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 茂名 茂南区 >> 林丽珍

林丽珍
林丽珍
女, 5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茂名市电白县水东镇
拘留时间: 2004年4月28日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5-14
案例分类: 起诉案例  灌食/灌物  洗脑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钱财/经济迫害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因诉江被迫害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林燕梅(林艳梅) 林丽珍
夫妻/父母: 林桐
孙子/孙女: 吴朝棋(吴朝琪)
交叉列在: 广东 > 茂名 电白县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9-02-26:林丽珍一家三人被构陷到法院 家属请律师维权 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非法起诉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林丽珍与她儿子吴朝棋、妹妹林燕梅一家三口。一月三十日,吴朝棋的律师到茂南区法院找法官交涉,负责林丽珍一家三人的所谓案子的主审法官是柯学军。柯学军说:“还不能阅卷,本案当事人户口不属于本辖区,我们没有审理权。我们已经向茂名市中级法院提交材料,茂名市中级法院现正在研究。” 二月

2019-02-26: 林丽珍一家三人被构陷到法院 家属请律师维权

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非法起诉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林丽珍与她儿子吴朝棋、妹妹林燕梅一家三口。一月三十日,吴朝棋的律师到茂南区法院找法官交涉,负责林丽珍一家三人的所谓案子的主审法官是柯学军。柯学军说:“还不能阅卷,本案当事人户口不属于本辖区,我们没有审理权。我们已经向茂名市中级法院提交材料,茂名市中级法院现正在研究。”

二月一日下午,林燕梅的律师再到茂名市茂南区法院找柯学军法官交涉,法院工作人员告诉律师,柯学军下乡了。律师没有见到法官,仍然没有阅到卷。律师又到茂名市中级法院交涉,门卫不让进,门卫请示里面人员,给了两个电话,律师多次打通电话都没有人接。律师只好返程。

二月二十日上午,林丽珍的家属聘请的律师到茂名市茂南区法院找法官柯学军交涉,了解“案子”的情况,要求无罪释放林丽珍

律师根据现行法律与法官柯学军交涉,交涉的内容大致如下:

一、律师问柯学军:“我的当事人的户口在电白区,不在你茂南区,为什么由你们来审理?”柯学军说:“这个案子属于个案,上面安排的。”

二、居委主任黄炳添和居委林小英指证林丽珍长期住在她父亲林桐家里是错误的。我的当事人有住房。二零一五年后,长期不住在她父亲家。她的父亲八十多岁需要女儿照顾,林丽珍长期为她父亲做饭,偶尔住一晚是有的。

三、警察找两个居委证人:主任黄炳添和居委林小英,指证林丽珍给他们发法轮功资料。林丽珍在家里炼法轮功,黄炳添和林小英跑到林丽珍家劝其不炼法轮功。宪法规定信仰自由,那林丽珍肯定要跟黄炳添和林小英论理了,并给黄炳添和林小英法轮功资料,你们就把法轮功资料当作犯罪证据?居委凭什么跑到林丽珍家骚扰?法律文件是什么?是居委在违法。

四、律师告诉柯学军,现在国家在用刑法300条判法轮功学员已经二十年了,完全是错用法律。你们把法轮功作为政治案件,现在公务员办案终身责任制,政治案件终究一定要平反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到时你怎么办?

法官柯学军认真听取了律师的真诚劝告。律师向柯学军要手机号码,但柯学军不肯给。

律师从法院出来后,就去茂名市第一看守所会见林丽珍林丽珍被非法关在看守所的西十三仓,她在看守所不穿囚服,不戴手铐,身体状况正常,但是看守所安排了两个在押人员吴金单和白继芬二十四小时夹控她,不许她炼功等。

同日下午,律师认为法官有些问题没有给他回答清楚,律师又去了茂南区法院仔细的查看了卷宗。发现:

一、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他向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递交的:林丽珍儿子吴朝棋在四年前购买房子的房产证(林丽珍儿子在二零一五年就购买了房子,电白区鸿景山庄C座13层4房,并入住)和这一年的水电费收据的复印件和小区入住证明没有在档案里面。律师去找法官柯学军说:“卷宗里怎么没有我提交证明我的当事人不住在他父亲那里的五、六页材料?”柯学军同意找茂南区检察院。

二、律师问法官柯学军:“林丽珍一家三口的户口不在茂南区,可是由你们审理,为什么?总得要给我们律师一个交待。”柯学军拿出两个文件,一个是:茂南区法院在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向茂名市中级法院提出申请,申请书的内容是林丽珍一家三口户口不在管辖权区,无权审理。另一个文件是: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一日,茂名市中级法院的决定书。大致内容是,林丽珍一家三口的“案子”由茂南区法院负责审理。

律师要求拍下这两个文件,但柯学军不让。律师说,你们不是公开的吗?柯学军没有办法,只好让律师拍下来了。律师说:“茂名市中级法院有什么权力授权给法院审理?这是违法的。”

林丽珍家属反映,自从林丽珍一家三口被绑架后,家人出入的巷子口,不时有便衣和监控车监控。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五日晚上九点左右,林丽珍的亲戚发现有一个身穿蓝白条纹、五十岁左右、背有点驼的男人,在林丽珍父亲家门口、小巷子口监视。看到从门里出来人后,此人就马上躲开,等林的亲戚走出巷子后就紧紧尾随。

家属还了解到,做伪证的第三个人是林丽珍父亲家楼上八楼的邻居杨芳。

关于林丽珍一家三人被绑架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广东茂名市林燕梅一家三人被构陷到检察院》《给父亲做饭被抓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广东青年去外公家吃饭被抓捕 家属请律师维权》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26/林丽珍一家三人被构陷到法院-家属请律师维权-383218.html

2019-02-04:广东茂名市青年吴朝棋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青年法轮功学员吴朝棋的家属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了解他们的三位亲人吴朝棋、林燕梅和林丽珍被绑架后的所谓“案子”情况。茂南区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律师:“案子”在十五天前的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就送到茂名市茂南区法院了。 负责三人所谓“案子”的检察官是: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高金生,电话:0668-3397070。法轮

2019-02-04: 广东茂名市青年吴朝棋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青年法轮功学员吴朝棋的家属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了解他们的三位亲人吴朝棋、林燕梅和林丽珍被绑架后的所谓“案子”情况。茂南区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律师:“案子”在十五天前的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就送到茂名市茂南区法院了。

负责三人所谓“案子”的检察官是: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高金生,电话:0668-3397070。法轮功学员吴朝棋、林燕梅和林丽珍三人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日上午,吴朝棋的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到茂名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吴朝棋。吴朝棋身体状况正常,但是,由于看守所仓内潮湿、条件艰苦,吴朝棋身上长满了一片一片的红疹子,奇痒无比。

同日下午,家属陪律师来到茂名市茂南区法院,律师找负责所谓“案子”的主审法官:柯学军(刑事庭庭长,电话:0668-2370908.)交涉,柯法官说:“还不能阅卷,本案当事人户口不属于本辖区。我们已经提交到茂名市中级法院,现正在研究如何处理”。

茂名市电白区法轮功学员吴朝棋和母亲林丽珍、姨妈林燕梅,于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三十一日被茂名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电白区公安分局、电城镇派出所警察、特警和电白区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电白区610头目陈昌兴等联合二十多人砸烂门锁绑架关押。这次绑架林丽珍一家三口,是电白区610陈昌兴、国保队长陆尚辉蓄谋已久的打击、报复的违法行为。

吴朝棋、林燕梅、林丽珍,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被电白区检察院批捕。构陷吴朝棋一家三人的所谓“案子”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被电白区检察院转到茂名市检察院,再转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4/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2036.html#1923232514-1

2019-01-31:广东茂名市林燕梅一家三人面临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上午,林燕梅的家属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讯问,他们的三位亲人林燕梅、林丽珍和吴朝棋被绑架后,被构陷到茂南区检察院,检察院人员告诉家属构陷案在十五天以前就送到茂南区法院了。 林燕梅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给茂南区法院打电话,法院告诉律师,主审法官是:茂南区法院刑事庭庭长柯学军,电话:0668-2370908. 茂名市电白区法轮功学

2019-01-31: 广东茂名市林燕梅一家三人面临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上午,林燕梅的家属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讯问,他们的三位亲人林燕梅、林丽珍和吴朝棋被绑架后,被构陷到茂南区检察院,检察院人员告诉家属构陷案在十五天以前就送到茂南区法院了。

林燕梅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给茂南区法院打电话,法院告诉律师,主审法官是:茂南区法院刑事庭庭长柯学军,电话:0668-2370908.

