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 >> 张守慧(张守会)

女, 4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6-07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起诉案例  正念闯出  洗脑班  劳教  奴工  被性侵扰/性侵犯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被送精神病院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曾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多次绑架  禁止入厕  碼坐小凳/老虎凳/铁椅子/背铐/拷地環  上绳/吊铐/上大挂  约束衣/长时间被捆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媳: 张守慧(张守会)
夫妻/父母: 郑红英(郑洪英)
交叉列在: 辽宁 > 抚顺 东洲区 抚顺市劳动教养院(武家堡/武家甫/吴家堡教养院,男,女)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马三家劳教院(省女子教养院)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子监狱)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9-10-29:抚顺妇女张守慧五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清原镇张守慧女士,一九七一年六月生,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改善了与婆婆的关系,家庭和睦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大法后,张守慧曾五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等酷刑折磨,还曾被送精神病院迫害。 以下是张守慧自述二十年来的经历: 在一九九七年底,修炼法轮功的二

2019-10-29: 抚顺妇女张守慧五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清原镇张守慧女士,一九七一年六月生,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改善了与婆婆的关系,家庭和睦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大法后,张守慧曾五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等酷刑折磨,还曾被送精神病院迫害。

以下是张守慧自述二十年来的经历:

在一九九七年底,修炼法轮功的二姑来我家向我们介绍了法轮功及她修炼后的身心巨大变化,我们就都开始炼功了。我炼法轮功功法后身体感觉很好,接着看过《转法轮》和师父讲法录像,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也不发脾气了,家庭也和睦了。

修炼前,我身体不好,农活干不了,比较任性,爱发脾气,和婆婆有摩擦自己就生闷气。一次,我和丈夫生气把家中的电视机都砸了。

修炼前,我婆婆郑洪英每年都要住院几次,花费医药费几千元,修炼法轮功以后,婆婆身体上久治不愈的病都好了,什么活都能干了,心情也好了,邻居都说:“郑洪英炼法轮功后身体真的病都好了,还能干活了。”我们婆媳关系融洽了,这一切都是我亲身经历的。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五次遭警察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曾惨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等酷刑折磨,还曾被送精神病院。我的婆婆两次被非法判刑,家里多次被勒索钱财,达一万多元,家庭经济损失巨大。

一、依法上访却被非法劳教二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全国媒体全天候谎言污蔑法轮功,我依据中国的宪法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北京,我被绑架后送回当地,劫持到清原县南口前镇政府被非法关押十天,强迫洗脑。开始每天伙食费五元钱,后来每顿十五元。南口前镇政府的王会昌威胁婆婆交一千元保证金,之后我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底,我再次去北京上访,刚一到北京就被绑架,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警察将我的双手非法铐在一棵刚刚搂过来的大树上冻了半宿。

第二天被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徐金荣劫持到清原驻京办事处,两天后南口前镇政府的宫玉华、马千里和另外两个警察到北京接回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火车刚过抚顺两个警察把我和张传文铐了起来,说要严惩。我们都被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南口前镇派出所所长崔井祥、镇长等人非法闯入我家中,抢走现金四百多元,家中的彩色电视机、VCD影碟机也一起抢走。

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十九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被清原公安局送到抚顺市教养院非法劳教。

在抚顺教养院我遭到毒打、关小号酷刑折磨,夜间天气寒冷一名普教给我一件破大衣被警察发现,我被吊铐了起来,普教也遭到打骂十天。从小号被放出来时,我的双臂已经没有了知觉,不听使唤了。后被关到一楼阴暗潮湿的房间。由于手没有了知觉,吃不了饭,腿不能走路。精神受到严重伤害,出现了神志恍惚的状态,在警察吴伟的逼迫和欺骗下,我的公公卖了仅有的粮食凑了一些钱把我送进了抚顺市精神病院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回到家中。

二、第二次被非法劳教,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我在抚顺市被抚顺公安一处、抚顺东洲公安分局、抚顺新屯派出所等二十多个警察绑架,同时遭到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王秀霞和另一名男法轮功学员。警察上来把我们三人打倒在地并连踢带打,我被套上了黑头套用车劫持走了,带到一个黑屋子里把我的四肢固定在铁椅子上,恶警们拽头发、扇嘴巴子、用拳头打脸、打胸脯,每两人一组轮班参与迫害。还问我认不认识康孝生?不回答就遭到疯狂的毒打,警察们打累了就用温度很高的白炽灯泡烤,把我打晕了好几次。

在我的身体经多方检查不合格(双手、双腿开始抽筋、心脏也在抽)的情况下,抚顺看守所还是把我收下了。一进看守所,就看见王秀霞还被绑在铁椅子上被酷刑折磨,几天后王秀霞被折磨致死,那也是我见王秀霞的最后一面。

刚到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把我拖到厕所衣服扒光浇凉水,我被浇的浑身肌肉抽筋,犯人趁机使劲掐我的肌肉,大腿内侧、胳膊内侧被犯人都掐出血了,我疼痛难忍大声喊叫。我的身体被迫害的在死亡的边缘上徘徊着,四肢经常抽,心脏心悸疼痛难忍。警察说带我去医院,却把我拖出去一顿毒打,并说我是装的,用绳子把我牢牢地绑在了铁椅子上,我窒息的喘不过气。还被带上了据说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脚镣拖到了警察关晶负责的监室。我四肢时常抽筋,被犯人毒打,他们却说我是装的逼迫我劳动。

一天牢头指使全监室的犯人说:“使劲打(法轮功学员),打死拉倒,没有事”。那天很多法轮功学员(贾乃芝,王凤云,胡彦波)都被打了。所有的犯人就连平时不动手的李立和辽阳的刘辉也动手了。我被几个人踹倒拖到墙角,犯人刘云拽我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我眼冒金星头象裂开了一样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二天毒打还在继续。王秀霞就是那时被迫害致死的。我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怕被人听见就把我用绳子捆起来嘴用胶布封上。

三、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了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用人间地狱也形容不了这里的恐怖。

一进劳教所,我就被一群包夹人员扭胳臂拽腿,连拖带拽的带到大门里。每天由几个包夹人员在我耳边喋喋不休地说一些歪曲诬蔑大法的话。在马三家教养院,我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情况下,还被强迫坐小板凳、做手工奴役劳动。炎热的夏天强迫我去拔圆葱、拔大蒜,在露天没有遮阳的地方一坐小板凳就是一天,长时间坐着臀部的皮肤红肿、疼痛难忍。半年的时间我被迫害的没有了月经,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掉了一半,几乎不能正常走路、四肢抽筋。

二零零五年的冬天,丈夫把我接回家了,回家的路上我每走几步都要歇几分钟,回到了被迫害得家徒四壁的家。

四、第四次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我在自己家里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便衣警察骗到楼下绑架,抚顺国保支队警察彭越、耿聃抢走我的钥匙自行开门入室非法抢劫。抢走了四千三百多元现金和三十多本法轮功书籍,至今未还。我被绑架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拘禁十五天。

五、第五次被绑架 奴工、罚站、吊挂、不准如厕……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晚,我开车到北口前村刚停下,后面紧接着开过去两辆车,我没在意,我们三个人(金凤芝和徐平)在准备挂真相条幅,条幅还没有挂上,抚顺市国保支队队长彭越、郝某等七、八个人便冲了过来,彭越冲在最前面,大喊着:“可算找到你了。”同时对其他人说:“把她交给我,你们对付那两个。”彭越把我紧紧搂住,小声的说:“我们是老朋友了,只要你不告我,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同时示意我再给他点钱,我没有理他。他们抢走我的车钥匙,把我车的后备箱打开,没经我的同意,把我车里翻的乱七八糟,车里的物品:蜂蜜四瓶,电话,现金400元还有打扫卫生的工具全部被抢走。

在南杂木高速路出口,车停了下来,彭越凶狠地对其他人说:“你们叫什么名字?家在哪住?不说在这挖个坑把你活埋了。”

当晚深夜一点多钟,抚顺国保支队彭越用钥匙直接打开我家的房门闯入室内,我的丈夫备受惊吓。彭越没有搜查证直接抢走我家的电脑、电话、DVD唱戏机、打印机,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在现场没有出具扣押清单。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当晚被劫持到抚顺新抚公安分局,第二天被送到抚顺市福民派出所晚上我们三人被劫持到抚顺看守所非法关押。

