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铁岭 清河区 >> 张淑霞(张淑侠)

女, 5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铁岭市清河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2-31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起诉案例  灌食/灌物  劳教  奴工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抄家/非法搜查  家人/朋友被迫害  注射/被迫接触/吞食有害物  家庭关系被影响/破裂  多次迫害  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骚扰/恐吓/监视居住/长期监控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电击/电刑  约束衣/长时间被捆缚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马三家劳教院(省女子教养院)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省女子监狱(沈阳女监,第二女监,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监)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0-11-03:辽宁铁岭市清河区政法委张中文和清波社区书记富俊芝骚扰张淑霞 铁岭市清河区政法委张中文和清波社区书记富俊芝骚扰清河大法弟子张淑霞,谎说看看,有没有什么困难,还问问暖气费和人口普查情况。张淑霞没开门。他们要电话号,张淑霞没有电话。张淑霞说,我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停发退休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3/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

2020-11-03: 辽宁铁岭市清河区政法委张中文和清波社区书记富俊芝骚扰张淑霞
铁岭市清河区政法委张中文和清波社区书记富俊芝骚扰清河大法弟子张淑霞,谎说看看,有没有什么困难,还问问暖气费和人口普查情况。张淑霞没开门。他们要电话号,张淑霞没有电话。张淑霞说,我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停发退休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3/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14563.html

2020-01-08:张淑霞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3年 累遭冤狱近12年 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被冤判三年,中级法院枉法维持原判。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她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四监区一小队。这是张淑霞第六次被非法关押,累计共十一年九个月。 张淑霞女士,五十五岁,家住铁岭市清河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家庭、单位、邻居中,有口皆碑,婆婆特别喜欢她。 从一九

2020-01-08: 张淑霞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3年 累遭冤狱近12年
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被冤判三年,中级法院枉法维持原判。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她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四监区一小队。这是张淑霞第六次被非法关押,累计共十一年九个月。
张淑霞女士,五十五岁,家住铁岭市清河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家庭、单位、邻居中,有口皆碑,婆婆特别喜欢她。

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张淑霞因信仰,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拘留,并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劳教三次,累计八年零二百七十五天,近九年的时间,遭酷刑折磨,丈夫难以承受迫害,与她离婚,母亲临去世,也没能见上她一面。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张淑霞因向村民免费发送明慧台历,被恶人构陷,又被铁岭市清河区法院冤判三年,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到辽宁女子监狱四监区一小队。

辽宁女子监狱的迫害

1.欺骗洗脑、生活虐待、殴打

在辽宁女子监狱四监区一小队,一开始就强制“转化”,写“不炼功保证”。白天出工,晚上关入仓库小黑屋“学习”(即洗脑),由两名包夹看着。晚上,不让张淑霞在床上睡,只能在地铺上睡。

一包夹犯人王美对张淑霞说:“我有罪,我也不想活了,你要不写五书,我就一直给你跪着磕头,直到头破血流。”张淑霞当时懵了,违心的抄写一遍,心里痛苦极了。

后来张淑霞反悔了,几名犯人围攻谩骂张淑霞,姜秀华打张淑霞脸,罚张淑霞蹲着,后来罚蹲马步,张文英还拽着张淑霞头发往铁架子上使劲撞,还掐张淑霞。后来上狱政科验收,张淑霞向狱政科警察揭露了她们包夹迫害她的事实。回去后,负责“转化”的科长张璐鹭很恼火,大声训斥张淑霞张淑霞正告她:“强制转化是违法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张淑霞向队长白旭揭露挨打之事,白旭问张淑霞:“打你了,谁看见了?再说你挨打咋不说呢,现在监控查不到了。”张淑霞也没想到警察竟如此对待善良的修炼人。张淑霞要求换包夹,她说:“换两个还不如原来的呢!”言外之意,只能换更凶的不能换善良的。

她对张淑霞施加更大的压力,白天在车间仓库洗脑,由一个犯人看着,有时坐着,有时罚蹲,晚上收工后,九点才让回监舍休息。

五个多月不让张淑霞上水房洗漱,张淑霞进水房,张文英就打她,还在走廊、监舍等处打张淑霞,有一次,把衣挂都打折了。

每半个月一次集体洗热水澡,也不让张淑霞去。晚上,张淑霞起夜,叫张文英陪,张文英不跟她去,还骂她(监狱有三人一起行动的规定)。

2.羞辱、打骂

二零一七年正月十四日,张淑霞拉肚子,犯人张文英说张淑霞装病,问张淑霞:“一天拉几次?”张淑霞说:“三次。”她说:“你现在就在洗脸盆里拉,看你能不能拉出来,队长让你吃饭、拉屎都在这里。”

张淑霞忍着屈辱,在自己的洗脸盆里拉屎。张淑霞没有洗脸盆了,有人给张淑霞一个盆,张文英就把写着张淑霞名字的盆放到厕所里冲厕所用,以此侮辱张淑霞的人格。不管她怎样,张淑霞都拿她当孩子,后来逐渐她对张淑霞好了,彼此站在对方角度为对方着想,说心里话。

王美不分场合经常骂张淑霞,逼张淑霞骂师父。有一次,在晾衣间,她脱了鞋,拿鞋打张淑霞的脸;一次周日在监舍休息,王美不让张淑霞盖被,让张淑霞穿棉袄把手露在外面,被张淑霞拒绝。

在车间,张淑霞两手自然放在腿上,王美就说张淑霞炼功。她多次对张淑霞进行人格侮辱,那痛苦胜过打骂多少倍。张淑霞写“思想汇报”,揭露迫害,她阻挡。

3.身心伤害

张淑霞每天都在痛苦的深渊中煎熬,都承受不住了,身体越来越差,心难受,心电图检查心脏有病,高压达到200多,低压120多,有时血压计量不出来数。狱警逼张淑霞吃药,张淑霞没吃,都偷偷的扔了。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早晨,张淑霞的右脸突然一下子歪到耳朵根,吃饭、漱口困难、左眼二十四小时闭不上,洗头时,用左手拿毛巾捂着眼睛,否则就往眼睛里灌水,去医院做脑CT检查,医生说是血压高引起的,是脑血栓的一种,叫面瘫。

警察和犯人逼张淑霞吃药,张淑霞说我也不迷糊,她写了一个后果自负的书面材料。后来通过在苦难中修心找自己、归正自己、背法、炼功,张淑霞嘴逐渐的好了,现在左眼还有点小。

长期的不公正对待,张淑霞很痛苦,张淑霞就找张科长,调走了王美,来了个孙同春。她是鲜族人,有时比汉族人还会骂人,根本不讲理,张淑霞对、错,都挨她骂。有时张淑霞干活连热带累,满身是汗,也挨她骂。

4.拒绝劳动 被示众

还有四个多月张淑霞就回家的时候,张淑霞开始拒绝劳动,反迫害,监区长汤艳把张淑霞叫到办公室,逼张淑霞蹲着打报告词,张淑霞不配合,张淑霞说:“我没罪,你们公、检、法、看守所、监狱都在执法犯法!”汤艳说:“你告我去,我叫汤艳。”张淑霞没有屈服,汤艳就让张淑霞在前边坐着示众。

5.强制洗脑

晚上,在闷热的二楼仓库里洗脑“学习”。从那天开始,全屋十多个人不得不陪着张淑霞停饭箱,就是自己买的食品不让吃,监狱警察经常用停看电视、停购物、罚坐板、罚写监规、罚站、罚蹲等等手段折磨犯人。

东北的八月,正是炎热的夏天。第一天,张淑霞不配合洗脑“学习”,回监舍了,第二天是周日休息,张淑霞不上二楼,坐在自己的床上,把两脚插在二层床的梯子里,几个犯人硬把张淑霞拽到楼上,把张淑霞关到炎热的仓库里,逼张淑霞站着。第三天,没让张淑霞洗漱,没让她洗热水澡。渐渐张淑霞严格修炼自己,后来警察不管了。

警察和犯人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好人,还在违背人的道德良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做伤天害理的事。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张淑霞已回家。

