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大连市 >> 谢德文

女, 4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山坊
拘留时间: 2004年4月14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4-28
案例分类: 起诉案例  灌食/灌物  劳教  奴工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注射/被迫接触/吞食有害物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辽宁 > 大连市教养院(周水子教养院,男,女)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马三家劳教院(省女子教养院)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3-27:四次被抓两次劳教 大连谢德文控告江泽民 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谢德文女士,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道德提升,身体健康,曾患的多种疾病都好了,二十年来,她没再吃过一片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她因坚持信仰,曾四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被关押了四年八个月十七天。 二零一五年六月,谢德文女士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以下是她在控告书中陈述多年遭迫害及在看守

2017-03-27: 四次被抓两次劳教 大连谢德文控告江泽民

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谢德文女士,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道德提升,身体健康,曾患的多种疾病都好了,二十年来,她没再吃过一片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她因坚持信仰,曾四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被关押了四年八个月十七天。

二零一五年六月,谢德文女士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以下是她在控告书中陈述多年遭迫害及在看守所、大连教养院、马三家劳教所被酷刑折磨的经历。

一、四次被非法抓捕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九月五日,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到北京上访,住在北京一个郊区的旅馆里。被北京警察绑架,关押在邻近的一个房子里三天,然后被接回大连,被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四十五天,罚三千元钱,没有收据。后要回一千五百元钱,另外一千五百元钱他们自己用了。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我在家里被侯家沟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行政拘留十五天。我绝食抗议,但被强迫交二百元伙食费,后被关押在侯家沟派出所六天,我继续绝食抗议,初六晚上被放回,此次被非法关押二十一天,扣款二百元。同时被关押的还有我弟弟谢德宦和另外两个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个法轮功学员叫崔健)。

第三次,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我在家里被侯家沟派出所片警绑架到中山区办的学习班三天。随后刑拘三十天,随后被劳教一年半。

第四次,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晚上七点四十分左右,我在沙区西山坊大庆街发真相材料,被泉涌派出所警察、协警绑架,被强迫坐在铁椅上十三个小时,抄家时因不配合,一警察将我双手扭至“背铐”,说再不老实就给你铐上。拘留三十天,非法劳教三年,最后被马三家劳教所加期五天。

这四次我共计被关押了四年八个月零十七天。

二、因信仰遭酷刑折磨

1. “地环”

在大连看守所,因为在监室炼功,被警察给打“地环”(手脚铐在一起)固定不动半个月。因为抗议迫害,我嘴里被塞进打扫厕所用的抹布。吃饭时,因为手是背着铐的,犯罪嫌疑人问狱警“她怎么吃饭?”姓徐的狱警说“让她象狗一样吃”。

2. 灌食迫害

在大连教养院期间,我们绝食抗议迫害,当时教养院院长郝文帅在台上说“你们不吃饭,我们就不把你们当人看,给你们灌食,象牲口一样对待。”

第一次晚上灌食时,警察雍其勇边下插管边说“多下点儿”,我感觉底部绕了近二圈。灌食后,我吐了出来,才知道是浓盐水的面糊。

有一次三个寝室学员全部绝食,在一次灌食前,一个狱警对我们说“这是新买的管子,口子粗,灌得快,一天三次灌。就是折磨你们”我一看那管,口径比旧管大,长度也比旧管长了许多,看起来是粗糙的那种砖红色胶皮管。灌食时管子快进快出,鼻腔火辣辣的痛,管壁上、地上都是鼻血。后来就把绝食的孙连霞迫害死了。

3. 电棍电

有一次我们集体在监室炼功,警察孙永发,穿着大皮鞋朝我小腹处踹了一脚,当时我倒退了好几步。因为不转化,三月十九日晚饭后,各个监室门都贴上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话,地上每人面前放一张纸,上面写着侮辱师父的话,广播里放着侮辱大法的歌,使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和摧残,我们被迫双手抱腿,谁要站起来就被拖到走廊上用电棍电。小姑娘单宝琴(二十岁)被三个电棍电,其中一根在嘴里电,惨叫声在半夜里、走廊上回荡,汗水滴落地上,眼睛肿的只剩一条缝。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有一次我双手被背铐在桌子腿上,蹲着起不来,前面放着写有谩骂我师父的话,叫我照着念。同时放高分贝大喇叭的污蔑录音,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罪恶累累。

