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 >> 临沂 莒南县(营南县) >> 韩广梅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南石桥村
迫害情况: 现在医院住院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12-17
案例分类: 农民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女婿: 韩广莲
孙子/孙女: 韩广梅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0-10-20: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五) (接上文)中共体制下的官员蔑视法律、肆意横行,不讲法律、只讲政治,践踏法律、祸害一方,此种恶行在沂蒙山区比比皆是,自诩“为人民服务”的官员、警察堕落成了残害百姓的打手帮凶和案犯。 .... (1)残酷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韩广梅一整夜,致使其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上,莒南恶党六一零恐怖人员非法包围、绑架了十九名在许家黄庄村张雅芹家开修炼

2010-10-20: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五)
(接上文)中共体制下的官员蔑视法律、肆意横行,不讲法律、只讲政治,践踏法律、祸害一方,此种恶行在沂蒙山区比比皆是,自诩“为人民服务”的官员、警察堕落成了残害百姓的打手帮凶和案犯。
....
(1)残酷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韩广梅一整夜,致使其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上,莒南恶党六一零恐怖人员非法包围、绑架了十九名在许家黄庄村张雅芹家开修炼心得交流会的法轮功学员。当时莒南“六一零”召集了“110”六、七辆警车、一辆客车(依维克)乘载了几十个恶人,先包围了法轮功学员张雅芹的家,然后破门而入。“六一零”凶残打手马宗涛第一个闯入民宅,马上把大门上了锁,堵在堂屋门口无耻地说:“今晚上是杨广珍小美人作讲师”,一边说着流氓话,一边肆无忌惮的伸出流氓手去摸杨广珍的脸。

恶徒马宗涛接着打手机,叫了外边的更多恶人。不法人员们象一群狼一样扑向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拖入准备好的客车,直奔县城西110报警处(具体门牌不清楚)。到了那里,“六一零”凶残打手马宗涛就把南石桥村法轮功学员韩广梅单独叫到北面一间小独立屋里。韩广梅刚一进屋,恶人马宗涛就狠狠的打了她四个耳光,接着把韩广梅双手后背铐起来,坐在椅子上进行非法提审。

马宗涛的审问非常无耻下流:什么你长得这么漂亮等流氓疯话。韩广梅不配合他的非法流氓审问,马宗涛就找来了专门打犯人用的橡胶棍,对她惨无人道的毒打,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半左右。马宗涛凶狠地毒打韩的脚腕、大小腿,一边毒打,一边恶狠狠地说:“我今晚上非打死你不行。”

当时屋里还站着一个帮凶,抓着韩广梅不让往后抽脚。恶党暴徒们见韩广梅什么也不说,又换了一个毒招折磨她,两恶人把铐在韩广梅背后的双手猛力一提,致使韩广梅发出凄惨的哭叫声,就听见骨骼“啪”的一声,韩广梅疼的几乎晕死过去了。

恶人马宗涛又抓起韩广梅的头发向墙上狠命的撞了不知多少下。韩广梅的头被撞的头昏脑胀,眼冒金星,立时起了几个馒头似的大包。虽然这时韩广梅被折磨毒打的这样,还善意的劝恶人马宗涛:“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不要助纣为虐迫害好人,积点德吧!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这时全无人性的凶手马宗涛不听规劝,大吼道:“共产党就是我爹,我今天非把你打死不可!我把你的肉割下一千块、一万块,我都不解恨。”

就这样韩广梅被马宗涛死去活来的毒打折磨了一夜。最后马宗涛解下韩广梅的手铐,一看韩广梅的双手,害怕了才罢休。

这时已经快早晨六点了。韩广梅的双脚、大小腿、背和腰全是肿的青一块、紫一块,全身几乎都是伤,双腿站不起来,全身疼痛难忍,痛哭失声。另外那十几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坐了一夜。

天亮后,恶徒们把法轮功学员们一起劫持到了莒南县看守所关押。当韩广梅被两恶人拖下车后,这时看守所人员一看韩广梅伤势严重,生命危险,就质问:“是谁把她打成这样,太狠了吧!这样的我们不收。”韩广梅呻吟着回答说:“是马宗涛打的。”这时那些人问马宗涛:“是你打的吗?”马宗涛回答说:“是我打的。”看守所人员说:“那你自己把她送医院检查、拍片吧。”这时全无人性的马宗涛便开车把韩广梅送到莒南县中医院,下车后,身体肥大的马宗涛把韩广梅拖到楼上楼下拍片检查,回来后,说没有骨伤。就这样看守所只好不情愿地把韩广梅收下了。

