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沈阳 大东区(第一、二看守所) >> 陈玉梅

陈玉梅
沈阳法轮功女学员陈玉梅于7月3日晚遭到长安派出所警察暴力抓捕,两个小时后,警察把昏迷不醒的陈玉梅扔给家人。陈在被送到医院急救后不治身亡,年仅48岁。
女, 4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滂江街223号万泉小区
有关恶人: 迫害陈玉梅致死的元凶: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原“长安派出所”)
个人近况: 2008年7月4日 迫害致死 (2008-07-1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8-07-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135(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洗脑班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抄家/非法搜查  家人/朋友被迫害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玉梅 陈辉

陈玉梅被打成重伤后在医院的照片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8-12-24:曝光沈阳市大东区伪法院的恶行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暴力绑架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陈玉梅,在滂江街陈玉梅家小区附近警察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得脑出血,昏倒在地,很多路人见证了警察的暴行。陈玉梅由于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七月四日晚在空军四六三医院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长安派出所警察迫害致死陈玉梅竟不思悔过,给社区人员施加压力,将陈玉梅的丈夫、女儿、女婿赶出车库,不让他

2008-12-24: 曝光沈阳市大东区伪法院的恶行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暴力绑架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陈玉梅,在滂江街陈玉梅家小区附近警察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得脑出血,昏倒在地,很多路人见证了警察的暴行。陈玉梅由于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七月四日晚在空军四六三医院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长安派出所警察迫害致死陈玉梅竟不思悔过,给社区人员施加压力,将陈玉梅的丈夫、女儿、女婿赶出车库,不让他们在那里居住、经营。

在上告无门的这种情况下,陈玉梅的朋友——大法弟子们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下午挂出“正告长安派出所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法轮大法好 信仰无罪”等条幅。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晚,长安派出所警察伙同沈阳不法警察绑架沈阳法轮功学员丛亮,二十多名身穿便衣的警察上楼砸门并蜂拥而入,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 机等大量私人物品,价值万元以上。丛亮患病的母亲被从出租房赶出,无人照料。警察同时在丛亮出租房内蹲坑守候,绑架了去丛亮家的沈阳法轮功学员吴乃英,刘廷秀,张清华。

沈阳市大东区伪法院于二零零八年十月末,对丛亮,吴乃英,张清华,刘廷秀,非法审判。丛亮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吴乃英被非法判刑四年,张清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刘廷秀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下午,沈阳大法弟子焦莲芳在路边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到大东区小东派出所的非法拘禁,四月二十日被非法宣布刑事拘留,并送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家属曾去几个律师事务所谘询,打算请律师,律师以收到上级关于蚁力神及法轮功的案子不能接的通知而拒绝。五月十二日,焦莲芳被大东区公安分局非法执行逮捕。七月十五日大东区伪法院非法开庭审判。开庭当天,家属去旁听也遭到无理拒绝,开庭不到十分钟草草收场。大法弟子焦莲芳曾被非法判刑二年。

沈阳市大法弟子孙宝昌,因制作真相资料,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初被沈阳市大东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还有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被大东区公安分局非法绑架的沈阳大法弟子司敏,于八月七日被沈阳市大东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七年八月大法弟子吕秉贵,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举报并被公安绑架,于九月末被沈阳市大东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六年,沈阳大法弟子刘永明因到北京上访,被沈阳市大东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让我们回顾一下二零零四和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四大法弟子王宏被大东区伪法院非法判四年,赵忠被非法判五年,刘华玉被非法判四年。

二零零五年:大法弟子王金平被大东区伪法院非法判八年,白敏被大东区伪法院非法判四年,关智勇被非法判刑一年;马会民被非法判刑五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4/192115.html

2008-10-25:罪行纍纍的沈阳市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 l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原长安派出所)不法恶警,九年多来紧跟邪党不遗馀力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东塔机场派出所(原长安派出所)罪行纍纍,逼迫得法轮功学员许志海一家三口流离失所多年,吴淑艳一家妻离子散,吴淑艳被非法判刑七年,老人、孩子凄苦度日;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东塔机场派出所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陈玉梅,是迫害致死陈玉梅的元凶。 二零零八

