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锦州 黑山县 >> 战志刚(占志刚)

个人情况: 黑山县黑山镇第二初级中学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黑山县黑山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6-11
案例分类: 中小学教师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事业/学业被影响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辽宁 > 锦州教养院(锦州市王屯劳教院,男)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马三家劳教院(省女子教养院)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6-12: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5月10日被绑架的辽宁省黑山县占志刚于6月9日回家。 ◇6月8日被绑架的湖北省仙桃市陈清江、毛桂枝6月10日从拘留所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2/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9494.html#1761201022-1

2017-06-12: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5月10日被绑架的辽宁省黑山县占志刚于6月9日回家。
◇6月8日被绑架的湖北省仙桃市陈清江、毛桂枝6月10日从拘留所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2/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9494.html#1761201022-1

2017-05-13:辽宁黑山法轮功学员占志刚、崔宇被绑架 2017年5月10日下午,辽宁黑山法轮功学员占志刚在单位上班时被锦州国保和黑山国保绑架。黑山法轮功学员崔宇也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2/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7373.html

2017-05-13: 辽宁黑山法轮功学员占志刚、崔宇被绑架
2017年5月10日下午,辽宁黑山法轮功学员占志刚在单位上班时被锦州国保和黑山国保绑架。黑山法轮功学员崔宇也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2/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7373.html

2017-05-13:辽宁黑山县大法弟子马晓慧等多人遭绑架 2017年5月5日开始,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锦州市“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伙同黑山县公安局已在黑山地区绑架了3名大法弟子,先是绑架大法弟子马晓慧,之后在5月10日上午,又将黑山县北关校高级教师战志刚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黑山县中医院的妇科医生催雨。目前他们3人均被关押在锦州看守所 另外5月4日,黑山县大虎山大法弟子宋艳娟是遭到黑山县公安局

2017-05-13: 辽宁黑山县大法弟子马晓慧等多人遭绑架

2017年5月5日开始,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锦州市“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伙同黑山县公安局已在黑山地区绑架了3名大法弟子,先是绑架大法弟子马晓慧,之后在5月10日上午,又将黑山县北关校高级教师战志刚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黑山县中医院的妇科医生催雨。目前他们3人均被关押在锦州看守所

另外5月4日,黑山县大虎山大法弟子宋艳娟是遭到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3/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7867.html

2012-05-24: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劫持的男法轮功学员 辽宁马三家教养院一所三大队是严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法轮功学员很难互相说话。目前,那里还非法关押着十二位法轮功学员。 抚顺市清原县城的程秀昌,被非法劳教期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五日至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拒绝写 “三书”,恶警连续给他约十个黑旗(恶警每月给所有劳教刑期判定,一个黑旗加期五天),随时都是被迫害对像。恶警王飞经常迫害他,找他谈话施压、打他

2012-05-24: 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劫持的男法轮功学员
辽宁马三家教养院一所三大队是严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法轮功学员很难互相说话。目前,那里还非法关押着十二位法轮功学员。

抚顺市清原县城的程秀昌,被非法劳教期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五日至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拒绝写 “三书”,恶警连续给他约十个黑旗(恶警每月给所有劳教刑期判定,一个黑旗加期五天),随时都是被迫害对像。恶警王飞经常迫害他,找他谈话施压、打他嘴巴子等等。

马三家教养院一所三大队截至二零一二年四月上旬,一共关押着十二名法轮大法学员,抚顺市三人、锦州市四人、朝阳市三人、葫芦岛市二人 。
下面是十二名法轮大法学员的详细资料( 二零一二年四月):

地 区 人 名 非法判决出狱时间 大约实际出狱时间
锦州黑山县 战志刚 2012年7月5日 6月上中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4/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劫持的男法轮功学员-258017.html

2012-01-15:辽宁马三家一所三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目前马三家一所三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四人。法轮功学员兰桂海今年一月已出狱回家。其他十三人是:李立新 何 勇 姜立庆 战志刚 宋德春 程秀昌 程俊峰 杨云家 王铁利 张国田 王海辉 裴克诚 郑广发。 另外还有赵椿(春)祎,其不修炼,平时吸烟,言谈也不象修炼人,听说他父母修炼,但未核实。他是被以此借口非法关押的。此人的情况可参照其他的

2012-01-15: 辽宁马三家一所三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目前马三家一所三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四人。法轮功学员兰桂海今年一月已出狱回家。其他十三人是:李立新 何 勇 姜立庆 战志刚 宋德春 程秀昌 程俊峰 杨云家 王铁利 张国田 王海辉 裴克诚 郑广发。

另外还有赵椿(春)祎,其不修炼,平时吸烟,言谈也不象修炼人,听说他父母修炼,但未核实。他是被以此借口非法关押的。此人的情况可参照其他的消息反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5/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51840.html#121150952-1

2012-01-10:辽宁黑山县娄大力陷害多名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黑山县公安局副局长娄大力,男,五十五岁,二零零八年开始任黑山县公安局副局长,一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过去的三年中,娄亲自签字将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送入劳教所或监狱迫害。 仅二零零八年一年,经他签字的,就有四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送入锦州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黑山县大兴乡法轮功学员王海辉,遭到大兴派出所不法警察绑

