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锦州 凌海市(锦县) >> 金博文

金博文
辽宁省凌海市大法弟子金博文在单位遭六便衣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
男, 65
个人情况: 原凌海市统计局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凌海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8-03
案例分类: 公务员(党政人士)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事业/学业被影响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辽宁 > 大连 甘井子区 大连监狱(大连市监狱,辽南新入监犯监狱,男,女)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8-06-05:遭冤狱八年 统计局干部出狱后再陷困顿 亲人离世 金博文,男,现年六十五岁,原辽宁省锦州市凌海统计局干部、国家公务员。因信仰真、善、忍,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遭冤狱八年,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回到家后,派出所不给办身份证、上户口,生活再次陷入困顿。这期间,金博文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及姐姐因想念至亲,不堪重荷,在悲苦中陆续离开了人世。 一、被非法抓捕、冤判八年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凌

2018-06-05: 遭冤狱八年 统计局干部出狱后再陷困顿 亲人离世

金博文,男,现年六十五岁,原辽宁省锦州市凌海统计局干部、国家公务员。因信仰真、善、忍,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遭冤狱八年,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回到家后,派出所不给办身份证、上户口,生活再次陷入困顿。这期间,金博文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及姐姐因想念至亲,不堪重荷,在悲苦中陆续离开了人世。

一、被非法抓捕、冤判八年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凌海市大凌河公安分局外贸街道文化警务室的三个警察闯到金博文的工作单位—凌海市统计局,企图绑架他。当时他正在家休假,警察指使其单位同事李丹给他打电话,谎说单位有点事情要他过来商量一下,将他骗到了单位,金博文到单位一看,三个警察正在他办公室等着他。其中一个姓孟的警察上前跟他说:“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们也是奉上边的F0902(二零零九年二月辽宁省下了一个专门针对法轮功的文件)命令,让你履行一个手续,完后你该休息回去休息,该上你的班上你的班。”其实这个所谓的手续就是叫金博文放弃修炼法轮功,金博文拒绝签字,于是警察撕掉了伪善的面具,突然大怒,把他强行绑架到凌海市公安分局。

大凌河公安分局局长张波亲自带领四个警察开着两辆车,把金博文拽到车上、拉到其家中,并强行让金博文坐在沙发上不许动。张波等人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搜出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并进行了拍照,之后将金博文和抄到的东西一起带回公安分局。到了那里之后,对金博文进行非法搜身,抢走他的手机和家门钥匙,并把他弄到收发室里屋,留下两个警察看守,其他警察都离开了。

大约在下午二、三点钟,警察都回来了,连喊带叫的嚷嚷,“这回可逮着了,看看去吧,搜出老多东西了,这下他可完了。”金博文这才知道,这些执法人员竟然在他本人及家人(因他妻子在外地给儿子带孩子)都不在场的情况下,再次去他家掠夺私人财物,并且没给他搜查清单,也没叫本人签字。(后来,金博文在判决书上和物品对照,发现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部手机没有登记,去向不明。还有其它一些私人物品丢失)。随后把金博文押送到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三名国保人员进行非法提审,金博文不配合,他们说他不老实,非常顽固,就给他戴上手铐,骂他、掰他手指、砸他手背,硬拽他的手按手印三次。这时他要求去卫生间,一个胖警察跟在后边威胁说:“你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要不老实,不好好配合没有你好果子吃”。他们还说了一些辱骂师父的话,然后哈哈阴笑。

这时老天下起了暴雨,下了半个小时,雨刚停,他们把金博文用车拉到凌海市中医院进行身体检查,之后送进了凌海市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就把他的皮鞋、皮带等物品全拿走,并强行剃头、穿号服,背监规,长时间坐板。

七月二十七日,凌海市国保大队把构陷金博文的所谓案卷送到凌海市检察院,金博文被非法批捕。八月十一日,凌海市检察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起诉到凌海市法院。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上午十时,凌海市法院对金博文非法庭审。公诉人宣读了所谓的卷宗,意欲强加罪名叫金博文认罪,金博文的辩护律师有理有据的驳回了公诉人的指控,律师说我的当事人金博文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不能成立,金博文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刑律。并说明修炼法轮功无罪,传递真相无罪,应无罪释放我的当事人。审判长王欣竟然多次截断辩护律师的依法辩护,并说;“按你说的人都应该修炼法轮功了?修炼法轮功是对的了?”并剥夺了金博文最后陈述的权利。凌海市法院非法判处金博文有期徒刑八年。