张淑霞多年来遭受迫害的详情,请见《曾遭九年冤狱 辽宁张淑霞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和《近九年冤狱酷刑折磨 辽宁铁岭张淑霞控告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8/张淑霞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3年-累遭冤狱近12年-398718.html

2019-12-21:◇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诬判三年,现已回家。

2019-12-21: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诬判三年,现已回家。

2017-10-27:辽宁铁岭中院维持对张淑霞的冤判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五月十九日开庭后被冤判三年,上诉后,中级法院枉法,维持原判。这是张淑霞历经九年非法关押后,又一次面临三年冤狱迫害。 张淑霞女士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家庭、单位、邻居中,有口皆碑,婆婆特别喜欢她。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张淑霞因信仰,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拘留,并被非法判刑五年、非

2017-10-27:辽宁铁岭中院维持对张淑霞的冤判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五月十九日开庭后被冤判三年,上诉后,中级法院枉法,维持原判。这是张淑霞历经九年非法关押后,又一次面临三年冤狱迫害。

张淑霞女士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家庭、单位、邻居中,有口皆碑,婆婆特别喜欢她。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张淑霞因信仰,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拘留,并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劳教三次,累计八年零二百七十五天近九年的时间,遭酷刑折磨,丈夫难以承受迫害,与她离婚,母亲临去世,也没能见上一面。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张女士为了让同胞们了解法轮功真相,在清河区张相镇发真相台历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遭到清河区国保大队和张相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张淑霞被非法关押在铁岭拘留所,国保大队的王兴军、赵柏峰参与了迫害。赵柏峰还恶狠狠的扇张淑霞嘴巴。之后,张淑霞又被非法关押在铁岭市看守所。

三月下旬,张女士被构陷案卷已到清河区检察院公诉科。

四月中旬,张女士被构陷案已到法院,案件负责人孙迪(刑事庭庭长)。清河区检察院和法院人员到看守所,逼迫张淑霞“认罪”,遭到张淑霞拒绝。清河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李刚说:“不认罪就重判。”

五月十二日,铁岭市清河区法院第一次对张淑霞非法开庭,由于警车没有按时间到达清河区法院,并且张淑霞血压高至220~240,所以勉强开庭。

两位辩护律师强烈要求解除张淑霞戴的脚镣,审判长孙迪推说不归他们管,律师宣读了有关法律条文,张淑霞也强烈要求解除脚镣,法警经审判长孙迪同意,才取下脚镣。

清河区检察院公诉人柏英(女)把所谓的“证据”:五个护身符吊坠,宣传卡片八张,印有真相内容的人民币十二张,真相台历三本加上向村民要回的三本一共六本,拿到庭上大声宣读吊坠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说台历、卡片、人民币上也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等内容,并提到了证人张 娜、张淑元、马淑琴(芹),还有姓苏和姓胡的。

开庭过程中,张淑霞女士当庭指控非法抓捕她的警察赵柏峰执法犯法,讲述警察殴打她的过程和自己听师父的话重德行善,审判长孙迪表示,你(张淑霞)想控告起诉谁,等这完事了,你再整材料,你说的我们也没看到等等。

律师为张淑霞做无罪辩护,有理有据,律师指证抓捕过程不合法,质疑证人提供证据的真实性,且证人不到庭,就是证人到庭作证,张淑霞女士也没罪,她没违反任何法律,没有被她伤害的人。

律师辩护时,审判长孙迪以快到午休时间、要找证人到庭为由,宣布休庭,说等找到证人张爱娜、张淑元、马淑琴等五人后,再开庭。

五月十九日再次开庭时,审判长孙迪以保护证人为由,不准张淑霞亲属进入法庭。张淑霞女士被冤判三年。

张女士提出上诉,铁岭市中级法院无视法律,仍维持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7/辽宁铁岭中院维持对张淑霞的冤判-355964.html

2017-10-25:辽宁省铁岭市张淑霞被冤判三年 上诉仍维持原判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冤判三年。这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张淑霞女士第六次被抓捕迫害。 开庭过程中张淑霞当庭指控非法抓捕她的警察赵柏峰执法犯法,讲述警察殴打她的过程和自己听师父的话重德行善时,审判长孙迪表示你(张淑霞)控告起诉谁,等这完事了,你再整材料,你说的我们也没看到,等等。 律师为张淑霞做无罪

2017-10-25: 辽宁省铁岭市张淑霞被冤判三年 上诉仍维持原判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冤判三年。这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张淑霞女士第六次被抓捕迫害。

开庭过程中张淑霞当庭指控非法抓捕她的警察赵柏峰执法犯法,讲述警察殴打她的过程和自己听师父的话重德行善时,审判长孙迪表示你(张淑霞)控告起诉谁,等这完事了,你再整材料,你说的我们也没看到,等等。

律师为张淑霞做无罪辩护,有理有据,律师指证抓捕过程不合法,质疑证人提供证据的真实性,且证人不到庭,就是证人到庭作证,张淑霞也没罪,她没违反任何法律,没有被她伤害的人。

五月十九日开庭时,审判长孙迪以保护证人为由不准亲属进入法庭。

张淑霞被冤判三年,张淑霞提出上诉 ,铁岭市中级法院无视法律仍维持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5/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5913.html#171024224831-13

2017-08-02:辽宁省铁岭市张淑霞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非法判刑三年。这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张淑霞女士第六次被抓捕迫害。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铁岭市清河区法院对张淑霞非法开庭,由于警车没有按时间到达清河区法院,并且张淑霞血压高至220~240,所以勉强开庭。 两位律师强烈要求解除张淑霞戴的脚镣,审判长孙迪推说不归他们管,律师宣读了有关法律条文,张淑霞也强烈要求

2017-08-02: 辽宁省铁岭市张淑霞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非法判刑三年。这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张淑霞女士第六次被抓捕迫害。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铁岭市清河区法院对张淑霞非法开庭,由于警车没有按时间到达清河区法院,并且张淑霞血压高至220~240,所以勉强开庭。

两位律师强烈要求解除张淑霞戴的脚镣,审判长孙迪推说不归他们管,律师宣读了有关法律条文,张淑霞也强烈要求解除脚镣,法警经审判长孙迪同意才取下脚镣。

清河区检察院公诉人柏英(女)把所谓的证据:五个护身符吊坠,宣传卡片八张,印有真相内容的人民币十二张,真相台历三本加上向村民要回的三本一共六本,拿到庭上大声宣读吊坠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说台历、卡片、人民币上也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等内容。并提到了证人张爱娜、张淑元、马淑琴(芹),还有姓苏和姓胡的。

不明真相的公检法人员包括审判长孙迪一再引导张淑霞认罪,公诉人柏英也表示认罪就轻判,不认罪就重判。

张淑霞当庭指控非法抓捕她的警察赵柏峰执法犯法,讲述警察殴打她的过程和自己听师父的话重德行善时,审判长孙迪表示你(张淑霞)控告起诉谁,等这完事了,你再整材料,你说的我们也没看到,等等。

律师为张淑霞做无罪辩护,有理有据,律师指证抓捕过程不合法,质疑证人提供证据的真实性,且证人不到庭,就是证人到庭作证,张淑霞也没罪,她没违反任何法律,没有被她伤害的人。

律师开始正式辩护,刚刚说上几句话,审判长孙迪以快到午休时间,要找证人到庭为由宣布休庭,等找到证人张爱娜、张淑元、马淑琴等五人后再开庭。

五月十九日又一次开庭,审判长孙迪以保护证人为由不准亲属进入法庭。

张淑霞被非法判刑三年,张淑霞提出上述,现此冤案已到铁岭市中级法院,不明真相的法院办案人强调有证人到庭。证人到庭岂不是更加证明法轮功学员张淑霞没有伤害任何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也是维护民众的知情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辽宁省铁岭市张淑霞又被非法判刑三年-351976.html

2017-06-16:曾遭九年冤狱 辽宁张淑霞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非法判刑三年。这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张淑霞女士第六次被绑架迫害。 张淑霞女士修炼法轮功,在家庭、单位、邻居中,是个有口皆碑的好人,婆婆特别喜欢她。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却因此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拘留,并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劳教三次,累计八年零二百七十五天,期间遭酷刑折磨,丈夫难以承受迫害与她离婚,母

