于亚欧夫妇来街道办事处要求撤掉诽谤大法的宣传画时遇到的态度恶劣的孙某(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济南市中区政法委图谋迫害提意见者》)。过了一会儿,孙某叫来了济南市市中区国保大队的“张队”。

然而孙某却不愿意让于亚欧夫妇与“张队”讲话,频频打断双方谈话,连国保“张队”提出的问题都不让二人回答。孙某因和“张队”的做法不统一,两人还出去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孙某表示拒绝撤掉在该小区于亚欧夫妇住宅楼下的监控人员,并说“我说了也不算”。问他谁说了算,他又不回答。

孙某步步紧逼,试图从于、李二人口中诱惑出他想听到的什么“去检察院送了检举材料”、“在明慧网发表了文章”等之类的话,企图用以迫害。李杉杉当即指出,即使是警察,在审讯时的“诱供”也是违法的。

孙某多次以李杉杉实名发明慧网的文章啊、发博客的内容啊、去年代理刘玉晶官司的一些材料等,威胁说以后要“拿着那些材料在法院上再说”等等。

不过,孙某看上去非常害怕自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被外界揭露,用“以后劳教、进监狱等”威胁于亚欧夫妇要“管住嘴”,还多次拿 “广州那边的人”来威胁。

超越个人苦难的坚守

对一个家庭来说,培养出一位博士是多么荣耀的事。除了本人的天份和努力,多少人对他的成长付出了心血。而邪恶中共,仅仅因为斯人不屈服于它的淫威,而不惜将近在咫尺的美好扼杀摧残。有人也许对于亚欧必须坚持毕业论文中对法轮大法的致谢部分不解,甚至认为是自找麻烦。希望有这种疑问的人看一下以下文字,这是于亚欧的妻子李杉杉的一段感人表述:

“我丈夫于亚欧原定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进行博士论文答辩,他在毕业论文致谢部份中说:‘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没有这正信力量的支撑,就没有这篇论文。’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动的泪流不止。是啊,没有法轮大法这正信力量的支撑,我们就无法从自己出卖灵魂的痛苦中走出来;没有法轮大法师父无限慈悲的呵护,我们就无法从新走回正法修炼的这条路,并且在压力中、在恐惧中、在威胁中,战胜所有同龄人无法想象的困难,走过来。没有法轮大法这正信力量的支撑,我就无法正念正行的反迫害并最终恢复了我在实验室的工作,我丈夫就无法在重重压力下完成自己的实验和毕业论文。一句真心感谢的话,发自肺腑,让人为之动容。我非常清楚自己丈夫写出的这句话的分量,所以无论周围的人如何劝说、呵斥、威胁、恐吓、利诱……我始终支持丈夫决不去掉这句话,一定要带着这句感谢大法的话答辩!”

于亚欧夫妇在困境中仍坚守真理与正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5/中科院博士生于亚欧被绑架到洗脑班-307140.html

2015-03-30: 广东法轮功学员于亚欧被绑架至三水洗脑班

曾被桂林国保大队、桂林洗脑班严重迫害,被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因“感谢大法”而非法剥夺博士答辩机会,被广州、济南610多次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于亚欧,于2015年3月27日,被绑架至广东佛山三水洗脑班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30/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6876.html#15329223548-1

2012-05-27:济南“六一零”监控法轮功学员 遭质问语无伦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7/济南“六一零”监控法轮功学员-遭质问语无伦次-258148.html

2011-05-15: 济南市中区政法委图谋迫害提意见者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下午十四时许,居住在济南市舜玉小区北区的于亚欧李杉杉(夫妻),来到了济南市舜玉小区街道办事处,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批评、建议的权利,向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的刘科长及其他两名工作人员提出:其张贴于舜玉小区北区宣传栏内的污蔑大法的内容没有法律依据,是不实的、误导群众的宣传,要求其撤下。

