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 武侯区(金花洗脑班) >> 张世清(张仕清,张士清), 女, 5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2-23: 四川攀枝花法轮功学员燕宝萍遭迫害事实
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燕宝萍,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多次遭中共绑架、抄家、勒索,被开除工作;她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到非人折磨。在迫害中,她的家人也惨遭不幸,女儿被迫退学,父母在悲愤中相继去世。

燕宝萍,女,一九五九年生,原攀钢机电学院校办会计。燕宝萍曾身患多种疾病:头晕、头疼、两手关节疼痛麻木,疼起来晚上睡不着觉,手拿东西稍微时间一长就麻木的没知觉,两小腿经常疼痛难忍,还有痔疮苦不堪言;后来又被检查出来肝炎、心律不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了迫害,运用了所有的宣传工具编造谎言、诬陷、栽赃法轮功。燕宝萍作为一名亲身受益者,一九九九年九月和几位法轮功学员一同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信访办遭一群警察围攻。

江氏集团搞株连,把迫害法轮功和单位的职工奖金挂钩,燕宝萍为了不影响单位职工的奖金,第二次进京之前,写了辞职报告交上去了,告诉领导们,她炼法轮功后,身上所有疾病都神奇的好了,她按“真善忍”做人,工作上任劳任怨,并主动到别人不愿去的艰苦地方工作,每月按时做报表上报。修炼法轮大法,于国于民都是好事情。

二零零零年五月,燕宝萍和几位同修再次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附近的前门派出所,遭到非法审讯。她们很快被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带走,遣送回攀枝花,非法关押到攀枝花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天后释放,强迫签字,她拒签。

燕宝萍回家后,单位怕她去北京,叫她去上班,说不准法轮功学员辞职、下岗。

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月底,燕宝萍等六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攀枝花市看守所,然后又都分别被外提到盐边县看守所刑讯逼供。其中黄世荣被冤判了八年,当时二十多岁的袁玉贤被非法劳教二年,她遭刑讯逼供三天三夜,被打的遍体鳞伤,遭双手吊铐,双脚铐在凳子背上,脸、前身朝下,恶警坐在她悬空的背上。毛林芳被非法判了九年,在监狱遭受了残酷折磨。吴汉萍被非法劳教两年。燕宝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楠木寺劳教所,燕宝萍分别被非法关押过五中队、七中队、八中队、九中队,她遭到残酷迫害包括罚站、罚坐、不许动、不许说话,不准洗漱,不准洗澡,被强行洗脑及各种酷刑折磨。

由于环境的恶劣,燕宝萍等法轮功学员身上还长大片大片的疥疮,坐着裤子粘着皮肤揭都揭不下来,躺下翻身都很困难。

法轮功学员张凤清、张士清、詹敏在所谓揭批会上抵制邪恶谤佛谤法,站起来抱轮,恶警队长曹某用电棒电击詹敏,将她的左半边脸电至黑焦糊,詹敏绝食抵制迫害,遭恶警残忍灌食,惨叫声在坝子的人都能听见。

法轮功学员张士清被恶警电棒击、吊铐、关小间。她在恶劣的环境中,身上曾长过疥疮,九中队的包夹就给她身上涂满了药膏,她就把涂的药膏擦干净,包夹发现了,强行把她的衣服剥光,身上一丝不挂,四、五个包夹强制又拖又抬的把她弄到一楼走廊羞辱,当时恶警队长曹某就在对面坝子上看着。

还有成都法轮功学员李智,抵制军训走正步,被罚站不叫睡觉,她抵制邪恶迫害,遭到卡脖子差点断气,那几天她脖子上手指卡的紫色手指印还清晰可见。法轮功学员毛坤曾被迫害的昏迷不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3/四川攀枝花法轮功学员燕宝萍遭迫害事实-270314.html

2010-11-11: 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长达三年之久(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1/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长达三年之久(图)-232299.html

