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 >> 刘丽萍(刘丽平,刘利萍)

女, 60
出生时间: 1957-04-08
个人情况: 大庆石油管理局教培中心教师(大庆市34中学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庆市方晓楼区
迫害情况: 2005年9月7日在鹤岗市被向阳公安分局绑架后,一直非法拘押在鹤岗第一看守所,现在已8个多月. 被非法判刑4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10-15
案例分类: 技师/大学/大专  大学教师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大庆市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5-08:黑龙江依兰县刘丽萍在北京被绑架 2017年5月5日下午,黑龙江省依兰法轮功学员刘丽萍和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去已在北京定居的儿子家,护理5月中旬将要临产的儿媳。晚上七点左右在哈东火车站上火车安检时,被站前铁路派出所搜出一本《转法轮》,被站前国保大队绑架。晚上11点多钟,由哈东站国保大队三个警察将其夫妇押解到依兰县五国城派出所时,已是5月6日凌晨三点多钟,伙同依兰五国城派出所两个警察去刘丽萍

2017-05-08: 黑龙江依兰县刘丽萍在北京被绑架

2017年5月5日下午,黑龙江省依兰法轮功学员刘丽萍和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去已在北京定居的儿子家,护理5月中旬将要临产的儿媳。晚上七点左右在哈东火车站上火车安检时,被站前铁路派出所搜出一本《转法轮》,被站前国保大队绑架。晚上11点多钟,由哈东站国保大队三个警察将其夫妇押解到依兰县五国城派出所时,已是5月6日凌晨三点多钟,伙同依兰五国城派出所两个警察去刘丽萍家进行非法抄家,抢去七、八本《转法轮》。又把刘丽萍夫妻二人拉回到五国城派出所关押。5月6日刘丽萍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下午二点五城派出所把刘丽萍送往哈市拘留。刘丽萍的丈夫于5月6日下午回到家中。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8/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7264.html#175805338-3

2017-04-01:八次被绑架 英语女教师两次遭冤狱摧残 黑龙江省大庆市刘丽萍女士原来是一个有名的药篓子,修炼法轮大法让她获得了新生,她用大法的法理指导教学,成绩显著,受到领导和家长的好评。由于坚持真理,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八次被绑架,两次冤狱,在中共的黑监狱里被开飞机、泼冷水、锁地环、铁椅子、打毒针、支眼皮等,受尽酷刑折磨。 以下是刘丽萍自述自己遭迫害事实: 一、大法给予新生 无病一身轻

2017-04-01: 八次被绑架 英语女教师两次遭冤狱摧残

黑龙江省大庆市刘丽萍女士原来是一个有名的药篓子,修炼法轮大法让她获得了新生,她用大法的法理指导教学,成绩显著,受到领导和家长的好评。由于坚持真理,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八次被绑架,两次冤狱,在中共的黑监狱里被开飞机、泼冷水、锁地环、铁椅子、打毒针、支眼皮等,受尽酷刑折磨。

以下是刘丽萍自述自己遭迫害事实:

一、大法给予新生 无病一身轻

我是黑龙江省大庆市第三十四中学英语教师刘丽萍,六十岁。我在一九九七年五月十二日幸得大法后,我身体八大系统、十二种疾病不翼而飞。以前我在单位经常给指标假期出去疗养,是单位有名的药篓子,中医、西医、偏方看个遍,家里到处都是药,可是都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学法轮功后我象恢复了青春一样。

我家住六楼,九十二个台阶,我在炼功前要走一百四十八步,迈一步歇一下,因为我的右腿骨质增生半月板损伤,加上风湿,上厕所都难以蹲下。我学炼法轮功两个月后,上楼只用四十八步,一步三个台阶,健步如飞,无病一身轻,我心情特别愉悦,有使不完的劲。单位领导同事和学生们看到我惊人的变化都很吃惊,无不赞叹大法的神奇。

二、师生都在大法中受益

我按真、善、忍大法做好人、更好的人。比如学校室内厕所便池由白变黄擦不出来,我就用一桶盐酸水,一点一点用铁刷蹭了一中午,把我累得满头大汗,真丝衫整个前襟被盐酸烧了很多洞,厕所擦得洁白。从此我班级的学生主动抢着打扫学校三个大厕所,免去了政教处分担区的工作。每次下大雪再也不用政教处分担区,我班级学生全包了。等教师早晨上班,学生都打扫完了,政教处主任说:“如果都炼法轮功,都不用我这个政教处主任了”。

当学生们也按大法修炼自己时,学生有心法的约束,学生发生了多方面全方位的变化。如学生回家抢着干家务,认真完成各项作业,不用家长操心。开家长会时,家长们早早来不愿离去。他们说:“刘老师,你是用啥方法把孩子教育的这么好?”我说:“是大法改变了我和孩子们,我有啥灵丹妙药啊,孩子们桌堂里都有大法书,不妨你们拿回去看看,什么人在大法面前都会改变,都会受益”。家长们很赞叹,有的至今还坚持修炼大法。

我们单位是全封闭流动管理制,每晚就寝,都要值寝老师管理,要求检查,可我班级男女两个大宿舍,学生下了晚自习快速洗漱后,就由寝室长组织大家炼半小时静功。由于我带头和学生比学比修,班级学生的变化惊人,学生的听课状态和作业认真程度,令任课老师赞不绝口。每人轮流当周班长,全面培养学生的实际能力,每周末班会都是学生周班长自己到前面总结,学生各个象小老师一样,我们成了素质教育特色班级。经常有校领导、老师、学生们轮流到我们班观光交流,为此我们单位成了市里特色学校,校长也到市里披红戴花。

我们班级学生自编自导自演的大庆三十四中学从低谷走向辉煌的小短剧、配乐诗朗诵《我们的变化》,两次荣获学校和油建公司上万职工的二级单位奖励。每年年末班级都搞一次《轻松驿站》活动,学生拿出自己最美好的创意。我把大学校园里因炼法轮功的巨大变化及时交流给学生们,对学生修炼比学比修影响很大。

英语系招收十二个研究生,其中有九人推荐,这九人全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开智开慧在我们班得到了见证。我们班级是二流尖子班,到年末正常能流动到一流尖子班的,只有一至二名学生,可班级学生学法轮功后一次流动十七人,引起学校和家长的震惊。

我的家庭也很幸福,丈夫是油建技校的中层领导,多才多艺、才貌双全。孩子是考重点中学的第一名。我多次被评为教学能手,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五好家庭和三八红旗手。大法福益了我的全家和我周围的一切环境。

三、迫害突来

然而,一九九九年这场残酷迫害,改变这美好的一切,学生失去了好老师,孩子失去了母亲的关爱。我因坚持修法轮功,八次绑架,两次判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摧残八年。屡次被坐老虎凳等多种酷刑折磨、多次被强行灌食,最长一次被灌食八十四天,我每天挣扎在死亡线上,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这些年家人在极其痛苦、恐惧、煎熬中承受着巨大压力,在随时失去亲人的担心中艰难度日,经济上遭受巨大损失,美满幸福的家庭破裂。在一次次酷刑中我能活到今天已经是个奇迹,使我有机会能揭露迫害,下面是我遭遇多次酷刑的亲身经历。

四、邪恶的洗脑班

第一次洗脑班,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四日至二十九日,大庆市教育培训中心在大庆市供电技校办洗脑班。当时我正在教室给学生上课,教培中心的领导来找我,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他说:“炼就跟我们走一趟去开个会吧!”。我就这样被骗到了洗脑班。洗脑班全封闭不让回家,两个包夹不离身,教培中心领导轮流值班,每次办班十人,每天每人强行扣二百七十元,教培中心领导三十人在这吃饭,每顿饭都八个菜,每餐必有大虾和螃蟹等海鲜, 我们每个学员被勒索押金五千元至一万元,洗脑班结束也不给返钱。教培中心领导有:书记李庚成,主任王贵忠、杨可允,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王屹立(洗脑班主要负责人)、副主任从冠新。

第二次洗脑班,在二零零零年元旦过后,十九天。王屹立告诉我们:“只要中央开两会就把你们搂起来,就把你们兜掏空。”还是每天每人强扣二百七十元,勒索我们的钱供三十多领导和工作人员吃喝。因我炼功把我优秀教师拿掉。绑架在洗脑班十九天,勒索我五千一百三十元,不给收据。我们要收据,最后给个白条。我看到管伙食的人偷偷在楼外窗下把买菜的票据烧了,我们的钱去处不明,即使每天吃饭三桌也花不了二千七百元。

改变不了我的信仰,洗脑班领导商量要把我绑架精神病院,我大声喊:“你们要绑架我,我就上明慧网曝光,让全世界都知道大庆教培中心迫害法轮功多邪恶!”他们吓的没敢绑架我。但是后来洗脑班把同修李淑琴劫持到精神病院。把三厂的金同修绑架劳教,还造谣说白同修要剖腹找法轮,还上报,1400例就是这样炮制出来的。

五、三次进京上访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四日我和其他九位同修一起进京上访向国家领导人说明法轮功真相。我们在金水桥看到警察,把我们拉到北京前门公安局。到那登记,警察知道单位后,要挟单位领导带九万块钱把我们同单位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接回去,不拿钱不放人。领导把我们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四月十七日被绑架到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我遭受了开飞机等酷刑, 因炼功戴双械具,逼迫跑镣子。我被迫绝食八天,关押小号五天。从小号出来,警察胡永红非法提审。我被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第二次进京上访被绑架,在北京房山公安分局101报警组四天,房山公安分局的队长因我不报姓名,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不停的往铁卷柜上撞几十下,还打嘴巴子,我被打的头晕目眩。两天两夜不让喝水吃饭。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我又去北京上访再次被绑架到房山公安分局看守所,关押十七天,我因绝食被释放。

