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唐山市 >> 段津津, 女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1-29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段凯扬 段津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12: 唐山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受的打击和株连
唐山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4)

四、对家庭的迫害

一人无辜遭受迫害,对于整个家庭都是沉重的打击和灾难。对于年幼的孩子,成为一生都难以磨灭的梦魇;对于年迈的父母,恐怕身心再难承受这巨大的打击,很多人一病不起、含恨离世;而对于最至亲挚爱的妻子(或丈夫),他们所承受的痛苦和压力也最大的。更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
2. 一双儿女均被劳教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段凯阳(段凯扬),大学毕业在天津市大港区工作,是业务骨干;妹妹段津津在唐山最大的饭店工作,聪明开朗,多次被单位评为“亲善大使”。一九九九年七月因上访,哥哥在天津被判刑一年半,妹妹被判三年劳教,关入唐山开平第一劳教所。

段凯扬被送進天津双口劳教所,打手们在毒打他的时候,他想起了童年时父亲打他的情景。事后他说:“孩提时老人家打我,和现在一比,那哪是打我呀?!”

段津津在劳教所受尽非人折磨,为抵制迫害而绝食,共绝食三次,第三次长达五十六天。在绝食期间每天到砖厂搬砖干重活或抬大粪,还被送進精神病院迫害。一次父母看到段津津极度憔悴的脸,得知女儿在劳教所受到摧残。爱女心切,痛心之心啊!老人便同劳教所交涉,无用便打电话到市长处、省里至中央,希望女儿的事得到关注。但他们老俩口却惨遭连累,唐山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连同开平区劳教所联合抓拿其父母。老俩口为国家工作一生,生性耿直,都已经六十岁了,四处躲藏,有家不能回,又无任何经济来源。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2/唐山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受的打击和株连-329713.html

2003-11-21: 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用木板抽、电棍电(邪恶的警察有虐待癖,闲着发狂时还以电老鼠取乐)、戴手铐、脚镣、野蛮灌食。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有的绝食抗议关押。

法轮功学员段津津(女),几次被铐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楼梯拐弯的铁栅栏上灌食,灌完后还留下胃管下次接着灌;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还有在烈日下晒、淋雨、冬天扒去外衣,只剩内衣绑在小树林里冻。白天干活晚上挨冻,有的日夜罚站。其中段津津站了几天几夜后,脚腕子都肿的跟小腿一样粗。有的被夜里面墙罚站,支持不住时,恶徒们就行凶。
再以唐山开平劳教所女子大队为例。从1999年11月初邱丽英、白玉枝、周西蒙、段津津、何静、李青、陶陶等是为维护法轮大法而被非法判劳教的第一批12名大法弟子。来到劳教所开始,开平劳教所一直对大法弟子进行着惨无人道的迫害。当邱丽英等12名学员第一次炼功并学法时,恶警将她们每人铐在一棵树上,然后揪住她们的头发往树上撞,从垃圾堆里找出脏抹布往她们的嘴里塞,更令人发指的是竟将女队以肮脏著称的一年从未洗澡的一个劳教人员的带经血的裤衩和袜子塞到她们的嘴里,此后对她们进行了多次毒打,致使她们第一次持续21天的绝食抗议。

原石家庄法轮大法辅导站副站长周西蒙2000年1月1日炼功被值班人员用棍棒毒打并被吊铐在树上近五个小时,将手严重冻伤。廊坊学员康淑香在绝食期间,被整夜铐在床上,由于不能翻身,段津津身体一侧竟被沤出两块茶杯大的‘褥疮’。


2001-03-24:邱丽英、段津津、何静、赵淑英于2000年6、7月份先后被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密秘送到唐山市精神病医院,原因是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写悔过书,在劳教所因抑制邪恶的迫害而绝食。

这所精神病医院住院部是一处四层楼,其中第四层楼是对有严重精神病的女病人施行全封闭式管理,铁窗、铁锁将她们四人同40多位有严重精神病人关在一起。

她们的病例上荒谬地写着“偏执性精神病”,其实她们是正常而又正常的人,刚入院时曾做过一系列的精神检查,证明根本没病。在这里全是各种精神病人,看到和听到的只是那些精神病人犯病时的恐怖状态和扎电针时的哀嚎,有的都是各种精神病用药。邱丽英(37岁,石家庄炼油厂化验员)是她们四人中第一个被送入精神病院的,医院为不负劳教所的重望,加强转化力度,不顾其绝食三个月,有生命危险(当时她血压低压才30)仍强行使用精神病用药。当时一位三楼的年轻男大夫来查房时说:“她都三个月没吃饭了还用这种药?很显然这种药对人身体的损伤是很大的。第二天邱丽英就满脸肿胀,呼吸困难,但这层楼的主管主任(是个老头,现在可能已退休,还有一个女主任姓许)和他的主治医生包大夫图谋尽快摧毁邱丽英的意志,不但坚持非法用药,还给邱丽英多次扎电针。