法轮功学员们在号里被迫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家里人送去棉被也不让收,说看守所里现在统一买了被子,六十元一床。因农历十月二十五日晚上天气还比较暖和,参加交流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只穿了层单裤。在被非法关押的第三天,天气骤然下降到零下八度,韩广梅伤势如此严重竟然也这样在水泥坑上冰了三、四天,腿肿的发炎,人又连拉带吐,最后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看守所的管教不但不马上抢救,还吆喝别人把她拖出来。这时全女号的人都放声大哭,看守所这才找了四个人抬着送到对过的中医院。经医生抢救过来后,这才给挂了吊瓶。第一次送医院时看守所负责人员怕韩广梅出现生命危险,牵连看守所,他们就找来了莒南检察人员来对韩广梅的伤势亲自做了鉴定与记录,韩广梅如实的向检查人员诉说“六一零”恶人马宗涛如何用毒打、酷刑折磨迫害她一夜的过程。他们也都做了记录。

第一次抢救挂完了吊瓶后,伤势严重的韩广梅又被送进看守所关押,从农历十月二十六日至十一月十六日整整关押了二十天,就这样先后抢救了三次。最后这次经医生检查,说病情严重,再不住院就有生命危险。韩广梅的腿被打的伤形成静脉管炎、骨膜发炎。莒南“六一零”这才给交了二千二百元钱住院费,办理了住院手续,第二天才告诉家属。

当时恶人马宗涛哄着韩广梅的家属说:“给韩广梅办了一份一年取保候审的手续,才从看守所里释放出来。”当时办手续是马宗涛给办的,因韩的家属不认识他。就问:“是不是你把腿给打骨折了?”马宗涛急忙撒谎隐瞒说:“根本没有,只是广梅上车时把腿碰了块青。”因为没办手续前,警察不让家人见。

家属在医院上楼一看:韩广梅全身不能动,左腿肿得比腿粗出了一半,满腿是青,连衬裤都不能穿,脚肿的更厉害。医生每次查房就告诉护理的说:“要好好护理,让她全身不要活动,否则有生命危险。”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0/231247.html

2010-10-07: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7/230597.html

2010-10-07: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7/230597.html

2006-09-01:山东莒南邪恶610对韩广梅等上门骚扰 莒南邪恶610又先后两次对韩广梅上门骚扰。第一次是6月中旬的一天,坐车去了四、五个人,恰巧韩广梅家没在家。第二次是恶人陈鑫、庄德茹去韩广梅家,韩广梅正好在家。二恶人说要韩广梅签什么字,韩喝斥让他们走:我的腿被你们迫害的到今天干点活就腿疼,你们赔了1万块钱是不是还不死心又上门骚扰,黄鼠狼子给鸡拜年,你们从来都没安好心。 两恶人又窜到同村的王加云家,叫王

2006-09-01: 山东莒南邪恶610对韩广梅等上门骚扰
莒南邪恶610又先后两次对韩广梅上门骚扰。第一次是6月中旬的一天,坐车去了四、五个人,恰巧韩广梅家没在家。第二次是恶人陈鑫、庄德茹去韩广梅家,韩广梅正好在家。二恶人说要韩广梅签什么字,韩喝斥让他们走:我的腿被你们迫害的到今天干点活就腿疼,你们赔了1万块钱是不是还不死心又上门骚扰,黄鼠狼子给鸡拜年,你们从来都没安好心。

两恶人又窜到同村的王加云家,叫王加云签字。王加云不配合他们,说:我被你们迫害的家破人亡,领着三个女儿艰难度日,丈夫也不管我们娘四个了,你们又来无理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136892.html

2006-01-11:多名近期遭绑架的莒南县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 山东省莒南县2005年11月26日晚被绑架的19名大法弟子,孙茂芹、赵小藯、杨光珍等多名已经被非法劳教。据说,当晚遭毒打的韩广梅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不能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18425.html

2006-01-11: 多名近期遭绑架的莒南县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
山东省莒南县2005年11月26日晚被绑架的19名大法弟子,孙茂芹、赵小藯、杨光珍等多名已经被非法劳教。据说,当晚遭毒打的韩广梅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不能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18425.html

2005-12-24:韩广梅被莒南610毒打致重伤 山东省莒南县大法弟子韩广梅,与另外18名大法弟子11月26日遭绑架后,被莒南610打手马宗涛毒打折磨了整一夜,致使她生命危险,全身不能动,左腿肿得比腿粗出了一半。马宗涛当时恶狠狠的说:“我今晚上非打死你不行。” 2005年11月26日晚上,山东省莒南县恶党610恐怖人员非法包围、绑架了19名在许家黄庄村张雅芹家开修炼心得交流会的大法弟子。当时莒南610召集了