茂名市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林燕梅及姐姐和姐姐的儿子吴朝棋,于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三十一日被茂名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电白区公安分局、电城镇派出所警察、特警和电白区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电白区610头目陈昌兴等联合二十多人砸烂门锁绑架关押。这次绑架林丽珍一家三口,是电白区610陈昌兴、国保队长陆尚辉蓄谋已久的打击、报复的违法行为。

林燕梅、林丽珍、吴朝棋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被电白区检察院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31/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81014.html

2019-01-02:广东茂名林丽珍的维权律师找检察官交涉要求无罪释放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广东省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林丽珍的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找检察官交涉,要求检察院撤诉,无罪释放林丽珍。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左右,法轮功学员林丽珍的家属陪同律师来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找负责所谓“案子”的检察官高金生交涉,并递交了撤诉、无罪释放的法律文书和林丽珍儿子吴

2019-01-02: 广东茂名林丽珍的维权律师找检察官交涉要求无罪释放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广东省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林丽珍的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找检察官交涉,要求检察院撤诉,无罪释放林丽珍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左右,法轮功学员林丽珍的家属陪同律师来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找负责所谓“案子”的检察官高金生交涉,并递交了撤诉、无罪释放的法律文书和林丽珍儿子吴朝棋在四年前购买房子的房产证和这一年的水电费收据的复印件。律师向高检察官提出质疑、交涉的内容大致如下:

一、电城派出所办案程序严重违法。林丽珍是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被抓的,可是在此前的八月二十六日有提审的记录。律师对高检察官说:“我不知道,这段提审笔录,办案单位是怎么搞进去的? ”

二、林丽珍在二零一七年八月给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关了十天出来后,居委主任黄炳添长期跟踪监控林丽珍,这是违法的。他凭什么长期监控我的当事人?法律依据是什么?

三、居委主任黄炳添和居委林小英指证林丽珍长期住在她父亲林桐家里。林丽珍儿子在二零一五年就购买了房子,并入住。房产证、每月缴纳水电费单据(复印件)和小区入住证明可以证明。

林丽珍的母亲在几年前就去世了,父亲林桐已经85岁,养有三个女儿。小女儿长期住广州。林丽珍是老大,做的饭菜,她的父亲很喜欢吃。所以,林丽珍是长期专门给她父亲做饭的。二零一五年,林丽珍的儿子购买了房子后,她做好饭,吃完饭后,就回自己的小家休息。林丽珍和她丈夫、儿子长期住在新购买房:电白区鸿景山庄C座13层4房。

滨海新区公安利用两个居委和一个早已搬走的邻居,指控法轮功学员林丽珍和她的儿子吴朝棋住在林的父亲家和发资料,其目的是:想利用抄出的法轮功资料构陷林丽珍母子俩。检察官说,林燕梅的儿子说,他姨妈和表哥也住在那里。

林丽珍的大妹林燕梅,因为修炼法轮功,九次被绑架,其中,非法劳教二次,关押、劳教累计时间长达六年。在迫害初期,林燕梅的丈夫经不起邪恶的威胁恐吓,丢下一对儿女,扬长而去。林燕梅就长期住在父亲的家里,照顾她父亲。

林燕梅的一对儿女,从小就生活在不安定之中,没有读多少书。儿子沉迷于网络游戏,白天睡觉,晚上打游戏,一天稀里糊涂的过日子,没有社会经验。在绑架林燕梅和吴朝棋时,林燕梅的儿子还没有睡醒,就被抓到电城派出所一天,并做笔录,警察叫他说什么就说什么。林燕梅的儿子指证林丽珍和吴朝棋住在林丽珍父亲家,完全是警察的诱供所致,公安想用抄出的法轮功资料构陷林丽珍一家三人。

法轮功学员制作的真相资料,是教人向善,回归传统,告诉人们: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大法是正法,并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行径,是教人向善的。这么好的真相资料,公检法人员却把它当成犯罪的证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79917.html

2018-12-15:广东省茂名市吴朝棋、林燕梅、林丽珍遭非法提审 吴朝棋遭殴打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吴朝棋下班后,去外公家吃午饭,并看望外公,吴朝棋和他的姨妈林燕梅被绑架,并非法关押至今。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吴朝棋的妈妈林丽珍去看望他的外公,安慰他外公时,也被绑架。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 2018年11月15日下午,电城派出所警察(其中一个叫杨桂

2018-12-15: 广东省茂名市吴朝棋、林燕梅、林丽珍遭非法提审 吴朝棋遭殴打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吴朝棋下班后,去外公家吃午饭,并看望外公,吴朝棋和他的姨妈林燕梅被绑架,并非法关押至今。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吴朝棋的妈妈林丽珍去看望他的外公,安慰他外公时,也被绑架。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

2018年11月15日下午,电城派出所警察(其中一个叫杨桂添)非法提审他们。杨出示起诉告知书给他们要求签字。吴朝棋、林燕梅两个都拒绝签字。吴朝棋正告杨桂添说:“你们是知法犯法,法轮功是冤假错案,你们将来会被追究的。”杨问他还有什么要求,吴朝棋要求无罪释放。

林燕梅因绝食抗议,身体苍老变形,但说话声音还是很有力气。林燕梅对杨说,因绝食抗议近一个月,身体多处不适,还排血。

吴朝棋看到亲人被折磨成这样非常心疼,向警察抗议说:“看看你们都把人迫害成什么样子了!”杨说,他是最基层办事的,不是局长。吴朝棋说:“你直接参与迫害,你是有责任的!”

据悉,吴朝棋的妈妈林丽珍也曾绝食抗议,后来停止了绝食。

吴朝棋在监仓里因拒绝参加奴工(奴工的工作包括做花枝,折面膜,捡干货,当时要求他是要做花枝),被管仓的一个嫌疑犯李丙龙殴打。管仓警察周艺亮要求吴朝棋穿囚服,吴朝棋坚持拒绝穿。

晚上八点多点完名后,吴朝棋被仓里打手梁仁峰殴打。李炳龙说吴朝棋不配合,开始干扰吴朝棋炼功,并要求仓里其他嫌疑人看到吴朝棋炼功就过去干扰,否则就罚班(估计是被惩罚多值班,影响正常睡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5/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8463.html

2018-12-10:广东省茂名市林燕梅、林丽珍、吴朝棋被构陷到检察院 广东省茂名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电城镇派出所警察、特警和电白区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电白区610头目陈昌兴于2018年8月29日至31日先后绑架了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林燕梅及其姐姐林丽珍、吴朝棋母子。2018年11月23日,警察将构陷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递交到电白区检察院。负责此案的检察官是李智颖。 http://www.mingh

2018-12-10: 广东省茂名市林燕梅、林丽珍、吴朝棋被构陷到检察院

广东省茂名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电城镇派出所警察、特警和电白区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电白区610头目陈昌兴于2018年8月29日至31日先后绑架了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林燕梅及其姐姐林丽珍、吴朝棋母子。2018年11月23日,警察将构陷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递交到电白区检察院。负责此案的检察官是李智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0/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78260.html#18129231211-1

2018-12-09:广东茂名市林燕梅一家三人在看守所遭迫害补充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警察把林燕梅、林丽珍、吴朝棋一家三人的所谓“案子”送到电白区检察院,负责此案的检察官是:李智颖,电话:0668-511872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9/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8220.html

2018-12-09: 广东茂名市林燕梅一家三人在看守所遭迫害补充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警察把林燕梅、林丽珍、吴朝棋一家三人的所谓“案子”送到电白区检察院,负责此案的检察官是:李智颖,电话:0668-511872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9/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8220.html

2018-10-03:给父亲做饭被抓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 广东省茂名市林丽珍女士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半左右,在父亲家刚刚为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做好饭、吃完晚饭后,被电白区水东镇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610头目陈昌兴等砸烂门锁、入室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家属请的维权律师九月二十六日到茂名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递交《无罪释放法律意见》。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在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电白610头目陈昌兴带头下

2018-10-03: 给父亲做饭被抓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
广东省茂名市林丽珍女士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半左右,在父亲家刚刚为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做好饭、吃完晚饭后,被电白区水东镇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610头目陈昌兴等砸烂门锁、入室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家属请的维权律师九月二十六日到茂名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递交《无罪释放法律意见》。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在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电白610头目陈昌兴带头下,茂名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电城镇派出所警察和特警等二十几人,来到林丽珍父亲的家门口敲门,叫不开门后,他们就强行拿消防钳撬开铁门破门入屋,并把下班回来看望外公、吃午饭的吴朝棋和刚买菜回来的林燕梅(林丽珍的妹妹)强行控制,在无搜查证的情况下,进行抄家。国保、警察等人四处翻找法轮大法资料、钱物,抢走了两台电脑、六个打印机、大法书籍、真相资料、两万多元现金等私人财产。