赵淑英(50岁,廊坊市三河县人),在送医院当天,强行输精神药物(双手、双脚绑在床上,几个人按着扎针,弄得床单、地上都是血,最后扎在腿上。

同时,何静(23岁,唐山华联商厦工作)被绑在另一张床上输液,那个男主任指使护士长说:“让她不吃药!把两顿的药都给她灌下去!”结果本来能走着上楼的她,第二天就起不来床,面如土灰,精神恍惚,一天到晚晕晕沉沉的睡觉,一个23岁的年轻姑娘大便蹭到内裤上却全然不知。

她们每个人都发生强烈的药物反应,危及生命。段津津用药后,舌头吐在外面缩不回去,心慌,脸、嘴、舌头全紫了,头痛欲裂,在床上来回翻滚,撞墙,24岁的她说:“当时真的比死还难受。”人吊死时,舌头吐在外面缩不回去,一个大活人舌头吐在外面长达12小时,那是什么滋味。

她们曾多次向主任医生表明自己是正常人,拒绝用药,可那男主任说,进了医院就他们说了算,就得用药,要不你写悔过、吃饭、出去。当护士长向劳教所管理处长张建忠反映因用药出现强烈过敏反应时,他说:“没事,继续用药。”并曾多次到医院询问,督促用药情况。

在这种直接危胁到生命的无奈情况下,也只有以死拒绝用药,因为她们知道如果不制止这种邪恶迫害,不知还会有多少遭受这种折磨(正好这时有山东精神病院有迫害大法弟子致死的消息)。医院也怕出人命担负责任,勉强停止用药(但没有同劳教所讲,因为那的主任医生想从中捞取好处,也不想让医院损失这笔收入)。

医院用的药(我不知道名字,不过有蓝色的,有黄的和白的,用药量很大)。这些药对人的神经有很强的麻痹抑制作用,但同时它的副作用也很大,对大脑、心脏都不好,也极易出现过敏反应,所以医院往往配有抗过敏反应的药同用)。那的一名护士曾说:“现在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治疗精神病,主要就是药物烧毁、抑制其神经,使他们反应迟顿(说白了就是使疯子变成傻子),所以她们刚刚停药的时候,大脑产生兴奋状态难以控制,连续几天都睡不着觉(精神病患者有时也有明白的一面。有的精神病患者说,如果总吃这种药,不是精神病也变精神病,所以连她们都不吃,四处偷着丢)。

刚到医院时,她们除了身上的衣服,什么也没有,曾多次要求劳教把她们换洗的内衣拿来,未实现。当时是三伏天,30多度的高温,无奈之下,段津津找来精神病人出院时丢下的脏内裤洗净,用来换洗。段津津、何静两个未结婚的小姑娘,一个是单位的亲善大使,一个曾是唐山市十大名模,在这一年多人间地狱般的劳教所中,在精神病院这活棺材中,女孩所特有的整洁干净早已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有满脸的憔悴。

劳教所对外封锁一切消息,不允许接见。赵淑英被判劳教第六天就被送到精神病院。在医院两个月,其间家属曾两次几百里地从廊坊打车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都被哄骗而回,只字不提送精神病院的事(按国家有关规定,是送精神病院或使用精神用药,需经家属同意,可查询有关资料)。

这里与世隔绝,抬头都是精神病患者,夜间有些犯病的精神病人梦游似的来回走,这种环境对一个正常人来说,就已经是一种精神折磨。

医院主要也是为了赚钱并不负责任,在医院绝食,开始护士长不愿老下胃管,要求保留胃管,不然也得绑上,胃管保留一个星期,胶皮管在胃、食道里都泡发了,咽喉全肿了被痰堵住,呼吸困难,由于段津津鼻道窄,痛得她睡不着觉。

还有一次,护士长拿来几根新胃管,未经任何消毒,上面还带有一层白粉末,直接下,新橡胶管刺激鼻道,辣得何静眼泪鼻涕往外淌,直至头痛、心慌,才拔出来。

有一次赵淑英一连七天未下胃管,当时她连续绝食已很长时间,三十几度高温,不吃不喝,要是不修炼的人,早就不行了。后来基本是两天下胃管一次,保留一天半。

在劳教所送她们四人到精神病医院前,曾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单位或看守所送至精神病院。

