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沈阳 辽中县(辽中县职业教育中心) >> 郑守君(郑守军)

郑守君(郑守军)
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君奥运期间在沈阳东陵监狱被迫害致死
男, 44
个人情况: 沈阳八一市场业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牛心坨乡
个人近况: 2008年8月19日 迫害致死 (2008-09-0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1-2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152(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农民  灌食/灌物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注射/被迫接触/吞食有害物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东陵监狱(男)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张士教养院(男,女)

张士教养院酷刑“烧鸡大窝脖”演示图 郑守君本人演示。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0-11-20:辽中县六一零头子冯东昌、恶警李伟恶行 辽宁辽中县“六一零”机构头子冯东昌、公安局安保大队头目李伟,多年来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此换取其地位升迁。他们把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关入监狱,制造冤狱,大肆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钱财,多少人被他们迫害的生活困苦、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经他们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吴连铁(被迫害致死)、郑守君(被迫害致死)、李艳海、魏天喜、陈连柱、龙友和

2010-11-20: 辽中县六一零头子冯东昌、恶警李伟恶行

辽宁辽中县“六一零”机构头子冯东昌、公安局安保大队头目李伟,多年来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此换取其地位升迁。他们把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关入监狱,制造冤狱,大肆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钱财,多少人被他们迫害的生活困苦、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经他们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吴连铁(被迫害致死)、郑守君(被迫害致死)、李艳海、魏天喜、陈连柱、龙友和、陈荣军、全明启、平殿英、陈素连、艾青峰、邱青华、曹东贺、李海发、刘琴、王玉、门艳丽、翟文军、赵素梅等人,还有很多农村及外地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郑守君,男,四十五岁,沈阳市辽中县牛心坨乡人,曾是肝硬化病人,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无病一身轻。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晚九点左右,郑守君被潘家堡警察绑架,随后遭到李伟等人的刑讯逼供。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七日郑守君被关进辽中县看守所。郑守君头部被打成重伤并遭受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被送往沈阳东陵监狱,由于中共邪党人员封锁消息,不给医治,也不准家属探视和过问他的情况,郑守君只能绝食绝水进行抗议,抵制对他残酷的迫害。直到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沈阳警察给家属突然打来电话,让家属到“监管医院”见郑守君。家属急忙赶到医院,见到的却是郑守君的遗体。后来,警察将郑守君的遗体在文官屯火葬场秘密火化。从郑守君被迫害死到火化期间,他妻子和孩子的暂住地进出的都是便衣,任何人都不可能靠近他家。(“法轮功人权”于二零零九年八月,将郑守君被迫害的案例以“非法和任意致死”的形式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吴连铁、郑守君如果没有李伟及冯东昌等人给罗织罪名送到监狱,他们俩家也不存在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亲的痛苦。两位活生生的好人被迫害走了,两个完整的家被破坏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0/辽中县六一零头子冯东昌、恶警李伟恶行-232719.html

2010-04-04:辽中县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 ...... 辽中县政法委、“六一零”头目冯东昌,是当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法轮功学员郑守君被迫害致死案主要责任人之一。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冯东昌与国保大队长李伟、潘家堡派出所长朱德振等对郑守君进行刑讯,致使郑守君头部受重伤,缝了八针;并罗织罪名,导致郑守君于数月后被辽中县法院非法秘密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郑守君在东陵监狱被迫害致死

2010-04-04: 辽中县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
......
辽中县政法委、“六一零”头目冯东昌,是当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法轮功学员郑守君被迫害致死案主要责任人之一。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冯东昌与国保大队长李伟、潘家堡派出所长朱德振等对郑守君进行刑讯,致使郑守君头部受重伤,缝了八针;并罗织罪名,导致郑守君于数月后被辽中县法院非法秘密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郑守君在东陵监狱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4/220960.html

2009-10-25:杜挺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提交联合国(图) ...... 郑守君,男,45岁,2006年2月16日晚9点左右,郑守君被潘家堡警察绑架,随后遭到当地610办公室警察的连夜刑讯。2006年2月17日郑守君被关进辽中县看守所。郑守君头部被打成重伤,由于中共邪党人员封锁消息,不给医治,也不准家属探视和过问他的病情,郑守君绝食绝水抗议对他残酷的迫害。在过去的两年里,家人得不到郑守君的任何消息;直到

2009-10-25: 杜挺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提交联合国(图)
......
郑守君,男,45岁,2006年2月16日晚9点左右,郑守君被潘家堡警察绑架,随后遭到当地610办公室警察的连夜刑讯。2006年2月17日郑守君被关进辽中县看守所。郑守君头部被打成重伤,由于中共邪党人员封锁消息,不给医治,也不准家属探视和过问他的病情,郑守君绝食绝水抗议对他残酷的迫害。在过去的两年里,家人得不到郑守君的任何消息;直到2008年8月18日,沈阳警察给家属突然打来电话,让家属到“监管医院”见郑守君。家属急忙赶到医院,见到的却是郑守君的遗体。后来,警察将郑守君的遗体在文官屯火葬场秘密火化。从郑守君被迫害死到火化期间,他妻子和孩子的暂住地进出的都是便衣,任何人都不可能靠近他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5/211074.html

2009-04-27:沈阳市东陵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辽宁省阳市东陵监狱于2002年起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数十人,在此期间,先后有法轮功学员张友金、郑守君、徐大为被迫害致死。尤其是法轮功学员徐大为被迫害致死后,家属找监狱负责人,该监狱负责人百般抵赖,推卸责任,矢口否认迫害过法轮功学员。 真是这样吗?下面是曾经在沈阳市东陵监狱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 法轮功学员刘伟,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

