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 城关区 甘肃省第一监狱(大沙坪监狱,兰州监狱,兰州市阀门厂,男) >> 于進方(于進芳,于进芳), 男, 63

于進方(于進芳,于进芳)
兰州大法弟子于進芳、夏付英夫妇
个人情况: 甘肃省省建第二机修厂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兰州
迫害情况: 判刑5年
个人近况: 2006年11月25日 迫害致死 (2006-12-0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1-2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323(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女婿: 夏富英(夏付英) 于進方(于進芳,于进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2-08: 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
.......
案例11:收留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袁江被当局秘密关押酷刑迫害2个月后,于2001年10月26日逃了出来,在山洞躲藏4天后来到法轮功学员于进芳(男,63岁)家,九天后因多处内伤发作离世。第三天兰州市城关区公安一处路志斌带人绑架了于进芳、其妻夏付英及家中不修炼的女儿、女婿、保姆,并查封了住宅,于进芳因此被非法判刑五年,夏付英被非法判刑三年。2006年11月13日于进芳被家人从兰州监狱接回,12天后含冤离世。法轮功学员盖新中,男,65岁,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界河店乡北两岗村人,邯钢退休职工,2005年3月因收留参与邢台地区法轮功真相电视插播而被追捕的程凤翔,被永年县公安局绑架,在看守所内被灌食到口喷鲜血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283669.html

2011-03-12: 康泰医院里的罪恶
—— 甘肃省劳改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一起在病房内发正念时被外科荆主任看到后,在监道里高喊:“不得了,法轮功炼功了,快告诉管教把他们全都铐起来。”管教恶警拿来手铐将八、九个法轮功学员分别铐在病床上,一直铐了一个多星期。当时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王永波(兰州大学数学系学生,因长期绝食强行灌食达半年之久后导致严重肺结核,骨瘦如柴,此后保外就医)、郭守军(西北师范大学生化系教授、博士生)、关自平(维尼纶厂技工)、于进芳(原兰州市汽修二厂车间主任,二零零六年从监狱迫害出狱后不久因长期在狱内遭受严重迫害身心极度伤残、虚弱无力、呕吐不止离开人世)、王友江(原兰州军区少校军转干部)。

此后法轮功学员绝食,又遭到荆主任指使的一群刑事犯强行灌食,几个粗大的刑事犯在荆主任的指使下给不配合灌食的于进芳强行灌食。鲜血、汤水糊满全脸浑身,惨叫声不绝于耳,其惨状令人目不忍睹。作为医生的荆主任却洋洋得意,兴头十足。五、六个灌食的人仅用一套灌食工具,不做任何消毒清洗,连续使用。

进出劳改医院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医院管教恶警的强行搜身,二零零一年底,管教科裴副科长和一名管教恶警白猫(犯人起的绰号)强行搜查出院的法轮功学员王友江,搜出大法经文,恶警裴副科长指使两名刑事犯将王友江双手反剪,头压低控制住。王友江高声喊道:“裴科长,你这样做是违法的,是土匪流氓的行径……”恶警裴恼羞成怒,冲上前,挥手出拳,显示淫威,却被身边围观的女护士给拦住说:“算了算了,别生气了,裴科长。”白猫给王友江戴上手铐反剪,由两名刑事犯强行推拉到楼外看守所警车内。

不允许法轮功学员收听短波收音机。恶警徐立二零零八年没收法轮功学员苏安洲价值二百元的收音机,理由是短波收音机能够收到“敌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2/康泰医院里的罪恶-237439.html

2009-06-22: 兰州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综述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甘肃兰州市城关区政法委“六一零”在省、市政法委的直接驱使下,与当地公、检、法、司互相勾结,十年来,采用密谋、威胁、恐吓等邪恶流氓手段,对城关区上百名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绑架、关押、判刑。多人被迫害致残、致死。