金博文不服判决,于九月十七日向锦州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坚持信仰无罪、做好人不应该被打压,为什么害怕好人多?但锦州中法未开庭审理,而是两个工作人员到看守所通知金博文,维持原判,并给出终审判决的判决书。判决书上写着审判长张绍阳,审判员王向锦、赵济伟。

二、被劫持入狱 遭强制转化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金博文被非法转押到辽西新入监犯监狱。一进入监队,他就被带到一个象浴池一样的地方,他的衣裤全部被扒光,好一点的衣裤都被拿走,搜查完身体后进行登记,让他必须离开登记人一段距离,蹲下,登记由犯人进行。然后报上姓名、住址、犯什么罪等。在监狱,修炼法轮功的被归入重刑犯行列。他被八个犯人二十四小时看管,一切活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金博文被非法转押到大连市监狱。

一进大连市监狱感到一种明显的“和善”氛围,有人主动帮金博文拿行李、拿东西,还主动给买洗漱用具,中队长林茂国还用他自己的钱给金博文买拖鞋,生活上处处“照顾”。渐渐的金博文发现“关心”、“帮助”他的人总是那么几个人,其他人都不敢接触他,金博文和他们说话,他们都不敢回答,好像怕什么东西似的,有一个犯人叫苏建新每天寸步不离的跟着他,看的非常紧。还经常提醒其他犯人“注意啦,法轮来了”。每天让金博文下车间奴疫十多个小时,出、收工时站队列都要喊改造口号,唱改造歌曲,晚上要看“新闻联播”,都把金博文安排到最显眼的地方,左右前后都有包夹 ,就连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人看着,在监狱被称作“三人小号”,犯人考核分里有一项“包夹分”,狱警的特别任务落实都是通过他们完成的,警察的各种意向也都是由他们执行,这些人为了多拿考核分,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一天,大家都在操场休息的时候,四监区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喊:“我写的材料都快八个月了,他们也没有给我回答”没等他喊完,上来一帮人连踢带打给弄走了,后来再没有见到他,不知道把这名法轮功学员弄哪里去了。

在监狱,主管狱警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能得到很多好处,主管中队长林茂国为了转化金博文,与监狱签了一年约。开始他伪善的关心金博文,经常问这里怎么样啊?有没有谁欺负你呀?等等。金博文给他讲真相、讲自己是如何遭到迫害的,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一开始林茂国还听,后来再说他就不听了,原形毕露,还非常邪恶的说:“你冤枉不冤枉有罪没罪跟我没关系,有罪没罪你找法院说去,到这儿我就转化你。不许盘腿、不许单独行动、不许闭眼睛,不许脱离监管视线,通信一律拆看,一年只许往家里打两次电话、每次三分钟还得监听”。金博文没被带动,还是乐呵呵的给他讲真相,发正念清除他背后操控他的一切邪恶因素。结果金博文没有被转化,林茂国就把他交到了大队。

主管金博文的大队长换了三任,第二任狱警大狱警找金博文说:“你要转化了,什么好处都可以给你,可以早日与家人团聚;你要是不转化就始终这样对待你,你就别想得好,我们对付你这样的有的是办法,到最后你要是还不转化我们把你往地方政法委一交,你还得进来”。

第三任狱警大狱警李连宽他们不断给金博文施加压力,找金博文的弟弟、孩子,也叫他们给金博文施加压力,每次接见都向他们交待“任务”,给金博文的亲人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李连宽还威胁说:“早转晚转早晚都得转,你要不转化,到你出狱时,往当地政府一交接着弄你,听我的咋的都好、什么都行;不听我的咋的都不好、什么也不行”。教导员刘海英说:“不能成为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敌人”。他俩不但亲自上阵,还教唆犯人如何整金博文,传授整人经验,年年向分监区下达对金博文的攻坚计划。这些计划、手段、方法大多都不叫外人知道,别人看不出来,只有当事人才能亲身感受到那是多大的精神压力。