2010-09-30: 成都张世清女士两次遭非法劳教折磨
成都法轮功学员张世清女士坚持信仰,曾两次被中共非法劳教,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备受折磨。

一、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张世清在1999年10月10日进京上访,被国务院信访办扣留,身份证被没收,被成都驻京办扣留两天,后被成都武侯区派出所接回后被绑架到九如村扣留迫害十七天,她当年49岁。

同年11月16日,她再次进京说明真相,当时被警察抓进警车,在驻京办扣留,然后被脱光衣裤搜身,照像,只要有钱和其他东西全部抢走。再次被派出所人员接回当地戒毒所非法关押迫害两天,强迫盖手印、照像,后被非法绑架到莲花村拘留所迫害七、八天后押到宁夏街四大监迫害三天,最后被非法绑架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零十个月。

一进劳教所在五中队被迫害一个月,强迫背监规,背不着的就不准睡觉,一个月后转到了四中队那里强迫劳动,不劳动的就关在水屋里,门窗扣死的,每天半夜12点后才回去睡,整天都不准上厕所,每天只准吃一点饭。张世清饿得不行,就自己买方便面吃,都被那里的警察指使吸毒犯给没收了,致使张世清彻底不吃了,绝食抗议。那时四中队的警察有张队长,毛某、秦某、还有其他警察,秦某是最恶的。

张世清、郑友梅、桃菊花等等八九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水屋子里迫害长达二十天左右。有一天,劳教所下令叫法轮功学员各自写一份在里面对法轮功学员如何对待的,要实话实说,张世清就写了真实情况,是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那里的恶警指使吸毒犯李小林毒打张世清,从这个屋子把她拖到很远的很僻静的一个屋子去打,叫她从新写不实的,她没听从恶人的命令,就是要说实话。

二、遭毒打、吊铐折磨

到了2000年的7月份,楠木寺劳教所把里面的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七中队迫害,在夏天高温天气下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外面做操、跑步、做下蹲动作,曝晒,每天强化走队列,每天强迫几十个法轮功学员挤在一个屋子里强迫听诽谤法轮功的东西进行洗脑,长期不准洗澡,满屋臭得熏天。那个法轮功学员张世清不听恶警的命令,不走队列,被所谓的护卫队的五个男子拖进屋里轮番的毒打脚踏,还用狼牙棒打,那些人都是凶恶的打手。

有一天她炼功,被恶警拖进小间,拿了一个最小的手铐将她反背吊铐,一个恶警说:“这个铐子太小了,铐不起,从新拿一个来”。还是那个最凶恶的秦某(她是个女的,大约三十九岁),她说:“我来”,硬将张世清反背吊铐在铁门上,脚尖站地,痛得她满脸,满身的汗水从脸上和衣裤上流到地上,不一会儿,地上的汗水就流了一大滩,中午吃饭了,给她开手铐,开了好长时间也没打开,最后喊了一个高大的法轮功学员把她抱起很高,开了一会儿才打开,下来后她的双臂痛的发抖,不能动了,双掌已麻木,这种麻木长达半年多才好。

那里每天吃饭要排队蹲下报数,大家蹲下都不报数,都在原地打坐,非常整齐。那些恶警和吸毒犯拿狼牙棒乱打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打的流脓血。特别是罗小玉被打的最凶。她们都用卫生纸垫着,那些恶警和吸毒犯每天都还在打她们,还骂她们,你们用纸垫才打不痛呢,将纸给她们扯开,一看都吓了一跳,血肉一片模糊。劳教所的李科长的妻子是个医生,她来看见打成这样都流泪了,赶紧回去跟她丈夫说:“不能再这样打了,要出人命的”。那天晚上罗小玉差点死过去,她呻吟着,非常痛苦。

张世清被拖到屋里,恶警指使吸毒犯李兰清,她大概二十岁(女)用十四的钢筋圈条打张世清,打后关在屋里她们就走了。中午吃饭了,她们打开门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张世清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其他法轮功学员赶紧抱着她喊师父,叫她醒醒,叫她快喊师父,她醒过来了。晚上,打她的那个李兰清买起西瓜来看她被打成什么样子了,李兰清看到张世清的整个下半身被打成黑色,过了半年多才散完。其他法轮功学员,无论是老人还是年轻的都被打成遍体鳞伤。