2009-04-27: 沈阳市东陵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辽宁省阳市东陵监狱于2002年起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数十人,在此期间,先后有法轮功学员张友金、郑守君、徐大为被迫害致死。尤其是法轮功学员徐大为被迫害致死后,家属找监狱负责人,该监狱负责人百般抵赖,推卸责任,矢口否认迫害过法轮功学员。

真是这样吗?下面是曾经在沈阳市东陵监狱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

法轮功学员刘伟,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东陵监狱三监区,因其无罪,拒背监规,拒绝参加奴役劳动,被三监区狱警,唆使刑事犯人不让刘伟睡觉,不让接见家属等迫害。

法轮功学员朱兴国,拒绝一监区狱警强制转化时,该监区狱警指使刑事犯不让朱兴国睡觉,长达半月之久,只要朱兴国一打瞌睡,就有刑事犯人用手指弹朱兴国的手指关节,并且伴有重体力奴役劳动等手段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大勇,被非法关押在东陵监狱三监区,在拒绝三监区监狱强制转化时,三监区狱警利用多名刑事犯人,轮番看管张大勇不让睡觉,并强迫张大勇长时间蹲在水泥地面上,不准起来。

以上事实只是沈阳市东陵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的冰山一角,陆续将会有更多迫害事实被曝光。

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有:许素文,郭宝元,吴宝泉,王发,李中华,金维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7/199806.html

2009-04-22:辽宁省沈阳东陵监狱恶人 沈阳东陵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极隐蔽而残酷,狱警们天良丧尽,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就将三名大法弟子迫害致死。 零七年十月,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友金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致死,瘦得皮包骨,时年六十七岁。零八年奥运期间,辽中县法轮功学员郑守君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死时只穿一条短裤,头部肿胀变形,遗体后被监狱强行火化。零九年二月十六日,抚顺市清原县三十

2009-04-22: 辽宁省沈阳东陵监狱恶人

沈阳东陵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极隐蔽而残酷,狱警们天良丧尽,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就将三名大法弟子迫害致死。

零七年十月,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友金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致死,瘦得皮包骨,时年六十七岁。零八年奥运期间,辽中县法轮功学员郑守君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死时只穿一条短裤,头部肿胀变形,遗体后被监狱强行火化。零九年二月十六日,抚顺市清原县三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图二、三),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的骨瘦如柴,遍体伤痕、精神失常、无法进食,回家不到两周含冤离世,留下孤儿寡母,孤苦伶仃,一家老小有冤无处申。

沈阳东陵监狱现在仍在大墙里面毫无顾忌的残害着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2/199423.html

2008-11-25:郑守君奥运期间被害死 妻女悲苦无依 妻女的牵挂 “这个奥运,快点儿过去吧,到时候咱们赶快去看看爸爸。”二零零八年六月,辽宁女孩小宁到辽中县看守所见到爸爸一面后,看守所警察就不让她来了,说“上面有规定,奥运期间一律禁止探视”。从那以后,小宁总和妈妈念叨,急盼着早日再见到爸爸。 小宁的爸爸郑守君,今年四十四岁,沈阳市辽中县人,修炼法轮功十一年了,是乡里乡亲公认的好人。两年多以前的二零零

2008-11-25: 郑守君奥运期间被害死 妻女悲苦无依

妻女的牵挂
“这个奥运,快点儿过去吧,到时候咱们赶快去看看爸爸。”二零零八年六月,辽宁女孩小宁到辽中县看守所见到爸爸一面后,看守所警察就不让她来了,说“上面有规定,奥运期间一律禁止探视”。从那以后,小宁总和妈妈念叨,急盼着早日再见到爸爸。

小宁的爸爸郑守君,今年四十四岁,沈阳市辽中县人,修炼法轮功十一年了,是乡里乡亲公认的好人。两年多以前的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他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辽中县潘家堡派出所绑架,当晚遭到辽中县“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秘密机构)负责人冯东昌、国保大队长李伟、潘家堡派出所所长朱德振等不法人员的刑讯,郑守君头部受重伤,缝了八针。数月后,郑守君被辽中县法院非法秘密判刑四年。他一直被监禁在辽中县看守所,曾遭受强制鼻管灌食等迫害,曾被迫害的吐血。

郑守君二零零六年二月被绑架,两年多来,中共警察没给郑守君的家人打过一次电话告之郑守君的情况。郑守君的妻子,一个势单力薄的农家女子,不停的四处奔走,才一次次的打听到丈夫被绑架、被恶警打伤、被非法秘密判刑的消息。

二零零八年六月探视时,小宁看到爸爸很消瘦,但精神状态很好。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前,小宁和妈妈再次失去了郑守君的音讯。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这一天,郑守君的妻女破天荒接到了中共警察的三次电话。

欲哭无泪

八月十九日早晨八点多,郑守君的妻子突然接到来自沈阳东陵监狱的电话(024-24711756),一自称姓刘的男狱警说:“郑守君在我们这儿,八月六日从辽中县看守所转过来的。现在身体情况挺严重。”郑妻问:“你就直说吧,是不是人已经不行了?”对方承认说:“是。”又说:“你们到监管医院去看看吧。”

郑守君的妻子、女儿和亲属远道赶去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简称“监管医院”),负责会见的警察问:“谁让你们来的?”“东陵监狱。”“上面规定:奥运期间不让见。”家人说:“东陵监狱说人已经不行了,早上通知我们来看的。”监管医院说:“我们没接到东陵监狱的通知。没有东陵监狱的通知不能让见。”

家人给东陵监狱刘姓狱警打电话,说明情况,东陵监狱似乎没有想到家属会来的这么快,改口说:“我们和监管医院是合作关系,没有权利让人家如何如何。”家属气愤的说:“你们通知家属去见人,我们大老远的来了,你们又推三阻四不让见。你们搞的什么鬼?”对方挂断电话。