1、在抚顺看守所所遭受的迫害

在抚顺看守所报病号,一片药不拿也得扣五十元,刚开始做奴工完不成定额就得罚站。我被迫害的身体出现病状,血压高达180,夜间罚站每人每次一小时,一夜卡倒三、四次,狱警田秘(音)说:如果她站不了一小时,那么全号就恢复站两个半小时。

在抚顺市看守所要做奴工,每天早晨六点到晚六点收工,奴工定额不断向上涨,大部份人由于太累了都病倒了,为了抵制看守所的奴役迫害。有一天中午大家都没吃饭,看守所很震惊,他们要求所有不吃饭的人道歉,我不听,就被吊在墙上四天四夜。

二零一六年七、八月份的一天晚上,因我炼功,犯人蔡文静殴打我。第二天狱警刘馨竹开早会时问我为什么打蔡文静,我说我没有,我炼法轮功没影响谁,犯人蔡文静趁我不注意,从后面过来,拽住我的头发,使劲往地上磕,同时过来五、六个人,对我连踢带踹,事后,刘馨竹为了逃避责任故意包庇蔡文静说:“蔡文静不是当着她的面打的我,是我记错了。”

2、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七年二月,我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集训矫治监区,犯人李梅教我说报告词,我没有按她的意思说,狱警孙春华疯了一样说要搜我身,我说:已经搜两次了,还搜什么?她指使几名恶犯马琳、孟丹、范丽丽、王艳等人把我拖到卫生间,将我的衣服扒光,一边录像,一边谩骂我,说炼法轮功的都不知羞耻,并扬言把我的裸体录像发到网上。为了达到“转化”我的目的,大冬天她们把窗户打开冻我,我被冻的发抖,不给我棉被,不给热水。李梅、王艳拿来“三书”,让我签。李梅拿来试卷,都是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话,我当场把它撕了,李梅、邱淑婷叫来孟丹、范丽丽把我按倒在地,拿来印泥把“三书”和试卷都按上了我的手印。

狱警验收“转化”成果,我说“三书”不是我自愿写的。等验收的狱警走后,狱警孙春华象疯子一样大喊着让我学习,所谓的学习就是罚站,我站不住昏倒在地上,还没等我爬起来,犯人王天峰拿水倒在地上,迫使我起来,我还没等起来犯人宋明雪把我在地上拖来拖去,直到把地拖干。

我要去厕所他们把门堵得死死的不让我去。我问范丽丽:正常去厕所时间也不让去吗?她说:就不让你去,憋死你!爱哪告哪告!看这屋子里谁能给你证明我不让你去厕所。犯人刘栖楠配合范丽丽喊:有人去厕所吗?没有。

这里的犯人折磨人的手段太多、太残忍了。还把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纸条摆在我的眼前,贴在我的床上、衣服上,在监控看不到的地方踢我、踹我是常事。我不配合他们,为了逼迫我“转化”,四个多月的时间不让我换洗衣物、不让我用日用品卫生纸。剥夺了我生存的最基本权利 。

四个多月后,我被转到三监区。在监狱要做奴工,第一天晚上做奴工就加班到九点多,之后也是时常加班,据其他犯人讲之前加班是常事,可是谁也不敢吱声,为了那些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劳动定额,有的时候吃饭都顾不上,做奴工时间是每天早七点出工到晚七点才收工。只有在巡视组进驻的时间里短了一些,伙食也改善了一些,可是巡视组刚走一切又恢复老样子。

二零一八年六、七月份时,我和队长刘晓彦说了申诉的事,当时说的挺好:这不算什么事,我能帮你。过一段时间我又问刘晓彦申诉的事,她说:什么申诉?哪有那种事?十月份写了五份申诉交给她,之后她威胁我要给我加期,还要把我父亲找来让父亲逼我“转化”。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一个犯人告诉我法轮功学员夏宁被张梅打了。我经多方查证确有其事,满屋子十多人眼睁睁的看着夏宁挨打却没有一个人发声,而这一切都是在狱警刘晓彦的纵容、犯人孙珊珊的参与指使下发生的。那一天是教导员李颖值班,当我质问狱警刘晓彦为什么不处理张梅打夏宁的事件时,刘晓彦却撒谎说处理完了。其实是当我质问她后她才去轻描淡写的批评张梅几句。

此事过后,我的精神有点恍惚,二零零三年同修王秀霞被迫害致死的情景再一次浮现我的眼前:王秀霞喊“法轮大法好”,声音从洪亮到那微弱,伴随着恶犯们狂踢乱踹声,再一次撕着我的心,我为王秀霞难过,我为夏宁难过,我为自己难过,为千千万万受难的法轮功学员难过,更为那些跟着邪党跑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难过,他们要是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得承担后果他们还会跟着跑吗!?

二十年来我们没过上几天安稳日子,我没有违反任何中国的法律,只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受如此迫害,还对我非法判刑,也给我年迈的父母、公婆、丈夫、孩子及所有的亲朋好友造成巨大的痛苦,所有这些都是由于江泽民发动的迫害造成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29/抚顺妇女张守慧五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395090.html

2019-07-01:奴工、罚站、吊挂、不准如厕……张守慧遭四年冤狱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被抚顺国保大队彭越、耿聃等警察绑架,二零一六被非法判刑四年,受尽折磨。张守慧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从辽宁女监出狱回家。 张守慧自从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屡遭迫害,曾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五年。二零零三年,张守慧、王秀霞在抚顺遭绑架,她曾被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浇凉水、戴重脚镣、

2019-07-01: 奴工、罚站、吊挂、不准如厕……张守慧遭四年冤狱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被抚顺国保大队彭越、耿聃等警察绑架,二零一六被非法判刑四年,受尽折磨。张守慧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从辽宁女监出狱回家。

张守慧自从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屡遭迫害,曾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五年。二零零三年,张守慧、王秀霞在抚顺遭绑架,她曾被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浇凉水、戴重脚镣、送精神病院等酷刑折磨。在抚顺市看守所,张守慧目睹了王秀霞被折磨致死的过程 ,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几近精神失常……

张守慧的婆婆郑洪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也曾遭受两次冤狱迫害。他们一家人多年饱受的苦难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造成的。

以下是张守慧自诉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在抚顺看守所和辽宁省女子监狱遭迫害事实: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晚,我开车到某村刚停下,后面紧接着开过去两辆车,我没在意,我们三个人(金凤芝和徐平)在准备挂真相条幅,条幅还没有挂上,抚顺市国保支队队长彭越、郝某等七、八个人便冲了过来,彭越冲在最前面,大喊着:“可算找到你了。”同时对其他人说:“把她交给我,你们对付那两个。”彭越把我紧紧搂住,小声的说:“我们是老朋友了,只要你不告我,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同时示意我再给他点钱,我没有理他。他们抢走我的车钥匙,把我车的后备箱打开,没经我的同意,把我车里翻的乱七八糟,车里的物品:蜂蜜四瓶还有打扫卫生的工具全部被抢走。

在某高速路出口,车停了下来,彭某凶狠地对其他人说:“你们叫什么名字?家在哪住?不说在这挖个坑把你活埋了。”我们三人(有金凤芝和徐平)被劫持到抚顺市福民派出所。

当晚深夜一点多钟,抚顺国保支队彭越用钥匙直接打开我家的房门闯入室内,我的丈夫备受惊吓。彭越没有搜查证直接抢走我家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在现场没有出具扣押清单。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当晚,我们三人被劫持到抚顺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抚顺看守所所遭受的迫害

在抚顺看守所报病号,一片药不拿也得扣五十元,刚开始做奴工完不成定额就得罚站。我被迫害的身体出现病状,血压高达180,夜间罚站每人每次一小时,一夜得站三、四次,狱警田秘(音)说:“如果她站不了一小时,那么全号就恢复站两个半小时。

在抚顺市看守所要做奴工,每天早晨六点到晚六点收工,奴工定额不断向上涨,大部分人由于太累了都病倒了,为了抵制看守所的奴役迫害。有一天中午大家都没吃饭,看守所很震惊,他们要求所有不吃饭的人道歉,我不听,就被吊在墙上四天四夜。