六、弯腰用手扳着脚镣走 汗水不停地流 后背血肉模糊

二零零零年六月一十八日,我在大庆市政府门前炼功被绑架, 被关押三个半月。先是在红卫星派出所被酷刑坐二十小时的铁椅子。又被绑架到大庆第一看守所,因绑架七百多学员,我被关押到林甸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为了不让我炼功,给我铐上钢轨脚镣,有五十斤重,戴着脚镣让我走圈儿,弯腰用手扳着脚镣走,嘴几乎挨地上。每迈一步都要使尽全身的力气,汗水滴答滴答不停地流,每走一小步顶多能挪动二寸,在太阳的直射下,后背上晒的都是大泡。月经来了也不给纸,只好任其流。

早晨七点就把我们撵出去走圈儿,下午四点才让回去,我们被戴着沉重的手铐脚镣逼着走圈;如果不走,狱警就用“小白龙”猛劲抽后背,一抽大泡破裂血肉模糊,疼痛难忍,头晕目眩,全身酸软,痛苦无比。

就是这样他们还不放过我,又把“死人床”抬来了,这种床是四角有固定的铁环,一头有勒脖子的皮带,中下方有一个饭盆大的圆洞,是接大便用的。所长姜连弟说:“刘丽萍,马上叫你上死人床,一上就是半个月,躺着不能动,大小便你可以不用起来直接往盆里便”。屋里犯人坚决反对,犯人李百荣说:“姜所你把这床放房屋里,我们还怎么呆呀?”然后他们把床抬走了。

所长姜连弟对犯人李百荣说:“如果刘丽萍再炼功,我给你发一把钳子,你用钳子掐她的大腿里子。”还说:“刘丽萍你再炼功,我就让你到外面的大厕所撅着闻味。”大厕所里边有很大的蛆虫。之后我又被戴一米多长的支棍,很沉,和叫崔玉波的法轮功学员两个人戴一起,如果走不对腿就能别断。一手铐到脚脖的铁棍上,一手拄腿上逼着我们到外面走圈。把膝盖上面的肉都拄熟了!

看守所给我们吃猪食一样的苞米,咸菜里有大死耗子,喝的汤是刷锅水。无法想象地狱般的环境,每天打人的惨烈叫声不断。我被打得脸都黑了,血溅一墙。把我的牙膏牙刷撇大墙外,一个月不让洗脸刷牙,出来时还不给穿鞋,光脚走出来,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在我被酷刑迫害一个月时,红卫星派出所所长和警察韩延志把我绑架到让胡路区拘留所。临走时姜所长说“你怎么走了呢,我还给你准备了一盆盐粒子,如果你绝食我就灌死你!”姜所长由于打我,当时遭恶报腿瘸了,不久就死亡了。他管理的看守所,警察光着膀子,裤带系在腰以下,满口大骂极其污秽的语言,没有一点人的形像,阴森恐怖象地狱一样。看守所满院子晾的都是犯人因太凉尿透的骚褥子。这里的环境很差,一个人只给一个薄薄的小褥子,室内阴冷潮湿,每天不断的听到犯人被打骂的哭嚎声。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五日,我又被绑架到让胡路拘留所,半个月遭受泼冷水等折磨。同年八月十四日又被劫持到萨区治安拘留所,法轮功学员张铁燕在此被迫害致死,一百二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全体绝食抗议才陆续被放回。

七、手铐扣到肉里直淌血 再把手铐和脚镣捆一起拎起来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我再次进京上访,被前门公安分局绑架到房山看守所南七号,看守警察也叫刘丽萍。在看守所经历了戴双械具,手铐戴得紧的不过血,都扣到肉里了,直淌血,整个膀子都麻木了。被手铐和脚镣捆在一起拎起来,三十多米的走廊,前身和脸着地拖着走,拖到走廊尽头的拐弯处,警察用穿大皮鞋的脚踹我右耳部几十下,还说:“谁打你了!谁看到了?!”

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使用几个牙刷,我们每个人都被戴双刑具,警察把房子的盖揭开故意冻我们,这么多学员只给我们四床被子盖。有个江西老年学员冻得直发抖,警察看到后就说:“你冷啊?那我让你暖和暖和!”把她架出去,半天功夫老太太回来了,哭的死去活来的,边哭边说:“他们不是人啊,他们是畜生啊。”

还有一个令人发指的案例,有一个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刚生完孩子十六天就进京护法,警察把她叫出去,把她打的双目失明,警察怕担责任把她放了,她摸着墙走出去。

在看守所半夜经常悄悄成车成车的把法轮功学员拉走,拉到哪里不知道,因为我们都不报姓名,警察把我们都编上号,我是W35号。第一次进京编号H30号。我就想那些被成车拉走的法轮功学员怎么样了,是不是被活摘器官迫害了。

我们绝食反迫害,北京红十字会给我们灌食,每天扣五十元钱,共勒索我八百五十元。绝食十七天后把我们放回。

八、五花大绑挂着大牌子公审示众 冤判四年

我从看守所回来后,又要绑架我到北安洗脑班关押,我被迫流离失所六个月。当时我有家不能归,有班不能上,有孩子不能照顾,停发工资,吃了上顿难保有下顿,家里和所有的亲戚家都设蹲点,堵截我。

后来我再次被绑架,枉判四年。在看守所期间,被关押小号迫害三十四天,没喝过水,没洗过脸,便桶满了往外淌粪便也没人管,三十四度的高温,我被闷热的趴在地上。

二零零一年七月,大庆召开公审大会,礼堂里全是着装公检法人员和各单位代表,把我和八个抢劫犯一起,五花大绑,挂着大牌子,用大喇叭广播,把我公审示众。我拒绝签字,因我没有错,我上诉中级法院。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号,在大庆让胡路中级法院开庭公开审理,过程中法院两米之内下大雨,积水十多公分厚,而两米之外不下雨,这是上天在为我鸣冤,也是在警示世人不要对法轮功学员犯罪。

九、打毒针九次,每天不断加量

二零零一年十月 ,我被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在女监期间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六次关押小号,最长一次六个月, 累计一年。在阴森的小号走廊里,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 她指着一瓶放在窗台上装粉色药液的葡萄糖瓶子,告诉我:“这是江泽民特意批准的,全国统一给法轮功研制的,你不炼就把你放回监区,你炼就一直打下去。” 我被强行打毒针九次,每天不断加量。有个叫杨秀华双城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五监区)也被打毒针,她说:“打完静脉针浑身发粉,肉皮发泄,天旋地转,看谁都是骷髅头。”有一个叫毕淑萍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和她关在一起,把毕淑萍弄到小号走廊,用大白布五花大绑在铁椅子上,给打毒针,一会儿就听到噼哩扑咚的声音,一会就没动静毕淑萍被毒死了。但通知家人却说法轮功学员死于心脏病。

院长赵英玲给我灌食,用胶带使劲缠头,疯狂地喊:“使劲缠,缠一百道,缠死她,毕淑萍让我整死了,咋地了!”犯人使劲缠,把我两个耳朵和头缠得紧紧的,耳朵嗡嗡的。警察赵院长还不解恨,咬牙切齿,亲自抢过来缠,只露两只眼睛、鼻子和嘴,整个脑袋缠的都是黄色胶带。别提多难受了、多痛苦了, 疼痛撕心裂肺。插的管子拔出来都烂了,也不给换。每天放最高分贝,像猪叫的音乐,警察怕震坏耳朵把窗门关紧,出去了,让狂躁的声音震我们法轮功学员,被震的身体直颠。

十、长银针扎骨缝 牙签支眼皮 绳子连绑在一起

二零零三年我被关在哈女监八监区,那时整个监狱阴森恐怖,血雨腥风,各监区全面迫害法轮功。有的监区给法轮功学员剃了鬼头,在外面“游街”,不停的走。有一个姓黄的学员被逼罚走,被逼死了。六十岁的赵亚伦被扒的剩线衣线裤埋到雪堆里,只露脑袋。各种迫害酷刑手段比比皆是。哈女监这些年迫害死十几位法轮功学员,陈伟君,张艳芳,毕淑萍等

八监区的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拉到“鸡场”拉练严重迫害。里三层外三层都是警察和恶犯打手,他们手里拿着水瓶子,棒子,竹条子,鞋底子,警棍,电棍,逼法轮功学员不停的兔子蹦,跑步,不配合就上刑吊起来或暴打。不给吃饱饭,不给水喝。

晚上再弄到拐把子楼,每人用绳子捆三道再与其他学员连绑在一起,犯人在学员们腿上跑,用牙签支眼睛,给张建辉等学员用长银针扎骨缝,逼迫转化放弃信仰。

把张艳芳脸打的象黑锅底似的,怕人看见,藏在小号里,后来张艳芳在狱里被迫害致死。行恶者是在监狱长王兴、610主任肖林、大队长郑洁的指使下进行的,副队长张春华指使要出监的犯人赵艳华(她是犯人头,她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曾经亲自给我灌过一袋盐)王凤春(齐市铁锋区人,多次入狱,同性恋者,是监狱九大恶人之首)李桂香、黄鹤、赵艳、张明美等。王凤春说:“我打你们越狠,张春华越给我买好吃的,她花钱雇我打你们。”我们八个学员——张淑哲、田贵清、王洪杰、赵欣、丁彧等被戴双械具绑在床上酷刑。为此我给刘狱长写了信反映整个拉练迫害的情况,其中写了一首诗:

打骂捆绑吊,渴饿憋屎尿。牙签支眼睛,棍子捅阴道。
连续十一天,不让你睡觉。你要闭眼睛,针扎板子橚。
白天警察围,晚上身上跑。取名为“拉练”,法徒受煎熬。
人间活地狱,女监命难保。

十一、鞋垫子塞嘴、皮鞋使劲在脸上踩捻、站在肚子上蹦

一天,把我和赵欣绑架到拉练场,我们不配合,警察给我嘴塞上鞋垫子,按倒在地。男警察牛某某,穿着皮鞋使劲在我脸上踩捻。一个女警察站在我肚子上蹦,犯人王凤春骑着我大腿,用鞋底子打。