在大连教养院我有次绝食,灌食时苑玲月踩着我的脚、揪着我的头发说:“你不吃饭,灌一次食收200元钱。”我说“家里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苑玲月说“就说你在这里受折磨,家里就乖乖给了”。然后送进小号(就是不锈钢做的连体笼子),打背铐,七天七夜站着、不让睡觉。

七天后转到另一小号,双腿并拢,用透明胶带反复缠绕,然后犯人张冲使劲拍我的背“下去吧”,双腿的筋就被一下子抻直,非常痛苦。

后来是强制转化,不转化又罚站、不让睡觉,困的站着睡着了,摔了好几次,十五天后回到二大队强迫劳动,每天十五、六个小时,回监室后装卫生筷子等。

我再次绝食抗议,他们把我弄到医院扎针,警察说“有钱你就花吧”。我拒绝扎针,他们不理睬。我喊“法轮大法好”。

回来后,韩姓大队长指使犯人把我手、脚、四肢铐在四个床头,床上5块木板,后来她说:撤掉两块板,脖子一块,脚一块,臀部一块。每天除了三次灌食外,都铐在床上。

有一次犯人张冲给我灌食时给我加了辣椒面,再把饮料瓶口塞进我的嘴里,用塑料盆直接倒入饮料瓶,边倒边说:这样灌的快。旁边一个普教说:这样容易呛着。然后张冲抱一只猫在我胃上踩,我感觉皮肤薄的就像一张纸一样马上就破了,三天后从床上下来,胳膊、腿都不听使唤,肩与胳膊之间有缝隙活动不便。吴月菊一只胳膊就这样被抻残了。

三、在马三家被酷刑折磨,痛不欲生

十月份我们被转入马三家,因不做操被加期五天。第一个月在综合楼,早饭后6点半走晚上10点回来,强迫听着他们那一套,我掉了很多头发,常常胸口发闷,呼吸困难。

有一天晚上我喊“法轮大法好”,他们连夜把我送入小号,途中有人拿拖鞋打我的脸,眼睛都打红了。警察刘文换上便装,穿上大皮鞋,在小号里朝我胸口使劲的踹了一脚,因我绝食马吉山把我打的鼻血直流,他们还让我把带血的衣服扔掉,马吉山还使劲拽着我的头发。我怕母亲担心,想给家里挂电话,但马吉山不让,马吉山还用开口器最大档给我灌食,边灌边说“一会给一小口”。警察陈兵说“不着急慢慢灌”,每次灌食都是两、三个小时,一天两到三次,灌完后开口器也不拿下来,等拿下来时嘴都闭不上了,牙齿也松动了。

还被强制在棉絮飞扬又脏又黑的马三家弹棉车间做棉絮活儿,都是七十年代的报废设备,每天劳动十四、五个小时,又脏、又累、又危险,经常干着活儿就睡着了,就被呵斥声叫醒了。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马三家劳教所的小号里一把铁椅子近一米长,两端铐着我的左右手,脚被双铐着,十多天后臀部坐烂了。改单手铐坐在地上。小号关了三个多月,过年就我一个人在里面。弟弟来见我,他们也不让看,这次我绝食了三个多月,坐铁椅子两次,每次都是戒具期满(十四天)才放出来。

这样酷刑折磨后,马三家的警察在我神智清醒的情况下,把我送进精神病院三天。注射了白色和红色不明液体,我顿时就有象疯了一样的感觉。狱医陈兵和丁太勇都给我注射过不明药物,丁还使劲掐着我的两腮使我痛苦,有一个吴姓警察因我喊“法轮大法好”开窗冻我,用粗绳子勒我的嘴,边勒边说“叫你喊,叫你喊”。还有一个不是警察的小号队长,用脚踹我肚子。因灌食时鼻子流了很多血,警察张磊开大自来水管朝我鼻子上喷水,我浑身是水,警察黄海燕用脚踩我的头。

