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丹东 凤城市 >> 焦林(焦琳)

男, 65
个人情况: 原凤城市增压器厂供销员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省凤城市
有关恶人: 凤城市610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12-29
案例分类: 技师/大学/大专  灌食/灌物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死人床  上绳/吊铐/上大挂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辽宁 > 锦州教养院(锦州市王屯劳教院,男)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东陵监狱(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4-12-31:张狂变恐慌 辽宁凤城市委书记王国强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31/张狂变恐慌-辽宁凤城市委书记王国强遭恶报-302387.html

2014-12-31: 张狂变恐慌 辽宁凤城市委书记王国强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31/张狂变恐慌-辽宁凤城市委书记王国强遭恶报-302387.html

2013-11-02:辽宁凤城焦琳被沈阳东陵监狱二监区迫害的很严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82082.html

2013-11-02: 辽宁凤城焦琳被沈阳东陵监狱二监区迫害的很严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82082.html

2013-10-28:焦林在东陵监狱被迫害病症很严重 焦林,男,50多岁,凤城人,2011年春季,被非法抓捕,枉判三年,现关押在辽宁省沈阳东陵二监区。在监狱,焦林就没有配合过,刚進监狱就在墙上被“大挂”三个月,焦林从来不自己走路,其中一个人把他的一个胳膊用劲把他扛在身上,另一个人把他另一只胳膊使劲反拧背后往上提,推着他往前走。据10月中旬消息,焦林吃了很多苦,始终坚持到现在,正念正行。他现在病症很严重,全身浮肿

2013-10-28: 焦林在东陵监狱被迫害病症很严重

焦林,男,50多岁,凤城人,2011年春季,被非法抓捕,枉判三年,现关押在辽宁省沈阳东陵二监区。在监狱,焦林就没有配合过,刚進监狱就在墙上被“大挂”三个月,焦林从来不自己走路,其中一个人把他的一个胳膊用劲把他扛在身上,另一个人把他另一只胳膊使劲反拧背后往上提,推着他往前走。据10月中旬消息,焦林吃了很多苦,始终坚持到现在,正念正行。他现在病症很严重,全身浮肿,颜色发灰,并且还在被迫害当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8/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1866.html

2013-06-18:沈阳市东陵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东陵监狱用以下手段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迫“转化”;不准申诉;强迫奴役;两名以上犯人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准犯人同法轮功学员说话; 法轮功学员家属接见必须经过监狱审批。 以下是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铁岭市范明被强迫“转化”后,得了尿毒症,生命垂危,现已保外就医。 沈阳市姓康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四监区。二零一二年八月左右,

2013-06-18: 沈阳市东陵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东陵监狱用以下手段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迫“转化”;不准申诉;强迫奴役;两名以上犯人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准犯人同法轮功学员说话;
法轮功学员家属接见必须经过监狱审批。

以下是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铁岭市范明被强迫“转化”后,得了尿毒症,生命垂危,现已保外就医。

沈阳市姓康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四监区。二零一二年八月左右,监狱命令石国峰(本溪市人)等几名犯人,可以不择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并给每个犯人三十分的奖励(一分减刑一天)。监狱将康学员关到教育科一间屋子里,石国峰等几名犯人连续七天多对康学员暴打、上刑、不让睡觉,最后导致康学员腿伤残。

丹东市法轮功学员焦林,被关押在二监区,每天被两个犯人拖著出工,包夹犯人经常肆无忌惮打骂焦林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丛中笑,被关押在八监区期间被四个犯人包夹,遭到警察、犯人打骂,电棍、加刑等威胁恐吓,被强迫剃光头,在封闭的屋子里连续十五多天被强迫看诬陷法轮功光盘,被四个犯人围著从早上六点坐到晚上六点,回到监舍接著坐到九点。

范明、丛中笑已出狱。目前东陵监狱还非法关押十几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8/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5528.html

2013-03-02:遭残酷迫害 辽宁凤城曲善林含冤离世 曲善林,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遭绑架;二零一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绑架入沈阳东陵监狱。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各种手段残酷迫害,直到被迫害致胃癌送進医院大手术。曲善林胃被切除三分之二,二零一一年底生命危急,沈阳东陵监狱为推脱责任将其保外就医送回家。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曲善林,男,六十七岁,退休工人,家住辽宁省丹东凤城市。曲善林由于身体多病走入

2013-03-02: 遭残酷迫害 辽宁凤城曲善林含冤离世

曲善林,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遭绑架;二零一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绑架入沈阳东陵监狱。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各种手段残酷迫害,直到被迫害致胃癌送進医院大手术。曲善林胃被切除三分之二,二零一一年底生命危急,沈阳东陵监狱为推脱责任将其保外就医送回家。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曲善林,男,六十七岁,退休工人,家住辽宁省丹东凤城市。曲善林由于身体多病走入法轮功修炼,修炼后全身病痛不翼而飞,一身轻松。他无限感恩大法师父,因此在中共邪党疯狂打击迫害、造谣诬蔑法轮功的日子里,曲善林坚修法轮功不动摇,并把自己修法轮功亲身受益的情况和法轮功遭受中共邪党迫害的事实真相讲给广大世人。凤城恶党不法之徒因此对他恨之入骨,预谋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凤城市公安局的不法之徒在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非法闯入曲善林家非法抄家,在家中将他绑架关進看守所。凤城市公安局又以卑鄙手段与丹东市公安局、丹东劳教委员会合谋,将他非法劳教送進丹东教养院迫害。曲善林的妻子在巨大的精神打击和恐怖压力下,因承受不住病倒了。妻子在弥留之际渴望见到曲善林一面,家人到丹东教养院要求放曲善林回家见他妻子最后一面,被丹东教养院的邪恶之徒无理拒绝,且不转告曲善林妻子病危的消息。直到曲善林被释放回家才得知妻子在悲愤中离世了。曲善林因遭受迫害身体很差,可是儿女都在外地打工,他长期一个人生活。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曲善林与本市焦林、梁运城、吴娟、孙忠琴四名法轮功学员驱车到本市白旗镇民主村和自由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康庆东恶意举报,被白旗派出所恶警绑架。白旗派出所所长姜军、副所长樊喜柱和张玉海,还有恶警曹德军(多次参与绑架和暴力毒打法轮功学员、谩骂法轮功师父)等人在国保大队王政金、陈斌的指使下,对曲善林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毒打了一夜。次日将其关進凤城市二龙山看守所(凤城看守所)。焦林私人车被抢走。

凤城市公安局以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将曲善林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凤城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对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凤城市公、检、法串通一气,合谋伪造事实与罪名将其非法判刑三年。

曲善林抗议迫害上诉至丹东中级法院,丹东中级法院与凤城市法院狼狈为奸,拒绝重新开庭审理,并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非法下判决维持冤判。同年四月十一日,他与其他几名凤城市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劫持到沈阳监狱城。后被转押沈阳东陵监狱迫害。