2017-06-16:曾遭九年冤狱 辽宁张淑霞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非法判刑三年。这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张淑霞女士第六次被绑架迫害。

张淑霞女士修炼法轮功,在家庭、单位、邻居中,是个有口皆碑的好人,婆婆特别喜欢她。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却因此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拘留,并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劳教三次,累计八年零二百七十五天,期间遭酷刑折磨,丈夫难以承受迫害与她离婚,母亲临去世也没能见上一面……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张淑霞、吴东辉等三位法轮功女学员,在清河区张相镇给送免费台历时,被受谎言毒害的人举报,清河区国保大队和张相镇派出所出动一二十名警察将三位善良女士围堵绑架。

随即三人被送往铁岭看守所,在铁岭医院体检时,张淑霞不配合抽血体检,被赵柏峰殴打、恶狠狠的扇嘴巴,另一王姓女警也用拳击打张淑霞前胸。清河区国保大队赵柏峰扬言:“ ‘有前科’(指多次被绑架迫害),她家没人管她,给她送进去。”

张淑霞、吴东辉被非法关押在铁岭看守所。另外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因身体体检不合格,当晚回家。

张淑霞家人为她请了律师。律师为张淑霞做了无罪辩护,清河区公检法办案人员无视现行法律并收买证人,构陷张淑霞张淑霞被冤判三年。

关于张淑霞女士遭受的迫害,请参考明慧网报道《近九年冤狱酷刑折磨 辽宁铁岭张淑霞控告江泽民》。张淑霞女士在对江泽民的控告中说:“我结束四年冤狱从女子监狱黑窝里出来不到三个月,当地派出所恶警骚扰我,并在我家门口蹲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二点多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恶警李猛等人拿着我的钥匙开我家门,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手机一部(价值一千六百元)等物品。在派出所,恶警就拽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撞的我头晕脑胀,把我摁到冰冷的铁椅子上,两个恶警用四根电棍同时电我,嘴唇上两根,肚子上两根,我被电的满嘴大泡。后来看到同修李春兰(未婚、朝鲜族)也被电的脸、耳朵上都是水泡(水泡破了流出的黄水沾到头发上),恶警还象流氓一样电她的腿、臀部、脚……我和李春兰同时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6/曾遭九年冤狱-辽宁张淑霞又被非法判刑三年-349707.html

2017-04-19: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张淑霞被构陷案已到法院 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构陷案已到法院,案件负责人孙迪(刑事庭庭长)。清河区检察院和法院到看守所逼迫张淑霞“认罪”,遭到张淑霞拒绝。清河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李刚说:“不认罪就重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9/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5839.html#17418225657-1

2017-04-19: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张淑霞被构陷案已到法院
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构陷案已到法院,案件负责人孙迪(刑事庭庭长)。清河区检察院和法院到看守所逼迫张淑霞“认罪”,遭到张淑霞拒绝。清河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李刚说:“不认罪就重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9/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5839.html#17418225657-11

2017-04-02:铁岭国保大队:我就是践踏法律的 ……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吴东辉、杨姓女学员,在清河区张相镇发真相台历时,被恶人诬告,清河区国保大队和张相镇派出所出动一二十名警察将三位学员围堵绑架。 赵柏峰扬言:“张淑霞是惯犯、有前科(指多次被绑架),她家没人管她,给她送进去。”张淑霞因不配合非法审讯和抽血体检,被赵柏峰殴打、恶狠狠的扇嘴巴,另一王姓女警也用拳击打张淑霞前胸。张淑霞

2017-04-02: 铁岭国保大队:我就是践踏法律的
……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吴东辉、杨姓女学员,在清河区张相镇发真相台历时,被恶人诬告,清河区国保大队和张相镇派出所出动一二十名警察将三位学员围堵绑架。

赵柏峰扬言:“张淑霞是惯犯、有前科(指多次被绑架),她家没人管她,给她送进去。”张淑霞因不配合非法审讯和抽血体检,被赵柏峰殴打、恶狠狠的扇嘴巴,另一王姓女警也用拳击打张淑霞前胸。张淑霞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铁岭市看守所。

在这里再一次善劝赵柏峰:现在明白真相的公检法人员越来越多,都在给自己留后路,不做江泽民的替罪羊。有的明真相的警察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有的面对举报互相推诿;有的将法轮功学员拉到无人的地方就放了。法院撤诉、检察院退案,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的实例越来越多。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铁岭国保大队-我就是践踏法律的-345074.html

2017-03-23: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张淑霞被构陷案卷已到检察院公诉科 铁岭市清河区张淑霞被构陷案卷已到清河区检察院公诉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88.html

2017-03-23: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张淑霞被构陷案卷已到检察院公诉科
铁岭市清河区张淑霞被构陷案卷已到清河区检察院公诉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88.html

2017-03-11:辽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已聘请律师 辽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年前因发放真相年历被绑架。案件已到检察院,亲友已为张淑霞聘请正义律师,这几天律师还会来。绑架张淑霞的警察赵柏峰称张淑霞家没人管她。以为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迫害她。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1/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44111.html

2017-03-11:辽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已聘请律师
辽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年前因发放真相年历被绑架。案件已到检察院,亲友已为张淑霞聘请正义律师,这几天律师还会来。绑架张淑霞的警察赵柏峰称张淑霞家没人管她。以为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迫害她。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1/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44111.html

2017-01-09:辽宁省铁岭市张淑霞、吴东辉被迫害近况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国保大队把张淑霞、吴东辉2016年12月14日被绑架,所谓卷宗被递交法制办,预谋进一步迫害。张淑霞、吴东辉是在清河区张相镇发真相台历时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铁岭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9/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0659.html#171823505-1

2017-01-09:辽宁省铁岭市张淑霞、吴东辉被迫害近况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国保大队把张淑霞、吴东辉2016年12月14日被绑架,所谓卷宗被递交法制办,预谋进一步迫害。张淑霞、吴东辉是在清河区张相镇发真相台历时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铁岭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9/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0659.html#171823505-1

2016-12-30:辽宁铁岭市清河区张淑霞第六次被绑架,警察恐吓不写保证判四年 十二月十四日下午,辽宁铁岭市清河区大法弟子张淑霞、吴东辉等三人,到清河区张相镇发放新年真相台历,遭人恶意举报,被绑架到铁岭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目击者说,有二十来个警察参与了对这三位年过半百的妇女绑架。其中,清河区国保警察赵百峰无视法律,凶狠的扇张淑霞耳光,并叫嚣着:不写保证,判四年。 张淑霞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成了单位、家庭、邻里间公

2016-12-30: 辽宁铁岭市清河区张淑霞第六次被绑架,警察恐吓不写保证判四年
十二月十四日下午,辽宁铁岭市清河区大法弟子张淑霞、吴东辉等三人,到清河区张相镇发放新年真相台历,遭人恶意举报,被绑架到铁岭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目击者说,有二十来个警察参与了对这三位年过半百的妇女绑架。其中,清河区国保警察赵百峰无视法律,凶狠的扇张淑霞耳光,并叫嚣着:不写保证,判四年。

张淑霞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成了单位、家庭、邻里间公认的大好人。可是从江泽民流氓集团栽赃陷害法轮功以后,这位善良的妇女,从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今;历经将近九年的冤狱摧残迫害,期间承受了家庭破碎、酷刑虐待、精神折磨、以及经济损失等种种痛苦。不幸的是她再次身陷囹圄,第六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30/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9465.html

2016-12-28:近九年冤狱酷刑折磨 辽宁铁岭市张淑霞再遭绑架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吴东辉、杨姓女法轮功学员,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在清河区张相镇发真相台历时,被受谎言毒害的恶人举报,清河区国保大队和张相镇派出所出动一二十名警察将三位学员围堵绑架。 随即三人被送往铁岭看守所,在铁岭医院体检时,张淑霞不配合抽血体检,被赵柏峰殴打、恶狠狠的扇嘴巴,另一王姓女警也用拳击打张淑霞前胸。清河区国保大队赵柏峰扬言