2012-01-10: 辽宁黑山县娄大力陷害多名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黑山县公安局副局长娄大力,男,五十五岁,二零零八年开始任黑山县公安局副局长,一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过去的三年中,娄亲自签字将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送入劳教所或监狱迫害。

仅二零零八年一年,经他签字的,就有四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送入锦州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黑山县大兴乡法轮功学员王海辉,遭到大兴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后,娄大力又签字批准,将王海辉送入马三家劳教所进行长达八个月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王海辉再次遭到绑架,在短短的六天内,娄大力就签字将王海辉再次送入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晚,娄亲自指挥由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娓静带队,对已经被黑山县公安局迫害致残的法轮功学员姜海岚绑架。在黑山县公安局,对姜海岚实施逼供及勒索钱财未成功的情况下,将生活不能自理的姜海岚强行送入锦州看守所非法关押。然后,娄又勾结检察院、法院对姜海岚实施非法审判(审理中没通知家属),将已经残疾的姜海岚非法判刑八年,送入马三家监狱城非法关押。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娄又亲自策划指挥对黑山县镇内及各乡镇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进行绑架,并将八名法轮功学员送入马三家劳教所、一名法轮功学员送入大连监狱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绕阳河镇二道村的王志兰遭到国保大队绑架后,于二零一零年年末,由娄签字,将王志兰送入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一日,法轮功学员高红英和她的丈夫在走夜路时,遭到绑架,七月七日娄又签字将被打的遍体鳞伤,并多日没有进食的法轮功学员高红英送入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娄亲自指挥策划,并由国保大队王娓静亲自带队,对黑山县北关校高级教师法轮功学员战志刚进行了绑架,并亲自签字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将战志刚送入马三家劳家所进行迫害。

在娄大力担任公安局副局长的三年间,黑山地区至少有三十人次被绑架,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入劳教所或监狱,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几乎没有几个被放回的,都由娄亲自签字,送入劳教所或者监狱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0/辽宁黑山县娄大力陷害多名法轮功学员-251659.html

2011-07-07:辽宁省黑山县战志刚被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 辽宁省黑山县黑山镇法轮功学员战志刚,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早上五点半被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王娓静、肖中影等几人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7/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3541.html

2011-07-07: 辽宁省黑山县战志刚被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

辽宁省黑山县黑山镇法轮功学员战志刚,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早上五点半被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王娓静、肖中影等几人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7/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3541.html

2010-03-09:近期辽宁黑山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黑山县公安局、公安分局、各乡、镇派出所出动警力,由黑山县公安局政法局长娄大力亲自指挥、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娓静亲自带队,按几人一组分别对黑山镇内及各农村乡镇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大规模的抄家、绑架事件,致使黑山镇内和各村乡镇共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们还绑架了一名绕阳河镇二道村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非法罚款后放回)。 这十二名被绑架

2010-03-09: 近期辽宁黑山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黑山县公安局、公安分局、各乡、镇派出所出动警力,由黑山县公安局政法局长娄大力亲自指挥、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娓静亲自带队,按几人一组分别对黑山镇内及各农村乡镇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大规模的抄家、绑架事件,致使黑山镇内和各村乡镇共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们还绑架了一名绕阳河镇二道村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非法罚款后放回)。

这十二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在过去近十一年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都曾遭遇过非常严重的迫害,大多数都是因为坚持做好人,不放弃修炼,而被多次非法关押、非法劳教、有的甚至几次被劳教。

其中战志刚,黑山县北关校教师,由于坚持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不肯放弃修炼,曾六次遭到绑架关押。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早晨,他正准备上班,结果被突然闯进家中的不法警察绑架,当时他所带的毕业班正准备中考、他的儿子高考、他的老父亲病危,在这种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的情况下,黑山县公安局仍然是不放人,并对他非法关押,六月八日他的老父亲病逝,家属一再请求,公安局国保大队仍不肯放他回家奔丧,还说:回去可以,但得由我们押着戴手铐到家看一眼就回来。一个月后他被非法关进劳教所关押迫害。在劳教所受尽各种酷刑、折磨,现在再次遭到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9/219490.html

2010-02-28:辽宁黑山不法警察近期行恶事实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左右,黑山县公安局、公安分局各乡镇派出所出动多名警察对黑山县内及各乡镇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绑架、非法抄家,严重干扰了大法弟子及家属的正常生活。 黑山分局副所长刘严东(音)、副队冯峰、警察张承林、王树刚绑架了大法弟子张玉林、战志刚绑架,并非法抄走战志刚的主机箱一台,张玉林的笔记本一台。 不法警察同时绑了多名大法弟子及家属

2010-02-28: 辽宁黑山不法警察近期行恶事实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左右,黑山县公安局、公安分局各乡镇派出所出动多名警察对黑山县内及各乡镇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绑架、非法抄家,严重干扰了大法弟子及家属的正常生活。