曲善林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残酷迫害,最后被迫害致胃癌,被送進医院做大手术,胃被切除三分之二,生命危急。二零一一年底,沈阳东陵监狱为推脱责任,将其以“保外就医”的罪名送回家,当时曲善林已经骨瘦如柴。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在儿子家含冤离世。

东陵监狱位于沈阳市,归属于沈阳市司法局。东陵监狱内关押八百多人,警察却有近五百名。现在辽宁省各地监狱的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转入东陵监狱,实施异地关押,目前还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那里,是中共邪党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黑窝之一。中共邪党不断的用名利来刺激监狱的不法之徒作恶,使他们达到利令智昏、毫无人性的程度。

东陵监狱采取封闭式管理方式,严格封锁法轮功学员与外界的联系,使被迫害的消息无法送出去。而且每个法轮功学员释放当日,又会被“六一零”抓走。 据被非法关押在内的法轮功学员目击,年年都有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其亲眼看到的就有近十人被迫害致死。尤其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东陵监狱对所有监内法轮功学员進行逐个强行“转化”,不让睡觉、多人被打伤、打残,其邪恶程度令人发指。

与曲善林一起遭绑架、被非法判刑的辽宁丹东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也同时被关押在沈阳东陵监狱、遭残酷迫害。焦林今年五十六岁,原是辽宁凤城增压器厂销售员,在单位工作很出色。二零一零年九月日被绑架、关進凤城看守所后,焦林被迫害得腰部弯曲,不能直立,走路艰难;人消瘦了许多,脸色蜡黄;右眼充血,眼眶青肿;下颌处及嘴角多处被烟头烫伤。

焦林被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开始在二监区,遭到四、五个包夹加队长在屋里暴打,打得不行了就送医院。有人看见好几次都是两个人架着,被打的两头扣一头。第二监区的恶警教导员李荣华非常的邪恶;大队长李润滨、副队长严正远曾承认给焦林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手铐,长期固定位置,不许挪动,焦林被迫害得身体严重浮肿。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焦林家属去沈阳东陵监狱探望焦林,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焦林戴着手铐与家属对话。焦林的双手被手铐勒得肿起很粗,走路非常吃力,脚都抬不起来。焦林与家属接见被严密监控,不许随便说话,有一点不符合要求就被阻止。家属问警察是不是给焦林戴脚镣了,警察否认。但家属从焦林的身体状况来看,极似被“上大挂”后的结果。二监区大队长李润滨、副队长严正远承认他们给焦林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手铐,长期固定位置,说焦林不让穿号服,不戴手铐就撕号服。并说焦林不去吃饭,都得他们把饭打回来吃。

李润滨坦白说,“十一”(国殇日)前后,他们弄来所谓法制心理学家给焦林洗脑,每八个人一组、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转化”焦林,都没达到目的,焦林坚修大法到底。 此前,沈阳东陵监狱一直不让家属接见焦林,他们用各种手段都无法逼迫焦林“转化”,才让家属接见,希望家属配合劝焦林。李润滨等恐吓焦林家属,如果焦林这次见完家属还不“转化”,就关小号,出现生命危险也不负责任。后来又将焦林转押六监区,队长是李佳文。目前焦林生死不明。

焦林遭残酷迫害的详细报导请参阅《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再遭酷刑 家属控告》一文和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发表的《焦林遭沈阳东陵监狱酷刑折磨》一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遭残酷迫害-辽宁凤城曲善林含冤离世-270531.html

2013-01-26:沈阳东陵监狱摧残辽宁省内法轮功学员 东陵监狱位于沈阳市,归属于沈阳市司法局。东陵监狱非法关押的全都是辽宁省内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关押沈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致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不能被及时曝光。但已传出的消息表明,东陵监狱重刑“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年都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目前,法轮功学员康铁伟被打断腿,焦林已被迫害生命垂危。 东陵监狱关押有八百多人,却有近五百名警察,现在全辽宁省各

2013-01-26: 沈阳东陵监狱摧残辽宁省内法轮功学员
东陵监狱位于沈阳市,归属于沈阳市司法局。东陵监狱非法关押的全都是辽宁省内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关押沈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致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不能被及时曝光。但已传出的消息表明,东陵监狱重刑“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年都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目前,法轮功学员康铁伟被打断腿,焦林已被迫害生命垂危。
东陵监狱关押有八百多人,却有近五百名警察,现在全辽宁省各地监狱的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转入东陵监狱,实施异地关押,目前还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那里。

东陵监狱采取封闭式管理方式,严格封锁法轮功学员与外界的联系,使被迫害的消息无法送出去。而且每个法轮功学员释放当日,又会被六一零抓走。

据被非法关押在内的法轮功学员目击,年年都有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其亲眼看到的就有近十人被迫害致死。尤其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东陵监狱对所有监内法轮功学员進行逐个强行“转化”,不让睡觉、多人被打伤、打残,其邪恶程度令人发指。其中,法轮功学员康铁伟,本溪市人,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凌晨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半,非法关押在东陵监狱四监区。康铁伟仍然坚持大法信仰,腿被打断、牙齿被打掉。

法轮功学员焦林今年五十六岁,原辽宁凤城增压器厂销售员,在单位工作很出色。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被绑架,五月二十四日,焦林被非法开庭审理。在法庭上,焦林已被迫害得腰部弯曲,不能直立,走路艰难;人消瘦了许多,脸色蜡黄;且右眼充血、眼眶青肿;下颌处及嘴角多处被烟头烫伤。焦林被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开始在二监区,遭到四、五个包夹加队长在屋里暴打,打得不行了就送医院。有人看见好几次都是二个人架着,被打的两头扣一头,迫害严重。二监区教导员李荣华非常邪恶。二监区大队长李润滨、副队长严正远曾承认给焦林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手铐,长期固定位置,(详见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再遭酷刑 家属控告)

目前,焦林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身体严重浮肿,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6/沈阳东陵监狱摧残辽宁省内法轮功学员-268233.html

2012-06-02:辽宁凤城市政法委头目李洪全的罪恶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两点半左右,辽宁凤城市四门子镇人民村治保主任张忠祥带着凤城市政法委和丹东市恶徒,到本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抢走学员的大法书籍和小锅(卫星天线),随后四门子派出所恶警又闯進法轮功学员高广俊家,在高广俊本人不在家的情况下,对高家進行抢劫,抢走电脑、打印机等一些私人财物。当晚高广俊被劫持到四门子派出所。 二十七日早当家人见到他时,他寒