二零一六年七、八月份的一天晚上,因我炼功,犯人蔡文静殴打我。第二天狱警刘馨竹开早会时问我为什么打蔡文静,我说我没有,我炼法轮功没影响谁,犯人蔡文静趁我不注意,从后面过来,拽住我的头发,使劲往地上磕,同时过来五、六个人,对我连踢带踹,事后,而刘馨竹居然逃避责任说:“蔡文静不是当着她的面打的我,是我记错了。”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七年二月,我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集训矫治监区,犯人李梅教我说报告词,我没有按她的意思说,狱警孙春华疯了一样说要搜我身,我说:已经搜两次了,还搜什么?她指使几名恶犯马琳、孟丹、范丽丽、王艳等人把我拖到卫生间,将我的衣服扒光,一边录像,一边谩骂我,说炼法轮功的都不知羞耻,并扬言把我的裸体录像发到网上。为了达到“转化”我的目的,大冬天她们把窗户打开冻我,我被冻的发抖,不给我棉被,不给热水。李梅、王艳拿来“三书”,让我签。李梅拿来试卷,都是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话,我当场把它撕了,李梅、邱淑婷叫来孟丹、范丽丽把我按倒在地,拿来印泥把“三书”和试卷都按上了我的手印。

狱警验收“转化”成果,我说“三书”不是我自愿写的。等验收的狱警走后,狱警孙春华象疯子一样大喊着让我学习,所谓的学习就是罚站,我站不住昏倒在地上,还没等我爬起来,犯人王天峰拿水倒在地上,迫使我起来,我还没等起来犯人宋明雪把我在地上拖来拖去,直到把地拖干。

我要去厕所他们把门堵得死死的不让我去。我问范丽丽:正常去厕所时间也不让去吗?她说:就不让你去,憋死你!爱哪告哪告!看这屋子里谁能给你证明我不让你去厕所。犯人刘栖楠配合范丽丽喊:有人去厕所吗?没有。

这里的犯人折磨人的手段太多、太残忍了。还把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纸条摆在我的眼前,贴在我的床上、衣服上,在监控看不到的地方踢我、踹我是常事。我不配合他们,为了逼迫我“转化”,四个多月的时间不让我换洗衣物、不让我用日用品卫生纸。剥夺了我生存的最基本权利 。

四个多月后,我被转到三监区。在监狱要做奴工,第一天晚上做奴工就加班到九点多,之后也是时常加班,据其他犯人讲之前加班是常事,可是谁也不敢吱声,为了那些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劳动定额,有的时候吃饭都顾不上,做奴工时间是每天早七点出工到晚七点才收工。只有在巡视组进驻的时间里短了一些,伙食也改善了一些,可是巡视组刚走一切又恢复老样子。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一个犯人告诉我法轮功学员夏宁被张梅打了。我经多方查证确有其事,满屋子十多人眼睁睁的看着夏宁挨打却没有一个人发声,而这一切都是在狱警刘晓彦的纵容、孙珊珊的参与指使下发生的。那一天是教导员李颖值班,当我质问狱警刘晓彦为什么不处理张梅打夏宁的事件时,刘晓彦却撒谎说处理完了。其实是当我质问她后她才去轻描淡写的批评张梅几句。

此事过后,我的精神有点恍惚,二零零三年同修王秀霞被迫害致死的情景再一次浮现我的眼前:王秀霞喊“法轮大法好”,声音从洪亮到那微弱,伴随着恶犯们狂踢乱踹声,再一次撕扯着我的心,我为王秀霞难过,我为夏宁难过,我为自己难过,为千千万万受难的法轮功学员难过,更为那些跟着邪党跑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难过,他们要是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得承担后果他们还会跟着跑吗!?

二零一八年六、七月份时,我跟狱警队长刘晓彦说了申诉的事,当时刘晓彦还说的挺好:这不算什么事,我能帮你。过一段时间我又问刘晓彦申诉的事,她说:什么申诉?哪有那种事。十月份,我写了五份申诉交给她,没信了。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邪恶黑窝,用人间地狱都形容不了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的残酷迫害。我希望国内外有良知的人士都能尽自己的力量,制止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因此你也会得到神佛的护佑拥有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奴工、罚站、吊挂、不准如厕……张守慧遭四年冤狱-389418.html

2019-04-28: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于4月23日从辽宁女子监狱结束4年冤狱,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8/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5648.html

2019-04-28: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于4月23日从辽宁女子监狱结束4年冤狱,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8/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5648.html

2018-02-03: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金凤芝、张守慧被非法关在省女子监狱近一年 2017年2月7日,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目前,金凤芝现在非法关在第10监区,张守慧被非法关在第3监区。 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在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被抚顺国保警察绑架,2016年7月11日得知,张守慧、金凤芝被抚顺新抚区法院非法判刑,张守慧被非法判刑四年,金凤芝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2018-02-03: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金凤芝、张守慧被非法关在省女子监狱近一年
2017年2月7日,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目前,金凤芝现在非法关在第10监区,张守慧被非法关在第3监区。

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在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被抚顺国保警察绑架,2016年7月11日得知,张守慧、金凤芝被抚顺新抚区法院非法判刑,张守慧被非法判刑四年,金凤芝被非法判刑三年半。2017年2月7日,被劫持到省女子监狱。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3/二零一八年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60371.html

2017-03-23: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已经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2017年2月7日,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2016年5月18日,在抚顺市看守所,抚顺市新抚区法院对清原县大法弟子张守慧、金凤芝、徐平非法开庭。当庭宣布休庭。 2016年7月11日得知:张守慧、金凤芝、徐平被抚顺新抚区法院非法判刑。张守慧被非法判刑四年;金凤芝三年半、徐平二年。之后,张守

2017-03-23: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已经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2017年2月7日,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2016年5月18日,在抚顺市看守所,抚顺市新抚区法院对清原县大法弟子张守慧、金凤芝、徐平非法开庭。当庭宣布休庭。

2016年7月11日得知:张守慧、金凤芝、徐平被抚顺新抚区法院非法判刑。张守慧被非法判刑四年;金凤芝三年半、徐平二年。之后,张守慧、金凤芝二人上诉到抚顺市中级法院。抚顺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在2015年4月24日被尾随的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等不法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

在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预谋下,5月27日,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非法批捕。11月初,抚顺市新抚区法院、检察院将案子退回到抚顺市公安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88.html

2016-12-13:二次劳教迫害 张守慧又被非法判刑四年 辽宁省清原县南口前镇法轮功学员张守慧,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十点多在南口前镇被抚顺刑警支队警察绑架。抚顺市国保支队编造假证据将张守慧构陷到抚顺市新抚区法院,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张守慧被非法开庭,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张守慧上诉,抚顺市中级法院违法维持原判。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守慧曾五次遭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在抚顺市看守所和马三家

2016-12-13: 二次劳教迫害 张守慧又被非法判刑四年
辽宁省清原县南口前镇法轮功学员张守慧,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十点多在南口前镇被抚顺刑警支队警察绑架。抚顺市国保支队编造假证据将张守慧构陷到抚顺市新抚区法院,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张守慧被非法开庭,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张守慧上诉,抚顺市中级法院违法维持原判。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守慧曾五次遭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在抚顺市看守所和马三家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曾惨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等酷刑折磨;还曾被送精神病院、精神也受到的极大的摧残,几近精神失常。

张守慧的婆婆郑洪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也曾遭受两次冤狱迫害。他们一家人多年饱受苦难都是因为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而造成的。

一、依法上访被非法劳教二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张守慧依据中国宪法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北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劫持到清原县南口前镇政府被非法关押十天,强迫洗脑。南口前镇政府的王会昌用威胁手段逼迫张守慧的婆婆交一千元保证金,张守慧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底,张守慧再次去北京上访,刚一到北京就被绑架,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警察将张守慧的双手非法铐在一棵刚刚搂过来的大树上冻了半宿。

第二天被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徐金荣非法劫持到清原驻京办事处,两天后南口前镇政府的宫玉华、马千里和另外两个警察到北京接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火车刚过抚顺两个警察把张守慧和张传文铐了起来,说要严惩。张守慧等法轮功学员都被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南口前镇派出所所长崔井祥、镇长等人非法闯入张守慧家中,抢走现金四百多元,家中的彩色电视机、VCD影碟机也一起抢走。

在看守所张守慧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十九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张守慧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送到抚顺市教养院遭受迫害。

在抚顺教养院张守慧遭到毒打、关小号酷刑折磨,夜间天气寒冷一名普教给张守慧一件破大衣被警察发现,张守慧被吊铐了起来,普教也遭到打骂十天,从小号被放出来时张守慧的双臂已经没有了知觉,不听使唤了。后被关到一楼阴暗潮湿的房间。