我和赵欣被绑架进小号,小号暖气片被刘狱长派人割断,我和赵欣被戴背铐脚镣锁在地环上。把我们的衣服给扒了,冻着我们。

我们绝食抗议,就给我坐铁椅子,吊起来背锁在小号铁栏杆上,整天整夜的锁着,不让睡觉。犯人商小梅每天和几个犯人来给野蛮灌食,一次灌到鼻腔里差点灌死。食管插到胃里长时间不换,食管在胃里都烂了。

一次,四十七天没给我换过裤头。刘狱医指使犯人往灌的玉米糊里放泻肚子的药,我们不停的拉肚子。由于戴着手铐脚镣还锁在地环上,躺着不能动,不断的拉肚子,粪便从腰部流淌到后背、脖子、身上都是粪便,人被躺在大粪汤里。犯人把刘狱医叫来,他不但不管还嘲笑我们。

十二、编造假材料,逼着家人签字被迫害死了,说是自杀

第二天,大队长张淑华叫犯人给我们拿来换洗的衣服和每个人一桶水,这一举动我们不解。原来换上衣服后,把我们分别架到接见室。那时我已半年在小号里没见到天日了,出来眼睛睁不开,走不动路。他们把家人亲属都找来,叫家人在写好的谎言签字,张大队、还有610的肖林,说我们不想活了,死了与监狱没有关系。从小号到接见室只有二、三百米近,可我歇了十四次,身体太弱。我和弟弟说:千万别签字,我如果绝食还能灌饱我们。不绝食就给喝两勺苞米面稀水。大便就象羊粪蛋。他们把我们迫害死了,说我们是自杀。

十三、出狱几个月又被绑架 出了狼窝又进虎口

好不容易盼到离开邪恶的黑窝。二零零五年九月五号,在我出女子监狱五个月二十天再次被绑架。我给朋友送钱,在鹤岗市赵桂友家,被鹤岗向阳区公安分局非法入室绑架,被抢走手机,mp3,四千元钱等个人物品,没让穿鞋被警察从五楼拖拽到警车上。

我被关押在光明派出所,逼迫我踩师父像,不踩就打我。我当晚被绑架到向阳区公安分局,当时就被戴上手铐脚镣,由于我不报姓名,警察刘胡洋、王贺往死里打我。坐老虎凳,用竹板不停的抽脚,当时正来着月经也不管,也不给纸,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闭眼。

两天后,我被绑架到鹤岗第一看守所。我在看守所审讯室里度过五天五夜的非人酷刑折磨。分两组警察,每组一天一夜,长期智、刘胡洋、王贺为一组,高×× 队长、徐×× 和孙长喜为一组。常队长扬言:“刘丽萍,两小时我们就搞定你,你不说就打死你,打死你就说心脏病死的,与我们毫无关系!”我说:“你们为什么这样迫害我?为什么不按我说的事实记录?”常队长说:“我们就这样对待你,让你在监狱里永远出不来。让你儿子第二次结婚你都出不来,这样我们就能得到很多奖金”。

我多次被打昏死过去,右小脚趾被打断。常队长把刘、王叫到门外。我听到他商量把我打死,说:“打死我自己负责,与你们无关。”另两位警察不同意,说:“我们是一个队的,打死了我们也得负责任。”我才保住性命。

家里给我请的两名律师也因索要被贪污的钱而被抓捕。五天五夜酷刑之后,她们架着我劫持到监舍。在走到看守所王所长办公室门前,我听见象打雷声,王所长跑出来问:“怎么打雷了?”我回头一看,长期智(参与迫害我的狱警)正直直的表情愣愣的双腿冲我跪着,原来“打雷声”是他跪地的声音。其他人面面相觑,非常吃惊,走过去把他扶起来。毒打酷刑我期间,这些打手们各个都犯心脏病,他们一边吃药一边迫害着法轮功学员,没意识到这是上天对他们迫害善良的警告。

十四、遍体鳞伤戴着手铐脚镣被八号铁丝把大腿根用钳子拧上

在鹤岗看守所八个月我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由于拒绝背监规,大冬天给戴上手铐和死刑犯的脚镣,并强行坐在水泥地上,五天五夜。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坚持炼功被所长李迎晨,教导员孔凡奇,副所长赵英环,王庆龙的指使和亲自参与下,当时有十几个警察冲进监舍暴打我,用警棍,皮鞋,一窝蜂冲进屋,把几个犯人李红梅等吓的抱着头哇哇哭。他们不分身体那个部位,几个警察同时打,打的我遍体鳞伤,戴上手铐脚镣,并用八号铁丝把我的大腿根用钳子拧上。当一周后打开,我右大腿跟的肌肉都断了一圈,深度为一韭菜叶深。每天腿象万箭穿心一样痛。加之小腿趾骨被打断还没长好,把我折磨的昏死过去,下身大流血不止,几包卫生纸同时用都止不住。他们害怕了,把我的刑具打开。当时老天也为之动容下着小雨,天空西北方向出来一股红色的云头迅猛的向鹤岗第一看守所涌来,吓的看守所岗楼里值班的军人包头大叫,然后象饭盆那么大的火球从窗户飞进我关押的监舍,在我们三个法轮功学员(我、赵桂友,扈桂杰),几个犯人:李红梅,王琳清等人头上,和在室内转了一圈,飞到窗户外面。“咔嚓”一声巨响,三十一台电视天线全部炸坏了,当时一个也没有图像了,那时犯人们被这情景惊得目瞪口呆。这是上天的示警:迫害正信天理不容。

在这之前我炼功,所长李迎晨说:“刘丽萍你也不看看我们鹤岗看守所是全省最优秀看守所,二零零七年由于插播抓了五百多人,没有一个敢在我这炼功的!”我想:大法弟子到哪里都应该做大法弟子的事,炼功是正常的,应该给大法一个堂堂正正的位置。在鹤岗看守所八个月期间,由于监规我经常遭到警察的打骂、侮辱,还经常被搜身,被一件一件的脱,直到最后一件衣服不剩,男警察还要在监控室观看。我每次都不配合,但身体上受到很大的伤害,被戴了四次械具,每次一周。一次遭到十多个警察的暴打。

十五、手铐脚镣双械具再次拖入女监 惨绝人寰的洗脑酷刑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我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当时他们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双械具拖入女监,从医院一楼拖到五楼,所谓体检,再从五楼拖下来,到女监离大门约有很长一段路都是拖着的,拖的我直冒火星,后背衣服裤子都拖拽烂了。到女监警察用一团脏抹布把我的嘴塞满,使我极度痛苦。

我被绑架到九监区,队长陶淑萍,副队长璞玉,她们主要以强行转化法轮功为主,分七个组,每个组迫害手段各异,完全失去人身自由,以诽谤、强行洗脑看录像,给读诬陷造谣的书,由警察、犯人、已邪悟转化的人轮番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车轮战术强行洗脑。惨绝人寰的体罚,罚站,有的站十个多月,有的腿肿的变了形,血管都要蹦出来了,有的多次昏倒,有的码坐,一个小板凳画地为牢,不准动,摆好姿势,有几个犯人眼睛不眨一眨的看着,不让闭眼,不让睡觉,不让说话,不让随便上厕所,不配合就用绳子捆上;有的吊起来。有一个叫朱福菊学员两个膀子都吊脱臼了,整个人残废了。参与的罪恶犯人是:肖丽华(哈尔滨人),张静(哈尔滨人)监狱九大恶人之一王丹 (牡丹江人)。

想利用亲情逼迫我放弃信仰。狱里叫家里几个人来到当时三百人的车间里来看我,孩子正好高考落榜,看到我双腿跪下失声痛哭:“妈妈我高考落榜了,什么也没考上。”八监区大队长崔洪梅和吴大队找我说:“刘丽萍,你儿子的信全车间传看,看到你儿子的惨相,你能不能不炼法轮功?”我和他们说:“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我在家里是一个最好的妈妈,我被单位评为五好家庭,如果没有这场灾难,我儿子能考不上大学吗?他是重点高中考第一的高材生,因为这个功法好,有上亿人在炼,江泽民发动这场迫害,把上亿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何止是上亿人,每个人都有家庭,把多少人推向了万丈深渊啊!真理就是真理,谎言就是谎言,说一万次也是谎言,在真理面前谎言不攻自破!”大队长和犯人都不吱声了。

十六、亲人也同时被迫害 承受巨大的苦难

家人在迫害期间承受巨大伤害。在第一次绑架洗脑班期间,学生没人上课,家长要求我上课的信塞满信箱,书记校长央求着放我回去上课,教培中心的领导说:“课讲的再好也不行,法轮功是最大的事情。”学校要把我们班分了,学生家长不同意说:“我们就要刘老师。”

丈夫非常凄苦惆怅,在家几天不吃饭,在墙角缩成一团,由于我多次被绑架,有家不能回,好好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我的父亲每年过年全家团圆的时候,因没有我,哭的泣不成声,头发白了,牙掉了,耳朵背了,一提到我的名字就掉泪。

我在小号腿被打坏不能动,孩子在重点中学考第一,听说我腿坏后,精神受到巨大打击,整天头疼,学习成绩急剧下降。孩子的英语在全国奥林匹克竞赛差两分满分的好成绩,而高考却不及格,因为孩子受到巨大打击而高考落榜。

由于我被冤狱,离婚的丈夫被迫买断。孩子上大学没钱,在校园捡塑料瓶,穿着露脚的坏鞋和破了的牛仔裤。到女监看我,孩子说:“我在大学早晨没吃过一顿早饭,没有钱,爸爸每月只给我五百元,大姑还要扣下一百元给我攒着交学费,每个同学每月家里都要给一千多元。妈妈,你再有七个月就出监了,太好了,当你出监能挣钱了,我就可以考研了。”可是当时哈女监要给我加刑三年,文件都打出来了,因我坚持炼功,给我扣上吵监闹狱的罪名。

孩子经受不住这打击,一次在大学里突然昏迷,被120送到医院抢救,当时教授看到片子说:这心脏是七十多岁老人的心脏,陪同的表哥说,这是我二十多岁弟弟的心脏,在上大学,因到女监看望炼法轮功的妈妈受到的刺激。像我这样的家庭还有千万个。