无奈,家人只好回去。郑守君的妻姐不放心郑守君的安危,回到沈阳暂住地后,又返回监管医院要求见人,再遭拒绝。

一会儿(十九日下午),东陵监狱刘姓警察给郑守君的女儿打来电话,不提让家人去监管医院见人的事,只说:“你们家属明天来吧,带八百元钱,给郑守君检查身体。”并声称:“办取保候审。”

几个小时后(十九日晚八点左右),郑守君的家人第三次接到东陵监狱刘姓警察的电话:“刚才郑守君被杂役(注:监狱里干杂活的犯人)发现没有呼吸了,抢救无效死亡。”

郑守君的家人欲哭无泪。

家属质问

八月二十日一早,郑守君的家属就赶到监管医院,东陵监狱狱长姚某(男,约五十多岁,身材高胖)、第五监区监区长任同伟(男,约四十多岁,瘦高身材),已等候在大门口,还有一个自称来自法院叫李树兰(音)的,声称郑守君是“正常死亡”。悲愤的家属质问:人到东陵监狱不到两周,怎么就死了?监狱长姚某只说了一句:“我们有责任。”就不再回答家人的质问。

第五监区监区长任同伟说:“郑守君到这里,不配合穿马甲(注:狱服),我找他谈话了。那时他身体还挺好呢。”

据明慧网报道,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在东陵监狱抵制剃头、不报数,遭到殴打。前来制止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用电棍电击,恶警唆使其他服刑人员参与殴打。

家人问:郑守君不穿马甲,你们是不是折磨他了?任同伟否认。

东陵监狱的人把家属带到监管医院遗体冷藏间。郑守君的女儿看到爸爸的遗体,简直不敢相认:遗体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一条短裤,头部肿胀变形,面部淤青,腹部肿起,双手呈用力挣扎、弯曲状,非正常死亡状态;浑身上下没有一个针眼,没有被救治的迹象。

看着郑守君凄惨的遗体,家人悲痛欲绝,郑的女儿质问恶警:“你们说我爸是病死的、抢救无效,怎么身上没有一个针眼、没有一点儿医治的痕迹?”东陵监狱姚某、任同伟等人不答。

郑守君的家人要求看病历,东陵监狱的恶警忙活了很长时间,最后给家人拿来十多张纸,家人一看,漏洞百出,其中所谓的“监管医院病历记录”,是一份复印件,第五页之后是第九页,中间的内容被抽掉了。“病历记录”执笔人签名是监管医院的“张强”。

家人问:“哪个医生经手的?”东陵监狱说:“张强,今天不当班。”家人坚持要求见此人,东陵监狱出去研究了一阵,回来时已是中午。东陵监狱狱警开车载着家属来到沈阳市皇姑区“五彩园”的路边。张强上车后,对家属说:“(郑守君)昨天上午来时还好好的,挺精神的呢。”又马上和东陵监狱统一口径说:“郑守君死时我们不在场,不了解情况,是杂役发现的。”

家人质问狱方:“你们在病历记录中写着‘郑守君十九日上午入院时,神清语明,步入病房’,刚才张强也说郑守君昨天上午好好的;而东陵监狱却在昨天早晨就通知家属‘人已经不行了’?为什么你们说的自相矛盾?”

“你们在病历记录中明明写着‘郑守君十九日上午入院时,头颅大小正常、无水肿’,怎么他的遗体头颅却严重肿大变形?”

“你们说郑守君肝硬化,从发病到死亡十二小时,肝硬化有这么快就死的吗?退一步说,如果郑守君真被迫害出了肝硬化,为什么不提前通知家属?为什么入监体检时没检查出来?”

恶警们一言不发。

给尸体扎针

东陵监狱随后以“监管医院只有冷藏间”为由,提出要把郑守君的遗体转到沈阳市文官屯火葬场冷冻。当天(二十日)下午,家人从监管医院冷藏间取郑守君的遗体时,惊呆了——郑守君的遗体和几个小时前见到的不一样了:赤裸的上身被套上了一件灰色旧马甲,原本赤裸的右臂手腕上,被用胶布粘上了一块药棉球,手臂上被扎了一个针眼!

郑守君的弟弟气愤的对恶警们说:“你们挺能做手脚啊,人死了之后给扎针,亏你们干得出来!”

东陵监狱姚某、任同伟、监管医院的恶警们面无表情,不语。

郑守君的妻子声泪俱下:“我丈夫信法轮功,那么正直的人,你们却把他活活害死,我以后能找到你们!你们害了多少信法轮功的好人?你们不要继续做恶了!”

郑守君的女儿对恶警哭诉:“你们都是杀人犯!你们这么狠毒的对待我爸,将来有一天这些都会报应在你们身上!”

在场的恶警们仍然不说话。

强行火化

郑守君被迫害致死后,东陵监狱等邪党不法人员拒绝给郑守君的家属任何形式的赔偿,并不断对淳朴的家人施压,逼迫家人迅速火化遗体。

东陵监狱等邪党机构持续威胁家属,郑守君的遗体在沈阳市文官屯火葬场被冷冻一星期后,东陵监狱逼迫心力交瘁的郑妻签字,郑守君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东陵监狱曾迫害死法轮功学员

东陵监狱将郑守君迫害致死之前,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曾将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友金迫害致死。在张友金生前的最后两周,东陵监狱才通知家属,并阻挠家属见人。

二零零七年十月上旬,沈阳东陵监狱二监区指导员刘宏宝(音)通知家属说“张友金有病了”,当家属去探视时,却扑了空,东陵监狱告知:人已被转到沈阳监狱城了。家属到监狱城要求见人,狱方找借口拒绝。家属又找东陵监狱,狱警刘宏宝改口的说“今天太晚了,下次吧。”“是我们工作没做好。”

