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 桦甸市 >> 黄静茹(黄静如)(黄敬茹)(黄晶茹), 女, 65

个人情况: 吉林省桦甸市夹皮沟工人

紧急成度:
有关恶人: 刘连英(二大队)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1-26
交叉列在: 吉林 > 长春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3-26: 吉林省桦甸市黄静茹多次进京上访遭迫害

吉林省桦甸市夹皮沟工人黄静茹,女,今年六十五岁。四十多岁时浑身都是病,心脏病、脑血管狭窄、胃胀、胆囊炎、腰肌劳损,还头疼昏迷住过院,乳腺增生去吉林医院也没看好。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八日,黄静茹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修炼不长时间,黄静茹身上所有疾病全好了。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并且她的世界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每天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决心一修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黄静茹与当地同修都为此震惊,她觉得必须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进京上访,因此多次遭关押迫害,并被非法判刑,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受折磨。

一、多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黄静茹与延安的女同修一起去中南海信访局上访,大门还没进去就被警车拉到天安门上访处,警察逼问后给各省驻京办事处挂电话,吉林办事处的一个叫王杰的人把黄静茹带到办事处。在办事处黄静茹被非法拘禁两天,九月四日吉林市永吉粮库把黄静茹带到吉林火车站,她自己回到本地,黄静茹怕警察找单位骚扰,九月六日给夹皮沟金矿工会领导写了辞职信。

一九九九年九月六日,黄静茹与同修再次去北京。九月十三日黄静茹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当地驻京办事处将她非法关押在吉林省桦甸县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从拘留所出来,桦甸国保孙岩强迫黄静茹写不去北京的所谓保证才放人,黄静茹拒写,弟弟无奈做了口头所谓保证十天不去北京,黄静茹才被放回。

黄静茹回家十二天后,于十月十七日与妹妹和外地同修去又去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被绑架。黄静茹不报姓名,被送到北京宣武区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三天后才回家。临走时桦甸公安让黄静茹第二天到公安局交一千五百元钱,还威胁黄静茹不要上访。黄静茹坚定地说:只要有一口气就上访。随后警察就又把黄静茹非法关押在桦甸看守所四十二天。

二、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加期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黄静茹由桦甸看守所被转到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黄静茹因炼功被上抻床酷刑,后绝食十七天,被刘连英狱警强行从嘴里灌玉米糊,憋得她猛地喷出,眼泪带着鼻涕,差点闷死。

后来黄静茹被加期半年。此时的她已严重虚脱,低压四十,高压六十,骨瘦如柴,浑身无力。尽管这样,警察还强迫她干重奴工,使得她每天累昏数次。经常扶着墙站着休息一会儿,腰不仅弯了而且还浑身长疥疮,体重也降到仅七十四斤。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黄静茹晚上厕所时突然昏倒在地,医生量血压时都没有脉了,有生命危险。不回家不行。队长依然逼迫黄静茹写保证不炼法轮功,不保证就不让她回家,黄静茹坚决不写保证。最后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只好当天就让黄静茹丈夫把她接回家。

三、再次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六日,黄静茹目睹长春市南关法院审判庭对杨光等九名同修非法开庭,当了解到同修们被迫害得很惨烈时,她就决定再去北京上访。

一月十九日,当晚黄静茹在北京西客站因警察查验身份证时发现她兜里的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而被绑架。在拘留室里被铐了两宿。后吉林省驻京办事处将她押回桦甸市公安局。当地610办公室非法勒索四千元,还要了五千路费。桦甸市公安局非法判黄静茹劳教两年。黄静茹身体不好,十五天后保外就医,桦甸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毓金基还非法勒索去了一千元。

二零零二年十月四日黄静茹再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桦甸市610办公室主任周建从北京将她转往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继续非法劳教,同时非法勒索一万元。后因心脏问题,经多次检查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黄静茹因所外就医回家。

四、多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九年八月桦甸市公安局绑架多名大法弟子,黄静茹写劝善信并亲自给当地当地政法委副书记兼610办主任周建、副主任杨宝林送去。