一、开设多个法西斯洗脑班,非法劫持、关押法轮功学员

1.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法轮功甘肃辅导站义务辅导员袁江、葛俊英、于进芳、李明义及其他十几名大法学员,遭城关分局、国安非法劫持,在兰州市人民饭店、兰州红土地宾馆等处被非法关押整整半年,直到二零零零年元月才被释放。
......
5.于进芳,男,六十三岁,甘肃省汽修二机厂退休工人,于进芳七年来一直遭受迫害,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半年。二零零零年十月,于进芳上北京证实大法,为大法、为师父讨公道,在北京东关村住处被恶警绑架,遭毒打,恶警用高压电击他的面部,致使他满嘴都是大泡。他被非法关押在东关村看守所二十天后,被非法劫持回兰州,在桃树坪看守所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于进芳家被恶警破门而入,兰州市城关区公安一处路志斌带十几名恶警再次闯入于进芳家,绑架了于进芳、妻子夏付英及家中不修炼的女儿、女婿、保姆,并查封了住宅。于进芳当日被绑架至甘肃榆中县看守所,受折磨十几天,身体受到摧残,恶警通知家人说他“胃出血”住院(兰州大沙坪劳教康复中心医院)。于进芳不配合邪恶,曾绝食抗议几天,恶警还把他捆在铁床四天四夜折磨。二零零二年四月,于进芳出院,公安一处经办人逼迫家人交四千元,因家中无钱,女儿们交了二千元,单位代交了二千元(后从夏付英工资中扣出)。之后,于进芳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沙坪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于进芳、夏付英、王志君和文世学被兰州市城关区邪党法院秘密非法审判,于进芳被非法判刑五年;于进芳在牢房遭受非人的待遇,睡的是阴暗潮湿的地铺,导致全身长满了疥疮,体无完肤,全身流脓血,持续发高烧不退,卧床不起,不能吃不能喝,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看守所下属卫生所才被迫通知他女儿。二零零三年三月于进芳在多人的搀扶下,女儿交二千元给兰州大沙坪劳教康复中心医院,不到一个月又被看守所押回迫害,在家属多次要求下,又被勒索四千元后,方才转入医院。

二零零零六年十一月所谓的“刑满”,家人将其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接回,发现人非常消瘦,身体虚弱,不能吃东西,经常呕吐,据本人讲快出狱的两个月以来就有这种情况。后来于进芳越来越不能吃,呕吐越来越频繁,终于在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六点多钟与世长辞。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2/203200.html

2007-05-05: 兰州大法弟子于進芳、夏付英夫妇遭迫害经历(图)
兰州大法弟子于進芳、夏付英夫妇,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遭受着邪恶的骚扰、非法抓捕和关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夏付英从甘肃省女子监狱回到家,同月十三日,被兰州监狱恶警迫害的极度虚弱的于進芳也被家人接回。这对患难夫妻刚刚团聚的第十二天,于進芳就因身体在迫害中遭到极大伤害而离开人世,留下夏付英一个人孤苦伶仃,艰难度日。

于進芳,男,六十三岁,甘肃省建二机厂职工。妻子夏付英,今年六十四岁,也是二机厂职工。他们家住在兰州市城关区排洪南路270号。

于進芳由于长年上班劳累,积劳成疾,每天腰疼难忍。夏付英在一九七五年被单位汽车撞伤,致使腰椎骨第二、三、四节成压缩性骨折,二十年来腰上一直系着一副钢背心,一直弯不下去腰,痛苦不堪。为了祛病健身,夫妻俩寻寻觅觅,山南海北,花了不少钱先后学了几种气功,但都收效甚微,仍然承受着病痛的煎熬。