几天后,家属终于在东陵监狱见到了被迫害的面目全非的张友金。张友金刚到监狱时,身体健壮,头发油黑,脸上无皱纹。而眼前的张友金头发白了,身体瘦弱,站立不稳,手发抖。

监狱方面称“张友金得了肺结核”,并向家属索要三千元钱“治疗费”。

几天后,东陵监狱又通知家属:张友金病重,在铁岭监狱传染病院。此时张友金已被迫害的言语不清。家属要求放人,遭拒绝,邪党人员说:“上边”不让,要想回家得写“保证”,不然就死这儿。张友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于铁岭监狱传染病院。

追忆

郑守君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传来,家乡的邻里乡亲以及他在沈阳的生意伙伴、顾客等,无不为他的惨死痛心,为邪党人员的残忍而义愤。回忆郑守君生前的点点滴滴,人们潸然泪下。

郑守君,生于一九六四年五月十日,辽中县茨于坨镇牛心坨乡人,后来和妻子到沈阳市做买卖。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戒掉了烟酒等不良嗜好,脾气变好了,多年的乙肝神奇痊愈。因为他身材高大,为人善良正直,朴实勤快,人们都亲切的叫他“老郑”。

郑守君经常热心助人,不计回报,是当地公认的好人,也是出名的孝子。以前种地的时候,他怕岳父岳母劳累,每年都先把岳父家的玉米、水稻种完,再种自己家的。到沈阳做买卖时,他诚信为本,童叟无欺,从不缺斤少两,远近的人都爱买他的货。

一次他到批发市场上货,点货的时候,发现多了一麻袋角瓜,就给货主送了回去。货主一再道谢,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好人,郑守君说:“我是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师父告诉我们,凡事为别人着想,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货主感动的说:“这个世道,要都象法轮功这样就好了!你以后到我这上货,我都给你拿好的!”这样的事例,郑守君不知遇到了多少回。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郑守君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做好人的权利,屡遭邪党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郑守君到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在沈阳张士教养院长期遭受各种酷刑洗脑:不许睡觉、毒打、捆绑等非人折磨,致使郑守君的脚、腿错位,三个半月无法正常行走 。(详见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八月三十日《张士教养院酷刑“烧鸡大窝脖”演示图》)

历经酷刑,郑守君未放弃信仰,又被劳教所超期羁押三个月,直到二零零四年春天才被释放。

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郑守君向民众散发法轮功真相光盘,被沈阳市和平区河北派出所恶警劫持。这次绑架过程,正好被郑守君的邻居们看到,大家纷纷谴责恶警:“ 你们怎么能抓这小伙子哪?他可是大好人哪!赶快放了人家!警察凭什么抓好人?” 郑守君在和平区看守所绝食抗议,一周后回到家中。

郑守君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正言正行,感染着周围的人。他的生意伙伴、新老顾客都爱找他聊天,听他讲法轮功真相。每当市场散去,人们经常能看到郑守君坐在卖空的蔬菜案板上,一些人围在他身边,听他讲大法修炼的美好,讲中共导演的“自焚”伪案等真相。很多市场管理所的人明白真相,笑着说:“看,老郑又开始‘上课’了。”

如今,很多顾客还在打听郑守君的消息,得知郑守君被迫害致死,人们痛心的说:“那么聪明勤快的人、家里的顶梁柱,正当壮年被迫害惨死,共产(邪)党不让好人活!”“这个社会黑白颠倒了,这么好的人硬是给害死了,天理不容啊!”

郑守君被迫害致死后,他的妻子、女儿每天在痛苦中艰辛度日,凄苦无依。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25/190452.html

2008-11-21:郑守君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君2006年2月因讲清真相救世人,被辽中县不法警察绑架、劫持在看守所,遭到国保大队长李伟等恶警毒打,头部被打成重伤,不给医治,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辽中看守所,他多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遭野蛮灌食,身体出现了肝病。因身体有病,一直未送监狱,2008年因奥运一直不许家属接见。后得知8月6日被秘密送到东陵监狱,18号在东陵监管医院死亡。

2008-11-21: 郑守君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君2006年2月因讲清真相救世人,被辽中县不法警察绑架、劫持在看守所,遭到国保大队长李伟等恶警毒打,头部被打成重伤,不给医治,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辽中看守所,他多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遭野蛮灌食,身体出现了肝病。因身体有病,一直未送监狱,2008年因奥运一直不许家属接见。后得知8月6日被秘密送到东陵监狱,18号在东陵监管医院死亡。

郑守君离世后,院方拿出一堆单据,说是治疗单据,当时监管医院大夫叫张强,确诊为肝硬化死亡。监狱长姚姓警察和任姓警察接见时还有法院一名叫李树兰的,出具证明说是正常死亡。家人根本就不知郑守君病重、病危,有关方面从没有通知。2008年8月18日,沈阳警察突然电话通知郑守君的家人,让到“监管医院”见郑守君。家属赶到,见到的却是郑守君的遗体。

有关人员声称,死时身边无人知晓,后被保洁员发现的,才通知院方。在此之前一直有吐血现象发生,全身浮肿,肚子肿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1/190198.html

2008-09-02: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君被迫害致死 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君,2006年2月16日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辽中县潘家堡派出所绑架,关入辽中县看守所,头部被打成重伤。之后的两年多来,家人没有郑守君的消息。 2008年8月18日,沈阳警察突然电话通知郑守君的家人,让到“监管医院”见郑守君。家属赶到,见到的却是郑守君的遗体。中共邪党人员怕迫害罪行曝光,现已将郑守军的遗体在沈阳市文官屯火葬场秘密

