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丹东 东港市 >> 朱长明(朱长鸣)

男, 51
个人情况: 东港市随机厂保卫干事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东港市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长达十三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05
案例分类: 技师/大学/大专  劳教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碼坐小凳/老虎凳/铁椅子/背铐/拷地環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梅 朱长明(朱长鸣)
兄弟姐妹/伯父母: 朱晓燕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省第一监狱(原大北一监狱,大北监狱,男)
交叉列在: 辽宁 > 丹东市劳动教养院(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5-22:辽宁东港市警察、街道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7年3月,辽宁省东港市前阳派出所给当地法轮功学员任秀芬丈夫打电话,问任秀芬目前还炼不炼法轮功,又问任秀芬现在在哪里?,她丈夫说在家里炼,同时告诉了他们任秀芬的工作单位,之后他们又说,炼炼功可以,不要到处讲。 2017年3月,法轮功学员朱长明的老母亲接到东港市内向阳派出所的电话,朱长明接过电话问是谁打的?对方说他是向阳派出所的副所长,问他有

2017-05-22: 辽宁东港市警察、街道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7年3月,辽宁省东港市前阳派出所给当地法轮功学员任秀芬丈夫打电话,问任秀芬目前还炼不炼法轮功,又问任秀芬现在在哪里?,她丈夫说在家里炼,同时告诉了他们任秀芬的工作单位,之后他们又说,炼炼功可以,不要到处讲。

2017年3月,法轮功学员朱长明的老母亲接到东港市内向阳派出所的电话,朱长明接过电话问是谁打的?对方说他是向阳派出所的副所长,问他有什么事,他说让朱长明到派出所来一趟,问他是公事还是私事?他说公事私事都有,朱长明说派出所那个地方我不愿意去,对反复说。那你另外选一个地方见面也行。朱长明没答应。约20天后,花园派出所两个警察到东港市黑沟镇朱长明的老家即她母亲家后又到朱长明妹妹朱金平的单位(也在黑沟镇)打听朱长明现在的住处,又问朱长明的老母亲现在炼不炼法轮功。

2017年 5月18日东港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宋广迪家人接到当地社区人员的骚扰电话。

2017年4、5月份东港市马家店镇、长安镇、长山镇、以及东港市内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接到当地公安派出所的骚扰电话以及恐吓电话。骚扰警察首先问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目前还炼不炼法轮功,之后宣布只准在家里炼,不准法轮功学员到处讲法轮大法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2/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8491.html#17521234321-28

2016-07-31:冤狱十六年 辽宁朱长明控告元凶江泽民 辽宁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朱长明,在中共前头目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后,被绑架、劳教、判刑,先后遭受十六年的冤狱。现年五十一岁的朱长明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朱长明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遭迫害的事实: 一九九五年六月,我与妻子一道走上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修炼后,我工作中

2016-07-31: 冤狱十六年 辽宁朱长明控告元凶江泽民

辽宁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朱长明,在中共前头目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后,被绑架、劳教、判刑,先后遭受十六年的冤狱。现年五十一岁的朱长明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朱长明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遭迫害的事实:

一九九五年六月,我与妻子一道走上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修炼后,我工作中、生活中和社会上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工作上兢兢业业,受到有关部门表彰嘉奖和上级领导的提拔重用。

通过学法炼功,多年的宿疾不翼而飞,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妙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我多次被绑架,曾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三年及非法判刑十三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被葫芦岛市公安局警察绑架,次日被东港市公安局警察接回,非法拘留七天。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我被北京市大兴县亦庄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大兴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五天。九月七日被东港市公安局接回,又非法拘留四十多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我被东港市花园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又被东港市向阳派出所绑架,一个月后,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又被东港市公安局送到丹东市教养院非法劳教将近一年。

遭绑架、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晚六点左右,我与妻子、二哥及另外两个朋友在家里正准备吃晚饭,突然楼门前后警笛大作,一会儿就听见屋门被疯狂敲打,我与岳母打开门,一群身着警服和便装的人便一下子涌进屋内,约有二十多人。其中一中年男人称自己是东港市委副书记杨锋,带队对我家进行搜查;同时介绍了随行的公安局副局长周恒臣、安全局副局长何平、向阳派出所所长毕喜武及东港电视台记者等,让我们靠一边站立。然后指使手下一伙人等开始翻箱倒柜,抢走我师父法像及法轮大法书籍若干。然后警察将我与妻子、二哥及两个朋友分车绑架出家门。我与妻子被押上同一辆警车,随后六、七个警察将我俩拉到我租住的资料点,抢走夏普复印机一台、书籍复印纸和墨、若干大法资料及若干生活用品后,驶往向阳派出所。我与妻子被分别铐上手铐,在警车上,警察不让我们坐着,只能站在过道里。途中,因为一次急刹车,我妻子的头、腰和腿部被重重的摔向前方驾驶台。当时就被撞晕了。我要求警察先把我妻子拉到医院检查,警察根本不予理睬,径直将我俩拉到向阳派出所。个把小时后,他们又把我们押往东港市看守所关押。