两天后黄静茹又到公安局国保大队要人被非法拘留。黄静茹质问国保大队长于小强,正大光明的来反映情况,大天白日,你就敢拘留人?国保从吉林市找来几个帮教,要给黄静茹办洗脑班。黄静茹真诚、善意的给帮教和公安局的人讲真相劝善,十二天后才被放回。

二零一零年六月,黄静茹和同修在长春市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被长春前进大街派出所绑架,在苇子沟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黄静茹中午去长春市公安局大门旁挂横幅,并带了十四封真相信,警察见到了强行抓她,逼迫黄静茹的女儿来公安局,怀孕的女儿被警察用电棍威胁,吓得脸色苍白腿直哆嗦,当天下午四点多钟警察才让黄静茹见到女儿,黄静茹的女儿到晚上十点多才被放走,回去后经常睡觉中被吓醒,夜晚惊叫。公安局非法劳教黄静茹两年,关押在第三看守所,黄静茹绝食,三天后在公安医院继续绝食,被绑在床上,在床上大小便。

三月十八日黄静茹回劳教所检查身体,被拒收,所外就医释放。

四月七日女儿来找黄静茹,说她肚子疼。黄静茹陪她到医院检查,结果孩子已经胎死腹中,因身心受到的摧残惊吓所致。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早八点多,黄静茹在长春市孟家屯派出所门前的警察放两张真相资料,被两个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里一天。晚上强行把黄静茹送到苇子沟拘留所,当时黄静茹冻得浑身发抖,拘留所拒收,警察求拘留所的把人收下,警察和拘留所的人争执不下,黄静茹看天很晚让警察走,拘留所人一听黄静茹这样说更不收。警察无奈开车强行去医院给黄静茹检查身体,因几家医院都关门,最后一家医院检查黄静茹心脏不好,黄静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到苇子沟拘留所拒收。凌晨两点多黄静茹才回到家中

五、去北京挂横幅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五日,黄静茹再次去北京,到最高检察院拉横幅,举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无罪,中共杀人害命,活摘器官”。警察赶快跑过来,警车也跟着来,将她绑架到北京东直门派出所。

随后黄静茹便被刑拘,并被非法批捕。关押在北京东城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九日,北京东城区法院把黄静茹非法关在铁笼里,黄静茹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无罪,中共杀人害命,活摘器官,天灭中共”,还给警察背诵《洪吟》和讲真相。非法开庭时黄静茹义正词严地说:法轮功是信仰问题,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你们违反宪法,犯罪的是你们。法轮功是千古以来第一次传给了人。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是佛法,是高德大法,如果人都能学大法,社会就会道德回升,人们之间就会和谐。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是违法的。审判长不让黄静茹说,让法警拽她出去。她就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立即释放法轮功,天灭中共!”警察把她又一次关在法院的铁笼子里,她就背《洪吟》,她背完一首,一个小年轻的法警就在办公桌旁边双手合十一下,其他十多个警察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她背《洪吟》和讲真相。

七月一日又一次非法开庭前,黄静茹在铁笼里不断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中共杀人害命,活摘器官,无法无天”,还给警察背《洪吟》和讲真相。后黄静茹被非法判刑四年。黄静茹说你们给法轮功非法判刑,犯罪的是你们,你们要承担责任的。后来,审判长走到她跟前说,你得上诉。两个警察将黄静茹强行拽出法庭,不让她再说话。黄静茹不断地高呼“中共杀人害命,活摘器官,天灭中共。”黄静茹还背《洪吟》,有十多个警察站着听着她喊,没有一个出声音的。

七月二十二日,黄静茹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天河监狱。北京各法院判刑后的犯人,都经由转送站转送各监狱服刑。黄静茹在转送站非法关了三个月,期间她绝食抵制迫害。

六、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黄静茹从北京被遣送站的警察挟持到长春。黄静茹在北京火车站和长春市火车站都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共杀人害命,活摘器官,无法无天”,在长春火车站,黄静茹大喊时被警察用胶带封住嘴,强行带黑帽子。黄静茹说北京警察也没这样,他们才停止。后黄静茹被带到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