一九九五年九月的一天,夫妻俩偶然看见了法轮功的洪法场面,那种慈悲祥和的场深深的吸引了他俩,抱着试试看的目地就学炼起了法轮功。

夏付英炼功三天就拉肚子,她想:“这个功法和其它的气功就是不一样,我刚炼功,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师父已经在管我了,我就认定这个功法,无论发生甚么事,我都要坚定的炼下去。”拉了两天两夜,她就感到腰舒服了,无病一身轻。就把戴了二十年的钢背心卸掉了,医院的病历也都撕了。得法不到一个月,于進芳的腰痛也不翼而飞。于進芳感慨的对妻子说:“这么多年来,我俩花了多少精力和时间练习气功,冤枉钱花了不少,但身体却不见好转,没想到不花一分钱就学到这么好的功法,现在我们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一九九五年九月底,夫妻俩得到《转法轮》,于進芳一读,这正是他一生所追寻的宝书。不久,夏付英也请到了宝书,没书时她发愁没书看,有了书她更发愁,她没上过学,一字不识。每天她捧着宝书去参加集体学法,可她只能听别的同修念,自己不能念。一天参加完集体学法,回到家她抱着宝书大哭一场,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不识字,甚么时候才能自己学您的法?”之后,在她迷迷糊糊之时,《转法轮》上的字就像放电影一样,一个个的发着蓝光往她脑子里打。等她醒来再捧起《转法轮》时,发现书上的字好像都见过,并且大部份字自己会念了,只有个别的字不认识,在大家的帮助下,慢慢的就自己能把《转法轮》读下来了,师父后来的《经文》和在各地的讲法及大法资料也都陆续能读了。

通过学法炼功,夫妻俩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逢人便讲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希望别人也能修炼受益。每逢节假日都积极的投入到洪法中,使更多有缘人能够得法。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对法轮功的邪恶打压开始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兰州公安非法抓了四名大法学员,于進芳同其他法轮功学员到省政府办公厅,要求无条件放人,结果被非法关押半年,单位还非法停发他每月的病养金(四百元)。直到二零零零年元月二十日他才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七月,夏付英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打坐并高喊:“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捕到前门派出所关了一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于進芳、夏付英夫妇一同去北京证实大法,夏付英在定西车站被劫持回兰州,非法关押在兰州市桃树坪看守所十天。而于進芳则冲破层层封锁到了北京,后他在北京东关村住处被恶警绑架,遭毒打。恶警用高压电击他的面部,致使他满嘴都是燎泡。他被非法关押在东关村看守所二十天后,被押回兰州,在桃树坪看守所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大法弟子袁江在甘肃敦煌被非法抓捕。后被兰州公安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白塔山后山,酷刑折磨了近一个月。十月二十六日,袁江摆脱了邪恶的看守,辗转来到于進芳的女儿于霞家,十一月九日因多处内伤发作离世。

袁江去世后,兰州公安得知讯息,出动了三十几辆警车,把于霞家重重包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兰州市城关区公安一处恶警路志斌带十几名恶警破门而入,绑架了于進芳未修炼的女儿、女婿、保姆,并查封了住宅。同一天,恶警路志斌带十几名恶警又闯入于進芳家,绑架了于進芳、夏付英。于進芳当日被绑架至甘肃榆中县看守所,夏付英二日后被放回。女儿、女婿则被非法关押迫害三日,勒索一千元后才放回,但住房长期被查封,致使其一家人无家可归。直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于進芳、夏付英夫妇被非法判刑后,房子才归还。

于進芳当日被绑架至甘肃榆中县看守所,被恶警残酷折磨十几天,身心受到巨大创伤,恶警通知家人说他“胃出血”住院(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于進芳在医院不配合邪恶,曾绝食抗议几天,恶警还把他绑在死人床上四天四夜拷问。

二零零二年四月,于進芳出院,公安一处经办人逼迫家人交四千元,因家中无钱,女儿们交了两千元,单位代交了两千(后从夏付英工资中扣除)。之后,于進芳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沙坪看守所两个月,直到二零零三年六月。

在看守所于進芳过着非人的日子,睡的是阴暗潮湿的地铺,导致全身长满了疥疮,体无完肤,全身流的脓血。受迫害二个月来,持续发高烧不退,卧床不起,不能吃不能喝,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看守所下属卫生所怕担责任才通知他女儿。

二零零三年三月,于進芳女儿交两千元给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后,于進芳在多人的搀扶下才住了院。但不到一个月又被看守所押回迫害,在家属多次要求下,又被勒索四千元后,方才转入医院,住院三月有馀,于進芳仍没康复。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夏付英在女儿家中住,兰州公安局十六处的何波带领五个恶警突然闯進她女儿的家里,没出示任何证件谎称让夏付英去核实一下问题。当时夏付英执意不去,说有啥问题就地核实。何波谎言道:“这有啥呀!你去核实完了,赶下午四点钟就回来了。”就这样连哄带骗将夏付英推上了警车,直接把夏付英送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起来。