2016-12-28: 近九年冤狱酷刑折磨 辽宁铁岭市张淑霞再遭绑架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吴东辉、杨姓女法轮功学员,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在清河区张相镇发真相台历时,被受谎言毒害的恶人举报,清河区国保大队和张相镇派出所出动一二十名警察将三位学员围堵绑架。

随即三人被送往铁岭看守所,在铁岭医院体检时,张淑霞不配合抽血体检,被赵柏峰殴打、恶狠狠的扇嘴巴,另一王姓女警也用拳击打张淑霞前胸。清河区国保大队赵柏峰扬言:“张淑霞是‘惯犯’、‘有前科’(指多次被绑架迫害),她家没人管她,给她送进去。”

张淑霞、吴东辉被非法关押在铁岭看守所。杨姓女法轮功学员因身体体检不合格,当晚回家。

现年五十四岁的张淑霞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曾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拘留,她曾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劳教三次,累计八年零二百七十五天,期间遭酷刑折磨,丈夫难以承受迫害与她离婚,母亲临去世也没能见上一面……

吴东辉女士也多次被当地国保骚扰绑架,并曾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关于张淑霞女士遭受的迫害,请参考明慧网报道《近九年冤狱酷刑折磨 辽宁铁岭张淑霞控告江泽民》。张淑霞女士在对江泽民的控告中说:

“我结束四年冤狱从女子监狱黑窝里出来不到三个月,当地派出所恶警骚扰我,并在我家门口蹲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二点多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恶警李猛等人拿着我的钥匙开我家门,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手机一部(价值一千六百元)等物品。在派出所,恶警就拽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撞的我头晕脑胀,把我摁到冰冷的铁椅子上,两个恶警用四根电棍同时电我,嘴唇上两根,肚子上两根,我被电的满嘴大泡。后来看到同修李春兰(未婚、朝鲜族)也被电的脸、耳朵上都是水泡(水泡破了流出的黄水沾到头发上),恶警还象流氓一样电她的腿、臀部、脚……我和李春兰同时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8/近九年冤狱酷刑折磨-辽宁铁岭市张淑霞再遭绑架-339463.html

2015-09-01:近九年冤狱酷刑折磨 辽宁铁岭张淑霞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女士,于2015年7月13日向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及家人遭受严重迫害。张淑霞女士要求最高法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现年53岁的张淑霞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从1999年到2013年,曾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拘留,她曾被非法判刑5年、非法劳教三次,累计8年零275天,

2015-09-01: 近九年冤狱酷刑折磨 辽宁铁岭张淑霞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女士,于2015年7月13日向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及家人遭受严重迫害。张淑霞女士要求最高法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现年53岁的张淑霞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从1999年到2013年,曾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拘留,她曾被非法判刑5年、非法劳教三次,累计8年零275天,期间遭酷刑折磨,丈夫难以承受迫害与她离婚,母亲临去世也没能见上一面……

以下是张淑霞女士叙述遭迫害事实:

1996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多年的神经衰弱、妇科等疾病都不治而愈。那时我每天学法、炼功,身心愉悦,家庭幸福,邻里和睦。我在家庭、单位、邻居中,是有口皆碑的大好人,婆婆特别喜欢我。

然而,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我遭到严重迫害。

一、被非法劳教一年加期159天

1999年10月28日,我进京为大法鸣冤,被铁岭驻京办绑架到铁岭市清河区公安局,国保队长刘永仁和杨磊非法提审我,刘永仁用电棍吓唬我,还对我动手动脚耍流氓。在清河看守所非法拘留30天后,又被劫持到单位的宾馆(并劫持我丈夫陪同),单位保安看着,六天后送铁岭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在清河区看守所,姓王的女警察体罚我,强迫我罚跪两次,每次约两小时。

在铁岭教养院,队长王志斌强迫我承认(炼功、背法)违纪,因此被电击腿、后背。我疼的大声惨叫,摔倒在桌子边。

东北的天气一进腊月特别冷,室外滴水成冰,警察逼迫我和二十几位大法弟子到室外挖沟,那是男人干的活,我们一镐刨下去,只刨下一个小点点……

1999年腊月23(小年),我们铁岭20名大法弟子集体被劫持到了辽阳教养院女队,警察强迫我们把食品全部扔进垃圾箱。

有一次在监舍,警察刘薇因我们有圆珠笔和经文,便恶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我的脸上。顿时,我眼冒金星,上面一颗门牙被打折了,回家后,牙活动已无保留价值,上边牙全部拔掉镶了半口假牙。后来,警察让我们坚强不屈的学员念诬陷大法的材料,我不念,队长孙爱琴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今天我就拿你练练手。她用电棍电我,电棍没电,她就用电棍打我,把我后背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还用皮鞋踢我。把我踢倒在地,劈头盖脸的打嘴巴子,把我的大牙都打活动了。

辽阳教养院的警察为了消磨我们的意志和赚钱,搞疲劳战术,强迫我们做奴工,每天半夜11点收工。完不成规定的任务数就不收工,有时干到后半夜两、三点钟。我和大多数学员的手指肚磨的露出了嫩肉,手指肚都偏了。脚、腿肿了又消,消了又肿。

警察还逼我们清理辽阳积攒十多年的垃圾,由于恶臭难闻,许多大法弟子恶心、呕吐……最累的活是装车,每天装三、四车十多吨废铁。炎热的夏天,气温达37至38度,我和刘兵、陈玉芝、尹丽萍热的头上蒙一条湿毛巾,穿湿马甲,等干了又将毛巾和马甲浸在水里弄湿再穿上。晚上收工后,还要继续干手工活到半夜11点,有时缝补干活磨坏的棉手套。那个苦啊就不用说了,我这辈子也没干过这么多活。我因不“转化”,在铁岭、辽阳两地共加期159天。

2000年10月20日,我和铁岭、辽阳的大法弟子20多人被集体转到马三家教养院。

二、丈夫被迫离婚,我无家可归

2001年12月25日,我被单位经理关英杰骗开门,国保刘永仁、王淑芬等闯进屋发现了几张真相光盘,就强行把一台29寸创维电视机、VCD机、一个录音机、两个随身听、连同孩子的电脑游戏盘价值约3000余元的物品掠走。我被绑架到清河看守所。因为有了上次劳教的惨痛遭遇,我想,不能再次被他们投进大牢了,所以我以死抗争,将一颗铁钉吞下(注:大法修炼,不可走极端)。看守所怕出人命,第二天把我放了。丈夫怕受牵连,被迫与我离婚,我无家可归,被迫流离失所。

三、被非法判刑五年

2002年8月1日,我在铁岭市内讲真相时再次被铁岭公安局孙立忠绑架到铁岭市看守所。兜里的920元钱被铁岭银州区警察抢走,后来,只给我存了200元。我遭到看守所犯人冯文艳的毒打,她劈头盖脸的打我嘴巴子。冯文艳在我绝食时踢伤了我的尾骨,大便时疼痛难忍。清河刑警王义等人对我非法提审,在银州区公安分局四楼刑讯逼供。他们把我的双手举过头,铐在头上方的栏杆上,一只脚抬起来绑在栏杆上上大挂。用电棍电击我头部和手,疼痛难忍。身体极度衰弱的我(已经绝食3天),肚子疼痛难忍,电棍电的大便都便到了裤子里。后来,警察刘永仁和杨磊拽我手签字,我攥紧拳头拒签,他便狠命的掰我手指,刘永仁恼羞成怒,打我嘴巴子,我正告他:“你就是掰折了手指,我也不签字”。看守所的张所长说:“不签就不签吧。”

在铁岭看守所里,我不穿号服,他们给我戴手铐;还戴一周脚镣;我拒绝做奴工,被锁上铁链子,链子不足60厘米,把脖子和左脚锁到一起,并逼我干活,我只能蹲在地上慢慢挪动。

我们两个监室的10多名同修集体绝食,抗议不公对待,警察要求我们派一个代表和她们谈话,我出面对王干事说:“江泽民利用你们迫害大法弟子,你们利用犯人迫害好人,你们都有罪。”三天后,对我进行灌食,狱医钱大鹏给我灌了半洗脸盆自来水。然后,将我的脖子和左脚锁在一起,自己不能上厕所,冯文艳不让其他犯人给我接尿。