2012-06-02: 辽宁凤城市政法委头目李洪全的罪恶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两点半左右,辽宁凤城市四门子镇人民村治保主任张忠祥带着凤城市政法委和丹东市恶徒,到本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抢走学员的大法书籍和小锅(卫星天线),随后四门子派出所恶警又闯進法轮功学员高广俊家,在高广俊本人不在家的情况下,对高家進行抢劫,抢走电脑、打印机等一些私人财物。当晚高广俊被劫持到四门子派出所。

二十七日早当家人见到他时,他寒冬腊月,他只穿一个裤头。显然是被恶警冷冻过。

高广俊,男,46岁。家住四门子镇人民村。是周边三里五村公认的好人。在村里一个选矿厂打工已有两年多时间。该厂领导和职工一致夸赞高广俊忠厚、诚实、善良;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与人计较。是单位的生产主力。然而,只因坚持自己 对“真、善、忍” 的信仰,处处做好人,如今在李洪全的直接操纵下,高广俊却面临检察院的非法起诉。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法轮功学员焦琳、梁运城、曲山林、吴娟、孙忠琴在白旗乡自由村遭白旗派出所恶警曹德军、姜君等人绑架,并遭曹德军等恶徒毒打。十月十九日晚,焦琳在凤城看守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被送到中心医院抢救。病情确诊为:胃穿孔和肺结核。医生要求立即动手术抢救。当时公安局长杨晓东、政法委书记李洪全、看守所副所长王长春等人都在场。他们怕担责任,找来焦琳家属,并向家属承诺:只要能把病治好,在这(指中心医院)治也行,转院治也可,医疗费有困难,可帮助报销50%,不再追究任何责任。当晚焦琳的弟弟、妹妹将其接走。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焦琳去政法委索要自己的私家车时却再遭绑架。随后被非法关進凤城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副所长王长春直接参与和操纵下,焦琳遭受了所谓“定位反省”的酷刑,眼睛被监室里的犯人打得青肿;下颌及嘴角被犯人用烟头烫得焦糊(几近毁容);左脚被犯人用胶管抽得青肿,已无法穿鞋,而且脚背已溃烂化脓;后背和腰部及双腿全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犯人还拽住他的头发往墙上撞,用拳头打他的脸,他满口牙几乎都被打得松动了。头部经常剧烈疼痛,有时人的意识不清,还犯迷糊,记忆力明显减退。一天,天气阴冷阴冷,恶犯竟然往他头顶上浇了三盆凉水,使他全身湿透,羊毛衫和毛裤靠自己的体温捂了好几天才捂干。焦林在看守所遭的罪难以形容。至今焦琳仍被非法关押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迫害。

法轮功学员梁运城,原本是凤城市法院的一名法官。因为他不肯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二零零零年三月,被调出法院,调入凤城市水利水产局。

在过去九年多的时间里,梁运城惨遭中共当局迫害:二零零六年在辽宁宽甸县看守所遭毒打、电击、灌食;同年被送往本溪教养院,在本溪教养院遭殴打、抻床折磨。恶警叫嚣:“叫你活活不起,死死不了”; 二零零六年八月下旬,又被送往鞍山劳教所。在那里又长时间遭受吊刑等残酷折磨。

梁运城的父母因思念儿子心切,在二零零七年不到一百天的时间里相继离世。他的妻子也在重重压力下,于二零零八年同梁运城离婚。

梁运城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本溪监狱。家属几次探视都被监狱恶警阻拦。梁运城——一名正直善良的法官、一个年年被评为凤城市水利部门先進工作者的好人,只因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竟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法轮功学员曲山林,于二零一零年同焦琳、梁运城一起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在沈阳东陵监狱。二零一一年底,曲山林在狱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狱方才通知其儿子将他接回。但由于在狱中被迫害的太严重,身体始终无法恢复,于本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金秀清,原凤城丝绸厂退休工人。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多钟,金秀清上街回来,刚刚走進自家楼道,竟被当时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关威伙同另一名恶警强行绑架。第二天(六月二十九日)上午九、十点钟,金秀清的家属却接到了金秀清已经死亡的通知。短短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一个活生生的好人就被迫害死了!家属强烈要求追查杀人凶手,尸体在凤城殡仪馆停放二十多天。公安局准备给家属一些钱说是“私了”。但金秀清亲属警告凤城公安局:人命关天,这件事不能就这么了结,早晚一定要查出杀人凶手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辽宁凤城市政法委头目李洪全的罪恶-258386.html

2012-03-28:焦琳在沈阳东陵监狱被迫害 举步艰难 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琳的亲属于三月二十三日来到沈阳东陵监狱,几经周折才隔着大玻璃,在警察的非法监视、监听下见到了焦琳焦琳面色苍白、全身浮肿、举步艰难、说话吃力,而且还不停的咳嗽,咳嗽时手要捂住胸部,面部表情十分难受。 家属问焦琳:谁把你打成这样?你哪难受?你身上为甚么肿成这样?焦琳只是手捂前胸,没做回答。 焦琳今年五十六岁,原辽宁凤城增压器

2012-03-28: 焦琳在沈阳东陵监狱被迫害 举步艰难
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琳的亲属于三月二十三日来到沈阳东陵监狱,几经周折才隔着大玻璃,在警察的非法监视、监听下见到了焦琳焦琳面色苍白、全身浮肿、举步艰难、说话吃力,而且还不停的咳嗽,咳嗽时手要捂住胸部,面部表情十分难受。

家属问焦琳:谁把你打成这样?你哪难受?你身上为甚么肿成这样?焦琳只是手捂前胸,没做回答。

焦琳今年五十六岁,原辽宁凤城增压器厂销售员,在单位工作很出色。十年前焦琳走入法轮功修炼,从此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与人为善,所有与他打过交道的人都评价他是一个极好的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焦琳在二零零四年被当局非法劳教,因拒绝“转化”, 曾在本溪劳教所、锦州教养院遭受过残酷的迫害,这些迫害对焦琳的身心造成了无以言表的巨大痛苦和伤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焦琳和四名法轮功学员去白旗镇讲法轮功真相,被白旗派出所姜军、曹德军等警察绑架,当晚被曹德军等恶警毒打一夜,次日被关入凤城看守所。一个月后,焦琳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出现胃穿孔和肺结核症状,十月十九日晚被送医抢救,医院要求立即做手术抢救。为了推脱责任,凤城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国保大队队长、看守所所长及管教把家属找来,公安局长杨晓东对家属作出承诺:“你们在这治也行,转院治也可,经济困难可帮助解决一半药费,不追究任何责任。”这样家属把焦琳接回家。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上午九点左右,身体刚有好转的焦琳去凤城政法委要被非法扣押的私家车。孙孝斌欺骗焦琳说:“你先等一下,我给你问问领导。”之后,孙就出去了。过一会回来说:“白费呀,领导不同意,你先回去吧,等以后再说。”当焦琳刚从政法委门出来走到楼梯的时候,却被迎面赶来的国保大队陈平先和另一个警察强行绑架,又被非法关進凤城看守所。随后,凤城邪党公检法人员联合构陷焦琳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为進一步迫害焦琳而编造的所谓“案件”开庭审理,在法庭上,可以看到当时焦琳被迫害得不成样子:腰部弯曲不能直立,走路艰难;人消瘦了许多,脸色蜡黄;且右眼充血、眼眶青肿;下颚处及嘴角多处被烟头烫伤……