有一大法弟子是唐山华新纺织厂职工,2000年6月被单位送入精神病院,其间的用药、打针,使其精神恍惚,因拒药而扎电针,令其精神紧张,多次晕倒,醒后大哭,曾多次求丈夫把她接走,而医院却说,谁花的钱、谁送来的,谁有权接走,所以她丈夫也束手无策,而单位却强逼她说不炼了,换句话说,只要她同意放弃大法单位就说她是正常人,就可让她回家;说炼,就是偏执性精神病,就得住院打针、吃药、扎电针。她万般无奈,再承受不了这种精神折磨了,含泪随单位离开。

那的男主任,好象长期和精神病打交道,自己的思维也和正常人不一样了。其实那的医生也都挺残忍,只是她们习惯了这种工作,自己不觉得。这里动不动就是用药,扎电针。比如在她规定时间内不睡着,上去就是一针。还有一个大法弟子,医院经常给她扎大电针,扎完了她就手脚颤动不停,她害怕精神紧张。一次那个男主任在楼道里大叫:“给她开最大,给她扎!”

还有,刚开始拒绝用药时,医院还偷偷把药碾碎放入牛奶中,想暗地灌下去,都未得逞,时间长了,她们也就放弃了。

我就觉得医院用的那些药真的挺猛,如果当时顺从他们的话,不知道能挺多长时间,一天到晚的输液,弄得人迷迷糊糊的,再加绝食。后来那的护士和我们熟了,知道我们是好人,有的还听我们讲大法。

基本上就这么多,别的也没什么了,我也想不起来了。

2001-03-24: 请善良的人们关注大法弟子段津津的父母
段凯扬和段津津是亲兄妹,家住河北省唐山市新立庄,段凯扬大学毕业在天津工作,年轻有为。妹妹段津津在唐山最大的饭店工作,聪明开朗,多次被单位评为“亲善大使”

兄妹二人都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因上访,哥哥在天津被判刑1年半,妹妹被判3年劳教,在唐山开平第一劳教所。

99年底段津津在劳教所,为抵制压迫而绝食,在绝食期间每天到砖厂搬砖干重活、或抬大粪。夜晚俩人挤一张床,双手被拷在床头,胸部以上均露在外,瘦弱的身体在冬季的寒风中颤抖。一次父母看到她极度憔悴的脸,得知女儿在劳教所受到了摧残。所里对绝食持漠视态度,一个月走形式的灌过3次食。爱女心切,痛心之心啊,便同劳教所交涉,无用便打电话到市长处、省里至中央,希望女儿的事得到关注,但他们老俩口却惨遭连累。唐山市公安局610办公室连同开平区劳教所联合抓拿其父母,老俩口为国家工作一生,生性耿直,都已经60岁了,四处躲藏,有家不能回,又无任何经济来源。他们的精神支柱心爱的儿子、女儿在狱中倍受摧残又无法见面。他们的亲友也均遭株连,时时有人打扰恐吓。就连段津津的男友(进所以前相处两个月)也多次被找,甚至叫到公安局毒打,其母被吓得犯了心脏病,整日惶恐不安。

监狱的高墙隔开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生离死别。监狱中的大法弟子不知明日又将遭遇什么,狱外的亲人翘首期盼,不知国家又将采取什么折磨人的政策,不知老百姓何时才能一家团圆。

我们希望更多善良的人们能够了解法轮功真相,不要被电视那些欺世的谎言所蒙骗。

历时1年多的逃亡,不知段津津的父母飘零何方。望国内外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4/9301.html

2000-10-07: 邱丽英、段津津、何静被关精神病院近两个月
邱丽英、段津津、何静在失踪多日(近两个月)后又回到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医院,她们在这段时间都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这三位美丽、善良、坚强的女性,不知在此间承受了怎样的摧残!世上任何一个善良的人听说这两位刚二十四岁的姑娘和一个七岁女孩的母亲近一年来所遭受的非人折磨,都会为之颤栗!她们被送进精神病院,就因为她们受到非法迫害而拒绝进食。邱丽英从四月十日起绝食至今,而段津津、何静从五月十五日起无论是被带到家中还是在女队、在医院都一直处于绝食中,没有什么能改变她们用身体去承受、用生命去护法的决心。因为从肉体上去征服一个明白生命真义的人是根本不起作用的,动不了人心的,那么我们的人民司法、人民政府在无法使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屈服,使她们放弃对宇宙真理的捍卫,竟出此下策,采用如此可耻的精神摧残,完全丧失人性,只此一桩那些邪恶之徒的狰狞面目便可见一斑了。

另外,大法弟子张德义、吕春凤在绝食极度衰弱后均被送精神病医院,而张德义竟被过电,但仍没能使她们屈服,劳教所不得不将她们送回家。目前邱丽英、段津津、何静又重回所部医院,我们知道她们同样是不能征服的,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令邪恶胆颤的伟大生命。据传她们三人拒绝回家,条件是释放所有的大法弟子!我们为她们骄傲,同时代表全体大法弟子向她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希望她们保重身体,以大法赋予的正信和力量战胜邪魔,迎来邪恶除尽,普天同庆的那一天。

