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成汉波(程汉波,程汗波)

成汉波(程汉波,程汗波)
佳木斯市女大法弟子成汉波曾在劳教所遭受野蛮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女, 4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
有关恶人: 佳木斯劳教所恶警:李伟、李衡、张小丹、殷红、刘亚东、林伟
个人近况: 2006年12月17日 迫害致死 (2007-01-0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9-1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44(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洗脑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被迫流离失所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佳木斯市劳教所(佳市西格木劳教所,男,女)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7-01-07:忆我的同修成汉波(图) 我是一个被迫漂流在外的佳木斯大法弟子,今天打开明慧网看到成汉波被迫害离世,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看着她的遗像,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认识成汉波是在一九九八年左右,她的家在保卫路的路边做卖卫生纸的生意,用她微薄的收入帮助丈夫维持全家人的生活。有时路过她门口,我到屋里看一眼,小小的屋堆的到处都是纸,家里还有老人,她很辛苦,但她很乐观,总是挤时间学法。一天看到她穿着

2007-01-07:忆我的同修成汉波(图)
我是一个被迫漂流在外的佳木斯大法弟子,今天打开明慧网看到成汉波被迫害离世,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看着她的遗像,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认识成汉波是在一九九八年左右,她的家在保卫路的路边做卖卫生纸的生意,用她微薄的收入帮助丈夫维持全家人的生活。有时路过她门口,我到屋里看一眼,小小的屋堆的到处都是纸,家里还有老人,她很辛苦,但她很乐观,总是挤时间学法。一天看到她穿着工作服站在门边孜孜不倦的看着《转法轮》,直到我走过去她也没有发现。

二零零一年我被中共非法劳教,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大约九月末的时候,我们被逼坐在走廊看电视时见到成汉波也被绑架进来,我们互相交递眼色不配合“转化”的一切迫害。那时经常不断有被绑架的大法学员送到这里,最多一天就有十余人。只要到了这儿,从里到外搜个遍,有的衣物被勒索。从此失去做人的一切权利,连上厕所都要定点由刑事犯人看管押送,恶警用各种手段逼迫学员放弃做好人的权利,不许有两个大法学员住在一个监室,更不许对面说话。吃的是黑面馒头和的白水汤。干十余小时的活,或者关闭在屋里坐小凳终日见不到阳光。从伪善关心到强行转化,如还不放弃修炼真善忍的信仰就酷刑打、吊、捆绑。不知有多少人被欺骗、酷刑违心的做了不该做的事,然而成汉波一直坚信自己的信仰没有错。

终于在十月一日那天有机会见面,我们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利用在户外活动的短暂时间抓紧在一起交流切磋。那时这样的机会是没有的。我们互相配合向大队长讲真相,那次成汉波也在其中。

十一月中旬“转化队”解体,我和成汉波等五人被分到严管队迫害,几天后,由于我不守邪恶的“规矩”被单独关“小号”,我不断的找队长:“如果这样对待我,你们会知道我怎么做”。当时,走廊的另一头正在全体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很害怕我也绝食,便把成汉波分到我的监室。我和成汉波每天都一起背法、交流修炼体会,争取修炼环境。虽然她文化不高,背法背的很快,我很不如她,她思想很单纯,想炼功就炼功,有时我还为她捏一把汗,可她什么也没想。我们监室的对面是厕所,有时同修上厕所,一有机会就会对我们传递消息,每当她看到时总要招呼我:“姐,快来!她们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时,我会通过她们的手势、口型知道内容。然后再把这些消息传给下次来上厕所的同修。我们两个配合的很好,我们的监室成为了“中转站”。大家形成了一个整体,很多普教都明白了真相,帮助我们传递经文,和我们一起反迫害。