2008-09-02: 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君被迫害致死
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君,2006年2月16日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辽中县潘家堡派出所绑架,关入辽中县看守所,头部被打成重伤。之后的两年多来,家人没有郑守君的消息。

2008年8月18日,沈阳警察突然电话通知郑守君的家人,让到“监管医院”见郑守君。家属赶到,见到的却是郑守君的遗体。中共邪党人员怕迫害罪行曝光,现已将郑守军的遗体在沈阳市文官屯火葬场秘密火化。

郑守君,男,45岁,家在沈阳市辽中县牛心坨乡,1998年修炼法轮功,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妻子和女儿没有修炼法轮功,但她们从郑守君身心的健康变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郑守君曾在沈阳市和平区“八一”市场等地做买卖,周围很多顾客都知道有个炼法轮功的个体业户,人们称赞他“热心、实在,爱帮助人”、“做买卖从不缺斤少两,还多给”,有顾客说:“还得是人家学‘真善忍’的,真正的好人哪!”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郑守君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做好人的权利,却屡遭邪党迫害。2000年底,郑守君到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

沈阳市张士教养院为逼迫郑守君放弃信仰,对他长期用各种手段酷刑洗脑。郑守君2004年出劳教所后亲身演示所遭受的酷刑“烧鸡大窝脖”。当时郑守君自述遭受这种酷刑的经过:

2001年9月27日早上七点半,在张士教养院警察史凤友、程殿坤幕后指示下,七八个“帮教”人员开始对我进行洗脑。我不配合,他们便撕下伪装对我大打出手,我严厉的正告他们:这种卑鄙的行为是违法的,这七八个人恼羞成怒把我扑倒在地,在挣扎中我的脚被铁器划伤,袜子撕破,脚上鲜血直流。

最后我被按到了铁桌下,他们先把我的腿水平固定在地面上,大约四个人勉强按住我的脚(双腿成30度角),使我不能动。剩下的几个人把我的脖子绑在两个小腿肚上,然后开始往下压我后背。我是个大块头,身材又高又胖,当时体重有90公斤,肚子大。平时坐着最多也只能保持上身与下身成90度角。而此时却把我的上身压平与下身成0度角,肚子被压错位挤到两侧,脖子与脚踝骨成一条直线。然后用床单把我的脖子和脚一起固定住,这使我上身不能抬起一点。这时我的面部和腹部同时触到地面,而后又把我双手反绑。

他们不断踢我的腿,问我“还炼不?若炼就一直绑着你”。我说:“把骨头碾成渣也炼!”。当时我感觉全身的筋骨都抻断了,痛苦到了极点,如万刀刺身一般,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在地上留下一滩水。我在痛苦挣扎中叫喊声很大,警察完全可以过问一下,可是没有一个警察来过问和阻止。其实就是张士教养院的警察以“减期”和其它“宽松政策”为诱饵,幕后怂恿“帮教”人员行恶的。

这一姿势持续了三个半小时--四个小时,直到12点吃午饭时间到了,因为没地方吃饭,才给我松绑。当时我已失去活动能力,即使松了绑身体依然保持酷刑的姿势无法动弹,稍被人一碰立即万分痛苦。但他们还是又踢又掐又打的把我的上半身硬掰起来。这掰的过程中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几近昏厥,痛苦无法形容。之后三个半月我无法正常行走,脚和腿错位,变得脚心朝上、脚踝骨着地。“走路”时,必须有人搀扶才勉强能动。

2001年10月前后,张士教养院管理科副科长史凤友指使恶人不许郑守君睡觉,固定在一块地砖内罚蹲,后又把他的头强塞进两腿间,并用绳子捆住双腿,就这样撅着,5小时后才解开绳子,此时郑已几近昏厥,脚肿得象馒头,腿也无法行走。2002年春节刚过,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教导员宋百顺从二大队抽调几名劳教犯人打手,对法轮功学员郑守君、刘宪勇等人进行非人折磨:剥夺睡眠、罚蹲、毒打。

郑守君历经酷刑,未放弃信仰,又被劳教所超期羁押3个月,直到2004年春天才被释放。

2005年3月1日,郑守君向民众散发法轮功真相光盘,被巡逻的沈阳市和平区河北派出所警察劫持,3月3日转押到沈阳市和平区看守所,郑守君绝食抗议,一周后回到家中。据悉,在派出所里,恶警把郑守君强行摁住,给注射一种不明药物,使其出现病状。

2006年2月16日晚9点左右,郑守君和同修邱青华在潘家堡乡发资料时,被潘家堡派出所恶警绑架,随后遭到当地610办公室负责人冯东昌、国保大队长李伟、潘家堡派出所所长朱德振等不法人员的连夜刑讯。2月17日被关进辽中县看守所。

在潘家堡派出所和辽中县看守所,郑守君都遭到恶警李伟等人的毒打。郑守军头部被打成重伤,中共邪党人员封锁消息,不给医治,不准家属探视和过问此事。郑守军曾绝食绝水抗议,受到严重迫害。

两年多来,因中共邪党封锁消息,家人得不到郑守君的任何消息。直到2008年8月18日沈阳警察给家属打来电话,那时郑守君已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2/185170.html

2007-08-30:知情者提供沈阳市辽中县郑守君的消息 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君,自网上报导二零零六年初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辽中看守所以来,至今一年半的时间没有消息。请当地同修帮助提供郑守君的消息和辽中县看守所的电话、地址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0/161805.html

2007-08-30: 知情者提供沈阳市辽中县郑守君的消息
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君,自网上报导二零零六年初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辽中看守所以来,至今一年半的时间没有消息。请当地同修帮助提供郑守君的消息和辽中县看守所的电话、地址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0/161805.html

