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 >> 淮安市 >> 陈韶

男,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苏淮安市清河区富强三组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5-17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公司职员/生意人  拘留/绑架  监狱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郑红霞(郑洪霞) 陈韶
交叉列在: 江苏 > 苏州第三监狱(苏州监狱,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6-04-03:夫妻俩被非法判刑 江苏淮安郑红霞控告江泽民 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郑红霞女士和丈夫陈韶,曾在淮阴工学院附近开一间打字社维持生计。二零零八年九月,夫妻俩偶然接触到法轮功书籍,被真、善、忍的法理所折服,从此夫妻俩双双走入大法修炼中。 修炼后,郑红霞女士不仅曾患的妇科病、胃病、腿酸疼等疾病都好了,而且由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变成了个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夫妻、婆媳关系

2016-04-03: 夫妻俩被非法判刑 江苏淮安郑红霞控告江泽民

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郑红霞女士和丈夫陈韶,曾在淮阴工学院附近开一间打字社维持生计。二零零八年九月,夫妻俩偶然接触到法轮功书籍,被真、善、忍的法理所折服,从此夫妻俩双双走入大法修炼中。

修炼后,郑红霞女士不仅曾患的妇科病、胃病、腿酸疼等疾病都好了,而且由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变成了个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夫妻、婆媳关系也变得融洽,家庭和睦幸福了。然而,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实施的迫害政策下,郑红霞和丈夫却因做好人、讲真话而遭受非法判刑迫害。二零一五年六月,郑红霞女士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以下是郑红霞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遭迫害经过。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淮安市清浦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张师农、警察杨爱民及闸口派出所警察等到我所开的打字复印店内以复印法轮功资料为由强行绑架走我的丈夫陈韶,抢走我店内和家里的四台电脑主机(后还回三台)、U盘4个、MP3一个、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喷墨打印机、一台夏普高速复印机、多本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我在上班的店内无辜被淮安市清河分局“六一零”、国保大队大队长常书林和王建淮、许风等绑架到清河分局,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淮安市拘留所拘留十五天。

当时上午十点多钟,淮安市清河分局“六一零”、国保大队大队长常书林和王建淮、许风等进店就翻东西,王建淮拿出手铐,铐起我的双手,拽着我的头发,三个人连推带拉,店门都没关,就把我强行的塞到一辆黑色轿车内,还抢走了我店里和家里的多本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光盘等。

到清河分局后,许风拿着照相机,躲在办公桌下面趁我不注意时在偷拍,并叫我手伸出来取指纹,我问:“你们这样做,请拿出法律依据,你们这是在执法犯法。”他反而很凶地说:“我说你犯法,你就犯法。”并且连扇我两个耳光,硬拽我的手取指纹。我不肯,他就又是骂又是拖又是打耳光,接着又拽着我称体重,折腾了一个小时,王建淮来了说:“抓紧时间。”结果几个人一起动手,王建淮拿出手铐把我的左手铐上,把我拖倒在地,脚踩在我的身上,三个人硬扳着我的右手取指纹,然后又用手铐铐住我的右手,王建淮又把我的右手踩在脚下,硬扳着我的左手取指纹,然后又硬拽我的手,另外一个男警察给我强行取血。暴力取证后我被清河分局“六一零”、 国保大队送到拘留所。