2008-10-25: 罪行纍纍的沈阳市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
l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原长安派出所)不法恶警,九年多来紧跟邪党不遗馀力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东塔机场派出所(原长安派出所)罪行纍纍,逼迫得法轮功学员许志海一家三口流离失所多年,吴淑艳一家妻离子散,吴淑艳被非法判刑七年,老人、孩子凄苦度日;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东塔机场派出所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陈玉梅,是迫害致死陈玉梅的元凶。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东塔机场派出所警察暴力绑架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陈玉梅,在滂江街陈玉梅家小区附近警察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得脑出血,昏倒在地,很多路人见证了警察的暴行。陈玉梅由于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七月四日晚在空军四六三医院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东塔机场派出所警察迫害致死陈玉梅竟不思悔过,给社区人员施加压力,将陈玉梅的丈夫、女儿、女婿赶出车库,不让他们在那里居住、经营。 仅相隔一个多星期,又继续行凶作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5/188488.html

2008-08-22:在奥运场馆不远处的虐杀 奥运前夕“法轮功真相联合调查团”发布“记者的北京镇压法轮功路线指南”(A Journalist's Walking Guide to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Beijing),为在京的媒体记者提供六城市奥运场馆附近的劳教所大量关押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资讯,以帮助国际记者了解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迫害。这本指南详尽的列出了

2008-08-22: 在奥运场馆不远处的虐杀
奥运前夕“法轮功真相联合调查团”发布“记者的北京镇压法轮功路线指南”(A Journalist's Walking Guide to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Beijing),为在京的媒体记者提供六城市奥运场馆附近的劳教所大量关押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资讯,以帮助国际记者了解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迫害。这本指南详尽的列出了七个劳教所,它们在北京、青岛、上海、天津、秦皇岛和沈阳市区内或郊区。

辽宁省沈阳市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九年的迫害中,一直上演着极血腥的迫害惨剧。
......
四、以奥运为名的迫害和虐杀

二零零八年五月下旬,中共政法头目周永康游窜到沈阳等地,密令在沈阳市抓捕五十名法轮功学员,五月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日三天,沈阳市狼烟四起,中共不法人员仅在东陵区一晚上就绑架了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现得知沈阳市近期被绑架的学员至少有四十多名。参与行恶的是众多公安、国安部门。

更令人发指的是: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女学员陈玉梅,遭到大东区长安派出所恶警暴力绑架、殴打致昏,于七月四日晚死亡,年仅四十八岁。四六三医院医生对陈玉梅家属说:这都是打的。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在滂江街陈玉梅自家小区附近欲强行绑架陈玉梅,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昏在地。当时有很多路人见证了恶警的暴行。七月三日晚九点左右,一辆110车来到陈玉梅家,叫家人到小区外的120车(是110给找来的)上去认人。家人确认是陈玉梅,人当时已昏迷不醒。车上人说病情非常严重,必须马上住院。这时110怕担责任,已逃之夭夭,据说是大东区长安派出所的,当时110车上有五、六个恶警。家人把陈玉梅送到四六三医院,当即被诊断为脑血管大量出血,必须马上手术。家人七拼八凑,凑到一万元手术费,开始手术。在抢救陈玉梅过程中,花费近二万元,本来生活就清贫的陈家雪上加霜。

经过四个小时的手术,陈玉梅被送到重病房,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时家人才看到陈玉梅的胳膊上、腿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在地上严重擦伤的痕迹。可见是被一番厮打后,才造成的脑血管大量出血。大夫说是打的,有的说是被拽倒造成的。陈玉梅于七月四日晚八点三十分左右含冤离世,遗体很快被火化。

在家人送陈玉梅去医院的过程中,这些惨无人道的恶警还不罢休,几辆110车同时把陈玉梅的家(小区车棚子)团团围住,一帮恶警不许家人出入,然后开始非法抄家,把法轮功书籍、光盘及电脑等私人物品非法抢走。