我们两个坚持学法、背法。互相配合、互相帮助、互相提醒,正念越来越强。环境也宽松了些。一次听她谈体会给我启发很大,悟出,我要闯出去!后来我们做着反迫害的一切。她始终在帮助我,大约在十二月中旬,大所长来监室看我,我就把劳教所的恶行揭露出来,同时向他讲真相,把我被迫害的情况曝光出来,这时成汉波一直在听,等所长走后,我带有指责的语气对成汉波说:“你怎么该说的话也不说?”她承认自己没有配合我们讲真相,“嗯哪,我不知道咋说。”以后又一次这样的事,我说她,她没有一丝不高兴,只是说:“我没做好,应该做好。”

十二月中旬,我被迫害的吃不下去饭,吃了就吐,每天都要吐一次,直到吐血。东北的天气特别冷,劳教所为了中饱私囊,根本不管这里的人死活,屋里很冷,整天穿着棉大衣,晚上硬木板床只许铺薄薄的透亮的褥子,被子同样不遮风,晚上都要冻醒几次,成汉波为了照顾我,把她的棉衣给我压上,还经常背法给我听,大约十六号左右我被迫害的起不来床,膝盖往下全都冰凉,胃部又热的不能穿衣服,浑身都是凉的,就是这样我们也没有进出监室的权力,明白真相的刑事犯暗中送点热水,她用塑料瓶装上放到我脚下,有时把我的脚放到她怀里暖一暖,,狱医检查身体我的低压降到五十,恶警视而不见,他们不管我的死活,更不通知家属。那几天她黑天白天照顾我,非常辛苦,从没有考虑到一点自己,总是鼓励我,背法给我听,我很受感动。我的生命几乎到了尽头,那些毫无人性的恶警却要给我灌食,我正告那些恶警:我要见家人,否则就是你们害死的我!她一直帮我发正念。二十日,家里来人要求把我送到医院,医生说我随时有生命危险,他们不顾家属强烈要求住院的呼声,硬把我抬回劳教所。还有两个看护我的普教也暗中帮助我,次日晚家里来人营救我,恶警害怕走漏消息,把成汉波撵到别的监室,谎说我上医院,好了还回来。二十一日晚,我被送医院抢救,几天后我闯了出来,我俩曾约好里外配合,反迫害,回到家我的第一件事是找到她丈夫,向他讲了里面的黑暗,当时很多人都不敢面对邪恶的劳教所,他不修炼的丈夫说:“我管,我去要人!”不曾想那就是最后的分别。

我们在外面一直做着揭露邪恶,反迫害营救同修的事情,每当看到成汉波和同修们被迫害的经过,我都很想念那里的同修,想到那里的同修,我都会很难过。

后来,听说成汉波回家了,我很高兴,也很想见见她,至少要去谢谢她,还要告诉她:我现在不会再指责同修了,然而一直在忙,如今道歉的话我还没有说呢……

今天走入了第九个年头的血腥镇压还在继续,至少有三千多名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被无辜夺走生命,还有不知多少这样的好人被关押在劳教所,监狱迫害,这就是中共邪党的“伟、光、正”,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和谐社会”,明白真相的世人都会说,善恶有报是天理,解体中共邪党的日子不远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7/146360.html

2007-01-02:遭佳木斯劳教所摧残 成汉波在迫害中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的七年多里,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女大法弟子成汉波多次遭受当地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邪恶之徒的迫害,家人也被株连迫害,经济损失数万余元。成汉波曾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受野蛮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回到家后一直没有完全康复。为躲避恶警的骚扰,避免再次受到迫害,举家搬迁。近几个月,成汉波食水难咽,日渐消瘦脱像,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

2007-01-02: 遭佳木斯劳教所摧残 成汉波在迫害中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的七年多里,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女大法弟子成汉波多次遭受当地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邪恶之徒的迫害,家人也被株连迫害,经济损失数万余元。成汉波曾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受野蛮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回到家后一直没有完全康复。为躲避恶警的骚扰,避免再次受到迫害,举家搬迁。近几个月,成汉波食水难咽,日渐消瘦脱像,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以下是成汉波生前自述自己遭受邪党各级机构的迫害:

我叫成汉波,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法回来之后,被永红分局恶警骗去,说谈一谈话就让我回家,却没让回家,把我送進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七天。家人被永红分局以石秀文为首的勒索一万多元钱才把我放回。

二零零一年因到桦南县土龙镇发真相材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被土龙派出所抓捕,报到桦南县公安局,被以国保科大队长李军为首的一伙恶人带到桦南县公安局逼问,我不配合,被李军和邓宏滨等几个恶警毒打,后送進桦南县看守所,关押四十天,家人被恶警李军(电话:0454-6239981,手机: 13946435900)、邓宏滨等恶警勒索了一万多元钱才把我放回家。

在桦南县看守所里,家人给买的被子一百五十元一床,被一个管教留下了不给,还剩一百三十多元钱,我让赵加军和一女管教张影(管财务的)把钱转给功友,他们也没给转。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我去桦南县五七林场发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又被恶警李军等人抓捕,又被关進桦南县看守所,在所谓的提审时我不配合,他们就打我。家里也没有钱再给他们了,他们就把我送佳木斯劳教所。去劳教所之前得先到佳木斯六一零办理什么,我也不知道,也不让我们下车,然后由佳木斯市公安局陈万友和李军等几个恶警一起把我送進佳木斯劳教所,没有任何手续,判两年劳教。在检查身体时,有一个男医生说我心脏有病,再检查检查看看,当时陈万友就叫我的名字,他就说我行,不用检查了,他们就走了。

我在床上躺了两、三天之后,劳教所恶徒指使邪悟者开始做转化,我不听就把我送严管队关押,期间叫我们看污蔑大法的片子,强制洗脑迫害,我在被打骂中煎熬。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恶人开始对我们仍在坚定大法的弟子進行最邪恶的迫害,让我们穿劳教服,我们不穿,男女恶警和十多个打手打人,用胶棒大打出手,强制我们穿上劳教服,然后把我们两手在后背交叉用手铐铐住,铐在低矮的铁床上,从上午十点多钟一直铐到下午三点多钟,坐在地砖上。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是无法想象的,手肿的象馒头一样,腿被打成紫黑色,到了晚上又把我两手背到后面坐电线轱辘上,铐了七天七夜。这是恶警洪伟和殷红等参与的(男恶警都不知道名字)。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恶警们又把我调到三楼,逼坐在电线轱辘凳上,一人一块地板砖的地方,过线就遭打,不许闭眼,眼睛闭一下,就延长十分钟坐凳时间。被逼一个姿势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从早上四点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男恶警打手看着。二十多天后,又把我们转到二楼一个一个的被施用大背铐酷刑,用此种残酷迫害逼写决裂书。参与的有恶警刘亚东、林伟、张小丹,我被铐三次,恶警刘亚东还给我扒光衣服,恶警利用邪悟者写好了骂师父、骂大法的话,卑鄙的强拽我的手签名。

二零零三年过大年前十二天,又强迫我写五书,又被施用大背铐酷刑二次,当时疼的大汗珠子不停的淌,解开铐时一点都不敢动,是恶警们把我抬到床上的,参与的是李秀锦、孙丽敏。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劳教所恶警又逼迫我们写诽谤大法的所谓“作业”,我们抵制迫害,不写,他们就往我们脑袋、脸上、眼睛上打,当时就全肿了起来,然后又把我铐到铁床边上,坐在地砖上十五天,不让洗脸、刷牙,还给加期一个月。

这都是中共江氏一伙采取了集古今中外的一切邪恶手段之大全,都是极其险恶的。即使遭受这样的迫害,我也无怨无恨,只是希望还在作恶的警察和不明真相的人早日清醒,为自己,也为子孙后代着想,停止参与迫害,赶快退出邪党及其一切附属组织,给自己留条后路,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45964.html