大连市监狱造假的能力是一流的,整景的手法也是花样繁多,小到一个会议记录(根本没有开会)、一个发言,大到一个人命案,整套材料弄的比真的还细(都是狱警指使犯人弄的)。在劳动现场有专人天天给所谓“重点”人物做记录,回到监舍有另外一专人天天做记录,鼓励犯人欺负法轮功学员。由于金博文不转化,后来大队又把金博文交到了教育处。

教育处处长找金博文谈话,他妄想用谎言从意志上摧垮金博文,他说:“你们炼功人要天天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做三件事的,你在这里哪件事能够让你做?即使你不转化,八年你都做不了三件事,你师父还承认你是大法弟子了吗?在这里也不可能让你炼功,身体会一天不如一天,你也会一天比一天老,在这里不可能让你一天比一天好。不如早点出去,没人管了自己愿意咋练咋练”。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金博文向最高检、最高法和全国人大法制办写了申诉材料,同时也抄送凌海市大凌河公安分局一份,委托三分监区中队长裴凯寄出。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一个法律程序,裴凯却如临大敌,马上向上级报告,不但没有寄信,还表现出极大的恐慌和愤怒,将申诉信件扣押、底稿收走,并向包夹金博文的犯人逐个询问:这些东西他是什么时间写的?都谁看见他写了?等等,给犯人们也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教育处又组织人员专门找金博文谈话说:你这样整,我们也很为难,给你寄是错,不给你寄还是错,你为啥这个时候还要写这个呢?我们要是帮法轮功的忙,我们还吃不吃这碗饭了?出去你愿意告谁告谁,在这里别给我们找麻烦。从此,对金博文的看管更加严厉,检查的更紧、更勤、更细,不许任何人接近他。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金博文出监狱。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金博文终于堂堂正正走出了大连监狱的大门。但出狱时,金博文的信件等一切有文字的东西全部被狱警王亚男扣下了,金博文问他为什么不让带走属于自己的东西,并明确指出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王亚男却说:对你就得这样!这是上边的规定。

三、走出牢笼 再陷困顿

金博文本以为结束了噩梦般的牢狱生活后,自由了。但当他回到家,到大凌河公安分局办理户口时,户籍科一个女办事员打开电脑说:你的情况特殊,你属于重点管理对象,我们办不了,你得到凌海市公安局大凌河公安分局外贸街道文化警务室,去办理一个手续,然后回来再办。并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04168107037。金博文到了外贸街道文化警务室,报上姓名、说明来意,一个警察说:你是我们看管的重点人物必须特殊对待,先办理一个手续吧,写个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金博文说额外手续我不可能办。

金博文就跟他们讲当年发生的情况,他们说:听说从你们家里搜出好多的东西,要不然不会……金博文说:“那些东西不是枪、炮,不是毒品,是我个人的私人物品,是宣传品……”。那个警察说:“你不用说别的了,就凭你现在这个态度,要再从你家里搜出那些东西,我还抓你!你信不信?要想办身份证、上户口,就得履行这个手续,这是上边规定,不想办的话你可以走”。

金博文又到他的原工作单位办理退休、办理劳保,单位同事说:“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辽宁省统计局党组发了一个文件,你已经被行政开除了。跟我们没有关系了,没有上边文件我也不敢给你办,你找我,我也没有办法”。

由于金博文现在没有身份证,什么也办不了,年纪又大了,打工都没人敢用,没有退休金、没有劳保,连基本生活都不能维持了……

不仅如此,更令金博文悲凉的是,他的父亲和二姐在他冤狱期间,也受到了极大的身心伤害,在日夜牵挂中、在惊吓中,没能看到他们至爱的亲人出狱,就陆续离开了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5/遭冤狱八年-统计局干部出狱后再陷困顿-亲人离世-368396.html

2017-07-26:辽宁省锦州凌海市统计局干部金博文,7月19日结束8年冤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6/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1695.html#17725235122-26

2017-07-26: 辽宁省锦州凌海市统计局干部金博文,7月19日结束8年冤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6/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1695.html#17725235122-26

2016-12-14:(六)凌海市统计局干部金博文被判重刑 仍被非法关押中 金博文,男,六十三岁,是凌海市统计局干部,对工作尽职尽责,兢兢业业,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同时,在家庭中,孝敬父母,既是个好丈夫,又是个好父亲。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金博文正在家里看法轮功真相光盘,被楼上的人恶意举报,恶警闯进屋,将他绑架到凌海市拘留所,随后将他正在上班的妻子也绑架到拘留所。 恶警将金博文的衣服扒光,