第二天早上,犯人读监规,我没有读,犯人王海燕上来就打我的耳光。拘留所的警察上班了,柳干事把我叫出去,上来就打我两个耳光,问我为什么炼功?我说炼功是受宪法保护的、为了做好人而炼功,和她同时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男的戴眼镜的中年警察,手里拿着一根电棍,听了我的话他又给了我两个耳光,还踹了一脚,柳干事告诉犯人头子王海燕说:“看住她,不准她炼功,再炼功,一个一个上。”到了监室犯人头子王海燕真的就叫同监室的所有犯人轮流打我的耳光,脸被打肿了,眼被打青了,王所长来查看,看到这种情况竟然又重重的打了我两个耳光,领着一批警察走了,连续三天。后来就剩下警察和王所长见面找茬打我。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我上班,在店内无辜被淮安市清河分局“610”、国保大队大队长常书林和王建淮、许风等人绑架到清河分局,并对我店里、家里抄家,抄走多本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光盘及两台电脑主机(两台主机后已还回)等,当天下午就被绑架到淮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九天,又被绑架到淮安市扣留所约五、六天,后又被绑架到江苏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刚到劳教所就要换上犯人的衣服,我不换,劳教所的警察就指使四、五个犯人拽着我头发,捂住我的嘴(因我喊法轮大法好),令我几乎窒息,把我拖倒在地,强行把我的衣服扒光,那个警察还说如不换上牢服,就不给衣服穿,把光着身子的情形用摄像机拍下来。在去见负责我所待的监室的警察鄂萍时,由于我不立正,她就指使两个包夹拖、拉、拽对我使用暴力,白天在操场上,因我不做操,两个包夹又对我拖、拉、拽,我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就用脏抹布捂着我的嘴。回到监室休息的时间,别人可以坐,就我不给坐,站着,别人可以睡午觉,就不给我睡午觉,有一次我刚坐下,整个监室三、四十人,四、五个人蜂拥而上轮流上阵,对我拖、拉、拽、拧、用脚使劲踩我的脚(脚上的瘀青回家两年后才消失),这样的暴力连续数天,每天一回监室原本是休息的时间却成了我受折磨的时间,而且站着不能靠到任何东西,每天早上5:30起床,除了10分钟中饭和晚饭的时间可以坐,每天站18个小时,一直站到晚上11点才可以睡觉,脚、腿都站肿了,后来我站的实在受不了,就后背靠着床架,监室的犯人头子就又指使两个包夹强硬的拖、拉、拽我,不给靠东西,一天24小时三个包夹监视着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每个表情,包括夜里翻几次身等包夹都要记录在本子上第二天交给警察看,不准我跟法轮功学员说话、微笑,也不准监室里的犯人跟我讲话。每天都会被警察叫去辱骂并以扣分加期来恐吓。

三个月后开洗脑班,我不去,被四、五个犯人硬拖、拽,抬进洗脑班,在洗脑班上省劳教处处长唐国防领着几个警察企图用歪理邪说来转化大法弟子,不配合的大法弟子同样以扣分加期来威胁、恐吓,有一个警察就对我说过你如果不服从、不配合,将让你无限期的加期,让你永远也出不了劳教所的大门。我曾听到有一个警察对将要回家的法轮功学员说,你现在不写四书,不转化,就算你到了回家的日期,“610”的人会在门口等着你,将你送到洗脑班,直至你转化、写四书才可回家。

到二零一二年过年前,邪恶的洗脑班未能得逞,又对大法弟子们使用暴力,强制做广播体操,我不配合,两个包夹就一左一右架着我的手臂顺地使劲拖,鞋被拖坏了,裤子也磨破了,一整天下来,令我浑身酸疼,当时那些人就像疯了一样,每天一到操场上就上演这样的暴力直到年后还是如此,给我的身体和精神造成很大的伤害,每天浑身酸疼,难以入睡。

在被劳教的这一年里,我度日如年,身体和精神上受到极大的伤害,还经常的被抽血体检,随时都有被活摘器官的危险。

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下午淮安市清河区“610”、国保大队许风等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光盘、一台富士通上网本、一台惠普笔记本电脑。

我的丈夫陈韶,也在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3/夫妻俩被非法判刑-江苏淮安郑红霞控告江泽民-325793.html

2011-09-20:江苏淮安市被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沈洋、陈韶已于近期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0/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46902.html

2011-09-20: 江苏淮安市被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沈洋、陈韶已于近期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0/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46902.html

2011-07-05:江苏淮安市陈韶、郑红霞夫妇的遭遇 据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丈夫冤狱中 妻子又被非法劳教》一文报导,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江苏省淮安市北京北路黎明打字社的女主人郑红霞,被淮安市清河区“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类似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与清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此前,二零零九年三月,郑红霞的丈夫陈韶(音)已被淮安市清浦区“六一零”和清浦区公安分局