二零零六年刘勇、马吉山等男警来了,迫害加重了,白天罚站,抻刑,不让上厕所,半夜睡觉不给枕头,我因为不坐小凳,不带胸卡,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刘勇不停的打了我二十多个耳光,嘴都出血了。逼我下跪,因我不下跪,刘勇一脚把我踹倒,脸和腿碰到床的栏杆上,起来后不敢走路,各种抻刑——双手吊挂抻、“小燕飞机式”抻、一手上、一手下的抻、两手被平拉抻等,使我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在马三家劳教所,因不穿教养院规定的服装,被两个男警扒裤子,其中一个警察叫王琪,还说:明天不穿再扒一层。目的是羞辱我们,冻我们。

四、我的家人受到的精神迫害

警察抄家时,把我七十八岁的老母亲吓得声音颤抖两腿发软,手脚都不听使唤了。我和弟弟、姐姐仨人相继被迫害,致使八十六岁的老母亲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至今念念不忘。

我回家后,邻居大姨跟我说:“你不在家的日子,你妈常一个人(父亲牵挂我因病住院)在街上行走,下雨也不知回家,有一次我看见她站在树下避雨,那个表情看上去叫人心酸”。

我怕老人再伤心,至今都不敢在她跟前提修炼的事情,我姐姐也不敢说还炼,我父亲在我第四次被抓时着急上火,得了重病挺了三年,等到我回来后两个月就去世了。

这十六年的迫害,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身体上、精神上和经济上的伤害。我要求依法给予我和我的家人精神上、经济上、身体上进行赔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7/四次被抓两次劳教-大连谢德文控告江泽民-343476.html

2010-04-24:曝光马三家劳教所05年至06年的恶人恶行 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恶人恶行,充份体现出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我曾经当着二十多人的面质问过教养院的副所长说:电视中刚讲过“警察打人是犯法的”,我看见你们教养院的警察怎么随便打人啥事也没有,不追查责任,逍遥法外,你们有什么特权吗?是不是有后台支持你们这样干的,他笑着点头默认。有个副大队长说了句实话,“你认为你是谁啊,谁管你们的死活”。他们是直

2010-04-24: 曝光马三家劳教所05年至06年的恶人恶行

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恶人恶行,充份体现出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我曾经当着二十多人的面质问过教养院的副所长说:电视中刚讲过“警察打人是犯法的”,我看见你们教养院的警察怎么随便打人啥事也没有,不追查责任,逍遥法外,你们有什么特权吗?是不是有后台支持你们这样干的,他笑着点头默认。有个副大队长说了句实话,“你认为你是谁啊,谁管你们的死活”。他们是直接执行中共恶党的旨意,在对法轮功上是“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警察明目张胆地说打死了算自杀。
下面就是马三家劳动教养院2005年-2006年的部份恶人恶行。
4月5日恶警黄海燕骑在谢德文身上进行野蛮灌食,而后一脚把她踹进老虎凳子里铐起来,被迫害的站立不起来。4月7日,谢德文、孙淑香、王淑平因不配合戴手铐,恶副所长王乃民领着恶警于文等人把她们三人铐在一起,用皮鞋往她们脸上踹,踹得鼻孔流血。孙淑香眼睛红肿,很长时间看东西模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4/222123.html

2007-07-30:马三家女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在江罗政治流氓集团的直接操纵下,在辽宁省司法厅马三家教养院院长王伟(音),书记张明强和女劳教所恶所长苏境、政委王乃民(现任命副所长)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现任所部政工组长)等人的密谋策划下,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期间对大法弟子进行一场空前的触目惊心的最残暴的血腥迫害。 邪恶的三部曲: 一部曲:二零零五年三月

2007-07-30: 马三家女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在江罗政治流氓集团的直接操纵下,在辽宁省司法厅马三家教养院院长王伟(音),书记张明强和女劳教所恶所长苏境、政委王乃民(现任命副所长)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现任所部政工组长)等人的密谋策划下,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期间对大法弟子进行一场空前的触目惊心的最残暴的血腥迫害。

邪恶的三部曲:

一部曲: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止,他们采取第一步是把坚修大法的弟子和所谓转化的学员分开,一、二大队是未转化的弟子,三大队是所谓转化的学员,并从三大队调来一部份他们认为转化彻底的学员配合警察监管未转化的大法弟。把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封闭在几个室内,用玻璃纸或报纸把门窗封上,不准说话、走动,更不准看,连去厕所都有人跟着,生怕学法炼功。

三月三十一日一分开就派出一群打手,只要不穿囚服就拖出去拳打脚踢,当时陈丘光、李红、曼丽等多人就被刘春杰(讲法律的恶警)郭云秀(讲历史的恶警)打得鼻青眼肿。政委王乃民当面装人,背后是鬼。如在给所谓转化的学员洗脑时说“明慧网造谣说我王乃民如何如何,我的为人大家都知道,我是从来不打人和骂人”,可背地里是经常带着打手打大法弟子。如:零五年四月七日她就从院部调来于文等打手去小号里把王淑平、谢德文、孙淑香铐在一起,再用大皮鞋往谢德文和孙淑香的脸、眼部踢,把谢德文的脸踢的铁青,把孙淑香的右眼差点踢瞎。李明玉、谢成栋副大队长(后来因同情大法弟子被调走),经常把信淑华上大挂,手脚吊起来,用电棍电她,后来又把她送去一所,教唆女犯捅她的阴部,把木棍都打折了。五分队因抗议她们的野蛮、翻号,被李明玉、李伟、张磊罚站一百多天,四分队罚站一个多月的时间。把坚修大法的弟子送进最西头满屋透霜的屋里冻,冻得脚麻木,长时间失去知觉。如马利艳等人站得血压升高,晕倒在地,打点滴。李明玉带李伟等打手多次把坐地小垫收走,冬天要大法弟子坐在瓷砖地上受凉。

四月二十日,在二分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孙淑香被拖出去,崔弘使劲一脚把她肋骨踢骨折,然后把她的嘴用胶带纸封上送进小号里。八月二日,恶警高云天打袁书哲,把陈桂兰的右肺踹伤,吐血水三个多月加咳嗽不断,去医院不检查肺而却检查胃,白白花去一百四十多元钱,他们动不动就打人、拷人,不准睡觉,送小号,加期等迫害大法弟子,吃的是发霉的老鼠屎的窝窝头和咸菜,不给水喝。大法弟子抗议他们的暴行,集体绝食,他们就一个个拖出去或干脆按倒踩着胳膊腿灌食。李明玉骑在李宝洁身上活活把她灌死,死时才三十五岁。家属找律师来所里调查死因,被刘勇等人阻挡,并威胁说“你不想活了,不想吃饭了,不想当律师了吗”。大法弟子被插管灌食,多数人口鼻胃出血,在小号里恶警黄海艳等人把谢德文食管胃插破出了半碗血,夏大法弟子差点被呛死。最后恶狱医管玉洁出了一个毒招,灌完食后往嘴下撑子,撑得颌骨脱臼,口腔多次撑破,血流了一身。

七月九日,勤庆芳因承受不了他们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勒死了。死人后封锁消息,不让大法弟子跟任何人说,有的大法弟子揭露恶警刘春杰打人,恶警李伟说“谁打你们啦,谁看见打人啦”等相抵赖,一次抬李大法弟子去医院,他边走边打,把她牙都打掉了,有的恶警打人边打边说什么“告吧!随便去告”,他们疯狂至极,副所长赵来喜承认有后台支撑打人,打人是他们有预谋的。

二部曲: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至八月二十九日,邪恶利用各种卑劣手段没有达到目的,就又急不可耐地从院部安全保卫科调来一批最残暴男恶警,最多时达四十多人,没日没夜地来对付二十到四十名大法弟子,以马吉山、刘勇为首的恶警丧心病狂地迫害大法弟子,他们的手段是“罚、铐、打”,不让睡觉。他们一进所就反复调室翻号,什么被褥拆开拿走,换破旧被褥,草垫子、暖气后、花盆底下是无处不翻,衣服扒光,只剩一条内裤,再不转化就判刑送大北监狱或枪毙等恐吓。