两天后的上午八、九点钟,看守所狱警将我带入二楼的一间屋子。一进门看见屋内有四、五个人,其中两人自称是丹东市公安一处的,对我骂骂咧咧,出口秽言,完全没有国家工作人员的仪态。这时又上来一个又黑又高、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他自称是东港市公安局局长刘华,让我“交代问题”。我说“无可奉告”,他挥手就抡我一巴掌,将我重重打倒在地,接着又踢我几脚,旁边又上来几人踢我身体。

随后,又上来两人将我连拖带架塞入警车,拉到花园派出所。几个人把我架到二楼的一间屋子,一进门就看到左边紧靠墙安着两个铁笼子。刚一进屋,一个挺膀的年轻警察突然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接着又朝我脑袋踹了几脚,待我回过神来,他就叫旁边的人把我架到一把椅子上,这时我清楚地看到他穿的是一双皮鞋。他坐在我对面一张桌子后面,让我“交代问题”。我问他姓名、职务,他说他叫于立志,警校毕业的,原在公安局预审科,现被公安局领导指派来“审讯”法轮功,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花园派出所的前任所长以及其他几名花园的警察、协警。

于立志见我啥也不说,就将我关入一个铁笼,将我两臂按对角线方向用手铐斜吊起来,接着又是一阵拳头向我劈头盖脸打来,我还是不说。那位前任所长就拿一电棍电我双手,电火花打在手上“啪啪”作响,同时散出来烤鸡蛋的味道……

如此这般折腾我将近一天,一无所获。晚上又轮换别的警察监视我、审问我、不让我睡觉,只让我在笼子里站着,次日再审……如此六天五宿后,警察才把我送回看守所。一进监号,同室的犯人都吃了一惊,他们说:“你不被打死了吗?怎么又活了?”在监号昏睡了一天一宿后,才算基本消除困意,可是两个手腕依然麻木(直到被送入监狱三年后,才慢慢恢复正常)。待到身体稍有恢复,看守所警察又强迫我们做手工艺品——扎花,为看守所警察挣外快。

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不久我被非法判刑十三年,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第三监狱九监区,监区长刘庆国和大队长张庆红安排了四、五个犯人监视我、“转化”我,因我不写所谓的“三书”、“四书”,杂役犯孟繁明、杨林在警察的授意下,一天晚上收工后,在储物室将我踹倒,然后用塑料水管抽打我后背数十下,直到有比较好的犯人劝阻孟才罢手,才让我回床休息。我后背被打的又红又黑,疼痛难忍,晚上睡觉只能侧身躺着,不敢仰卧,一周以后才逐渐恢复正常。

一次,十五监区就任大队长王池和分队长杜勇,因为我不“转化”、也不参加所谓“劳动改造”,就撺掇管事犯人等二十来个犯人连续三天对我进行四、五轮殴打。特别是四月五日上午,警察王池和杜勇安排犯人组长王永军带领两个新收犯人李崇和吴忠将我骗至堆放生产材料的大库(这里没有监控头),对我一阵拳打脚踢。特别是李崇,专门用脚踹我的左腰和左肋。后来,监狱接见室来电话说我的亲属要接见我,大队长王池怕安排人打我的事败露,就匆忙把我押入严管队,搪塞亲属不让接见。进严管队后,肋骨和腰部仍然疼痛不止,小便时才发现我的尿液是红色的(应该是左肾被踢伤所致),由于靠炼功和背诵师父大法,尿血现象一周后消失,肋骨疼痛将近两个月才好(我想应是肋骨被踢裂了)。

二零零七年四月中旬,我被转到沈阳第一监狱九监区(后改为十监区)。“五一”假日刚过,因我不“转化”,也不参加“劳动改造”,在监区犯人在操场上走队列时,监区长高正魁叫我到楼上办公室。一进屋,全监区十来个警察全在。高让我参加劳动和改造,我说:“我没有罪,所以谈不上劳动和改造。”这时教导员张戈手提约一米长的电棍就来电我的手,我喊“法轮大法好”,他就电我的嘴和头,我被电倒在地,屋里的其他大小队长六、七个人就围上来用脚踢我,张戈电我一会儿就再交给高正魁、大队长孙福庆轮流电我,直到走队列的犯人上楼了,他们怕恶行暴露才罢手,然后命令犯人将我抬入严管队一个月。六月六日,刚出严管队回到监区,教导员张戈见我还不屈服,就又将我押入严管队继续饿我。总之,在监狱十多年间,因我不“认罪”、不“改造”、不“转化”,除了伙同犯人打我外,警察将我押入严管队就有十来次之多,每次至少半月。

二零一二年三月,沈阳一监监狱长王文武指挥教育科、各监区警察对依然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所谓的“强制转化”,开启了第一监狱集中迫害法轮功弟子的最邪恶时期。三月十四日,教育科警察闫天翔伙同十监区警察和四、五个犯人,把我强行绑上了老虎凳,关进了四面窗户都用黑布挡住的一间屋里,眼前不到两米的距离,放上一台大电视,里面播放着污蔑法轮大法的造假录像,音量开到最大。两个警察带领六个杂役犯人三班倒轮流监视我,不让我睡觉不让我闭眼,二十四小时强制“观看”污蔑法轮大法及师父的录像,吃饭、上厕所都不许离开老虎凳,又折磨了我三天两宿。疲倦和吵闹使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几乎要“爆炸”,由于长时间固定一个姿势坐在老虎凳上,使我至今三年多了腰部还时常酸、疼、麻、使不上劲……