2011-07-05: 江苏淮安市陈韶、郑红霞夫妇的遭遇

据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丈夫冤狱中 妻子又被非法劳教》一文报导,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江苏省淮安市北京北路黎明打字社的女主人郑红霞,被淮安市清河区“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类似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与清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此前,二零零九年三月,郑红霞的丈夫陈韶(音)已被淮安市清浦区“六一零”和清浦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以复印法轮功资料为藉口绑架,并被中共清浦区法院在毫无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非法判刑三年,目前正在苏州监狱遭冤狱迫害。

《丈夫冤狱中 妻子又被非法劳教》一文已对陈韶(音)郑红霞夫妇的生活情况、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净化、高尚的道德品行等方面做了详细介绍,本文不再赘述,仅揭露和补充夫妻俩被绑架、迫害的部份事实。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郑红霞的丈夫陈韶被淮安市清浦区“六一零”、 清浦区国保大队队长刘某带着数名恶警在自家的门市部绑架,恶警抢去三台电脑、两台主机和复印机等私人物品。中共不法人员将陈韶(音)劫持后,对他非法开庭,并非法判刑三年。

陈韶开庭时,郑红霞这个文弱的女子,不顾清浦区法院法官冯建东等恶人的威胁、刁难,勇敢的走上法庭为自己的丈夫進行无罪辩护,讲述法轮功真相,将法官与检察官驳的无话可说。郑红霞的正义之举,极大震慑了中共邪党淮安“六一零”的恶人。这些恶徒从此将郑红霞视作眼中钉。

二零一零年七月,淮安市清河区“六一零”、清河区国保大队队长常书林带着王建淮等恶警在没有说明任何因由的情况下,将郑红霞绑架到清河区公安分局,由几名男恶警将她摁到地上,用脚踩着她的两只胳膊和腿强行照相、按手模,然后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郑红霞遭到恶警和犯人的多次殴打。

二零一零年九月,淮安市清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胁迫淮阴工学院解除与郑红霞的租赁合同,采用断电等卑劣手段妄图截断郑红霞全家的生计,逼迫她的打字社停业搬迁。经过郑红霞多次与淮阴工学院后勤处房管科的沟通和揭露事实真相,才得以维持至今。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淮安市清河区“六一零”、清河区国保大队队长常树林、带着王建淮等一群土匪样的恶警野蛮冲進郑红霞的门市部,翻箱倒柜到处乱翻,地上很快一片狼藉,土匪们抢走了两台电脑和大批真相资料,并将郑红霞绑架到淮安市看守所女监303室。在看守所,郑红霞被恶警用订桩的刑法虐待,二十四个小时不许她动,派人轮流看着。郑红霞始终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迫害形式,不断向监室的人讲真相,处处为别人着想,令在押人员都夸修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郑红霞被非法关押在淮安市看守所一个月后,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被绑架到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陈韶的父母都是已丧失劳动能力、需要人照料的七、八十岁的老人,儿子秋涵只有八、九岁,上小学三年级,夫妻俩先后无辜身陷囹圄,令一家生活顿陷困境,精神折磨更是令一家老小欲哭无泪、欲诉无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5/江苏淮安市陈韶、郑红霞夫妇的遭遇-243450.html

2011-02-22:江苏淮安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 至今,江苏省淮安市还有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清浦区法轮功学员沈洋,男,五十多岁,现被非法关押在洪泽湖监狱。 清浦区法轮功学员金雪,女,四十多岁,现被非法关押在南通劳教所。 清河区法轮功学员朱云霞,女,五十多岁,现被非法关押在南通劳教所。 清河区法轮功学员陈韶,男,四十岁,现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 楚州区法轮功学员周庆茂,男,三十多岁,未婚,