恶警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转化学员,采用最卑鄙的手段,操控被欺骗了的学员把师父的新经文断章取义的背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听,利用坚定的学员是最听师父的话,又没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也最信任同修的这种善良心理来说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就这样上了当,受了骗,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写了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该写的。张世清也就是这样上了邪恶的圈套。她马上就醒悟过来了,看清这是在搞欺骗,张世清马上写了一份声明,揭露了阴谋,马上交给了七中队的队长张小芳(女,三十多岁),并亲自对张小芳揭露了欺骗手段。第二天把张世清关楼上去了,给她加了十个月的期。

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张世清遭受过一个高个子李某用电警棍电,衣服都烧臭了,冒烟,这李某有一米七以上(女),她打起人来最凶狠,她每天板起脸,咬牙切齿的,还有其他临时调来的恶警毒打和电棍电她,在楠木寺劳教所的这个黑窝里,第一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一年零十个月。

三、被劫持在洗脑班

中共邪党一贯用欺骗与恐怖威胁的手段迫害老百姓。在2001年的12月份,百花社区居委会书记周志平,男,四十多岁,打电话叫张世清去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他花言巧语地说:“其实我们对法轮功也确实不怎么了解,你来给我们讲一讲好吗?”他们把张世清骗去后,把武侯区办事处的张书记(女50岁左右)喊来,喊了几个人开来警车将张世清绑架到成都市武侯区金花镇洗脑班黑窝迫害。

在那黑窝里,刘小康是黑窝里的队长(男)50几岁,还有一个王科长叫王继平,男,50几岁,其余的就是每一个月换一个警察,另外就是在各地区的社会上的所谓保安打手,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个陪伴,24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不许他(她)们炼功学法,只要炼功学法就打他(她)们,一个房间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全部隔离,互相不准说话,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在一个大厅里听那些污蔑大法的东西。里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郑友梅(女)60岁左右;张盛荣(女)近七十岁;赵玉(女)30岁左右;教师卢兴平男40岁左右;刘真海男60岁左右;等等。

法轮功学员张世清被绑架到黑窝大厅里时,她大声喊法轮大法好!那些打手们马上就把张世清拖出去关在一个小间里,她绝食抗议。法轮功学员都不再听从恶人的命令,都不去听那些东西。刘小康就把郑友梅拖到院墙边罚站,用拳头打郑友梅的头部,脸部几十拳,打的郑友梅晕头转向,眼冒金星。有一天将卢兴平用手铐铐在墙上,打手们对他拳打脚踢,直到打的卢兴平发不出声来,他睡在床上不能动。

在那黑窝里,法轮功学员吃饭都被押着,吃完马上叫进屋,大家不听从无理的命令,打手们就一起上将她(他)们往屋里拖。法轮功学员给警察讲真相,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大法要求我们无私无我,我们炼功修心性,道德升华了,身体健康了,对人和睦相处,处处为别人着想,这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都有好处。我们都是在家里被非法绑架到这里来受迫害的,剥夺了我们的人身自由权,连吃饭都被押着。警察听明白了,很同情,大家都静静的回到了房间里。

后来刘小康和王继明回来了,邪气大发,指使打手们,有一个叫小陈,男,大约有30多岁,他们用砖头砸刘真海的腿,砸起血泡那么大,裤脚都拉不上来,一直不散,后来血干在里面,他们就把刘真海弄到医院去取血块,干血都取了一小碗出来,这是那里的陪伴说的,那刘真海的腿几年都是拐的。当天法轮功学员张世清也被那两个打手穿着皮鞋将她的头按在脚上,背凸起,两个交换着用力踢她的腰 ,踢了几十脚,陪伴她的蒋太婆大声喊,他们才停住,如是没修大法的人,腰子早就被踢掉了。