仅因为我合法修炼法轮功的行为,我被绑架、关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在那些地方我遭到了酷刑折磨以及其它身体上的痛苦与伤害、各类侮辱与羞辱人格的对待以及其它虐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31/冤狱十六年-辽宁朱长明控告元凶江泽民-332061.html

2012-06-06:沈阳监狱蹊跷电话 亲朋担心朱长明安危 被非法判刑十三年的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朱长明遭沈阳第一监狱迫害情况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在明慧网上被曝光。随后在今年清明前,朱长明的母亲接到该监狱打来的一通电话,通话人自称是朱长明,称他很好,家里存的钱也收到。 令人起疑的是,朱长明已被非法关押十年没见到母亲,该通电话的声音,朱长明的母亲无法准确辨别。反过来说,既然朱长明很好,又突然被允许打电话,那么

2012-06-06: 沈阳监狱蹊跷电话 亲朋担心朱长明安危

被非法判刑十三年的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朱长明遭沈阳第一监狱迫害情况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在明慧网上被曝光。随后在今年清明前,朱长明的母亲接到该监狱打来的一通电话,通话人自称是朱长明,称他很好,家里存的钱也收到。

令人起疑的是,朱长明已被非法关押十年没见到母亲,该通电话的声音,朱长明的母亲无法准确辨别。反过来说,既然朱长明很好,又突然被允许打电话,那么监狱为何就是不让家人见到他本人的面呢?沈阳第一监狱到底在搞什么把戏,朱长明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此通电话令亲朋们更加担心朱长明的安危。

朱长明,今年四十七岁,毕业于辽宁大学物理系,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二年六月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三年,同年七月被劫持到沈阳第一监狱第十五监区,现被非法关押在第九监区。

十年来,朱长明遭沈阳第一监狱的各种残酷折磨。在最近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监狱不允许家人探视。家人每次要求接见朱长明,恶警都以“朱长明不转化,现被关禁闭,不许接见”为由而被拒之门外。朱长明父亲去世,监狱不准朱长明回家送终;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他岳母去世的消息也不给转告。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朱长明的弟弟再次到沈阳第一监狱要求见人,恶警再次以朱长明不转化、被关“禁闭”为由不让家人接见。朱长明本人现在到底是死是活,外界十分关切。

另外,朱长明的妻子刘梅,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与朱长明同时被绑架,也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至今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刘梅在狱中曾被恶徒绑在床上注射不明药物,她被摧残致大口吐血,被犯人装在塑料口袋里,共有五十多袋。但监狱至今拒不释放刘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6/沈阳监狱蹊跷电话-亲朋担心朱长明安危-258582.html

2012-03-06:遭沈阳第一监狱关禁闭一年多 朱长明情况危急 辽宁东港今年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朱长明,毕业于辽宁大学物理系,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十年来遭沈阳第一监狱方面的各种折磨。在最近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监狱不允许家人探视。家人每次要求接见朱长明,恶警都以“朱长明不转化,现被关‘禁闭’,不许接见”为由而被拒之门外。朱长明父亲去世不准朱长明回家送终;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他

2012-03-06: 遭沈阳第一监狱关禁闭一年多 朱长明情况危急

辽宁东港今年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朱长明,毕业于辽宁大学物理系,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十年来遭沈阳第一监狱方面的各种折磨。在最近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监狱不允许家人探视。家人每次要求接见朱长明,恶警都以“朱长明不转化,现被关‘禁闭’,不许接见”为由而被拒之门外。朱长明父亲去世不准朱长明回家送终;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他岳母去世的消息也不给转告。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朱长明的弟弟再次到沈阳第一监狱要求见人,恶警再次以朱长明不转化、被关“禁闭”为由不让家人接见。朱长明本人现在到底是死是活,十分令人关切!内部透露:朱长明现在生命处于十分危急状态。

朱长明从二零零二年六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同年七月被劫持到沈阳第一监狱第十五监区,现被非法关押在第九监区。在监狱长达十年的迫害中,我们现将了解到的朱长明被迫害的部份事实揭露给广大世人。