2011-02-22: 江苏淮安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

至今,江苏省淮安市还有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清浦区法轮功学员沈洋,男,五十多岁,现被非法关押在洪泽湖监狱。
清浦区法轮功学员金雪,女,四十多岁,现被非法关押在南通劳教所。
清河区法轮功学员朱云霞,女,五十多岁,现被非法关押在南通劳教所。
清河区法轮功学员陈韶,男,四十岁,现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
楚州区法轮功学员周庆茂,男,三十多岁,未婚,现被非法关押在大丰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2/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6649.html

2009-12-09:陈韶被非法判刑 庭长逼迫家人签字 江苏省淮安市清浦法院庭长冯建东对大法弟子陈韶非法判刑后,心怀鬼胎,不敢面对正气凛然的陈韶的妻子郑红霞,转而恐吓欺骗陈韶的大姐陈蓉签字。 2009年10月20日,江苏省淮安市清浦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陈韶。45天后,刑一庭庭长冯建东于2009年12月3日通知陈韶的大姐陈蓉,告知陈韶已被判刑三年,让她去法院签字。 陈韶的大姐陈蓉在12月4日下午叫陈韶

2009-12-09: 陈韶被非法判刑 庭长逼迫家人签字

江苏省淮安市清浦法院庭长冯建东对大法弟子陈韶非法判刑后,心怀鬼胎,不敢面对正气凛然的陈韶的妻子郑红霞,转而恐吓欺骗陈韶的大姐陈蓉签字。

2009年10月20日,江苏省淮安市清浦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陈韶。45天后,刑一庭庭长冯建东于2009年12月3日通知陈韶的大姐陈蓉,告知陈韶已被判刑三年,让她去法院签字。

陈韶的大姐陈蓉在12月4日下午叫陈韶的妻子郑红霞跟她一起去法院签字,郑红霞说陈韶没犯法,她不签字,并告诉陈蓉也不应该签。郑红霞还说,她在庭审时作了无罪辩护,陈韶智力健全,也轮不到家属签名。但陈蓉被冯建东在电话里威胁,吓得她一个人去法院签了她自己的名字。

陈韶的大姐陈蓉,今年42岁,顶父亲职在长途汽车站售票,丈夫邓清江,替人打工当驾驶员,18岁的女儿邓媛媛在淮阴商校上大学,一家三口住在淮安市清河区通四泉巷1号。陈韶的父亲陈辉,退休在家,老实、耿直。

清浦法院冯建东不通知陈韶的妻子郑红霞,也不通知陈韶的父母,反叫容易被恐吓的陈韶的大姐陈蓉去签字,企图将见不得人的违法判刑糊弄过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9/214124.html

2009-11-02:江苏淮安市清浦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陈韶 现提供江苏省淮安市大法弟子陈韶被非法庭审过程、辩护人的辩护词及陈韶的妻子从陈韶被绑架后到非法开庭前所遭受的不公正对待,在此曝光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11667.html#0911123315-1

2009-11-02: 江苏淮安市清浦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陈韶
现提供江苏省淮安市大法弟子陈韶被非法庭审过程、辩护人的辩护词及陈韶的妻子从陈韶被绑架后到非法开庭前所遭受的不公正对待,在此曝光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11667.html#0911123315-1

2009-10-23:郑红霞为夫做无罪辩护 法院百般刁难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上午,江苏省淮安市清浦区法院对大法弟子陈韶進行非法庭审。陈韶的妻子郑红霞出庭为丈夫做了堂堂正正的无罪辩护。 郑红霞是在法院公然拒绝提供起诉书、甚至拒绝告诉所谓起诉“罪名”的情况下,为丈夫陈韶辩护的。而在非法庭审之前及过程中,主审法官冯建东一直阻挠、威胁郑红霞,令人遗憾。 陈韶,男,三十八岁,淮安市清河区富强村三组人,二零零八年

2009-10-23: 郑红霞为夫做无罪辩护 法院百般刁难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上午,江苏省淮安市清浦区法院对大法弟子陈韶進行非法庭审。陈韶的妻子郑红霞出庭为丈夫做了堂堂正正的无罪辩护。