一个健康的善良人就这样在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内被邪党恶警夺走了生命。据家人说陈玉梅出去不到三十分钟便遇到了这场灾难。陈玉梅被迫害致死后,社区的人威胁说派出所要把陈玉梅的丈夫、女儿和女婿赶出去,不让他们在那里居住,凸现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灭绝人性的邪恶政策:“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目前,前往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讨公道的陈玉梅家人一直受到长安派出所恶警所长的拖延及威胁。

辽宁省的沈阳市其实也只是中共在全中国范围迫害法轮功的一个缩影。在中国,确实在各奥运场馆的不远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虐杀和酷刑随时都在发生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2/184533.html

2008-07-18:九年迫害,真相正大白于天下 ......沈阳陈玉梅近日被警察当街殴打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8/182333.html

2008-07-18: 九年迫害,真相正大白于天下
......沈阳陈玉梅近日被警察当街殴打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8/182333.html

2008-07-17:沈阳王欣被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绑架和非法抄家 2008年7月12日,星期六,家住沈阳大东区一中附近的大法弟子王欣(女,50多岁),外出时被恶警绑架。当晚,臭名昭著的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原长安派出所)去王欣家敲门,王欣80多岁老母亲开门,恶警闯入,非法抄家,甚么也没有找到,就拿走两本《转法轮》。当时王欣双手被铐,羁押在楼下的110车中。现王欣被非法关押地点不得而知。 东塔机场派出所(原长

2008-07-17: 沈阳王欣被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绑架和非法抄家
2008年7月12日,星期六,家住沈阳大东区一中附近的大法弟子王欣(女,50多岁),外出时被恶警绑架。当晚,臭名昭著的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原长安派出所)去王欣家敲门,王欣80多岁老母亲开门,恶警闯入,非法抄家,甚么也没有找到,就拿走两本《转法轮》。当时王欣双手被铐,羁押在楼下的110车中。现王欣被非法关押地点不得而知。

东塔机场派出所(原长安派出所)罪行纍纍,逼迫得大法弟子许志海一家三口流离失所多年,吴淑艳一家妻离子散,吴淑艳被非法判刑七年,老人、孩子凄苦度日。前几日,东塔机场派出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陈玉梅,过程中将陈玉梅迫害致死,但竟不思悔过。仅相隔一个多星期,又继续行凶作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7/182171.html

2008-07-10:沈阳法轮功学员陈玉梅被邪党恶警殴打致死 2008年7月3日晚,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女学员陈玉梅遭到大东区长安派出所恶警暴力绑架、殴打致昏,7月4日晚死亡,年仅48岁。四六三医院医生对陈玉梅家属讲说:这都是打的。 2008年7月3日晚,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在滂江街陈玉梅自家小区附近强行绑架陈玉梅,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昏在地。当时有很多路人见证了恶警的暴行。 2008

2008-07-10: 沈阳法轮功学员陈玉梅被邪党恶警殴打致死

2008年7月3日晚,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女学员陈玉梅遭到大东区长安派出所恶警暴力绑架、殴打致昏,7月4日晚死亡,年仅48岁。四六三医院医生对陈玉梅家属讲说:这都是打的。

2008年7月3日晚,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在滂江街陈玉梅自家小区附近强行绑架陈玉梅,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昏在地。当时有很多路人见证了恶警的暴行。

2008年7月3日晚9点左右,一辆110车来到大法弟子陈玉梅家中,叫家人到小区外面的一辆120车(是110给找来的)上去认人。家人到车上一看,确认是陈玉梅(女,48岁),人当时已昏迷不醒。车上人说病情非常严重,必须马上住院。

这时110怕担责任,已逃之夭夭。据说是大东区长安派出所的。当时110车上有5、6个恶警。家人便把陈玉梅送到四六三医院,当时就被诊断为脑血管大量出血,必须马上做手术,于是家人只好七拼八凑,凑到1万元手术费,开始手术。

经过四个小时的手术后,陈玉梅被送到重病房,人还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时家人才看到陈玉梅的胳膊上、腿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在地上严重擦伤的痕迹。从而可以看出是经过一番厮打后才造成的脑血管大量出血,当时大夫有的说是打的,有的说是拽倒造成的。