一、在沈阳第一监狱遭迫害的部份事实

朱长明在沈阳第一监狱屡遭暴打。沈阳第一监狱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干超负荷的奴工为他们赚钱,再以完不成定额为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酷刑迫害。同时给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强迫法轮功学员接受中共邪党污蔑法轮功的欺世谎言与歪理邪说,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朱长明因始终不放弃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而遭受监狱邪党的各种折磨。以下是知情者叙述的朱长明在沈阳第一监狱十五监区遭受迫害中的一次事实经过: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朱长明以书面形式正式向监区警察提出:“我修炼法轮大法无罪,弘扬法轮大法无罪,法轮大法使人身心受益,是宇宙根本大法。对人类社会没有任何不好,所以我不接受监狱对待真正罪犯的一切强制改造措施,如强制劳动、强制学习等等。”并于当日开始拒绝参加一切强制劳动。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上午九点多钟,监狱副监区长、管教大队长王驰找朱长明谈话,让他参加劳动,朱长明没有答应。约在九点半钟左右,监区犯人李玉民说王驰让朱长明坐小板凳,朱长明说这是变相体罚,坚决不坐。过了一会儿,管事犯人苏长江又去逼他坐小板凳,他还是没坐,苏长江就将他推搡至车间西头管事犯人办公室,并与管事犯人王永军、赵百成轮番对朱拳打脚踢。后来监区管事犯人代立民拄着拐又从里间出来打他,持续约有半个小时左右。后来,朱长明到车间东头上厕所,随后就要向干部反映情况。苏长江、赵百成、犯人高峰将朱长明从车间东头一直拖到车间西头管事犯人办公室,代立民又用拐杖戳朱长明右肋部多次,殴打一直持续到已经开午饭了。

晚上收工回宿舍后,约在八点半左右,他们又逼迫朱长明坐小板凳,朱长明又坚持不坐。犯人张杰就把他从床上拖到地上,将他欺骗至图书室,与管事犯人代立民、赵百成、杜松对他又是一番拳打脚踢,其中瘸子犯人代立民是坐在椅子上用拐杖打他。

同年四月四日下午三点半左右,管事犯人王永军又要体罚朱长明朱长明坚决不听从,王永军又与犯人吴忠权、刘延奎将他强行拖进车间仓库,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次日上午八点左右,李崇、吴忠权又逼朱长明坐小板凳,他不坐,他俩就让王永军开仓库,将朱长明强行架到仓库内,扔到地上。吴忠权用脚踹他的右大腿,期间王永军怕朱长明喊叫,就用破毛巾把他的嘴勒住,还来踹他。此番暴打,令朱长明长时间胸腰疼痛,小便赤黄,行走困难。第三天下午,朱长明家人去探视他,监狱邪党以在他身上搜出法轮功资料和他不参加劳动为由,拒绝家人接见。恶警将朱长明押入严管队,关到禁闭里,时间长达一个多月。

二、朱长明、刘梅夫妻同遭十三年诬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朱长明因向世人传播法轮大法在世间救人的真相,揭露中共邪党非法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而被东港市公安局绑架,送丹东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遭残酷迫害。

刘梅,今年四十七岁,大专文化。迫害以前,刘梅是东港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后,刘梅去北京证实法,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在北京被东港市公安局蹲坑的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进丹东教养院,后转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在这两个魔窟里,刘梅均遭残酷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朱长明再次因传播真相、揭露迫害与妻子刘梅同遭绑架。东港市公安局将朱长明“吊打”六天。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刘梅与朱长明同时在家里遭绑架。在东港与丹东关押期间,刘梅分别遭受丹东、东港市六一零和丹东、东港市公安局邪恶之徒的残酷迫害。四个多月的高烧不放人、不给治疗,导致严重的肺结核。二零零二年六月,东港市公、检、法、六一零与丹东市委、市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合谋给刘梅、朱长明非法判刑。同时被绑架判刑的还有李新良、连平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东港市公安局、花园派出所与看守所的恶警将刘梅、朱长明、李新良、连平用绳子五花大绑、上背铐(手铐都进肉里了),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大牌子,牌子上写着法轮功学员的姓名,驱车四十多分钟押到丹东,在丹东市公安局门前举行“公判会。主持公判会的是当时丹东市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职头目;宣判人是丹东市政法委书记王保治。刘梅、朱长鸣均被诬判十三年,夫妻双双入狱,关押迫害至今。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刘梅在病情严重监狱拒收的情况下被东港市六一零、公安局强行送进监狱。入狱后,刘梅被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后改名“沈阳女子监狱”)的老残队(现改名叫十一监区),刘梅右手残疾。在这十年中,沈阳女子监狱为了得到中共邪党授予的“部级监狱”称号,完成指标,捞取资本,使用各种非人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刘梅因不转化,不配合邪恶,而长期、反复多次的被关进女子监狱的医院(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残、致疯、致死的地方)和“严管号”里迫害。刘梅几次被关进医院与刑事犯人、丙肝患者关在同一间屋子里,绑在床上注射不明药物,强行灌药。二零零四年,刘梅被迫害的大口吐血,犯人将刘梅吐出的血都装在塑料口袋里,放在刘梅床下面摆着,后来数一数,一共吐了五十多袋。口袋具体多大还说不清楚。出院后,又将刘梅关进“严管号”,与刑事犯人、肝炎患者关在一起。家人多次要求释放刘梅,均遭拒绝。

三、从李新良遭迫害而死分析朱长明目前生命所处的危急

辽宁沈阳第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经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与朱长明同时被非法判刑七年、同被关押在这座监狱的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李新良因为不“转化”,不顺从邪恶,被关禁闭、上“抻床”、暴力摧残;被恶警用钢针扎两手合谷穴二十多分钟而昏死一分多钟。李新良在在残酷的迫害中,得了严重的“空洞性肺结核”、左肺萎缩、胸积水、肠粘连、胃病等,呕吐不止,最后吐血、吐苦胆水,直到昏死、不省人事。恶警又强迫李新良白天跟其他刑事犯人一起出工干活儿,晚上不让回监舍里睡觉,强迫李新良自己一人在车间冰凉的水泥地上睡,而且不给行李铺盖,时间长达半年多。累遭非人折磨,李新良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李新良遭受的迫害,已经明确的告诉人们沈阳第一监狱中共邪党人员长达一年多不让家人接见朱长明的实质原因。中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一般有以下几种情况不让接见:

1、法轮功学员坚定不转化,监狱方面正在对其进行非人的酷刑折磨中;

2、人已经被迫害的看不出人样了,或致残、致疯;

3、生命处在危急状态之中;

4、人已经被迫害致死,或被摘去器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6/遭沈阳第一监狱关禁闭一年多-朱长明情况危急-253894.html

2009-08-24: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五) ......二零零二年七月,丹东市政法委和三个县、市的公检法(包括丹东市内)在丹东市公开判刑法轮功学员。东港市公、检法及“六一零”和看守所的不法之徒,特别是花园派出所、向阳派出所的恶警。他们从早晨5点直到中午11点,将我和大法弟子朱长鸣、刘梅、连平(已被迫害致死)等大法弟子上背铐,还用绳子大绑,怕我们喊出他们的罪恶来。 朱长鸣和刘梅被非法判刑各13

2009-08-24: 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五)

......二零零二年七月,丹东市政法委和三个县、市的公检法(包括丹东市内)在丹东市公开判刑法轮功学员。东港市公、检法及“六一零”和看守所的不法之徒,特别是花园派出所、向阳派出所的恶警。他们从早晨5点直到中午11点,将我和大法弟子朱长鸣、刘梅、连平(已被迫害致死)等大法弟子上背铐,还用绳子大绑,怕我们喊出他们的罪恶来。

朱长鸣和刘梅被非法判刑各13年,连平被判6年,我被以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罪”判7年,而后被送不同的监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4/207015.html

2009-05-09: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三) 朱长鸣在监狱被迫害的部份事实 朱长鸣,刘梅的丈夫,大学文化,在东港市随机工具厂当保卫干事。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被东港市公安局绑架,被丹东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朱长鸣因继续揭露迫害,与妻子刘梅一起被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带领十几名恶警非法抄家后绑架到东港看守所。 在东港关押期间,东港市公安局局长刘华、副

2009-05-09: 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三)

朱长鸣在监狱被迫害的部份事实

朱长鸣,刘梅的丈夫,大学文化,在东港市随机工具厂当保卫干事。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被东港市公安局绑架,被丹东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朱长鸣因继续揭露迫害,与妻子刘梅一起被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带领十几名恶警非法抄家后绑架到东港看守所。

在东港关押期间,东港市公安局局长刘华、副局长周恒臣、政保科长王润龙一伙对朱长鸣残酷迫害,勾结东港刑警大队恶警将朱长鸣吊打六天。二零零二年六月,朱长鸣同妻子刘梅均被东港市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同年九月十七日,朱长鸣被押送沈阳第一监狱,关押在十五监区。东港市公安局与沈阳第一监狱相互勾结,合谋迫害朱长鸣。强迫朱长鸣“转化”,给朱长鸣洗脑,用各种方式折磨朱长鸣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朱长鸣以书面形式正式向监区恶警提出:“我修法轮大法无罪,宣传法轮大法无罪,法轮大法是宇宙根本大法,谁炼谁受益,对人类社会没有任何不好,所以我不接受监狱的一切强制改造行为,如强制劳动,强制学习等等。”并于当日开始不参加一切强制劳动。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上午九点多钟,监狱十五监区副监区长,管教大队长王驰找朱长鸣谈话,逼朱长鸣参加劳动,朱长鸣没有答应。约九点半左右,王驰指使犯人李玉民叫朱长鸣坐小板凳。朱长鸣说:“这是变相体罚,坚决不坐。”过了一会儿,管事犯人苏长江又来逼朱长鸣坐小板凳(这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种酷刑方式),朱长鸣仍然拒绝。苏长江就将朱长鸣推搡到车间西头管事犯人办公室,与管事犯人王永军、赵百成轮番的拳打脚踢朱长鸣。另一管事的瘸子犯人叫代立民,抡着拐杖打朱长鸣。他们殴打朱长鸣约有半个多小时。

后来,朱长鸣到车间东头上厕所,随后想向这儿的头反映他被暴力殴打的情况。恶人苏长江、赵百成、高峰将朱长鸣从车间东头拖到西头,在管事犯人办公室里暴力摧残朱长鸣,瘸子犯人代立民用拐杖戳朱长鸣的右肋骨,反复多次,一直打到中午开饭的时候。晚上收工后,八点四十分左右,恶人又逼朱长鸣坐小板凳,朱长鸣不坐,犯人张杰将朱长鸣从床上拖到地上,将他欺骗到图书馆,与恶人杜松、赵百成与瘸子犯人对朱长鸣又是一顿毒打。瘸子用拐杖砸朱长鸣的头部,捅戳身体其它部位。