郑红霞是在法院公然拒绝提供起诉书、甚至拒绝告诉所谓起诉“罪名”的情况下,为丈夫陈韶辩护的。而在非法庭审之前及过程中,主审法官冯建东一直阻挠、威胁郑红霞,令人遗憾。

陈韶,男,三十八岁,淮安市清河区富强村三组人,二零零八年九月开始修炼大法。陈韶夫妻二人在淮安市区开一间复印店维持生活。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陈韶在复印店被清浦区国保大队张师农、杨爱民等及闸口派出所恶警绑架,若干大法书籍和资料、电脑主机、打印机、复印机等财物也被恶警抢走。随后邪党清浦区公检法对陈韶做出非法逮捕、起诉,均不通知陈的家人。

十月中下旬,陈韶的妻子郑红霞在得知陈韶已被非法起诉并随时都可能被诬判的情况下,到检察院和法院去了解情况,遭到无理拒绝;后郑红霞又提出亲自出庭为陈辩护,邪党法院虽然无法拒绝,但却不提供起诉书,甚至连是以甚么罪名起诉的都不告诉。主审法官冯建东甚至威胁:“到时『六一零’的人都要来旁听,你不要在法庭上谈法轮功的事。”郑红霞在没有起诉书和不知道确切罪名的情况下,准备了辩护词。

十月二十日上午八时三十分,郑红霞来到法庭,还没進审判庭,就在法庭的大门口被担任审判长的冯建东硬从手中抢走了辩护词。前来参加旁听的大法弟子,被法警以没有旁听证为藉口挡在门外。

非法庭审开始时,冯建东又一次威胁郑红霞说:“今天『六一零’的人都在场,不准你谈法轮功!”郑红霞不为所动,要回辩护词后,在多次受到法官的干扰下,以慈悲祥和的心态基本宣读完题为“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合法”的辩护词,其中对法律条文的精辟剖析、对中共恶党非法迫害法轮功真相的揭露以及对大法洪传世界盛况的披露,使在场的公检法、“六一零”人员以及旁听席上的高校法律系的实习生都得以听闻真相。法官、检察官此时已无话可说。

后来郑红霞说到:“我们虽然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对待,但我对法官、对法庭、对法律还是怀有信任的。”冯建东态度大变。大法弟子陈韶在法庭上也坚称:“修炼法轮大法合法,持有和制作大法资料合法。”

在法庭辩论结束时,郑红霞当庭劝法官、检察官化名三退,并劝在场监督的“六一零”、国保警察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场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场外的大法弟子一直在静静地发正念。期间虽有便衣警察拿着相机在偷偷拍照,但绝大部份大法弟子不为所动,直至非法庭审结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3/210946.html

2009-10-07:江苏淮安市新学员陈韶遭非法起诉 江苏省淮安大法弟子陈韶2009年4月13日遭恶警绑架抢劫,在九月上旬被淮安清浦检察院非法起诉。 陈韶,男,三十八岁,家住淮安市清河区富强村三组,2008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夫妻二人在淮安市北京北路开复印店维持生活。 2009年4月13日,陈韶在复印店内被淮安市清浦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张师农、杨爱民及闸口派出所恶警等强行绑架,同时抢走四台电脑主机、U盘4

2009-10-07: 江苏淮安市新学员陈韶遭非法起诉
江苏省淮安大法弟子陈韶2009年4月13日遭恶警绑架抢劫,在九月上旬被淮安清浦检察院非法起诉。

陈韶,男,三十八岁,家住淮安市清河区富强村三组,2008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夫妻二人在淮安市北京北路开复印店维持生活。

2009年4月13日,陈韶在复印店内被淮安市清浦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张师农、杨爱民及闸口派出所恶警等强行绑架,同时抢走四台电脑主机、U盘4个、MP3一个、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等,未给陈韶家人财物扣押清单。