夏付英被骗关押几天后,兰州市邪党城关区法院以莫须有的“窝藏”罪名将于進芳、夏付英、王志君和文仕学四人强行非法宣判。夏付英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之后被送到甘肃省九州女子监狱五监区);王志君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五年(之后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九州女子监狱);于進芳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五年(之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入监队);文仕学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之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七监区)。

于進芳在狱中熬过了漫长的五个春秋,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出狱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老残监区。二零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家人将于進芳接回家,发现于進芳说话时舌头僵硬,每说一句话都很吃力,人非常消瘦,身体虚弱,不能吃东西,经常呕吐。于進芳说:“回来前这两个月,我一直都是这样,不吃吐的轻些,一吃吐的更厉害。”后来于進芳越来越不能吃东西,呕吐越来越频繁,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六点多与世长辞。

于進芳被迫害致死是中共邪党及江罗邪恶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的铁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5/154151.html

2006-12-06: 曾救助袁江的大法学员于進芳出狱十天离世
兰州大法学员于進芳七年来一直遭受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因帮助被邪党警察追捕的大法学员袁江,再次被绑架,二零零三年底与妻子夏付英一同被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被家人接回,身体虚弱,不能吃东西,于十一月二十五日离世。

于進芳,男,现年六十三岁,甘肃省汽修二机厂退休工人,九五年学大法后担任兰州城关区东片的义务辅导员。九九年七月二零日,中共江罗邪恶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的一开始就将兰州市大法学员于進芳及其他十几名大法学员非法绑架。于進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不配合邪恶,坚持学法炼功。于進芳被非法关押整整半年,直到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日他才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十月,于進芳上北京证实大法,为大法、为师父讨公道,在北京东关村住处被恶警绑架,遭毒打,恶警用高压电击他的面部,致使他满嘴都是大泡。他被非法关押在东关村看守所二十天后,被非法劫持回兰州,在桃树坪看守所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大法学员袁江在甘肃敦煌被非法抓捕。按照公安要求的条件,甘肃省邮电管理局提供了自己在兰州市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打手们迅速麇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袁江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十月二十六日,袁江摆脱了邪恶的看守,艰难的潜出了魔窟,行走不远,便体力不支,他钻進了一个山洞躲藏,到了夜里他才爬到农民地里摘几个萝卜充饥,这样过去了四天。袁江坚强地爬出山洞,后来到了大法学员于進芳家,一直挺到十一月九日因多处内伤发作离世。

甘肃邪党人员动用了两千军警追捕大法学员袁江,地毯式的将兰州市翻了个底朝天儿,各地派出所到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里搜查,人人不放过。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于進芳家被恶警破门而入,兰州市城关区公安一处路志斌带十几名恶警再次闯入于進芳家,非法绑架了于進芳、妻子夏付英及家中不修炼的女儿、女婿、保姆,并查封了住宅。于進芳当日被绑架至甘肃榆中县看守所,妻子夏付英二日后被放回。女儿、女婿则被非法关押迫害三日,勒索一千元后才放回,但住房长期被查封,致使其一家人无家可归。

于進芳在甘肃榆中县看守所,受折磨十几天,身体受到摧残,恶警通知家人说他“胃出血”住院(兰州大沙坪劳教康复中心医院)。于進芳不配合邪恶,曾绝食抗议几天,恶警还把他捆在铁床四天四夜折磨。二零零二年四月,于進芳出院,公安一处经办人逼迫家人交四千元,因家中无钱,女儿们交了二千元,单位代交了二千元(后从夏付英工资中扣出)。之后,于進芳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沙坪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曾救助过袁江的四名大法学员于進芳、夏付英、王志君和文世学被兰州市城关区邪党法院秘密非法审判,恶警拒绝任何人参加旁听。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左右,于進芳的妻子夏付英被兰州公安局十六处的何波带领五个警察突然闯進她姑娘的家里劫持,一直把夏付英抓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夏付英被邪党警察劫持入狱的几天后,邪党法院非法宣判,于進芳被非法判刑五年;夏付英被非法判刑三年;王志君被非法判刑五年;文世学被非法判刑八年六个月。