2016-12-14: (六)凌海市统计局干部金博文被判重刑 仍被非法关押中

金博文,男,六十三岁,是凌海市统计局干部,对工作尽职尽责,兢兢业业,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同时,在家庭中,孝敬父母,既是个好丈夫,又是个好父亲。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金博文正在家里看法轮功真相光盘,被楼上的人恶意举报,恶警闯进屋,将他绑架到凌海市拘留所,随后将他正在上班的妻子也绑架到拘留所。

恶警将金博文的衣服扒光,用二十盆凉水泼向他的头部。由于金博文是公务员,惊动了市里,市里头头伙同恶警唆使犯人要置他于死地,并告诉犯人“打死法轮功白打,打死算自杀”,而且还能减刑,并得一笔钱。一天半夜,金博文被拉到露天,扒光衣服毒打,一冻冻了五个多小时。金博文安然无恙,可几个打手都冻感冒了。恶警将金博文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向家人勒索二万元钱,才将夫妻俩人放回。金博文回家后,几次向恶警索回钱,最后将二万元钱要回。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金博文在单位再遭绑架。当时恶警闯到凌海市统计局,因金博文在家休假,单位人员李丹打电话将金博文骗回单位,警察遂将他绑架到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上午十时,凌海市法院对金博文非法庭审,其家属聘请两位律师为金博文做了无罪辩护。金博文仍被非法判刑八年,送到大连市监狱第五监区迫害,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4/凌河见证-338830.html

2016-02-21:曝光辽宁省大连市监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近日,了解到大连市监狱,至一月中旬止,各监区及各分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的情况,如下: 学员 姓名 监区 分监区 家庭住址 备注 李景君 一监区 一分监区 辽宁省锦州 车洪飞 一监区 二分监区 辽宁营口鲅鱼圈 因他被保外就医期间,监狱来家中骚扰,未见到本人,被非法加刑三年。 于利丰 一监区 二分监区 辽宁省沈阳 董 兵 一监区

2016-02-21: 曝光辽宁省大连市监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近日,了解到大连市监狱,至一月中旬止,各监区及各分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的情况,如下:

学员
姓名 监区 分监区 家庭住址 备注
李景君 一监区 一分监区 辽宁省锦州
车洪飞 一监区 二分监区 辽宁营口鲅鱼圈 因他被保外就医期间,监狱来家中骚扰,未见到本人,被非法加刑三年。
于利丰 一监区 二分监区 辽宁省沈阳
董 兵 一监区 三分监区 辽宁营口鲅鱼圈
苏小红 一监区 二分监区 辽宁省沈阳 妻子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
伏成有 二监区 一分监区 辽宁营口鲅鱼圈
叶树军 二监区 二分监区 辽宁大连开发区
孔宪国 三监区 三分监区 辽宁省大连
刘金湘 三监区 二分监区 山西省
温志明 三监区 一分监区 辽宁省大连
孙文庆 四监区 二分监区 辽宁省营口市
王德发 四监区 一分监区 辽宁省大连
齐春超 四监区 三分监区 辽宁省沈阳
乌时卫 五监区 一分监区 辽宁省营口市
刘润林 五监区 二分监区 辽宁省沈阳 妻子被非法关押,别号:小眼镜。
韩希傲 五监区 二分监区 辽宁营口鲅鱼圈
肖何云 五监区 三分监区 辽宁省营口市
金博文 五监区 三分监区 辽宁大连金州 原正处级干部,狱中诉江,舍弃一年半早期被释放的条件。
江汉桐 六监区 一分监区 辽宁省岫岩 73岁双目失明,仍被非法关押。
陈文多 六监区 二分监区 辽宁营口鲅鱼圈 被迫害致高血压240-260,监狱仍不允许保外就医。(壮年)
吴 博 十监区 大连市监狱医院 辽宁省鞍山 被非法判刑八年,已绝食五年半,一直反迫害,水不喝,饭不吃,一直处于被灌食,近一米八的个子,不到四十岁,瘦到六、七十斤,现在已进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1/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4433.html