到了2002年的4月份,张世清绝食抗议,反迫害。到了28天的时候,刘小康叫医生给她插鼻管,24小时才取出了,取出后她还是不吃,他们把她弄到大一点的医院去,医生骂他们,人都这样了你们还给她插鼻管,都要出人命了。就这样在5月31日晚,她走出了魔窟。

四、再次遭劳教迫害

在2002年的8月份,张世清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打电话喊110,来警车将张世清非法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就被非法绑架到郫县安靖看守所迫害七、八天后没出任何手续就被绑架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2年。

到了劳教所黑窝,先到五中队,叫入所队,那个中队专门选了几十个很高大的吸毒犯及其他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进去那些恶警就指使那些犯人强迫脱光衣裤搜身,然后强迫走队列,张世清不听从恶人的命令,就是不走,他们就一拥而上将张世清在地上拖,她的衣裤被拖烂,双脚脚底皮肤全磨破,泥沙陷进肉里,送到医院,因她没有钱,医生不给处理,她绝食抗议,他们就撬掉她的牙灌食,过了几天 ,那些恶警指使一群犯人把张世清按在地上,抓住她的手强迫按什么手印,按了几次没按上,最后一次勉强将就了。

一月后到八中队,她是不会喊什么报告的,因为是被迫害的,不是犯人,她进门那些干警和其他犯人说:“你怎么不喊报告呢?”她说:“我是来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来救度你们”,干警们一听,说这个人不能和她们在一起(指法轮功学员),那些干警怕她影响了其他法轮功学员,第一天就把张世清关在小间里整整两年,2个其他犯人24小时监控她,她给那些犯人和警察讲真相,有的同情她,有的对她凶,她正念正行,不干活,到八点钟就睡觉了,那些被谎言迷惑了的犹大气不过,就去跟干警说:“她不干活还比我们睡的早不行,就这样到了晚上12点还不准睡,张世清就原地睡在地上,无论那些犯人怎么打她,用冷水泼她,她都不动,就是要睡,那些犯人把李其(队长、女、40岁左右)喊来,张世清还是正念抵制,就是不动。就从那天起,每天晚上12点就让她去睡了。

再有,他们不准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无论做什么都要打报告批准了才行,说自己是劳教人员,如何如何的请示批准了才行。法轮功学员张世清,她要去上厕所,不给任何人说,她给那些人讲道理,说: “吃了要排这是天规定的,无论哪个都不可能剥夺别人上厕所,那虫虫蚂蚁吃了还要排呢,还何况是人,他们无言对答。从那时起她每天吃饭前先上厕所,从不打什么报告。有一次,她炼功,队长李其把她的腿强迫盘上用绳子绑了三天两夜。

最后一次,恶人来势凶猛,他们喊了一屋子的人,有被骗了的犹大,有警察、有其他犯人,拿了几本邪恶的书,把张世清拖到那间屋子里,想强迫转化她,她很坚定,那些人没念邪恶的书,那些干警说对她是不抱任何希望了,她是无法改变的了。

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期间,很多家属提出了离婚,有的被强迫离了婚,家庭破裂了,这明摆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要清醒,修大法是有福份的。在楠木寺劳教所黑窝,法轮功学员张世清也面临着她丈夫来找她离婚两次,第一次她对法官说:“修真、善、忍有百利而无一害,大法教我们做好人,如何做一个修炼的人,遵照大法去做,别人只有受益的,搞得家庭破裂,不是大法的要求,是邪恶的迫害,我不承认这些,要说离婚是感情破裂了才离婚,但是我们的感情没有破裂,修大法反而更和睦了。”法官说:“那你就举点例子出来吧,好在哪里”。她说:“在修炼前自己下楼都很困难了,慢慢移下来,双腿僵硬,整天睡在床上不想活了,修大法了,心胸开朗了,现在双腿行动自如,没有病了,不拖累家人,也没给家庭带来经济负担,你们说好不好。以前给丈夫经常吵架打架的,现在他怎么骂我,打我,我都不生气,让着他,你们说好不好?”她丈夫说是这样的。张世清说:“这都是事实,不是虚假的,这些事实摆在面前,这就是大法归正了人心,人的道德回升了,在大法中修出了人的善良本性。处处为别人着想,师父的大法要求弟子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你们说好不好”。那女法官一直都笑眯眯地听她说,她拿着的笔记上一个字也没写上。一位男法官说:“她说了那么多你咋不记呢?”那女法官说:“她说的这些我不好记呀。”是呀,好的,正的她们就不敢记了。