我被九次打毒针(破坏中枢神经);一次添压式野蛮灌食,疯狂的灌不进去了还使劲灌;一次灌了一袋盐;因被灌食我前面的头发被揪掉很多;小号不给盐吃头发掉了一大把,还被坐铁椅子、捆绑、扣地环、毒打吊铐等等酷刑。我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也只是这场迫害中的冰山一角。在中国大陆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失去工作家庭;多少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判刑、遭受酷刑;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无数个家庭支离破碎,无数的亲人生离死别,这一幕幕人间惨剧,这一桩桩血泪控诉,都源于中共邪党的血腥镇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八次被绑架-英语女教师两次遭冤狱摧残-344932.html

2011-08-06:哈女监狱警与牢头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弟子 三个月后,我被转送到八监区(没被拆迁的旧楼)时,看见一个法轮功学员被绑坐在地上,还有一个屋里(在拐把楼,被犯人称之为“水牢”)地面全是水,有四、五位法轮功学员被绑坐在那里,已经绝食十多天了。头上用胶带缠着灌食的管子——恶人嫌插管费劲,好多天都不拔,直接灌。后来知道这几位法轮功学员是:里玉书、伊淑贤、刘丽萍、田桂清等。她们因为拒绝出工奴役而遭到迫害 htt

2011-08-06: 哈女监狱警与牢头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弟子
三个月后,我被转送到八监区(没被拆迁的旧楼)时,看见一个法轮功学员被绑坐在地上,还有一个屋里(在拐把楼,被犯人称之为“水牢”)地面全是水,有四、五位法轮功学员被绑坐在那里,已经绝食十多天了。头上用胶带缠着灌食的管子——恶人嫌插管费劲,好多天都不拔,直接灌。后来知道这几位法轮功学员是:里玉书、伊淑贤、刘丽萍、田桂清等。她们因为拒绝出工奴役而遭到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6/哈女监狱警与牢头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弟子-245008.html

2011-04-17:黑龙江鸡西市冯国君遭九年冤狱迫害 .......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在九监区又一次开始做强行的转化,每天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洗漱完就开始码小凳,坐地中间,两眼目视前面监控器,不准乱动,警察胡姝、所谓的帮教丁辉、贾杰(邪悟)、杜小霞、魏东、郭小华等人围一圈开始对冯国君攻击,一直到下半夜,有时甚至到第二天早上三、四点,一直不让睡觉,她身体出现双腿浮肿,多年没犯的哮喘在这期间又开始发作了。每天都

2011-04-17: 黑龙江鸡西市冯国君遭九年冤狱迫害
.......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在九监区又一次开始做强行的转化,每天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洗漱完就开始码小凳,坐地中间,两眼目视前面监控器,不准乱动,警察胡姝、所谓的帮教丁辉、贾杰(邪悟)、杜小霞、魏东、郭小华等人围一圈开始对冯国君攻击,一直到下半夜,有时甚至到第二天早上三、四点,一直不让睡觉,她身体出现双腿浮肿,多年没犯的哮喘在这期间又开始发作了。每天都在强大的压力下,由于精神与身体上遭受折磨,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违心的写了四书,一星期后她声明作废。由于被邪悟的谷艳、刘丽萍、黄秀英所带动,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被转到十三监区巩固监区。
......
http://www.minghui.org /mh/articles/2011/4/17/黑龙江鸡西市冯国君遭九年冤狱迫害-239152.html

2006-10-11: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被劫持到哈女监 据悉,黑龙江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被黑龙江省鹤岗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四年,于2006年9月27日被非法投入哈尔滨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1/139914.html

2006-10-11: 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被劫持到哈女监
据悉,黑龙江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被黑龙江省鹤岗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四年,于2006年9月27日被非法投入哈尔滨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1/139914.html

2006-10-08:哈尔滨女子监狱的种种邪恶手段 5、关禁闭 关禁闭也称关小号,是监狱制裁行为有危险或犯大错的犯人的一种方法。禁闭室一般无窗户、不通风、无日光,冬天阴冷、夏天潮湿,禁闭室里有手铐、脚镣、地环。大法弟子王淑霞在2002年9月被关禁闭49天;闻杰被关禁闭50多天,同时戴被铐。2005年3月大法弟子里云书、巴丽江、刘淑芳、陈伟君被关禁闭四个多月;关禁闭最长的冯海波六个多月,于秀兰累计三次被关禁闭六个月以

2006-10-08:哈尔滨女子监狱的种种邪恶手段
5、关禁闭
关禁闭也称关小号,是监狱制裁行为有危险或犯大错的犯人的一种方法。禁闭室一般无窗户、不通风、无日光,冬天阴冷、夏天潮湿,禁闭室里有手铐、脚镣、地环。大法弟子王淑霞在2002年9月被关禁闭49天;闻杰被关禁闭50多天,同时戴被铐。2005年3月大法弟子里云书、巴丽江、刘淑芳、陈伟君被关禁闭四个多月;关禁闭最长的冯海波六个多月,于秀兰累计三次被关禁闭六个月以上,刘丽萍被关六个月以上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8/139656.html

2006-10-04: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刘丽萍家人起诉,邪恶法院维持一审原判 鹤岗市大法弟子刘丽萍家人第二次起诉后,邪恶不敢开庭,偷偷摸摸维持一审原判。中国的法律哪还叫法律,其实只能是迫害人民、迫害好人的专政工具。邪恶们可以满山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其实迫害法轮功这几年,真正违法的不就是迫害法轮功的人吗?所以邪恶越来越不敢大张旗鼓的干了,它们只能在背地里干。 http://www.minghui.org/mh/

2006-10-04: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刘丽萍家人起诉,邪恶法院维持一审原判
鹤岗市大法弟子刘丽萍家人第二次起诉后,邪恶不敢开庭,偷偷摸摸维持一审原判。中国的法律哪还叫法律,其实只能是迫害人民、迫害好人的专政工具。邪恶们可以满山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其实迫害法轮功这几年,真正违法的不就是迫害法轮功的人吗?所以邪恶越来越不敢大张旗鼓的干了,它们只能在背地里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4/139287.html

2006-07-30:大庆市大法弟子刘丽萍被转到中级法院 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刘丽萍在鹤岗市遭邪恶绑架后,现已将案件转至中级法院,主要负责人:孙波 电话:0468-3358109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0/134371.html

2006-07-30: 大庆市大法弟子刘丽萍被转到中级法院
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刘丽萍在鹤岗市遭邪恶绑架后,现已将案件转至中级法院,主要负责人:孙波 电话:0468-3358109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0/134371.html

2006-07-06:2006年6月13日,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大法弟子刘丽萍(大庆)、商锡平(桦南)、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進行了非法审判。据悉,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被非法判刑4年,其他人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6/132296.html

2006-07-06: 2006年6月13日,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大法弟子刘丽萍(大庆)、商锡平(桦南)、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進行了非法审判。据悉,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被非法判刑4年,其他人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6/132296.html

2006-06-01:大庆刘丽萍在鹤岗第一看守所遭酷刑迫害 2005年9月7日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被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绑架,现在在鹤岗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现在已经8个多月,遭遇酷刑迫害。 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分两组昼夜不分迫害刘丽萍。一组办案警察:王贺、常队长、刘**,二组办案警察:高队长、孙长喜、许**。 办案人员用竹条打她的脚,脚被打的肿的很高;在办案时,他们接连提审她5天5夜,还不让其睡觉,她被打的遍

2006-06-01: 大庆刘丽萍在鹤岗第一看守所遭酷刑迫害
2005年9月7日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被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绑架,现在在鹤岗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现在已经8个多月,遭遇酷刑迫害。

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分两组昼夜不分迫害刘丽萍。一组办案警察:王贺、常队长、刘**,二组办案警察:高队长、孙长喜、许**。

办案人员用竹条打她的脚,脚被打的肿的很高;在办案时,他们接连提审她5天5夜,还不让其睡觉,她被打的遍体鳞伤,多次被折磨的昏死过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129369.html

2006-06-26:鹤岗市大法弟子刘丽萍的辩护律师被绑架经过 鹤岗市向阳法院2006年6月13日非法对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非法开庭。两位大法弟子请了律师,其他三位大法弟子当庭自行辩护。其中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的律师为她做无罪辩护。在庭审中,大法弟子们当庭揭露恶警在违法办案过程中采用酷刑和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和残忍手段刑讯逼供,对邪恶之徒的栽赃指控不予承认,令邪恶的气焰有所收敛。非法审判从早

2006-06-26: 鹤岗市大法弟子刘丽萍的辩护律师被绑架经过
鹤岗市向阳法院2006年6月13日非法对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非法开庭。两位大法弟子请了律师,其他三位大法弟子当庭自行辩护。其中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的律师为她做无罪辩护。在庭审中,大法弟子们当庭揭露恶警在违法办案过程中采用酷刑和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和残忍手段刑讯逼供,对邪恶之徒的栽赃指控不予承认,令邪恶的气焰有所收敛。非法审判从早8点半至晚5时半,没有结果而休庭,说合议后再公布结果。

刘丽萍的辩护律师在非法庭审前曾被鹤岗恶警绑架,以下是绑架前后的经过:

2006年5月26日,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办案人王纪东给刘丽萍的亲属打电话,告诉刘丽萍委托家人给她请律师。

2006年5月27日,刘丽萍的妹妹刘丽娟带律师去鹤岗,28日律师见到刘丽萍刘丽萍把在里面遭遇到的酷刑全都说了,律师当场落泪,表示非常震惊,他没想到对法轮功被迫害的如此惨烈!