亲属焦急地询问焦琳:“你的眼眶怎么肿了?下颚的伤都是怎么回事?”焦琳无奈地摇摇头。焦琳的亲属愤怒地说:“没有事,你不用怕,还没有王法了呢! 谁把你打成这样?我们为你申冤,我们告他去!”焦琳这才当着多名法官和法警的面,揭露他在凤城看守所遭受的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他的眼眶是被同一监室里的犯人用拳头打的,下颚是被犯人烫的。焦琳还脱下了袜子给亲人们看,他的左脚被犯人用胶管抽得青肿,已无法穿鞋,而且脚背已开始溃烂化脓。当焦琳掀起后背的衣服和裤腿时,亲人们惊呆了,焦琳的后背和腰部及双腿,布满青一块、紫一块的瘀伤。

焦琳被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开始在二监区,遭到四、五个包夹加队长在屋里暴打,打不行了就送医院。有人看见好几次都是二个人架着,被打的两头扣一头,迫害严重。二监区教导员李荣华非常邪恶。二监区大队长李润滨、副队长严正远曾承认给焦琳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手铐,长期固定位置,说焦琳不让穿号服,不戴手铐就撕号服,并说焦琳不去吃饭,都得他们把饭打回来吃。

现在,焦琳又被送到六监区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8/焦琳在沈阳东陵监狱被迫害-举步艰难-254852.html

2012-03-26:辽宁法轮功学员焦林在沈阳东陵监狱受迫害严重 辽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2011年6月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开始在二监区,遭到4-5个包夹加队长在屋里暴打,打不行了就送医院。有人看见好几次都是2个人架着,被打的两头扣一头,迫害严重。二监区教导员李荣华非常邪恶。现在,焦林又被送到六监区迫害,望知情人提供進一步的情况。 焦林在2004年被非法劳教,在本溪劳教所遭受严重迫

2012-03-26: 辽宁法轮功学员焦林在沈阳东陵监狱受迫害严重

辽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2011年6月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开始在二监区,遭到4-5个包夹加队长在屋里暴打,打不行了就送医院。有人看见好几次都是2个人架着,被打的两头扣一头,迫害严重。二监区教导员李荣华非常邪恶。现在,焦林又被送到六监区迫害,望知情人提供進一步的情况。

焦林在2004年被非法劳教,在本溪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因拒绝转化被酷刑迫害抻床20多天,后又送锦州劳教所抻床20多天。这种残酷的迫害,对焦林的身心造成了无可言表的巨大的痛苦和伤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6/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54739.html#12325234914-1

2011-11-23:焦琳遭沈阳东陵监狱酷刑折磨 —— 恶警叫嚣:出现生命危险不负责 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琳自八月十六日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后,不配合恶警,拒穿号服,拒绝奴役,并高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等口号,遭到恶警酷刑折磨。家属探视时发现他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行走艰难。恶警还威胁焦琳不“转化”出现生命危险不负责。 焦琳在二零一零年九月因讲法轮功真相,被中共警察绑架。在凤城看守所,被恶警曹德军等折磨致生

2011-11-23: 焦琳遭沈阳东陵监狱酷刑折磨
—— 恶警叫嚣:出现生命危险不负责
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琳自八月十六日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后,不配合恶警,拒穿号服,拒绝奴役,并高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等口号,遭到恶警酷刑折磨。家属探视时发现他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行走艰难。恶警还威胁焦琳不“转化”出现生命危险不负责。

焦琳在二零一零年九月因讲法轮功真相,被中共警察绑架。在凤城看守所,被恶警曹德军等折磨致生命垂危,凤城看守所不得不让家人把他接回家。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焦琳去凤城政法委要被非法扣押的私家车,再次遭政法委、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五月三十日被凤城法院诬判三年。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焦琳家属去沈阳东陵监狱探望焦琳,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焦琳戴着手铐与家属对话。焦琳的双手被手铐勒得肿起很粗,走路非常吃力,脚都抬不起来。焦琳与家属接见被严密监控,不许随便说话,有一点不符合要求就被阻止。家属问警察是不是给焦琳戴脚镣了,警察否认,但家属从焦琳的身体状况来看,极似被“上大挂”后的结果。(“上大挂”酷刑是将人的四肢固定不能活动。)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上大挂(抻床)

二监区大队长李润滨、副队长严正远承认给焦琳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手铐,长期固定位置,说焦琳不让穿号服,不戴手铐就撕号服,并说焦琳不去吃饭,都得他们把饭打回来吃。

据李润滨称,“十一”前后,他们弄来所谓法制心理学家给焦琳洗脑,每八个人一组、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转化”焦琳,都没达到目的,焦琳坚修大法到底。

此前,沈阳东陵监狱一直不让家属接见焦琳,他们用各种手段都无法逼迫焦琳“转化”,才让家属接见,希望家属配合劝焦琳。李润滨等恐吓焦琳家属,如果焦琳这次见完家属还不“转化”,就关小号,出现生命危险也不负责任。

沈阳东陵监狱二监区大队长:李润滨 警号2112274
沈阳东陵监狱二监区副大队长:严正远 警号211319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3/249746.html

2011-08-20: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琳被强行送往沈阳监狱城 凤城法轮功学员焦琳被凤城法院枉判三年冤狱,于八月十六日早六点左右,被凤城看守所副所长王长春等恶警强行送往沈阳监狱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9/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5573.html

2011-08-20: 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琳被强行送往沈阳监狱城

凤城法轮功学员焦琳被凤城法院枉判三年冤狱,于八月十六日早六点左右,被凤城看守所副所长王长春等恶警强行送往沈阳监狱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9/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5573.html

2011-06-04:辽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琳被凤城法院诬判三年 辽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琳于五月三十日被凤城法院诬判三年,家属准备上诉,近期将進入二审程序。目前焦琳被非法关押在凤城看守所11监室。 另,家属正在向相关部门要人和焦琳自己的私家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4/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1779.html

2011-06-04: 辽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琳被凤城法院诬判三年
辽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琳于五月三十日被凤城法院诬判三年,家属准备上诉,近期将進入二审程序。目前焦琳被非法关押在凤城看守所11监室。

另,家属正在向相关部门要人和焦琳自己的私家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4/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1779.html