2007-06-02:曝光被追查的沈阳市张士洗脑班的犯罪恶警 二零零二年春节刚过,宋百顺从二大队抽调几名劳教犯人打手,对法轮功学员郑守君、刘宪勇等人进行非人折磨(剥夺睡眠、罚蹲、毒打)并于二月二十五日夜亲手电击瘦小的闫宏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56100.html

2007-06-02: 曝光被追查的沈阳市张士洗脑班的犯罪恶警
二零零二年春节刚过,宋百顺从二大队抽调几名劳教犯人打手,对法轮功学员郑守君、刘宪勇等人进行非人折磨(剥夺睡眠、罚蹲、毒打)并于二月二十五日夜亲手电击瘦小的闫宏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56100.html

2006-10-07:大法弟子郑守君仍被关押在辽中县看守所 大法弟子郑守君现仍在辽中县看守所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7/139569.html

2006-10-07: 大法弟子郑守君仍被关押在辽中县看守所
大法弟子郑守君现仍在辽中县看守所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7/139569.html

2006-03-06:沈阳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军头部被恶警打成重伤 沈阳市辽中县牛心坨乡大法弟子郑守军,在辽中县看守所不配合邪恶,绝食已十四天了,头部被恶警打成重伤,邪恶封锁消息不给医治,并不准家属接见和过问此事。 2006年2月16日晚9点左右,大法弟子郑守军和邱青华在潘家堡乡发资料,被潘家堡派出所恶警绑架,2月17日被劫持到辽中县看守所。两人正念正行,坚决不配合邪恶,并高喊“法轮大法好”,受到了恶警李伟等人

2006-03-06: 沈阳辽中县大法弟子郑守军头部被恶警打成重伤
沈阳市辽中县牛心坨乡大法弟子郑守军,在辽中县看守所不配合邪恶,绝食已十四天了,头部被恶警打成重伤,邪恶封锁消息不给医治,并不准家属接见和过问此事。

2006年2月16日晚9点左右,大法弟子郑守军和邱青华在潘家堡乡发资料,被潘家堡派出所恶警绑架,2月17日被劫持到辽中县看守所。两人正念正行,坚决不配合邪恶,并高喊“法轮大法好”,受到了恶警李伟等人的毒打。两人同时绝食绝水抗议迫害。

邱青华于2月20日被绑架往沈阳张士劳动教养院时已是奄奄一息。第二天早上恶警通知家属把人接回,现已被迫流离失所。辽中县公安局政保大队恶人李伟伙同恶警和潘家堡派出所所长朱德振、智勇、丁国强等人分别到他家中骚扰,并追问邱青华的去向。

大法弟子郑守军曾经在张士劳动教养院被酷刑“点刹车”等迫害得几个月腿脚不好使,一条腿得拖着走路。张士恶徒皮鞋蹬大法弟子头部往墙上撞,撞一下叫点一下“刹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6/122194.html

2006-02-26: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邱青华和郑守军遭迫害 2006年2月16日晚9点左右辽中县大法弟子邱青华和郑守军在潘家堡乡发资料时被潘家堡派出所恶警绑架,其中有一台汽车被扣(已在明慧网曝光),车主当时走脱,当恶警查明车主是大法弟子韩立国时,第二天安保大队李伟伙同十多人到他家非法抄家,到处乱翻,甚至连屋顶也不放过,一片狼藉,搜走大法书籍和资料。 2月17日邱青华和郑守军被压往辽中县看守所,两人正念正行

2006-02-26: 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邱青华和郑守军遭迫害
2006年2月16日晚9点左右辽中县大法弟子邱青华和郑守军在潘家堡乡发资料时被潘家堡派出所恶警绑架,其中有一台汽车被扣(已在明慧网曝光),车主当时走脱,当恶警查明车主是大法弟子韩立国时,第二天安保大队李伟伙同十多人到他家非法抄家,到处乱翻,甚至连屋顶也不放过,一片狼藉,搜走大法书籍和资料。

2月17日邱青华和郑守军被压往辽中县看守所,两人正念正行,坚决不配合邪恶,并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两人在潘家堡派出所和辽中县看守所都受到了恶警李伟等人的毒打。两人同时绝食绝水五天了,邱青华于2月20日被送往沈阳张士教养院,到教养院已是奄奄一息了,第二天早上恶警通知家属把人接回,目前大法弟子邱青华在师尊的呵护下身体逐渐的恢愎。而大法弟子郑守军还在绝食绝水遭受迫害,情况紧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6/121682.html

2006-02-18:2006年2月16日晚9点左右辽中县大法弟子邱青华和郑守军在潘家堡乡发资料的途中被潘家堡派出所恶警绑架,其中有一台汽车(小货)被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8/121122.html

2006-02-18: 2006年2月16日晚9点左右辽中县大法弟子邱青华和郑守军在潘家堡乡发资料的途中被潘家堡派出所恶警绑架,其中有一台汽车(小货)被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8/121122.html

2005-05-16:隋华(女)现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在派出所时被恶警注射一种不明药物后一直腿疼,现行走困难。另一同修郑守君也被强行注射过不明药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6/101946.html

2005-05-16: 隋华(女)现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在派出所时被恶警注射一种不明药物后一直腿疼,现行走困难。另一同修郑守君也被强行注射过不明药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6/101946.html

2005-05-07:05年3月1日,张丽荣因去同修家取水费收据,被非法闯進门的恶警抓捕,同时被抓的还有隋华、郑守君及爱人(不修炼)。在派出所里恶警把张丽荣、郑守君强行摁住,给注射一种不明药物,使其出现病状。据说大法弟子张丽荣、马玉平夫妻是因营救高蓉蓉而被非法抓捕的。 张丽荣现被判教养3年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蹲小号。马玉平被关押在沈新教养院,家中剩下一个10岁的孩子在姥姥家。隋华被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