1、封闭、洗脑、体罚、虐待

刚到黑嘴子监狱,狱警就把黄静茹分到一个全是犯人的监舍,由四个包夹(刑事犯人)眼睛不眨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监狱利用加分减刑让包夹参与迫害。帮教强迫黄静茹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黄静茹不配合,她们就大声辱骂黄静茹。并让她坐在塑料凳子上,经常四个人冲她大吼。每天从早上五点开始坐,一直到晚十点、十一点或到十二点。二十天后,黄静茹的臀部坐坏,疼痛难忍。肉体和精神同时受着折磨。

卑鄙的虐待还包括限制上厕所,每天只允许去三次厕所。有时肚子憋得快胀得要裂开似的。即使尿了裤子也不允许多去一次厕所。整整三个多月的时间,黄静茹身心俱疲,天天晚上咳嗽,身体骨瘦如柴,腰直不起来,要扶着床才能站起来。

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使黄静茹的精神有些恍惚,每月一次给女儿打电话连号码都想不起来,还有两次穿错鞋。黄静茹因肺炎症状被送到监狱医院,一共连续打了二十二天吊瓶,监狱还让黄静茹的自己拿九百多元钱。

在这样的情况下警察也没有间断对黄静茹的体罚虐待,仍然每天让她坐小板凳。还得写所谓的“作业”,谈什么“认识”。因黄静茹不写,监狱利用加分减刑,犯人不间断地辱骂、精神折磨。

监狱目的就是摧残大法弟子,为邀功领赏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来欺骗世人掩盖他们的罪行。


2、歧视、刁难

不写“五书”就不允许买卫生用品和副食品。对法轮功学员洗漱和刷餐具,警察让在厕所做,时间长些狱警就辱骂。

3、野蛮灌食迫害、胃受伤、多次险些丧命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黄静茹在监舍外的走廊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释放法轮功!法轮功无罪!”一帮犯人把她拽到另一个监舍里,一窝蜂地对她吼叫、辱骂围攻她。黄静茹无所畏惧,在邪恶的黑窝里的喊出大法弟子的真正心声。后第八教育监区的王狱警把她带到调到严管队。严管队吃饭没有菜,只有咸菜和发糕。晚上睡觉她们将黄静茹两只手绑在床上,绑了半年时间。屋里只有她一个人和另外两包夹她的犯人,天天坐板不能动,看邪党的电视。

当天黄静茹就开始绝食绝水,三天后监狱方让人给她灌食。是由原来做过医生的刑事犯给她灌的。黄静茹一直绝食绝水七十天。被灌食六十八天。每天两次,上下午各一次。每次灌食都是在监狱医院,好几个人把她按在床上,一次犯人张凡叫骂不止,把黄静茹推到,用脚踏着黄静茹的头。每次灌食黄静茹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犯人就用胶带把她的嘴封住,多次灌食插入气管,同时嘴还用不干胶粘上,憋得多次几乎窒息,胶带都崩开,黄静茹每次从医院一直呕吐到监舍。

二零一四年十一放假,犯人没去医院而是在监舍给她灌食,管事犯人们用布带把她的手脚都绑在床上,野蛮灌食,还有一个犯人骑在她的身上,用透明胶带封她的嘴,封了好几层。这一次,黄静茹四肢不能动,喘气也费劲,呕吐不出来,最后吐在身上和枕头上一些东西,要奄奄一息。犯人头李长芝见她吐了一身,脸憋青,人要窒息死亡,才喊来给她灌食的犯人,给黄静茹解开捆绑和封嘴的胶带,黄静茹才缓过来。就是这样,也不让黄静茹洗澡,不让家属接见。

这以后,黄静茹停止绝食,但每天饭后出现呕吐。因灌食灌得她吃啥吐啥,喝水都吐,整整吐了两年。呕吐用了两包成包的纸,监狱还让黄静茹自己拿四百二十元钱。

一次监狱强制黄静茹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和一些洗脑的录像,黄静茹当时把录像机举起来摔在地上。当时屋里犯人吓坏了。后来监狱三天不让监舍里所有人出去。