2011-01-24:锦州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情况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唐吉文、祁晓红已被非法批捕,所谓的案子已分别被转到太和、古塔区检察院。 锦州市目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76名,分别在: 1、马三家子劳教所(23名): 女:杨玉范、华玉敏、付艳、陈素兰(黑山)、李俊红(黑山)、曲伟、王云萍、徐亚娟、于景华、孔繁荣、刘春梅(凌海) 男:王英华、贾经文、刘长平、陈国亮(黑山)、刘广海(黑山)

2011-01-24: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情况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唐吉文、祁晓红已被非法批捕,所谓的案子已分别被转到太和、古塔区检察院。

锦州市目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76名,分别在:

1、马三家子劳教所(23名):
女:杨玉范、华玉敏、付艳、陈素兰(黑山)、李俊红(黑山)、曲伟、王云萍、徐亚娟、于景华、孔繁荣、刘春梅(凌海)
男:王英华、贾经文、刘长平、陈国亮(黑山)、刘广海(黑山)、郭一夫(黑山)、张鹏云(黑山)、郭仲林(黑山)、李国刚(金城)、张林、刘洋、刘占山

2、辽宁女子监狱(26名):
刘凤梅、崔亚宁、邓桂丽、胡玉媛、 景翠珍、李凤云、于 静、
吴艳秋、刘素梅、王素华、李世荣、刘丽娟、王丽阁、宋亚平、孙仲红、李清华、胡秋霞、魏秀英(金城)、刘玉荣(翠岩乡)、左立志(义县)、李淑银(凌海)、朱宝娟(凌海)、张若冰(凌海)、姜艳玲(义县)、曹玉英、姜海岚(黑山)

3、盘锦监狱(8名):刘立涛、王孝民、曲成业(山东)、王贵令、艾广顺、齐广发(凌海)、赵庭武(凌海)、刘权旺

4、沈阳东陵监狱:苗建国
5、本溪监狱:殷志友
6、大连南关岭监狱:项英
7、大连市监狱(3名):马海超、金博文(凌海)、张雷(凌海)
8、锦州监狱:赵云鹏、李景军(黑山,暂押,不知是否送走)
9、锦州市看守所(4名):唐吉文、祁晓红、陈玉玲(松山)、王志兰(黑山)
10、上海市徐汇看守所(3名):杨亮、鲁秀英、张月荣
11、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杨小平(太和区大旗屯)
12、天津市大港区女子劳教所:陆丹
13、关押地点不详:张磊、王淑敏

王贵令于2008年2月25日被绑架、非法判刑3年,将到期。

以上具体情况和被关押地点如果有误以及有遗漏、变化的,请及时更正、补充。请揭露参与迫害的中共邪党人员的个人信息,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有杨玖英、李亚洲、王辉、陆浩、孙治安、单学志、戴勇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4/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5276.html#11123222710-1

2009-12-07:凌海大法弟子金博文被送大连市监狱第五监区受迫害 凌海大法弟子金博文于11月25日送到大连市监狱第五监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7/213964.html#0912701837-30

2009-12-07: 凌海大法弟子金博文被送大连市监狱第五监区受迫害
凌海大法弟子金博文于11月25日送到大连市监狱第五监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7/213964.html#0912701837-30

2009-10-12:凌海大法弟子魏秀英、金博文被绑架至辽宁大北监狱 据悉,辽宁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在上诉截止日期未到、家属没得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一个月前被绑架至辽宁大北监狱迫害。详细情况待查。 辽宁凌海市大法弟子金博文被绑架在凌海市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2/210222.html#091011225023-1

2009-10-12: 凌海大法弟子魏秀英、金博文被绑架至辽宁大北监狱
据悉,辽宁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在上诉截止日期未到、家属没得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一个月前被绑架至辽宁大北监狱迫害。详细情况待查。

辽宁凌海市大法弟子金博文被绑架在凌海市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2/210222.html#091011225023-1

2009-09-24:凌海法院非法庭审金博文 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上午十时,辽宁省凌海市法院对大法弟子金博文非法庭审,其家属聘请两位律师为金博文做了无罪辩护。 当日审判庭内座无虚席,到庭的有:金博文的家属、单位领导、同事,还有律师、法官等法律界人士,据悉是想听一听律师是怎样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 庭审时法院高度紧张,审判庭大门紧闭,严格限制进入。法庭上,凌海市检察院称金博文“利用×教组织破