在铁岭清河区法院开庭时,公安局出示了一封“真相信”,说是我寄的。我根本没给他们寄过信,并且不是我的笔迹。2003年3月13日,我被非法判刑5年,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

3月16日晚上九点,犯人们都睡着了,监狱犯人张艳平、兰桂红、王秀兰、张玉艳等人把我叫到厕所(监狱的厕所、水房是专门残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东北初春的晚上特别冷,气温都在零下10多度。犯人们都穿着棉衣、棉裤,我仅穿着一层薄薄的衬衣、衬裤,他们轮班用笤帚、刷厕所用的带刺的毛刷狠抽我的臀部,张玉艳说:“每人打50下。”张玉艳边打边狂笑。她们把我的臀部打的一片青紫,没一块好地方。张玉艳说:“往上边打,别耽误干活。”兰桂红还掐我的大腿,掐的大腿里侧一片青紫,同时还用手打我的脸。她们还用装满水的塑料桶压在我的后背上,让我双手举过肩,保持平衡,张艳平故意把水弄洒,冰冷刺骨的水浇在了我身上,冻得我浑身颤抖,上牙直打下牙。就这样毒打折磨了我半宿。

2003年11月,我在所谓“思想汇报”中揭露了犯人向我索要食品及打骂、不让上厕所等事,并揭露天安门假自焚。之后,犯人兰桂红等就在监舍毒打我,7、8个人把我的头发拽的满地都是,还掐我大腿。我拼命喊叫,负责管内务的犯人刘峻华听见了,怕出事,制止了恶行。于是,犯人雷秀冰趁我睡觉时,偷走了我的半口假牙,使我吃不了饭,以此要挟我“转化”,还罚我蹲着。

四、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2006年10月28日下午两点多,我从街上回家,被蹲坑的两个警察强行拖到警车前,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一警察用手捂我嘴,把我塞到车里,绑架到红旗派出所。刚进屋,一警察就拽着我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撞得我头晕脑胀,又把我背铐在冰冷的铁椅子上10多个小时。警察用两根电棍电我嘴,两根电棍电肚子,我被电的满嘴大泡。清河国保队长李猛等人抢走我家钥匙,抄走几本大法书、师父法像一张、手机一部(价值1600元)等物品。我在开原市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遭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在马三家教养院,大法弟子就象廉价的劳动力一样被奴役。吃不饱,穿不暖,干着超负荷的劳动。

我结束非法劳教的前二十八天,最思念我的八旬老母带着遗憾永远的离开了人世。我心里的痛苦啊,多少钱能补偿呢?

五、被非法劳教两年

2011年10月6日,我在清河讲真相,被国保警察王兴军跟踪,他从后面抓住我手,打电话叫来警车强行把我塞入车内,王兴军把我左脚腕掰伤了,我被绑架到红旗派出所。这其间,他们抢走我家钥匙。到我家抢走很多大法书、讲法光盘、mp3等物品。第二天邻居看到一帮警察又一次上我家,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我又被强行按手印、掌纹,最后我被司机李铁、国保队长王兴军、赵柏峰等六人绑架到铁岭市看守所。一路上我喊“法轮大法好”警察王冲用手打我脸。

在铁岭市看守所门口,王兴军让我蹲着,两腿夹住我的两臂,用手使劲抠我下巴,我疼得大声叫喊,实在承受不住这种痛苦,向身边的桌子撞去,头撞在桌角上鲜血直流,警察把我拉到铁岭市医院缝了三针。国保警察王兴军欺骗我说:“做个CT让局长看看就回家。”结果又把我送回铁岭看守所。到监号把我手、脚呈大字铐在地环上,用洗脸盆接大小便,我绝食反迫害。4天后,国保队长王兴军、赵柏峰等六人就把我绑架到沈阳马三家非法劳教二年。

在去马三家途中,我把手从手铐中抽出来抠头上的伤口,王冲打我脸,用拳头打我左侧肋骨部位,一个多月不敢向左侧翻身。

到马三家体检时,因血压高大夫拒收,让我上沈阳第四医院做头部、腰部CT等项检查。四个男警察按着我头、胳膊强行抽一针管血,警察王兴军就给沈阳熟人打电话走后门,说好不用体检直接送。晚上九点多,我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清河国保警察把我架到四楼直接铐在监舍床上。经十多小时的颠簸,我头晕、心慌胸闷,有气无力。

马三家劳教所为达到百分之百所谓“转化”的任务,狱警利用各种手段诱骗大法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受蒙蔽的任秀杰拽着我的手签三书,我不签,她打我额头。离婚的丈夫来接见我,大队长张环拿三书逼我签字,不签字不让我接见。

2011年10月31日,大队长张磊把我叫到秘密黑屋,四、五个队长强迫我“转化”,副所长张军没好气的说:“你站着太舒服了,蹲着吧。”罚我蹲了两小时,第二天下午又罚我蹲二小时。她们利用被蒙蔽的学员苑淑珍,所长石宇逼我“转化”,见我不动心。警察张磊恼羞成怒,她和赵晓杰用棉布条把我双手勒紧,整个手立即变成紫色,把双手分开分别铐在上铺床的两根长角铁上、上铺床没床板,我站在床头,用力把手抻到极限,顿时感到胳膊、前胸、后背就象被撕裂一样疼痛难忍,我快要窒息了才停止。张磊逼我写三书在学员中读,张环吓唬我说:“不许哭。”读完后我号啕大哭,掉到了痛苦的深渊,我的心理压力达到了极限……

2011年12月28日,辽宁省劳教局来检查工作,强迫学员答题污蔑大法。郎处长找我谈话,大队在张磊、张军威胁我,不准我说抻刑折磨的事,张磊在屋我就没敢说遭受抻刑。我也没有完全按队长要求做,警察张丽丽骂我遭恶报,张磊把我叫到小黑屋逼我骂师父并录像。

2012年3月16日,被蒙蔽学员王文宏讲课(污蔑大法)让我回答问题,我没吱声。警察张丽丽把我叫到办公室气急败坏的吼:“你要立棍呀!”对我拳打脚踢,腿踢青了,脸也打肿了。王文宏还半夜起来看着,不许我躺着盘腿。警察王广云、孙鼎元也常骂我。

我的血压200-120(无高血压症状)。警察王广云让犯人孟曼曼看着我吃药。我不吃药,王广云威胁我说:“你回家死了谁管,不吃药就用开口器吃,要不就打滴流,要不就加期。”卫生所高大夫生气了,强制我转院,我哭了,王广云骗我说:“不做没必要的检查。”到了马三医院老大夫问我:“你平时爱说话、爱生气吗?”我说:“队长不让我们说话呀!”我说了真话,警察王广云后来找茬骂我。警察强制我做尿检、心电图、心脏彩超等项检查,共勒索检查费255元。八个多月共勒索六、七百元医药费。后来高压130多,低压60-70,感到头晕,我要求停药。王广云、孙鼎元一天骂我四次,还说给我灌药。

长期的身心摧残,我的精神压力很大,常常被恶梦惊醒,吓得大声惊叫,整个楼层都能听见。在回家前几天,劳教所纪检找我,问有没有要反映的情况,我怕加期,没敢说被打骂、体罚、酷刑折磨的情况。临走时发一本《沈阳市职业技术培训结业证书》,是沈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制的造假证。

马三家接见室有块宣传板明文规定:不准打骂、体罚、侮辱学员。而现实中打骂、体罚是家常便饭,更有残酷的抻刑和各种形式的折磨!