于亚欧李杉杉两名法轮功学员向“610”办公室工作人员提批评建议时,其领导刘科长多次离开办公室“忙工作”,并在一个小时以后,刘科长说:“正好我们的领导也在这里,你们过去跟他们谈一谈吧。”,于是刘科长将于、李两名法轮功学员引导到另外一间大一点的办公室(副主任办公室),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人。

一进办公室门,就有两个脸色发黑的人要求于、李两名法轮功学员坐下,这两个人表现出似乎早就认识于亚欧李杉杉两名法轮功学员的样子,一开始还只是说“先坐下慢慢谈”。当两名法轮功学员询问这两个人的姓名、职务时,俩人开始不太愿意说,后来一个坐着的胖一点的人说他姓孙,是济南市市中区政法委的,另一个较矮较瘦的人说他姓陈。由于两名法轮功学员对于其姓名、职务的追问,孙姓和陈姓的二人之后就变得态度恶劣起来,并用呵斥的口气要求于、李两名法轮功学员“坐下!”李杉杉说:“宪法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你有什么权力命令我们坐下或者站起来?”姓孙的说:“你们还敢在这放肆!”似乎这个副主任办公室或者街道办事处是他的“山寨”。姓陈的说:“别让他们走,我去拿摄像机!”

于亚欧一看对方根本没有诚恳“交谈”的态度,就转身离开,李杉杉随后跟上了他。副主任办公室里的两名工作人员和“610”办公室的刘科长及一名女工作人员马上追了出来,其中一人一边走,一边多次用手抓住于亚欧的胳膊,不让他离开,并口口声声说是要让两名法轮功学员回去“谈话”。李杉杉说:“是你们刘科长说领导也在,把我们请过去谈话的。但是态度根本不是谈话的态度,宪法保证公民的人身权利,你们没有权力那样呵斥。不就因为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才这样对待我们吗?”并说:“你如果再拉我丈夫,我就打110了。”两人随即离开了舜玉路街道办事处。

大约二十分钟后,舜玉路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的刘科长、一名女工作人员和之前拉过于亚欧不让他走的一名工作人员来到了于亚欧李杉杉的家门口敲门,于、李两人没有开门。三名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就去楼下的传达室询问了于亚欧家中是否有人的情况,并要了传达室工作人员的电话,然后离去。

依据宪法行使自己的批评、建议权利是很正常的,机关工作人员应当倾听。而济南市市中区政法委的两名所谓“领导”态度恶劣的对待向行政机关提出批评建议的群众,并以拿摄像机录相相威胁,还让舜玉路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动手阻止两名公民的离开、妄图限制其人身自由,这是知法犯法的行为,也看出其“政法委”在对待法轮功学员和处理所谓“法轮功问题”上的粗暴与阴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5/济南市中区政法委图谋迫害提意见者-240853.html

2011-05-02: 修炼法轮功的学生遭中共迫害综述(一)
前言
一、大陆遭受中共迫害的学生遍布不同学龄、学历段
(一)中、小学生、学龄儿童遭迫害
(二)大、中专学生遭迫害
(三)研究生、博士生遭迫害
(四)留学生、外籍学生遭迫害

二、大陆学生被中共迫害情况概述
(一) 中共专设“六一零”机构,教育系统深受其害
(二) 中共谎言蒙蔽各地学校,毒害范围广、人数众多
(三)中共的迫害方式集邪恶之大全
1、逼迫休学、辍学、开除学籍、强制洗脑
2、对修炼法轮功的学生,实施绑架、拘禁、劳教判刑
3、经济迫害,敲诈勒索、抄家抢劫、不得就业
4、中共警察强奸法轮功女学生、注射不明药物等

三、监狱、劳教所、洗脑班
1、收容遣送和劳动教养制度不受监督制约,发生无数冤假错案和惨剧
2、中共斥巨资设置洗脑机构,实施监狱化管控
3、中共雇用帮凶,采取包夹挟持手段