2009-09-24: 凌海法院非法庭审金博文 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上午十时,辽宁省凌海市法院对大法弟子金博文非法庭审,其家属聘请两位律师为金博文做了无罪辩护。
当日审判庭内座无虚席,到庭的有:金博文的家属、单位领导、同事,还有律师、法官等法律界人士,据悉是想听一听律师是怎样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

庭审时法院高度紧张,审判庭大门紧闭,严格限制进入。法庭上,凌海市检察院称金博文“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两位律师义正词严地申诉、精辟理论证明金博文无罪,多次让审判长和审判员无言以对,盛怒之下竟拍起了桌子。

参与此次非法庭审的有:审判长王欣、审判员李大明;所谓公诉人:凌海市检察院俩检察官(检察长李峰参与)。

金博文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在单位遭绑架。当时六便衣警察开两辆黑色轿车闯到凌海市统计局,因金博文在家休假,单位人员李丹打电话将金骗回单位,便衣警察遂将他强行绑架到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第二天中午,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未持任何证件,对金博文家进行非法抄家,抄走电脑、彩喷、大法书籍及大量私人物品;金博文及家人均不在场,抄家清单是金博文单位人员李丹签字。

金博文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刘海旺将所谓案子递交到凌海市法院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4/208923.html

2009-08-31:凌海市统计局金博文面临被非法开庭审判 辽宁省凌海市统计局干部、大法弟子金博文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在单位遭六便衣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 据悉,凌海市法院企图在8月31日至9月2日开庭审判大法弟子金博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31/207454.html#0983102750-1

2009-08-31: 凌海市统计局金博文面临被非法开庭审判

辽宁省凌海市统计局干部、大法弟子金博文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在单位遭六便衣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

据悉,凌海市法院企图在8月31日至9月2日开庭审判大法弟子金博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31/207454.html#0983102750-1

2009-08-25:凌海市统计局干部再遭绑架 辽宁省凌海市大法弟子金博文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在单位遭六便衣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 金博文,男,五十六岁。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凌海市公安分局六名便衣警察,开两辆黑色轿车,闯到金的工作单位──凌海市统计局,企图绑架金博文。当时金博文正在家休假,恶警指使单位领导打电话将金骗回单位,然后强行绑架到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第二天中午恶警对金

2009-08-25: 凌海市统计局干部再遭绑架

辽宁省凌海市大法弟子金博文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在单位遭六便衣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

金博文,男,五十六岁。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凌海市公安分局六名便衣警察,开两辆黑色轿车,闯到金的工作单位──凌海市统计局,企图绑架金博文。当时金博文正在家休假,恶警指使单位领导打电话将金骗回单位,然后强行绑架到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第二天中午恶警对金博文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彩喷、大法书籍及大量私人物品。恶警现将所谓案子送到当地法院。

金博文是凌海市统计局干部、国家公务员,对工作尽职尽责,兢兢业业,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其性格稳重、谦让,集聪慧、英俊、善良、健康于一身;其对家庭十分负责,孝敬父母,既是个好丈夫又是个好父亲。

金博文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被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地吸引。一次夫妻二人骑自行车被汽车撞上、抛起,落下时如落在棉花堆里,亲身感受了大法的神奇。大法的美好与殊胜激励他们一定要坚定实修。二零零二年正式走入修炼。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金博文正在看大法真相光盘,被楼上的人举报,恶警闯进屋,将金绑架到凌海市拘留所, 随后将他正在上班的妻子也绑架到拘留所。恶警将金的衣服扒光,用二十盆凉水泼向他的头部。由于金是公务员惊动了市里,市里头头伙同恶警唆使犯人要置金于死地,并告诉犯人“打死法轮功白打,打死算自杀”,而且还能减刑,还能得一笔钱。几个犯人利欲熏心密谋,等晚上金睡着时,两恶犯先用被子蒙金博文的头,一人照头猛打,然后又将金博文的头按到水池里浸,妄图将他浸死,好说是自杀的。当即金就感到这一密谋,金走向门口喊被非法关押在另一监室的妻子,说:“我死了不是自杀,是他们害死的!”第二天晚上恶警、恶犯又密谋将他塞进厕所里浸死,阴谋又被金当即揭穿。几个犯人心里发怵:法轮功是神了,这么秘密的事他都知道,还是别干了。没敢下手。恶警气急败坏,半夜把他拉到露天,扒光衣服毒打,一冻冻了五个多小时,金又一次安然无恙。几个打手都冻感冒了。恶警将他关押二十多天,向家人勒索二万元钱,才将夫妻俩人放回。