由于手没有了知觉,吃不了饭,腿不能走路,精神受到严重伤害,出现了神志恍惚的状态,在警察吴伟的逼迫和欺骗下,张守慧的公公卖了仅有的粮食凑了一些钱把张守慧送进了抚顺市精神病院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回到家中。

二、做好人被非法劳教三年,惨遭铐铁椅子、白炽灯烤等酷刑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张守慧在抚顺市租房处被抚顺公安一处、抚顺东洲公安分局、抚顺新屯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绑架,同时遭到非法绑架的还有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秀霞和另一名男法轮功学员;警察上来把张守慧等三人打倒在地并连踢带打,张守慧被套上了黑头套用车劫持走了,带到一个黑屋子里把张守慧的四肢固定在铁椅子上,恶警们拽头发、扇嘴巴子、用拳头打脸、打胸脯,每两人一组轮班参与迫害。还问张守慧认不认识康孝生?不回答就遭到疯狂的毒打,警察们打累了就用温度很高的白炽灯泡烤,张守慧被打晕了好几次。

张守慧的身体经多方检查不合格(双手、双腿开始抽筋、心脏也在抽)的情况下,抚顺看守所还是把张守慧收下了,一进看守所就看见王秀霞还被绑在铁椅子上被酷刑折磨,几天后王秀霞被折磨致死,那也是张守慧见王秀霞的最后一面。刚到看守所,警察指使普犯把张守慧拖到厕所衣服扒光浇凉水,张守慧被浇的浑身肌肉抽筋,普犯趁机使劲掐张守慧的肌肉,大腿内侧、胳膊内侧被犯人都掐出血了,张守慧疼痛难忍大声喊叫。张守慧的身体被迫害的在死亡的边缘上徘徊着,四肢经常抽,心脏心悸疼痛难忍。警察说带张守慧去医院,却把张守慧拖出去一顿毒打,并说是装的,用绳子把张守慧牢牢地绑在了铁椅子上,张守慧窒息的喘不过气。还被戴上了据说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脚镣拖到了警察关晶负责的监室。张守慧四肢时常抽筋,被普犯毒打,他们却说张守慧是装的逼迫张守慧劳动。

一天牢头指使全监室的犯人说:“使劲打(法轮功学员),打死拉倒,没有事”。

那天很多法轮功学员(贾乃芝,王凤云,胡彦波)都被打了。所有的普犯就连平时不动手的李立(外号叫老猫)和辽阳的刘辉也动手了。张守慧被几个人踹倒拖到墙角,普犯刘云拽张守慧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张守慧眼冒金星头象裂开了一样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二天毒打还在继续。王秀霞就是那时被迫害致死的。张守慧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怕被人听见就把张守慧用绳子捆起来嘴用胶布封上。

三、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张守慧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了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用人间地狱也形容不了这里的恐怖。张守慧一进劳教所就被一群包夹人员扭胳臂拽腿,连拖带拽的带到大门里。每天由几个包夹人员在张守慧耳边喋喋不休地说一些歪曲诬蔑大法的话,在马三家教养院,张守慧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情况下,还被强迫坐小板凳、做手工奴役劳动。炎热的夏天强迫张守慧去扒圆葱、扒大蒜,在露天没有遮阳的地方一坐小板凳就是一天,长时间坐着臀部的皮肤红肿、疼痛难忍。半年的时间张守慧被非法迫害的没有了月经,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掉了一半,几乎不能正常走路、四肢抽筋。

二零零五年的冬天,丈夫把张守慧从马三家劳教所接回家了,张守慧被迫害的几乎不能走路,每走几步就要歇几分钟,由于屡遭迫害以及金钱勒索,家中已是家徒四壁了。

四、第四次被无理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张守慧在自己家里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便衣警察骗到楼下非法绑架,抚顺国保支队警察彭越、耿聃抢走张守慧的钥匙自行开门入室非法抢劫。抢走了四千二百多元现金和三十多本法轮功书籍,至今未还。张守慧被非法绑架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拘禁十五天。

五、第五次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十点多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在南口前镇被抚顺刑警支队二大队警察非法绑架。当晚深夜一点多钟,抚顺国保支队彭越用钥匙直接打开张守慧家的房门闯入室内,非法抄家。张守慧的丈夫备受惊吓。彭越没有搜查证,直接抢走张守慧家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在现场没有出具扣押清单。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当晚,张守慧等人被绑架到抚顺看守所非法关押。五月二十七日被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批捕,非法关押至今。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张守慧被抚顺市国保支队编造假证据陷害到抚顺市新抚区法院。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抚顺市新抚区法院对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徐平非法开庭,当庭宣布休庭。2016年7月11日得知:张守慧被非法判刑四年,张守慧上诉到抚顺市中级法院,抚顺市中级法院执法犯法维持原判。

张守慧没有违反任何中国的法律,只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受如此迫害,还要对张守慧非法开庭。也给张守慧年迈的父母、公婆、丈夫、孩子及所有的亲朋好友造成巨大的痛苦。所有这些都是由于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造成的。

六、婆婆郑洪英曾遭两次冤狱

张守慧的婆婆郑洪英因病久治无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体上的顽疾一扫而光,什么农活都能干了。村里人也都说:郑洪英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全好了,郑洪英是一个最好的人。这样的好人曾遭两次冤狱,在中共监狱被迫害近七年。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晚上,郑洪英在西丰的小四平七营场送真相材料,遭不明真相人的诬告,被西丰公安局国保警察和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零五年被西丰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在南口前镇王家堡村黄金堡民组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村民李国华、赵晶夫妻诬告,被南口前镇派出所所长王彦彬等警察绑架,随后被送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日,郑洪英被清原县法院非法判四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3/二次劳教迫害-张守慧又被非法判刑四年-338880.html

2016-07-21:抚顺看守所仍非法关押11位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抚顺市看守所位于抚顺望花区南沟,也称南沟看守所,分为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截至发稿,第一看守所还非法关押着抚顺地区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 清源县:张守慧、金凤芝、徐平; 抚顺市:段淑梅、李玉环、许桂芹、贺立中、赵静、田彩英、李丽珍、张文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1/抚

2016-07-21: 抚顺看守所仍非法关押11位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抚顺市看守所位于抚顺望花区南沟,也称南沟看守所,分为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截至发稿,第一看守所还非法关押着抚顺地区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

清源县:张守慧、金凤芝、徐平;
抚顺市:段淑梅、李玉环、许桂芹、贺立中、赵静、田彩英、李丽珍、张文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1/抚顺看守所仍非法关押11位法轮功学员-331664.html

2016-07-16: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徐平被非法判刑 2016年7月11日得知: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徐平被抚顺新抚区法院非法判刑。张守慧被非法判刑四年;金凤芝三年半、徐平二年。目前,张守慧、金凤芝二人正在上诉。 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在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被尾随的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等不法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 在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预谋

2016-07-16: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徐平被非法判刑
2016年7月11日得知: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徐平被抚顺新抚区法院非法判刑。张守慧被非法判刑四年;金凤芝三年半、徐平二年。目前,张守慧、金凤芝二人正在上诉。

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在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被尾随的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等不法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

在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预谋下,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进一步陷害:五月二十七日,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十一月初,抚顺市新抚区法院、检察院将案子退回到抚顺市公安局。可是抚顺国保支队彭越拒不放人,就是要陷害好人。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所谓的“案子”,被构陷到抚顺新抚区法院。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在抚顺市看守所,抚顺市新抚区法院对清原县大法弟子张守慧、金凤芝、徐平非法开庭。当庭宣布休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5/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1390.html

2016-05-11:辽宁抚顺市新抚法院欲非法庭审张守慧等三人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法院对辽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徐平非法开庭。张守慧、金凤芝、徐平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抚顺市国保大法绑架后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一年多了,被抚顺市看守所超期羁押。 事件回放: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尾随的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等不法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在

2016-05-11: 辽宁抚顺市新抚法院欲非法庭审张守慧等三人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法院对辽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徐平非法开庭。张守慧、金凤芝、徐平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抚顺市国保大法绑架后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一年多了,被抚顺市看守所超期羁押。

事件回放: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尾随的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等不法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在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等预谋下,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进一步陷害,彭越把这个所谓的“案子”转交给了抚顺新抚公安分局下属福民派出所。

