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丹东 东港市 >> 张静 (张晶)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东港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5-16
案例分类: 劳教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掠夺钱财/经济迫害  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家庭关系被影响  冷冻  碼坐小凳/老虎凳/铁椅子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马三家劳教院(省女子教养院)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6-08-22:辽宁东港张静自述被劳教所和监狱折磨经历 一、修法轮大法一个月无病一身轻 我叫张静,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一个月后,我全身的多种疾病就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从此以后我的性情开朗、心情舒畅、乐观向上。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刚刚修炼不到十个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就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恐怖运动,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全国亿万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我也是其中一员。以

2016-08-22: 辽宁东港张静自述被劳教所和监狱折磨经历

一、修法轮大法一个月无病一身轻

我叫张静,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一个月后,我全身的多种疾病就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从此以后我的性情开朗、心情舒畅、乐观向上。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刚刚修炼不到十个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就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恐怖运动,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全国亿万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我也是其中一员。以下简述我遭受迫害的经历:

二、我被非法劳教迫害两年

二零零六年五月,我被恶警绑架,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遭奴役虐待,一直到二零零八年才获得自由。我的丈夫因不堪迫害,和我离婚。我的孩子心灵上受到极大伤害。详见明慧网报道辽宁东港市张静自述被劳教迫害经历。

三、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我再一次落入魔爪,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强行送进沈阳女子监狱,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被释放回家。以下是我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经历: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我与张迎红、刘品彤、王晶三位法轮功学员在给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时被坏人构陷举报,东港市前阳边防派出所警察将我们四人绑架。

张迎红价值十几万元的轿车在绑架现场被非法抢走,警察抢走了我们四人包中携带的所有现金,家中房门钥匙、车钥匙及若干真相资料。当晚,我们三人被非法隔离审讯(其中有当地“610”人员等)。

三月四日上午,丹东国保支队和丹东市公安局边防经济合作区分局、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派出所、合作区公安分局新港边防派出所及丹东浪头边防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闯入我们四人的家疯狂抄家。

丹东浪头派出所警察去我家非法抢走我一台手提电脑、一个U盘、MP3、MP4、MP5各一部,家中所有法轮大法书籍、大法师父讲法光碟、小喇叭半导体播音器、钉书器、部份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还有大约四千元现金及其它一些物品,都抢走。

三月四日下午,我们四人又被拉到丹东市公安局合作区分局刑讯逼供,刘品彤不回答警察的任何无理提问,拒绝一切签字,不配合警察的一切违法犯罪行为。警察把我们三人背铐坐在椅子上,把刘品彤单独带到一个屋子,三个便衣对刘品彤拳打脚踢十几分钟,揪头发、扇耳光,刘品彤头发被揪掉好多。警察一边暴打,一边用低级下流的语言侮辱她。而后将她按倒,让她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近一个小时,并说:“你将来被判刑的最重,因为你态度不好,我们不管你有多少光盘,就是没有,我们可以给你加上!”

三月四日接近傍晚时分,我们四人被劫持到丹东看守所,非法拘留37天。在非法拘留期间,警察不仅非法提审我,还采取诱供、骗供的手段,企图把我重判。警察还让我父亲和我儿子配合他们录音,然后放给我听,企图用亲情动摇我。

他们威逼刘品彤的儿子在他们编造的五页所谓的供词上按手印、签字。然后他们把这五篇所谓材料拿给我看,骗我说刘品彤儿子什么都说了。

提审我的前阳边防派出所副所长王占全和另一名警察,为了达到重判我的目的,采取欺诈的手段,假意说:“她们家车库的资料都快摞到屋顶上了,你替他们分担一些,别担心能给你加刑。”我并没有被他的谎言欺骗。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三十人挤在一个十多平方的监室里,睡在潮湿的地板上,人挤人,几乎都无法入睡。每天还要站轮班,长期睡眠不足,白天还被强迫干劳役,导致我血压升高,心跳加速,头痛,头发大量脱落,月经失调(九个多月不来月经),腰痛,手搓棉签累出了腱鞘炎。

搬到丹东新建的看守所后,每天都劳动强度更加超负荷,而且经常是同时干几种活,最多的时候同时干4种活。搓棉签、加工服装、做工艺品、加工纸制品等。活很重,伙食也非常差,经常是萝卜汤或咸萝卜,或土豆汤,外加一个馒头。一点咸菜,一个馒头就是一顿饭。早晨有少的可怜的粥,经常是碗底那么点。挨不到吃饭时就饿的不行,吃一袋子饼干好像是掉个枣在肚子里。不久我的胃就经常反酸水,胃部经只能饿着,一饿就受不了。由于长期超强度的劳役,我的腱疼病越来越严重。

每天我都完不成他们所归定的超强度奴工。完不成,每天都要受体罚,每天都要被罚站两个班(几个小时)。有一次我因为没搓棉签,去干零活,就被要求晚上多站一个班,而其他人不干活可以,但是法轮功学员不干就要被体罚。

有一次我拒绝站班,我说这是体罚,恶警管教就说:“你说是体罚,那就不用站班,也不用干活,你就坐着!” 强迫我总是一个姿势坐着,不让我挪动,他们用这种手段来折磨我。

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严重失眠。胳膊手麻痛,腰,颈椎僵硬、疼痛,眼皮肿得很厉害,人打不起精神。后来我的手拿针线干活儿时剧烈的颤抖,不听使唤,半天才能勉强缝上一针。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每天晚上我还继续被罚粘班。就这样每天从早干到晚,直到最后我走路都很困难。都走不动了。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被强行送近辽宁沈阳女子监狱迫害。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我与东港市一起被非法判刑的张迎红、刘品彤和周公清等四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劫持到辽宁沈阳女子监狱非法迫害,我被关押在监狱第四监区,监区利用包夹犯人每天逼迫我们坐小塑料凳看污蔑大法师父的书籍、录像,逼迫我们写罪恶的“四书”(他们叫认罪书、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不写就延长洗脑时间,长期不让睡觉(包夹也得陪着),我不写,包夹就把我棉衣脱了,把我床垫子也撤了,让我把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拿出来,不让我用。逼我每天坐在板凳上看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及书籍,一个月的时间,由于屋子太冷,地面凉,我的脚被冻伤了,裂口子,到现在还没好。