金博文回家后,几次向恶警索回钱,最后将二万元钱要回。

二零零九年三月初,金博文到外贸社区派出所办户口,片警问他还炼法轮功吗?他回答:“炼”。一个“炼”字,户口没办成,当即被劫持到分局扣留半天。七月二十日,金博文再次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5/207149.html

2009-08-02:凌海大法弟子金博文被绑架情况补充 辽宁省凌海市57岁的大法弟子金博文7月20日正在单位工作(市统计局),被凌海市公安局便衣警察绑架到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于第二天中午非法抄家,抄走电脑、彩喷(230)大法书籍、等大量私人物品。金博文现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205752.html

2009-08-02: 凌海大法弟子金博文被绑架情况补充
辽宁省凌海市57岁的大法弟子金博文7月20日正在单位工作(市统计局),被凌海市公安局便衣警察绑架到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于第二天中午非法抄家,抄走电脑、彩喷(230)大法书籍、等大量私人物品。金博文现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205752.html

2009-07-23:凌海大法弟子金博文被绑架 7月20日,辽宁省锦州凌海市57岁的大法弟子金博文在工作单位(市统计局)被凌海市公安局、国保恶警绑架。恶警于第二天非法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3/205130.html#0972301824-3

2009-07-23: 凌海大法弟子金博文被绑架
7月20日,辽宁省锦州凌海市57岁的大法弟子金博文在工作单位(市统计局)被凌海市公安局、国保恶警绑架。恶警于第二天非法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3/205130.html#0972301824-3

锦州 凌海市(锦县)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04-27:凌海市建业乡派出所:
电话:4168631110
所长董小明(音)

凌海市公安局:
办公室 4168191022
指挥中心 4168191043
法制科 4168191040
国保大队 4168191070
副大队 刘庆东:13941673318
监管大队 4168118867

凌海市公安局:
局长王凯 13704061999
副局长齐汉彬 13904166058

凌海市政法委:
书记张哲(需核实:辽宁省公安厅国保总队成员手机)15504006679

锦州市看守所、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在同一处
416708085、4163708086、4163708079
监管支队支队长刘文
监管支队政委刘军
看守所教导员孙先忠
一当班队长(狱警)15841635004
副所长贾许
女子看守所所长陈蕊蕊

2018-09-16: 参与人员信息:
审判长:才波,手机:13904160708办公电话:0416-8152066
书记员:刘佳,办公电话:0416-8152032
地址:凌海市商业路41号凌海法院

被告社保局:曹志宏(局长),办公电话:0416-8655002
被告委托人:戴岩(社会化发放和服务科科长),手机13464643701,办公电话:0416-8655015
社保局地址:凌海市中兴大街15号
被告律师:柏卓林,手机13841669925
地址:凌海市商业路31号一楼,辽宁方兴律师事务所

2018-07-14:辽宁省凌海市公检法信息补充
凌海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张越、张沿东04168191035(主管办案人)

凌海市检察院:
电话:04168191070、0416-8191067
公诉科:
科长顾磊 0416-8017195
苏营0416-8152019
吉影0416-8107190
批捕科:
科长周晓丽 04168107161

凌海市法院:
地址:辽宁省凌海市商业路41号,邮编121200
刑庭:
庭长李玮0416-8152008(重点参与者)
王冶8152019(重点参与者)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09-08-25: 相关电话:区号0416
张波:  (公安局副局长)  13904166096 8136666(宅)
宋铁东:(防暴大队大队长)13941682911 8195488(宅)
刘海旺:(国保大队大队长)13464666669 8199499(宅)
张晓勇:(公安分局局长)

王力:  (法院院长 )   15641608666 668666
杨畅英:(法院副院长 ) 15604167501 667501
吴铁军:(法院副院长 ) 15604167502 667502
王日清:(法院副院长 ) 15604167503 667503
董永成  (法院副院长 ) 15604167505 667505

王欣:   15604167510 667510
刘宏:   15604167507 667577
张志强: 15604167512 667512
李大明: 15604167417 66764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