2011-05-29: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再遭酷刑 家属控告 (明慧网通讯员报导)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二零一零年九月因讲法轮功真相,被中共警察绑架。警察将他迫害致生命垂危后,不得不让家人把他接回家。当焦林身体有所恢复后,当地恶警又再次绑架他,并再次对他進行酷刑折磨。当伤痕纍纍的焦林出现在非法的法庭上时,他的亲人愤怒了,表示要对迫害焦林的凶手追查到底。 一、好人遭构陷 焦林今年五十五岁,大专毕业,原辽

2011-05-29: 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再遭酷刑 家属控告
(明慧网通讯员报导)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二零一零年九月因讲法轮功真相,被中共警察绑架。警察将他迫害致生命垂危后,不得不让家人把他接回家。当焦林身体有所恢复后,当地恶警又再次绑架他,并再次对他進行酷刑折磨。当伤痕纍纍的焦林出现在非法的法庭上时,他的亲人愤怒了,表示要对迫害焦林的凶手追查到底。

一、好人遭构陷

焦林今年五十五岁,大专毕业,原辽宁凤城增压器厂销售员,在单位工作很出色。十年前焦林走入法轮功修炼,从此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与人为善,所有与他打过交道的人都评价他是一个极好的人。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焦林和四名法轮功学员去白旗镇讲法轮功真相,被白旗派出所姜军、曹德军等警察绑架,当晚被曹德军等恶警毒打一夜,次日被关入凤城看守所。一个月后,焦林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出现胃穿孔和肺结核症状,十月十九日晚被送医抢救,医院要求立即做手术抢救。为了推脱责任,凤城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国保大队队长、看守所所长及管教把家属找来,公安局长杨晓东对家属作出承诺:“你们在这治也行,转院治也可,经济困难可帮助解决一半药费,不追究任何责任。”这样家属把焦林接回家。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上午九点左右,身体刚有好转的焦林去凤城政法委要被非法扣押的私家车。孙孝斌欺骗焦林说:“你先等一下,我给你问问领导。”之后,孙就出去了。过一会回来说:“白费呀,领导不同意,你先回去吧,等以后再说。”当焦林刚从政法委门出来走到楼梯的时候,却被迎面赶来的国保大队陈平先和另一个警察强行绑架,又被非法关進凤城看守所。随后,凤城邪党公检法人员联合构陷焦林

二、触目惊心的酷刑伤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凤城法院对焦林非法开庭。由于公诉人迟迟不到场,法庭出现非常尴尬的局面,焦林当庭义正辞严地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法庭没有当庭宣判结果,但审判长潘淑琴宣布非法没收焦林的私家车。

当日焦林出现在法庭时,日夜牵挂焦林的亲人们心都碎了,仅在十几天的时间里,焦林又被迫害得不成样子:人又消瘦了许多,脸色蜡黄,右眼青肿,下颚处及嘴角多处呈现触目惊心的烟头烫伤痕迹……

亲属焦急地询问焦林:“你的眼眶怎么肿了?下颚的伤都是怎么回事?”焦林无奈地摇摇头。焦林的亲属愤怒地说:“没有事,你不用怕,还没有王法了呢!谁把你打成这样?我们为你申冤,我们告他去!”焦林这才当着多名法官和法警的面,揭露他在凤城看守所遭受的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他的眼眶是被同一监室里的犯人用拳头打的,下颚是被犯人烫的。焦林还脱下了袜子给亲人们看,他的左脚被犯人用胶管抽得青肿,已无法穿鞋,而且脚背已开始溃烂化脓。

焦林掀起后背的衣服和裤腿时,亲人们惊呆了,焦林的后背和腰部及双腿,布满青一块、紫一块的瘀伤。焦林还说,监室里的犯人抓住他的头往墙上撞,用拳头打他的脸,他的牙好多都被打松动了。有一天阴冷阴冷的,犯人们往他头顶上浇了三盆凉水,他全身湿透,羊毛衫和毛裤靠自己的体温焐了好几天才焐干,他那几天冻得直打牙帮,遭的罪难以形容。

焦林的亲属和旁听的观众亲眼目睹、亲耳听到焦林所遭受的酷刑折磨,好多人都哭了。焦林的妹妹悲痛欲绝地说:“太没有人性了,为甚么把我哥打成这样啊?我哥他是好人哪!”

三、家人状告凤城看守所

非法庭审结束后,焦林亲属即找公安局长,状告凤城看守所对焦林的酷刑折磨。当焦林亲属说明来意后,公安局控申科的接待人便给迫害法轮功的主管公安局局长打电话,然后,告诉家属下午一点半到看守所找宋振华所长。

午后一点半,焦林家属一行十多人来到看守所,两个所长宋振华、王长春出来,家属一一指出了焦林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所遭受的种种酷刑,开始两个所长,特别是副所长王长春还极力辩解,当家属指证迫害的具体事实时,王长春满脸通红,说话语无伦次。

家属提出两点要求:1、绝不允许任何人再对焦林施暴;2、要求对焦林的外伤和内伤到医院進行检查监定。第一条宋振华、王长春都表示这种现象绝不会再出现。当家属提出第二条要求时,宋振华答应让家属派两个代表去见焦林

目前,焦林被酷刑折磨的投诉案正在進行中,焦林家属表示不会放弃对焦林的营救,并且对迫害焦林的凶手会追查到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9/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再遭酷刑-家属控告-241612.html

2011-05-14: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再次遭绑架 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于五月六日午后,在自己家楼下,再次被凤城白旗派出所恶警与凤城国保大队恶警相互勾结绑架到凤城看守所。 焦林在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与凤城法轮功学员梁运成、曲山林、吴娟、孙忠琴一同在白旗乡自由村被恶人构陷,遭白旗派出所恶警绑架,遭受一夜毒打后,被送至凤城看守所,十月十九日晚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出现胃穿孔症状,凤城市中心医院要求立即做手术

2011-05-14: 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再次遭绑架
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于五月六日午后,在自己家楼下,再次被凤城白旗派出所恶警与凤城国保大队恶警相互勾结绑架到凤城看守所。

焦林在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与凤城法轮功学员梁运成、曲山林、吴娟、孙忠琴一同在白旗乡自由村被恶人构陷,遭白旗派出所恶警绑架,遭受一夜毒打后,被送至凤城看守所,十月十九日晚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出现胃穿孔症状,凤城市中心医院要求立即做手术急救。当时凤城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国保大队队长、看守所所长及管教全部到场。公安局长杨晓东亲自和家属商谈,告诉家属:你们在这治也行,转院治也可,经济困难可帮助解决一半药费,不追究任何责任……等承诺。可当焦林身体刚有好转,却被以“在逃犯”的罪名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4/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0769.html