妹妹和儿子被绑架、非法关押后,林丽珍及时联系律师给妹妹维权。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半左右,林丽珍在父亲家刚刚为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做好饭、吃完晚饭后,被闯入家中的电白区水东镇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电白610头目陈昌兴带领下,十几个便衣砸烂门锁,在没有出示工作证、搜查证、检查证等任何证件,也没有一个人穿警服,现场没有录像,没有给她扣押清单,甚至没有告知林丽珍为什么要抓她,就把林丽珍强行抓上车带到滨海新区公安分局电城镇派出所。

林丽珍的老父亲在自己85岁生日的这几天,两个女儿和外孙被绑架。在非法抓林丽珍的过程中,国保队长陆尚辉和电白610头目陈昌兴对林丽珍说:“我们终于抓到你了,我们有奖金领了”。

后来听警察说: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林丽珍的儿子法轮功学员吴朝棋在广州天河区张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绑架。同年二月十六日被户籍所在地电白610劫持到广东三水洗脑班(对外谎称“广东省法制教育学校”)迫害。林丽珍和她家人聘请两位维权律师营救吴朝棋。在营救吴朝棋的过程中,电白610不放人。在律师的帮助下,林丽珍向电白区检察院递交控告电白610的控告书和劝善信,电白610还不放人,家属就一级一级上告到广东省检察院、广东省公安厅等。电白区610迫于压力,被非法关押近两个月的吴朝棋才终于被释放。

这次绑架林丽珍一家三口,是电白区610陈昌兴、国保队长陆尚辉蓄谋已久的打击、报复的违法行为。

林丽珍、林燕梅、吴朝棋一家三人现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林丽珍的家属为她聘请了正义律师维权。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维权律师到茂名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林丽珍林丽珍被绑架到看守所后,在厕所边睡了二十多天。在看守所要干奴工,不干活不给吃饭。拉去体检时,林丽珍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警察用布塞住嘴巴。林丽珍说,看守所分配的任务干不完,很累,家属为她的身体健康状况担心。

林丽珍修炼法轮功前,她罹患高血压,心脏跳动快;鼻窦炎严重到快流脓;整天头晕,连摩托车都不能坐。在结扎后的十多天后腰椎间盘就疼痛,睡不着觉,身高一米六的她瘦到只剩七十多斤。一九九八年经人介绍为了治病,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就能睡着觉了。二十年来,林丽珍无病一身轻,身体很好,没有吃一颗药,没有上一次医院,身心受益无穷。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家属驱车一个半小时才到办案单位:茂名市公安局滨海新区公安分局电城镇派出所。律师向派出所出示了信函和证件,要求见办案人员,值班警察说:“不是派出所办案,去找滨海公安分局。”

家属与律师驱车来到茂名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上到办公的四楼,值班人员让律师找法制科,一个姓邓的警察(警号:225921 )接待了律师,律师说:“我还要找国保人员”,邓警察说:“国保人不在。”律师跟邓警察友好的谈了十多分钟,说:“我的当事人没有犯罪,应该无罪释放”,并向邓警察递交了《无罪释放法律意见》文书和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发布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公布《新闻出版总署废止第五批规范性文件的决定》,该决定明确废止以下两个一九九九年发布的文件:(一)关于重申有关法轮功出版物处理意见的通知。(二)关于查禁印刷法轮功类非法出版物,进一步加强出版物印刷管理的通知(此文件,已经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新闻出版总署二次署务会议通过、生效)。邓警察表示要把律师递交的文书和文件交给上级领导。

维权律师在《无罪释放法律意见》法律文书中阐述了:1.我国宪法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2、即使依据现行违宪的刑法第300条和相关的司法解释,持有法轮功宣传品也不构成犯罪。3、林丽珍的行为没有危害社会、没有侵害《刑法》等。

律师在《无罪释放法律意见》文书中说:“林丽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品行良好的公民,为了强身健体治病、提升个人道德水准的善良意愿才修炼法轮功,指控林丽珍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证据不足。

本案看起来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实际上也是一起不寻常的宪法案件,一个关涉公民信仰自由的大案。如果抛开宪法,只在法律法规层面考虑问题,就会出现合宪的行为受到违宪的法律法规的惩治,形成“政府放火不是罪,公民点灯要判刑”的不公正局面。

如果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构成不要求任何实际危害后果,辩护人认为这是对宗教信仰自由的赤裸裸的迫害!是欲加之罪!唇亡齿寒,辩护人对这样的法律的实施感到深深的不安和恐惧,相信所有有宗教信仰的国民也都会感到不安与恐惧,会对这个宣示国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却对国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进行侵害的政权的合法性产生质疑,从而增加社会的不稳定性。花费大量纳税人的税款去追究一个没有社会危害性的人的刑事责任,很可能与最初的维稳目的背道而驰,也不利于提升我国的国际形象。而一个让国民时刻处于恐惧状态的政权注定无法长治久安。

历史无数次表明,许多今日的囚徒会成为明日的英雄!而当初的控诉者却可能被追究相关责任。面对人力无法掌控的命运,我们应该保持谦卑。

以上辩护意见,请给予充分考虑,请依法无罪释放林丽珍!”

林丽珍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对父亲很有孝心,重视子女的教育,这样好的人却被遭到多次迫害,请正义人士关注一个善良人的安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3/给父亲做饭被抓-律师要求无罪释放-375296.htm

2018-09-24:广东省茂名市林丽珍等三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 广东省茂名市法轮功学员林丽珍与儿子吴朝琪、妹妹林燕梅仍然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吴朝琪传出纸条说他的遭遇:吴朝琪在看守所绝食七天,第六天被上脚铐;第八天吴朝琪开始吃饭;目前从茂名市第一看守所10仓转到南17仓;吴朝琪拒绝做劳工、穿囚服、报号,被体罚凌晨3点才能睡觉;吴朝琪与其他囚犯相处还好,没有被囚犯打,被囚犯恐吓时善对他们。林丽珍与林燕梅

2018-09-24: 广东省茂名市林丽珍等三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

广东省茂名市法轮功学员林丽珍与儿子吴朝琪、妹妹林燕梅仍然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吴朝琪传出纸条说他的遭遇:吴朝琪在看守所绝食七天,第六天被上脚铐;第八天吴朝琪开始吃饭;目前从茂名市第一看守所10仓转到南17仓;吴朝琪拒绝做劳工、穿囚服、报号,被体罚凌晨3点才能睡觉;吴朝琪与其他囚犯相处还好,没有被囚犯打,被囚犯恐吓时善对他们。林丽珍与林燕梅具体情况未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4/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4737.html#18923221916-1

2018-09-19:两女儿与外孙被警察绑架 85岁老人以泪洗面 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林丽珍与儿子吴朝琪、妹妹林燕梅被电白区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等人绑架、非法关押。林丽珍、林燕梅的八十五岁父亲天天以泪洗脸,时刻挂念着他的两个女儿和外孙,几天吃不下饭。 老人说:“我的两个女儿和外孙被绑架后,我就像几把刀插在我胸口一样的痛苦,生不如死。我现在年纪已高,生活上做什么都不方便,靠两个女儿照顾,以后我怎么活啊?现在,

2018-09-19: 两女儿与外孙被警察绑架 85岁老人以泪洗面
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林丽珍与儿子吴朝琪、妹妹林燕梅被电白区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等人绑架、非法关押。林丽珍、林燕梅的八十五岁父亲天天以泪洗脸,时刻挂念着他的两个女儿和外孙,几天吃不下饭。
老人说:“我的两个女儿和外孙被绑架后,我就像几把刀插在我胸口一样的痛苦,生不如死。我现在年纪已高,生活上做什么都不方便,靠两个女儿照顾,以后我怎么活啊?现在,我走投无路,上吊无绳啊!人民警察本应该是为人民服务,为什么来迫害善良的好人?还抢走了我的养老金,我的女儿和外孙犯了什么法?希望政府无罪释放我的两个女儿和外孙回家。”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带头,警察和特警等二十几人,到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甘惠玲家非法抄家,并抓捕了甘惠玲。

同日中午,非法抓捕甘惠玲的一帮人马来到广东省茂名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林燕梅父亲的家门口敲门,林燕梅的家人不开门。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等人叫不开门后,他们就强行撬开铁门破门入屋,并把下班回来看望外公的吴朝棋和刚买菜回来的林燕梅强行控制,在无搜查证的情况下,进行抄家。国保等警察四处翻找法轮大法资料,钱物,抢走了两台电脑、六个打印机、大法书籍、真相资料、两万多元现金等,还把门口两个法轮功真相对联抢去。后来被林燕梅的父亲林桐抢回来了。