入狱后,我们白天被超强度的劳役迫害,每天晚上被强制洗脑被强迫坐小板凳看邪党央视新闻,每天看完邪党新闻,双脚麻木,不听使唤,身体都站不起来,因为站不稳,我的脚一下子扭伤了,急性挫伤,疼痛难忍。又因为我拒绝背监规又被罚站班,就这样,我的脚一直没有恢复,至今脚踝还有一个大包。

沈阳女子监狱当时的科长张露露威胁我说:“学习(洗脑)时间要是不够的话,就半夜十二点睡觉!”而且也不让那两个看我的包夹睡觉,让她们怨恨我。我因正念不足,身体承受不住,违心的顺从了邪恶。我对不起我们伟大的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我内心无比的痛苦!出狱后我已经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在邪恶的高压下我被迫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对不起我师父的所言所行统统宣布彻底作废!我一概都不承认,因为那是邪恶强加的!在此我再次声明所有我在邪恶的高压下被迫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对不起我们伟大师尊的所言所行特别是邪恶强迫我写的邪恶的“四书”全部彻底宣布作废!我决不承认!那是邪恶强迫、强加的!我坚修大法的心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我要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抓紧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入狱一个月我就被迫害得流血不止,监狱院门诊查出我患有子宫内膜增厚,子宫肌瘤、宫颈囊肿等,我被强行关进了医院。要我住院治疗,可是越治越严重,流血量越来越多,他们每次给我打针我的子宫及两侧都非常痛。

住院很长时间也不见好转,家里要求给我保外就医。监狱不但不放人,还向我父母索要医药费,骗我父母说我病情太重,监狱要送我到监狱外边的大医院去外诊手术。我父母信以为真,怕我病情严重,就急忙凑借了四千元送到了沈阳女子监狱。四千元钱骗到手之后,又说将我改为服药治疗。后来才知道那是他们向我父母勒索要钱使用的手段。

后来医院里又关进几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怕我与这几名法轮功学员接触,就不让我楼上楼下走动,再后来楼上楼下都有法轮功学员,我的行动范围就被他们规定的更小了。

最后把我和一个得了肺结核的犯人关在同一个病房,病房里面潮湿阴冷。我被关在这里以后,身体状态越来越不好,下身流血不止。就在这种情况下警察仍指使犯人看着我,不许我与其他新来的法轮功学员与刑事犯人讲话,不让别人知道我的病情,就是害怕把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给讲出去。

直到最后非法强加的刑期到期监狱才将我释放。释放回家后时间身体没有彻底恢复。而且我被非法关押迫害这几年我的父母身心也受到极大伤害。

以上是我遭受中共迫害的部份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2/辽宁东港张静自述被劳教所和监狱折磨经历-333351.html

2015-01-29:多人被迫害命危 辽宁女子监狱拒保外就医 …… 一、张静被隔离关押药物摧残两年多 流血不止仍被劫持 近日获悉,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张静在丹东看守所关押期间被传染上性病(可能是共用生活用品所致),流血不止。入监后一直被关在监狱医院的单间屋子里药物摧残,时间已长达两年多。张静身体受到巨大摧残,人已瘦弱不堪。 以下简述张静被迫害的事实: 张静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在东港市内给世

2015-01-29: 多人被迫害命危 辽宁女子监狱拒保外就医
……
一、张静被隔离关押药物摧残两年多 流血不止仍被劫持

近日获悉,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张静在丹东看守所关押期间被传染上性病(可能是共用生活用品所致),流血不止。入监后一直被关在监狱医院的单间屋子里药物摧残,时间已长达两年多。张静身体受到巨大摧残,人已瘦弱不堪。

以下简述张静被迫害的事实:

张静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在东港市内给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被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张涛为首与该分局下属的东港市境内的前阳边防派出所、新港派出所和丹东境内的浪头派出所的多名恶警非法抄家。恶警将张静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和十几岁的儿子非法拘禁,威胁、蒙骗老人和孩子配合他们伪造假口供、假笔录。

张静在丹东看守所关押期间,看守所的每个监室都关押二、三十人,其中有吸毒的、嫖娼的。在押人员晚上睡觉很拥挤,加上白天在押人员在监室里干活儿,室内卫生条件极差,很多人在关押期间都被传染上各种传染病。张静被强迫干超负荷劳役,每天从早到晚的劳役时间(除去吃饭的时间)在十三、四个小时,晚上还加班加点儿干很长时间。张静身体受到巨大的伤害。

同年六月二十八日,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以其非法伪造的假口供、假笔录,将张静非法起诉到振兴区检察院。假口供、假笔录共六卷,只许律师看两卷。同年八月十日,丹东振兴区法院又以假口供、假笔录将张静非法判三年零六个月。同年十二月十一日,张静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张静入监时查出,已被感染上严重的性病,下身还流血,辽宁女监与丹东看守所、丹东振兴区法院勾结,将张静非法收押,将她关在监狱医院单间屋子进行药物摧残,至今已两年多的时间,张静病情越来越严重,最后导致大流血,被拉到辽宁沈阳739医院去检查,查出张静被迫害致子宫肌瘤、子宫囊肿、子宫内膜增厚等多种病,张静被迫害的身体瘦弱不堪,但是辽宁女监一直不给张静保外就医。

张静因修炼法轮功,丈夫与她已经离婚,自己生活很困难。辽宁女监一直不断地向张静的七十多岁的父母索要“医药费”。老人把养老费都拿出来了,否则就停止接见。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张静父母去监狱看望张静,老人看到张静身体已经瘦弱不堪,心里难过至极!监狱警察趁机非法勒索老人四千元,说是给张静治病。此后至今三个月里,老人因身体状况和经济负担,一直没再去上看望张静,老人很担心女儿,多次给监狱警察打电话,想询问女儿的情况,一直没有人接电话。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9/多人被迫害命危-辽宁女子监狱拒保外就医-303586.html