2005-12-24: 韩广梅被莒南610毒打致重伤
山东省莒南县大法弟子韩广梅,与另外18名大法弟子11月26日遭绑架后,被莒南610打手马宗涛毒打折磨了整一夜,致使她生命危险,全身不能动,左腿肿得比腿粗出了一半。马宗涛当时恶狠狠的说:“我今晚上非打死你不行。”

2005年11月26日晚上,山东省莒南县恶党610恐怖人员非法包围、绑架了19名在许家黄庄村张雅芹家开修炼心得交流会的大法弟子。当时莒南610召集了“110”六、七辆警车、一辆客车(依维克)乘载了几十个恶人,先包围了大法弟子张雅芹的家,然后破门而入。610凶残打手马宗涛第一个闯入民宅,马上把大门上了锁,堵在堂屋门口无耻的说:“今晚上是杨广珍小美人作讲师”,一边说着流氓话,一边肆无忌惮的伸出流氓手去摸杨广珍的脸。

恶徒马宗涛接着打手机,叫了外边的更多恶人。不法人员们一群狼一样扑向19名大法弟子,强行绑架拖入准备好的客车,直奔县城西110报警处(具体门牌不清楚)。到了那里,610凶残打手马宗涛就把南石桥村大法弟子韩广梅单独叫到北面一间小独立屋里。韩广梅刚一進屋,恶人马宗涛就狠狠的打了她四个耳光,接着把韩广梅双手后背铐起来,坐在椅子上進行非法提审。

马宗涛的审问非常无耻下流:什么你长的这么漂亮,又什么你不象吃庄户饭的等流氓疯话。韩广梅不配合他的非法流氓审问,恶人马宗涛就找来了专门打犯人用的橡胶棍,進行惨无人道的毒打,此时已是晚上8点半左右。马宗涛凶狠的毒打韩的脚腕、大小腿,一边毒打,一边恶狠狠的说:“我今晚上非打死你不行”。

当时屋里还站着一个帮凶,抓着韩广梅不让往后抽脚。恶党暴徒们见韩广梅什么不说,又换了一个毒招折磨她,两恶人把铐在韩广梅背后的双手猛力一提,致使韩广梅发出凄惨的哭叫声,就听见骨骼“啪”的一声,韩广梅疼的几乎晕死过去了。

恶人马宗涛又抓起韩广梅的头发向墙上狠命的撞了不知多少下。韩广梅的头被撞的头昏脑胀,眼冒金星,立时起了几个馒头似的大包。虽然这时韩广梅被折磨毒打的这样,还善意的劝恶人马宗涛:“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不要助纣为虐迫害好人,积点德吧!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这时全无人性的凶手马宗涛不听规劝,大吼道:“共产党就是我爹,我今天非把你打死不可!我把你的肉割下一千块、一万块,我都不解恨。”

就这样韩广梅被马宗涛死去活来的毒打折磨了一夜。最后马宗涛解下韩广梅的手铐,一看韩广梅的双手,害怕了才罢休。

这时已经快早晨6点了。韩广梅的双脚、大小腿、背和腰全是肿的青一块、紫一块,全身几乎都是伤,双腿站不起来,全身疼痛难忍,痛哭失声。另外那十几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被强制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坐了一夜。

天亮后,恶徒们把大法弟子们一起劫持到了莒南县看守所关押。当韩广梅被两恶人拖下车后,这时看守所人员一看韩广梅伤势严重,生命危险,就质问“是谁把她打成这样,太狠了吧!这样的我们不收。”韩广梅呻吟着回答说:“是马宗涛打的。”这时那些人问马宗涛:“是你打的吗?”马宗涛回答说:“是我打的”。看守所人员说:“那你自己把她送医院检查、拍片吧”。这时全无人性的马宗涛便开车把韩广梅送到莒南县中医院,下车后,身体肥大的恶人马宗涛把韩广梅拖到楼上楼下拍片检查,回来后,说没有骨伤。就这样看守所只好不情愿的把韩广梅收下了。

据悉,在看守所里,莒南610头目刘希鹏命令把杨广珍、孙茂芹、赵小薇、东良店村的一个老太四个人的手吊铐在女号的栅栏上,在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下冻了整整一夜。