刘丽萍告诉律师和家人,向阳公安分局副局长杨增先、国保大队长张树军在绑架她时非法扣下3714元钱,因看守所不让家人送东西,刘丽萍多次委托看守所所长向向阳公安分局要钱,向阳公安分局先后还钱两次,一次500,一次700元,尚有2500余元向阳公安分局拒还。向阳公安分局副局长杨增先说:“这钱没有了,不能给,让我给当招待费了。”

2006年5月28日下午,刘丽娟的家人和律师受刘丽萍之托,去向阳公安分局要2500余元钱。他们先找到了杨增先,杨增先承认有此事,但说:“钱不能给就是不能给。”后又说这是张树军负责办的。

这样家人和律师又找到张树军,张树军说:“这钱没给刘丽萍,是怕别人很快给花光。”当问他在扣押刘丽萍物品清单中为什么没有这钱?这合乎正常手续吗?张树军荒唐的推托说:“没上扣押清单是为刘丽萍着想。”既然为刘丽萍着想,这回家人和律师都来了,钱总该归还了吧? 张树军说:“不行,得和上面商量商量。”

刘丽娟家人对张树军说刘丽萍在里面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不能让迫害刘丽萍的人逍遥法外,家人一定要告他们,追查到底。张树军非常惊慌,再三表白自己不知道此事,没有参与迫害。

刘丽娟和律师准备当天晚上9点去哈尔滨,然而律师在7点多钟买东西时,被向阳公安分局6个防暴警察(其中两个便衣,四个着装)绑架,他们不说明任何理由,不出示任何证件,不表明任何身份,强行将律师拖入警车内。

刘丽萍的律师说:“我是律师,我有证件,是依法办案。”一警察说:“我管你依不依法,谁看你的证件,有什么用?!”律师再三解释,还是无济于事。律师又质问他们为什么非法抓人?警察说:“我们就想整律师,你不懂法吗?!” 之后律师被强行带到向阳公安分局防暴队。

刘丽娟得知律师被绑架后,及时给张树军打电话问此事,张树军却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刘丽娟又给杨增先打电话,杨增先说:“这不是我干的,跟我无关。”

刘丽娟质问杨增先:“有什么理由抓律师?这是犯罪,我要上告。”并告诉杨增先她又从北京请了一位律师,明天就到。杨增先故做镇定的说:“我会帮你问问此事。”接下来刘丽萍家人又给北京的律师打电话,北京的律师对警察的行为一点不感到奇怪,并通过电话明确告诉警察,对他们的非法行为他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将他们绳之以法!刘丽娟也明确告诉他们:北京律师一到,一定会将他们的所作所为曝光。警察有点害怕,暗示他们的行动是局长的指使,他们担心出事丢了饭碗,急忙给局长打电话,证实是局长所为。

警察的态度也来了个360度大转弯,说:请家人放心,马上把律师放回去,局长已经和他们通电话了。十多分钟后,被绑架的律师终于回来了,律师非常气愤,说:“当时跟踪他们的警察不知道刘丽萍家人住的具体地址,要知道的话,也会像我一样被他们绑架。”在防暴队,警察对律师的态度非常强硬、蛮横,还问他住哪,来了几个人。

2006年6月13日开完庭后,刘丽娟再次给张树军打电话要被他们非法扣押的2500余元钱,张树军这回态度很好,说:“不用家人来取了,明天就把钱存到刘丽萍在看守所里的卡上。”还问刘丽萍的家人现在在哪里,是否回家。刘丽娟说不回家,等确认把钱确实存上再走。杨增先和张树军已经知道刘丽萍的家人为刘丽萍请了两位辩护律师,开庭结束后已是下午5点多,刘丽萍的家人和两位律师已经发现身边最少有三个便衣在盯梢,监视着他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6/131434.html

2006-06-23: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陷害的5名大法弟子均曾遭酷刑折磨 刘丽萍,女。向阳公安分局常期智(音)等人强迫她坐铁椅子、上大背铐、竹棍敲脚等酷刑,被酷刑折磨的多次昏死过去。在法庭上,刘丽萍多次欲揭露向阳公安分局恶警的兽行,但多次都被法官蛮横打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3/131160.html

2006-06-23: 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陷害的5名大法弟子均曾遭酷刑折磨
刘丽萍,女。向阳公安分局常期智(音)等人强迫她坐铁椅子、上大背铐、竹棍敲脚等酷刑,被酷刑折磨的多次昏死过去。在法庭上,刘丽萍多次欲揭露向阳公安分局恶警的兽行,但多次都被法官蛮横打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3/131160.html

2006-06-21:鹤岗市向阳区公安分局残害大法弟子 2006年6月13日,黑龙江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五位大法弟子:刘丽萍(大庆)、商锡平(桦南)、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進行非法审判,以下是五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情况,根据当日庭审部份记录整理。 刘丽萍2005年9月5日去鹤岗看望朋友刘春兰,于7日上午9时左右在赵桂友家被绑架,当时连鞋都不让穿,强行拖入警车中。9月7日至13日,刘丽萍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2楼审

2006-06-21: 鹤岗市向阳区公安分局残害大法弟子
2006年6月13日,黑龙江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五位大法弟子:刘丽萍(大庆)、商锡平(桦南)、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進行非法审判,以下是五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情况,根据当日庭审部份记录整理。

刘丽萍2005年9月5日去鹤岗看望朋友刘春兰,于7日上午9时左右在赵桂友家被绑架,当时连鞋都不让穿,强行拖入警车中。9月7日至13日,刘丽萍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2楼审讯室每日深夜遭受迫害、逼供。

刘丽萍被迫坐铁椅子长达五天五夜,来月经了恶警也不让上卫生间,裤子从上到下全都湿透了也没人过问,大小便全在铁椅子上。用屋里盖暖气片的铁纱网勒嘴,恶警不让她说话出声,把她的两手上大背铐,一只手从肩头过去,另一手在后背拉紧铐上,恶警不断在铐与背中间塞很多塑料瓶子,达到承受极限致使她痛得昏死过去。恶警还用塑料胶带缠好的竹棍子(用这种棍子打人无外伤)用力抽打刘丽萍的双脚,直到昏死过去,双脚面肿的两寸多高。

刘丽萍拒绝在恶警伪造好的口供上签字按手印,向阳区公安分局恶警不间断的残酷折磨她。一群恶警有队长常期智、李攀峰、李忠良、孙常喜、许某某,队长高春伟、刘湖洋、汤宏波、张庆辉、徐龙南、崔某某。他们两队分两班五天五夜不让刘丽萍睡觉,不给食水连续逼供。在逼供中,恶警还非常嚣张的说:“刘丽萍,两个小时搞定你,你不说我们就打死你。打死你就说你心脏病死的,与我们毫无关系。”刘丽萍对他们说:“你们为甚么这么迫害我,为甚么不按我说的事实去记录?”他们非常嚣张的说:“我们就这样对待你,让你在监狱里永远出不来。让你儿子第二次结婚你都出不来。这样我们就能得到很多奖金。”

这样残酷迫害五昼夜后,刘丽萍极度虚弱已不能行走,被一群刑事犯抬回监号。所方不让刑警队人员走,让狱医把伤处都记录清楚,证明是刑警队干的,以免发生意外所方承担责任。在用刑期间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于心不忍,多次前来说情制止酷刑,就连常期智本队的人都非常惊恐,怕这样的害死人自己承担责任。因此制止常期智的恶行,常期智非常恶毒的说:“打死我负责,于你们无关。”他们说:“我们是一个队,我们也得承担责任。”

对杨永英的迫害已经10个多月了,她的两个肩膀上还都是黑色。是当时上大挂酷刑留下的,在法庭上法官及在场的律师和旁听席的旁听都看到了。

商锡平在被逼供中,右腿膝盖骨给打碎,三个月不能走路,后来向阳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的人害怕,在2006年5月26日带商锡平去向阳区中医院拍片诊断是膝盖骨损坏。

扈桂杰,30多岁,被迫害得直到6月13日已经10个月之后开庭时,还不能正常走路,脚一瘸一瘸的,至今高压270-280,低压150-160。

这场残酷的迫害总指挥是向阳区分局局长杜某某,直接参与是副局长杨增先、刑警大队大队长张树军(手机号:13351933633),他还抢走了刘丽萍随身带的二千多元钱,在10个月后经家人索要不得不变相退回,因此还无理绑架了律师1个多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1/130967.html

2006-06-20:鹤岗市向阳法院非法对五大法弟子开庭 2006年6月13日上午9时,鹤岗市向阳法院非法对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非法开庭,历时7个多小时,法院欲对五位大法弟子强加罪名。为刘丽萍做辩护的律师做无罪辩护。大法弟子扈桂杰也请了律师,其他三位大法弟子当庭自行辩护。 在庭审中,大法弟子们当庭揭露恶警在违法办案过程中采用酷刑和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和残忍手段刑讯逼供,对邪恶之徒的栽

2006-06-20: 鹤岗市向阳法院非法对五大法弟子开庭
2006年6月13日上午9时,鹤岗市向阳法院非法对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非法开庭,历时7个多小时,法院欲对五位大法弟子强加罪名。为刘丽萍做辩护的律师做无罪辩护。大法弟子扈桂杰也请了律师,其他三位大法弟子当庭自行辩护。

在庭审中,大法弟子们当庭揭露恶警在违法办案过程中采用酷刑和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和残忍手段刑讯逼供,对邪恶之徒的栽赃指控不予承认,令邪恶的气焰有所收敛。

五位大法弟子身体都很虚弱,行走需两人搀扶。据悉,非法庭审结果二十天后公布。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0/130868.html

2006-06-19:鹤岗市伪法院对大法弟子刘丽萍等非法审判,未有结果 鹤岗市向阳区法院2006年6月13日对刘丽萍、商锡平、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五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审判,从早8点半至晚5时半,没有结果而休庭,说合议后再公布结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9/130841.html

2006-06-19: 鹤岗市伪法院对大法弟子刘丽萍等非法审判,未有结果
鹤岗市向阳区法院2006年6月13日对刘丽萍、商锡平、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五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审判,从早8点半至晚5时半,没有结果而休庭,说合议后再公布结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9/130841.html

2006-06-15:鹤岗伪法院对刘丽萍等大法弟子非法审判的有关情况 黑龙江鹤岗向阳区法院预计6月9日对大法弟子刘丽萍等五人進行非法审判,后延期至6月13日上午。6月13日开庭后,有一恶警当场晕倒,被抬出法院,其他邪恶都称头痛,后把参加旁听人员都撵出审判厅。现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5/130452.html