第二次8月份,她丈夫又来找她离婚,劳教所的警察李其(队长)和其他警察问张世清,你丈夫又要来找你离婚了,这次是要硬判,你怎么办呢?还在给她施加压力,说:“你什么都不要,你回去到哪去住呀”?张世清说:“我自行处理,不要你们任何人管”。过了两天,他们真的来了,来的是另外的法官,叫张世清签字,她把其他的一些字签了,就是因为炼法轮功离婚,她不同意签。她明白,修大法别人只会受益的,哪有会被抛开的。这不是我修大法造成的,是恶人强加的迫害,我不承认这些。有一个叫李干的警察(女)大约40岁左右,打个伞,在炎热的天气下给法官说了两个多小时,不要让她丈夫离婚,这次也没离成。

张世清从1999年起先先后后在黑窝里非法关押迫害5年。张世清从楠木寺劳教所黑窝出来,被劫持在武侯区金花镇洗脑班里迫害七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30/230338.html

2005-07-16: 四川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酷刑图示

吊铐
此种刑罚只能脚尖着地,脚后跟不能着地,如脚后跟着地手就被铐子勒进肉里去。严重时,会上吐下拉,手会失去知觉。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游全芳、王红霞、张世清、尹发凤、耿小俊、赵忠玲。

固定铐
站立,铐在窗上动不了,时间久了双脚就要站肿。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高燕、张世清、张文红、王红霞、陶菊花、樊英、耿小俊、尹发凤、游全芳等至少30人。

毒打
警察和几个至二十几个包夹一窝蜂拳打脚踢。被打的大法学员遍体鳞伤,以至内伤、昏死,痛几个月。受此酷刑的大法学员有:张世清、李光青、陈晓玲、刘霞、吴玉萍、尹发凤、付利琼、陈金华、唐天敏、王红霞、李雪梅、朱银芳、李玉华、李冯琪、赵忠玲、杨太英、许萍、何玉梅、钟水蓉、耿小俊、郑材先、高燕、杨绍培、苏世辉、吕燕飞、陈富珍、祝跃辉等等。

电击
用高压电棍电嘴、脸、颈、手、背、屁股等。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尹发凤、张世清、张凤青、张文红、张亚群、樊英、王红霞、陶菊花、祝跃辉、游全芳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69.html

2005-01-29: 成都市武侯区双楠街道办事处所属百花社区恶人苏德英,仇视大法弟子,跟踪监视大法弟子,于2003年8月左右向双楠派出所举报在外面发真象资料的大法弟子张世清,从而获得了中共双楠街道党委500元奖金。当即双楠派出所与市公安局将张世清送劳教所非法判2年半的刑。现张世清被折磨得已奄奄一息,命在旦夕。而苏德英不仅得了钱,到处吃“油大”(方言:指请客)庆功,真是大有出人头地之势,好景不长,就在她吃油大之时,鸡骨头卡喉,不能说话,到医院动手术花了3000元钱,这叫偷鸡不着,倒蚀一把米。同时紧接着身体突然肥胖,坐骨神经剧痛不能动弹,每天生活已不能自理。

最近周围邻居窃窃私语:“苏恶人迫害张妹(世清)这样的好人,真是早该遭恶报……”