于進芳在牢房遭受非人的待遇,睡的是阴暗潮湿的地铺,导致全身长满了疥疮,体无完肤,全身流脓血,持续发高烧不退,卧床不起,不能吃不能喝,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看守所下属卫生所才被迫通知他女儿。二零零三年三月于進芳在多人的搀扶下,女儿交二千元给兰州大沙坪劳教康复中心医院,不到一个月又被看守所押回迫害,在家属多次要求下,又被勒索四千元后,方才转入医院。

在狱中熬过了漫长的五个春秋,于進芳身心均受到极大的摧残,二零零零六年十一月所谓的“刑满”,家人将其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接回,发现人非常消瘦,身体虚弱,不能吃东西,经常呕吐,据本人讲快出狱的两个月以来就有这种情况。比他早三天出狱的妻子问他:“你难道没有甚么话要对我说吗?”他只是笑一笑,甚么也没说。

后来于進芳越来越不能吃,呕吐越来越频繁,终于在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六点多钟与世长辞,却给家人留下了重重疑团……

据悉,于進芳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老残监区。于進芳这种身体状况,狱中应负甚么责任?这又是中共江罗邪恶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的铁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6/144009.html

2006-01-10: 从2005年11月1日,甘肃省兰州市监狱开始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四个犯人轮流看管,不让睡觉,一天一个馒头,一小杯水,進行精神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关禁闭、戴上脚镣、手铐;有的大法弟子被吊在高空中折磨。还有的大法弟子到今天为止已面临生命危险。

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大法弟子有:孙赵海被关禁闭一个月(2005-11月7日--12月8日),出来后,又再次被迫害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四个犯人看管,不让睡觉。魏兴柱被关禁闭28天,张广立被关禁闭,李文明被关禁闭一个月。安基衡和王演文现在还在遭受邪恶的疯狂迫害。

据消息,有北京警察到兰州监狱强迫大法弟子写“五书”,由8个包夹来迫害一个大法弟子。不写“五书”就不让睡觉,大法弟子不写“五书”就让管教警察下岗。

兰州监狱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所在地和监区:
一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何文卓(兰州) 陆宝良(平凉) 高吉银(武威)赵庭儿 (兰州)
二监区非法关押的有:魏兴柱(白银) 芦占山(武威) 孙赵海(黑龙江) 周军奇(张掖)
三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田锁海(庆阳) 李文明(兰州) 安基衡(兰州)
四监区非法关押的有:张润(天水) 段维军(庆阳) 常炬兵(白银)
五监区非法关押的有:魏安月(金昌) 李志兵(兰州) 王友江(兰州)
六监区非法关押的有:杨应黑(兰州) 薛留彦(安徽) 何健中(兰州)
七监区非法关押的有:文仕学(兰州西固)章大全(武威) 李宝胜(会宁)王演文(平凉)
八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何影国(兰州) 黑会玉(天水) 赵长瑞(武威)朗改中 (兰州)
九监区非法关押的有:席浩学(庆阳) 余有文(四川)张广立(白银)
十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王永希(天水) 曹玺(平凉) 魏俊仁(平凉)
十一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程荣(天水)邵彦波(会宁) 苏万洲(兰州)
老残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于進方(兰州)
入监中队非法关押的有:王允波(辽宁) 张露禅 蒋明辉(兰州) 郭学泽(兰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0/118377.html

2004-01-04: 2002年12月初,曾救助过袁江的四名大法弟子(于進芳、夏付英、王志君和文世学)被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秘密非法审判,恶警拒绝任何人参加旁听。 2003年11月中旬,夏付英在姑娘家中住,兰州公安局十六处的何波带领五个警察突然闯進她姑娘的家里,没出示任何证件并谎称让她去核实一下问题。当时夏付英执意不去并说有啥问题就地核实。何波谎言道:“这有啥呀!你去核实完了,赶下午四点钟就回来了。”就这样连哄带骗将夏付英骗上了警车,一直把夏付英送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起来。
于進芳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五年(非法关押在城关区看守所);

2003-05-14: 在恶劣的西果园看守所、大沙坪劳改所,大法弟子相继染上痛痒难忍的严重疥疮,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往大沙坪劳改医院。在这里大法弟子于進芳被勒索4000元.