2014-08-17: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名单(据不完全了解) 刘梅,被诬判13年,2002年11月入狱。 王春华,被诬判7年6个月,2010年8月入狱。 王福华,被诬判7年,2010年8月入狱。 张静,被诬判三年,2012年11月入狱。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7/郭运兰被迫害致偏瘫-辽宁女子监狱拒保

2014-08-17: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名单(据不完全了解)
刘梅,被诬判13年,2002年11月入狱。
王春华,被诬判7年6个月,2010年8月入狱。
王福华,被诬判7年,2010年8月入狱。
张静,被诬判三年,2012年11月入狱。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7/郭运兰被迫害致偏瘫-辽宁女子监狱拒保外就医-296117.html

2014-06-19:丹东国保支队与恶警杜国军的暴行 ...... 2、 酷刑折磨、构陷枉判刘品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东港市内张静、王晶、刘品彤、张迎红四名法轮功学员被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被劫持送到丹东看守所,四人被恶警孙亚军、王占全非法审讯逼供一整夜。 三月四日上午,恶警杜国军与邹德东带领指挥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丹东

2014-06-19: 丹东国保支队与恶警杜国军的暴行
......
2、 酷刑折磨、构陷枉判刘品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东港市内张静、王晶、刘品彤、张迎红四名法轮功学员被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被劫持送到丹东看守所,四人被恶警孙亚军、王占全非法审讯逼供一整夜。

三月四日上午,恶警杜国军与邹德东带领指挥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新港边防派出所(东港市内)、丹东市公安局边境经济合作区分局、丹东浪头边防派出所至少五个部门的恶警,交叉搭配,不出示任何证件证明,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晶、张静、张迎红家疯狂抄家抢劫。抢走大法书籍、资料、现金、各种物品、机器设备等,合计价值达八万多元。

三月四日中午,丹东市六一零操控丹东市公安局边境经济合作公安区分局(简称“合作区公安分局”)的恶警将刘品彤和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一起从看守所拉出去刑讯逼供。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拉到一个地方,大门口的牌子上写的名字是叫“商务边防派出所”。楼内大厅的墙壁上写的是“开发区分局”,就后证实是“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

刘品彤被单独带到一个屋子里,有三个便衣对刘品彤拳打脚踢,揪她的头发,扇她耳光,用脚猛踢她的腿。头发被揪掉许多,一口气暴打刘品彤十几分钟。刘品彤、张迎红、张静后被非法起诉判刑。八月十日,丹东振兴区法院与丹东国保支队合谋,对三名法轮功学员秘密判刑:张迎红被非法判刑七年;刘品彤被诬判八年;张静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9/丹东国保支队与恶警杜国军的暴行-293662.html

2013-03-17:2012年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 1、刘品彤、张迎红、张静被非法枉判三至八年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刘品彤、张迎红、张静、王晶四名法轮功学员给民众讲法轮大法真相时被构陷举报,遭东港市前阳边防派出所警察绑架。张迎红价值十几万元的轿车在绑架现场被非法抢走,抢走四人若干现金、家里房门钥匙、车钥匙等东西。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孙亚军、王占全当晚将四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丹东看守所

2013-03-17:2012年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
1、刘品彤、张迎红、张静被非法枉判三至八年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刘品彤、张迎红、张静、王晶四名法轮功学员给民众讲法轮大法真相时被构陷举报,遭东港市前阳边防派出所警察绑架。张迎红价值十几万元的轿车在绑架现场被非法抢走,抢走四人若干现金、家里房门钥匙、车钥匙等东西。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孙亚军、王占全当晚将四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丹东看守所非法审讯逼供一整夜。

三月四日上午,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丹东市公安局边境经济合作区分局、 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合作区公安分局新港边防派出所及丹东浪头边防派出所的恶警,非法闯入王晶、张静、张迎红家疯狂抄家,抢走各种私人物品与现金,合计价值八万多元。

三月四日中午,刘品彤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拉到丹东市公安局合作公安区分局刑讯逼供。刘品彤不回答恶警的任何无理提问,拒绝一切签字,不配合恶警的一切违法犯罪活动。恶警将刘品彤单独带到一个屋子里,三个便衣对刘品彤拳打脚踢十几分钟,揪头发,扇耳光,头发被揪掉许多。恶警一边暴打,一边用低级下流的语言辱骂她。后将她按倒,让她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近一个小时,并说:“你将来被判的最重,因为你态度不好。我们不管你有多少光盘,就是没有,我们可以给你加上!”

王晶被非法劳教被绑架关押半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刘品彤、张迎红、张静被非法起诉。在丹东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振兴区法、检两院依照丹东市公安局合作公安区分局非法伪造的事实与强加的罪名,给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八月十日秘密下判决,刘品彤被诬判八年,张迎红被诬判七年,张静被诬判三年六个月。

三人提出上诉。刘品彤的家人再次为其聘请北京律师王光琦做无罪辩护。丹东市中级法院与振兴区法院串通一气,维持冤判。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刘品彤在病危状态下,与张迎红、张静、周公清三人一起被劫持进沈阳女子监狱。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家人去监狱探望刘品彤遭恶警拒绝。有消息透露:在辽宁省的头目到沈阳女子监狱去检查工作时,刘品彤向他们揭露了自己遭受的迫害,而被加重迫害的。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7/2012年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271034.html

2012-09-13:遭非法判刑 辽宁丹东刘品彤等提出上诉 在辽宁丹东“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丹东振兴区法院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秘密对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刘品彤被诬判八年,张迎红被非法判刑七年,张静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三名法轮功学员已提出上诉。 据悉,刘品彤的辩护律师早在七月十七日,已就刘品彤控告振兴区国保警察对她进行刑讯逼供的事实,依法向振兴区法院申请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要求排除本案的非法证据。但是所谓

2012-09-13:遭非法判刑 辽宁丹东刘品彤等提出上诉
在辽宁丹东“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丹东振兴区法院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秘密对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刘品彤被诬判八年,张迎红被非法判刑七年,张静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三名法轮功学员已提出上诉。