罚站:三月一日,不坐他们扣钱买的小塑料凳子就罚站,先是拖出去脚尖靠墙站着,一离开墙就从后面一脚踹上去,闫春娇的脚踝被马吉山、张军踹的筋骨肿胀发紫,走路一拐一拐的好长时间不好,从早五点起床一直站到晚上十一、二点。三月二十四日,刘勇等人把二十多名大法弟子罚站一天一宿不让吃饭,不让去厕所,不让睡觉,他让其他男警看着,自己呼呼睡在女室床上,集体罚站近三个月的时间。

铐:随便就把大法弟子铐起来,铐人可是使绝了招数,开始是两手铐在床头上成天成宿站着,不让睡觉。蒋桂云、孟凡秋、胜连英、周华、王曼丽因不穿囚衣,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铐着,有两手一上一下地铐、平仰铐、蹲着铐、背着铐、举着铐、坐飞机地铐、吊着铐、铐在暖气片上、把头压在床底下、胳膊担着铐着把两臂撑着铐在两床间。杨利威被马吉山撑着铐死过起两次,抢救过来再接着铐。袁书哲,杨利威、王会男、龙淑芬、闫春娇被他们铐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袁书哲被铐了两个多月,腰骨负伤很厉害。马吉山边铐边咬牙切齿地说“抓不找你们师父,就拿你们撒气”。孙淑香的胳膊被撑出多处血肿。打:动不动就打人,打人骂人成了家常便饭,邱丽、袁书哲被打倒在地,用脚踹,孙淑香走的慢了点,被李明东一拳打晕拖出去套囚衣。刘勇因徐世云看了他一眼,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拳打在眼部,当时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二十名大法弟子眼睁睁地看见他打人,硬抵赖说眼睛看不清楚是高血压引起的。一次刘勇打陈桂兰头部多拳,把陈淑兰的腿踹青一大块地方,一次他又把龙淑芬一把抓起摔在铁床头上。五月七日,一脚把孙淑香踹倒在走廊,又拖进值班室用大魔爪猛打头部,六月九日,又象抽风一样用脚把信淑华的鼻梁子踹破,又用脚猛踹邱丽、信淑华、陈桂兰、孙淑香腰部、头部。张军一拳把邱丽打倒,后来前胸返出青黄色痕迹。陈立山、靳敏用手猛击王曼丽、杨利威的脸头部,王曼丽被打成重伤,打点滴一周左右。史桂荣等大法弟子因不配合恶警造假,不搬食堂桌子,被恶警李明东打倒在地,鼻孔出血。他们都是一群训练有素的鹰犬,有时候打人看不出伤,但感觉非常的疼。恶警刘勇说,没打死你们算捡条命。恶警张军说什么:别说你们,文革期间张志新怎么样?因对共产党有看法,被抓起来投进男牢房里轮奸,完后割喉枪毙。一名大法弟子回敬他一句说“你还好意思说呢,你们不感到卑鄙无耻吗?”

三部曲: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至十一月十五日止。八月中旬苏境外出开会回来,为了完成转化率,为了报功,他们又使出浑身解数,把所有的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和送去女一所的所有大法弟子全部拉回来,先是利用邪悟者赵永华、苑淑珍搞哄骗,断章取义歪曲大法逼写所谓的‘转化书’,不写就立马把两手扭着劲地铐起来,把头压在床底下铐起来,一会工夫腰酸背痛,头胀目眩,两胳膊酸痛动不了,汗流了一堆,有的被撑得嗷嗷叫,惨不忍睹,不写一直撑下去,后来发现曲素梅的腿被伤残,走路一甩一甩的,有的大法弟子连饭堂石梯都上不去,信淑华被他们折磨的奄奄一息,不知去向。邪恶工具看到了失败的下场,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再不醒悟,会遭到天报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0/159863.html

2007-04-19:大连大法弟子谢德文已回到家中 辽宁省大连大法弟子谢德文被大连教养院和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了三年,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已回到家中。 谢德文,女,现年四十五岁,曾因進京上访被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一年多。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因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世人时,被大连市沙河口区泉涌派所绑架。在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五年十月大连教养院解体后,谢德文被转入马三家教养院非