家人承受苦难

我多次被迫害,家人也遭受巨大伤害。我母亲因害怕也不敢炼功了,身体每况愈下,临终也没见到最思念的女儿,带着遗憾永远的离开了人世;丈夫因怕受牵连被迫与我离婚;20多岁的儿子受电视造假宣传,不敢和妈妈同住一室,担心妈妈把儿子掐死;妹妹顶风冒雪领着我儿子上辽阳看我,却不让见;大概是2002年警察把我不修炼的妹妹关了一宿。2011年妹妹被关几个小时;家中亲人、朋友都为我担惊受怕,嫂子、外甥女也被警察骚扰。

以上是我和家人16年来被迫害的惨痛经历,虽然我个人经受残酷的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经济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近九年冤狱酷刑折磨-辽宁铁岭张淑霞控告江泽民-314934.html

2013-08-04:张淑霞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等黑窝的遭遇 辽宁省铁岭市张淑霞女士,因修炼法轮功,十四年来多次遭到中共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经历了铁岭劳教所、铁岭看守所、辽宁女监及马三家劳教所的残酷折磨。 以下是张淑霞自述在上述黑窝中遭迫害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4/张淑霞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等黑窝的遭遇-277644.html

2013-08-04: 张淑霞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等黑窝的遭遇
辽宁省铁岭市张淑霞女士,因修炼法轮功,十四年来多次遭到中共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经历了铁岭劳教所、铁岭看守所、辽宁女监及马三家劳教所的残酷折磨。

以下是张淑霞自述在上述黑窝中遭迫害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4/张淑霞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等黑窝的遭遇-277644.html

2013-07-07: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淑霞 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成高血压,恶警每天强迫她吃药,多时达三种,当她要求减少药量时,高狱医却让她转院,做心电图、胃透视、肝功等与血压无关的检查,仅检查费就花近260元。血压正常时也不停药,分明是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7/二零一三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63

2013-07-07: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淑霞
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成高血压,恶警每天强迫她吃药,多时达三种,当她要求减少药量时,高狱医却让她转院,做心电图、胃透视、肝功等与血压无关的检查,仅检查费就花近260元。血压正常时也不停药,分明是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7/二零一三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6332.html#1376232759-1

2013-06-30:我所了解的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 ......铁岭张淑霞在恶警各种残酷手段折磨下,承受不住,被迫在恶警伪造的“假三书”上签了字。这使她痛苦至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辽宁省恶党劳教厅的邪党人员来马三家检查“转化率”,临时抽查几个法轮功学员询问转化情况,张淑霞被抽到了。邪党人员问张淑霞:“你是真心转化吗?”张淑霞忍不住哭了,什么话也没敢说。当天下午恶警张磊就把张淑霞带到东岗酷刑室残酷折磨。张淑霞至今还在黑

2013-06-30: 我所了解的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
......铁岭张淑霞在恶警各种残酷手段折磨下,承受不住,被迫在恶警伪造的“假三书”上签了字。这使她痛苦至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辽宁省恶党劳教厅的邪党人员来马三家检查“转化率”,临时抽查几个法轮功学员询问转化情况,张淑霞被抽到了。邪党人员问张淑霞:“你是真心转化吗?”张淑霞忍不住哭了,什么话也没敢说。当天下午恶警张磊就把张淑霞带到东岗酷刑室残酷折磨。张淑霞至今还在黑窝里遭受残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30/我所了解的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275861.html

2013-04-24:马三家目前仍非法关押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补充)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在二零一二年十月至十二月期间,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时达一百一、二十人,至今估计仍有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在里面遭受奴役和迫害。有个别是二零一一年非法抓捕的,其余全部是二零一二年非法抓捕的,几乎全是辽宁省的。 法轮功学员行动、行为受限制,笔纸都不让接触,而且出入都要严格搜查,有时上边来人了也要搜查所有的行李及身上所有可能放东

2013-04-24: 马三家目前仍非法关押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补充)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在二零一二年十月至十二月期间,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时达一百一、二十人,至今估计仍有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在里面遭受奴役和迫害。有个别是二零一一年非法抓捕的,其余全部是二零一二年非法抓捕的,几乎全是辽宁省的。

法轮功学员行动、行为受限制,笔纸都不让接触,而且出入都要严格搜查,有时上边来人了也要搜查所有的行李及身上所有可能放东西的地方,所以只能用脑袋记,很多人员及情况都不是太翔实和准确,希望有知情的给予补充和更正。

目前已知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
28.张淑霞(大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4/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2452.html

2012-03-31: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近期暴行 近日高崇颜、孙连君等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遭恶警严重迫害。 法轮功学员高崇颜被劫入劳教所后一直坚定正念,拒绝所谓的“转化”,每天在同监室其他人起床前十分钟被带走,送东岗(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迫害,晚上在其他人入睡后被送回。这样被连续迫害半年多,现已被送普教队。 法轮功学员孙连君在马三家一直绝食反迫害,已经半年多。天天被锁在地上,恶人不让她上床睡觉,每天都

2012-03-31: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近期暴行
近日高崇颜、孙连君等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遭恶警严重迫害。

法轮功学员高崇颜被劫入劳教所后一直坚定正念,拒绝所谓的“转化”,每天在同监室其他人起床前十分钟被带走,送东岗(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迫害,晚上在其他人入睡后被送回。这样被连续迫害半年多,现已被送普教队。

法轮功学员孙连君在马三家一直绝食反迫害,已经半年多。天天被锁在地上,恶人不让她上床睡觉,每天都被强制灌食。但她一直正念面对邪恶,拒绝“转化”。

法轮功学员高红英是被办案单位迫害的昏迷不醒的情况下,抬着送入马三家劳教所的。刚進来时,脸和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昏迷一天一夜后刚刚醒来,就被迫害坐小板凳。一连五六天,高红英被迫绝食反迫害,被恶警、恶人们绑在死人床上,嘴里被下上铁撑子,强制灌食。已知遭过此迫害的还有法轮功学员陈淑艳。

法轮功学员刘亚如、秋铁艳都曾被上抻刑和罚蹲,每次罚蹲都是半天或一天。

法轮功学员王永华、高福玲拒绝洗脑答卷、不背三十条监规,被送东岗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淑侠,被办案单位送到马三家时,头已被打破,腿被打瘸,仍遭到马三家恶警罚蹲和上抻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31/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近期暴行-254963.html

2011-12-15: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两位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情况补充 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于十月七日上午被清河区内保绑架并非法抄家,家中大法书籍被抄走,九日被清河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秘密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 十二日下午张淑霞的妹妹因找不到姐姐,找到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刘庆香老人到清河区红旗派出所报姐姐失踪案,没想到她们俩刚一到那,还没等说话,刘庆香老人就被一群警察摁倒反铐起来,它们边铐边说:正找你还找不

2011-12-15: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两位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情况补充
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于十月七日上午被清河区内保绑架并非法抄家,家中大法书籍被抄走,九日被清河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秘密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

十二日下午张淑霞的妹妹因找不到姐姐,找到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刘庆香老人到清河区红旗派出所报姐姐失踪案,没想到她们俩刚一到那,还没等说话,刘庆香老人就被一群警察摁倒反铐起来,它们边铐边说:正找你还找不到呢。刘庆香老人大声质问他们说:我们来这里想报案找人,凭啥扣留我们?红旗排出所的那群警察不但不听,还大声恐吓,把电棍冲上电:看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然后刘庆香被他们全身搜个遍,家钥匙被他们搜走后非法抄了刘庆香的家。见没有搜到任何东西,就拿出一张拘留票子,强行用被反扣着的刘庆香手,非法按了拘留十五天的手印,秘密押送到铁岭看守所。

张淑霞的妹妹因不是修炼人被放回家。这两起清河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拘留、劳教案例其家属都不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5/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50597.html

2011-10-16:曾遭七年冤狱 张淑霞又被非法劳教 四次绑架折磨,七年多的冤狱迫害,已使张淑霞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可一切并没有结束。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上午,就在自己的家中,张淑霞又一次遭中共绑架,莫名的“失踪了”,屋子里一片狼藉,显然已被非法抄家。亲人四处寻找打探,才得知她已被再次投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 这些年的迫害中,张淑霞的家人、亲属也不同程度遭到骚扰与勒索,她丈夫因她屡次被迫害难以承受精神压力而与她