五月二十七日,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十一月初,抚顺市新抚区法院、检察院将案子退回到抚顺市公安局。可是抚顺国保支队彭越拒不放人,就是要陷害好人,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再次被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诬陷到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进一步被迫害到新抚区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1/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8194.html#165110209-1

2016-03-19:辽宁省清原县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非法关押近11个月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2015年4月24日被抚顺国保支队彭越等人无理绑架,随后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之后,彭越把这个所谓的“案子”转交给了抚顺新抚公安分局下属福民派出所。 2015年5月27日,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非法批捕。11月初,抚顺市新抚区法院、检察院将案子退回到抚顺市公安局。可是抚顺国保支队

2016-03-19: 辽宁省清原县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非法关押近11个月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2015年4月24日被抚顺国保支队彭越等人无理绑架,随后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之后,彭越把这个所谓的“案子”转交给了抚顺新抚公安分局下属福民派出所。

2015年5月27日,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非法批捕。11月初,抚顺市新抚区法院、检察院将案子退回到抚顺市公安局。可是抚顺国保支队彭越拒不放人。2015年12月20日,抚顺国保支队将张守慧、徐平、金凤芝所谓的“案子”再次构陷到抚顺新抚区法院。

三位法轮功学员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看守所,不许家属探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9/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25553.html

2015-12-25:辽宁清原县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构陷法院 2015年12月20日,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的“案子”,已经送到抚顺新抚区法院,在此之前,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已经将案子退回到抚顺市公安局。可是抚顺国保支队拒不放人,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又一次被抚顺国保支队彭越等陷害。 2015年4月24日,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等人尾随绑架了张守慧、徐平、金凤芝,随后将她们移交到抚顺新抚公安分局下属福

2015-12-25: 辽宁清原县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构陷法院
2015年12月20日,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的“案子”,已经送到抚顺新抚区法院,在此之前,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已经将案子退回到抚顺市公安局。可是抚顺国保支队拒不放人,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又一次被抚顺国保支队彭越等陷害。

2015年4月24日,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等人尾随绑架了张守慧、徐平、金凤芝,随后将她们移交到抚顺新抚公安分局下属福民派出所。5月27日,张守慧、徐平、金凤芝被抚顺市新抚检察院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5/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0946.html

2015-08-04:女儿遭绑架关押 抚顺老年夫妻控告恶首江泽民 抚顺市清原县张守慧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五次被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现仍被抚顺新抚公安分局非法批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日前,张守慧的父母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递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 以下是控告状中陈述的事实与理由: 我是张守慧的父亲,没有真正修炼法轮功,但是,我知道法轮功好,祛病健身奇效,提高人的道德。我是有亲身体会的,1998年的秋天,我在

2015-08-04: 女儿遭绑架关押 抚顺老年夫妻控告恶首江泽民
抚顺市清原县张守慧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五次被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现仍被抚顺新抚公安分局非法批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日前,张守慧的父母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递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

以下是控告状中陈述的事实与理由:

我是张守慧的父亲,没有真正修炼法轮功,但是,我知道法轮功好,祛病健身奇效,提高人的道德。我是有亲身体会的,1998年的秋天,我在抚顺打工,身体被烫伤回家养伤,我看《转法轮》书,看了一半时就跟着学功了,只炼几天身体就好了,干农活有使不完的劲,一点也不累。又过去了几个月,我也没炼功,干活时我又有累的感觉的时候,我又炼了几天功,身体又轻松了,干活也不累了。我感到法轮功的神奇了,但是我至今也没真正修炼法轮功。

张守慧的婆婆郑洪英修炼法轮功。之前,郑洪英每年都要住院几次,花费医药费几千元,修炼法轮功以后,郑洪英身体上的病都好了,她们婆媳关系融洽了,这一切都是我亲眼见到的。

江泽民发动的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导致我女儿张守慧五次遭警察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曾惨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等酷刑折磨;还曾被送精神病院、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现在已被非法批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

我女儿张守慧的婆婆郑洪英,两次被非法判刑,现在仍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

他们婆媳俩因坚持信仰真善忍,曾被勒索过三万多元钱。

以下是我女儿张守慧遭受的伤害

一、女儿张守慧依法上访被劳教二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张守慧依法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劫持到清原县南口前镇政府被关押十天,强迫洗脑。开始每天伙食费五元钱,后来每顿十五元。南口前镇政府的王会昌威胁勒索张守慧的婆婆交一千元保证金后,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底,张守慧再次去北京上访,刚一到北京就被绑架,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警察将张守慧的双手铐在一棵将能搂过来的大树上冻了半宿。第二天被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徐金荣劫持到清原驻京办事处,两天后南口前镇政府的宫玉华、马千里和另外两个警察到北京接回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火车刚过抚顺两个警察把张守慧和张传文铐了起来,说要严惩。张守慧等人被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南口前镇派出所所长崔井祥、镇长等人非法闯入张守慧家中,搜走现金四百多元,家中的彩色电视机、VCD影碟机也一起抢走。张守慧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十九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清原公安局送到抚顺市教养院非法劳教。

在抚顺教养院张守慧遭到毒打、关小号酷刑折磨,夜间天气寒冷一名普教给张守慧一件破大衣被警察发现,张守慧被吊铐了起来,普教也遭到打骂十天,放出来时张守慧的双臂已经没有了知觉,不听使唤了。后被关到一楼阴暗潮湿的房间。由于手没有了知觉,吃不了饭,腿不能走路。精神受到严重伤害,出现了神志恍惚的状态,在警察吴伟的逼迫和欺骗下,张守慧的公公卖了仅有的粮食凑了一些钱把张守慧送进了抚顺市精神病院检查治疗,二零零二年四月回到家中。

二、第二次被劳教惨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张守慧在抚顺市被抚顺公安一处、抚顺东洲公安分局、抚顺新屯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绑架,同时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王秀霞和另一名男法轮功学员;警察上来把他们三人打倒在地并连踢带打,张守慧被套上了黑头套用车拉走了,带到一个黑屋子里把她的四肢固定在铁椅子上,恶警们拽头发、扇嘴巴子、用拳头打脸、打胸脯,每两人一组轮班参与迫害。还问她认不认识康孝生?不回答就遭到疯狂的毒打,警察们打累了就用温度很高的白炽灯泡烤,把张守慧打晕了好几次。

张守慧的身体经多方检查不合格(双手、双腿开始抽筋、心脏也在抽)的情况下,看守所还是把张守慧收下了,一进看守所就看见王秀霞还被绑在铁椅子上被酷刑折磨,那也是张守慧见王秀霞的最后一面。刚到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把张守慧拖到厕所衣服扒光浇凉水,张守慧被浇的浑身肌肉抽筋,犯人趁机使劲掐张守慧的肌肉,大腿内侧、胳膊内侧被犯人都掐出血了,张守慧疼痛难忍大声喊叫。张守慧的身体被迫害的在死亡的边缘上徘徊着,她四肢经常抽,心脏心悸疼痛难忍。警察说带她去医院,却把她拖出去一顿毒打,并说是装的,用绳子把她牢牢地绑在了铁椅子上,张守慧窒息的喘不过气。还被戴上了据说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脚镣拖到了警察关晶负责的监室。张守慧四肢时常抽筋,被犯人毒打,他们却说张守慧是装的逼迫张守慧劳动。

一天牢头指使全监室的犯人说:“使劲打(法轮功学员),打死拉倒,没有事。”那天很多法轮功学员(贾乃芝,王凤云,胡彦波)都被打了。所有的犯人就连平时不动手的李立(外号叫老猫)和辽阳的刘辉也动手了。张守慧被几个人踹倒拖到墙角,犯人刘云拽张守慧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张守慧眼冒金星头象裂开了一样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二天毒打还在继续。王秀霞就是那时被迫害致死的,张守慧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怕被人听见就把张守慧用绳子捆起来嘴用胶布封上。

三、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张守慧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张守慧一进劳教所就被一群包夹人员扭胳臂拽腿,连拖带拽的带到大门里。每天由几个包夹人员在她耳边喋喋不休地说一些歪曲诬蔑大法的话。

在马三家教养院,张守慧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情况下,还被强迫坐小板凳、做手工奴役劳动。炎热的夏天强迫张守慧去剥圆葱、剥大蒜,在露天没有遮阳的地方一坐小板凳就是一天,长时间坐着臀部的皮肤红肿、疼痛难忍。半年的时间张守慧被迫害的没有了月经,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掉了一半,几乎不能正常走路、四肢抽筋。