在抄家过程中,林燕梅的老父亲林桐见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等人如土匪抢劫一样的抄家,便去阻止,他们把老人两手臂都掐出血迹,双手被扭伤,左手流血,右手瘀青,手臂伤痕累累。陆尚辉还暴力踢开老人的房门,把老人仅有的一点养老积蓄和生活费抢走。然后警察强行绑架林燕梅和正下班回来吃午饭的外甥吴朝棋。警察还强行传唤林燕梅的儿子一天一夜,并威胁恐吓,录口供,被逼迫签字按手印。

妹妹和儿子被绑架、非法关押后,林燕梅的姐姐林丽珍及时联系律师给妹妹维权,律师联系好后,于2018年8月31日晚上8时,在父亲家安慰父亲时被闯入家中的十几个警察砸烂门锁强行绑架。林燕梅的老父亲在自己生日这几天,两个女儿和外孙被绑架。

林燕梅的老父已经八十五岁,老伴已逝去,无儿子,唯有一对女儿。现年岁已高,体弱多病,需要女儿照顾。两个女儿和外孙被绑架后,他心里非常难过。

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林燕梅的家属聘请北京律师到茂名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林燕梅。林燕梅身体状况良好。家属聘请律师后才得知,非法抓捕林燕梅的办案单位是茂名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

林燕梅一家三人和甘惠玲被抓捕后,茂名市多位法轮功学员的家被不定时的监控。如:茂名市法轮功学员陶永红母亲家小区门口几天都有便衣监控。朱石雄家楼下、临时在茂名住的王英住宿楼下也有便衣监控。梁远胜的妻子到茂名市第一看守所给梁远胜存钱,梁妻一上公共汽车就发现被便衣跟踪了。公共汽车行使半个多小时在看守所停下后,梁妻下车,便衣也下车。梁妻进看守所,便衣也进看守所。梁妻给丈夫存完钱准备出看守所,便衣也跟着。到了公共汽车站,便衣围着梁妻转,问梁的妻子:“你来这里干什么?”,梁妻说:“我丈夫学法轮功被抓,现在被非法关在这里看守所,我是来给他存钱的。”便衣说些对法轮功不好的话,梁妻说:“真善忍这么好,你说好不好啊?”便衣不吭声。过一会,便衣说:“你那么老了还学法轮功?”梁妻没有理他。到了公共汽车终点站、茂东火车,梁妻下车,便衣也下车。

目前,林燕梅、林丽珍、吴朝琪一家三人现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甘惠玲先被非法关押在茂名第一看守所,第二天转回电白区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

请国内外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关注林燕梅一家三人和甘惠玲的生命安危,家属要求政府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林燕梅、林丽珍、吴朝琪一家三人和甘惠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19/两女儿与外孙被警察绑架-85岁老人以泪洗面-374039.html

2018-09-06:广东茂名林燕梅一家三人和甘惠玲被非法抓捕 2018年8月29日中午,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林燕梅、林燕梅的外甥吴朝琪、甘惠玲被茂名市海滨新区公安、特警和电白区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带头等二十几人绑架,现被分别关押在茂名第一看守所、电白区第二看守所。 林燕梅和她的外甥被绑架后,林燕梅的姐姐林丽珍及时联系律师给妹妹维权,律师联系好后,在9月31日林丽珍又被茂名市电白区国保等警察绑

2018-09-06: 广东茂名林燕梅一家三人和甘惠玲被非法抓捕

2018年8月29日中午,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林燕梅、林燕梅的外甥吴朝琪、甘惠玲被茂名市海滨新区公安、特警和电白区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带头等二十几人绑架,现被分别关押在茂名第一看守所、电白区第二看守所。

林燕梅和她的外甥被绑架后,林燕梅的姐姐林丽珍及时联系律师给妹妹维权,律师联系好后,在9月31日林丽珍又被茂名市电白区国保等警察绑架。林燕梅一家三人现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

2018年8月29日上午,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带头,和茂名市海滨新区电城镇防暴特警大队二十几人,到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甘惠玲家抄家,并绑架了甘惠玲。

2018年8月29日中午,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带头,和茂名市海滨新区电城镇防暴特警大队二十几人,到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林燕梅家,叫不开门后,陆尚辉强行撬开铁门入屋进行抄家绑架。入室后便四处翻找法轮大法资料,钱物,抢走了两台电脑、六个打印机、大法书籍、真相资料、两万多元真相币等,还把门口两个真相对联抢去(后其父林桐抢回来)。

在抄家过程中,林燕梅的老父亲林桐(85岁)见他们如土匪抢劫一样,便去阻止,他们把老人两手臂都掐出血迹。陆尚辉还暴力踢开老人的房门,把老人仅有的一点养老积蓄抢走。然后警察强行绑架林燕梅和正下班回来吃午饭的外甥吴朝琪。

甘惠玲先被非法关押在茂名第一看守所,第二天转回电白区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

林燕梅的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两个女儿和外孙被绑架,心里非常难过,老人家几天吃不下饭,由林燕梅的女儿照顾。

目前还有便衣在林燕梅家附近监控。希望正义人士关注法轮功学员林燕梅一家三人和甘惠玲的生命安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6/广东茂名林燕梅一家三人和甘惠玲被非法抓捕-373435.html

2017-08-31:◇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大法弟子林丽珍已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31/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3186.html

2017-08-31: ◇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大法弟子林丽珍已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31/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3186.html

2017-08-25:广东善良妇女被劫 老父、儿子遭殴打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九日,五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林丽珍怀着善心在电白区黄岭镇给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遭非法拘留;随后赶来的父亲的手被警察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儿子吴朝棋被警察暴力殴打,头部撞地肿起,后背出血。八月二十一日,家属向信访办投诉,要求验伤,遭各部门推诿。 林丽珍女士,今年五十六岁,家住电白区水东镇,原电白县二轻皮革厂职工。修炼法轮功之前,她经常头痛、胃疼

2017-08-25:广东善良妇女被劫 老父、儿子遭殴打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九日,五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林丽珍怀着善心在电白区黄岭镇给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遭非法拘留;随后赶来的父亲的手被警察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儿子吴朝棋被警察暴力殴打,头部撞地肿起,后背出血。八月二十一日,家属向信访办投诉,要求验伤,遭各部门推诿。

林丽珍女士,今年五十六岁,家住电白区水东镇,原电白县二轻皮革厂职工。修炼法轮功之前,她经常头痛、胃疼,鼻窦炎也很严重,腰椎痛的也很厉害,经常晚上睡不着觉。一九九八年,林丽珍开始修炼法轮功,第一天去炼功,回家就能睡觉了,不到一个月,全身病都好了。

林丽珍遭非法抓捕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九日,茂名市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林丽珍,在电白区黄岭镇,给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黄岭派出所警察强行带走,遭非法刑事拘留十天。

八月二十日凌晨,在黄岭派出所,林丽珍被三个警察及一个便衣刑讯逼供,期间,遭殴打和辱骂,特别是便衣猛烈殴打林丽珍头部,并脏话连篇辱骂她。四人按住林丽珍,强行拽她的手,在一张不知道内容的纸上按手印。

八月二十日早晨六点左右,林丽珍被劫持到电白区拘留所。

家属询问情况遭劫持、殴打

八月十九日,林丽珍被捕后,下午,她的儿子吴朝棋、八十四岁的父亲还有她的妹妹来到电白区黄岭镇派出所,询问林丽珍情况。黄岭镇派出所所长冯燕强(警号224664)语气不善,不让家属了解情况,并指使警察驱赶家属。林丽珍父亲的手在警察驱赶过程中,被抓得一块紫一块黑的。

家属被驱赶离开派出所后,冯燕强在电话中又接到上司的什么指令,立即带人冲出派出所,指使四个警察和一个便衣,把已经离开的吴朝棋暴力拖回派出所。

几个警察把吴朝棋按倒在地上,殴打他。吴朝棋被压倒在地时,撞击了头部,鼻子出了血,头部右边肿起来。回家后,吴朝棋发现衣服背后都有血迹。

家属验伤受阻 多方推诿

八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家属来到电白区信访办,反映林丽珍因讲真相被黄岭派出所绑架,林丽珍的儿子吴朝棋和八十四岁的父亲去询问情况,被驱赶时,父亲右手被弄伤成了一块紫一块黑的,吴朝棋被所长冯燕强指使警察劫持并殴打的事实,要求信访办立案调查。

信访办质疑此事,说要打电话询问黄岭派出所。但询问过程中,信访办只问林丽珍因为派资料被抓的情况,而没有提吴朝棋被派出所劫持并殴打的事情。

随后,信访办让家属拿身份证来登记,到法医那验伤,家属回家取了身份证,回到信访办时,信访办又改口说:要去派出所开证明,才可以去验伤。

家属想起十九日晚在黄岭派出所里,电白区镇综治办主任唐飞鹏看了林丽珍父亲手上的伤痕时说:回去,我帮你开证明验伤。于是,家属就来到水东镇政府找唐飞鹏,镇610办公室调解员罗永洋说:唐飞鹏去开会了,让家属下午三点再来。不久,就看到唐飞鹏从家属身后经过,家属与唐飞鹏谈起他承诺带家属验伤的事,唐飞鹏却说:验伤要派出所出证明才行,让家属去找水东镇派出所谢警察水松。