2005-05-07: 05年3月1日,张丽荣因去同修家取水费收据,被非法闯進门的恶警抓捕,同时被抓的还有隋华、郑守君及爱人(不修炼)。在派出所里恶警把张丽荣、郑守君强行摁住,给注射一种不明药物,使其出现病状。据说大法弟子张丽荣、马玉平夫妻是因营救高蓉蓉而被非法抓捕的。

张丽荣现被判教养3年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蹲小号。马玉平被关押在沈新教养院,家中剩下一个10岁的孩子在姥姥家。隋华被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

2005-04-18:2005年3月1日,被沈阳市和平区河北派出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郑守君,3月3日被送往和平区看守所,绝食七天后,于3月10日正念闯出。

2005-04-18: 2005年3月1日,被沈阳市和平区河北派出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郑守君,3月3日被送往和平区看守所,绝食七天后,于3月10日正念闯出。

2005-03-04:沈阳大法弟子郑守君等被河北派出所绑架 辽宁沈阳大法弟子郑守君因讲真象被恶人举报,2005年3月1日遭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河北派出所警察绑架,同被抓的还有三人,其中有郑守君不修炼的爱人。郑守君在砂山地区玉屏路的住所已被抄.

2005-03-04: 沈阳大法弟子郑守君等被河北派出所绑架
辽宁沈阳大法弟子郑守君因讲真象被恶人举报,2005年3月1日遭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河北派出所警察绑架,同被抓的还有三人,其中有郑守君不修炼的爱人。郑守君在砂山地区玉屏路的住所已被抄.

2004-08-30:郑守君自述酷刑经过:2001年9月27日早上七点半,在张士教养院警察史凤友、程殿坤幕后指示下,七八个“帮教”人员开始对我進行洗脑。我不配合,他们便撕下伪装对我大打出手,我严厉的正告他们:这种卑鄙的行为是违法的,这七八个人恼羞成怒把我扑倒在地,在挣扎中我的脚被铁器划伤,袜子撕破,脚上鲜血直流。 最后我被按到了铁桌下,他们先把我的腿水平固定在地面上,大约四个人勉强按住我的脚(双腿成30度角),

2004-08-30: 郑守君自述酷刑经过:2001年9月27日早上七点半,在张士教养院警察史凤友、程殿坤幕后指示下,七八个“帮教”人员开始对我進行洗脑。我不配合,他们便撕下伪装对我大打出手,我严厉的正告他们:这种卑鄙的行为是违法的,这七八个人恼羞成怒把我扑倒在地,在挣扎中我的脚被铁器划伤,袜子撕破,脚上鲜血直流。

最后我被按到了铁桌下,他们先把我的腿水平固定在地面上,大约四个人勉强按住我的脚(双腿成30度角),使我不能动。剩下的几个人把我的脖子绑在两个小腿肚上,然后开始往下压我后背。我是个大块头,身材又高又胖,当时体重有90公斤,肚子大。平时坐着最多也只能保持上身与下身成90度角。而此时却把我的上身压平与下身成0度角,肚子被压错位挤到两侧,脖子与脚踝骨成一条直线。然后用床单把我的脖子和脚一起固定住,这使我上身不能抬起一点。这时我的面部和腹部同时触到地面,而后又把我双手反绑。

他们不断踢我的腿,问我“还炼不?若炼就一直绑着你”。我说:“把骨头碾成渣也炼!”。当时我感觉全身的筋骨都抻断了,痛苦到了极点,如万刀刺身一般,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在地上留下一滩水。我在痛苦挣扎中叫喊声很大,警察完全可以过问一下,可是没有一个警察来过问和阻止。其实就是张士教养院的警察以“减期”和其它“宽松政策”为诱饵,幕后怂恿“帮教”人员行恶的。

这一姿势持续了三个半小时--四个小时,直到12点吃午饭时间到了,因为没地方吃饭,才给我松绑。当时我已失去活动能力,即使松了绑身体依然保持酷刑的姿势无法动弹,稍被人一碰立即万分痛苦。但他们还是又踢又掐又打的把我的上半身硬掰起来。这掰的过程中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几近昏厥,痛苦无法形容。之后三个半月我无法正常行走,脚和腿错位,变得脚心朝上、脚踝骨着地。“走路”时,必须有人搀扶才勉强能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30/82915.html

2004-01-28:2002年春节刚过,宋百顺从二大队抽调几名劳教犯人打手,对法轮功学员郑守君、刘宪勇等人進行非人折磨(剥夺睡眠、罚蹲、毒打)并于2月25日夜亲手电击瘦小的闫宏伟。2001年10月前后,史凤友指使恶人不许郑守君(男40多岁,沈阳八一市场业户)睡觉,固定在一块地砖内罚蹲,后又把他的头强塞進两腿间,并用绳子捆住双腿,就这样撅着,5小时后才解开绳子,此时郑已几近昏厥,脚肿得象馒头,腿也无法行走。

2004-01-28: 2002年春节刚过,宋百顺从二大队抽调几名劳教犯人打手,对法轮功学员郑守君、刘宪勇等人進行非人折磨(剥夺睡眠、罚蹲、毒打)并于2月25日夜亲手电击瘦小的闫宏伟。2001年10月前后,史凤友指使恶人不许郑守君(男40多岁,沈阳八一市场业户)睡觉,固定在一块地砖内罚蹲,后又把他的头强塞進两腿间,并用绳子捆住双腿,就这样撅着,5小时后才解开绳子,此时郑已几近昏厥,脚肿得象馒头,腿也无法行走。