2010-10-26:梁运成一目失明 凤城“610”仍不放人 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凤城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梁运成,近日被迫害得一只眼睛失明,两度被送医院,凤城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却仍不放人。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梁运成、曲善林、焦林、吴娟、孙忠琴五人乘车去白旗镇民主、自由村讲法轮功真相,被村民康庆东诬告,当晚八点左右,被白旗镇派出所曹德军、姜君等人绑架。当晚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曹德军等

2010-10-26: 梁运成一目失明 凤城“610”仍不放人

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凤城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梁运成,近日被迫害得一只眼睛失明,两度被送医院,凤城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却仍不放人。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梁运成、曲善林、焦林、吴娟、孙忠琴五人乘车去白旗镇民主、自由村讲法轮功真相,被村民康庆东诬告,当晚八点左右,被白旗镇派出所曹德军、姜君等人绑架。当晚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曹德军等恶警毒打一夜。次日焦林、梁运成、曲善林被非法劫持到凤城二龙山看守所,吴娟、孙忠琴被劫持到丹东白房子看守所。

近日,焦林在看守所被迫害得胃穿孔休克,警察怕担责任,将其放回。白旗派出所和凤城政法委“六一零”、凤城公安局国保大队预谋将五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送交凤城检察院,预谋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6/231517.html

2010-10-13:辽宁凤城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凤城市五位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成、曲善林、吴娟、孙忠琴在白旗镇民主、自由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康庆东恶意举报,被白旗派出所姜君、曹德军等三人绑架到派出所。目前,这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丹东白房子看守所和二龙山看守所。家人不允许看望他们。 九月五日夜间,在白旗派出所,姜君、曹德军等人对五位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几乎毒打了一夜。

2010-10-13: 辽宁凤城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凤城市五位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成、曲善林、吴娟、孙忠琴在白旗镇民主、自由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康庆东恶意举报,被白旗派出所姜君、曹德军等三人绑架到派出所。目前,这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丹东白房子看守所和二龙山看守所。家人不允许看望他们。

九月五日夜间,在白旗派出所,姜君、曹德军等人对五位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几乎毒打了一夜。家人欲去派出所看望亲人,警察不让看。据说吴娟身体不好,家人问曹德军(参与打人的凶手)说:“她自找的。”口气好像他打人是应该的。目前,家人看不到亲人,可能法轮功学员被打致伤,恶警欲掩盖。

九月六日早晨,白旗派出所把这五位法轮功学员送凤城看守所。当日,又把吴娟、孙忠琴非法送到丹东白房子看守所。把焦林、梁运成、曲善林非法关押在二龙山看守所。家人几次看人,都不让看。

近日得知,白旗派出所和凤城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等部门合谋把这五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送交凤城检察院,预谋判刑,妄想继续迫害。

焦林,男,五十四岁,大专文化。在凤城增压器做销售工作,工作很出色,把凤城增压器打入西北几省的市场,给工厂创造很好的经济效益。由于身体有病而走入大法修炼。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一日,焦林在边门镇讲真相时,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凤城“六一零”办公室把他送進本溪教养院等地迫害。在教养院期间,焦林受尽“抻床”等酷刑折磨,劳教两年期满返回凤城。身体被迫害得很严重。生活难以维持。

梁运成,男,四十四岁,大学文化。原在凤城法院工作,作风正派。在法院工作期间,从不要原被告之财物,处处按真、善、忍做人。自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由于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多次遭迫害。在短短几年内,四次遭迫害身心备受摧残,被迫害得妻离子散,父母双亡。在本溪教养院期间,两次送抻床酷刑迫害。

曲善林,男六十岁,酒厂退休工人。据老工人介绍,曲善林为人善良,工作期间任劳任怨,退休在家也是个好人。由于身体多病走入大法修炼,二零零四年四月被凤城公安局在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后送丹东教养院。曲善林在被关押期间,爱人由于曲善林被迫害,身心承受不住,患病,医治无效病故了。在其爱人病危期间,家人要求让曲善林回来见妻子最后一面,丹东教养院却没答应,也不告诉曲善林,直到曲善林放回来,才知道爱人已去世了。曲善林儿女在外地打工,生活长期无人照顾,自己做饭吃。

吴娟,女,今年四十七岁,以打工为生。因身体多病修炼法轮功,身体恢复健康。在家中孝顺公婆,特别是二零零七年吴娟丈夫去世,家中还有一个男孩上学。公公婆婆都七十多岁了,在一起生活。家庭的担子都落在她一个人身上。打工挣钱给老人买吃的。特别在老婆婆病得大小便失禁时弄脏衣裤,吴娟自己给洗干净,多次这样做,她小姑子们很受感动。二零零七年七月末,她去宽甸讲真相被绑架,送沈阳马三家非法劳教一年。在马三家教养期间,吴娟遭受吊起来酷刑两天两夜,放下来是脚胳膊都不会动。病苦难忍直到回家一段时间身体仍然行动困难。有人问她那些恶人警察把你吊起来你恨不恨他们,吴娟说:我不恨他们,因为他们在迷中干着伤害人的坏事。将来他们要承受比我更痛苦的痛苦。我知道他们很可怜。

孙忠琴,女,现年57岁。在家中是个贤妻良母。对丈夫和孩子都是很好。尊重丈夫、孝敬老人、教育孩子作风正派,保持了中国传统文化道德中女人的风格。二零零七年七月在宽甸讲真相被绑架后在马三家劳教一年,劳教期间受尽酷刑和奴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3/230965.html

2010-09-26:辽宁丹东市“610”操控警察一月绑架23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6/230148.html

2010-09-26: 辽宁丹东市“610”操控警察一月绑架23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6/230148.html

2010-09-09: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城、曲善林、吴娟、孙忠琴被迫害 辽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城、曲善林、吴娟、孙忠琴于五日晚上八、九点钟左右在白旗乡自由村讲真相时,被自由村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遭白旗派出所警察绑架。 白旗派出所与凤城国保大队及凤城政法委相互勾结,以上述几名法轮功学员均有所谓’前科’为由,第二天直接将吴娟、孙忠琴(两位女同修)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焦林、梁运城、曲善林被非

2010-09-09: 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城、曲善林、吴娟、孙忠琴被迫害

辽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城、曲善林、吴娟、孙忠琴于五日晚上八、九点钟左右在白旗乡自由村讲真相时,被自由村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遭白旗派出所警察绑架。

白旗派出所与凤城国保大队及凤城政法委相互勾结,以上述几名法轮功学员均有所谓’前科’为由,第二天直接将吴娟、孙忠琴(两位女同修)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焦林、梁运城、曲善林被非法关押到凤城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9/229403.html

2010-09-08:凤城市焦林、梁运城、曲善林、吴娟、孙忠琴被绑架 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城、曲善林、吴娟、孙忠琴,于昨天(五日)晚上十点左右在白旗乡被白旗派出所警察绑架。现非法关押在凤城看守所,详情待跟踪报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8/229370.html