上午约十一点,家属来到水东镇派出所,请派出所帮出示验伤证明。派出所告诉家属:回黄岭派出所出具,或者去公安局监督办反映情况。

下午约三点,家属来到电白区公安局监督办反映情况,监督办说已了解大概情况了,会调监控看当时现场的情景,并告诉家属去验伤有两种渠道:一种经黄岭派出所出具验伤证明,找法医验伤,另一种直接到医院验伤。还说让家属整理书面情况,递交到信访办。

随后家属通过12389拨打了茂名市监督办电话,反映了派出所打人抓人的非法行为,并要求无条件释放林丽珍,对方做了笔录,监督办答复家属说:会核查冯燕强所长的行为,一周内给家属答复。

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林丽珍曾两次被非法拘禁,三次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一共两年多。在洗脑班,林丽珍曾经被三次连续八小时吊铐。林丽珍一直耐心的和参与迫害的人员讲真相,多次绝食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5/广东善良妇女被劫-老父、儿子遭殴打-352957.html

2017-08-21:林丽珍讲真相被绑架 儿子到派出所询问被劫持 2017年8月19日下午1点左右,林丽珍在广东茂名市电白区黄岭镇讲真相,有人举报,被黄岭镇派出所绑架,林丽珍被戴上手铐,被拖回到黄岭镇派出所,林丽珍边走边高呼“法轮大法好”。 下午约4点,电白区水东镇综治办、派出所等人同行好几人来到林丽珍家中,几个便衣,其中一个穿警服的。当时林丽珍的小妹在家听到他们敲门,小妹跟他们说:我不认识你们是谁,不给

2017-08-21: 林丽珍讲真相被绑架 儿子到派出所询问被劫持

2017年8月19日下午1点左右,林丽珍在广东茂名市电白区黄岭镇讲真相,有人举报,被黄岭镇派出所绑架,林丽珍被戴上手铐,被拖回到黄岭镇派出所,林丽珍边走边高呼“法轮大法好”。

下午约4点,电白区水东镇综治办、派出所等人同行好几人来到林丽珍家中,几个便衣,其中一个穿警服的。当时林丽珍的小妹在家听到他们敲门,小妹跟他们说:我不认识你们是谁,不给你们开门。之后他们就走了。

下午约5点半,林丽珍的儿子吴朝棋、外公、阿姨三人来到电白区黄岭镇派出所,询问林丽珍情况。

黄岭镇派出所所长冯燕强(警号224664)语气不善,不让家属了解情况,把林丽珍八十四岁的外公和家属等人推出派出所,并说这里是共产党员来的地方,不欢迎你们。

林丽珍的外公与所长冯燕强说理,派出所等人不听强行把外公等家属赶出了派出所。

随后,所长冯燕强在拨打电话说现场的情况,电话里面听着是上级某部门的领导人,指示所长冯燕强把林丽珍的儿子吴朝棋劫持。

马上所长冯燕强带头冲出派出所门口,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劫持吴朝棋。吴朝棋不配合他们,派出所等有四人和一个便衣,强行将吴朝棋拖进派出所里,按倒在地上,并殴打吴朝棋。吴朝棋被压倒在地撞击了头部,鼻子出了血,头部右边肿起来。

吴朝棋质问他们:我是来关心母亲情况,凭什么捉人?所长冯燕强双手掐着吴朝棋脖子并吼叫:你承认是你母亲了呀!还说吴朝棋是扰乱民警办案,因此要抓起来。

吴朝棋被非法关进讯问室,三个人强行将吴朝棋背扣,期间吴朝棋不配合派出所的要求,派出所等人又强行用武力对付吴朝棋。

吴朝棋的家属在窗口听到吴朝棋的叫声,并呼喊告知周围民众,黄岭派出所非法抓人打人。

吴朝棋的母亲林丽珍在隔壁房间也听到吴朝棋声音,并大声呼喊:不能随便打人!

林丽珍在里面告诉民警真相。吴朝棋过后向民警说,我之前态度语气不好,触动你们恶的一面,向你们道歉,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你们这样做是在知法犯法迫害好人,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随后跟民警讲了部份真相,告诉他们要给自己的后路着想,希望他们有一个好的未来。

傍晚约9点,一名民警解开了吴朝棋手铐说:现在放你出去。民警带吴朝棋走出派出所大厅来到了所长办公室,里面来了电白区综治办主任:唐飞鹏(18926708123)、电白区综治办:罗永洋(18607678806)、水东镇派出所所长与一名民警,还有一名水东镇工作人员,说是政府安排他们来接吴朝棋回去,不能在这闹事等话。

他们要求吴朝棋与其他家属跟他们的车一起回去,家属说自己开车来,不跟他们车回去。

唐飞鹏说:那你们自己开车在前面,我们在后面跟着。最后家属没开车,上了写着电白公务的商务车回去了。

路途中家属一直在给车上的人讲真相,愿他们明辨善恶,有个好的未来!

傍晚11点50分,电白公务商务车载吴朝棋与家属回到家,已经有一名民警在那等候,说需要走一下程序,并在门口站着开启录像仪拍摄吴朝棋与家属进家的过程。

林丽珍从19号中午开始绝食反迫害,现已被非法关押电白区寨头戒毒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1/林丽珍讲真相被绑架-儿子到派出所询问被劫持-352801.html

2016-06-29:: 广东省电白县俩姐妹控告元凶江泽民 广东省电白县林燕梅和林丽珍姐妹俩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过去十七年中,因为坚持做好人,屡遭迫害,林燕梅被绑架八次,非法劳教长达六年。父亲为女儿讨公道,被殴打、辱骂、勒索,母亲含冤离世;一家人遭受不可挽回的身心创伤。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林燕梅和林丽珍姐妹俩就自己被迫害的事实,依法控告迫害元凶前中共头目江泽民。 林燕梅,女,今年五十

2016-06-29: : 广东省电白县俩姐妹控告元凶江泽民

广东省电白县林燕梅和林丽珍姐妹俩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过去十七年中,因为坚持做好人,屡遭迫害,林燕梅被绑架八次,非法劳教长达六年。父亲为女儿讨公道,被殴打、辱骂、勒索,母亲含冤离世;一家人遭受不可挽回的身心创伤。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林燕梅和林丽珍姐妹俩就自己被迫害的事实,依法控告迫害元凶前中共头目江泽民。

林燕梅,女,今年五十三岁,电白县二轻农机厂职工,姐姐林丽珍,今年五十六岁,电白县二轻皮革厂职工。姐姐林丽珍未炼法轮功前,头经常痛,胃疼,鼻窦炎很严重,还有腰椎痛的很厉害,晚上睡不着觉。一九九八年,林丽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第一天去炼功,回家就能睡觉了,不到一个月,全身病都好了。

林燕梅原来也是一身病,如:肾炎、胃炎、子宫全部下垂、冠心病、甲亢癌、月经失调、肝血管瘤等等,她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开始接触法轮大法,当时并未有真正走入大法,只是炼动作,未看书,就得到大法的福泽了。她原来子宫下垂,是不能生育的,可是修大法后又顺利怀上了孩子。生宝宝时,当时因为家庭困难,是在自己家里生的,医生检查后,发现没羊水,要到医院去动手术,想不到大法又一次出现奇迹,在准备等医院的车来时,没想到,宝宝顺利生了出来,医生说真是神奇。直到一九九八年,林燕梅真正走入法轮功修炼后,所有的病都好了,那时真是没法用语言去表达当时的心情。她只是希望这么好的功法让更多人学更好。

一九九九年7月,恶首江泽民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林燕梅、林丽珍姐妹及其家人也被卷入长达十六年的浩劫之中。林燕梅被绑架八次,非法劳教二次,时间长达六年。

期间,姐妹俩的家人遭受经济、精神及身体的不可挽回的乃至影响终身的伤害。两姐妹的母亲因为她们经常被迫害,精神受到很大的打击,最后含冤离世。林燕梅年迈的父亲因为营救林燕梅,在当地公安局、国保、“六一零”办公室间,经常去寻访,要求放人,遭到辱骂、殴打等迫害。林燕梅的丈夫(上门女婿)在林燕梅受劳教迫害期间,因承受不住精神上的打击,丢下两个年幼无知的小孩和林燕梅的年迈多病双亲,另寻他人组织家庭,致使孩子无钱上学。