黑山分局副所长刘严东(音)、副队冯峰、警察张承林、王树刚绑架了大法弟子张玉林、战志刚绑架,并非法抄走战志刚的主机箱一台,张玉林的笔记本一台。

不法警察同时绑了多名大法弟子及家属:新立屯镇的大法弟子陈国亮,太和镇的大法弟子郭一夫、刘广海,常兴镇的大法弟子张鹏云、李淑贤,绕阳河镇二道村大法弟子家属范广元,八道壕镇的大法弟子李景军(电脑打印机被抄走),芳山镇郭屯村大法弟子郭仲民和李俊红夫妻、郭仲林、陈素兰。

其中李俊红、陈素兰、李淑贤已被劫持到锦州监狱,其余大法弟子及一名家属被非法关押在黑山看守所里。

据悉,黑山县公安局、公安分局是接到太和镇包屯村几个恶人恶告,称年前大法弟子做的挂历几乎家家都有,因此省里来人调查此事,更有记者把挂历一事给报告上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8/218991.html

2010-02-25:对辽宁黑山县恶警迫害大法弟子一事的补充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左右,县局统一行动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绑架:黑山分局副所长刘艳东(音),副队冯峰,警员张承林、王树刚,对镇内大法弟子张玉林、战志刚绑架,并非法抄走战志刚的主机箱一台,张玉林的笔记本一台。各乡镇的大法弟子由当地派出所实施绑架:新立屯的陈国亮,太和镇的郭一夫、刘广海、田宝杰(已放回)、刘宝玉(已放回),常兴镇的张鹏云,二道乡的

2010-02-25: 对辽宁黑山县恶警迫害大法弟子一事的补充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左右,县局统一行动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绑架:黑山分局副所长刘艳东(音),副队冯峰,警员张承林、王树刚,对镇内大法弟子张玉林、战志刚绑架,并非法抄走战志刚的主机箱一台,张玉林的笔记本一台。各乡镇的大法弟子由当地派出所实施绑架:新立屯的陈国亮,太和镇的郭一夫、刘广海、田宝杰(已放回)、刘宝玉(已放回),常兴镇的张鹏云,二道乡的范广源(音)。现已知有七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关押在大岭村与营房村之间的新成立的派出所里。

在这里正告那些参与迫害的恶警: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要做邪党的陪葬品,给自己留条后路,也给家人及子孙积点福份。立即释放被绑架的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11.html

2010-02-25:大法弟子战志刚、张玉林被黑山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多,辽宁省黑山县国保大队警察(具体人员正在调查)绑架了镇内的大法弟子战志刚、张玉林,非法抄走其二人的电脑。黑山县太和镇(据说不止一人,现在正在核实)的田宝杰,还有常兴镇的张鹏云也也被非法抓捕,时间也是这两天的事。现四人被非法关押在黑山看守所。具体事件正在核实,同时也希望知情者提供消息。 http://www.ming

2010-02-25: 大法弟子战志刚、张玉林被黑山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多,辽宁省黑山县国保大队警察(具体人员正在调查)绑架了镇内的大法弟子战志刚、张玉林,非法抄走其二人的电脑。黑山县太和镇(据说不止一人,现在正在核实)的田宝杰,还有常兴镇的张鹏云也也被非法抓捕,时间也是这两天的事。现四人被非法关押在黑山看守所。具体事件正在核实,同时也希望知情者提供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30.html

2007-03-13:辽宁省黑山县中学教师战志刚屡遭迫害 辽宁省黑山县黑山镇第二初级中学教师大法弟子战志刚,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这场邪恶的镇压以来,曾无数次被骚扰、多次被罚款、五次非法抓捕。二零零五年七月四日被非法抓捕并抄家、后被送至锦州劳教所非法劳教至今。 战志刚从小体弱多病,一九九七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走入了炼功人的行列。经过学法炼功,他的身体越来越好,从此再没吃过药。他整个人都变了,在家孝敬父

2007-03-13: 辽宁省黑山县中学教师战志刚屡遭迫害
辽宁省黑山县黑山镇第二初级中学教师大法弟子战志刚,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这场邪恶的镇压以来,曾无数次被骚扰、多次被罚款、五次非法抓捕。二零零五年七月四日被非法抓捕并抄家、后被送至锦州劳教所非法劳教至今。

战志刚从小体弱多病,一九九七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走入了炼功人的行列。经过学法炼功,他的身体越来越好,从此再没吃过药。他整个人都变了,在家孝敬父母,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不计个人得失。为人诚实、善良,还改掉了抽烟、喝酒的不良瘾好,脾气也越来越好。在社会上他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自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教育战线辛勤耕耘,一度得到学生及家长的尊重和爱戴,上级领导很器重他的才华,因此提拔他做了教务主任,并且每年都让他带毕业班,他教的班(学生)的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是教育战线的一位不可多得的优秀教师。

可是,江氏小人出于一己之私,九九年七月悍然发动了这场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极尽造谣、栽赃之能事,集世界邪恶之大成,搞得大陆几十万个家庭昏天黑地,真可谓“家无宁日”,战志刚也只是其中一例。自镇压以来,一次次抓捕,一次次关押,经常不断的骚扰,一家老小每天都在战战兢兢中过日子。几经罚款、抄家,现在已经是债台高筑,原本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庭被弄得支离破碎。