2010-09-08: 凤城市焦林、梁运城、曲善林、吴娟、孙忠琴被绑架
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城、曲善林、吴娟、孙忠琴,于昨天(五日)晚上十点左右在白旗乡被白旗派出所警察绑架。现非法关押在凤城看守所,详情待跟踪报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8/229370.html

2008-11-03:辽宁本溪市威宁劳教所用抻床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辽宁本溪市威宁劳教所先后非法关押过1000多名大法学员,并使用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因而所谓的“转化”率高,并因此成为邪党司法部的“先進单位”。在这里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来自省内外,省内各地区的法轮大法的坚定修炼者所受迫害尤为严酷。恶党为该黑窝拨下上千万的专款用以迫害法轮功。2005年至2006年间,该黑窝建成一栋专门迫害

2008-11-03: 辽宁本溪市威宁劳教所用抻床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辽宁本溪市威宁劳教所先后非法关押过1000多名大法学员,并使用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因而所谓的“转化”率高,并因此成为邪党司法部的“先進单位”。在这里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来自省内外,省内各地区的法轮大法的坚定修炼者所受迫害尤为严酷。恶党为该黑窝拨下上千万的专款用以迫害法轮功。2005年至2006年间,该黑窝建成一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楼房。

在邪党的操控下,本溪劳教所用“抻床”酷刑折磨坚定的大法弟子。恶徒把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用布条拧成的绳子将大法弟子绑在他们自制的双人床上,把大法弟子的两条腿劈到极限固定到床上,再把两只胳膊成一字形固定,除头和脖子能有点活动馀地之外,全身都不能动,大、小便全在床上,24小时如此。他们给每个大法弟子使用这种酷刑时间都长达一个月左右,造成大法弟子筋和肌肉拉伤,非常痛苦,使人精神极易崩溃,多名大法弟子因遭受此酷刑而致残。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0年至2006年间,在本溪劳教所遭受过这种抻床迫害的大法弟子有:李光文(抚顺)、王学正(盘锦)、张苏明、王景石(营口)、贾敬文(锦州)、赵伟(丹东)、焦林(凤城)、宋月刚、孙铁春(本溪),刘波(丹东),王吉才、赵成林,邱智岩,闫柏,焦芳,王金海,王雪飞,付晓东(本溪),梁运成,王井万,李光文,梁运成、张树鹏,姜虎林(本溪),张云生(本溪)等;

2007年遭受过这种酷刑的大法弟子有:杨满志(本溪)、王玉珠(山东海阳)、刘广庆(盘锦)、张亚威(盘锦)、程光辉(朝阳)等;

2008年,已经被施过这种酷刑的大法弟子有:宋吉威(丹东)、张国宇(大连)、张志刚(铁岭)、高东(盘锦)、王仲明(本溪)等。

2008年9月末,有7名大法弟子从北京转来这里非法关押,现已有两人被上抻床迫害。

邪恶的迫害还在進行着,请世界各国民众和人权组织关注在中国大陆辽宁省本溪市威宁劳教所曾发生过的和正在发生的对善良的大法弟子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189090.html

2007-01-21:曝光本溪威宁营教养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辽宁省本溪市威宁营教养院雇用社会上一些流氓、痞子、骗子、妓女、犹大等对大法学员不分昼夜的折磨。目前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有王玉珠(山东海阴县)、刘成国(辽宁凤城市)、张洪达、辛恕仁(铁岭),辛恕仁已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 恶警采用抻床、笼子等刑具迫害大法学员。抻床是特制的,可以摇、抻、拉、拽,大法学员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直至筋断骨折,手脚不能随

2007-01-21: 曝光本溪威宁营教养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辽宁省本溪市威宁营教养院雇用社会上一些流氓、痞子、骗子、妓女、犹大等对大法学员不分昼夜的折磨。目前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有王玉珠(山东海阴县)、刘成国(辽宁凤城市)、张洪达、辛恕仁(铁岭),辛恕仁已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

恶警采用抻床、笼子等刑具迫害大法学员。抻床是特制的,可以摇、抻、拉、拽,大法学员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直至筋断骨折,手脚不能随意活动。有的大法学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致残。

二零零六年四月,孙铁青因在纸上写“坚修大法到底”,被邪恶两次上抻床六天。辛恕仁因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被禁闭两个月。

被上过抻床迫害的大法学员有:李光文(抚顺)、王学正(盘锦)、张苏明、王景石(营口)、贾敬文(锦州)、赵伟(丹东)、焦林、梁运城(凤城)、江虎林、宋月刚、杨满志、孙铁青(本溪)。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147326.html

2006-06-10:大法弟子姜虎林(本溪人)、李光林(锦州人)、张树朋(辽宁盖县人)、粱运成(丹东人),因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威宁教养院恶警强制蹲小号迫害。 大法弟子焦林(丹东人)、姜仁政(在沈阳被抓,本溪市人)被转移,去向不明。丹东的大法弟子被转移到辽宁省本溪市威宁营教养院加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104.html

2006-06-10: 大法弟子姜虎林(本溪人)、李光林(锦州人)、张树朋(辽宁盖县人)、粱运成(丹东人),因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威宁教养院恶警强制蹲小号迫害。

大法弟子焦林(丹东人)、姜仁政(在沈阳被抓,本溪市人)被转移,去向不明。丹东的大法弟子被转移到辽宁省本溪市威宁营教养院加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104.html

2006-05-07:锦州劳教所二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更多事实 现在病号房里共有五名大法弟子,他们是:邵明刚、刘成、李勇、焦林、胡绍伟。他们的身体全都呈现病态。二大队目前被严管的大法弟子有:李连军(凌海)、胡绍伟(葫芦岛)、翁红俊(辽阳)、刘全旺(葫芦岛)、刘成(义县)、李勇(义县)、焦林(丹东)及市内的戚明力、邵明刚、苗建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7/127

2006-05-07: 锦州劳教所二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更多事实
现在病号房里共有五名大法弟子,他们是:邵明刚、刘成、李勇、焦林、胡绍伟。他们的身体全都呈现病态。二大队目前被严管的大法弟子有:李连军(凌海)、胡绍伟(葫芦岛)、翁红俊(辽阳)、刘全旺(葫芦岛)、刘成(义县)、李勇(义县)、焦林(丹东)及市内的戚明力、邵明刚、苗建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7/127090.html

2005-10-10:大法学员在锦州劳教院遭报复迫害 大法弟子柴连宝、焦林和闫柏在2005年被迫害得比较严重。柴连宝遭受酷刑转化时,恶警李松涛和张春风亲自上阵,他们给柴连宝绑腿:把双腿硬盘上,再把两个床单接起来绑住双腿,然后使劲儿勒紧,时间大约为3个小时;昼夜不让他睡觉,还指使四防犯人冯英、潘雪海、张铁军对其進行暴打,暴打之后又对其進行强制洗脑;王志刚,也被绑腿折磨多次。2005年7月,恶警白金龙指挥四防犯人将