医院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抢救,仍不见一点好转,院方也没有了医疗方案。就这样陈玉梅于7月4日晚8:30分左右含冤离世。一个健康的善良人就这样在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内便被恶警夺走了生命。据家人说陈玉梅出去不到三十分钟便遇到了这场灾难。

在家人送陈玉梅去医院的过程中,这些惨无人道的恶警还不罢休,几辆110车同时把陈玉梅的家(小区车棚子)团团围住,一帮恶警不许家人出入,从而進行非法抄家,把许多大法书、光盘及电脑等物品非法抄走。

法轮功学员陈玉梅,为人憨厚、正直善良,她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却屡遭邪党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前后,陈玉梅曾被邪党人员绑架、关入洗脑班折磨,她绝食抗议,闯出了洗脑班。陈玉梅的丈夫也曾被非法劳教迫害。

这就是大法弟子陈玉梅的被害经过。这些恶警也许能逃过人间的法律,但绝逃不过天理的惩罚。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 邮编:110042
电话:024-88293317、24830645、24310385
所长:王乃庆 13842005586 副所长:徐玉元
指导员:李晓军 024-81960222

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024-88503258、24830645
沈阳市大东区检察院:024-8890093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9/181725.html

2008-07-29:陈玉梅、陈辉夫妇 辽宁省沈阳市48岁的法轮功女学员陈玉梅2008年7月3日晚七点半左右,出门不久,在滂江街自家小区附近遭到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暴力劫持、殴打致昏;晚上九点二十左右,长安派出所的几个恶警来到陈家,声称陈玉梅昏倒了,在门外的120救护车上,要求家人予以确认。陈玉梅于7月4日在空军463医院含冤离世。 在家人送陈玉梅去医院的同时,那些惨无人道的恶警把陈玉梅的家(小区车

2008-07-29: 陈玉梅、陈辉夫妇

辽宁省沈阳市48岁的法轮功女学员陈玉梅2008年7月3日晚七点半左右,出门不久,在滂江街自家小区附近遭到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暴力劫持、殴打致昏;晚上九点二十左右,长安派出所的几个恶警来到陈家,声称陈玉梅昏倒了,在门外的120救护车上,要求家人予以确认。陈玉梅于7月4日在空军463医院含冤离世。

在家人送陈玉梅去医院的同时,那些惨无人道的恶警把陈玉梅的家(小区车棚子)团团围住,一帮恶警不许家人出入,進行非法抄家,抢劫了笔记本电脑一台、DVD播放机一台以及几千元现金。

7月6日早上出殡回来,亲朋好友还没喝一口水,110警察就来抓陈玉梅的丈夫陈辉,亲朋好友就问:“犯了甚么法你们就抓人,你们有没有逮捕证?”他们无语,后来就走了。

7月11日,社区的人来说派出所要把陈玉梅的丈夫、女儿和女婿赶出去,不让他们在那里住。7月12日,长安派出所姓李所长说要整陈玉梅的女婿。

陈玉梅的家属去了东塔机场派出所(长安派出所),问询陈玉梅的死因,姓李的所长告诉家属说“不是车祸,是在江东小区出的事。”

陈玉梅、陈辉夫妇家住沈阳市大东区滂江街223号万泉小区,她与丈夫以经营东祥食杂店、看管车库维持生活。陈玉梅,为人憨厚、正直善良,她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却屡遭邪党人员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前后,陈玉梅曾被邪党人员绑架、关入洗脑班折磨,她绝食抗议,闯出了洗脑班。陈辉也曾被非法劳教迫害。

陈玉梅被迫害致死,邪党社区的人威胁说派出所要把陈玉梅的丈夫、女儿和女婿赶出去,不让他们在那里居住,凸现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灭绝人性的邪恶政策:“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9/183002.html

2008-07-15:沈阳一妇女遭非法抓捕2小时 脑重伤亡 (大纪元记者丁诚综合报导) 沈阳法轮功女学员陈玉梅于7月3日晚遭到长安派出所警察暴力抓捕,两个小时后,警察把昏迷不醒的陈玉梅扔给家人。陈在被送到医院急救后不治身亡,年仅48 岁。家人看到陈玉梅身上伤痕纍纍。医生对陈玉梅家属说:这都是被打的。 据明慧网报导,陈玉梅为人憨厚、正直善良,家住沈阳市大东区滂江街223号万泉小区(京福华肥牛对面胡同),她与