大法弟子们在号里被迫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家里人送去棉被也不让收,说看守所里现在统一买了被子,60元一床。听说是看守所里的小医生于庆志用这种方法挣钱,一床黄绿色被有1公分厚,里面全是差晴纶和漏棉做成的,根本不挡寒。小医生于庆志就告诉里边的人说:家里没有去送被子。因农历10月25日晚上天气还比较暖和,参加交流的大法弟子基本上都只穿了层单裤。在被非法关押的第三天,天气骤然下降到零下8度,韩广梅伤势如此严重竟然也这样在水泥坑上冰了三、四天,腿肿的发炎,人又连拉带吐,最后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看守所的管教不但不马上抢救,还吆喝别人把她拖出来。这时全女号的人都放声大哭,看守所这才找了四个人抬着送到对过的中医院。经医生抢救过来后,这才给挂了吊瓶。第一次送医院时看守所负责人员怕韩广梅出现生命危险,牵连看守所,他们就找来了莒南检察人员来对韩广梅的伤势亲自做了鉴定与记录,韩广梅如实的向检查人员诉说610恶人马宗涛如何用毒打、酷刑折磨迫害她一夜的过程。他们也都做了记录。

当第一次抢救韩广梅给她挂吊瓶,610人员封锁消息不通知家人,还派了一个610女成员与看守所的医生于庆志在中医院监视了一夜。这个610女成员见韩广梅屎尿不能自理,都得她干,还疼痛难忍的痛哭大叫,便对韩广梅说:“下手也太重了。唉!马宗涛还是个临时工”,还说:“要是不抓,哪有这些事?”

第一次抢救挂完了吊瓶后,伤势严重的韩广梅又被送進看守所关押,从农历10月26日至11月16日整整关押了20天,就这样先后抢救了三次。最后经医生检查,说病情严重,再不住院就有生命危险。韩广梅的腿被打的伤形成静脉管炎、骨膜发炎。莒南邪恶的610这才给交了2200元钱住院费,办理了住院手续,第二天才告诉家属。

当时恶人马宗涛哄着韩广梅的家属说:“给韩广梅办了一份所谓的一年取保候审的手续,才从看守所里释放出来。”当时办手续是恶人马宗涛给办的,因韩的家属不认识他。就问:“是不是您把腿给打骨折了?”恶人马宗涛急忙撒谎隐瞒说:“根本没有,只是广梅上车时把腿碰了块青。”因为没办手续前,不法人员不让家人见。

家属在医院上楼一看:韩广梅全身不能动,左腿肿得比腿粗出了一半,满腿是青,连衬裤都不能穿,脚肿的更厉害。医生每次查房就告诉护理的说:“要好好护理,让她全身不要活动,否则有生命危险。”

莒南这次被绑架的19名大法弟子部份名单:路镇南石桥村大法弟子韩广梅、王加芬,连汪崖村大法弟子孔丽红、刘秀花、何士存(男),东良店村大法弟子李世华,化家白龙汪村大法弟子刘希娥,胡家白龙汪村大法弟子韩希花、侯士英,孟家黄庄村大法弟子吴维兰,大南黄庄村大法弟子杨纪花,许家黄庄村大法弟子孟凡香、张雅芹。

在此,我们向全社会有善心的、有正义感的人们呼吁,向国外所有正义之士、国际人权机构呼吁,共同制止发生在中国对真善忍信仰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共同制止发生在莒南邪恶610刘希鹏、马宗涛为首的对大法弟子的疯狂抓捕迫害,惩治迫害她们的凶残打手马宗涛等恶人。紧急营救正在莒南中医院住院的大法弟子韩广梅,及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4/117193.html

2005-12-15:莒南县19名大法弟子被610绑架的更多情况 2005年11月26日晚8点多至9点钟,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城南派出所、县110出动大约20名恶警,动用约10馀辆车,窜到莒南县十字路镇许家黄庄村,绑架了当时在一起交流修炼心得的19名大法弟子。目前已知有两名大法弟子获释,大多数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孙茂芹、赵小□等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于临沂市610洗脑班遭受迫害,目前她们正在绝食抗议对她们的

2005-12-15: 莒南县19名大法弟子被610绑架的更多情况
2005年11月26日晚8点多至9点钟,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城南派出所、县110出动大约20名恶警,动用约10馀辆车,窜到莒南县十字路镇许家黄庄村,绑架了当时在一起交流修炼心得的19名大法弟子。目前已知有两名大法弟子获释,大多数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孙茂芹、赵小□等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于临沂市610洗脑班遭受迫害,目前她们正在绝食抗议对她们的非法迫害,从遭非法抓捕到现在估计已绝食半个月了。

在此时气温极低的恶劣条件下,望临沂市610与莒南县相关部门充份考虑无辜受害者的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立即释放所有无辜遭受非法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