2005-10-10: 大法学员在锦州劳教院遭报复迫害

大法弟子柴连宝、焦林和闫柏在2005年被迫害得比较严重。柴连宝遭受酷刑转化时,恶警李松涛和张春风亲自上阵,他们给柴连宝绑腿:把双腿硬盘上,再把两个床单接起来绑住双腿,然后使劲儿勒紧,时间大约为3个小时;昼夜不让他睡觉,还指使四防犯人冯英、潘雪海、张铁军对其進行暴打,暴打之后又对其進行强制洗脑;王志刚,也被绑腿折磨多次。2005年7月,恶警白金龙指挥四防犯人将刘成关在一个屋里進行毒打,在这之前刘成已不能站立,连上厕所都得由人架着去,可四防犯人在毒打刘成后却硬让他行走,不走就打。白金龙的邪恶气焰十分嚣张,他冲刘成喊道:“就打你了,迫害你了,你能咋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0/112083.html

2005-07-15:辽宁风城市大法弟子焦林,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将近8个月,他在严酷的迫害中,始终坚定正信,拒不转化。 最近,从本溪威宁营劳教所内得知消息。两月前恶人为达到他们所谓转化目地,对坚修大法,拒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焦林,和另一同修(地址姓名不详)与锦州劳教所中的两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对换的方式進行迫害。焦林被非法转移时身体已经非常的虚弱。http://www.minghui.org/mh/ar

2005-07-15: 辽宁风城市大法弟子焦林,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将近8个月,他在严酷的迫害中,始终坚定正信,拒不转化。

最近,从本溪威宁营劳教所内得知消息。两月前恶人为达到他们所谓转化目地,对坚修大法,拒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焦林,和另一同修(地址姓名不详)与锦州劳教所中的两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对换的方式進行迫害。焦林被非法转移时身体已经非常的虚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5/106185.html

2005-07-07:风城市大法弟子焦林,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将近8个月,在严酷迫害中,他始终坚定正信,拒不“转化”。 最近,从本溪威宁营劳教所内得知消息。两月前邪恶为达到它们所谓转化目的,对坚修大法,拒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焦林,和另一同修(地址姓名不详)与锦州劳教所中的两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兑换的方式進行迫害。焦林被非法转移时身体非常的虚弱。请锦州地区同修得知消息,及时揭露邪恶仍在对同修焦林的迫害。 ht

2005-07-07: 风城市大法弟子焦林,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将近8个月,在严酷迫害中,他始终坚定正信,拒不“转化”。

最近,从本溪威宁营劳教所内得知消息。两月前邪恶为达到它们所谓转化目的,对坚修大法,拒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焦林,和另一同修(地址姓名不详)与锦州劳教所中的两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兑换的方式進行迫害。焦林被非法转移时身体非常的虚弱。请锦州地区同修得知消息,及时揭露邪恶仍在对同修焦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7/105612.html

2005-01-13:辽宁省凤城市大法弟子焦林,原凤城市增压器厂供销员,大学学历。焦林自2004年因撒真像资料被绑架后,一直坚定修炼拒不“转化”,并绝食抵制迫害,被凤城市610送去丹东教养院。

2005-01-13: 辽宁省凤城市大法弟子焦林,原凤城市增压器厂供销员,大学学历。焦林自2004年因撒真像资料被绑架后,一直坚定修炼拒不“转化”,并绝食抵制迫害,被凤城市610送去丹东教养院。

2004-12-29:目前,辽宁省凤城市大法弟子焦林、叶志刚已被折磨得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焦林为抵制迫害已绝食多天,被几个恶警按住捆绑起来,强行插管灌食,每次插管都是鲜血淋漓,极其痛苦。叶志刚被折磨得高血压达240,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是恶人不顾大法弟子的死活,不放人,还更加邪恶的继续行恶。

2004-12-29: 目前,辽宁省凤城市大法弟子焦林、叶志刚已被折磨得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焦林为抵制迫害已绝食多天,被几个恶警按住捆绑起来,强行插管灌食,每次插管都是鲜血淋漓,极其痛苦。叶志刚被折磨得高血压达240,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是恶人不顾大法弟子的死活,不放人,还更加邪恶的继续行恶。

丹东 凤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19-10-23:
刘家河派出所 4158920444
胡国荣 所长 4158922981 13941512588
伊晓东 副所长 13842512851 4158922985
李岩 15942580644

凤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 韩宏建 4158120732 13941594567

丹东看守所
所长 李彤 13050368141

丹东市女子看守所 4156250324
所长 宋瑞敏 13942556566
周莉莎 教导员 4156250327

2019-10-23: 附:部份相关信息
辽宁省凤城市政法委:
地址:辽宁省凤城市邓铁梅路20号
邮编:118100
电话:0415-8122253
书记:陈志华13604157847
副书记:花吉强0415-8158680、13841562633
维稳办主任:林波0415-8158610
人员:于剑华、邱少伟、马泽群、陈澄、方彦迪、王佳彤

辽宁省凤城市公安局
地址:辽宁省凤城市邓铁梅路22号
邮编:118100
国保大队
大队长:韩宏建0415-8120732、13941594567、(宅)0415-8140567
教导员:刘鹏霄13604952645、(宅)0415-8669988
警察:徐景春13942582033、(办)0415-8120732
警察:李双田13700184364、(办)0415-8120732
警察:焦束文13941532756

2019-09-26: 辽宁省凤城市政法委:
地址:辽宁省凤城市邓铁梅路20号 邮编:118100 办公电话:0415-8122253
书记:陈志华 手机:13604157847
副书记:花吉强 办公:0415-8158680 手机:13841562633
维稳办主任:林波 办公:0415-8158610
人员:于剑华 邱少伟 马泽群 陈澄 方彦迪 王佳彤

凤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韩宏建 办公:0415-8120732 手机:13941594567 住宅:0415-814056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5)

丹东市公安局0415—2125655(总机); 局长林鲁波:办0415--2103219 局长公开电话:0415--2123001
刑警支队办公室:0415----2103359
治安支队:0415----2103179
政治处:0415----2103181

附:本溪市教养院管教刘少石,他是负责 “转化” 叶志刚的警察,也是拒绝放人主要负责人之一。
刘少石办公室电话:0414-4618971;?0414-4618972;?0414-4618973
另外,教养院星期一、星期二被关押的人可以打IC卡电话,电话号码为:0414-4621037
本溪监狱:科长:田勇 手机:013941419912
监狱长办公室电话:0414-5538903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1-04:  本溪教养院“法制中心”的洗脑手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4/117998.html

2005-12-14: 锦州劳教院迫害的近十名大法弟子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4/11648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