二零零五年的冬天,丈夫把张守慧接回家了,回家的路上张守慧每走几步都要歇几分钟,回到了被迫害得家徒四壁的家。

四、第四次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张守慧在自己家里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便衣警察骗到楼下绑架,抚顺国保支队警察彭越、耿聃抢走张守慧的钥匙自行开门入室非法搜查。搜走了四千二百多元现金和三十多本法轮功书籍,至今未还,张守慧被绑架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拘禁十五天。

五、第五次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晚上十点多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在南口前镇被抚顺刑警支队二大队警察绑架。当晚深夜一点多钟,抚顺国保支队彭越用钥匙直接打开张守慧家的房门闯入室内,张守慧的丈夫备受惊吓。彭越没有搜查证直接搜走张守慧家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在现场没有出具扣押清单。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当晚,张守慧等人被送到抚顺看守所关押;五月二十七日被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批捕,非法关押至今。

女儿张守慧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她修炼法轮大法、宣传自己的信仰符合中国现行《宪法》三十五条、三十六条、三十七条、四十一条等。公安部在2005年发布的:公通字[2005]39号文件(在公安部的网站上发布)中发布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所以《刑法》300条不适合对我女儿起诉、审理。我女儿究竟违反了哪部法律的那一条呢?又破坏了哪部、哪一条法律实施呢?

我们夫妻俩特请求最高检察院依法立案侦查,查明犯罪事实,将被控告人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主要成员抓捕归案,提起公诉,追究其全部法律责任。我们请求最高检察院依法立即释放张守慧,还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清白,追回抚顺警察彭越等人私自入室抢走我女儿家的全部现金及私有物品,赔偿多次被非法关押的直接经济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4/女儿遭绑架关押-抚顺老年夫妻控告恶首江泽民-313559.html

2015-06-02:辽宁省抚顺清原县张守慧、徐平、金凤芝、秦永梅被非法批捕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秦永梅,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被抚顺国保支队、抚顺国安警察绑架,主谋是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随后对她们的诬陷案移交到抚顺新抚公安分局下属福民派出所。 5月27日,张守慧、徐平、金凤芝、秦永梅被抚顺市新抚检察院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

2015-06-02: 辽宁省抚顺清原县张守慧、徐平、金凤芝、秦永梅被非法批捕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徐平、金凤芝、秦永梅,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被抚顺国保支队、抚顺国安警察绑架,主谋是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随后对她们的诬陷案移交到抚顺新抚公安分局下属福民派出所。

5月27日,张守慧、徐平、金凤芝、秦永梅被抚顺市新抚检察院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0320.html

2015-05-04:辽宁抚顺市国保大队彭越等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4/辽宁抚顺市国保大队彭越等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308409.html

2015-05-04: 辽宁抚顺市国保大队彭越等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4/辽宁抚顺市国保大队彭越等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308409.html

2015-04-29: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张守会、徐平、金凤芝、秦永梅被绑架 2015年4月24日晚间,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会、徐平、金凤芝、秦永梅四人在南口前地带,被抚顺国安局及抚顺国保大队彭越等多名警察绑架。深夜1点多钟,警察闯入张守会家非法抄家。 徐平的丈夫早晨回家时发现家里的许多东西(电脑、大法书籍、墙上贴的画)都没有了,徐平家里的现金(工资)一千多元也没有了。可见都是被抚顺警察抢走了。 现在张

2015-04-29: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张守会、徐平、金凤芝、秦永梅被绑架
2015年4月24日晚间,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会、徐平、金凤芝、秦永梅四人在南口前地带,被抚顺国安局及抚顺国保大队彭越等多名警察绑架。深夜1点多钟,警察闯入张守会家非法抄家。

徐平的丈夫早晨回家时发现家里的许多东西(电脑、大法书籍、墙上贴的画)都没有了,徐平家里的现金(工资)一千多元也没有了。可见都是被抚顺警察抢走了。

现在张守会、徐平、金凤芝、秦永梅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抚顺是国保大队至今都没有通知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9/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8205.html

2015-04-27: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张守会、徐平、金凤芝被绑架 2015年4月24日晚间10点多,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张守会、徐平、金凤芝(还有两人不知姓名)等5人出家门不久,被抚顺国安局及抚顺国保大队彭越等警察绑架。深夜1点多钟,警察闯入张守会家非法抄家。 徐平的丈夫早晨回家时,发现家里的许多东西(电脑、大法书籍、墙上贴的画)都没有了,徐平家里的现金(工资)一千多元也没有了。可见,都是被抚顺警察

2015-04-27: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张守会、徐平、金凤芝被绑架
2015年4月24日晚间10点多,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张守会、徐平、金凤芝(还有两人不知姓名)等5人出家门不久,被抚顺国安局及抚顺国保大队彭越等警察绑架。深夜1点多钟,警察闯入张守会家非法抄家。

徐平的丈夫早晨回家时,发现家里的许多东西(电脑、大法书籍、墙上贴的画)都没有了,徐平家里的现金(工资)一千多元也没有了。可见,都是被抚顺警察抢走了。请知道的提供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7/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8064.html

2014-11-10: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黄玉萍再遭骚扰 丈夫被吓心脏病复发 2014年11月7日上午,黄玉萍的丈夫接到一个电话说是社区的,另外一个声音说是派出所的,问家中情况,住几人。 下午,黄玉萍的儿子又接到检察院一个女的打来的电话说:“让你妈来一趟。”黄玉萍的儿子问:“什么事?”她说:“你妈犯什么罪,你不知道吗?”黄玉萍的儿子说:“不知道。”就挂断了电话。一会儿,她又打来电话说:“让你妈星期一来。” 黄玉萍的儿

2014-11-10: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黄玉萍再遭骚扰 丈夫被吓心脏病复发
2014年11月7日上午,黄玉萍的丈夫接到一个电话说是社区的,另外一个声音说是派出所的,问家中情况,住几人。

下午,黄玉萍的儿子又接到检察院一个女的打来的电话说:“让你妈来一趟。”黄玉萍的儿子问:“什么事?”她说:“你妈犯什么罪,你不知道吗?”黄玉萍的儿子说:“不知道。”就挂断了电话。一会儿,她又打来电话说:“让你妈星期一来。” 黄玉萍的儿子说:“没时间。”她说:“那就移交到公安局。”

晚上,黄玉萍回到家,看到丈夫趟在床上,脸色很不好,明显心脏病又被吓犯了,就叫儿子找到给他爸打电话的号码,打过去问,和他爸说什么了,心脏病都犯了。一个接电话的说:“不是他说的,那三位说的,”儿子管他要电话号,他说:“不知道,是社区的。”丈夫说:“是腰站派出所的。”

辽宁清原县检察院打来的电话是:024-53030213

近日,大法弟子张守慧遭到清原镇天桥社区骚扰,一张姓大法弟子的家也受到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0/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0096.html

2013-05-07:两次被劳教折磨 辽宁抚顺张守慧又遭迫害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女士,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在自己家里被抚顺便衣警察骗开门后绑架,抚顺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彭越、耿聃抢走张守慧的钥匙入室抢劫财物。张守慧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家中被抢走的现金和书籍至今未还。 张守慧因坚持信仰法轮功,曾惨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等酷刑折磨;还曾被送精神病院、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

2013-05-07: 两次被劳教折磨 辽宁抚顺张守慧又遭迫害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女士,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在自己家里被抚顺便衣警察骗开门后绑架,抚顺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彭越、耿聃抢走张守慧的钥匙入室抢劫财物。张守慧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家中被抢走的现金和书籍至今未还。

张守慧因坚持信仰法轮功,曾惨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等酷刑折磨;还曾被送精神病院、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上五点多钟,张守慧还没吃晚饭。抚顺市公安局警察彭越、郝某等七、八个人身着便衣冒充热力公司工作人员,以查暖阀为名敲张守慧的房门。张守慧问是谁?彭越说:看看暖气有没有外接阀。张守慧开门后,这些人把她骗到楼下绑架,强行塞到车里,劫持到清原县公安局。

抚顺公安国保支队的恶警彭越、耿聃抢走了张守慧家的钥匙,伙同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和铁北社区刘辉等人闯入张守慧家入室抢劫,抢走张守慧家的现金四千多元钱、电脑等电子产品(后归还)、大法书籍三十多本等私人物品。晚上七点多钟张守慧被劫持到清原镇天桥派出所,派出所不法警察郑晓利把张守慧绑在铁椅子上,长达二十个小时。之后被送到抚顺看守所非法拘留。