2006-07-08:2003年6月24日夜晚,李秀锦让我们写所谓的法轮功作业,卢静不写,李秀锦、王铁军、孙慧、祝铁红他们给卢静上了大背扣,卢静痛苦的喊着。他们立即将卢静的嘴用毛巾给捂上了。第二天要迫害我们,蔡荣、于晓华、程汉波、包丽霞、戴丽霞、杨凤英、黄金荣、关迎春反迫害,抗议劳教所的暴行,割脉,当何强带领着慕振娟、刘亚东、高晓华、犯人何亚芹、王洪艳等将我们毒打近一小时,何强给了我一嘴巴子,刘亚东对我拳脚相加,慕振

2006-07-08: 2003年6月24日夜晚,李秀锦让我们写所谓的法轮功作业,卢静不写,李秀锦、王铁军、孙慧、祝铁红他们给卢静上了大背扣,卢静痛苦的喊着。他们立即将卢静的嘴用毛巾给捂上了。第二天要迫害我们,蔡荣、于晓华、程汉波、包丽霞、戴丽霞、杨凤英、黄金荣、关迎春反迫害,抗议劳教所的暴行,割脉,当何强带领着慕振娟、刘亚东、高晓华、犯人何亚芹、王洪艳等将我们毒打近一小时,何强给了我一嘴巴子,刘亚东对我拳脚相加,慕振娟一脚踢在我的右眼眉上,我一下坐在了地上。刘亚东用鞋子把黄金荣打了近半小时,蔡荣的耳朵被高晓华打的好长时间听不见声音,杨凤英、程汉波、包丽霞被打的脸都变形了。何强下令将我们八名女大法弟子关在二楼单间,给我们背扣在床上,手铐扣進了肉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8/132458.html

2005-05-28:追查佳木斯劳教所恶警刘亚东犯罪事实的报告 2003年6月26日,法轮功学员蔡荣、程汉波、杨凤英、代丽霞、郑迎春、马晓华、费金荣、包丽霞等因不写“作业”被强迫坐在地上,恶警刘亚东动手打她们的嘴巴子,恶警慕振娟拿鞋底子狠抽她们的脸,都打变了形,嘴被打肿得向外翻翻着;恶警刘亚东等将马晓华拖進屋里绑在床上,床板只有一张,6、7寸宽,一动也不能动,吃饭和上厕所时才解开,直至绑了一个月,导致马晓华现在还不

2005-05-28: 追查佳木斯劳教所恶警刘亚东犯罪事实的报告
2003年6月26日,法轮功学员蔡荣、程汉波、杨凤英、代丽霞、郑迎春、马晓华、费金荣、包丽霞等因不写“作业”被强迫坐在地上,恶警刘亚东动手打她们的嘴巴子,恶警慕振娟拿鞋底子狠抽她们的脸,都打变了形,嘴被打肿得向外翻翻着;恶警刘亚东等将马晓华拖進屋里绑在床上,床板只有一张,6、7寸宽,一动也不能动,吃饭和上厕所时才解开,直至绑了一个月,导致马晓华现在还不能正常走路,上食堂吃饭都得好几个人抬着去;刘亚东还把不写“作业”的费金荣拉到外面毒打,又扯進屋里毒打,不停的狠打她的腰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8/102771.html

2004-01-21:2003年6月26日,佳木斯劳教所七大队中队[女队]因为法轮功学员30 多人没有按照队里无理要求的所谓考试内容答题,晚上恶警李秀锦找这些学员谈话,大法弟子卢静坚决不按她们的要求答题。当时就被恶警李秀锦给上了“大背铐”,惨叫声非常凄惨,因为上大背铐这种刑罚令人疼痛难忍,生不如死。第2天大法第子蔡荣,马晓华,戴立霞,杨凤英,郑迎春,包立霞,费金荣,程汉波也遭受“大背铐”酷刑。 大队长何强,恶警