即使这样也没停止对黄静茹的迫害。黄静茹在严管队又被继续迫害六个月。这期间,每天强迫她从早五点坐小板凳到晚上九点,晚上睡觉被包夹犯人用布带绑在床上,六个月里,天天如此,痛苦至极。加上阴冷潮湿,黄静茹的两腿麻木,走路费劲,拖着腿走。

4、因为伸张正义,被铐在床上十六天

半年后黄静茹从严管队调到四楼另一监舍,里边都是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

倪笑红把黄静茹铐在暖气管上。后来把她弄到隔壁参与劳动的刑事犯的监舍铐在床上十六天。每天只开两次铐子上厕所。晚上睡觉也铐着。同时张艳被铐大约两个月。

马艳芳告诉黄静茹在这之前,有一次几个包夹把她的牙打掉,接见时她告诉了丈夫。丈夫找到监狱长。结果罚了那几个包夹刑事犯一万元钱。从那以后,监狱不敢公开迫害。

监狱表面上不公开的迫害,但是私底下采用别的变相的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

5、再次被灌食,险些丧命

黄静茹她听到楼上对大法弟子付艳飞的吵骂声,黄静茹就跑到走廊大门大喊不许打付艳飞,不许迫害法轮功。

同室的刑事犯经常欺负法轮功学员,一次她们要欺负法轮功朱淑云时,同修于翠兰站出来说,你们再打她我就撇凳子。因为这狱警把于翠兰弄到严管队。还有一次,刑事犯欺负法轮功学员,于翠兰站出来制止说你们说人家,你们还偷鸡蛋偷油呢(注:有个刑事犯原来管过一段时间小卖店,期间与伙房的刑事犯住在一起,伙房的刑事犯经常偷偷的给她拿油和鸡蛋)。狱警要铐于翠兰,黄静茹站出来说,你们太黑暗了,放着偷东西的坏人你们不管,专迫害法轮功。因为这句话把黄静茹铐了两天。此间,刑事犯不断地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其实都是监狱和狱警指使。这与江泽民下达的密令有关,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江对下边密令:对法轮功修炼者可以“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这个密令是对下边造成迫害的原因。

同时,监狱把迫害的老弱病残的坚定大法弟子都掉到严管队,不许出监舍,不许买东西。黄静茹知道后,在家属接见时,在大厅里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老弱病残的都关到严管队了”。

因为黄静茹站出来揭露邪恶,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黄静茹再次被挟持到一楼严管队迫害。当时被严管队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好几个。数九寒天,狱警不让黄静茹取棉衣,十天后才允许她从库里取出棉衣,结果黄静茹全身颤抖、脚被冻伤。在严管队关押了十一个月。

在严管队,黄静茹又开始绝食。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灌食时,犯人把胶管插到了黄静茹的肺里,她当时感到五脏都要裂开一样,一点气都没有了。她用尽最后的力量发出微弱的声音:“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周围五、六个人无动于衷,犯人高峰说:“没事,刚才还说话呢。灌吧。”幸好当过医生的犯人发觉,用听诊器一听,把管拔了出来,才没有丧命。

6、无视人权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在会见时,黄静茹在接见大厅喊“迫害法轮功,中共无法无天,立即释放法轮功”,她要求见驻检检察官。无人回应。

从二零一六年五月七日一直到六月九日,每天下午点号时,黄静茹大声喊要见驻检。没有任何回应。因一直没见到,黄静茹出监就给驻检写了六页纸的信,都被狱警搜走。

非法关押迫害四年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黄静茹强烈要求见到驻检才肯离去,狱警喊了两次,让犯人把黄静茹拖到管教室,强行给黄静茹换上衣服。

黄静茹到监狱的监察室时,被强行脱掉鞋检查,黄静茹还是强烈要求见到驻检才走,要求反映在监狱里被迫害几乎致死无人过问。王科长无话可说,就找出六七个犯人强行用凳子把黄静茹抬出去。过程中黄静茹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黄静茹回到家中。两天后,黄静茹来到吉林省高级检察院上访,告诉门卫,她要见检察院院长,他们不说话。黄静茹见到大门口出来进去的车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共杀人害命,活摘器官,无法无天”。寒冬中,黄静茹站在外面一个多小时不停的正义呼喊,无人回应。门口警察给黄静茹照像,黄静茹坦荡面对,还因天冷劝警察回屋里去暖和,他们为之感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6/吉林省桦甸市黄静茹多次进京上访遭迫害-363358.html