2006-06-15: 鹤岗伪法院对刘丽萍等大法弟子非法审判的有关情况
黑龙江鹤岗向阳区法院预计6月9日对大法弟子刘丽萍等五人進行非法审判,后延期至6月13日上午。6月13日开庭后,有一恶警当场晕倒,被抬出法院,其他邪恶都称头痛,后把参加旁听人员都撵出审判厅。现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5/130452.html

2006-06-12:鹤岗市向阳区法院企图非法审判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 黑龙江省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非法审判,又改在2006年6月13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2/130219.html

2006-06-12: 鹤岗市向阳区法院企图非法审判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
黑龙江省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非法审判,又改在2006年6月13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2/130219.html

2006-06-10:鹤岗市向阳法院原定六月九日对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勇英等五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审判,现已推迟到六月十三日八点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104.html

2006-06-10: 鹤岗市向阳法院原定六月九日对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勇英等五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审判,现已推迟到六月十三日八点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104.html

2006-06-02:鹤岗五位大法弟子面临被非法审判的补充情况 鹤岗市有关部门将要对五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开庭审判,地点在鹤岗市向阳区法院,时间是2006年6月9日上午九点。 这五位大法弟子是商锡平(桦南)、刘丽萍(大庆)、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他们自从2005年9月7日在开法会时被绑架到鹤岗市看守所已经九个多月了,有的同修承受了很大的魔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

2006-06-02: 鹤岗五位大法弟子面临被非法审判的补充情况
鹤岗市有关部门将要对五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开庭审判,地点在鹤岗市向阳区法院,时间是2006年6月9日上午九点。

这五位大法弟子是商锡平(桦南)、刘丽萍(大庆)、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他们自从2005年9月7日在开法会时被绑架到鹤岗市看守所已经九个多月了,有的同修承受了很大的魔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129473.html

2006-05-30:鹤岗市大法弟子商锡平等面临被非法审判 据悉,黑龙江鹤岗市有关部门近期将要对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鹤岗市第一、二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等進行非法审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30/129211.html

2006-05-30: 鹤岗市大法弟子商锡平等面临被非法审判
据悉,黑龙江鹤岗市有关部门近期将要对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鹤岗市第一、二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商锡平、刘丽萍、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等進行非法审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30/129211.html

2006-05-28: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于2005年9月7日在鹤岗市被向阳公安分局绑架后,一直非法拘押在鹤岗第一看守所,现在已8个多月,近日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刘丽萍要進行非法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8/128996.html

2006-05-28: 大庆大法弟子刘丽萍,于2005年9月7日在鹤岗市被向阳公安分局绑架后,一直非法拘押在鹤岗第一看守所,现在已8个多月,近日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刘丽萍要進行非法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8/128996.html

2006-03-29:黑龙江鹤岗、佳木斯两市近期大法弟子遭绑架 佳木斯市桦南县大法弟子商锡平被恶人由鹤岗市第二看守所转投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鹤岗市第一看守所现关押了五名大法弟子,他们分别是商锡平、张俊英、刘丽萍(女,大庆市)、扈桂杰(女)、赵桂友(女)。鹤岗市大法弟子杨永英现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邪恶欲对这几名大法弟子非法進行开庭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

2006-03-29: 黑龙江鹤岗、佳木斯两市近期大法弟子遭绑架
佳木斯市桦南县大法弟子商锡平被恶人由鹤岗市第二看守所转投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鹤岗市第一看守所现关押了五名大法弟子,他们分别是商锡平、张俊英、刘丽萍(女,大庆市)、扈桂杰(女)、赵桂友(女)。鹤岗市大法弟子杨永英现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邪恶欲对这几名大法弟子非法進行开庭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9/123915.html

2005-10-13:自9月以来鹤岗市恶警已迫害致死两名大法弟子 ....... 另外,还有几名外地的大法弟子,已知的名字为:赵文杰(女,59岁,佳木斯市工商银行退休职工),高颖(女,鹤岗市新华镇人),商锡平(男,40岁,桦南县林业局派出所副所长),刘丽萍(女,49岁,大庆市34中学教师),大军(化名,男,40多岁,佳木斯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

2005-10-13: 自9月以来鹤岗市恶警已迫害致死两名大法弟子
.......

另外,还有几名外地的大法弟子,已知的名字为:赵文杰(女,59岁,佳木斯市工商银行退休职工),高颖(女,鹤岗市新华镇人),商锡平(男,40岁,桦南县林业局派出所副所长),刘丽萍(女,49岁,大庆市34中学教师),大军(化名,男,40多岁,佳木斯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3/112312.html

2005-09-27:黑龙江鹤岗市抓捕大法弟子的最新情况 现鹤岗市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中有三名被关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他(她)们是:杨勇英(鹤岗),赵桂友(鹤岗),刘丽萍(大庆)。目前杨勇英在绝食,不回答问题,不配合邪恶。另外两名同修的情况不详。 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关押的同修有几十人,每天都有很多警察来提审,不许家人接见。 鹤岗市向阳区一资料点被邪恶破坏,资料点被抄走一台式电脑、一激光打印机。资料点同修

2005-09-27: 黑龙江鹤岗市抓捕大法弟子的最新情况
现鹤岗市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中有三名被关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他(她)们是:杨勇英(鹤岗),赵桂友(鹤岗),刘丽萍(大庆)。目前杨勇英在绝食,不回答问题,不配合邪恶。另外两名同修的情况不详。

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关押的同修有几十人,每天都有很多警察来提审,不许家人接见。

鹤岗市向阳区一资料点被邪恶破坏,资料点被抄走一台式电脑、一激光打印机。资料点同修已安全转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7/111329.html

2005-09-21:刘丽萍的家属依法控告黑龙江公安分局有关人员──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刘丽萍 申诉状 申诉人:刘丽萍的家人刘广祥(父亲),刘伟(弟弟)、刘瑞(弟弟),刘丽波(妹妹)、刘丽玲(妹妹)、刘丽娟(妹妹),付金梅(弟妹)、刘佳翠(侄女)、于露(外甥女)。 申诉事由:关于黑龙江省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有关责任人对刘丽萍非法抓捕、拘押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1 依法追究向阳公安分局有关人的法

2005-09-21: 刘丽萍的家属依法控告黑龙江公安分局有关人员──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刘丽萍

申诉状

申诉人:刘丽萍的家人刘广祥(父亲),刘伟(弟弟)、刘瑞(弟弟),刘丽波(妹妹)、刘丽玲(妹妹)、刘丽娟(妹妹),付金梅(弟妹)、刘佳翠(侄女)、于露(外甥女)。

申诉事由:关于黑龙江省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有关责任人对刘丽萍非法抓捕、拘押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1 依法追究向阳公安分局有关人的法律责任。
2 依法赔偿由此给当事人及家人造成的一切物质和精神损失。
3 依法立即无条件释放刘丽萍并公开恢复名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1/110908.html

2005-09-18:2005年9月7日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共有55名,当天晚上放出65岁以上老年的大法弟子七名。其余48名大法弟子中45名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3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是鹤岗杨永英,大庆刘丽萍,另有一名未报姓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47.html

2005-09-18: 2005年9月7日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共有55名,当天晚上放出65岁以上老年的大法弟子七名。其余48名大法弟子中45名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3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是鹤岗杨永英,大庆刘丽萍,另有一名未报姓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47.html

2005-05-28:大法弟子刘丽萍给帮警察抓自己的同事的信 大庆34中马书记、程校长、李洪军(会计),你们好: 我是刘丽萍。2005年5月16日下午1点30分,那一刻我永远难忘,我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判刑4年出狱刚刚2个月,可是你们──我的领导和同事,却密谋和公安局配合,以领工资为诱饵再次想抓捕我,我含着眼泪拿笔给你们写信,不是为公安局抓捕自己而难过,而是为了你们帮助他们抓捕大法弟子而痛心。有多少人被谎言

2005-05-28: 大法弟子刘丽萍给帮警察抓自己的同事的信
大庆34中马书记、程校长、李洪军(会计),你们好:

我是刘丽萍。2005年5月16日下午1点30分,那一刻我永远难忘,我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判刑4年出狱刚刚2个月,可是你们──我的领导和同事,却密谋和公安局配合,以领工资为诱饵再次想抓捕我,我含着眼泪拿笔给你们写信,不是为公安局抓捕自己而难过,而是为了你们帮助他们抓捕大法弟子而痛心。有多少人被谎言和误解驱赶上危途?

你们三位调到我们中学不久,16日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我从未做过任何一件伤害你们中任何一位的事情。你们也许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给别人或你们自己带来什么,你们或许只是不能理解一个优秀的教师,为什么要苦苦坚持修炼法轮功,为此而不怕家破人亡、深陷牢狱?

其实,我和大家一样,一日三餐,上有老下有小,对生活满怀着美好的愿望。我在单位是一个同事喜欢、学生敬爱的好老师;在家中是父母弟妹围绕的主心骨;有一个和美的三口之家:丈夫能干、儿子聪明。可是美中不足就是身体不好,风湿、神经性头痛、胃炎、咽炎、心肌肥厚、结肠炎、肾虚、足跟痛、肩周炎……自己遭了很多的罪,也花了国家不少钱,常年吃药、多次疗养都没解决问题,什么办法都尝试过,结果花了冤枉钱,还是失望而归。

1997年5月,看到别人修炼法轮功多年的病好了,我也加入了修炼的队伍,出乎意料的是,2个月后,我用尽各种方法治不好的病不翼而飞!病魔缠身的人重新获得健康,那种幸福感是无法形容的,谁又能不珍惜这种意外的获得?不但身体好了,我也明白了人生真正的道理,精神境界也升华了,举一个例子:以前我办补习班赚钱,后来我无偿办班,毕业生离校前还把家长送的钱物都如数退还。在教学中,96届2班学生和我一起修炼,大法的开智开慧也一样神奇,平时二流尖子班一年能升入一流尖子班1─2人,可我们班竟升入17人。无独有偶,清华大学英语系曾推荐12个研究生,其中9人是大法弟子。以往,学校每次下雪,清扫任务要分到各班,后来我们班全包了,一清早孩子们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45个孩子,家长普遍反映:孩子爱学习了、干家务了、知道疼人了。他们说:“刘老师,您用了什么高招了?”我有什么高招啊?是大法改变了孩子。你说,如果人人都真诚、善良、仁忍待人,时时为对方着想,不好吗?