镇压刚开始时,首先是校领导找到他,劝他“放弃法轮功,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他没答应,他向领导讲明他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实,修炼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并揭穿媒体为抹黑法轮功而编造的拙劣谎言。

为了澄清事实真相,2000年2月,他本着为大法、为师父说一句公道话,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结果来到北京,还没走到信访局,便被北京不法警察抓捕、押回当地,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2000年6月份,因不法警察怀疑他传阅法轮功资料,再一次把他抓捕投入看守所,逼他放弃信仰,并以开除党籍、降薪、降职相威胁,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并向家属勒索了1000元钱才把他放回。回到学校后才知道学校在压力下已经撤消了他的教务主任职务。

2002年8月末,只因某人手机上有他家的电话号码,警察便将他带走,逼问他是谁与他联系?在无结果的情况下不得不放人。

2002年11月10日,黑山不法警察将其骗至电信大楼处又将他绑架,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后,向家人勒索了3000元钱后才放人。

2005年5月25日早晨,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冯文芳、肖忠影及张世春等人突然闯入他家,当时由于他的老父亲病危,他在单位已经请假,正准备去农村老家护理父亲;他读高三的儿子正值高考临近。他们不由分说,又要抓人。孩子在一旁苦苦哀求:“爷爷已经病危,爸爸要去照顾爷爷,你们不要抓我爸爸!”在场的恶警毫无人性,硬把他连推带搡抓上了警车,投進看守所。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产(至今未归还)。

在黑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40天后,7月4日又被非法判劳教二年,送到锦州劳教所继续迫害并关押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年迈的父亲因儿子无端的屡遭迫害,无法承受这沉重的打击,几天后便与世长辞,临终想见儿子一面都未能如愿,落得“死不瞑目”;做儿子的不能在老人家最后的日子尽孝,真是心如刀绞,老父带着永远的遗憾走了。作为长子他也没能为老人料理后事,真是痛不欲生,可是当地丧失人性的恶警却反诬蔑他“父亲死他都不管”;另外,他的儿子曾在中考时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黑山一高(当地最好的高中),高中这三年的学习成绩也一直是(排名)百名前的好学生。本该考入名牌大学,但是,这次遭到父亲无故被抓、爷爷去世的双重打击,可想而知结果如何;而他带的毕业班的学生正面临中考,在这关键时刻他们的班主任突然被关進牢房,其中是怎样的损失也是不言而喻的。

一年多来,在邪恶的锦州劳教所,他更是每天都遭受着精神上的摧残、肉体上的折磨。

在二大队,因他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拒绝背叛“真善忍”,恶警逼他坐小板凳(三十公分见方,高三十公分左右),身边有(劳改)犯人看着,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点以后,吃饭也不许离开小凳,目的是逼他“转化”。他没有向邪恶妥协,恶警就指使犯人辱骂、殴打他。为了达到“转化”他的目的,几天后,又开始不让他睡觉,把双腿盘上,再用窗帘(白色的确良布)把腿绑上,双手戴上手铐,头上再戴上安全帽,并且指使犯人拳打脚踢,直至向邪恶妥协。为了反迫害,他大声呼喊,遭到一阵毒打。为制止他再喊,恶警用铁丝折成的所谓 “撑子”(类似给牲畜带的“嚼子”)两端带钩,压在舌头上,上、下牙齿之间,里面一端插到人的咽喉部位,使人不能闭嘴,不能说话。插進后,人立即无法忍受,使人感到恶心,导致口腔出血,嗓子都肿起来,导致進食困难。(这是锦州劳教所恶警的一项邪恶的发明)。

2006年8月5日他的妻子去探视,恶警白金龙说:“他表现不好,不让见。”

战志刚的屡次遭迫害,这也只是被迫害的几十万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这七年多来,在中国大陆,有多少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蒙冤受苦,在监狱、劳教所、戒毒所、看守所、拘留所以及精神病院被酷刑折磨,多少家庭被巨额勒索得倾家荡产、被逼得妻离子散,多少人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特别是那些被活体摘取内脏、被黑心的不法之徒牟取暴利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千古奇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3/150710.html

2006-07-30:锦州教养院突击残害大法弟子 2006年5月下旬,锦州劳动教养院对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了新一轮的突击转化迫害,其手段十分卑鄙凶狠,除了使用各种酷刑手段(铐刑、体罚、刑讯逼供、暴力提审等)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残害外,更阴损、恶毒的是恶警还往学员吃的饭里掺加不明药物,致使部份学员的身体发生异常现象。 目前被迫害最严重的学员有:战志刚、宋德春、李连军、刘威(葫芦岛)、戚明力、刘全旺