我们倒要问一问最高当局,中国的所谓法律、所谓法律监督又是怎样的真相?我们要求将我们这一年来的遭遇通过法律程序进行公开立案审理,我们要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讨还公道。

大陆大法弟子
2000.9.20

2000-08-01: 根据来自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唐山开平)女队的消息,自1999年10月底,大法弟子被判劳教以来,这里的大法弟子经历了严峻的考验,她们不畏拷打等诸多艰险磨难,坚持学法练功,堂堂正正地修炼,并为此进行了旷日持久的绝食。

今年2月初,白玉枝等6人生命垂危,极度衰弱,被特批在医院学法炼功。当她们进食并身体得到一些恢复后,劳教所即收回亲笔承诺,将她们送回女队,并将白玉枝、周西蒙关禁闭44天,她们因而又开始绝食或绝食绝水,时至今日已50多天。同时还有十几个大法弟子也在绝食中,其中廊坊弟子苗佩华绝食逾百日,康淑香近百日,邱丽英90多日,张凤德绝食绝水40多日。在2000年6月20日,对她们的身体进行了血、尿、心电图等项体检,结果表示,她们的身体不同程度受到了损害,有的已出现严重问题,苗佩华已经出现肾感染。按检测指标所显,有些学员已经应该处于昏迷状态了。

目前石家庄的白玉枝、邱丽英,唐山的段津津,秦皇岛的张德意已被送进医院,名为救护,实为隔离。北京三河学员吕春凤自2000年2月中旬绝食绝水,直到5月底被送走,历时百日,送走时尿已显血色,最近纷纷传闻吕春凤早已抢救无效献出生命。这里的大法弟子询问吕春凤的生死,均遭到搪塞,因此我们希望此事能得到外界的关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3374.html



邱丽英家地址:石家庄炼油厂宿舍二区18号楼3单元301
邱丽英丈夫:李轩林,电话:0311-5166426,传呼:717-1812596
何静宅电:0315-2848553
张德义:秦皇岛桥东南里31栋1单元1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7/1215.html

2001-01-29: 邱丽英、段津津、何静、赵淑英于去年7月被强制送进唐山市精神病医院,被诊断为患有"偏执性精神病"。原因很简单,因为她们在劳教所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并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她们中有的是直接从家里被骗到劳教所的,就连蒙骗赵淑英的片警都自觉理亏。在精神病院,她们遭受到惨无人性的虐待:被电针扎,绑在床上,灌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未婚小姑娘段津津灌药后舌头吐出来缩不回去长达12小时之久,满脸发紫,在床上翻滚,……医院害怕了,向劳教所某处长请示,该处长却说:“没事,继续灌。”原来医院是为赚钱昧着良心地干这种亏心事。后来医院怕出人命,才私下停止了用药害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9/7426.html

2000-03-28: 这里很难见到阳光
—— 来自唐山开平劳教所的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28/2967.html

唐山市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19-05-26:
唐山市路北区国保大队电话:2824452253401125340652534051
刘淑兰电话:2534064,赵路飞电话:2534034,办案工作人员包晓的工作电话:2534011
2019-05-05: 唐山市检察院:
检察长赵智慧

唐山市中级法院:
院长牛向阳
常务副院长贠卫东
副院长:陈永礼
地址: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长宁道966号,邮编063000
电话:0315-2067011
刑二庭(多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庭长李继林15081912755
陈之乔18332987108
朱明祥15931550898
曹留柱13785520511
陈凤丽13739892320
陈聚宝13803155863
杜建军15031522711
李荣彬18332987152
刘长军15031507985
孙国斌18332987102
王振峰18332987155
张丽丽15233352066
刘丽叶13932591762
谢美琪13730501705
赵亚敏18332987983
徐志辉13663360328
程兰芳13832568445办0315-2067422
崔建明13931566208办0315-2067416
杜鹃15903255455
刘健18332987220
滑明13930595279
马颖13931597161
李博18832521298

2019-04-11: 唐山市曹妃甸区相关电话:
职务 姓名 办电 宅电 手机
区委
书记 王立彤 0315-8756009  13663366921(秘书)
区长 梁振江 0315-8781789  18830578577(秘书)
区委副书记 韩建明 0315-8781066  13703255268
区委副书记,生态城管委会主任 王新春   13832856789
常委、人武部长 陈占贵 0315-2068561  18831571777
常委、农村工作部部长 李可春 0315-8795988  1583058058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