四月四日下午三点三十分左右,恶人王永军又来体罚朱长鸣朱长鸣坚决不从,王永军又找来犯人吴忠权、刘延奎将朱长鸣拖进车间仓库,又是一顿残酷毒打。四月五日上午八点,恶人李崇、吴忠权又逼朱长鸣坐板凳,朱长鸣坚决不从。两恶人串通王永军将车间仓库的门打开,将朱长鸣架进仓库内,扔到地上,吴忠权脚踢朱长鸣右大腿,王永军怕朱长鸣喊叫,用破毛巾勒住朱长鸣的嘴,朱长鸣被打得浑身是伤,暴力摧残下,朱长鸣长时间胸、腰疼痛难忍,小便赤黄,行走困难。

二零零五年四月六日,朱长鸣的家属去接见朱长鸣,监区的恶警负责人,借口在朱长鸣身上搜出法轮功资料和不参加奴役为由,将朱长鸣押入监狱的“严管队”禁闭,就是“蹲小号”,长达一个多月,不让家属接见。五月二日副监区长郑某去检查“小号”(也叫严管号)时,朱长鸣向此人反映犯人殴打之事,但郑某回去之后,狱方仍没有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没有任何人过问。

犯人对朱长鸣的多次暴力摧残,都是监区长,管教大队长苏驰等恶警干部指使的,他们以减刑,加分等手段来诱惑这些毫无理性、没有理智的犯人替他们充当打手,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来换取自己想得到的好处。而辽宁省监管部门多名领导也同样追随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置之不理。从上到下,良心和人性都被中共邪党用金钱和权利收买。

至今,刘梅和朱长明夫妇已经遭受了整整六年多的冤狱迫害,不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他们都承受了人们难以想象的痛苦和压力。当年亲自参与迫害刘梅、朱长明夫妇的迫害者们,你们的良心好过吗?害人害己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9/200484.html

2007-04-20:辽宁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拒绝大法弟子亲属接见 当辽宁东港本地同修看明慧网得知东港大法弟子朱长明在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遭受关小号迫害一个多月后,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朱长明的妻子刘梅(也在监狱受迫害)的母亲和哥哥到沈阳去看望,见过刘梅后,去见朱长明时,监狱接待人员不让见。在家属的一再要求下,该人不得不给队长打电话问原因,姓张的队长说: “现在集中教育。”(其实在撒谎,不敢承认把学员关小号。)问他从

2007-04-20: 辽宁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拒绝大法弟子亲属接见
当辽宁东港本地同修看明慧网得知东港大法弟子朱长明在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遭受关小号迫害一个多月后,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朱长明的妻子刘梅(也在监狱受迫害)的母亲和哥哥到沈阳去看望,见过刘梅后,去见朱长明时,监狱接待人员不让见。在家属的一再要求下,该人不得不给队长打电话问原因,姓张的队长说: “现在集中教育。”(其实在撒谎,不敢承认把学员关小号。)问他从什么时间开始的时,张队长什么话也没敢说就挂断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0/153133.html

2007-03-26:沈阳监狱城一监狱“小号”非法拘禁三位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于沈阳监狱城一监狱的大法弟子朱长明(丹东东港市)、邢加秋(葫芦岛市钢屯)、高文振(辽阳市)、刘孝明自三月四日被关入小号后,据悉截至三月二十一日仍未被解除此种迫害。 另外,被非法关押于一监狱十七监区的大法弟子车环宇(鞍山市铁西区)于本月十三日被强行收走所有的纸、笔、书,并被告知:以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不许拥有纸、笔等物品。在出工到

2007-03-26: 沈阳监狱城一监狱“小号”非法拘禁三位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于沈阳监狱城一监狱的大法弟子朱长明(丹东东港市)、邢加秋(葫芦岛市钢屯)、高文振(辽阳市)、刘孝明自三月四日被关入小号后,据悉截至三月二十一日仍未被解除此种迫害。

另外,被非法关押于一监狱十七监区的大法弟子车环宇(鞍山市铁西区)于本月十三日被强行收走所有的纸、笔、书,并被告知:以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不许拥有纸、笔等物品。在出工到达厂区(监狱里逼迫犯人工作的地方)后,恶警拿走了车上的凳子不许车环宇坐着,强行罚站,并且强迫车环宇劳动,否则继续罚站。其它多个监区都有加重迫害的现象出现。

沈阳监狱城这次的加重迫害已持续将近一个月了,愈加疯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6/151586.html

2007-03-09:沈阳监狱城一监狱2007年3月以来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从3月1日以来,被非法关押于沈阳监狱城一监狱的大法弟子相继遭到加重迫害,第一个被加重迫害的大法弟子是抚顺市的张慧强,此后又有丹东东港市的朱长明、芦岛市钢屯的邢加秋、辽阳市的高文振、刘孝明分别被关小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9/150410.html

2007-03-09: 沈阳监狱城一监狱2007年3月以来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从3月1日以来,被非法关押于沈阳监狱城一监狱的大法弟子相继遭到加重迫害,第一个被加重迫害的大法弟子是抚顺市的张慧强,此后又有丹东东港市的朱长明、芦岛市钢屯的邢加秋、辽阳市的高文振、刘孝明分别被关小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9/150410.html