2006-07-30: 锦州教养院突击残害大法弟子

2006年5月下旬,锦州劳动教养院对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了新一轮的突击转化迫害,其手段十分卑鄙凶狠,除了使用各种酷刑手段(铐刑、体罚、刑讯逼供、暴力提审等)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残害外,更阴损、恶毒的是恶警还往学员吃的饭里掺加不明药物,致使部份学员的身体发生异常现象。

目前被迫害最严重的学员有:战志刚、宋德春、李连军、刘威(葫芦岛)、戚明力、刘全旺(南票)、翁宏俊、张鹏云(黑山)、苗建国、宫彦明(阜新)、李勇(凌海)、刘成(义县)、焦林(本溪)、胡少伟(葫芦岛)、邵明刚等。其中学员战志刚、宋德春、李连军被隔离,单独关在小号(酷刑室)24小时酷刑迫害至今,目前他们随时有被虐杀的危险。

凌海法轮功学员李连军被迫害的非常严重,恶警每天都对他施行各种酷刑。学员戚明力已经被迫害致残,腿被打折已两年,视力严重受损,几乎丧失视觉功能。学员张鹏云、翁宏俊、刘全旺等被迫害的身体状况极差,从早4:30--晚21点不间断受刑。被迫害重疾的有:李勇、邵明刚、胡少伟、刘伟、焦林、刘成等。其中学员刘成虽已劳教期满但仍被非法超期关押迫害。

直接参与酷刑迫害的主谋有张海平(院长)、白金龙(二大队长)、李松溱、张春风、杨庭伦、穆锦生、张加斌、杜原江、李松涛(教导员)等。恶警还指使普犯、四防员郭少北、孙继刚、王武庭、王川、李东东、郭为彬等专门毒打大法学员。

锦州教养院自从99年以来一直对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实施最为残酷的迫害,其手段之恶毒、残忍、下流不堪入目。尽管海外媒体多次曝光了锦州教养院的恶行,但受邪恶中共的指使,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凶犯张海平、李凤林、金福利、白金龙、杨庭伦、张春风等仍在继续变本加厉地迫害大法弟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请看到此消息的国内外正义人士和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给予关注,共同制止这场持续近十年的迫害,营救被非法关押在锦州教养院内的法轮功学员,使他们早日获得自由。

下面是从锦州劳教院里传出来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

迫害还在继续,请大家关注

一、被绑架迫害的经历

2004年5月1日清晨6:30分左右,锦州市安全局、国保支队(610),可能还有公安局参与,强行将我从家中绑架,在对我非法抓捕过程中将我打倒在地,粗暴地给我带上手铐,用电线一类的东西将我双脚紧紧捆住。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将我的左膝严重扭伤,我的双手也被它们扭得伤痕纍纍。为了掩人耳目,它们还用家中的电视罩罩住我的头,将我从家中绑架到市安全局(房间的设置好像宾馆)。我一直被绑在凳子上。一个姓史的恶警开始对我進行非法审讯,我不配合它。史在搜我身时将我身上的450元钱揣進自己兜里,我抗议它们对我的这种粗暴行为,开始绝食。这期间还有公安局的人来对我進行非法审问,我不配合它们,它们就动手打我。

5月2日夜里,我被强行送往锦州第一看守所,在出国安局大门的时候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史恶警和另外几个恶警动手猛击我的头部,同时它们还强行拿走了我的笔记本电脑,抄了我的住所,拿走了一台台式电脑,三台激光打印机、三台喷墨打印机,大量的纸张和耗材,还有大法书籍;同时他们还绑架了我的未婚妻和岳母,我和未婚妻原准备在5月2日结婚的。

在第一看守所,我拒穿号服,曾被犯人强穿,那里的犯人在管教的指使下,强行给我灌盐水加糖水,还有奶粉。我不配合谈话,受到犯人的殴打,指使的人好像是邢管教。在5月5日左右,我的身体由于绝食而极度虚弱,国安局的人怕我有生命危险,就派史恶警等人带我去市中心医院灌食。在医院里我喊:“法轮大法好。”它们便殴打我。在一看期间,国保支队的李协江、孙治安等恶警非法提审过我一次,我不配合它们,就又遭到它们报复性的殴打,而且它们还残暴地对我用刑,有一种刑罚叫“秦琼背剑”,我被上此刑,痛苦难当。我当时高喊:“师父救我。”它们才罢手,事后我曾向一看所长揭露它们的罪行,但他们串通一气,根本不顾我的死活。

5月9日清晨8:00左右,安全局的史恶警等人将我背扣起来,戴上脚镣,送往抚顺市罗台山庄,企图对我進行洗脑。在高速公路收费口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它们对我再一次殴打,而且恶狠狠地威胁我:“再喊就将你耳朵打穿孔。”

中午到达抚顺,我的身体极度虚弱,呼吸困难。在罗台山庄,我看到了抚顺安全局的人,还有吴家保教养院的恶警吴伟和几个邪悟的人。由于身体时刻有生命危险,于5月9日晚,我被送往抚顺第三医院,院方又对我進行了强制灌食,验血。验血的结果是我的生命重危,所以医生建议住院,安全局的李贵文、洪警官等强行院方给我打针,然后再将我带回罗台山庄。