2011-10-16: 曾遭七年冤狱 张淑霞又被非法劳教
四次绑架折磨,七年多的冤狱迫害,已使张淑霞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可一切并没有结束。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上午,就在自己的家中,张淑霞又一次遭中共绑架,莫名的“失踪了”,屋子里一片狼藉,显然已被非法抄家。亲人四处寻找打探,才得知她已被再次投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

这些年的迫害中,张淑霞的家人、亲属也不同程度遭到骚扰与勒索,她丈夫因她屡次被迫害难以承受精神压力而与她离婚。

张淑霞,铁岭市清河区一个普通的柔弱女子,她善良,贤惠,凡事总替别人着想,本来有一个和睦的家。可是从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今,十二年间,没有人能想象到她经历过的怎样的人间炼狱。

一九九九年十月末,张淑霞进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警察带走,遣送回当地,清河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恶警刘永仁和杨磊等非法对她提审;刘永仁露出一副流氓嘴脸不怀好意,对她动手动脚,无耻下流的在她胸前摸来摸去,肆意践踏与侮辱她后,向她勒索所谓进京费3000元,并刑拘30天,之后将其非法投入到了更残酷的邪恶黑窝——劳教所;在铁岭、辽阳、马三家教养院,张淑霞遭到毒打、电棍电击、非法奴役等精神肉体摧残,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所被非法超期关押六个月。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张淑霞从马三家劳教所刚刚获释不久,清河区公安分局又对她非法抄家,抢劫走21寸彩电、VCD机、功放机、3个录音机。张淑霞从此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一日,张淑霞在铁岭市大街上想向路人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银州区公安局政保科孙立忠等人将她抓走,在四楼审讯室残忍的用了“上大挂”的酷刑,把两手用手铐铐上,将两手举起挂在墙上,把左脚用铁链子锁上也挂在墙上,整个身体呈“金鸡独立”状,站了5个多小时。就是这样,政保科的恶警对她仍连打带骂,用电棍电击,并很卑鄙的穿着皮鞋踢她的身体,浑身上下多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并且手腕处被手铐紧卡向外流血。但她始终未报姓名,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八月五日,清河区刑警队长王义等人继续对张淑霞进行迫害而刑讯逼供;当时她已绝食绝水抗议第五天,身体虚弱得站着都吃力;面对一名手无寸铁已经绝食五天如此虚弱的女人,恶警王义仍毫无人性的用电棍电击她的两手、两腋窝、耳朵、头部等敏感部位,并禁止她上厕所,让她大便便在裤子里。当时张淑霞手被电得颤抖不止,耳朵、腋窝电起了大泡。恶警王义仍然如禽兽般从下午两点一直折磨张淑霞直到后半夜一点多;她悲惨的叫声响彻走廊,王义怕被人听见,用毛巾堵住她的嘴,并把两脚用绳子绑在一起。

在残酷的折磨后,张淑霞被非法判刑五年,投入沈阳女子监狱。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初,因周永康到铁岭地区开会,刚出狱不久的她,再次被清河区红旗派出所恶警绑架,并再被非法投入马三家教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6/曾遭七年冤狱-张淑霞又被非法劳教-247928.html

2011-10-09: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绑架 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于十月八日上午在自己家中被非法抄家并绑架,家中大法书籍被抄走,其它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9/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7668.html

2011-10-09: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绑架
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于十月八日上午在自己家中被非法抄家并绑架,家中大法书籍被抄走,其它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9/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7668.html

2010-07-10: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更多恶行 看了七月六日明慧文章《百余北京法轮功学员奥运前后被劫入马三家》,补充一些事实: 早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中旬,马三家劳教所女所就从北京劫入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徐慧、刘桂芳、卢林、王芳等。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又从北京劫入了百余名法轮功学员,除了七月六日明慧文章中提到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以外,还有:顾清华、赵淑琴、林乐红、王志侠、侯国宁、张淑霞、苏南等。 据普犯讲,

2010-07-10: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更多恶行
看了七月六日明慧文章《百余北京法轮功学员奥运前后被劫入马三家》,补充一些事实:
早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中旬,马三家劳教所女所就从北京劫入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徐慧、刘桂芳、卢林、王芳等。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又从北京劫入了百余名法轮功学员,除了七月六日明慧文章中提到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以外,还有:顾清华、赵淑琴、林乐红、王志侠、侯国宁、张淑霞、苏南等。
据普犯讲,有一次,她看到劳教处的刘勇,狠毒的用电棍电铁门,将一名走在前面的法轮功学员瞬间电倒,因为刘勇看到法轮功学员走路艰难,正扶着铁门走路,他在后面就用电棍电门,比直接电人还狠。
据一个上访人王立萍讲:为了完成劳教所的奴工活,警察经常给吸毒者开药,叫她们俯首贴耳的干活。而且,一大队二分队的带工(监视干活的普犯)国磊,经常收普犯的钱,五百元到八百元不等,普犯主要是为了在干活时有一个好的工序活,轻松、不累,几乎是月月给,不然的话,就得挨打、挨骂、挨整。
这里说明一个问题:教养院可以用人民币去买人,连爱滋病人不干活,进行所谓考核时也给挂个“红旗”给减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0/226771.html

2009-05-11: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辽宁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本该早就解体了。但他们为了维护邪恶的迫害和那些邪恶警察的利益,不惜花钱从外地甚至从北京“买”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关到他们这里来迫害,据说从北京买一个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花五百元和八百元不等,而后邪恶之徒再诈取被他们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的钱,并用奴工式的劳动榨取大法弟子的血汗。 迫害大法弟子刘淑枝 刘淑枝,北京人,六十一岁,是零

2009-05-11: 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辽宁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本该早就解体了。但他们为了维护邪恶的迫害和那些邪恶警察的利益,不惜花钱从外地甚至从北京“买”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关到他们这里来迫害,据说从北京买一个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花五百元和八百元不等,而后邪恶之徒再诈取被他们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的钱,并用奴工式的劳动榨取大法弟子的血汗。

迫害大法弟子刘淑枝

刘淑枝,北京人,六十一岁,是零八年六月七日奥运前在家里做饭时被当地恶警绑架的,后被马三家劳教所花五百元“买”到马三家进行迫害。为了叫刘淑枝放弃法轮功,四、五个恶警(一个姓赵、一个姓扬、一个姓李、一个姓姚,还有一个姓什么不清楚)一起上来打她,让她“转化”。他们把刘淑枝两个腋下和两腿弯曲处各夹一张纸,纸不能掉下来,掉下来就打她;不让她睡觉,用一根铁管子对着她的耳朵制造邪恶的噪音刺激她,迫害长达半个月(十五天),整个半个月就只让她睡了一个小时的觉。

迫害大法弟子仲淑娟

二零零八年大法弟子仲淑娟因不签考核,被恶警赵国龙和赵京华恶毒殴打,赵国龙最邪恶,打大法弟子时竟然骑在大法弟子身上打。

邪恶的狱警第一次打仲淑娟时使用拖鞋和一个用布包裹着的圆形物 (邪恶怕人看到他们使用的凶器)快速的连续打她的脸,打的仲淑娟满脸、满身及整个地上都是血。仲淑娟的满脸被打变成黑紫色,鼻子被打得至今还是歪的。

仲淑娟第二次被打是在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邪恶警察到弹棉车间打她。弹棉车间特别脏,没有安全设备,恶警先打她的脸,而后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拖倒在地,穿着皮鞋的恶警故意拼命踢仲淑娟的乳房。尽管仲淑娟当时穿的是羽绒服,但身上还是被踢的满身都成紫色,并且当场被踢到吐血,一个多月伤都不好,即使如此,恶警还逼着她出工。

仲淑娟被上抻刑两次,两天一夜不让吃饭、喝水、上厕所。仲淑娟现在满身内伤,直腰和喘气都疼,腿部肌肉萎缩、麻木。由于浑身的内伤使她上楼困难,喘气都疼,腰直不起来,鼻梁是歪的,骨头缝都疼。

迫害大法弟子信淑华、刘景芳等

零九年四月十八日,大法弟子信淑华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因不出工,不配合邪恶,被恶警从二大队调入一大队做指导的孙兵拽头发用穿皮鞋的脚猛踢,后又找了两个又高又大的恶徒将信淑华从食堂连打带拖的往车间拖。