四、残酷迫害、精神摧残部份典型案例
五、孩子们期盼的心声
六、结语

前言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法轮功迄今洪传中国乃至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地区,先后在国际上获赞誉无数,受到各界褒奖1600余项。海内外亿万人士修炼后,普遍感到获益匪浅,对法轮功赞誉有加。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北京大法小弟子集体炼功的祥和、美好场面'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北京大法小弟子集体炼功的祥和、美好场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引发全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讲真相活动。事实证明,这场迫害不仅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真善忍”信仰,也在试图泯灭所有人的道德原则和精神价值,尤其对学生的迫害,直接扭曲和毒害了下一代。

中国修炼法轮功的学生、孩童和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本来生活在幸福和睦的家庭中,无忧无虑。然而从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下令迫害法轮功后,中共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和专政工具,采取抄家、罚款、经济截断、威胁恐吓、绑架、关押拘禁、株连、强制洗脑、精神摧残、酷刑折磨、精神病药物毒害等各种非法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迄今已至少造成3432名法轮功学员的死亡,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被迫害死亡、致伤残、失学、失业、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众多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亲戚、朋友包括孩子们遭株连迫害。孩子们的幸福就此被中共残忍的践踏。

据明慧网报道,中国大陆超过一千四百万个孩子正面临失去上学的权利、甚至失去父母与家庭。无数学生、孩童成了中共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真善忍”信仰而一手炮制操控的恐怖主义暴行的受害者,他们的人格成长与生命安全、生存均受到了严重的扭曲和威胁。

这些数字,既说明法轮功受欢迎成度,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迫害的严重成度及其社会后果。如果考虑到很多学生被迫害后离校,流离失所,根本无法传出消息,实际情况肯定更为严重。这些被迫害的孩子们,多年来默默地承受着成人都难以承受的压力和伤害。可是中共犯下的这些罪恶,在强权下被封锁,在威胁恐吓下遭压制,在谎言欺骗下被掩盖。

中共江氏邪恶集团妄想迫害、铲除法轮功,但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反而将中共自己整的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倒了。但中共十几年来向学生灌输仇恨法轮功的反面教育,荼毒莘莘学子,迫害正信,给中国的下一代造成严重的恶果,令人感到无比忧心。

一、大陆遭受中共迫害的学生遍布不同学龄、学历段

中共对信仰、人权和修炼法轮功学生的迫害并不是个案,而是中共江泽民当局迫害政策下的系统而普遍的现象,各年龄段、学历段都有。

'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年龄分布'
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年龄分布

(一)中、小学生、学龄儿童遭迫害

在这场已经历时已近十一年的浩劫中,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多少人被中共集团夺走可贵的生命,中国又有多少家庭被江氏集团和中共当局摧残得支离破碎,多少孩子沦为无家可归的孤儿,使他们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

◇广州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博士研究生于亚欧,由于在他自己的博士论文“致谢”页中写了肺腑之言:“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没有这正信力量的支撑,就没有这篇论文。”结果受到中共不法人员威逼:(1)去掉那句话,在答辩中不要讲法轮大法,那么老师就帮助你顺利答辩、毕业,并拿学位;(2)自动退学,迁走户口;(3)等着“六一零”来抓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修炼法轮功的学生遭中共迫害综述(一)-240017.html

2010-10-02: 教育界迫害案例递交联合国

教育是人类走向文明的途径与标志,尊师重教更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然而,在中共长达十余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许多教师因为坚持信仰而被歧视、受到不公正待遇,甚至被迫离开讲台。许多学生因为信仰而面临着多种压力、甚至被迫中断学业。
最近法轮功人权向联合国递交的两个案例就说明了这一点。

一个案例是关于中科院广州华南植物园的博士生于亚欧(二十八岁)被拒绝博士论文答辩的案件。由于于亚欧在毕业论文的“致谢”页中写道:“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植物园领导于是取消了他原定在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的论文答辩。

根据教学部的要求,于亚欧向相关部门与教师递交了解释与声明,希望能够继续他的博士论文答辩。但是领导们并没有让他继续论文答辩,植物园的户籍负责人告诉他,他已经被学校除名,户口被转回家乡。因为于亚欧拒绝接受户口转移的文件。植物园保卫科给他的父亲打电话,要强制于亚欧参加广州的洗脑班。