5月12日在我同意配合治疗并吃饭的情况下,它们于12日夜将我带回锦州。13日凌晨,我被送進了锦州市附属医院,安全局每日派两个人对我進行24小时监护。

5月19日晚,安全局的李李贵文、洪警官、宋警官强行将我送往凌海市看守所。在凌海看守所期间,由于我不配合谈话和报数,曾受到一恶警和几个犯人的打骂(此恶警是负责管理新人监室的,个子高,偏瘦)。在凌海看守所期间,李贵文和洪警官曾非法审问我两次,5月31日左右我被带去凌海市医院看腿伤。当时那里的设备不完善,凌海市医院给我照了X光和CT后,没有发现其他甚么问题,他们建议到锦州市中心医院检查,安全局的洪警官没有听取,还想让医生开一个没病的证明,遭到医生的拒绝。

后凌海看守所安全局又将我转交给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6月10日太和公安分局的恶警谎称带我看病,却将我送到锦州市教养院非法教养三年。

二、在锦州市教养院遭受的残害

刚到新收大队,我拒绝剪头,他们令普教人员强行给我剃头,我不穿马甲,他们将我强行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宿。当时我手脚都不能动,脚肿得无法站立,他们又给我带上背扣,强迫我坐在大铺上,让两名普教人员看着我。

7月2日我又拒绝穿马甲,他们又将我铐在铁椅子上,而且对我進行殴打,我喊:“法轮大法好。”当时对我進行殴打的有恶人陈长彬(四防班长)、安德胜(协勤)、祖记兵(协勤),而且用一根很脏的绳子勒我的嘴。从7月2日到7月5日他们不让我睡觉,在铁椅子和床脚轮番铐我,而且还将师父的照片塞到屁股底下進行侮辱。

7月5日下午,从小号出来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遭到陈的殴打,我的鼻子被打出了血(当时在小号还有一同修,贾精文和我轮流被铐在铁椅子上)。二大队四防员陈强、刘强将我带到二大队的三楼,由于我不配合问话,遭到他俩的殴打。7月5日晚上,我被带到二楼严管,它们强迫我穿马甲,坐小凳,我的手被铐在床上,头上戴着所谓的安全帽。每日的作息时间是,5点起床,9点就寝,开始时没有午休,大约半个月左右,它们给我摘掉了手铐和安全帽。

在8月下旬左右,由于环境的恶劣,我开始起疥疮,几乎整宿都无法入睡,9月15日左右,恶警们开始全面所谓的“攻坚转化”,我于9月20日带到新收大队,强行進行洗脑,当时由管理科、新收对我進行强制转化。我的双手被分开至两侧并用手铐扣住,戴上安全帽,双耳带上耳机,听污蔑大法的录音带,不准睡觉,恶人还用手捅我的两肋,用棒子、拳头打我。为了抗议这种迫害行为,我开始绝食,它们给我灌食时,恶人陈长彬故意在里面放了许多盐。第一次给我灌食的是史贞山,第二次是孙立,当时我由于被折磨而痛苦的喊叫声几乎整个楼都能听到。

最为无耻的是它们将师父的照片塞到我的小便处,给我带嚼子。为了诱骗转化,它们还伪造了一份“王林(同修)死亡证明”威胁我,当时管理科的刘兴江还恶狠狠地对我说:“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 这次强行转化过程中,参与对我進行迫害人员主要有陈长彬(义县人)、尹明德(太和区人)、王涛(贵州六盘水人)、孙国泽(太和区人)等。

9月24日他们停止了对我的所谓转化,当时身上的疥疮痒得难受,由于双手被扣,根本无法止痒,然后我被留在新收严管,24小时扣在床上,而且带着安全帽,我身上的疥疮越发严重,最后它们实在看不过去了,才给我解除。在这期间我配合他们对我医治疥疮,曾三次被迫到205医院、附属医院看病,而且每次病名都不同,明明是教养院出的钱看病,而二大队都让我打借条,对外谎称是队里集资为我治病。我被逼一共打了三次借条,共900元。在此我声明这些借条全部作废。医院用了中药、西药、打吊针、小针都没能治好我的疥疮。目前我仍受此折磨。当时我要求晒太阳,李凤林都恶毒的说:“不转化就不让晒太阳。”

2005年2月4日,有三名大法弟子从葫芦岛教养院被转过来,我又被带回了三大队继续遭受严管,强行坐小凳,不让闭眼,造成我视力明显下降,而且双脚由于长时间下垂,造成双脚冰凉,久病成疾。在这期间,我还遭到了个别四防员的打骂,原因当然是有队长给他们撑腰,他们才敢如此的嚣张。

2005年10月家人听说我的病情,希望给办我保外就医。经司法局调查后,教养院不但没有任何回应,而且还勾结派出所将我岳母强行抓走,我知道此消息后,于11月18日开始绝食,反对迫害我的家人。11月21日他们对我强制灌食,后来我与几位同修开始抵制这种行为,他们停止了对我的灌食。11月25日,他们将我送到中心医院,当时医生建议住院。从公安医院(石化医院)找来医生给我打针和灌食,后来教养院又一天两遍的给我灌食(史贞山直接参与),而且从各方面对我施加压力,24小时扣在床上,白天还强制我坐在小凳上。这期间四防人员也动手打我,而且恶警杨庭伦还打我嘴巴,口口声声说我给他找麻烦,让他不能回家(院办田科长和四防员孙继刚在场)。绝食期间,白金龙还对我進行谩骂,想以此来消磨我的意志。