2008-07-15: 沈阳一妇女遭非法抓捕2小时 脑重伤亡

(大纪元记者丁诚综合报导) 沈阳法轮功女学员陈玉梅于7月3日晚遭到长安派出所警察暴力抓捕,两个小时后,警察把昏迷不醒的陈玉梅扔给家人。陈在被送到医院急救后不治身亡,年仅48 岁。家人看到陈玉梅身上伤痕纍纍。医生对陈玉梅家属说:这都是被打的。

据明慧网报导,陈玉梅为人憨厚、正直善良,家住沈阳市大东区滂江街223号万泉小区(京福华肥牛对面胡同),她与丈夫以经营东祥食杂店、看管车库维持生活。陈玉梅坚持修炼法轮功,曾于2002年被警察非法关入洗脑班,她绝食抗议,后来被释放。

2008年7月3日晚七点半左右,陈玉梅出门不久,在滂江街自家小区附近遭到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抓捕。警察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昏在地。当时有很多路人见证了警察的暴行。

晚上九点二十左右,大东区公安分局长安派出所的几个警察来到陈家,声称陈玉梅昏倒了,在门外的120救护车上,要求家人予以确认。家人到车上一看,确认是陈玉梅,陈当时昏迷不醒。车上人说病情非常严重,必须马上住院。

当时110车上有5、6个警察,他们把陈玉梅留下后匆匆离去。家人把陈玉梅送到空军463医院,当时她被诊断为脑血管大量出血,必须马上做手术,于是家人七拼八凑,凑到1万元手术费后,医院开始动手术。

经过四个小时的手术后,陈玉梅被送到重病房,人还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时家人看到陈玉梅的胳膊上、腿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在地上严重擦伤的痕迹。可以看出是经过一番厮打后造成的脑血管大量出血,当时医生也说是被打伤的。

医院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抢救,仍不见一点好转,院方也没有了医疗方案。陈玉梅于7月4日晚八点半左右含冤离世。整个抢救过程中花费近2万元,这对于本来生活就清贫的陈家,无疑是雪上加霜。

7月5日,社区人员来到陈家,给了100元钱,说是“慰问安抚”。

7月6日,陈玉梅的遗体被火化,出殡时天空下着细雨,很多邻里街坊都来送行。当天上午,2辆警用面包车和1辆黑色轿车停在离陈家不远处,下来一个身着便衣的警察,来到陈家,并对陈的丈夫進行盘问。

家属当面质问警察,引来不少群众围观。群众和家属对警察表示出强烈的不满和抗议,说陈家是公认的好邻居、好街坊,学了法轮功后身心受益,警察自知理亏,就走了。

随后,家属来到长安派出所询问当天的详细情况,警察的回答前后矛盾,连事发地点都说出两个不同的地方(东盛小区、江东小区)。
http://www.epochtimes.com/gb/8/7/15/n2191521.htm

2008-07-11:沈阳法轮功学员陈玉梅遗体已于七月六日火化 陈玉梅家住大东区滂江街223号万泉小区(京福华肥牛对面胡同),她与丈夫以经营东祥食杂店、看管车库维持生活。现陈玉梅的东祥食杂店附近有特务,已有法轮功学员被跟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181853.html

2008-07-11: 沈阳法轮功学员陈玉梅遗体已于七月六日火化
陈玉梅家住大东区滂江街223号万泉小区(京福华肥牛对面胡同),她与丈夫以经营东祥食杂店、看管车库维持生活。现陈玉梅的东祥食杂店附近有特务,已有法轮功学员被跟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181853.html

沈阳 大东区(第一、二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24)

2020-11-12: 沈阳市大东区前进派出所 沈阳市大东区观泉路258号3门 电话88273110

2020-09-13: 沈阳市大东区白塔社区 社区书记金萍  电话:18002461163
沈阳市沈北新区清水台镇泥宗珍、社区的张新萍  泥宗珍电话:13610815743,张新萍电话:13840559025