大法弟子刘景芳,五十八岁,在马三家劳教所因不背劳教所定的“三十条”,被打的浑身是青。

马三家的恶警潘秋研为了钱,时常给大法弟子增加工作量,甚至让大法弟子加班到下半夜两点钟,完不成任务的就要挨打。有一次张淑霞、李丽因完不成任务,脸就被打的肿的很高又红又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1/200639.html

2007-01-22:铁岭市清河区有三名同修被派出所强行抓走 去年11月末在恶首周永康来铁岭期间,铁岭地区多名同修被恶人骚扰,个别同修被强行抓走迫害。最近得知铁岭市清河区有三名同修在当时被请河区红旗派出所强行抓走。他们是: 李宗宾 ,男62岁,曾先后在铁岭市教养院被非法劳教两次; 李春兰,李宗宾之女,30岁左右,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次; 张淑霞,女,大概40~50岁,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次,后又被非法判刑

2007-01-22: 铁岭市清河区有三名同修被派出所强行抓走
去年11月末在恶首周永康来铁岭期间,铁岭地区多名同修被恶人骚扰,个别同修被强行抓走迫害。最近得知铁岭市清河区有三名同修在当时被请河区红旗派出所强行抓走。他们是:
李宗宾 ,男62岁,曾先后在铁岭市教养院被非法劳教两次;
李春兰,李宗宾之女,30岁左右,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次;
张淑霞,女,大概40~50岁,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次,后又被非法判刑5年。

目前,有一名同修正念闯出魔窟,另两名同修可能已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147397.html

2006-12-21: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马三家教养院成立所谓“打击办”,以恶警刘勇(保卫处处长)、马吉山(管教处处长)为首的数十男恶警对坚定的法轮功女学员進行新一轮的酷刑迫害,用“上大挂”、绑“死人床”、关小号、野蛮灌食大量盐水,电棍电击、揪头发拳打脚踢、超量灌食撑大肚、不让睡觉、扒掉衣服冷冻、注射药物等手段残酷折磨。在行恶过程中,恶警刘勇猛踢朝阳法轮功学员张淑霞的下身,张淑霞大声惨叫,被迫害致严重妇科病,流血

2006-12-21: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马三家教养院成立所谓“打击办”,以恶警刘勇(保卫处处长)、马吉山(管教处处长)为首的数十男恶警对坚定的法轮功女学员進行新一轮的酷刑迫害,用“上大挂”、绑“死人床”、关小号、野蛮灌食大量盐水,电棍电击、揪头发拳打脚踢、超量灌食撑大肚、不让睡觉、扒掉衣服冷冻、注射药物等手段残酷折磨。在行恶过程中,恶警刘勇猛踢朝阳法轮功学员张淑霞的下身,张淑霞大声惨叫,被迫害致严重妇科病,流血不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145123.html

2006-06-10:朝阳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在马三家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妇科病很重,流血不止。恶人刘勇不分青红皂白,猛的向她下身踢去,使她疼痛难忍,大声惨叫。现在病情更加严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081.html

2006-06-10: 朝阳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在马三家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妇科病很重,流血不止。恶人刘勇不分青红皂白,猛的向她下身踢去,使她疼痛难忍,大声惨叫。现在病情更加严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081.html

2005-01-21: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的大法弟子还有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三小队的刘敏、米艳丽,一大队二小队的高亚贤,三大队一小队的张桂霞、张淑霞,直属队的朱云,以及非法关押在三大队四小队的一位不知名的大连弟子。元旦一过立即有两名弟子被送進小号。

2005-01-21: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的大法弟子还有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三小队的刘敏、米艳丽,一大队二小队的高亚贤,三大队一小队的张桂霞、张淑霞,直属队的朱云,以及非法关押在三大队四小队的一位不知名的大连弟子。元旦一过立即有两名弟子被送進小号。

2002-09-24:辽宁铁岭市大法弟子张淑霞被清河区和银州区警察刑讯逼供 惨叫声响彻走廊 辽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于2002年8月1日在街上被银州区公安局政保科孙立忠等人抓到政保科,在四楼审讯室“上大挂”,把两手用手铐铐上,两手举起挂在墙上,把左脚用铁链子锁上挂在墙上,整个身体呈“金鸡独立”状,就这样站了5个多小时。政保科的警察对她又打又骂,还用电棍电,浑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还用穿皮鞋的脚踢她,手腕子被

2002-09-24: 辽宁铁岭市大法弟子张淑霞被清河区和银州区警察刑讯逼供 惨叫声响彻走廊
辽宁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霞,于2002年8月1日在街上被银州区公安局政保科孙立忠等人抓到政保科,在四楼审讯室“上大挂”,把两手用手铐铐上,两手举起挂在墙上,把左脚用铁链子锁上挂在墙上,整个身体呈“金鸡独立”状,就这样站了5个多小时。政保科的警察对她又打又骂,还用电棍电,浑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还用穿皮鞋的脚踢她,手腕子被手铐卡出了血,但她始终未报姓名,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8月5日,清河区刑警队长王义等人对她進行刑讯逼供,当时她已绝食绝水抗议第五天,身体虚弱得站着都吃力。面对一名手无寸铁的善良修炼者,恶警王义粗暴地用电棍电击张淑霞的两手、两腋窝、耳朵、头部等敏感部位,还不让她上厕所。她大便便在了裤子上,手被电得颤抖不止,耳朵、腋窝电得起了大泡。就这样,恶警王义从下午两点一直折磨她到后半夜一点多。张淑霞悲惨的叫声响彻走廊,王义怕被人听见,用毛巾堵住她的嘴,并把两脚用绳子绑在一起。

铁岭市清河区公安局惯用酷刑折磨大法弟子,2000年10月,他们用14根电棍轮流充电对大法弟子施以酷刑。1999年10月末,张淑霞進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抓后恶警刘永仁和杨磊非法对她提审。刘永仁像个流氓似的不怀好意,对她动手动脚,在胸前摸来摸去。2001年12月25日,清河区公安局对她進行非法抄家,抄走21寸彩电、VCD机、功放机、3个录音机,张淑霞从此被迫流离失所。日前,她只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就又遭到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24/37034.html

铁岭 清河区联系资料(区号: 410)

2020-11-03:
清河区政法委: 张中文 138 4108 8366
清河区清波社区:
024 72136494
书记: 富俊芝130 6532 8502
人口普查员: 134 6448 4328

2020-08-20: 以下为参与迫害者的电话号:
育才社区电话 024 74970047 王钎15214208887
崇源社区 024-72135080 13941040678 18941012908
明珠社区办公电话 024-72136202 书记 魏巍 13591059955
清波社区 024 72136494
九社村委会人员:村书记:陆春生15214245678

2020-07-19: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政府
地址: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昌盛路52号清河区政府
电话:024-72115009
邮编:112003
清河区区委书记:梁德文(最近本地发生大量骚扰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与其有直接关系)(办)024-72115007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政法委
地址: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昌盛路清河区政法委
邮编:112003
区政法委书记:邹立璞
区政法委:侯世文(610)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公安分局
地址: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昌盛路清河区公安局
邮编:112003
局长:刘广宁
国保大队队长:田凤杰(原治安管理大队大队)13941097000、18641034070
国保大队副队长:尤×× 18241081366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检察院
地址: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昌盛路清河区检察院
邮编:112003
检察长:邓久生
副检察长:赵桥 王彪
控告申诉科:陈国军
公诉科:李刚
监察室:常立勋
侦察监督科:王莉娜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法院
地址: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昌盛路清河区法院
邮编:112003
院长:丁宁

2020-07-15:司法局长:高健 办公电话:72115195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昌盛路司法局 邮编112003

2020-05-16: 清河区区委书记(0410-72115007)要求非法抓捕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12-30: 铁岭公安局清河区分局国保警察 赵柏峰 13841017678
国保大队队长 王兴军 13604101618

铁岭公安局局长 李云波 18341007777
副局长 董为民 15841003456(负责迫害法轮功)
铁岭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长 王景辉 18304103333

铁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方征 138041007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