4月18日,清浦国保大队通知陈的家人去在拘留通知书签字,并告知陈韶4月17日晚被送到楚州区看守所。陈韶妻子郑红霞拒签。几天后,清浦分局国保大队及闸口派出所恶警又去陈店内抢走理光数码复印机一台、爱普生激光打印机一台、喷墨打印机一台。同样,未做任何手续。

陈韶妻子郑红霞曾数次向清浦分局要人,清浦国保不理不睬。对陈韶的批捕、起诉,清浦公检法都没有依法通知陈的家人。

陈韶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后,陈妻郑红霞曾到清浦检察院公诉科询问,工作人员承认已办理此案,但拒绝透露办案人的姓名和电话号码。

9 月中旬,陈韶家人打电话到清浦国保询问,国保警察透露:陈已被清浦检察院起诉到清浦法院,再过一个星期就开庭了。随后陈妻郑红霞到清浦法院去索要起诉书,说陈是冤枉的,并表明要给陈请律师。负责此案的法官以起诉书已于十几天前给了陈韶为由,拒绝提供起诉书,连复印件也不给;并前后相互矛盾的说:“是不是冤枉的,要等开庭后才能知道。”“请多少律师也没用。”同时透露:开庭的具体日期未定。郑红霞询问其姓名和电话号码,法官谎称姓王,拒绝提供联系电话。后了解到此人叫冯建东。

9月下旬,郑红霞到清浦法院申请自己为陈韶辩护,10月1日前,清浦法院未给正式答覆。估计是为了确保中共“六十大庆”的“稳定和谐”,法院将此案推到“十一”长假以后再开庭。

请追查国际能关注此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7/209927.html

2009-09-22:淮安市清河区大法弟子陈韶被绑架迫害 陈韶,男,出生于1972年,家住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富强三组,个体,夫妻二人在市区开一打字复印店。因修炼法轮功(2008年9月开始修炼),于2009年4月13日在店里被淮安市清浦分局国保大队张师农、杨爱民、闸口派出所所长洪华等恶警绑架,同时被抢走电脑、大法书籍等。 09年4月17日晚,陈韶被淮安市清浦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送到淮安市楚州区看守所迫害,约三、四天

2009-09-22: 淮安市清河区大法弟子陈韶被绑架迫害
陈韶,男,出生于1972年,家住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富强三组,个体,夫妻二人在市区开一打字复印店。因修炼法轮功(2008年9月开始修炼),于2009年4月13日在店里被淮安市清浦分局国保大队张师农、杨爱民、闸口派出所所长洪华等恶警绑架,同时被抢走电脑、大法书籍等。

09年4月17日晚,陈韶被淮安市清浦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送到淮安市楚州区看守所迫害,约三、四天后恶警又去陈韶店里抢走复印机、打印机。直至现在陈韶仍被非法关押在淮安市楚州看守所。现在陈韶已被淮安市清浦检察院起诉至淮安市清浦法院,据淮安市清浦区国保大队透露:将于近期在淮安市清浦法院开庭。从批捕、起诉、直到目前快要开庭,均未通知家人。陈韶的家人到清浦检察院和清浦法院去询问开庭时间并索要起诉书,检察院和法院均不予以答覆,也不给起诉书,甚至连起诉书的内容也不给看;也不透露公诉人和主审法官的姓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2/208817.html

2009-06-22:江苏淮安市清浦区国保近期恶行 淮安市清浦区国保大队近期对大法弟子持续迫害,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先后对十多名大法弟子進行人身迫害。以下是部份案例: 唐玉梅,女,三十九岁。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被清浦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到清浦区浦南旅舍,遭酷刑折磨十二天后,被送到楚州看守所关押二十九天,后取保候审回家。 刘正福,女,六十八岁。于四月六日被清浦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到清浦区浦南旅舍,遭酷刑

2009-06-22: 江苏淮安市清浦区国保近期恶行
淮安市清浦区国保大队近期对大法弟子持续迫害,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先后对十多名大法弟子進行人身迫害。以下是部份案例:

唐玉梅,女,三十九岁。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被清浦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到清浦区浦南旅舍,遭酷刑折磨十二天后,被送到楚州看守所关押二十九天,后取保候审回家。

刘正福,女,六十八岁。于四月六日被清浦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到清浦区浦南旅舍,遭酷刑折磨七天后,被非法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后回家。

沙素云,女,七十四岁。五月二十五日上午,清浦国保大队杨爱民、闸口派出所所长洪华和片警到沙素云家非法抄家。然后将沙素云绑架至闸口派出所,先量血压,接着就非法审讯,强迫沙素云老奶奶挂牌子照相,强迫按手印,只到中午十二点才放回家。后又被非法传讯到清浦公安分局,有个姓王自称是政法委的,对沙奶奶進行非法审讯。清浦公安分局警察马尔华拿了一张劳教一年所外执行的通知书,强逼沙奶奶签字。

尹兰英,女,七十二岁。五月十八日上午七点,被恶警杨爱民、洪华等劫持到闸口派出所,一直审讯到下午五点才放回家。期间被强迫按手印、照相。五月二十五日清浦区政法委姓王的指使洪华将其绑架到分局非法审讯。后被强迫在劳教一年所外执行的决定书上签字。

张士兰,女,五十九岁;史守梅,女,六十八岁。五月十四日上午,杨爱民、洪华等人来到张士兰和史守梅家,進行非法抄家,并强行将张士兰和史守梅带到闸口派出所。已六十八岁的老年妇女史守梅。被年轻力壮的恶警洪华连扇几个嘴巴,还将其头发揪落了好多。对张士兰,洪华则破口大骂。还强逼她们按手印、挂牌照相。五月二十五日,又被非法传唤一次。六月上旬,张士兰被强迫在劳教一年的决定书上签字,因体检不合格,所外执行。史守梅也被逼在劳教一年所外执行的决定书上签字。

薛秀华,女,七十岁。六月九日上午被恶警杨爱民、洪华等绑架到闸口派出所。洪华对老人恶言相骂,并揪其头发;后因量其血压太高,才未敢过份迫害。最后被强行按手印、照相,只到中午才放其回家。

陈韶,男,三十八岁。夫妻二人在淮安市区开一家复印店维持生计。陈刚得法不久,于零九年四月十三日被清浦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四天后被非法关押在楚州看守所,至今已有两个多月,可能已被非法批捕,但未通知陈韶家人。恶警抢劫了陈韶复印店的四台电脑主机、一台复印机和两台打印机。

此外,还有几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受到清浦国保及派出所的不同程度的迫害。在此次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国保大队恶警杨爱民表现最为猖獗,几乎所有案件都是它出面办理的。闸口派出所所长洪华更是人性泯灭,对比其母亲还要大的多老年妇女破口大骂、大打出手,表现极其恶劣。

在此呼吁淮安市大法弟子正念锁定清浦国保大队及相关派出所的恶警,彻底解体其背后的邪恶因素,让恶人现世现报以警醒尚可救度的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2/203208.html

2009-05-16:江苏淮安地区被迫害大法弟子近况 最近江苏淮安地区大法弟子连续被邪恶迫害,看到《江苏真言》才发现由于我们的失误没有将一些同修的近期情况及时的反馈给明慧网,很抱歉。 陈宏柱在看守所十五天后已回到家中; 吴燕萍在双手被邪恶拷住的情况下,夜间走脱,据说和另一位大法弟子朱云霞一起离开,(朱云霞家中也被邪恶抄家)去向不明; 唐玉梅在洗脑班中说出同修刘正福、张士兰和史玉梅,现已回到家中不与

2009-05-16: 江苏淮安地区被迫害大法弟子近况
最近江苏淮安地区大法弟子连续被邪恶迫害,看到《江苏真言》才发现由于我们的失误没有将一些同修的近期情况及时的反馈给明慧网,很抱歉。

陈宏柱在看守所十五天后已回到家中;

吴燕萍在双手被邪恶拷住的情况下,夜间走脱,据说和另一位大法弟子朱云霞一起离开,(朱云霞家中也被邪恶抄家)去向不明;