张守慧在被非法关在抚顺看守所期间,抚顺公安局的恶警耿聃明知道张守慧没触犯法律,耿聃多次找到张守慧,以伪善的面孔说他怎么给张守慧帮忙了,让张守慧为其个人做事,并让张守慧在他写的为抚顺市公安局做一些工作的单子上签字、按手印。张守慧一时被伪善欺骗,在其上签字、按了手印。

张守慧回家以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末,耿聃等人来到清原找到张守慧张守慧向耿聃索要自己被非法扣押的四千多块钱,耿说你别要那四千多块钱了,我给你一万元你帮我找到当地上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被张守慧严厉拒绝。

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张守慧在家人的陪同下到抚顺公安国保支队要回了自己被非法扣押的电脑等电子产品。张守慧问彭越我的兜子和其它的东西也在这吗?彭越说在清原镇派出所。第二天张守慧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说你去国保大队吧。到了清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保安接通了电话张守慧说明来意,被国保大队女警察李鑫大骂,张守慧说你一个政府工作人员怎么骂人呢?李鑫说:我就骂你了。警察周继斌曾对张守慧说过:丢了活该。徐向春说:这件事你得找大队长张景武。过了些日子又去县国保大队找到张景武,张说:我没参与,你还得找市局。张守慧给耿聃、彭越打电话。彭越说再要钱我就批捕你;耿聃说:不批捕你就不姓耿。索要自己的钱财遭到谩骂、威胁、恐吓给张守慧和家人带来了很大伤害。

由于屡遭迫害张守慧时常四肢无力、手脚麻。张守慧以前遭迫害时被勒索上万元,现在靠打工的微薄收入勉强维持;张守慧的儿子时常为母亲安全担心,导致工作中分心手受伤,现在孩子不能去工作。婆婆被非法关押;公公担心儿媳安全身心备受折磨身体很虚弱;年迈的父母一边要伺候瘫痪的百岁老人还要担心女儿的安全。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张守慧惨遭酷刑折磨、送精神病院、二次被非法劳教。婆婆郑洪英多次被非法拘留,被勒索现金近万元,两次被非法判重刑现在仍然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

被绑架、劳教、送精神病院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张守慧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劫持到南口前镇政府被关押十天,强迫洗脑。开始每天伙食费五元钱,后来每顿十五元。南口前镇的王会昌威胁张守慧的婆婆交一千元保证金,张守慧的婆婆把钱交给了王会昌。

二零零一年底,张守慧再次去北京上访,刚一到北京就被绑架,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警察将张守慧的双手铐在一个将能搂过来的大树上冻了半宿。第二天被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徐金荣劫持到清原驻京办事处,两天后南口前镇政府的宫玉华、马千里和另外两个警察到北京接回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火车刚过抚顺两个不法警察凶相毕露,把张守慧和张传文铐了起来,说要严惩。张守慧等人被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南口前镇派出所所长崔井祥、镇长等人闯入张守慧家中,抢劫现金四百多元、电视机、VCD、也被抢走。张守慧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十九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非法关在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新年过后张守慧不承认迫害,走出教养院大门,被发现后遭到毒打关进了小号。夜间天气寒冷一名普教给张守慧一件破大衣被恶警发现,张守慧被吊铐了起来,普教也遭到打骂十天后放出来时张守慧的双臂已经没有了知觉,也不听使唤了。后又被几个刑事犯连拖带拽的拖到了一楼又阴暗又潮湿的房间。由于手没有了知觉,吃不了饭,腿不能走路。在恶警吴伟的逼迫和欺骗下,张守慧的公公卖了仅有的粮食凑了一些钱把张守慧送进了抚顺市精神病院,张守慧被强迫吃和注射不知名的药物。把张守慧的四肢用绳子绑在床上,用电针类似电棍的刑具扎腿。二零零二年四月回到家中。

惨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非法劳教等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张守慧在抚顺市新屯一资料点被抚顺公安一处、抚顺东洲公安分局、抚顺新屯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绑架,同时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王秀霞和另一名男法轮功学员;警察上来把他们三人打倒在地并连踢带打,到派出所由于都不报姓名被酷刑折磨,天快放亮的时候男法轮功学员脱铐走了出来,那时王秀霞也脱铐刚走出门口就被恶警发现,原本想拉王秀霞一起走的男法轮功学员只好一个人快速的走出了派出所。恶警们象疯了一样把王秀霞打倒在地拖了出去。张守慧被套上了黑头套用车拉走了,带到一个黑屋子里把她的四肢固定在铁椅子上,恶警们拽头发、扇嘴巴子、用拳头打脸、打胸脯,每两人一组轮班参与迫害。还问她认不认识康孝生?不回答就遭到疯狂的毒打,恶警们打累了就用温度很高的白炽灯泡烤,把张守慧打晕了好几次。人民纳税钱养活的“人民警察”竟然能如此的下毒手折磨自己的同胞。

张守慧的身体经多方检查不合格(双手、双腿开始抽筋、心脏也在抽)的情况下,看守所还是把张守慧收下了,一进看守所就看见王秀霞还被绑在铁椅子上被酷刑折磨,那也是张守慧见王秀霞的最后一面。王秀霞在铁椅子上一直在喊着“法轮大法好”她的声音从洪亮到低沉、最后是微弱的声音,每一声都撕扯着张守慧的心。那一天夜里,张守慧梦到黑黑的看守所的上空飘下来连串的佛与圣众,他们手持金台、脚踩莲花,王秀霞缓缓的升上了天空,稳稳的盘腿坐上了莲花,与很多佛与圣众缓缓的消失在看守所那黑暗的天空,第二天听说王秀霞被迫害得失去了生命。

刚到看守所,警察指使普犯把张守慧拖到厕所衣服扒光浇凉水,张守慧被浇的浑身肌肉开始抽筋,普犯趁给张守慧揉腿之机使劲掐张守慧的肌肉,大腿内侧、胳膊内侧被犯人都掐出血了,张守慧疼痛难忍大声喊叫。张守慧的身体被迫害的在死亡的边缘上徘徊着,她四肢经常抽,心脏也抽疼痛难忍。警察说带她去医院,却把她拖出去一顿毒打,并说是装的,用绳子把她牢牢地绑在了铁椅子上,张守慧窒息的喘不过气。张守慧被戴上了据说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脚镣拖到了警察关晶负责的监室。张守慧四肢还是时常的抽筋,被普犯毒打,他们却说张守慧是装的逼迫张守慧劳动,炎热的夏天张守慧没有内衣换,家里的衣物也不让送。

一天牢头说:没事、可以使劲打(法轮功学员),打死拉倒,那天很多法轮功学员(贾乃芝,王凤云,胡彦波)都被打了。所有的普犯就连平时不动手的李立(外号叫老猫)和辽阳的刘辉也动手了。张守慧被几个人踹倒拖到墙角,普犯刘云拽张守慧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张守慧眼冒金星头像裂开了一样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二天毒打还在继续。后听普犯说:因为王秀霞被迫害死了后,警察关晶不让普犯打张守慧怕出人命,还把张守慧的脚镣也解了下来。那时看守所要搬迁有人要来参观,张守慧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怕被人听见就把张守慧用绳子捆起来嘴用胶布封上。

二零零三年张守慧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了另一个黑窝马三家劳教所,张守慧一进劳教所被一群疯一样的邪悟人员连扭胳臂拽腿,连拖带拽的带到大门里。每天由几个邪悟人员在她耳边喋喋不休地说一些歪曲诬蔑大法的话,在马三家教养院,张守慧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情况下,还被强迫坐小板凳、手工奴役劳动。炎热的夏天强迫张守慧们去扒圆葱、扒大蒜,在露天没有遮阳的地方一坐小板凳就是一天,长时间坐着臀部的皮肤红肿、疼痛难忍。半年的时间张守慧被迫害的没有了月经,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掉了一半,几乎不能正常走路、四肢抽筋。

恶警杨晓峰逼迫法轮功学员捐款,然后带张守慧去沈阳精神病院检查,当回家时不给张守慧病历,张守慧回到家时看到解除劳教的通知书上的住址是抚顺市的不法警察编造的。

二零零五年的冬天,丈夫把张守慧接回家了,回家的路上张守慧每走几步都要歇几分钟才能走,回到了被迫害得家徒四壁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7/两次被劳教折磨-辽宁抚顺张守慧又遭迫害-273094.html