开始镇压的时候,我们深深疑问:政府怎么了?为什么要说假话?做好人不好吗?法轮功修炼不能杀生(包括动物),不能自杀,所以不会自焚和杀人。法轮功创始人具有圆容智慧和高尚品德,人们眼见心传,和宣传的绝不一样。极善与极恶,法轮功修炼者的感受和政府的说辞大相迳庭,这其中必有一个是谎言。法轮功修炼者都曾面对这样的抉择:警察问“炼不炼?”说真话“炼”,就被抓、被打、被判刑,说假话“不炼了”就当即放人。可是众多修炼者回答了“炼”,有的甚至为这句真话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们能说谎吗?可大部份中国人被这欺世的谎言蒙蔽了,还有不少人主动或被动参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就象你们那天那样。

法轮功修炼者按宪法上访,各级信访部门一律不接待,到天安门说句真话、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印成真象资料去发、甚至在家中被翻出一本法轮大法修炼的书、被问及是否炼法轮功后如实回答,都会被抓捕、罚款、劳教和判刑。

因为新闻封锁,狱中、劳教所的内幕大众根本无法知道。几年间我在狱中遭受了30多次暴打;戴过各种刑具;挨过晒,在7月盛夏,1个月里每天戴50多斤用铁轨焊成手铐脚镣快走9个小时,肩背都是大泡;挨过冻,在严冬,卸去暖气片,扒去棉衣、袜子,光板床没有被,达47天;4年监狱,我在小号住了一年多,小号的环境很恐怖,屋内没有窗户、昏暗潮湿,一面是走廊,一面是间隔的六个屋,另一头是狱警办公兼监控室,室内放着五台电视监控,五个小号每个小屋内炕上有固定的手指粗的两个铁环,屋内用铁栏隔开,外面是漆黑的铁皮门,板铺冰冷阴湿,室内的暖气都卸掉了,冬天冷如冰窖,每个大法弟子進小号都不给行李。夏天闷热如蒸笼,炕上板缝不断的爬出各种虫子,蟑螂、草爬子、一种从没见过的两寸来长蠕蠕爬动的黑肉虫,蚊子、喇喇姑、飞虫成群飞来,由于日夜两手铐在背后,眼见着虫子掉進自己脖子也没法躲;吃的是每日两顿玉米糊对凉水,泼上墙都不挂墙,每顿饭给几根细咸菜条,我第一次進小号21天,哗哗掉的头发有一堆。

这里不止一位法轮功修炼者被折磨死。王颖、郭美松被野蛮迫害性的灌食导致肺部感染而死。王芳被强行灌食,胃管连续插了许多天不被拔,胃管拔下来时另一端都变成黑色,肺部感染,低烧、咳嗽,并遭上大挂等酷刑,使她回家后不久就去世。年过50岁的曲杰去年冬天被拉到外面冻了一整天,为逼她转化,恶警将她铐在床头,残酷折磨导致曲杰血压高达300,一天突然倒地而死。碧云平刚到女监,就被押入小号打毒针(一种粉红色的药液,女监医院院长赵英玲给我打时,亲口说:“这是全国统一给法轮功配置的。”)、日夜坐铁椅子、野蛮灌食,把碧云平活活折磨死!

这些都是善良的人啊,难道不放弃修炼就该死吗?她们都是有父母、有孩子的人呐!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8/102678.html

2005-04-30:大庆市大法弟子刘丽萍自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政府镇压法轮功后仍十分坚定。2000年7月,被林甸县看守所所长姜连弟戴上25公斤的铁轨做的脚镣,在烈日中从早上7点快走9个小时,走慢就连踢带打,用小白龙抽。一次姜连弟在施暴中,把刘丽萍踢瘸,当即自己瘸了,刘丽萍3#8212;4天就好了,他却拖着腿瘸了一个多月才好。 从看守所出来后,刘丽萍被大庆公安局通缉,当时大庆公安局局长责令刘丽

2005-04-30: 大庆市大法弟子刘丽萍自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政府镇压法轮功后仍十分坚定。2000年7月,被林甸县看守所所长姜连弟戴上25公斤的铁轨做的脚镣,在烈日中从早上7点快走9个小时,走慢就连踢带打,用小白龙抽。一次姜连弟在施暴中,把刘丽萍踢瘸,当即自己瘸了,刘丽萍3#8212;4天就好了,他却拖着腿瘸了一个多月才好。

从看守所出来后,刘丽萍被大庆公安局通缉,当时大庆公安局局长责令刘丽萍的弟弟刘锐(大庆市公安局治安大队一支队队长),一周内抓到刘丽萍,否则立即下岗。刘锐只好和亲属说好,见到姐姐一定要举报。刘丽萍于2001年3月14日到三妹妹家,她三妹妹刘丽玲(个体经营者)和朋友小任向公安局报信,她的弟弟刘锐,派手下小杲抓捕了亲姐姐。刘丽玲的另一个朋友老董(油贩子),把法轮功的讲法带放在车下碾压。刘丽萍在看守所里被关押7个半月后,非法判刑4年,受尽了折磨。姐姐進看守所后,刘锐先后两次心脏病手术。2005年3月13日又在哈大高速路出车祸,撞死九人,撞伤一人,白色捷达飞出路面,被判刑5年。3月15日刘丽萍出狱,他入狱。他自己说:“大姐出来我進去,一刻都不带差的。”直接抓捕的小杲,在刘丽萍投监不久得了肝炎和糖尿病,30岁的小伙子变成了灰面弓背,一步三晃的可怜模样。参与举报的刘丽玲和小任子,本来是商场上得意者,如今小任子得了肝硬化,病情很重;刘丽玲被骗8、9万,脚脖子双侧骨折,最近,承包的歌厅失火,烧毁了两家邻居,目前正被通缉。碾压讲法带的老董4年中从千万富翁变成了一文不名的穷光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30/100777.html

2004-09-17: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到目前关押461名大法弟子。其中刘丽平、王洪杰、丁玉、张树哲等17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之徒的命令、要求的指使,从2004年3月1日开始绝食,一直到现在恶警把他们关進小号,每天三遍野蛮灌食、不配合就往死里打,上刑(所谓的背剑),一只胳膊举起,另一只胳膊从腋下上去,用铐子扣在一起。小号是站立都不能。这里的大法弟子不穿囚衣,恶警十分邪恶的就把大法弟子的衣服全部扒光,接着就把扒下的衣服全

2004-09-17: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到目前关押461名大法弟子。其中刘丽平、王洪杰、丁玉、张树哲等17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之徒的命令、要求的指使,从2004年3月1日开始绝食,一直到现在恶警把他们关進小号,每天三遍野蛮灌食、不配合就往死里打,上刑(所谓的背剑),一只胳膊举起,另一只胳膊从腋下上去,用铐子扣在一起。小号是站立都不能。这里的大法弟子不穿囚衣,恶警十分邪恶的就把大法弟子的衣服全部扒光,接着就把扒下的衣服全部烧掉,使得大法弟子都没有衣服穿。这17名大法弟子已绝食快半年了,生命垂危。被关押在八间区小号室。

2004-08-15:女子监狱还在小号超期关押大法弟子。八监区刘丽萍、丁玉、张树哲3月中旬被关進小号,到七月仍在小号受折磨。九监区的蔡秘、一监区的于秀兰在二月份被关進小号长达四个月之久(目前详情不明,几人是死是活没有消息)。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械具,小号大法弟子长达四、五个月见不到阳光,身心倍受摧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5/81822.html

2004-08-15: 女子监狱还在小号超期关押大法弟子。八监区刘丽萍、丁玉、张树哲3月中旬被关進小号,到七月仍在小号受折磨。九监区的蔡秘、一监区的于秀兰在二月份被关進小号长达四个月之久(目前详情不明,几人是死是活没有消息)。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械具,小号大法弟子长达四、五个月见不到阳光,身心倍受摧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5/81822.html

2004-02-06: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直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第八监区迫害严重。 2003年9月5日晚,八监区劫持的大法弟子因经文被收,部分大法学员认为不能偷偷摸摸学法,索性堂堂正正炼功。当晚,王居艳被押入小号。次日,全体大法弟子开始集体炼功,监区组织30多名犯人,带着棍棒、木板、绳子等工具,把所有大法学员五花大绑至床头坐在地上,腿被直直绑成两节。大队长张春华带头穿着高跟鞋踩学员的脸、脚及全身,凶狠成性的犯人

2004-02-06: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直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第八监区迫害严重。

2003年9月5日晚,八监区劫持的大法弟子因经文被收,部分大法学员认为不能偷偷摸摸学法,索性堂堂正正炼功。当晚,王居艳被押入小号。次日,全体大法弟子开始集体炼功,监区组织30多名犯人,带着棍棒、木板、绳子等工具,把所有大法学员五花大绑至床头坐在地上,腿被直直绑成两节。大队长张春华带头穿着高跟鞋踩学员的脸、脚及全身,凶狠成性的犯人被指使着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大法弟子张艳芳的牙当场被踢折两颗;许多人被连续不断的嘴巴子打得晕头转向,有的被木板打得青了脸。然而,这仅仅是开始,在地上坐了两天后,由狱长亲自过问组织四大科室狱侦、狱政、生活科、卫生科直接参与,连同八监区干警和犯人40多人声称:数日内将八监区大法弟子捋直,命名曰:“拉练”。这一日,他们将一部分学员骗至男犯楼前的一块空地上,40多名干警和犯人手里拿着警棍、电棍、铐子、棍棒、竹条、小白龙(塑料管)、半装矿泉水瓶子等围成一圈,强迫学员在圈内跑,跑到谁谁就挨打,跑慢了挨打的就多,不管老少身体状况如何无一例外,卫生科的人就在一边等候,随时将倒下的人灌药再训,有六人有高血压,高压达220毫米汞柱,被强制灌药后再跑,不行再灌再跑,跑不动的就抱头罚蹲、电、打、开飞机(头触膝盖撅着),再不行了还去跑,这样反复跑、蹲、跑,多人肌肉拉伤,不能正常行走。