2004-01-21: 2003年6月26日,佳木斯劳教所七大队中队[女队]因为法轮功学员30 多人没有按照队里无理要求的所谓考试内容答题,晚上恶警李秀锦找这些学员谈话,大法弟子卢静坚决不按她们的要求答题。当时就被恶警李秀锦给上了“大背铐”,惨叫声非常凄惨,因为上大背铐这种刑罚令人疼痛难忍,生不如死。第2天大法第子蔡荣,马晓华,戴立霞,杨凤英,郑迎春,包立霞,费金荣,程汉波也遭受“大背铐”酷刑。

大队长何强,恶警洪伟,穆振娟,刘亚东。还有几个刑事犯人,把她们8个人关在一个小屋里,拳打相加,一顿毒打,长达几个小时,大队长何强把蔡荣打了一阵大嘴巴子,当时就打得顺嘴和鼻子流血,脸也肿了起来,恶警将她铐在床上长达20多天。然后将她们都关在楼上的一个小屋里。背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长达一个多月之久不让睡觉。不让穿厚衣服,到了晚上还开着窗户冻她们,一个多月不让出屋。白天背着,晚上再缓过来铐,郑迎春的手被铐子勒到肉里去了,勒得又青又肿都变黑了,才被放下来,现在已经残废了,戴立霞被打得走不了路,一瘸一拐的,肋骨被踢坏了非常疼痛。

在迫害中劳教所大夫给她们每个人缝一针要收20元钱,進行经济勒索。事情发生之后,上级为此事来劳教所调查,大队长何强欺上瞒下,安排了一个刑事犯人,事先告诉她说根本没有这回事。来欺骗上级,借此蒙混过关。掩盖事实真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3-09-13:2001年1月5日,佳木斯劳教所恶警为了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将成汉波和许多大法弟子从一楼调到三楼進行迫害。开始坐小凳,从早上5点坐到晚上12点左右。被恶警逼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大约坐了二十天,又调到二楼迫害,给戴背铐。成汉波坚决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李伟上了“大背铐”,恶警李衡拽着她的手写“转化书”,写完后才把铐子打开。当天晚上恶警李伟就让她往家里打电话说“转化了”。成汉波说:“不打,我也不转化”

2003-09-13: 2001年1月5日,佳木斯劳教所恶警为了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将成汉波和许多大法弟子从一楼调到三楼進行迫害。开始坐小凳,从早上5点坐到晚上12点左右。被恶警逼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大约坐了二十天,又调到二楼迫害,给戴背铐。成汉波坚决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李伟上了“大背铐”,恶警李衡拽着她的手写“转化书”,写完后才把铐子打开。当天晚上恶警李伟就让她往家里打电话说“转化了”。成汉波说:“不打,我也不转化”,恶警说:“那就接着铐”,就又把她铐上了。她被折磨得全身汗水湿透了,满脸淌汗。到了晚上八点,恶警张小丹和一个男恶警又上来把她的手拉到背后铐上,让她在地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恶警张小丹和殷红又给成汉波上了“大吊铐”。因承受不住,成汉波说了违心的话,打开铐子躺了一天,接着又要把她调到对廊去。成汉波说不去,也不“转化”。这时恶警刘亚东气急败坏,象疯了一样又打又骂,几个恶徒一起上,又把她给铐上了,接着又是一顿毒打。之后没有人性的恶警开始扒她裤子。她穿了四条裤子,被一层一层的扒掉,最后扒内裤,当时她正是月经期,内裤都是血。还要扒上衣,还要用电棍电,坐在地上,用“大吊铐”铐着。在这种情况下,成汉波违心地说了假话,恶警刘亚东给打开铐子时,她已经被折磨得起不来了。