2014-12-21: 长春法轮功学员黄敬茹狱中遭严重迫害

十二月八日,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黄敬茹的两个妹妹陪其女儿去长春女子监狱探视母亲,狱方把黄敬茹的两个妹妹阻挡在外,只让黄敬茹的女儿去见她妈妈,女儿看到妈妈身体非常虚弱、瘦得皮包骨、眼窝深陷、眼眶发黑、双手不停的颤抖、吃东西就吐。

其实从七月份开始,监狱一直不让黄敬茹的家属探望,家人不知发生什么事。这次狱警告诉黄敬茹的女儿:你妈从七月份开始绝食,并在里面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是让四个人强行按住黄敬茹,给她打了三针。黄敬茹的家人知道这个情况后,都非常担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1/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01796.html

2013-10-20: 长春大法弟子黄敬茹被劫持回长春女子监狱迫害

2012年年末,在北京被绑架的长春大法弟子黄敬茹,已经被送回长春女子监狱。据说,黄敬茹被非法判刑四年,人被迫害得瘦的不象样,头发全白了。据说还在绝食抵制迫害,靠输液维持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0/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1484.html#131019234050-1

2013-06-17: 邮寄真相信 长春黄敬如在北京被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7/邮寄真相信-长春黄敬如在北京被绑架-275464.html
2013-05-29:曝光长春黑嘴子劳教所2011-2012年部份恶行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黄晶茹被大队长刘连英扒光衣服毒打,电棍电,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放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9/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4580.html

2011-09-21: 法轮功学员黄静茹现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具刚出来的同修说,法轮功学员黄静茹现在被关押在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她很坚定,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只要她喊,恶管教就迫害她,现在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1/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7009.html

2011-09-01: 法轮功学员黄静茹被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黄静茹现在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具体消息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6092.html

2011-03-07: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黄静茹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号上午十点半左右,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黄静茹去长春公安局挂横幅被绑架。

黄静茹租住的房屋(长春市康平街与西安大路交会处胡同),与同租房屋的还有一位年轻的女的,姓名不详,也同被绑架。黄静茹住处已被恶警严密监视。据说,绑架事件发生后,有一女同修去住房处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7/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7293.html#11370443-1

2011-02-21: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黄静茹遭绑架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号上午十点半左右,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黄静茹去长春公安局挂横幅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1/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6592.html#11220224223-1

2011-02-19: 长春法轮功学员黄静茹被绑架
长春法轮功学员黄静茹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上午十点至十一点左右,在长春市公安局挂真相横幅时被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9/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36534.html

2010-06-18: 长春法轮功学员黄静茹被关在苇子沟拘留所

长春58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黄静茹,在6月2 日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者恶意举报,被关在苇子沟拘留所,请法轮功学员积极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8/225573.html

2009-08-17: 吉林省桦甸市毛春夫妇遭绑架迫害

当天还有马梅、于艳萍、王嵩、赵海英、袁丹、荆继纯、黄敬茹等十二名大法弟子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7/206647.html

2005-09-25: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四)
因为学员不认罪、不签保证以及决裂书,邪恶管教就逐一用电棍电。学员黄敬如在绝食绝水二十来天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邪恶管教刘连英还用电棍电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5/111167.html

2005-09-22: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一)