据悉,刘品彤的辩护律师早在七月十七日,已就刘品彤控告振兴区国保警察对她进行刑讯逼供的事实,依法向振兴区法院申请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要求排除本案的非法证据。但是所谓法庭拒绝接受,强行继续非法庭审。八月十日,振兴区法院秘密下判决,将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绑架、抄家、抢劫、制造假现场

刘品彤、张迎红、张静、王晶四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在东港市前阳海燕机械厂附近给民众讲法轮大法真相时,遭丹东市振兴区江海街道新友居委会一组人员隋明珍(电话:04157157260)构陷,遂被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警察绑架。张迎红价值十几万元的轿车在绑架现场被非法抢走。搜身抢走四人若干现金、家里房门钥匙等东西。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孙亚军、王占全当晚将四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丹东看守所非法审讯逼供一整夜。

三月四日上午,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新港边防派出所(东港市内)、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丹东市公安局边境经济合作区分局、丹东浪头边防派出所等警察,闯入王晶、张静、张迎红家,疯狂抄家,抢走私人物品和现金等共计价值八万多元。恶警还伪造现场,然后拍照制造伪证。在张静家,刘品彤的儿子亲眼目睹了他们伪造的全过程。

三月七日前后,在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胁迫下,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在刘品彤家住宅小区门口,将刘品彤侄子价值四万九千八百元的面包车非法抢走,同时将刘品彤本人放在楼下车棚内价值三千元左右的电动摩托车非法抢走。恶警私闯刘品彤住房,抄家窃证无获。

“六一零”直接操控对刘品彤刑讯逼供

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劫持后,丹东市六一零直接插手迫害四名法轮功学员。三月三日晚,前阳边防派出所所长孙亚军、副所长王占全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讯逼供一整夜。因刘品彤不回答恶警的任何无理提问,拒绝一切签字,不配合恶警的一切违法犯罪活动。三月四日中午,丹东市六一零操控丹东市公安局边境经济合作公安区分局(简称“合作区公安分局”)的恶警将刘品彤和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一起从看守所拉出去刑讯逼供。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拉到一个地方,大门口的牌子上写的名字是叫“商务边防派出所”。楼内大厅的墙壁上写的是“开发区分局”,就后证实是“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

刘品彤被单独带到一个屋子里,有三个便衣对刘品彤拳打脚踢,揪她的头发,扇她耳光,用脚猛踢她的腿,头发被揪掉许多。恶警一边暴打,一边用低级下流的语言辱骂,打了约十几分钟,后把刘品彤按在地上,一恶警恐吓她:“你将来被判的最重,因为你态度不好。我们不管你有多少光盘,就是没有,我们可以给你加上!”

七月十七日,辩护律师第一次会见刘品彤时,刘品彤将自己早已写好的控告信交给了律师。她在控告信中提供了暴打她的三名恶警的形象特征:一个是白脸,四十岁左右,小眼睛;一个是队长郎某黑脸,四十五岁左右,也是小眼睛;另一个人不到四十岁,偏胖,有一颗虎牙,外地口音。施暴现场还有一个年龄稍大一些的人,是丹东市六一零的人。对刘品彤酷刑逼供是“六一零”一手安排的。

恶警构陷手段与事实

这些不法之徒对四名法轮功学员刑讯逼供、诱供的情况下,又强迫三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配合他们伪造假笔录、假口供、假现场。刘品彤十六岁的儿子胡轩明到张静家打听妈妈的下落,被恶警非法劫持、拘禁,强迫胡轩明配合制造假口供。

刘品彤的儿子被拘禁在张静家期间,亲眼目睹恶警强迫张静的老父亲亲笔照写恶警自己嘴里编造的假口供。

警察还诱骗张迎红的家人配合他们伪造假口供。

恶警对刘品彤实施暴力摧残,却未能拿到迫害的证据、在刘品彤住房内非法抄家,也没窃到“证据”,于是公开以张迎红的名义伪造假口供(讯问笔录)。对此,辩护律师指出:“不能排除张迎红被刑讯逼供或是诱供的极大可能性。”

刘品彤、张迎红、张静被非法秘判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刘品彤、张迎红、张静被非法逮捕,逮捕书上的签名是丹东市公安局边境经济合作区分局的恶警鲁冰与丹东市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的副所长王占全。

六月二十八日,刘品彤、张迎红、张静被振兴区检察院非法起诉。非法构陷起诉者是丹东振兴区检察院检察员张有利、朱文旭。七月四日在丹东振兴区法院非法立案。

七月二十七日下午,振兴区对刘品彤、张迎红、张静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审判长陶占华在草结庭审,称“改日再审等通知”。

八月十日,在丹东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丹东振兴区法院照例采取以往的流氓手段,秘密下判决,给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刘品彤被诬判八年,张迎红被非法判刑七年,张静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据悉,张迎红家人为了营救张迎红,被迫花一大笔钱托人打点办案人。振兴区法院办案人通过办事人威胁家人:不许请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只能聘请律师做量刑辩护。否则,张迎红不但不能释放,还要加重判刑。于是家人不敢聘请正义律师。但张迎红仍然被判重刑。

目前,三名法轮功学员已提出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3/遭非法判刑-辽宁丹东刘品彤等提出上诉-262735.html

2012-09-06:辽宁刘品彤等面临诬判 法官称是“上边指令” 辽宁丹东振兴区法院一名法官日前公开承认,要对刘品彤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并称这是“上边的指令”。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辽宁丹东振兴区法院对刘品彤、张静、张迎红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庭审前,振兴区中共公检法人员互相勾结,罔顾刘品彤等遭受刑讯逼供的事实,以各种手段阻止、干扰律师辩护,最后强行非法开庭。法庭没有当庭宣判结果,但事后法院法

2012-09-06:辽宁刘品彤等面临诬判 法官称是“上边指令”
辽宁丹东振兴区法院一名法官日前公开承认,要对刘品彤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并称这是“上边的指令”。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辽宁丹东振兴区法院对刘品彤、张静、张迎红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庭审前,振兴区中共公检法人员互相勾结,罔顾刘品彤等遭受刑讯逼供的事实,以各种手段阻止、干扰律师辩护,最后强行非法开庭。法庭没有当庭宣判结果,但事后法院法官陶占华称“一定要给刘品彤判刑”,并且声明说这是“上边的指令”,他是在执行命令。