唐玉梅在洗脑班中说出同修刘正福、张士兰和史玉梅,现已回到家中不与外界接触。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上午九点左右,淮安市清浦区公安局国保大队6名恶警闯入大法弟子张士兰家中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明慧周刊,并非法绑架了大法弟子张士兰、史玉梅,这两位大法弟子现被非法关押在清浦区闸北派出所。

刘正福由于无法忍受邪恶三个小时的老虎凳,被迫说出了新学员陈韶陈韶仍被邪恶非法关押在楚州区看守所;

张世兰和史玉梅于五月十四日晚上回到家中;沈洋被邪恶迫害一事,邪恶将在五月十九日下午淮阴区法院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6/200948.html

淮安市联系资料(区号: 517)

2019-07-28:
江苏省淮安市清浦公安分局闸口派出所地址:
淮安市清浦区承德南路88号。
电话:0517-83987288
2018-12-10:淮安市清江浦区法院:地址:淮安市清江浦区健康西路180号,邮编223000
院长颜赤(女)
副院长朱希军(新闻发言人)
副院长任玉虹(分管执行工作)(女)
副院长黄波
副院长金琴
副院长高嵩
纪检组长宋爱国
党组成员王炳连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江兴安
审委会专职委员方向(女)
工会主席汪建勇
执行局局长薛同忠
执行局副局长姚向东、杨海清
执行局实施二科副科长薛兆
审判委员会委员、少年家事庭庭长吴然
清算和破产庭庭长花苗(女)
民事速裁庭副庭长许曙芹(女)
商事速裁庭负责人杨新红
诉讼服务中心主任林晓军
监察室主任刘晓军
审管办副主任蒋同一
法警大队长王伟平
法警大队教导员仲蓝蓝
行装科王燕
速裁庭陈苗青、石中玉
执行局商东雷
少年家事庭戚迎霞
刑一庭冯建东
行政庭方卫东
执行警察龚德
法官:蔡宏志、王捷
法院执行110:18005238986、0517-83589110

2017-07-09: 相关人员:邮编:223000
江苏省淮安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刘必权
江苏省淮安市委610办公室主任、公安局副局长:杨林(女)
江苏省淮安市检察院院长:黄国梁 副院长:许海沐
江苏省淮安市法院院长:颜赤(女)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长:张笑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区委书记:仲风笔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政法委书记:李海波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公安局局长:杨忠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公安局政委:张波
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张洪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高研生

2016-11-10: 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深圳路22号  邮编223000
局长:刘必权 0517—83120001
党委副书记:初晓 13813319999 0517—83120002
副局长610 主任:崔健  13505234000 0517--8312000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17)

2009-12-09:
清浦法院
院长杨小平    0517-83189901
副院长张万全   0517-83189902

清浦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房清生 0517-83189963

王新阳    0517-83589288
刑一庭冯建东  0517-83589275
接待电话:  0517-83589242
接待手机:  0517-86080309

清浦国保 杨爱民0517-83280035

2009-10-09:
淮安市清浦检察院起诉科科长 房清生 办0517-83189963 宅0517-93930038
淮安市清浦检察院院长 杨小平 办0517-83189901
淮安市清浦检察院副院长 张万忠 办0517-83189902
淮安市清浦法院院长 王新阳 办0517-83589288
淮安市清浦法院刑一庭法官 冯建东 办0517-83589276
接待电话:0517-83589242
接待手机:0517-86080309
清浦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张师农
杨爱民0517-83280035
清浦公安分局闸口派出所所长 洪华 13861575656





淮安市清浦检察院
起诉科科长 房清生 办0517-83189963 宅0517-93930038
淮安市清浦检察院院长
杨小平 办0517-83189901
张万忠 办0517-83189902

淮安市清浦法院
院长   王新阳  办83589288
刑一庭 冯建东 办83589276
资料提供人:大法弟子郑红霞(陈韶的妻子)  联系电话:0517-8364125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