黑嘴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达几十种之多,有的被恶警与刑事犯起了名字,有的是恶警与刑事犯们临时“创造”出来的还叫不出名字,其花样繁多,令人发指。其中最常见的有:
2.死人床
顾名思义,这种酷刑能把人折磨致死。床上东西全都拿掉,只剩几根铁条,将人四肢抻直到极限后固定在床栏上,呈五马分尸状,穿很少衣服或不穿衣服,吃饭由人喂,大小便均在床上,冬天还要将窗门打开。如果长时间不放下来,轻者四肢失去知觉,生活不能自理,重者人就会活活捆绑受冻而死。其状之惨非人想像。邪恶管教曾直言不讳:这里就是人间地狱。
田秀花、徐功春、范秀莹、王艳、杨娜利、黄敬茹、汪敏等学员都被姓刘的管教给固定在铁板床上,甚么也不让铺,头也在铁网上,手举起来拿皮带勒上,勒在床框上,两只脚也绑上,无论天多冷也不让盖东西。吃饭由学员来喂,大、小便学员给接,其中田秀花、范秀莹、徐功春一直到10天才被放下来。徐功春在几个月时间里就被固定三次,每次都被固定10多天。手脚都肿了,勒出很深的印痕,她们被绑在铁床上还不能翻身,痛苦得整夜都难以入睡。当她们被放下床时,有的多少天胳膊、脚仍然疼得难忍,有的胳膊多少天都抬不起来。...
3.野蛮灌食
“灌食””本来是医学上用来救治不能進食的危重病人的一种人道救助,不伤及人身。但在恶警及邪恶的狱医手里,变成了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最恶毒的酷刑之一。对那些反迫害而采取绝食手段的学员来说,每次灌食都是她们的生死大关。灌食者先将被灌者用手铐和脚镣固定到床上,再由无人性的狱医、恶人粗暴的将粗管子从鼻子插入胃里(甚至插入气管。造成肺内感染),再抽出,再插入,并在里面搅来搅去,食道鼻腔破损严重,反覆多次,用以取乐。折磨法轮功学员,等她们折磨够了,再灌入超量食盐与玉米面的混合物,被灌者胃里似火烧,口里不断吐沫,常常是胃里的粘液与血水、泪水、汗水混合在一起,流在学员的脸上、身上,无人清洗,时间长了就结成硬壳一层一层糊住。此酷刑使被灌食者极度痛苦,生命极其危险,其状之惨,惨不忍睹!
学员黄静茹绝食绝水抗议非人迫害二十多天,在她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恶警刘连英在给她野蛮灌食时,因撬不开她的嘴,就从鼻孔里插管灌食,几乎使她窒息而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2/110953.html

2004-03-20: 一小队桦甸大法学员黄静如因不放弃修炼,被电棍电、绑在死人床上,绝食抗议迫害。就连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迫害得骨瘦如柴,黑嘴子劳教所邪恶的刘连英还不手软。有一天,刘连英在一小队把黄静如拖到管教室,嘴里还骂着很多脏话,用各种行为迫害她,因她坚定信仰,超期关押,现详情不知。

2003-07-19: 法轮功学员黄静茹如绝食绝水抗议非人迫害二十多天,在她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恶警刘连英还用电棍电她。在给她野蛮灌食时,因撬不开她的嘴,就从鼻孔里插管灌食,几乎使她窒息而死,灌完食回来后,恶警还用手铐将她铐在床底下继续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9/54261.html

2001-01-02: 我亲眼见到的事实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我是从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我亲身体验并亲眼见到劳教所里对学员的残害:

学员被强迫劳动每天达16-17个小时,并且随时遭受毒打和电击,学员杨淑梅被几个管教轮流电击长达一个多小时,脸部和颈部处处都被电起水疱,面部变形好几天不能咽食、不能走动;吉林市学员邓世英被电击后,绑在死人床上十几天,又送六大队折磨得大口吐血,不准休息,仍然干十多个小时的活,晚上还不让睡觉写检讨;学员徐功春,田秀花,张玉辉,房秀英四肢被胂直固定在死人床上二十多天,劳教所怕检查团看见才放下来,四名学员四肢不会动,田秀花的胳膊到现在还不好使;桦甸学员穆春梅被管教用电棍毒打后又用“开飞机”酷刑折磨,晚上拉到教育科继续毒打;学员黄静茹在绝食期间撬不开嘴,就从鼻孔里插管灌食,几乎窒息而死,回来后还用手铐铐在床底下继续折磨;吉林学员邓小波被管教把电棍伸到嘴里电击,至今不敢吃东西;学员刘研和李艳红等多人被扒光衣服只穿裤头,六个管教同时用电棍电击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学员耿万珍被电刑折磨得奄奄一息,劳教所怕她死在这,不得不秘密送回家;四平市学员韩翠艳,翁月杰在遭受电棍、绑死人床、用手铐吊床等酷刑后送往精神病院;学员王秀芬被关到到冷库里的死人床上,不准盖被穿棉衣,敞开窗户冷冻,还经常用电刑折磨,在这样的迫害下,王秀芬被折磨得精神分裂,劳教所又把她关進小号,后来送回左家……
以上只是我亲眼见到事实的一小部份。我们没有触犯任何国家法律条款,只因为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信仰,就遭到如此迫害,我国的法制在哪里?公民的人权在哪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6342.html