另外一个案例是关于赵宗然(四十五岁),河北省阜平县阜平镇照旺台学校一位具有丰富教学经验的老师。由于不肯放弃信仰,他不断遭到威胁、抄家、劳教与工资扣停。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阜平镇照旺台学校全体教师按照县教育局的安排每日二十四小时对赵宗然进行跟踪监视。二零零八年七月,照旺台学校通知赵宗然到教育局积分评高级职称。可是当他的妻子到教育局人事股了解情况,得到的答复是:他的积分达到了要求,但他炼了法轮功不能评职称。并说上面有文件,同时也是教育局局委会的决定。

在赵老师被非法劳教的一年期间,他的工资被全部扣留。当他在二零零八年被释放时,得知工资会被降一级。二零零九年三月,他被取消任课资格,在学校当杂工。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他被学校除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230465.html

2010-04-22: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要求父亲举报儿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2/221975.html

2010-03-07: 广东“六一零”再次向博士生于亚欧家人施压
(明慧通讯员大陆报道)广州法轮功学员、博士生于亚欧因为在自己毕业论文中写了感谢法轮大法的话,受到华南植物园园方干扰,被拖延了毕业程序。目前于亚欧已离开华南植物园,广东省“六一零”的人员竟赶到了于亚欧的家乡山东济南,向其家人施压。

三月五日,广东省“六一零”、山东省“六一零”、济南市“六一零”人员及于亚欧父亲单位的领导以及于亚欧家所在小区的居委会人员找到了于亚欧的父亲,跟他说什么“你儿子于2月10日接受了新唐人电视台的采访”,还说什么“此事惊动了中央“六一零”故而闹大了”,并同时向他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要求他看住自己的儿子“这几天不要出门”,看住他们“不要让他们上网”,还要求他尽快带自己的儿子回广州。

之前,华南植物园向于亚欧提出:假期已结束,请尽快回所按“要求”(即去掉那句感谢法轮大法的致谢词)答辩。对此,于亚欧表示:“自己已经完成了全部学习时间,并且按照规定提交了毕业论文,同时在遇到干扰的情况下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去争取合法的答辩、毕业权利。”他还指出:已经学完了,提交论文了,如无非法干扰也已经毕业了,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假期”可言,谁会要求一个毕业的学生放完假回所呢?

然而于亚欧的此举却引起“六一零”人员极大恐慌,跑到山东向家人施压,想骗于亚欧回广州。“六一零”不法之徒,你们真是心虚至极呀,就因为一句感谢法轮大法的话,就连“中央、省里、市里全惊动了”。

于亚欧在论文中写下的这句话是:“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没有这正信力量的支撑,就没有这篇论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7/219390.html

2010-02-08: 博士论文致谢辞为何令中共如此恐慌?
近日,广州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即将毕业的博士研究生于亚欧,由于在自己的博士论文“致谢”页中写了一句:“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没有这正信力量的支撑,就没有这篇论文。”结果使他的毕业环节受到了多方干扰,原定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举行的博士论文答辩被强制取消,于亚欧本人被多次要求在论文中去掉这句话并同时不能在答辩时讲法轮大法真相,并且还有不法人员多次恐吓要对其非法开除学籍或者非法抓捕。

于亚欧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按照《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学生管理规定》,同时也是按照华南植物园教学部的要求,向有关的园领导和自己即将论文答辩的答辩委员们提交了一份“要求恢复博士论文答辩的申辩书”。申辩书中详述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教学部等部门因自己曾被非法判过劳教而取消答辩或启动对其的处分程序的理由不能成立、以及在受到迫害时保留行政诉讼甚至是刑事诉讼权利等内容,同时表达了希望相关人员能够明白真相,作出正确选择的美好愿望。