2004-12-05: 四川楠木寺劳教所穷凶极恶的迫害

王红霞、张世清、张凤清、高慧芳、陶玉琴、蒋贤凤、占敏、祝跃辉、燕宝萍、吴士翠、刘凤霞、刘忠义、彭仕群、黄敏、罗梦、童国琴、凡英、喻斌、段文莲、黄丽沙等十几个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长期被强制在露天面墙壁罚站,其中黄丽沙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在邪恶恐怖下坚定正念,她们不服从邪恶的命令和指使,不报数,不喊报告,不做操,不唱歌,坚定的维护大法、制止邪恶的迫害。只要见到恶警李琦、李霞、尹丹、胡××等迫害大法弟子时,她们就站起来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师父是大慈大悲的!”“还师父清白!”恶警立即伙同几个案犯一起冲向大法弟子,拳打脚踢,乱抓乱扯,用脏擦布塞嘴,用胶贴嘴,用电棍、警棒打,铐在大树上,恶警们象一群饿狼,拳打脚踢,嘴里不断的乱骂。
...
两个坚定如金刚的大法弟子,张凤清和张世清,长期被单独关小间,她们所受到的残酷折磨非语言所能形容,四到六个犯人监管一个,戴着手铐脚镣,谁也不知道她们每天被恶警胡副队长等的电棍警棒毒打过多少次,被辱骂多少次?她们总是关着门窗藏起来暴打。有大法弟子见到张凤清,全身青紫,腿肿得裤子都穿不上,心里顿时一酸,泪水强忍着,不敢流下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5/90731.html

2004-02-03: 恶警们就把劳教所的男恶警安排在7中队来打、电,手铐铐在树上,还有犯人疯狂地拳打脚踢。当时受迫害最深的就是罗小玉、罗志玉、张世清、陈文群、李凤启、扬启会等人,几乎每天都要被打,打得遍体鳞伤,特别是李凤启被恶警与罪犯用细条打(是农村耕田用来打牛的细条),身体没有一处是好的,当时被打得奄奄一息。每天晚上都有大法学员被抓到坝子里罚下蹲,不许睡觉。在炎热高温的夏天,恶警罚大法学员站军姿,坐军姿,大家的手、脸都被晒掉皮,有的被晒起水泡。或者就是罚你手抱头上下蹲几百、上千次。

2004-01-12: 成都法轮功学员张仕清因不屈服,一吸毒人员找来修房用的钢条对她下毒手,打得她皮开肉绽,整个臀部变成黑紫色(很多学员都是如此),当场昏死过去。

2003-04-11: 大法弟子张世清从2002年10月份進八中队起,一直被关進一间一点不见自然光的小监室,并连续被吸毒人员群暴。恶警尹丹不仅不管还拿来手铐将张世清铐上。 2003年2月11日晚,张世清、黄玉芳又被暴打,在二楼的西昌大法弟子张翼大声喊:“不准打大法弟子!”恶警李奇高声叫:“到底谁在迫害谁,把他弄下来!”由于大法弟子张翼据理力争,让李奇依法执法,文明执法,不能迫害大法弟子,李奇恼羞成怒,辱骂张翼一顿。两天后,张翼被副队长刘萍反背铐着,并在背部与反铐的手之间塞進了一床厚厚的棉被,使张翼痛苦不堪,并且五天五夜没让她休息。

2002-10-20: 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头目的犯罪记录
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犯罪头目高明亮、刘晓康、王冀民自2001年9月以来,对被劫持在洗脑班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他们以每月450元的工资雇佣打手,对不接受洗脑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连70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

74岁的蒋真梅老人就曾被他们从楼梯上拖下来,拳打脚踢。大法弟子张世清,女,50多岁,2001年10月被楠木寺放回,12月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张世清坚决抵制迫害。凶残的刘晓康、王冀民指使打手保安对她进行毒打。张世清被身强力壮的打手一口气踢了几十脚,踢得满地打滚,小便失禁。而年近60的大法弟子刘真海坚决抵制邪恶的一切要求、命令与指使,也经常遭到毒打与折磨。在寒冷的冬天被邪恶之徒脱光衣服在阳台上冻,绝食几天后还被强迫跑步,跑不动了就由保安拖着跑。2002年2月他被暴徒用砖头砸坏了腿,至今还瘸着腿走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0/38353.html