沈北新区虎石台镇 富城社区自称是网格员(姓关,女)的电话(电话号码024-89625599)

铁西区育工社区  育工社区原来管低保的姓韩的女工作人员(其电话:024-25732229)

2020-08-30:
白塔社区地址:沈阳市大东区天塔路27号。
邮编110041
社区书记金萍,电话18002461163
2019-08-20: 大东区政法委:024-24337062
大东区国保大队:地址:大东区大北关街36-2号,邮编110042
电话:024-88538659
电话2488502704、2488504537、2488538659
队长陶东新2488507349
孟某18640116026
队长乔毅
谢顺青15840408909
黄威15502402078
警察:郑云龙 王金一、张谨

2019-08-11: 和平区检察院: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新华路20号,邮编110005
电话:024-23381939
检察长:徐适
副检察长:郭岩
副检察长:赵凯 刑事申诉
副检察长:付玉平 侦查监督科
于江 :纪检监察室主任 负责纪检监察工作
孙爽 :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
董明:检察院正处级调研员
控申部门负责人:刘军宏 电话:31951565
案管:31951561
检察官:姜乐 郭燕南 于涛 孙春红 冯海 王心池 邓帅(曾是法轮功案公诉人)

沈阳市和平区公安分局: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民主路109号,邮编110001
电话:024-2352663723523556、23507464 23507572 23507446
王大海 副区长 党组书记 局长 2350746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4)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 邮编:110042
电话:024-88293317、24830645、24310385
所长:  王乃庆 13842005586 
副所长:徐玉元
指导员:李晓军 024-81960222
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 88503258、24830645
沈阳市大东区检察院:   8890093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8-08-12: 迫害陈玉梅致死的元凶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陈玉梅在滂江街自家小区附近遭到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原“长安派出所”)警察的暴力绑架,警察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得脑出血,昏倒在地,很多路人见证了警察的暴行。陈玉梅由于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七月四日晚在空军四六三医院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 东塔机场派出所是害死法轮功学员陈玉梅的直接凶手

法轮功学员陈玉梅被迫害致死已经一个月了,但元凶东塔机场派出所不但没给追究任何罪责,至今还肆无忌惮的迫害着法轮功修炼者。就在将陈玉梅迫害致死的一个多星期后,东塔机场派出所又继续作恶,用同样的方法将外出的大法弟子王欣(女,五十多岁)绑架。

从陈玉梅被迫害致死的前后经过来看,东塔机场派出所就是害死法轮功学员陈玉梅的直接凶手。

7月3日晚,东塔机场派出所的几个警察来到陈家,声称陈玉梅出车祸了,昏倒了。从常理看,假如陈玉梅出车祸了,昏倒了,被东塔机场派出所警察发现了,通知家属。这本身就不正常,出车祸了本应交通警察管理,肇事车辆在哪,假如肇事车辆逃跑,至少有目击者,交通警察大队至少有立案记载。从陈玉梅整个被迫害致死案的经过来看,交通警察从来就没有介入。从而断定,陈玉梅根本就没出车祸。所以说7月3日晚,东塔机场派出所的几个恶警来到陈家,声称陈玉梅出车祸昏倒了,就是一个骗局,是他们将陈玉梅殴打致昏后,慌忙之中编造的谎言。

事后很多目击者证实了东塔机场派出所警察当街绑架并殴打陈玉梅的暴行,很多居民议论: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一名中年妇女在滂江街遭到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警察的暴力殴打,昏倒在地。

当东塔机场派出所发现陈玉梅昏倒于车祸的说法漏洞百出后,就出尔反尔,自己否认了“发生车祸”的说法。后来,陈玉梅的女婿去东塔机场派出所询问李姓所长:“我岳母是怎么出的车祸”?李所长说:“不是车祸。”李姓所长拒绝回答陈玉梅出事的真正原因。

那么陈玉梅的真正死因是什么呢,从东塔机场派出所的前后所为中就可以清楚的得出答案。假如陈玉梅昏倒于街头,东塔机场派警察发现了,通知家属,事情到此警察的职责也就完事了,但事情的发展恰恰不是这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