由于于亚欧完全是按照写作毕业论文的规范来写作自己的博士论文的,而“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没有这正信力量的支撑,就没有这篇论文。”一句也没有任何违反研究生院规定之处,所以他拒绝了老师等相关人员再三向他提出的让他去掉这句话的要求。二月六日,不法人员再次指使着于亚欧的老师当着于亚欧父亲、母亲、妻子的面提出了“于亚欧最后机会的三条路”让他选择:“一、去掉那句话,在答辩中不讲法轮大法,老师帮助你顺利答辩、毕业,并拿到学位;二、自动退学,迁走户口;三、等着‘610’来抓人。”当被质问非法成立的“610”办公室凭什么抓人时,得到的回答竟是由于明慧网上曾经有过揭露于亚欧及他的妻子被迫害的文章,竟然是他按照规定撰写的“要求恢复博士论文答辩的申辩书”,甚至是“他们抓人不需要理由”!不法人员无法无天至此!

在交谈中,虽然于亚欧的老师一再强调说他是代表自己,出于对自己学生的关心而提出这“最后的三条路”。而事实上在交谈之初,老师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电话说要让他“一定要讲透彻……”,另一个电话说要让他“好好说,注意保密……”,可见实际上外界向老师施加的压力有多大了。

二月七日中午,华南植物园不法人员再次对于亚欧恐吓:“即使你顺利答辩,学位委员会也不会以你炼法轮功的理由而不让你通过的,而是会通过‘鸡蛋里挑骨头’的方式,从你的论文中挑出其它问题,通过这种方式不让你通过。”其恐吓的架势,与此前于亚欧和妻子在争取自己合法的工作机会时,园方相关人员说的“他们不会以你炼法轮功而拒绝,他们会找理由而合理解释的”语出方式何其相象!这也是邪党流氓政治的充份体现!偌大的一个中科院研究所,就这样被“610”玩弄着,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采用“鸡蛋里挑骨头”、“找理由而合理解释”的方式迫害着。连于亚欧的家人也受够了这种恐吓的“流氓性”,出于美好愿望而到华南植物园来看望孩子的父亲母亲,在这种毫无正规可言的“毕业”操作方式中,也丧失了与园方继续“谈话”的信心,失望而去。

那些被邪党的谎言欺骗着而为其迫害政策卖命的人们,那些被邪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同样恐吓和威胁着却还在昧着良心配合其迫害政策的人们,请你们清醒清醒,难道你们就不知道“秋风正凉”吗?这样的邪恶恐吓能几时?对善良法轮功修炼者的违法迫害能几时?请立即停止作恶,为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8/217769.html

2010-02-07: 广州华南植物园对博士生家人施压
(明慧通讯员广州报道)广州华南植物园相关“领导”人物因博士研究生于亚欧在论文中写下“感谢法轮大法”的字句,威胁要对他进行处分,并频频对于亚欧远在山东的家人施压。

广州大法弟子、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即将毕业的博士研究生于亚欧,因在博士论文的“致谢”页中写下:“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没有这正信力量的支撑,就没有这篇论文。”于亚欧在压力下拒绝去掉这句话,园方将原定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举行的博士论文答辩强行取消,并通知于亚欧可能对他进行处分。

二月四日,于亚欧按照园里教学部的要求,同时也是按照中科院的学生管理规定,向相关部门和老师提交了“要求恢复博士论文答辩的申辩书”,该申辩书中详述了法轮功不是邪教,自己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违纪行为,以及保留上诉权利的内容,并且要求园方立刻按照规定恢复他的毕业论文答辩。

园方在接到于亚欧的申辩书后,没有按照正规的管理程序讨论其申辩书的内容并尽快恢复其答辩,而是由老师、园党委书记分别打电话给于亚欧远在山东的家人,要求他们“立刻前来”,并要求他们发传真写信对自己的儿子进行“劝说”。

这种行为,自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华南植物园领导在“六一零”的指使下要求于亚欧交“思想汇报”以后就时有出现。每当于亚欧拒绝了园方在“六一零”指使下向他提出的不合理要求后,园方就会找到他的家人,要求其前来“协助处理”。