12月11日几个同修都停止了绝食,我仍在坚持,他们将我单独带回旧楼灌食,杨庭伦对我進行辱骂和打了我几个嘴巴。当时四防员刘艳军(锦州人)、田成彬(凌海人)在场,为了避免遭到更严重的迫害,我被迫停止了绝食,他们将我重新带回二大队。12月12日他们又偷摸将我带到旧楼,强制转化,我又开始绝食,由于夜间发烧,我又被带回二大队,当时参与者有李松涛、穆锦生、四防国庆(凌海人),还有一个叫“老黑”的人,手段还是同前,只是多加了看污蔑录像。由于我的发烧未退,身体虚弱,才得以解脱。同时和我被一起带去转化的学员还有刘全旺(南票人)。12月13日我开始吃饭。2006年元月期间,他们曾带我去石化医院简单地查了一下视力,直到目前仍被严管。

直到目前为止对我的迫害还在继续,我们所有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就遭到了锦州教养院恶警的野蛮对待。我们的基本人权、生命价值在这里被完全剥夺了,而且时刻还面临着被教养院恶警酷刑折磨致死的危险。前有大法弟子石忠岩被打死的先例。恶警们的人性早已尽失,它们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0/134324.html

2005-09-01:锦州劳教所2005年迫害的部份内幕: 柴连宝被酷刑转化时,恶警李松涛和张春风亲自上阵,他们给柴连宝绑腿,昼夜不让他睡觉,还指使四防犯人冯英、潘雪海、张铁军对其進行暴打,暴打之后又对其進行强制洗脑;王志刚,也被绑腿折磨多次;郭伟被送入劳教所后,绝食抗议,被两次灌食,还被绑过腿;黑山战志刚和黑山的另外两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另有三名老年大法弟子也遭受了迫害。大法弟子柴连宝、焦

2005-09-01: 锦州劳教所2005年迫害的部份内幕:
柴连宝被酷刑转化时,恶警李松涛和张春风亲自上阵,他们给柴连宝绑腿,昼夜不让他睡觉,还指使四防犯人冯英、潘雪海、张铁军对其進行暴打,暴打之后又对其進行强制洗脑;王志刚,也被绑腿折磨多次;郭伟被送入劳教所后,绝食抗议,被两次灌食,还被绑过腿;黑山战志刚和黑山的另外两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另有三名老年大法弟子也遭受了迫害。大法弟子柴连宝、焦林和闫柏在2005年被迫害得比较严重。

金城的李勇,义县的刘成,省内的焦林、闫柏和锦州的邵明刚五人因被折磨出病,关押在一个号内。据说邵明刚和李勇现在的血压非常高,已达到极限;戚明力和苗建国的身体也非常虚弱。

刘成在2003年的冬天,曾被长时间逼迫站在水泥地上,致使双腿瘫痪。瘫痪后被放回家,还没等他康复,有一天他正在家中睡觉,又被抓進劳教所,强加的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

2005年7月,恶警白金龙指挥四防犯人将刘成关在一个屋里進行毒打,在这之前刘成已不能站立,连上厕所都得由人架着去,可四防犯人在毒打刘成后却硬让他行走,不走就打。白金龙的邪恶气焰十分嚣张,他冲刘成喊道:“就打你了,迫害你了,你能咋的?”

锦州劳教所的恶警们凶狠歹毒,完全丧失了人性,他们对普通犯人也很凶残。有一天开会时,一个叫常军的四防犯人动作稍稍慢了一点,白金龙就把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左右开弓打了他27个嘴巴子。有一次,恶警李松涛看见四防犯人齐宏刚穿着拖鞋,李松涛就将他的耳膜打成穿孔,家属知道后找律师要告他,但至今没有结果。不久齐宏刚就被调到别的大队,不让当“四防”了,他被打的事也不了了之。有一次李松涛还毒打四防犯人李德福,李松涛拿鞋底子猛打李德福的后脑杓儿,打得李德福的后脑杓起了一个大血包,这个大血包一按一个坑。还有一天中午李松涛正在睡觉,刑事犯人张成宇说话声音大了,影响了李松涛的睡眠,他立即起身对张成宇一顿暴打,当时张成宇脑部被打得红肿,眼睛也肿胀了,可就在这之前不久,张成宇的家属还请李松涛和白金龙吃饭,让他们照顾点张成宇。李松涛打完张成宇后,还与白金龙一起威胁张成宇,恫吓他:“打你的事儿不准告诉家里。”李松涛兽性十足,折磨人已经成瘾。这之前张成宇还被李松涛罚站、罚蹶着,刑事犯人张延军等也曾被李松涛命令蹶着。这里的恶警随便把人打伤致残,不会受到任何处分,因为给他们撑腰的就是院长张海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109553.html