张迎红、刘品彤、张静等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在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东港市边防派出所警察绑架,次日被非法抄家。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遭受刑讯逼供、诱供等迫害。家人、亲人也均遭恶警的非法逼供、诱供、财产掠夺等迫害。丹东振兴区浪头边防派出所、东港市新港边防派出所、前阳边防派出所的警察参与上述犯罪行径。

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丹东市公安局边境经济合作区分局的恶警鲁冰和东港市前阳边防派出所的副所长王占全在丹东振兴区检察院操控下对刘品彤、张迎红、张静非法批捕。丹东振兴区检察院又与其合谋,以其伪造的事实与罪名将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到丹东振兴区法院。

据悉在庭审前,刘品彤与张静的家人聘请的北京律师阅卷后,经过全面核实调查,证明丹东振兴区公、检、法起诉、判刑的事实与罪名全都是伪造、强加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证据;而且刘品彤的律师接到刘品彤本人亲笔写的揭露丹东恶警酷刑逼供的控告信。据此,律师在开庭前正式向振兴区法院提出了非法证据排除的书面申请。但振兴区法院拒绝核实相关事实,强行在七月二十七日非法开庭。当日没有宣布结果,只以“改日开庭”草结庭审。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上午,刘品彤的家人从抚顺市赶到丹东振兴区法院,找办案院长及法官陶占华,要求无罪释放刘品彤。陶占华推说开会,最后仅跟家人通了三、五分钟电话。陶占华在电话中称,一定要给刘品彤判刑,而且至少要判多少年,并且声明说这是“上边的指令”,他“是在执行命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6/辽宁刘品彤等面临诬判-法官称是“上边指令”-262453.html

2012-04-26:辽宁东港八名法轮功学员面临被非法起诉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辽宁省东港市六一零、公安局在二零一二年三、四月间,仅一个月就绑架、劳教、起诉判刑八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垮台即在眼前的最后时刻,这些人利令智昏,继续疯狂作恶。 一、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拘留 1、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东港市内张静、王晶、刘品彤、张迎红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至今不知姓名),在东港市前阳镇向

2012-04-26:辽宁东港八名法轮功学员面临被非法起诉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辽宁省东港市六一零、公安局在二零一二年三、四月间,仅一个月就绑架、劳教、起诉判刑八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垮台即在眼前的最后时刻,这些人利令智昏,继续疯狂作恶。

一、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拘留

1、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东港市内张静、王晶、刘品彤、张迎红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至今不知姓名),在东港市前阳镇向世人讲真相救人被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被送进丹东看守所(又叫丹东白房子看守所)非法关押。

三月四日上午,东港市公安局以张强、许警东为首的七、八个恶警,分别到法轮功学员张静和王晶家非法抄家。屋内均被翻个底朝天。大法书籍和其它物品,能拿的东西都给抢走了。在张静家抄家时,恶警还拎着摄像机在到处录像,还逼着张静的父亲和孩子对着摄像机镜头,按照他们的要求在屋里走,为他们迫害张静制造伪证据。刘品彤的儿子去张静家,遭恶警非法逼供。孩子说他没回答警察什么,却看到他们自己写了满满一大篇。写完后,强迫孩子在纸上面签字、按手印。刘品彤的面包车也被恶警给抢走,价值六万多元。有消息透露:东港市公安局正在利用这辆面包车做文章,捏造事实,构陷迫害刘品彤与其他法轮功学员。

三月中旬,刘品彤的侄子到丹东看守所要求接见刘品彤,被拒绝。四月十一日,刘品彤的姐姐从抚顺赶到东港前阳边防派出所,要求见人、放人遭拒绝。又到丹东看守所去看望刘品彤,看守所的警察以她姐姐没有家属证明,刘品彤没提供任何家属电话为由,不让接见,并拒绝提供刘品彤的任何信息。四月十三日,刘品彤的姐姐返回抚顺办理携带家属证明。四月十七日,刘品彤的姐姐携带家属证明的手续到看守所看望刘品彤,再次被拒之门外。

刘品彤被绑架之后,因不承认他们捏造的事实与罪名,东港市公安局正在到处找她的孩子,想用孩子来当诱饵,从孩子与家人身上打开缺口。为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中共打手费尽心机!

2、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下午,东港马家店镇双山村孙华、周公清、修桂香三名法轮功学员在向世人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举报,遭马家店公安所的恶警绑架,当晚就被关进丹东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孙华今年五十岁左右,家里的婆婆瘫痪在床。孙华至今仍关在丹东看守所,瘫痪在床的老人无人照顾。孙华的丈夫实在无奈,情愿用自己养家糊口的工资来抵押,只要能把孙华放回来就行,因为瘫痪在床的母亲没有孙华侍候不行。

法轮功学员周公清与修桂香今年均六十一岁。周公清家里丈夫脑瘤做完手术刚出院回家,周公清被非法关押,家里无人照顾。而且周公清本人炼功前血压很高,家人担心她被迫害,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二、王晶被非法劳教,张迎红被非法起诉判刑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左右,王晶家人去丹东看守所要求见人,看守所不让接见。只一个劲的要家人给存钱。三月底,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法制科与丹东市公安局法制处、劳动教养委员会合谋,以捏造的事实,将王晶秘密劳教一年,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四月初,东港市公安局以捏造的事实与罪名,将法轮功学员张迎红非法提交东港市检察院。家人已接到他们送来的逮捕书。