下面是姐妹俩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的主要迫害事实。

林燕梅自述遭受中共迫害的主要事实

1.电白第二看守所:踢打、强行打针、洗脑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三日,我和法轮功学员到广东省电白县观珠镇访友,在回来的公车上,讲法轮功真相,被身边一个便衣警察报警,叫来警车,将我绑架到广东省电白水东城西派出所。当晚,劫去电白国保的路上,该所一个警察非法滥用私刑,对我残暴殴打,致使我浑身青紫,惨不忍睹,警察在施暴时,用手卡住我的颈部,呼吸困难,出不了声。

到了国保后,又连夜将我劫持电白第二看守所,在电白第二看守所,我反迫害绝食七天后,警察骗我们说是放我们回家,又劫持我们去茂名洗脑班继续迫害。当时我被非法关押在五楼单间房。

有一次,我在盘腿打坐炼功,保安郑国伟走进来,狠狠的踢我一脚。在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一天后(那时我已经绝食十八天了),当时就感到我的心脏跳动很快。电白“六一零”冯翠云就叫人抬我上担架,强行劫我去茂名中医院,又强行打针、输液,我不让,我要求见我家人,冯翠云叫我父亲来担保我出来,那次被迫害致使我双腿肿的很大象两根电线杆。

2.再二度被关电白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在自己的水果摊给一位客户讲法轮功真相,没想到这个客户是电白林头“六一零”人员,打电话叫来十几位警察,不由分说强行把我抬上警车,并非法抄家、恐吓。我被劫到电白第二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十天后回家。

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日,我正在摆水果摊,这时电白国保、水东派出所十几个人来到我面前,叫我上车,和他们去公安局开会,说是局长叫的,我说:“开什么会?我不去,快过年了,我要做生意。”他们见我不配合,就几个人强行把我抬上警车,绑架到电白县第二看守所。

3.三水妇女劳教所:“转化”迫害、饭中下毒药

第二天,不经任何法律程序,直接将我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妇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刚到妇教所,只给我二个纸球,卫生巾,一支牙膏牙刷和一套劳教服,就被扣除四百多元。

在妇教所三大队被迫害期间,由于我不配合狱警的所谓“转化”要求,狱警就指使其他犯人对我踢打,长时间不准上厕所,甚至通宵不准睡觉,经常单独监禁,有时还不给吃饱饭。有一次,罚我站军姿半个月,每天只允许睡眠二小时,白天除了十几分钟的吃饭时间外两脚并拢站一个姿势,导致两腿肿得象柱子,其间还不准洗澡,不准踏出房间半步。

由于我不配合狱警要求,一个月不准买生活用品,以至厕纸也没有,狱警还不准其他犯人给我,谁给了,就要被加期。

狱警为了达到其“转化”目的,强迫我看污蔑大法录相,并把音量调到最大,企图强制洗脑,使我身心受到极度折磨,几乎使我失去知觉。由于我坚决不“转化”,我的床头贴满了罚分单,更不准给予亲人接见。

吃的饭菜无味无油,长期每晚三点才准睡觉,五点就被拽起床,半年间,头发全白了,体重由九十多下降至七十斤。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我在工房盘腿被大队长李晖发现,被带到办公室给戴上手铐,并遭到大队长甄素琴,李晖及分队长周爱香和夹控郭瑞珍毒打。其中一人抓住我的头发把头按在地板上用力猛撞几下,当时我就晕死过去了,醒来后作呕,头晕,第二天两手红肿疼痛难忍,左腿更是痛的不能走路,一个星期后,才慢慢好转。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早上,我在球场上炼功,被大队长甄素琴叫黄惠莲拿手铐把我扣起来,甄素琴还凶狠的踢我左脚,致使我左脚当时立即青紫红肿,走路不便。

狱警见我不配合她们的要求,就恐吓我说:“不转化就送你去大沙漠,永远不能回去。”有些法轮功学员失踪就是被劫去活摘器官。

狱警还采用更加恶毒的方法加害我,秘密在米饭中、稀粥中放入不明药物,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给我食用。身体出现各种不良状况,头疼、头晕、记忆力衰退,身体疲累,手脚无力等,吃什么吐什么,整整一个星期,当时的脑袋疼的象要爆炸,无法形容。

有一次一女犯问我叫什么名字,当我告诉她我的名字时,她张大嘴不说话,出去了,过后,又一女犯告诉我:“你的饭经常被放毒药”(破坏脑神经的药,这样好加害说是炼功造成的)这时我才知道我身体不好反应是狱警下了这么狠毒的手段迫害我。就这样,出狱后这么多年,身体还留下后遗症:头疼、晕倒、记忆力差等症状。

在我在三水非法劳教期间,我的丈夫因承受不住被迫害的打击,另寻他人组织家庭,此后丢下两个年幼无知的小孩和年迈多病的双亲无人照顾,致使孩子无钱上学。我的父亲为营救我出来,要求电白六一零释放我回来,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我父亲到电白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向阮忠等人要求无罪释放我回家。因语言过重,竟遭到警察阮忠暴虐对待,怒气冲冲的想将父亲恶狠狠地推倒,好在现场一位警察不满其暴行,及时将老人扶住,如果倒地,将会造成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通过种种的努力我父亲才取得茂名市里批准和水东镇六一零的同意释放证明。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我父亲到三水劳教所要求无条件释放,但三水教育科阻碍不肯放人。以家庭困难证明书条件不足为借口。

4.父亲讨公道遭毒打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上午,父亲拖着年老多病的身体,再次到电白县六一零办公室上访,请求“六一零”主任肖雄在一份家庭困难申请书上加意见签名,让三水劳教所放我回家照看家庭。肖雄听后,竟然愤怒的离开办公室,留下父亲独自坐在办公室内一个多小时无人过问,只好失望而离去,正巧在电梯前遇到唐木荣。当时父亲心平气和的问唐木荣:为什么你说我上访殴打值班人员?唐木荣听后兽性大发,破口大骂,并扬言“打死你这个无仔老人也不怕。”接着大打出手,把我的父亲打倒在电梯口外的地板上,父亲一只手臂被打致紫黑,另一手臂流血不止。父亲毫无招架之力,急呼救命,幸亏一工作人员及时赶到阻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下手打人的唐木荣却肆无忌惮扬长而去。

法轮功学员林丽珍自述被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单位电白县二轻皮革厂长谢保太(音)伙同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到电白县博贺镇我家,欺骗说公安局的局长找我问话,去一去就回,结果将我非法拘留在电白县一间废弃工厂处一个月,由电白县水东镇的人轮流看守。当时有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在那里。

1.电白县第二看守所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在电白县第二看守所迫害,又是以去公安局问一问话就回来欺骗。当时有一百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在该所,学员绝食反迫害,看守所刘副所长用盐水灌食,并下令灌极咸的盐水,说不让你们饿死,灌死你,还威胁说再不吃饭就投进男仓。

2.茂名洗脑班(河西)迫害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五个月后,绑架至茂名洗脑班(河西)迫害,在河西的洗脑班关押二个多月又绑架至河东的洗脑班,共非法拘禁我近一年。我绝食反迫害,洗脑班的人员就把我送医院,要我打针,我不配合医生,对医生说我没病,打什么针,我是被迫害的,跟医生说真相,他们就不给我打针了。后来,检查说我有多种病,洗脑班人员就通知我父亲来,要我在医院住,我父亲不同意,要他们放人回家。最后我走出魔窟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我在街边卖水果,我父亲单位电白第一建筑公司工会主席林强,在电白县政保股长阮忠的指使下,带电白县水东镇派出所的副所长陈俊,欺骗我说去一去公安局,局长问一问我就回来,骗我去水东镇派出所,后再把我又一次绑架去茂名洗脑班(河东菜市旁边)迫害。杨辉、温汝雄(法制学校校长)指使保安,说我们一炼功就打、吊、铐手铐。有一个名叫郑国伟的保安,是最邪恶的,被非法拘留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他打过。

我有一次喊“法轮大法好!”温汝雄叫保安用手铐三天吊我三次,第一、二日,用一副手铐,第三日,用两副手铐吊在窗门,每次连续吊八小时,从晚上吊到凌晨三点,不能睡觉,脚不能着地。铐我第三次时,有一个保安解我手铐时说:“阿姨,你何必吃眼前亏呢?说句不炼就回家。”我就跟保安讲真相,“阿姨不能那样做,我炼功前一身都是病,炼功后全好了!没吃过一粒药,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我怎能做对不起师父的事?”他当时就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但是要‘转化’了才能回去。”“我是做好人,还要转化,难道还看不出共产党有多邪吗?”保安没吱声就走了。

这一次又差不多非法拘留我一年了,心想我不能再这样被他们继续关在这里,我要出去,我又绝食反迫害,监控人员就骂我说:“你又想象上次一样,绝食回去,妄想。”六天后,我堂堂正正走出。

3.电白县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八日,我和三位法轮功学员去农村讲真相,被警察绑架,我和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电白县龙头山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们不配合警察,就跟他们讲真相,不报姓名。在龙头山派出所,走出车来,为了让世人知道警察抓好人,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有一个警察就说,不要管她们,叫不了多长时间。警察想不到,我俩越喊越大声。他们还说:“今天用警车拉你俩宣传法轮大法好!”我就说:“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是一部宇宙大法,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演的假戏来欺骗世人,你们明白真相会得福报啊!”