2005-06-11:辽宁省黑山县的个别恶警自99年7.20以来,利欲熏心,一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干了许多助桀为虐的坏事,几经劝善仍不思悔改,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今年3月中旬以来,恶警不断骚扰学员,肆意抓捕了9名法轮功学员;大量勒索钱财,诈不出油水,便送去劳动教养。 2005年3月12日,黑山镇内两名法轮功学员散发法轮功真像传单,被黑山恶警非法抓捕。 4月12日,有三位农村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一

2005-06-11: 辽宁省黑山县的个别恶警自99年7.20以来,利欲熏心,一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干了许多助桀为虐的坏事,几经劝善仍不思悔改,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今年3月中旬以来,恶警不断骚扰学员,肆意抓捕了9名法轮功学员;大量勒索钱财,诈不出油水,便送去劳动教养。

2005年3月12日,黑山镇内两名法轮功学员散发法轮功真像传单,被黑山恶警非法抓捕。

4月12日,有三位农村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一位是八道壕乡曹屯村的聂英伟,另一位是太和乡王宪村的田宝杰,该学员自邪恶镇压以来,为躲避迫害,一直流离失所在外,刚刚回到家中,凌晨3点在家中被绑架;还有一位是八道壕乡三家子村的学员。

5月20日,恶警绑架了八道壕镇煤矿职工魏景龙,并抢走了《转法轮》书,唯一的理由是他在家看《转法轮》,魏景龙现仍被关押在黑山看守所。

5月25日早6点多钟,黑山县黑山镇第二初级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战志刚,在家中被黑山县国保大队肖忠影、冯文芳和张世春等恶警绑架到黑山看守所,恶警抢走了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产。战志刚现任初三班主任,正值学生中考其间,每年战志刚所带的班级中考都是名列前茅。战志刚的儿子正值高考,战志刚的母亲严重脑血栓瘫痪在床,喊着要儿子。

6月8日战志刚父亲去世,黑山公安局仍拒绝战志刚回家尽孝。战志刚妻子下岗,家中已无生活来源,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公安局还是不放人。据恶警本人透露,闯入大法弟子家中的理由是,上级主管部门给他们下达了劳教指标,上哪抓人去,除非抓法轮功。多么邪恶的理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1/103823.html

锦州 黑山县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07-17:
黑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震
副大队长:隋时
国保大队办公电话:041655120760416552280004165562002
(黑山电话区号:0416 邮编121400)

2019-07-29: 黑山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王震
副大队长隋时

黑山县检察院:
区号:0416
邮编:121400

副检察长孙泽富5513003、15941682666(主管)
副检察长罗玉秋5513004、13009345794(曾经主管)
副检察长董怀玉5513996、13941682299
副检察长韩杰臣5513005、15841611288
公诉科:
科长赵福利5513028、15940656555
副科长唐守达5513030、13050455455
苏博5513031、15841653327
刘迪5513030、13898372227
王博5513029、15241631473
王姗姗5513029、15841675216
赵子宽5513031、13940646700
石英魁5513030、18841665772
案管中心:
常运库15042623002、5513023(赵素娥案公诉人)
侦监科:
李德凤15174243426、5513036

黑山县法院:
区号:0416
邮编:121400
副院长张春风13841642171、0416-2776900
副院长吕德民13104062688、0416-5593002宅5525686
副院长董志伟
审判庭庭长法官刘力13940620519(曾诬判姜海岚八年,诬判王瑞凤五年)
审判庭庭长法官常万生18941601267(曾诬判马立光半年)
审判庭庭长法官李伟18941601219办5593033(曾诬判张英东四年半,诬判薛国瑞三年)
审判庭庭长法官张秋菊18941601232、5593035(曾诬判赵素娥四年)


2019-07-07:
责任人:
黑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齐向前
国保大队长:王娓静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6)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
锦州教养院院长:  张海平        办4575166
锦州教养院副所长:于海斌        办4575111
锦州教养院(二大队长):白金龙
黑山县公安局局长:王俊仁        办5528871   宅5532168 手机13904064508
黑山县公安局副局长:孙国庆(主管迫害法轮功)办5519321 宅5566168 手机13904167005
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娓静   办5512076   宅5538118 手机13604962928
参与行恶者:
黑山县公安局(原)局长: 高海(已遭报身亡)
黑山县公安局(原)副局长:许贵州    办5592999   宅5591288 手机13904167323
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肖忠影   办5512076
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干警:(已调走)毕诗君
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原)大队长:冯文芳
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干警:张世春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7-05-12: 锦州市公安局:
地址: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区士英南街39-39号,邮编121000
主管迫害的副局长姜龙13841659777、0416-2361181宅0416-2572155
锦州市反×教支队的队长: 李嵋珊15698704590
锦州市看守所:0416-3708086

黑山县公安局:
副局长齐向前 13940680799
国保大队长王娓静0416-5512076宅0416-5538118、15174067222、13604162232、13604962928、1360496223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