2006-04-13:刘梅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的小脑萎缩,身体极度虚弱 刘梅于2002年4月9日被东港市公安恶警绑架、抄家,被非法判重刑13年,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城,现小脑萎缩,现在身体极度虚弱,并由专人护理。家属多次要求保外治疗,邪恶之徒都不准,说:不到好死了,不转化根本别想出去,死了就抬人。 刘梅因讲清真相、印资料遭到残酷折磨,遭逼供无果,最后被邪恶之徒非法判刑13年。刘梅的丈夫朱长明(也是大法弟子)

2006-04-13: 刘梅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的小脑萎缩,身体极度虚弱

刘梅于2002年4月9日被东港市公安恶警绑架、抄家,被非法判重刑13年,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城,现小脑萎缩,现在身体极度虚弱,并由专人护理。家属多次要求保外治疗,邪恶之徒都不准,说:不到好死了,不转化根本别想出去,死了就抬人。

刘梅因讲清真相、印资料遭到残酷折磨,遭逼供无果,最后被邪恶之徒非法判刑13年。刘梅的丈夫朱长明(也是大法弟子),也同时被非法判重刑13年。刘梅二哥、小姑子朱晓燕同日也被非法判劳教三年(现已期满被放回)。但这一切完全都是非法行为,无法律条款给定罪的。

现在刘梅夫妇都被关押在沈阳监狱城,朱长明被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15监区。朱、刘因申诉无罪遭到非法迫害。刘梅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老残队,现关押在监狱医院,身染肺结核,已四年之久,小脑萎缩,已完全隔离住院。家人多次要求保外治疗,恶人都不准,还说:不到好死了,不转化根本别想出去,死了就抬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3/125083.html

2005-08-08:辽宁东港市朱长明在沈阳第一监狱屡遭暴打 大法弟子朱长明因讲真象于2OO2年春末被东港市法院非法判刑13年,现关押沈阳第一监狱15监区。朱长明于2004年12月22日,以书面形式正式向监区警察提出: “我修炼法轮大法无罪,宣传法轮大法无罪,法轮大法使人身心受益,是宇宙根本大法。对人类社会没有任何不好,所以我不接受监狱对待真正罪犯的一切强制改造措施,如强制劳动,强制学习等等”。并于当日

2005-08-08: 辽宁东港市朱长明在沈阳第一监狱屡遭暴打

大法弟子朱长明因讲真象于2OO2年春末被东港市法院非法判刑13年,现关押沈阳第一监狱15监区。朱长明于2004年12月22日,以书面形式正式向监区警察提出:

“我修炼法轮大法无罪,宣传法轮大法无罪,法轮大法使人身心受益,是宇宙根本大法。对人类社会没有任何不好,所以我不接受监狱对待真正罪犯的一切强制改造措施,如强制劳动,强制学习等等”。并于当日开始不参加一切强制劳动。

2005年4月1日上午9点多钟,监狱副监区长、 管教大队长王驰找朱长明谈话,让他参加劳动,朱长明没有答应。约9点半左右,监区犯人李玉民说王驰让朱长明坐小板凳,朱长明说这是变相体罚,坚决不坐。过了一会儿,管事犯人苏长江又去逼他坐小板凳,他还是没坐,苏长江就将他推搡至车间西头管事犯人办公室,并与管事犯人王永军、赵百成轮番对朱拳打脚踢。后来监区管事犯人代立民拄着拐又从里间出来打他。时间前后持续约有半个小时左右。后来,朱长明到车间东头上厕所,随后就要向干部反映情况。苏长江、赵百成、犯人高峰将朱长明从车间东头一直拖到车间西头管事犯人办公室,代立民又用拐杖戳朱长明右肋部多次,殴打一直持续到已经开午饭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8/107973.html

2005-05-09:在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从2004年7月26日开始被非法关押的一监区大法弟子大多数开始都绝食。二监区大法弟子孙永恒、十一监区的张成杰绝食7天、5监区的王立平、12监区的高文震。现在还有十二监区1名大法弟子又被非法关押在严管队遭受迫害。下面是沈阳第一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事实。 在十五监区,2005年4月1日,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朱长明由于不认罪、不接受强制洗脑、不接受劳役,同时向干部及犯人讲

2005-05-09: 在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从2004年7月26日开始被非法关押的一监区大法弟子大多数开始都绝食。二监区大法弟子孙永恒、十一监区的张成杰绝食7天、5监区的王立平、12监区的高文震。现在还有十二监区1名大法弟子又被非法关押在严管队遭受迫害。下面是沈阳第一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事实。

在十五监区,2005年4月1日,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朱长明由于不认罪、不接受强制洗脑、不接受劳役,同时向干部及犯人讲清大法真象,大法弟子修炼的信仰无罪,遭到被邪恶谎言欺骗的、恶警怂恿的多名犯人殴打、体罚,被他们弄進黑屋、暗室轮番折磨,致使朱长明腰部受损,不能站直走路,床上不去、饭吃不下,痛苦难忍。在5天的折磨殴打之后,朱长明仍未动摇,更加不接受劳役。朱长明的惨状激起普通犯人的同情和对恶警及行凶犯人的谴责。它们欲盖弥彰,为掩盖罪恶行径,从而将其送入严管,進行更残酷的摧残与折磨。时至今日朱长明仍在磨难之中。有大法学员找恶警们要求放人,不准打人。此监区管教大队长叫王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9/101447.html

2005-04-26:辽宁东港大法弟子刘梅于2002年4月被东港市公安局绑架时被摔成严重的脑震荡,曾经高烧不退,后又被诊断出肺结核,同其丈夫朱长明一起被非法判13年,送入沈阳大北监狱。2004年3月,家属被沈阳大北监狱通知去接见,刘梅是被人用车推進推出,说话吃力。老残队张姓队长对刘梅家属宣称:“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死了就抬人!