2002-03-18: 由四川成都武侯区政法委书记高明亮亲自督办,在机投马家寺同江镇原老法院院内的“法制”学习班实为践踏法律的私设监狱。里边的人都是因炼法轮功被从家中强行抓(拖)来的。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转眼间变为阶下囚。在里面的一切行为均被三比一的恶警、保安和监陪所控制。要是与其探讨法律、人权就会遭到拳打脚踢。为了基本的人权,学员已多次绝食。其中绝大多数已被非法关押四个月以上(2001年国庆前抓的)。请社会正义之士关注这一严重的违法行为。

以下是部份被关押学员名单:
成都市浆洗街:赵渝
晋阳:张盛荣,女,62岁 王富英,女,60岁
郑友梅,女,56岁 刘真海,男,58岁
双楠:卢新民,男,50多岁 张世清,女,53岁
簇桥:罗辉顺,男,62岁

2002-03-04: 成都学员张仕清因不屈服,一吸毒人员找来修房用的钢条对她下毒手,打得她皮开肉绽,整个臀部变成黑紫色(很多学员都是如此),当场昏死过去。后来又因不配合邪恶,拒绝做操,被恶警李队长趁其不注意,抓住头发猛然向后转动,情急之中,张仕清只能随其转动,才免遭脖子被扭断,随后又被恶警秦朝霞(队长)双手反背、手铐卡死吊在铁网门上,只让其脚尖触地,秦见张仕清手脸变成乌黑色,才慌忙将她放下,此时张仕清已不能站立,全身发抖。

2002-03-02: 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张世清因不愿看污衊大法的电视,张姓警察就大打出手,搧耳光,揪住头发往墙上撞,狠狠地把她踢倒在地,没等她挣扎起来,就又冲上去一阵狂踢,口里不停地叫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25877.html#chinanews0302-1

成都 武侯区(金花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7-02: 骚扰人员
倪家桥社区:毛新洲(男)主管:综治 征兵 流动人口
成都市关爱中心巡视组:高某(女)
成都市政法委人员:包某(女)

倪家桥社区
电话:028-85599592
书记:陈英(正)、陈雪梅(副)
主任:涂静(正)、孙卫华(副)
成员:
郭永忠 13541056982
陈德金 13548042966
王义清 13408473404
杨绍建 18328562880
魏宝珍 18048581967
王雪 13086611012
高秀坤 15308069918
李远明 13628011075
兰春第 13684025778
吴永强 黄梅 吴茜 王作康

2020-06-27: 成都市武侯区玉林街道办倪家桥社区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
骚扰人员:倪家桥社区,毛某(男)
成都市政法委人员:包某(女)
打电话的是玉林街道办人员:刘某(男)
其他人情况不详
倪家桥社区 028-85599592
书记:陈英(正)、陈雪梅(副)
主任:涂静(正)、孙卫华(副)
成员:郭永忠13541056982、吴永强、黄梅、吴茜、陈德金13548042966、王义清13408473404、杨绍建18328562880、王作康1355037679、魏宝珍18048581967、王雪13086611012、高秀坤15308069918、李远明13628011075、兰春第13684025778

2020-06-18: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玉林街道办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黄某(男):13086675373 黄志林(音)成都市玉林社区街道办
包某(女):18981700882 所谓市里巡视组的,自称是学心理学的
冯莉(女):18981926985 未表明身份

2018-06-05: 成都市武侯区政法委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祠大街264号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31041 传真:02885558685
武侯区政法委书记 陈智 1380801300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7-26: 成都武侯金花洗脑班迫害郑友梅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6/159581.html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八中队恶警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6/96758.html

四川资中楠木寺迫害大法弟子的内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6/1756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