且不说于亚欧早已经是年过十八岁的成年人,有独立行为能力;且不说山东省离着广东省多么的路途遥远,家人往来不便;就是从头到尾翻遍《中科院研究生院学生管理规定》,也找不到研究生院方面或者园方有权在处理学生问题时“找其家人”的任何管理规定。也就是说,园方是在没有规定其有权找学生家人的情况下,是在没有与学生于亚欧本人商量过的情况下,而三番五次这样做的。而这种“找家长”的行为确实给于亚欧的家人带来了很多压力和苦恼,也使相关的老师等人员饱受压力之苦。

共产党在对人民群众的迫害中,一向惯于迫害与其“专政”对像直接相关的家人、老师、朋友等,以达到通过迫害受害者的亲属等最亲近的人,而逼迫受害者向不合理要求妥协的目的。而这,也正是共产党“邪教”本质的体现。正信教人向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敬天、敬地、敬父母;而邪教共产党却教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不要说对别人的父母好,就是在自己的父母与“党”不一致的时候,都要用其恐怖的压力让亲人之间“划清界限”,这是对人伦、对所有人亲情的最大的迫害。

希望相关的人员立刻悬崖勒马,不要再昧着良心配合共产党的迫害政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留给你们做出正确选择的时间也不多了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7/217699.html

2009-11-30: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博士生和妻子的遭遇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的博士研究生于亚欧和他的妻子李杉杉因为去桂林看望一位昔日的同修被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他们回到居住地后,一直遭到非法监视。李杉杉失去了工作,正在写博士论文的于亚欧被骚扰和威胁。

广州法轮功学员于亚欧,二十八岁,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后身心受益。现在是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的博士研究生,即将毕业。法轮功学员李杉杉,二十八岁,得法于二零零四年,她于零七年底开始在华南植物园实验楼的一个课题组做实验员(临时工)。于亚欧李杉杉夫妇于二零零五年登记结婚。二零零八年二人被绑架,在回到单位后,李杉杉被剥夺工作至今。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的端午节,由于去桂林看望一位昔日的同修,桂林国保大队的警察闯入夫妻二人居住的旅店,将二人绑架至派出所,继而绑架到桂林第三看守所。在第三看守所里,二人遭受了强制奴工劳动的迫害,并曾经受到国保警察的威胁、诱供。李杉杉由于坚持讲大法真相,不配合强制奴工劳动的要求,不穿号服,遭受了狱警指使犯人的轮番打、骂,还有“上镣子”的酷刑折磨(就是把双手和双脚用一副镣子镣起来,难以行动)。

之后,于亚欧李杉杉夫妇二人被分别骗到位于桂林市南溪山铁道疗养院的“法制学习班”(由政法委非法私设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机构,就是强制洗脑班),在这里,他们被强制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书籍。并且不让夫妻二人见面,在夫妻俩间互相挑拨、撒谎。后来两人向邪恶妥协写了“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留下了污点。然后桂林国保大队的警察非法诬判于亚欧劳教一年六个月所外执行,诬判李杉杉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二人回到工作的单位——广州华南植物园后,夫妇二人一同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并继续修炼法轮功。

在于、李夫妇的工作单位广州华南植物园,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 指使着单位的党群部、保安系统、研究生部等机构形成监控网络,对二人进行非法监控,无论是二人居住的宿舍楼上,还是于亚欧工作的办公室里,都有他们安排的监控人员,邻居、自己的师兄师弟师妹,都是他们利用来监控的人。整个研究所里还长期有那么十几辆车和几十个线人专门对该单位法轮功学员盯梢,这种盯梢,在零九年“十一”之前尤甚。

在监控中,还包括令人不齿的非法入室,经常有人趁二人不在宿舍的时候,偷偷进入其居室搜查,然后当线人向他们通知二人快要回家时,再偷偷地离开。夫妇二人,无论走到哪里,无论是买菜、逛书店、逛超市,还是在外面吃饭,都有专门的秘密警察和线人跟踪监控,与所内非法入室的人员相互联络。