东良店村大法弟子李世华在被绑架后,晚上1点多家中遭到非法抄袭,被抄走部份大法书籍、炼功带、录音机和真象材料,同村遭绑架的大法弟子郑佩美家中也受非法抄家;南石桥村大法弟子韩广梅家中27日晚5点多遭非法抄家,据悉恶人甚么也没找到。其他大法弟子遭受非法抄家的情况,尚在调查中。

其他已知姓名的遭绑架的大法弟子有:化家白龙汪村大法弟子刘希娥,胡家白龙汪村大法弟子韩希花、侯士英,孟家黄庄村大法弟子吴维兰,大南黄庄村大法弟子杨纪花,许家黄庄村大法弟子孟凡香、张雅芹,连汪崖村大法弟子何士存(男)。

自今年5月份以来,莒南县“公检法司”与610等部份不法之徒连续多起参与非法疯狂迫害当地大法弟子,给这些大法弟子与他们的家人造成巨大损失和痛苦。5月11日,莒南县610、公安局等恶人,非法闯入莒南县十字路镇土沟村大法弟子陈新霞、肖明霞、孙丽、燕霞、赵而花这五人家疯狂抄家,陈新霞、肖明霞被绑架。 6月1号陈新霞、肖明霞被非法送往往济南劳教,因遭受折磨和非法关押,两人身体检查都不合格。莒南恶人却用行贿手段唆使劳教所留下肖明霞,陈新霞因查出被迫害造成的“乙肝”而释放回家。

7月6日,大法弟子孙丽在家被邪恶的610无辜强行绑架,很快就被非法劳教。 8月12日晚起,莒南县610恶警及大店镇、筵宾镇、镇东、镇西派出所绑架大法弟子季兴书(60岁左右)、季兴彩(60岁左右)、彭修站(50岁左右)、李宝山(43岁)等6人。多居官庄村大法弟子崔建艾随后被绑架。崔建艾的丈夫王后岭(大法弟子,41岁),当时已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2年多了,崔建艾遭绑架后家中只剩一10岁的小女儿,一片凄凉。

大店镇仕沟村大法弟子李宝山,遭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莒南县看守所。家中只剩82岁老父亲和7岁的小女儿,李宝山妻子钱金华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2年多了,被逼的有家不能归。仕沟村大法弟子孙崇祯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劳教所已有2年时间,据说现仍在里面遭受非常残酷的折磨,孙崇祯家里还有10多岁的儿子,婆婆临终也没见上她一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5/116575.html

临沂 莒南县(营南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04-14:
临沂国保大队:
地址:山东临沂市兰山区考棚街1号,邮编276001 区号 0539
褚延山 副所长: 0539-7305720 18553977123
王建军 指导员: 0539-7305739
刘合磊(此人姓名较为潦草,经确认后为刘合磊)13953953278
朱波;

兰山区检察院:
董金伟;
王玉刚;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院长王胜: 0539-8965801、17605390077
副院长马志晓:0539-8965802、15666190007
副院长赫中勇:0539-8965805、15666190009
副院长李培青:0539-8965806、15666190011
副院长刘西刚:0539-8965807、15666190017
纪检组组长张秀军:0539-8965808、15666190013
诉讼中心主任张朝霞:0539-8965809、1566190016
审判员:李相元;
审判员:王勤;
临沂市中级法院: 审判员:何守江; 刑一庭:陈刚; 邱文 0539-8138239
兰山分局:0539-7305739
临沂市直工委610主任:范东旭 0539-8726628、15553950635

2019-03-02:兰山区法院:
副院长刘西刚15666190017、0539-8965807(这个电话和座机应该是法院配给法官等人员的,电话号和手机号尾后4位数前后应该都是法官工作人员电话,如15666190016或15666190015)

2018-07-05: 小店镇派出所:0633-7912519
莒县公安局:0633-6202516、6202501、6202502、6202503、6202506、6202505
莒县国保大队0633-6202523
莒县政法委:0633-6222754
莒县遛一遛:0633-6202610
莒县综治办:0633-62208082
莒县分局国保: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9)

部份相关电话:(区号0539)
莒南610办 7220334
莒南610头子刘希鹏  手机13205392801
610恶警:陈鑫、庄绪茹、马宗涛
莒南政法委 7212410
莒南公安局 7212215
莒南公安局政保科 2267456
莒南县委 7212203
莒南县府 7212442
临沂市委 8312001 8312004
临沂市府 8314126 8315116
临沂市610 总机:819138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12-28:  莒南610打手马宗涛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8/117469.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