三、张静在遭绑架前与家人被东港市公安局、六一零构陷迫害的过程

二零一零年九月,所在锦江社区王淑坤逼迫张静转化,威胁她说 “不写,就叫你再进去(指劳教所)呆三年。”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东港市内锦江社区主任谭淑艳和另一主任吴某又到张静父母家去骚扰。次日上下午,东港市政法委副书记钟振福、宋小河二人连续两次到张静姐姐单位,勾结单位的局长给她姐姐施压,逼迫她姐姐胁迫他们转化张静。下午五点左右,钟振福、宋小河等人又直接去张静家强迫张静放弃修炼。张静父母和姐姐在反复遭受威胁的情况下,担心他们再次将张静送进监狱,就配合了邪恶。张静在其利用亲情折磨的手段迫害下,正念不足,担心会急坏了父母,就违心的妥协了。但是,张静心里非常痛苦、内疚,后悔自己顺从了邪恶,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六一零与街道也非常清楚张静心里根本就不可能离开大法。他们只是想要在张静身上做文章,一是来凸显自己的“成绩”,二是想利用张静当引线来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从此后,暗地里派人跟踪监视张静。因为王晶与张静在一起打工;刘品彤经常到张静家一起学法,就这样一起被跟踪了。

张静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以后,为了制止迫害,就将自己亲身遭遇的迫害在明慧网上曝了光(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发表的《辽宁东港市张静自述被劳教迫害经历》一文)。文章发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张静与刘品彤、王晶、张迎红四人就被绑架了。当时与她们四人一起去讲真相的另一位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也一起被绑架。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有记录,无论你的名字曝光还是没曝光,一个都不会落下。王立军与薄熙来目前的处境和周永康的失势以及大量的恶报事例与天灾人祸,这仅仅是上天对人的警示。更惨烈的悲剧还在后头。

时间稍纵即逝。在这决定你生命有无未来的紧要关头,法轮功学员再次诚劝你们:能够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将功赎罪。为身负血债的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继续给邪党卖命而葬送自己的一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6/辽宁东港八名法轮功学员面临被非法起诉-256234.html

2012-03-13:辽宁丹东“六一零”近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东港市内张静、王晶、刘品彤、张迎红等被绑架实情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东港市内张静、王晶、刘品彤、张迎红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东港市前阳镇向世人讲真相救人被前阳镇派出所恶警绑架。 三月四日上午,以张强、许警东为首的七、八个恶警分别到法轮功学员张静和王晶家非法抄家。屋内和厦子均被翻个底朝天。大法书籍和其它物品,能拿的东西都给抢走

2012-03-13: 辽宁丹东“六一零”近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东港市内张静、王晶、刘品彤、张迎红等被绑架实情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东港市内张静、王晶、刘品彤、张迎红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东港市前阳镇向世人讲真相救人被前阳镇派出所恶警绑架。

三月四日上午,以张强、许警东为首的七、八个恶警分别到法轮功学员张静和王晶家非法抄家。屋内和厦子均被翻个底朝天。大法书籍和其它物品,能拿的东西都给抢走了。在张静家抄家时,张静的父亲、儿子在现场。恶警还拎着摄像机在到处录像,还逼着张静的父亲和孩子对着摄像机镜头,按照他们的要求在屋里走,为他们迫害张静制造伪证据。

刘品彤被绑架一宿没回家,三月四日早晨,十六虚岁的儿子到处打听找妈妈,到上午十一点钟左右的时候,打听到张静家。进屋时看到恶警正在疯狂抄家,孩子吓的赶紧就往外走。恶警拽住孩子不让走,逼问孩子为什么到张静家,与张静家是什么关系,到这家来干什么,家住哪儿,在哪儿上学,等等。一个接一个的向孩子逼问。孩子害怕,不敢说是来打听妈妈的,只好说到她家来拿点儿菜。没想到孩子一句搪塞的话,却被他们说成是与张静的“暗号”,因此对孩子刨根问底。孩子看到他们凶煞的面孔,心里很害怕,几次要离开都被恶警给按住不让走,一个劲儿的向孩子逼供。孩子说他也没回答什么,可是却看到恶警在纸上写了满满的一大篇。写完后,强迫他在纸上按手印,不按不行。孩子没办法,只好顺从他们。

后来恶警又打电话将孩子的班主任老师给追来,问孩子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老师告诉了他们。恶警又到市内各个住宅小区的登记上查找核实。最后,老师给做证,才将孩子放走。

而且,恶警还对老师说:“以后我们有事还要找你。”

刘品彤家里只剩孩子一人。回来后连惊带吓,加上得知妈妈被抓,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因害怕再被恶警抓去不放,吓得不敢去上学,倒在床上又没人照顾。

参与迫害的部门目前所知,有东港市六一零(稳定办)、公安局国保大队、前阳镇公安所、边防大队等。目前四名法轮功学员均被关押在丹东白房子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3/辽宁丹东“六一零”近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254169.html

2012-03-05:辽宁东港刘品彤、张红、张静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2012年3月3日下午,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刘品彤、张红、张静等五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出去讲真相,被警察绑架。具体关押在哪儿还不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5/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53866.html

2012-03-05: 辽宁东港刘品彤、张红、张静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2012年3月3日下午,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刘品彤、张红、张静等五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出去讲真相,被警察绑架。具体关押在哪儿还不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5/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53866.html

2012-02-11:辽宁东港市张静自述被劳教迫害经历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刚炼仅一个多月的时候,我身体上的各种病都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而且从此性情开朗、乐观,心情舒畅。可是我修炼不到十个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就开始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二零零六年五月,我被恶警绑架,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遭奴役虐待,一直到二零零八年才获得自由。我的丈夫因不堪迫害,和我离婚。我的孩子的心灵受到伤害。

2012-02-11: 辽宁东港市张静自述被劳教迫害经历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刚炼仅一个多月的时候,我身体上的各种病都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而且从此性情开朗、乐观,心情舒畅。可是我修炼不到十个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就开始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二零零六年五月,我被恶警绑架,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遭奴役虐待,一直到二零零八年才获得自由。我的丈夫因不堪迫害,和我离婚。我的孩子的心灵受到伤害。

我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四日晚,我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去粘贴讲述法轮功真相的不干胶,被坏人恶意构陷举报,被东港市大东公安分局的恶警于宏伟、魏战胜等人绑架。他们强迫我在他们写的东西上签字,我不配合。当时的东港市公安局长叫赖建华,他连夜下批示逮捕我。我和另一同修被恶警送进东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天。关押三十天以后才允许家人接见我。但他们要求家属每次接见时,必须花一百元钱买他们的“接见餐”才可接见。所谓的接见餐有的都有馊味儿了,根本没法吃。关押期间,看守所勒索我“行李租用费”一百五十元。同年七月四日早晨六点三十分,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把我和另外三位法轮功学员秘密送往马三家劳教所。东港市公安局、法制科丹东法制处与丹东劳动教养委员会等部门合谋非法劳教我两年。