2009年过年前夕,片警黄警官曾经在单位保安负责人的陪同下找到于亚欧李杉杉二人,要求二人签字一个叫作“群防群治,保一方平安”的东西,片警哄骗说是为了保护人民的安全,要求各个阶层的人员都要签字。于亚欧李杉杉二人当时没有识破片警的欺骗,在那个没有具体条文的空白东西上签了字。后来自己在生活中亲身体会到才知道,所谓“群防群治,保一方平安”这种东西,是专门对法轮功这种坚持正义和真理的人进行监控而搞的监控网络,也就是“走到哪里,就监控到哪里”的意思。

李杉杉由于是临时工,自桂林回所以后,虽然她的老板对于她的工作能力非常满意,也很希望她能够回到实验室工作,但由于单位的管理人员向她工作的课题组长期施压,使得她至今都没能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

现在,于亚欧马上就要博士毕业(2010年1月春季毕业),迫害法轮功的机构“610”却指使着片警、党群部负责人、保安负责人等屡屡干扰于亚欧的正常工作研究,屡屡找到正在写博士毕业论文的于亚欧,要求写“思想汇报”,“约片警见面”等,甚至拿着他未来的毕业、工作前途等恐吓,还恐吓非法“加期”等,妄图达到逼其就范,向邪恶妥协的目的。于亚欧对此一概不理,并对他们劝善,希望他们能够明白真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于亚欧也明确表示,对于提出的迫害要求:“我不愿意,也不承认。”“610”人员却继续向单位施压,甚至找到于亚欧的导师,根本不管他的导师工作十分繁忙的状况,让他专门来做“劝服”。

天理昭昭,神目如电,迫害法轮功的恶首元凶江泽民及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人已经被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告上了西班牙法庭,迫害的坏事决不是干完了就完了,是要清算的!希望相关的“610”人员、警察、华南植物园单位的相关负责人能够早日认清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立刻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自己选择一个未来,不要留下永远的遗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0/213537.html

广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20)

2019-04-25: 广州市多宝派出所片警 翁广委 电话13535122131
广州市荔湾区政法委
地址:广州市荔湾区芳村大道西2号
邮编:510360
卞勇,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020-81677822、13602739391
梁国诚,政法委副书记 020-8159977313802758149
尹毅,政法委专职副书记、维稳办主任 020-8159978213903064756
陈英俊,区副书记、社工委专职副主任 020-81599793、13802986598
李鄂明,区专职副书记、区综治办主任 020-81599752、13312877108
王向荣,区防范办(“610”办)主任 020-81599751、13570125293
欧钢华,区防范办(“610”办)副主任 020-1599796、13802983077
王勇波,政法委办公室主任 020-81599787、18928990550
防范办(“610”办)业务一科:020-81599795
防范办(“610”办)业务二科:020-81599776
李建华,综治办副主任 020-81599831、13503010300
刘卫立,社工委专职副主任 020-81002772、13903069252
许立新,副调研员 020-81007203、13728035003

荔湾区多宝派出所
地址:广州市荔湾区逢莱路12号
电话:020-81206848
所长:徐国锋(上楼骚扰邻居)
教导员:陈月强

多宝派出所宝源社区
负责人,马开源 警号:033540 电话:13902492305
警长,吴观喜 警号:026931 电话:13926013948
副警长,卢俊华 警号:026925 电话:13676259585
社区警察,翁广委 警号:026048 电话:13535122131(上门敲门骚扰)
社区警察,王耀桔 警号:026923 电话:13602891478
社区警察,吴福明 警号:025947 电话:1350001381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5-05-26: 中科院博士生的一句大实话有什么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6/中科院博士生的一句大实话有什么错-310011.html

2010-03-16: “按规定进行”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6/219826.html

2010-01-26: 中科院研究所剥夺法轮功学员工作机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6/21693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