在这种残酷的迫害中,我们大多数学员还是怀着对大法的坚定正念走过来了。一直被单独受训的八名所谓顽固分子,大法弟子张淑哲、王洪杰、刘丽萍、赵欣、关英欣、田桂清、李玉书、丁玉芝等头一天就被吊至最高,坐在地上腿蹦直、嘴触膝盖形成个圈,难受至极。只要动一下,犯人王威就不分脸腿到处打,每个人疼的汗津衣衫,一小时后她们怕出人命就不再高吊了。她们顽强的表现震慑了邪恶,大法弟子关英欣几乎昏过去走不了路。11日,刘丽萍、赵欣也被带到拉练场,她们看到黑压压一圈手拿电棍凶器的恶徒,赵欣突然大喊:“同修们,不要再消极承受了,法轮大法好!”被折磨的身心疲惫的同修被她们的呐喊声惊醒,都举着拳头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喊声响彻云霄,震彻天地,所有在场的人全都目瞪口呆,震惊之余,黑压压一片扑向二人,拎起来踢打,干警牛天洋使劲在她们脸上碾踩,王凤春坐在身上用小白龙打,防暴队的一名女干警双脚踩在她们的肚子上,没头没脑往身上乱踢乱打,刘丽萍仍不住嘴地大喊“法轮大法好!”使劲了招数的恶人只好用鞋垫胶带将她的嘴封住,拉到墙根下。赵欣被体重160多斤的犯人宋立波坐在身上起不来,压得喘不上气来。其她人也被手一上一下在背后绑着,推到墙角下蹲着,被电棍电、暴打,手背勒得成青紫色,许多人被勒得绳子都解不开了,邪恶达不到目的只好草草收场,将赵欣、刘丽萍送入小号,送去的途中干警说:“英雄啊!英雄!”

2003-11-05:刘丽萍被非法判刑4年后,一直被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为了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和迫害,她進行了长时间的绝食,现在已经生命垂危。监狱管教说:“死了我们也没责任,谁让你绝食了?!” 上周刘丽萍的妹妹去哈尔滨女子监狱看望刘丽萍,管教让她报号,她拒绝报号,她也不是犯人报什么号?再说她的身体被折磨得喘气都困难,哪有力气报号?她妹妹隔着铁窗看到刘丽萍倒下去的身影,怀疑是体力不支晕倒的。管教叫嚷着:“不报号不能

2003-11-05: 刘丽萍被非法判刑4年后,一直被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为了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和迫害,她進行了长时间的绝食,现在已经生命垂危。监狱管教说:“死了我们也没责任,谁让你绝食了?!”
上周刘丽萍的妹妹去哈尔滨女子监狱看望刘丽萍,管教让她报号,她拒绝报号,她也不是犯人报什么号?再说她的身体被折磨得喘气都困难,哪有力气报号?她妹妹隔着铁窗看到刘丽萍倒下去的身影,怀疑是体力不支晕倒的。管教叫嚷着:“不报号不能见,别想保外就医,我们没有保外就医,死了我们也没责任。”

刘丽萍是大庆石油管理局教培中心教师,1996年得法,她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是位优秀的教育工作者。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受迫害以来,刘丽萍因進京说句真话及在花园附近炼功而两次被非法关押,并经历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种种折磨。出来后,刘丽萍依然坚持以大法“真、善、忍”的原则修炼自己,努力向世人说明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从2001年10月份开始,大庆公安局下达了通缉令,几次跟踪抓捕她都未成功。于是公安局长便给其弟刘锐(大庆市萨区公安分局批捕科)施加压力,威胁刘锐说,如果由他配合抓住刘丽萍也就判1、2年;如果让公安局抓住,就得判10多年。刘锐在重压面前,怕工作及自己的前途受损,便屈从压力,听信了谎言,配合了邪恶。

2003-10-15:刘丽萍、盛晓云、马秀芹、李宝珠等许多善良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教培中心的无理智的迫害,它们伙同610及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進行劫持、关押、劳教、判刑等,他们大多数都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市戒毒所、大庆监狱、大庆市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15/58878.html

2003-10-15: 刘丽萍、盛晓云、马秀芹、李宝珠等许多善良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教培中心的无理智的迫害,它们伙同610及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進行劫持、关押、劳教、判刑等,他们大多数都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市戒毒所、大庆监狱、大庆市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15/58878.html

2001-08-01:大庆市弟子刘利萍被大庆市公安局非法秘密判刑。

2001-08-01: 大庆市弟子刘利萍被大庆市公安局非法秘密判刑。

2001-03-19:3月16日晚,刘丽萍去妹妹家取衣物,被蹲坑警察逮捕。 96年得法的刘丽萍为坚修大法,信仰"真、善、忍"99年7月20日镇压"法轮功"运动以来,因進京上访说明真相及在花园附近炼功而两次在大庆被关押,并经历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种种磨难。出来后为助师世间行,向世人说明真相,从去年10月份开始,大庆公安局又下达了通缉令,几次跟踪抓捕都未成功。于是公安局长便给其弟刘锐(萨区公安分局批捕科)施加压力,威胁刘锐

2001-03-19: 3月16日晚,刘丽萍去妹妹家取衣物,被蹲坑警察逮捕。
96年得法的刘丽萍为坚修大法,信仰"真、善、忍"99年7月20日镇压"法轮功"运动以来,因進京上访说明真相及在花园附近炼功而两次在大庆被关押,并经历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种种磨难。出来后为助师世间行,向世人说明真相,从去年10月份开始,大庆公安局又下达了通缉令,几次跟踪抓捕都未成功。于是公安局长便给其弟刘锐(萨区公安分局批捕科)施加压力,威胁刘锐说,如果由他配合抓住送上去也就判1、2年,如果让公安局抓住,就得判10多年。刘锐在重压面前,怕工作及自己的前途受损,便屈从压力,听信了谎言,配合邪恶,几次通过家人诱骗抓捕,都没成功。刘的这次在其妹家被捕,是否与其弟有关,具体详情还不得而知。

2002-01-04:最近鹤岗地区恶警非常猖狂,在不出具任何证明的情况下,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近两日又有6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付亚芳(女)、刘丽平(女)、张振福(男)现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吕淼(女)、高和平(女)、杜桂杰(女)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到目前为止有近20名大法弟子遭绑架。望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鹤岗地区的邪恶迫害行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

2002-01-04: 最近鹤岗地区恶警非常猖狂,在不出具任何证明的情况下,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近两日又有6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付亚芳(女)、刘丽平(女)、张振福(男)现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吕淼(女)、高和平(女)、杜桂杰(女)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到目前为止有近20名大法弟子遭绑架。望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鹤岗地区的邪恶迫害行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4/22549.html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1-06: 道外国保大队办案人:李冰 13945171266
道外大有坊派出所 地址 道外区民强大街2号 电话 0451-57646578 邮编 150050
派出所所长 周龙 18846913456
教导员 于立珩 13936511077副所长 刘晓东 13946184155副所长 吴子文 13945195866副所长 杨哲 15765537678办案人:片警 蒋宏 15545187070

哈尔滨道外法院:
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工农大街158号,邮编150070

电话:0451-84305458
所 长:刘芳13945155333
教导员:王悦
副所长:李彦英、邓威
狱 警:石锐、郭娜、宋玉红、朱晓宁、张明、孙宇、张羽娜、李淑云、李颖、冯亚娟、王淑红、李晓玲、刘明、张华、张也、吕常君、徐晶、赵研言、于琳娜、李庆军、吴艳丽、郭书兰、柴莹、刘爽、侯宝珠、郭欣莉、杨锡文、杨立红、李璐、马文波、朱晓丹、赵璐

2018-10-24:黑龙江女子监狱禁止律师会见王淑英 律师投诉补充
黑龙江省司法厅 地址:哈尔滨南岗区红旗大街433号 区号:0451
邮编:150090 总机:82297112 82297113 传真6223065
厅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第一政委
赵金成 13314636111
常务副厅长:孙邦男 13633656789
副厅长:吴文革
副厅长 高庆国13359811808
副厅长 何健民 13903608011
副厅长 吴刚 13351915777【待确认】
纪检书记:刘少军13314517005
驻司法厅纪检监察组长吴柳春

政治部主任:司清
干部警务处副处长:蒙帅
司法厅团委书记郭红梅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区号:0451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 0451-8634213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06-07-30: 现已将案件转至中级法院,主要负责人:孙波 电话:0468-3358109

大庆石油管理局教培中心(区号0459):  
职务     姓名         办公室     住宅    手机  传呼
党委书记 李庚成 办5594398  宅5965107  手13009821378  
主任 王贵忠 办5597778  宅5996358  手13009821029  
副书记 委书记 王屹立 办5097538  宅5517098  手13904863286
副主任 王福 办5593058  宅5960488  手13904697589  
副主任 高树忠 办5095666  宅5993100  手13904890133  
副主任 丛冠新 办5598183  宅5981878  手13904890868  
副主任 于智玲 办5594108  宅5972771  手13009815906  
督学 王喜勋 办5592908  宅4686718  手13704668730  
主任助理 康志权 办5595582  宅5795772  手13904597952  
办公室主任 崔海彬 办5596517  宅5515578  191-5356743
办公室党群 贺宝平 办5590042  宅5723267  95808-8797  
地址:大庆市让胡路区西槐路15号    邮编:163453

本案件有关文件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刘志强、赵英玲、崔红梅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5/102559.html
大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教师刘丽萍被迫害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20/100043.html
写给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亲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30/9841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