2002-12-12:我被送到院内的洗脑班,这里的情况比新收队还要严酷,面临我的是每天二十四小时洗脑,不许睡觉。我到那儿的当天,就见到一个中年大法弟子被人架着去解手,后来知道他叫郑守君,由于坚强不屈,洗脑团的人令其蹲着反省,见其仍坚持修炼,薛天佐、王喜岩、邹顺等几个人恼羞成怒,猛按其头入裆内,并取来绳子把郑的双腿紧紧捆住,就这样撅着,疼得老郑死去活来,几近昏厥,五个小时后才解开绳子,此时郑的脚已肿得象馒头,腿已无法行

2002-12-12: 我被送到院内的洗脑班,这里的情况比新收队还要严酷,面临我的是每天二十四小时洗脑,不许睡觉。我到那儿的当天,就见到一个中年大法弟子被人架着去解手,后来知道他叫郑守君,由于坚强不屈,洗脑团的人令其蹲着反省,见其仍坚持修炼,薛天佐、王喜岩、邹顺等几个人恼羞成怒,猛按其头入裆内,并取来绳子把郑的双腿紧紧捆住,就这样撅着,疼得老郑死去活来,几近昏厥,五个小时后才解开绳子,此时郑的脚已肿得象馒头,腿已无法行走。就这样他们还不依不饶,不让其睡觉,又折磨数日后,恶警怕被人知道真相后他们的恶行被传出去,才有所收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12/40833.html

2002-04-07:沈阳张士教养院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郑守军 37 辽中牛心坨乡小黑村 22867089(大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7/28015.html

2002-04-07: 沈阳张士教养院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郑守军 37 辽中牛心坨乡小黑村 22867089(大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7/28015.html

沈阳 辽中县(辽中县职业教育中心)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3-17: 沈阳市辽中区西街派出所 电话:024-87882862
所长:黄茁茂135049799168、024-87889866
副所长:吴金龙13998299939宅电:024-87809686
教导员:王家庆
警察:陈会彬
沈阳市辽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李伟13604909119、024-87820003
副大队长:赵维15840451012、024-87820003
沈阳市辽中政法委
政法委书记:张铁军13998331236、024-87880099
沈阳市辽中区检察院 电话:024-87882668
检察长:颜国军13898110011
起诉科:王海燕15995191657
批捕科长:赵品13889819988
沈阳市辽中区法院
张海波13604909505
王树中13609887776
佟成信13889395058
于永久13940448366
赵维华13940565659
胡素艳13889128699
韩佳彤15998183293
赵晓威15998204865
井秀林13998308822
王铁刚15940206066
王玉杰13889305556
黄有卓13897955800
李井敏13840401895
佟强 13898188666
张士瑞 13940378926
金荣华13998347285
李智13694197139
石英13840501116
沈阳市看守所:
地址:沈阳市于洪区造化镇高力村 邮编:110148
电话:024-89241894转8084、024-89248084 办公室:024-89342960
所长:张波涛13940119229、郑罡024-89340098
副所长:郭宝安
政委:何冬宁

2019-03-18:辽中区公安分局:
局长刘志海024-87881199
政委王乃庆
副局长张勇军13604909593、024-27880900宅024-87881933
副局长贺振海13840569119、024-2788200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4)

2008-11-25: 相关责任单位:

一、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沈阳东陵区东陵路 邮编:110172
电话:024-62344407
总机:024-24711755
白天转:8040;晚间(19点后)转8075
科长办公室:转8012
监狱长:24711754
监察室:24711697
接见室:24711741转806
咨询电话:24711741转8012

参与迫害郑守军的部份恶警:
监狱长:姚某 (参与迫害的监狱负责人)
第五监区监区长:任同伟(音) 手机:13840036005
第五监区监区长:徐守利 (在郑守君的“死亡证明”上签字时,写的职务是“管教”,实为监区长)
手机:13390115789

其他监狱长(不知是否参与迫害郑守军):
监狱长:周庆军 手机:13998151887
监狱长:李众

二、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
邮编:110145
主治医师:张强(男,约四十岁左右) 手机13898126525

三、辽中县公安局
局长:窦洪良(恶人) 办87899199 宅87800005 手机13840502006
副局长:林永宪 办87897855 宅87800009 手机13604015000
副局长:王铁 87885023 手机13504988801

四、辽中县“六一零”
负责人:冯东昌(恶人) 办87883425 87822610 手机13504008811
安保大队负责人:
李伟(恶警) 警号:115225 手机13604909119 办87820003
智勇(恶警):13604909562
丁国强:13514206868
潘家堡派出所所长:朱德振(恶人)手机13898890033
办公室电话:87971419 87893455 87971410

五、辽中县看守所
地址:辽中县中心街179-1 邮编:110200
看守所办公室: 024-87882061
看守所所长室: 024-87882638
看守所值班室: 024-87882250
举报电话:024-87883566

2008-09-02: 辽中县公安局
局长:  窦洪良(恶人) 办87899199 宅87800005 手机13840502006
副局长:林永宪 办87897855 宅87800009 手机13604015000
副局长:王铁   87885023 手机13504988801

610负责人:冯东昌(恶人) 办87883425 87822610 手机13504008811
安保大队负责人:李伟(恶警) 警号:115225 手机13604909119 办87820003
智勇(恶警):13604909562 丁国强:13514206868
潘家堡派出所所长:朱德振(恶人)手机13898890033 办87971419 87893455 87971410

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河北派出所
所长:陈广信
部份警员:刘怀宁、李学新、林镇、李涛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河北街19号 邮编:110005
电话:024-23318323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5-03: 沈阳市张士洗脑班恶警史凤友的部份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154023.html

沈阳市河北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113630.html
真像传单(SOS紧急营救郑守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2/97166.html
沈阳张士教养院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十八蒙”(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6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