我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刚到马三家劳教所(恶党美名为“思想教育学校”),恶警利用被他们欺骗邪悟了的人来迫害我们,恶警指使他们给我们讲恶党欺骗他们时所讲的那些歪曲大法的歪理邪说,利用恐吓、欺骗、诱惑等手段逼迫我们放弃修炼、写“三书”。每晚十点前不让睡觉,强制我们看诬蔑法轮大法和诬蔑大法师父的电视录相及散布谎言邪说的录相,利用邪悟者组织看污蔑、歪曲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书籍;用这些东西给我们强制洗脑,而后再叫我们谈“心得”。有的学法不深的人就给欺骗了。也有的不愿再听、再看那些烂鬼说的话,违心的顺从了他们。不顺从他们、不“转化”的人,就给集中弄到另一个分队(严管队),或进行各种酷刑折磨(吊扣、高压电棍电击等),或下放普教大队。我看到有一名法轮功学员(不知姓名)被酷刑折磨得精神出现恍惚。

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每天剥大量的大蒜、燎荒、开荒、种植草莓、种植花草、往地窖里外抬放冬储菜、做纸花、做手工艺品、做军用服装、打扫劳教所办公楼的卫生、打扫监区卫生、收拾垃圾房(里面因为长期堆积浸湿的大蒜皮,发霉、发酵的气味熏得人恶心)、强迫打预防针(不打针就叫写对法轮功的知识、写检讨)等。强迫观看升邪党旗仪式;饭前必须唱歌颂邪党的歌曲;在操场上列队走、站排,喊口号;每天早晨要做老年健身操,要上“早课”。早课的内容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背监规、背邪党的“八荣八耻”、唱吹捧邪党的红歌、国歌、军歌等。早课期间恶警和犹大偷偷监视,到晚上就强制法轮功学员看洗脑录相,全是恶党污蔑法轮大法的谎言。强制法轮功学员穿劳教服。就连家属接见时,都要逼家属说侮辱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话,否则就不让接见。不许炼法轮功的家属接见。有一次我母亲和丈夫同去看我,当时主要迫害我的那个分队长叫张雪华,她就不许我母亲见我。后来找我问明母亲不修大法后才让接见。警察强制法轮功学员自己花钱高价买劳教服(所谓的队服),买他们的床单、被单等。

劳教所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考试,考试内容是叫法轮功学员回答他们捏造的污蔑法轮功的试题,考验那些被他们欺骗而放弃修炼的人“转化”的是否彻底。这样的考核每月都有一次。对坚定不配合、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专门给弄到一个地方用各种酷刑折磨。还恐吓其他人不许给说出去。

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大量的剥大蒜,有的法轮功学员的手被迫害得出现不同程度的腱鞘炎。而且冬天也没有热水洗澡、洗漱。除收拾垃圾房、身上恶臭、难闻进不去屋的时候,或者过年时允许洗上一次热水澡。我的手被迫害成严重的腱鞘炎,手无法正常握东西,日常生活、起居都不能自理,吃饭时连勺子都拿不住。而且越来越严重。就在这种情况下,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当时的三大队长王晓峰和一分队的队长黄海燕,把我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给转到当时的普教(普教大队干劳役最累)一大队二分队做军用服装。在紧张的奴役劳动中,我出现视力模糊、心律过速,经常感觉到心要跳出嗓子眼儿了。感到四肢麻木,直到有一天,我的两条腿感觉象木头一样僵硬、沉得抬不起来、向前迈不动步。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二零零八年我离开劳教所的时候。

亲人遭受的株连迫害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姥姥由于日夜牵挂、担心我,大病一场。还生了一种少见的痈疖,前后花了上千元也未见好转。丈夫说要花钱给我往外办,公婆不管,我父母拿出来六千元,结果钱被骗取了,恶警也不放人。二零零八年九月,因为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恶党谎言的毒害下,在迫害者的压力下,丈夫与我离了婚,给刚满十岁的孩子精神上造成极大的伤害。孩子从此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没有了以前那样开心,几十天的假期也不出家门,上课时精神恍惚,不知老师所言。

东港市六一零与锦江社区对我的迫害

我从劳教所回来时,身体不好,丈夫与我离了婚,我没有了生活的来源。姐姐帮我向街道申请办了最低生活保障费,恶党叫“低保”。以后,我家所在的锦江社区主任王淑坤等人多次打电话骚扰我和我的姐姐,以“低保费”要挟我,逼我写放弃修炼的“转化书”。威胁我:不写就不给生活低保费。我始终没有顺从他们。

二零一零年九月,王淑坤和另一街道主任两次到我父母家骚扰,并叫嚣:“不写,就叫你再进去(指劳教所)呆三年。”我父母亲非常害怕。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锦江社区的主任谭淑艳和另一主任吴某又到我父母家骚扰,次日上午,东港市政法委副书记、综合治理办主任钟振福和“六一零”(稳定办)主任宋小河又去找我姐姐单位的局长,局长叫我姐姐转告我,说他们(指钟振福和宋小河等人)必须要见我本人一面。并说如果我不“转化”就把我送进丹东看守所。当天下午这些人再次到我姐姐单位骚扰。下午五点钟左右,这些人又直接来我家骚扰,逼我表态。还有些参与迫害者的名字我不清楚。在邪恶的压力下,姐姐和父母承受不住,就逼我答应邪恶的要求。我当时被情带动,正念不足,就顺从了邪恶。我错了!我对不起伟大师父对我的苦心救度!我郑重宣布:他们逼迫我说的那些顺从他们的违心话彻底作废!我一定加倍努力,弥补损失。报答对我的慈悲救度。