后来我俩继续喊,到了电白县公安局大厅下车,我俩还在喊,就有很多人围来看,我就跟世人讲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功法。警察不让我讲,就叫我俩去照相,我不配合他们,就不照。

当天晚上,他们就用警车把我俩绑架到电白县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警察就叫看守所医生给我们量血压,检查人员说我心脏有问题。警察就用手铐铐着我去电白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医生说心脏是有问题,我一到医院就继续跟那里的人讲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功法,很多人围来听,警察怕别人知道他们抓了好人,就快快把我带走,不让讲。看守所狱警看到检查单就说不能收,警察就说,暂时在这里关。我俩就被非法关押在电白第一看守所。

在里面,我们不配合狱警,和犯人讲法轮功是正法。接着我绝食反迫害。我俩从绑架那天起都没吃饭。第二天国保大队的分队长谢戈找我去谈话,问我法轮功的真相哪里来的,我不配合,反问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有什么文件吗?可以拿来看看吗?他就说没有,我说那是你们执法犯法啊!法轮功被迫害,是千古奇冤,你知道吗?谢戈没话可说就走了。

五月一日,国保大队的队长岑勋和“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肖雄又来看守所找我出去谈话,我就和他们讲真相,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为什么不让做?他们就说你在家炼就行了,为什么要去发传单?我说那是救人,法轮功是佛法,受迫害,我们不去讲真相,世人那里知道法轮功是受迫害呢?他们没话说就走了。

五月二日,“六一零”和国保大队很多人和我母亲一起来到看守所,他们叫我母亲在家拿着饭来要我吃,说:“这饭不是看守所的,你吃吧!”我就说:“我是无辜的,没犯罪,这里是关押犯人的地方,我要堂堂正正回家才吃。”有一个就说:“你不吃别想回家。”

二零零三年五月五日,我俩走出了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9/广东省电白县俩姐妹控告元凶江泽民-330660.html

2014-05-08:广东电白县林丽珍女士遭迫害经历 广东电白县水东镇林丽珍女士,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初十出生,头经常痛,胃疼,鼻窦炎很严重,还有腰椎痛的很厉害,晚上睡不着觉,一九九八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第一天去炼功就能睡觉了,不到一个月全身病都好了。她不知用什么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与救度。 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林丽珍讲真相,多次遭迫害,两次被非法长期拘禁,每次近一年。 下面是林丽珍自述她

2014-05-08: 广东电白县林丽珍女士遭迫害经历

广东电白县水东镇林丽珍女士,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初十出生,头经常痛,胃疼,鼻窦炎很严重,还有腰椎痛的很厉害,晚上睡不着觉,一九九八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第一天去炼功就能睡觉了,不到一个月全身病都好了。她不知用什么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与救度。

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林丽珍讲真相,多次遭迫害,两次被非法长期拘禁,每次近一年。

下面是林丽珍自述她遭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于二零零零年新年前去北京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还没到北京,到石家庄在长途公共汽车上因没身份证被恶警绑架到北京派出所,北京通知电白当地将我们送到广东省驻京办事处。电白县公安局的张慧芳,女,在驻京办事处非法搜查贪占法轮功学员的钱不还,不开收据。后来,我单位电白县二轻皮革厂的人去北京劫持我到电白拘留所非法拘禁24天才回家。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单位电白县二轻皮革厂长谢保太(音)伙同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到电白县博贺镇我家,欺骗说公安局的局长找我问话,去一去就回,结果将我非法拘禁在电白县旺仔厂处一个月,由电白县水东镇的人轮流看守。当时有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在那里。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在电白县第二看守所迫害,又是以去公安局问一问话就回来欺骗。当时有一百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在该所,学员绝食反迫害,看守所刘副所长用盐水灌食,并下令灌咸咸的盐水,说不让你们饿死,灌死你,还威胁说再不食就投进男仓。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五个月后,绑架至茂名洗脑班(河西)迫害,在河西的洗脑班关押二个多月又绑架至河东的洗脑班,共非法拘禁我近一年。我又绝食反迫害,恶人就把我送医院,要我打针,我不配合医生,对医生说我没病,打什么针,我是被迫害的,跟医生说真相,他们就不给我打针了。后来,检查说我有多种病,恶人就通知我父亲来,要我在医院住,我父亲不同意,要他们放人回家。最后我走出魔窟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我在街边卖水果,我父亲单位电白第一建筑公司工会主席林强,在电白县国保大队长陈阮忠的指使下,带电白县水东镇派出所的副所长陈俊,欺骗我说去一去公安局,局长问一问我就回来,骗我去水东镇派出所,后再把我又一次绑架去茂名洗脑班(河东菜市旁边)迫害。恶人杨辉、温汝雄(法制学校校长)指使保安,说我们一炼功就打、吊、铐手铐。有一个名叫郑国伟的保安,是最邪恶的,被非法拘禁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他打过。

我有一次喊“法轮大法好!”恶人温汝雄叫保安用手铐三天吊我三次,第一、二日用一副手铐,第三日用两副手铐吊在窗门,每次连续吊八小时,从晚上吊到凌晨三点,不能睡觉,脚不能着地。铐我第三次时,有一个保安解我手铐时说:“阿姨,你何必吃眼前亏呢?说句不炼就回家。”我就跟保安讲真相,“阿姨不能那样做,我炼功前一身都是病,炼功后全好了!没吃过一粒药,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我怎能做对不起师父的事呢?”他当时就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但是要‘转化’了才能回去。”“我是做好人,还要转化,难道还看不出共产党有多邪吗?”保安没吱声就走了。

这一次又差不多非法拘禁我一年了,心想不能再在这里继续关了,我要出去救人,我又绝食反迫害,恶人就骂我说:“你又想象上次一样,绝食回去,妄想。”我心里想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定能出去。六天后,我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和三位法轮功学员去农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世人举报,我和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电白县龙头山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们不配合警察,就跟他们讲真相,不报姓名。在龙头山派出所,走出车来,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有一个警察就说,不要管她们,叫不了多长时间。警察想不到,我俩越喊越大声。他们还说:“今天用警车拉你俩宣传法轮大法好!”我就说:“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 是一部宇宙大法,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演的假戏来欺骗世人,你们明白真相会得福报啊!”

后来我俩继续喊,到了电白县公安局大厅下车,我俩还在喊,就有很多人围来看,我就跟世人讲真相,警察不让我讲,就叫我俩去照相,我不配合他们,就不照。

当天晚上,他们就用警车把我俩绑架到电白县第一看守所,恶人就叫看守所医生给我们量血压,检查人员说我心脏有问题。警察就用手铐铐着我去水东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医生说心脏是有问题,我一到医院就跟那里的人讲真相,很多人围来听,恶人就快快把我带走,不让讲。看守所管教看到检查单就说不能收,警察就说,暂时在这里关。我俩就进了看守所。

在里面,我们也不配合管教,就和犯人讲真相。后来我就向内找自己为什么会进来,一定要出去,不能关在这里,又用绝食反迫害。我俩从绑架那天起都没吃饭。第二天国保大队的分队长谢戈找我去谈话,问我真相哪来的,我不配合,反问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有什么文件吗?可以拿来看看吗?他就说没有,我说那是你们执法犯法啊!法轮功被迫害,是千古奇冤,你知道吗?谢戈没话可说就走了。我就回到看守所里,有一个犯人在大骂我俩说:我不信你俩不吃饭能出去,我俩不理她,她不出声了。

到第三天,国保大队的队长岑勋和“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肖雄又来找出去谈话,我就和他们讲真相,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为什么不让做?他们就说你在家炼就行了,为什么要去发传单?我说那是救人,法轮功是佛法,受迫害,我们不去讲真相,世人那里知道法轮功是受迫害呢?他们没话说就走了。

到了第四天,“六一零和国保大队很多人和我母亲一起来到看守所,他们叫我母亲在家拿着饭来要我吃,说:这饭不是看守所的,你吃吧!我就说:我是无辜的,没犯罪,这里是关押犯人的地方,我要堂堂正正回家才吃。有一个就说:你不吃别想回家。我心里在想:不是你说了算,我师父说了算!这帮恶人没话可说,灰溜溜的走了。

我回到看守所里,一进来就听到骂我俩的犯人说她俩已经不是人了,是半个神啊!全仓的被关在里面的人都说,我俩这么多天没吃饭,脸色还这么好看,都说法轮功真神!不是亲眼看到是不会信的。