2005-04-26: 辽宁东港大法弟子刘梅于2002年4月被东港市公安局绑架时被摔成严重的脑震荡,曾经高烧不退,后又被诊断出肺结核,同其丈夫朱长明一起被非法判13年,送入沈阳大北监狱。2004年3月,家属被沈阳大北监狱通知去接见,刘梅是被人用车推進推出,说话吃力。老残队张姓队长对刘梅家属宣称:“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死了就抬人!

2004-02-01:朱长明,男,大学毕业东港市随机厂保卫干事,2002年4月9日,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王润龙带领十几名恶警对朱长明進行非法抄家,同时将他绑架到东港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恶警的酷刑逼供,并被吊铐6天。2002年5月20日,朱长明被非法判刑13年,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据说现转到马三家)

2004-02-01: 朱长明,男,大学毕业东港市随机厂保卫干事,2002年4月9日,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王润龙带领十几名恶警对朱长明進行非法抄家,同时将他绑架到东港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恶警的酷刑逼供,并被吊铐6天。2002年5月20日,朱长明被非法判刑13年,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据说现转到马三家)

2003-11-26:2002年4月,王云龙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刘志云再一次绑架,送進丹东教养院,同时以种种理由将刘志云的妹妹、妹夫一起绑架。根据王云龙所整的“材料”,东港市法院判刘志云妹妹刘梅和妹夫朱长鸣各13年,送進沈阳大北监狱。在东港关押期间,朱长鸣被吊打6天,刘梅被折磨得昏死过去。

2003-11-26: 2002年4月,王云龙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刘志云再一次绑架,送進丹东教养院,同时以种种理由将刘志云的妹妹、妹夫一起绑架。根据王云龙所整的“材料”,东港市法院判刘志云妹妹刘梅和妹夫朱长鸣各13年,送進沈阳大北监狱。在东港关押期间,朱长鸣被吊打6天,刘梅被折磨得昏死过去。

2002-09-07:辽宁丹东市东港大法弟子刘梅、朱长明、张微、国运兰及刘梅的哥哥等十馀人半夜在家中被警察绑架、抄家。刘梅和丈夫朱长明被非法判刑长达十三年,刘梅现被非法关押在丹东市看守所,已绝食抗议迫害近4个月,生命垂危。张微的丈夫虽未修炼但因抵制邪恶现也被非法抓捕,家中只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管,张微的妹妹坚修大法,现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

2002-09-07: 辽宁丹东市东港大法弟子刘梅、朱长明、张微、国运兰及刘梅的哥哥等十馀人半夜在家中被警察绑架、抄家。刘梅和丈夫朱长明被非法判刑长达十三年,刘梅现被非法关押在丹东市看守所,已绝食抗议迫害近4个月,生命垂危。张微的丈夫虽未修炼但因抵制邪恶现也被非法抓捕,家中只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管,张微的妹妹坚修大法,现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7/36219.html

丹东 东港市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19-06-13: 辽宁省东港市公安局人员:东港市南路145号
张振喜
现任公安局长、党组书记(2012年6月至今),办电:7561666,手机13904158755
哈合才 现任公安局政委兼党委副书记办电:7551178,宅7129002,手机13942501777
关志华
现任公安局党组副书记、纪检委书记,副局长。办电7144277,宅7182288手机
13942501958
徐福安 现任副局长办7146368宅7124927手机 18241519999
高普平 现任副局长;政治处主任办电:7147226,宅7126045手机13942588921
张西臣 副局长,办电:7144266,宅7550799手机13394263888
冯忠国 副局长,办电:7145959,宅7123130手机13604151555
孙晓峰 副局长办7107288手机13941567111
宋诗和 副局长,办7149617手机13898511777
董智勇 副局长 办7149715手机13842570008
刘晓阳 指挥中心主任,办电7141585,宅7124311手机15841577797
刘文峰 纪委副书记,监察室主任办电7146007,手机13942517977
许会利 警务督察大队大队长 办 7147227手机13941511061
刘永利 办公室主任 办7144448手机13700155188
盖林川 目标考核科科长反恐大队教导员 办7144401手机13942582877
孙洪付 网安大队大队长 办7145911手机13841561111
孔德厚 警务保障室岗位负责人手机13942583861
王允波 法制大队负责人 办7144610手机13704955569
王开新 法制大队负责人 办7186383手机13941571678
赵鹤民 法制大队负责人 办7178813手机1394250847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5)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纪委监察处电话:024-86904274或024-86906699转3057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电话:024-86906547
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十五监区电话:024-89296320
沈阳第一监狱九监区电话:024-8929623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