二零一一年五月初,人们多次看到在我家楼下和楼内有可疑人鬼鬼祟祟,窥视去我家的人,还想迫害我。

前期遭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的所有媒体都对法轮功进行造谣污蔑,使不明真相的群众对法轮功造成很深的误解。面对这样的形势,我们决定到北京去上访讲真相,还我们师父与大法清白。七月二十二日这天,全国上下开始戒严,为了能够安全到达北京,我们没有买直达北京的火车票,而是买了去秦皇岛的火车票,再从秦皇岛换车到北京。就是这样,我们也没上去车,检票时被丹东警察给拦截了。在场的警察记下了我们每个人的真实姓名,并要走了我们每个人的火车票,谎称车票不拿出来就作废了,叫我们到东港市公安局领取他们收去的车票钱。那个时候打压刚刚开始,我们还不知道恶党领导下的这些警察的道德品质是那么的败坏,更不知他们的鬼花招儿。我们从丹东被他们拉回来,先拉到东港市公安局,而后又被送到当地派出所、花园派出所。在那里把我们关押了一整夜。直到凌晨三点钟让我们连夜写不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书”,我正念不足,就违心的向他们写了“保证书”被放回家(我已发表严正声明宣布彻底作废)。至今他们也没归还我们抢走的火车票钱,当时的火车票价是八十九元。

由于我在花园派出所挂了名,从此遭到恶人的不间断的骚扰。先是大东镇政府、政法委、“六一零”来了一帮人,要我谈谈对法轮功的“认识”。我没配合他们,只对他们说:“我保留我自己对法轮功的认识。”他们听我这么说就走了。迫害之前,我丈夫并不反对我修炼法轮功,而且还默默的帮我带好孩子,给我炼功提供了很大方便。而且由于我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家庭更和睦了。这次在他们走后我丈夫对我火冒三丈。因为我不放弃修炼,当时的锦江社区街道主任王桂兰、牟晓艳(现在被调到花园社区升任主任)和另一社区人员经常到我家或电话骚扰;当时的片警尹高峰(现任东港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到我丈夫单位和店里去骚扰。我丈夫在当地派出所、锦江社区街道和单位的多重压力下,因害怕再遭受他们迫害开始反对我炼功。为了逼我放弃修炼,撕毁了家中的大法书籍和录音带。父亲被恶人多次骚扰,胆囊炎多次复发。因为他们指使我丈夫看着我,不让我学法、炼功,病魔又开始折磨我。严重的神经衰弱和大脑严重供血不足等病使我的身体素质一天比一天差。

结语

其实,真正受恶党伤害的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特别是那些被恶党利用反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他们在无知中对大法与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大罪,使他们正面临极其可怕的未来,下场是极其悲惨的。我将自己遭受的迫害揭露出来,目地是让更多的世人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了解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早日退出邪党,脱离劫难。也希望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立即停止迫害,弥补损失,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可走的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1/辽宁东港市张静自述被劳教迫害经历-252926.html

2006-07-07:辽宁东港大法弟子被东港不法之徒非法劳教 被东港公安局不法之徒绑架的12名大法弟子如今只有葛洪有、刘志清、刘江、江志秋四人回到家中。史洪梅、赵福琴、张晶被送往马三家劳教所,于立文和鄂廷春被非法关押在丹东教养院,现东港看守所还有刘志云、张小平和孙永勤三名大法弟子。张小平正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7/132402

2006-07-07: 辽宁东港大法弟子被东港不法之徒非法劳教

被东港公安局不法之徒绑架的12名大法弟子如今只有葛洪有、刘志清、刘江、江志秋四人回到家中。史洪梅、赵福琴、张晶被送往马三家劳教所,于立文和鄂廷春被非法关押在丹东教养院,现东港看守所还有刘志云、张小平和孙永勤三名大法弟子。张小平正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7/132402.html

2006-05-16:辽宁东港市大法弟子江志秋和张晶被绑架 5月14日晚八点半左右,大法弟子江志秋和张晶在街里贴营救被非法关押的五名大法弟子的真相,被蹲坑的发现,大东公安分局把她们绑架到看守所,详细情况待查。 从4月末到今,东港已有七名大法弟子遭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6/127948.html

2006-05-16: 辽宁东港市大法弟子江志秋和张晶被绑架

5月14日晚八点半左右,大法弟子江志秋和张晶在街里贴营救被非法关押的五名大法弟子的真相,被蹲坑的发现,大东公安分局把她们绑架到看守所,详细情况待查。

从4月末到今,东港已有七名大法弟子遭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6/127948.html

丹东 东港市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18-07-12:丹东临江派出所:
电话区号:0415
地址:丹东市振五街21-4号 118000
王海斌住宅:2163330 手机:13841591159
单忠义 教导员 手机:15942509933 住宅:2821189
吴来鹏 副所长 手机:13942518851
关东 副所长 手机:13841526178住宅:3169688
甄宝祥 主管刑侦副所长13470085544
王丹 民警
于航 民警
李文凯 民警
张平 民警
卜卓 民警
丹东市国保支队:
地址:振兴区江城大街15号 118000
孙云涛 支队长 办公:2103101 住宅:3991555 手机:13942552111 虚拟:658811
王艳云 政委 办公:2103216 手机:13704255189 虚拟:655189
于德庆 副支队长 办公:2103232 住宅:3175188 手机:15941504156 虚拟:655171
黎祖荣 副支队长 办公:2103117 住宅:2876933 手机:13942530048 虚拟:655465
沙月霞 政治处主任 办公:2103440住宅:2143886 手机:13841593886 虚拟:655714
李德顺 办公室副主任 办公:2103278 手机:15941558850 虚拟:771031
王 琦 机动侦查大队大队长 办公:2103430住宅:399195 手机:13841516800
陆 阳 机动侦查大队副大队长 办公:2103430 住宅:4135959 手机:15941535959 虚拟:716056
毕克山 境外调研大队大队长 办公:2103382 住宅:3193435 手机:13841510055 虚拟:656080
刘冬梅 境外调研大队副大队长 办公:2103383 住宅:2552777 手机:13941568899 虚拟:655796
杜国军 反×教大队大队长 办公:2103392 住宅:3991350 手机:138425039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