10月29日因成汉波不穿劳教所衣服,又被铐“背铐”7天7夜,男恶警还用电棍电她。

2001-12-24: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位于佳木斯郊区西格木,目前在这里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约五十多人,最长时间两年有余,最短也有三个月,年龄最大的62岁,最小的21岁。有大学副教授、大学讲师、国家机关干部、国家公务员、大学生、工人、农民、家庭妇女、其中有数名中共党员。他们有的在家无故被抓,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受尽折磨,有的已经皮包骨,生活不能自理,行走困难。每天副食是中午的一勺没有油的菜,早晚是白水煮几片菜叶,有时连

2001-12-24: 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位于佳木斯郊区西格木,目前在这里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约五十多人,最长时间两年有余,最短也有三个月,年龄最大的62岁,最小的21岁。有大学副教授、大学讲师、国家机关干部、国家公务员、大学生、工人、农民、家庭妇女、其中有数名中共党员。他们有的在家无故被抓,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受尽折磨,有的已经皮包骨,生活不能自理,行走困难。每天副食是中午的一勺没有油的菜,早晚是白水煮几片菜叶,有时连菜叶也没有。家里一律不准送副食,在这里买日用品都是成倍的要钱,条件差的大法弟子,有的用纸壳代替卫生纸,一支牙膏用一年。她们就是白水煮菜叶的汤也不倒掉,下顿再吃。她们坚持用善心对待干警和同室的犯人,处处想到别人而不是自己,把劳教所张口就骂、举手就打的风气改变过来了;这里不准学法、炼功,逼迫大法弟子走列队,强迫劳动,但她们不屈不挠,决不配合邪恶,争取修炼环境,拒绝被迫劳动,绝食抗争,经常被吊打、电击、被铐、被罚刑等,有时大队长恶警何某亲自行凶。

在严管队的大法弟子,每天独自关在小号里,专用犯人看管,不准出入,洗漱和上厕所时才能一个一个的放,互相见面不准说话。另外,干警和犯人在走廊24小时遛廊看着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在“严管队”的17名大法弟子有:王玉红、李淑华、门小华、姚凯、邱玉霞、谢慧、刘艳、程汗波、崔嫦娥、楚凤珍、吴东升、赵亚贤、李艳梅、金利红、谢丽普、赵XX。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8-22: 附相关电话(其中很多是以往收集到的信息,现可能有变动):
区号:0454
张晓燕,现任政法委书记,女,兼任市委副书记、党校校长。
刘臣(现已调到佳木斯市人大任主任):13359630336
宋文锋:13845470005
徐佳才:13803653098
姜富:13704549137
战永凤:13555585236
卢军:13846180999
政法委办公室:
徐富涛:13555587771
佳木斯市维稳领导小组办公室
李虹:13904547333
佳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
孙状:18345465888
石明国:13154542333
刘立新 0454-8560912 0454-8560913
佳木斯郊区政法委
地址:友谊路郊区政府六楼
办公室;8582225

市法工委:
李振华:13199131818
执法检查室:
阴祖强:13136998267

佳木斯市公安局
李晓龙 男 副市长、公安局党委成员、局长
尚志军 男 8298096 8609777 15326696666 副局长
刘岳森 男 8298007 8222588 13504542588 副局长
王玉明 男 8298008 8699066 15303683666 副局长
刘亚洲 男 8298105 8681666 13359638888 副局长
尤学智 男 8298010 15945412345 副局长
李慧坤 女 8298199 13945488886 政治处主任
郑国胜(接任李忠义)市局邪教支队支队长 13199117177

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地址: 郊区友谊路69号
邮编;154004
区号:0454
总机:8581454 8582225
王 鹏 局长 8583552 13349554555
董 军 副局长 13836661717 郊区分局局长45岁 其妻郝旺44岁前进区副长
李爱国 副局长6166778 18724232222 1864545130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4)

恶人电话
恶警:李伟、李衡、张小丹、殷红、刘亚东、林伟
电话:所长室:0454-8891958;8891890;8891948;8891931;8891932
女大队长室 8891638
二大队 8891924
三大队 8891926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1-11: 黑龙江佳木斯市劳教所残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1843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