2012-12-25:辽宁抚顺清原县张守慧再次遭绑架迫害经过 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女士,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在自己家里被抚顺便衣警察骗开门后绑架,抚顺公安局恶警彭越、耿聃抢走张守慧的钥匙入室抢劫财物。张守慧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家中被抢走的物品至今未还。 十一月二日晚上五点多钟,张守慧还没吃晚饭。抚顺市公安局警察身着便衣(其中有一个郝姓警察)等七、八个人冒充热力公司工作人员,以查暖阀为名敲张守慧

2012-12-25: 辽宁抚顺清原县张守慧再次遭绑架迫害经过
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女士,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在自己家里被抚顺便衣警察骗开门后绑架,抚顺公安局恶警彭越、耿聃抢走张守慧的钥匙入室抢劫财物。张守慧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家中被抢走的物品至今未还。

十一月二日晚上五点多钟,张守慧还没吃晚饭。抚顺市公安局警察身着便衣(其中有一个郝姓警察)等七、八个人冒充热力公司工作人员,以查暖阀为名敲张守慧的房门。张守慧问是谁?便衣警察说:看看暖气阀。张守慧开门后,这些人把张守慧绑架,强行塞到车里,劫持到清原县公安局。

抚顺公安国保支队的恶警彭越、耿聃抢走了张守慧家的钥匙,伙同铁北社区的刘辉、车某及清原镇派出所的两个警察闯入张守慧家入室抢劫,抢走张守慧家的现金四千多元钱、电脑一台、电话一部、小电脑一台、mp3一个、大法书籍三十多本等私人物品。晚上七点多钟张守慧被劫持到清原镇派出所,清原镇派出所警察把张守慧绑在铁椅子上,长达二十个小时。之后被送到抚顺看守所非法拘留。

张守慧在被非法关在抚顺看守所期间,抚顺公安局的恶警耿聃找到张守慧,以还电脑为名欺骗张守慧。耿聃以伪善的面孔说他怎么给张守慧帮忙了,让张守慧为抚顺公安局做事(找当地上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并说找到后给其好处费,并让张守慧在事先写好的单子上签字、按手印。张守慧一时被伪善欺骗,在其上签字、按了手印。现在张守慧识破恶警的伎俩,耿聃想利用张守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阴谋破产了。

绑架迫害给张守慧和家人带来了很大伤害。张守慧被非法关押期间,抚顺公安局国保支队的彭越想以此敲诈张守慧丈夫,彭越给张守慧的丈夫打电话说:你是张守慧的丈夫吗?张守慧在这里,你拿一万元钱放就你妻子。张守慧的丈夫没拿钱,避免了经济损失。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张守慧坚持信仰曾遭酷刑折磨、二次被非法劳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张守慧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劫持到南口前镇政府被关押十天,强迫洗脑。开始每天伙食费五元钱,后来每顿十五元。南口前镇的王会昌威胁张守慧的婆婆交一千元保证金,张守慧的婆婆把钱交给了王会昌。

二零零一年底,张守慧去北京上访被绑架,送到当地驻京办,非法关在当地看守所。南口前镇派出所所长崔井祥闯入张守慧家中,抢劫现金四百元、电视机、VCD、也被抢走,张守慧被非法劳教二年,非法关在抚顺吴家堡教养院。二零零二年四月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二零零三年五月,张守慧在抚顺新屯村被抚顺公安一处、抚顺东洲公安分局、抚顺新屯派出所警察被绑架,同时绑架的还有法轮功王秀霞。王秀霞仅二十天被迫害致死;张守慧被酷刑折磨、刑讯逼供好几天。抚顺警察拳打脚踢,同时用温度很高的白炽灯泡烤张守慧。几天后送到抚顺看守所时,张守慧的脸都变形了,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抚顺看守所警察关晶指使犯人把张守慧的衣服扒光,然后往身上浇凉水。因抵制奴役劳动被毒打,大腿内侧、胳膊内侧被犯人都掐的都出血了,拽张守慧的头发往墙上撞,张守慧被撞的晕死过去了。张守慧又被非法劳教,送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5/辽宁抚顺清原县张守慧再次遭绑架迫害经过-266950.html

2012-12-14:十一月二日,被绑架的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4/266497.html

2012-12-14: 十一月二日,被绑架的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4/266497.html

2012-11-17:辽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被绑架 十一月二日,辽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法轮功学员张守慧被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公安部门多名警察绑架。张守慧兜里有四千元钱被警察抢走,警察们入室抢劫了张守慧家中个人财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0/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65330.html

2012-11-17: 辽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被绑架
十一月二日,辽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法轮功学员张守慧被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公安部门多名警察绑架。张守慧兜里有四千元钱被警察抢走,警察们入室抢劫了张守慧家中个人财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0/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65330.html

2003-06-07:5月29日上午10点,抚顺市的一个资料点被恶警破坏,两个学员被抓。损失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现金4500左右。张守慧、王秀霞两名学员被绑架。抚顺公安一处、三处都参与了迫害。

2003-06-07: 5月29日上午10点,抚顺市的一个资料点被恶警破坏,两个学员被抓。损失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现金4500左右。张守慧、王秀霞两名学员被绑架。抚顺公安一处、三处都参与了迫害。

2003-06-04:辽宁抚顺新屯地区一资料点在31日左右被新屯派出所恶警破坏,大法弟子张守会、王秀霞被强行非法绑架。室内电脑及其它物品被非法劫持。

2003-06-04: 辽宁抚顺新屯地区一资料点在31日左右被新屯派出所恶警破坏,大法弟子张守会、王秀霞被强行非法绑架。室内电脑及其它物品被非法劫持。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9-10-28: 参与迫害有关人员信息:
辽宁省清原县邮编:113300 电话区号:024
清原县腰站派出所:
所长王东13942309169

公安派出所:
副所长李恭全13841361456(办案人)
副所长卜春阳15042366116 警察刘书礼13904239647 警察杜国华13941362379
警察曲轶13842303866
警察王帅15040818999
警察李卓15698947905

清原县桥南社区人员:
曲华024-53052745、024-53038923、13042646918
李艳024-53052745、13904934991
金亮024-53061678、13238106123
王群024-53042474、18904935643
李冠丽024-53061678 13591565955
李树国024-53042474、13188260099


2019-10-28:
主要责任警察,李恭权,13841361456
王东,13704934007,王克红,13704934067

2019-10-26: 清原县桥南社区人员:
曲华024-53052745、024-53038923、13042646918
李艳024-53052745、13904934991
金亮024-53061678、13238106123
王群024-53042474、18904935643
李冠丽024-53061678 13591565955
李树国024-53042474、13188260099

清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王克红024-53030717、13704934067
副大队长徐向春 2453030717、13188298899
警察李鑫13842372007
警察陈宝华13941302000
刘洋13942391811
于显斌 13332126338

清原县公安局:
局长孙天宇53030051、13904136565
政委周福杰53031833、53032216、1394235111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07-16: 非法庭审的公诉人是抚顺新抚区检察院:王野;
非法开庭的主审法官是新抚区法院:刘义。
新抚区法院刑事庭庭长王荣国,办公电话O24-575671O1,手机186O4139676

抚顺市公安国保支队长 彭越13841334590 办024-52787387
抚顺国保副科长 魏振兴 13841301212

抚顺市邮编:113000 电话区号:024
有关人员信息:
抚顺中级法院刑二庭长董有生:57719380
抚顺中级法院赵威女法官电话:57719362 15641389362
抚顺中级法院刑二庭潘银海电话:15641389277

抚顺市中级法院部分人员信息:
院长李东昌13841300088
副院长栾德翔13342120005 电话024-55031999
副院长刘岩024-52819090 13304130075
副院长张鑫024=52888988 13904130123
副院长张晓宇024-86202742 13940007788
院 长 024-57712088  024-52882688
副院长 024-57711777  024-52881788  13504130555
副院长 024-57712666  024-52620518  13704138811
副院长 024-57710088  024-52625252  13904130080
副院长 024-57710168  024-52628296  13804930099
副院长 024-57710178  024-52623389  13504138458
纪检组组长 024-57711352 024-57502828  13700136109
政治部主任 024-57710332 024-52888988  13904130123
刑一庭庭长 024-57710330 024-57891666  13604130161
办公室主任 024-57711340 024-52435769  1305015888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