2003-10-30: 2003年11月11日甘肃兰州邪恶之徒秘密宣判,非法将大法弟子于進方判刑5年,文世雄8年6个月,王志君4年,夏富英3年。

于進方,男,61岁,2001年10月26日因救助被恶警吊打致残的袁江(原甘肃省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已被迫害致死),于2001年11月11日被恶警绑架残酷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曾两次生命垂危。恶警强行向他家人索取近万元。他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大砂坪看守所。

2002-01-02: 于進芳,男,58岁,甘肃省省建第二机修厂退休工人。因知道大法甘肃总站站长袁江被害经过而被秘密关押在甘肃省榆中县看守所,经绝食抗议后被转到劳改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22480.html

2001-12-29: 甘肃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目前有六名大法弟子。于進芳于11月11日被绑架,为了抗议邪恶的迫害,于進芳绝食已有月馀,在绝食期间邪恶给其插胃管时插破了胃,现医生已认为不能插管了,生命垂危;王有江,少校军官,为抗议邪恶的迫害及非法关押,绝食两月有馀,生命垂危。

2001-11-13:在国际人权专员访问中国期间,甘肃恶警不但不收敛,反而更穷凶极恶,在11月12日又绑架了大法弟子于進芳夫妇。

2001-12-23: 甘肃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12月20日有一万姓大法弟子绝食12天后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甘肃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目前有六名大法弟子。于進芳于11月11日被绑架,为了抗议邪恶的迫害,于進芳绝食已有月馀,在绝食期间邪恶给其插胃管时插破了胃,现医生已认为不能插管了,生命垂危;王有江,少校军官,为抗议邪恶的迫害及非法关押,绝食两月有馀,生命垂危。

兰州 城关区 甘肃省第一监狱(大沙坪监狱,兰州监狱,兰州市阀门厂,男)联系资料(区号: )

2018-07-22:
兰州市西站派出所:
地址:兰州市七里河西站东路1号,邮编730050
电话:0931-5164332/2334938
所长程鹏
副所长:吕明玉(音)、魏万雪
社区警察:李新民 13399315334

2016-03-02: 相关迫害责任人:
甘肃省兰州监狱:
地址:兰州市佛慈大街298号
信箱:兰州市大沙坪28号,邮编730046
电话:8364911-2015

监狱长:楚志勇
副监狱长:张全民
政委:刘元珍
管理科长:段宝峰

一监区:中队长魏周东、分队长朱佳亮、教导员牛炫耀
三监区:王明松、队长刘有仁

四监区:
监区长苏东海(警号:6203488)
教导员杨晓斌(警号:6203562)
分队长马志礼(警号:6203115)
参与迫害的服刑人员(包夹)蔡国强马可勒木李宁徐立山王小虎

第五监区:
五监区区长:何钦
教导员:王国臣
副教导员朱佳亮

六监区大队长:牟建峰
七监区:沙里(教导员)、任宏俊(副教导)
八监区教导员:叶毅监区长:赵之勇分监区长:段小露
九监区:张海军(教导员)
十监区:监区长:李文教导员:支山、戴学义
十一监区:监区长:何百鑫,
三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三分箱
五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五分箱
七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七分箱
八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八分箱
十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十分箱
十一监区通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十一分箱

甘肃省“610办公室”: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518号,邮编730000
值班电话:0931-2158970传真0931-2158970
甘肃省政法委书记泽巴足0931-8416011
甘肃省610主任马湘贤0931-828827313909318007
甘肃省610副主任姬平0931-215897213119311704
一处处长唐生0931-21589761389311018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