2000-09-15:长春女子劳教所丧失人性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春女子劳教所,现关有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大部份是因去年"7.22"以来進京向政府和平上访,而被公安机关判定为"扰乱社会秩序罪",劳动教养一年。

管教公然宣称"这里是人间地狱"。在那里不让学法、炼功,他们失去了自由,被不修炼的其他犯人管着,走廊里有"护廊",各号里有"护舍",随时在监视着学员们的言行,只要发现有学法炼功的,这些学员就将被打、被骂。有时候学员们脸被打得又青又肿。有时几个学员一起被管教拿小竹板把脸打肿打破,但更难以忍受的是电刑。有时听到电棍"吱---吱---"地响,大家就都知道这是又有哪位学员被管教用电棍电了。即使这样,学员们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争取合法的学法、炼功环境。让我们看看这个"人间地狱"对我们大法学员都干了些甚么:

3、 绑在铁床上

田秀花、徐功春、范秀莹、王艳、杨娜利、黄敬茹、汪敏等学员都被姓刘的管教给固定在铁板床上,甚么也不让铺,头也在铁网上,手举起来拿皮带勒上,勒在床框上,两只脚也绑上,无论天多冷也不让盖东西。吃饭学员喂,大、小便学员给接,其中田秀花、范秀莹、徐功春一直到10天才被放下床。徐功春在几个月时间里就被固定三次,每次都被固定10多天。当时屋里空气不好,常常听到其他犯人的叫骂声,打骂被固定的学员,可怜的学员手脚经常被反覆勒紧,手脚都肿了,而且还勒出很深的印,她们被绑在铁床上还不能翻身,痛苦得几乎整夜都难以入睡。当她们被放下床时,有的多少天胳膊、脚仍然疼得难忍,有的胳膊多少天都抬不起来。

学员杨娜利原是苇子沟劳教所的一名干警、三级警督,因去北京上访被开除公职,她在狱中炼功也免不了挨打挨骂。一次刘管教竟电了她很长时间,身上很多地方被电坏。徐功春、田秀花、黄敬茹、韩春艳、陈荣辉、汪敏等一些学员被电过好几次,有的身体被电得变成了焦糊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15/2012.html

吉林 桦甸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8-10-28:
卢浩文:15243299966
张金龙:15981233838

2018-06-23:明华派出所:
夏洪伟3704348400
侯明哲13654460030
刘旺13944247000
王纯杰13944281000
李燃了15754488488
张铁峰13904443199
李金亮13904443792
王中国13904443080
李作琨13844275057
刘华东13944650616
高铭泽13704448972
卢浩文15243299966
佟志刚18844296969
王斌15981182080
秦健13904443192
刘昶13404676555
王振13944282371
金鑫15844278859
王斌17604323515

看守所、拘留所
李伟18043207343
王岩13943263320
方吉13500908336
邵帅17604323550
梁斌13804443260
李炜15886227756
李梅13804443022
蒋华13944656807
曹阳13804443202
刘慎虎13596317780
秦建坤17604323372
李成斌13844680567
高崇民13596285811
刘永财13944282483
谢德友13596317717
于相国13804443686
蒋承威13804443009
钱守一13904443739
赵熙初13844275559
李志国13704348380
禚元岐13704343460
宁长富13704343828
邱文海13804443673
于宝江13943266268
佟向阳13704446067
董建军13904448502
倪伟峰13804443648
张颜奎18743230909
穆洪涛13904448508
娄德祥13596310253

2018-05-14: 永吉派出所:0432-66254258
2018-05-13: 明华派出所;0432-66222865
国保大队长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