到了第七天,我俩走出了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8/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5月8日发表)-290313.html#1457215331-2

2005-07-31:“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设在茂名市七小附近,与官山市场排水沟相隔。表面看上去,就象一个很秘密的地方,实则就是法西斯洗脑班。 整栋大楼有五层,大门是密封的,有一个门卫室。大门正面二至四楼被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每层五个房,房门,楼层门,都是铁门,且三楼窗户是密封的,环境比真正监狱还恶劣。五楼设有禁闭室。“法制教育学校”内藏有大量的手铐、警棍等整人的刑具,专门用来对付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最大规模迫害法

2005-07-31:“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设在茂名市七小附近,与官山市场排水沟相隔。表面看上去,就象一个很秘密的地方,实则就是法西斯洗脑班。

整栋大楼有五层,大门是密封的,有一个门卫室。大门正面二至四楼被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每层五个房,房门,楼层门,都是铁门,且三楼窗户是密封的,环境比真正监狱还恶劣。五楼设有禁闭室。“法制教育学校”内藏有大量的手铐、警棍等整人的刑具,专门用来对付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最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有近十个610恶警人员,几个犹大,还有普通恶警,十个保安左右。“学校”工作人员用尽一切恶毒的手段去迫害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正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迫害致死、致残……

2002年春节前,在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恶校长温汝雄,恶人吴宗钰签了一张“保证书”给关押在法制学校的法轮功学员,由法轮功学员蔡安保管。“保证”内容是不准干扰任何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四楼被关押法轮功学员自由往来。恶校长还给了法轮功学员邓汉兆一本《转法轮》,让四楼所有法轮功学员学习。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还以为工作人员理解法轮功学员,其实是恶校长等人要过春节,稳住法轮功学员的毒招。

2002年农历正月十五日早上,学校保安将四楼所有房门关闭,涌进大批恶警、保安及610人员,乱抢、乱翻、乱丢法轮功学员的东西,抢走大法经文,恶校长签下的“保证书”和法轮功学员的日用品。将法轮功学员的衣物、被等全部翻遍,随之将物品扔在地下用脚踩。对反抗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上吊、毒打,蔡安、蔡华兴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打得讲话都困难,叫救命的声音都是呻吟声。将吊了2天没进过一点水的法轮功学员柯朗生毒打后,保安权仔推其头部撞墙。在610人员指挥下,保安用冷水泼醒柯朗生。这位法轮功学员因当时绝食抗议,导致身体虚弱,全身抽搐,用救护车送医院抢救。抢救脱离生命危险,又带回法制学校继续迫害。当时被吊打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汉兆廖红梅苏伟权沈元雄等人。

610人员用种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将二,三楼的法轮功学员放到学校一楼地下。强迫这些法轮功学员军训。不配合口令的法轮功学员就会受到保安毒打。被吊、被打得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有李美,邓玉莲,黄梅等人。而邓玉莲被打时,保安将其口塞上毛巾,双手用手铐铐紧。这些都是在610人员的指挥下所为。610人员还教唆保安,见到法轮功学员炼功或做着怀疑是法轮功炼功动作时,保安即用手铐锁上或毒打。保安吊扣法轮功学员时,法轮功学员如果不配合,将法轮功学员毒打得更狠。那段时间,学校里几乎天天都听到法轮功学员的呼救声,鸣冤叫喊声,整栋楼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其间有送法轮功学员去医院抢救的救护车鸣叫声,这分明是一所“法西斯学校”,哪里讲什么“法制”?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法轮功学员崔伟娥被恶保安郑国伟将两颗门牙打断,李少清被保安毒打,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吊到大小便都泄到裤子里还不给开锁,不让吃饭,睡觉更不在话下,惨无人道。被非法关押在“法制学校”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吊扣,被毒打的惨例数不胜数。连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陈炳刚、近70岁的法轮功学员沈元雄也不例外,经常受到吊扣或毒打。被这样折磨过的法轮功学员有多少,现在还不能全部统计清楚。就连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多少,目前还没有准确数字。因为这间“法西斯学校”曾在十六大期间关过近70人以上。

承受过这种吊扣,毒打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贺敬、梁小霞、郭秀群、邓水玉、李国华、黄诗净、田惠英(已去世)、李燕琼、林丽珍、周华健、卢秀清、李文珍、杨美莲、李建、邓碧(现在还关在三水劳教所迫害)、杨明芬等人,还有从三水劳教所被非法劳教到期放回学校的法轮功学员罗基、梁少琳等人。

这一切恶毒的迫害都是在610人员指挥下干的。有一次恶人杨辉指挥保安亚豪、红雁(音)、何仔等保安毒打法轮功学员,保安都说是杨辉下的命令。610有一个叫李锦洪的,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叫保安打法轮功学员赖贞瑞。吴宗钰亲口对一个叫亚龙的保安说,将贺敬吊起来。犹大张冲云曾指使恶保安郑国伟,何仔毒打法轮功学员邓碧,犹大张冲云曾当着法轮功学员李建的家人的面,一掌打到李建的脸。曾有一名姓李的班长(外省人)以搜经文为由,在一个女法轮功学员上身乱摸。李少清、小吕(音)两位女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五楼的禁闭室,导致小吕全身腐烂。也不及时放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378.html

2004-05-13:电白博贺大法弟子林丽珍、杨兰,于今年4月28日在龙下镇杨梅村讲真相时,遭恶人报警,被龙下派出所强行绑架到电白第一看守所。二位大法弟子已绝食抗议多天了。5月2日,610主任肖雄叫林丽珍的母亲劝其吃饭。林丽珍的母亲回来说她女儿很虚弱,口不能说话,要人扶着出来接见,说不吃饭第二天看守所就要灌食。今天下午610肖主任通知杨兰的家属来劝她,她家人要求放人。

2004-05-13: 电白博贺大法弟子林丽珍、杨兰,于今年4月28日在龙下镇杨梅村讲真相时,遭恶人报警,被龙下派出所强行绑架到电白第一看守所。二位大法弟子已绝食抗议多天了。5月2日,610主任肖雄叫林丽珍的母亲劝其吃饭。林丽珍的母亲回来说她女儿很虚弱,口不能说话,要人扶着出来接见,说不吃饭第二天看守所就要灌食。今天下午610肖主任通知杨兰的家属来劝她,她家人要求放人。

茂名 茂南区联系资料(区号: 668)

2014-11-20:
茂名市茂南区法院  油城四路130号 电话:0668-2287073 邮编:525000

2013-11-05:
茂名市第一看守所 电话:0668-2728310
地址:茂南区山阁镇金塘岭村 邮编525026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668)

2017-08-27:
参与迫害林丽珍的相关单位和负责人(补充了派出所所长电话):

一、办案单位
茂名电白区黄岭派出所
电话:0668 575 0110
所长:冯燕强(警号224664):13702895532
办案人:唐广文(音),蔡伟安(音)
地址:广东省茂名电白区黄岭镇黄岭派出所(邮编:525428)

二、参与单位
1、电白区国保大队:
陆尚辉(大队长):13902511787
曾超平(指导员):13542390907
梁子辉(副队长):13927566999
陈 勃(副队长):13902517986
潘清:13702896018
施兆书:13809786650
吴伟强指导员
蒋耀葵、冯卫强、麦蔓、潘概、朱娟、黄海斌、王健
地址: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三角圩广南路190号公安分局办公大楼(国保大队)邮编:525400

2、电白区610办公室:
陈昌兴(主任):13580098668
冯翠云(股长):06685115308/13929787669
陈福海:13509912088
地址:茂名市电白区向洋大道向阳路区政府人大办公楼(610办公室)邮编:525400

3、电白区水东镇维稳及综治办:
电白区水东镇综治办主任:唐飞鹏:18926708123
电白区水东镇“610”副书记:谭文:13809787588
电白区水东镇调解员:谢义佳:18607678806
电白区水东镇610办:罗永洋:18607678806
地址: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新街路镇政府维稳综治办 邮编:525400

4、电白区委政法委:
张爱国:13929792233/06685115822
陈运:13809787218/06685115213
车辉强:13927568933/06685120160

5、电白区维稳及综治办:
黄华光:13902517988/06685115212
李劲松:13927568800/06685115211

三、关押部门
电白区拘留所(也叫戒毒所)
寨头戒毒所副所长:陈土圆 18027777732

四、监督部门
电白区信访办:肖雄(局长):13702895369/06685115166(原区610主任)
电白区信访办:陈琨兰:13828648008/06685115203
纪监一科:吴毅:13702896370/06685115201
纪监二科:陈鹏:13580066233/06685115202
电白区公安监督科:06685135053
公安执法行为举报:1238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