2007-04-19: 大连大法弟子谢德文已回到家中
辽宁省大连大法弟子谢德文被大连教养院和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了三年,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已回到家中。

谢德文,女,现年四十五岁,曾因進京上访被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一年多。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因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世人时,被大连市沙河口区泉涌派所绑架。在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五年十月大连教养院解体后,谢德文被转入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在这期间,谢德文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因为抗议迫害并绝食被抻、被打、被强制灌食。绝食期间,体重由一百三十多斤降到六十多斤。经常被关小号,被折磨的经常昏迷、跌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9/153086.html

2006-11-11:制止邪恶黑窝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另一种酷刑将学员绑在死人床上灌药,如学员史桂荣等人,被恶警马奇山、曹医生先上大挂,然后又绑在死人床上灌药,因她不配合就用弹簧撑子撑嘴灌,灌的是二号、三号药,边灌边说:“把你的功废了”。她的嘴被撑破了不能吃饭。还有谢德文、刘桂媛等学员的嘴都被这样撑破过。学员张丽艳不配合邪恶,不签字,被恶警刘勇、马奇山等人将她四肢扣在床上长达五、六个小时。htt

2006-11-11: 制止邪恶黑窝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另一种酷刑将学员绑在死人床上灌药,如学员史桂荣等人,被恶警马奇山、曹医生先上大挂,然后又绑在死人床上灌药,因她不配合就用弹簧撑子撑嘴灌,灌的是二号、三号药,边灌边说:“把你的功废了”。她的嘴被撑破了不能吃饭。还有谢德文、刘桂媛等学员的嘴都被这样撑破过。学员张丽艳不配合邪恶,不签字,被恶警刘勇、马奇山等人将她四肢扣在床上长达五、六个小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142203.html

2006-08-03:大连大法弟子谢德文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21个月 大连大法弟子谢德文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21个月,其间,谢德文的亲人去了4次,马三家都不让见。 大连大法弟子谢德文,因发真相资料,被大连市沙河区泉涌派出所绑架,在大连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转入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5个月后,自大连教养院女队解体被转入马三家,现已被非法关押21个月了。家里的亲人曾经四次去马三家教养院看望谢德文,结果都遭拒绝,

2006-08-03: 大连大法弟子谢德文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21个月
大连大法弟子谢德文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21个月,其间,谢德文的亲人去了4次,马三家都不让见。

大连大法弟子谢德文,因发真相资料,被大连市沙河区泉涌派出所绑架,在大连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转入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5个月后,自大连教养院女队解体被转入马三家,现已被非法关押21个月了。家里的亲人曾经四次去马三家教养院看望谢德文,结果都遭拒绝,理由是其表现不好。

第一次是谢德文76岁的父亲及弟弟去看望,教养院女二所藉口新来的不让见。

第二次、第三次分别是05年和06年的大年初一,谢德文弟弟又去看望她,女二所不让见。

第四次是今年7月20日下午,谢德文弟弟和表姐再一次去女二所看望谢德文,女二所值班的人说“转一所了”两人就去了女所,结果值班的人找来一大队(一个姓朱的队长),这朱队长反覆强调家人的态度,以家人态度不明确为由不让见。亲属跟朱队长说你跟大队长商量一下,我们这么老远来,家里父母亲人都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回去对父母有个交待,结果朱队长一去未回,在没有答覆的情况下,谢德文的弟弟根据教养院的规定给教养院上级监督管理处挂电话希望能见到谢德文,接电话的是一名叫韩凯的人(电话024一89212310)说教养院院方有规定,得根据教养院的规定,未见成。

第二天,21日,两人又去了教养院,值班的是一个女警察,家属要求见昨天见的朱队长,结果一警察走后说:朱队长不见你们,谢德文表现不好,天天喊口号“法轮一大法好”,不让见。

谢德文的弟弟给姓韩的挂电话说:“墙上不是贴着规章制度吗?怎么不执行?怎么不按法律办事呢?你们是监督部门,怎么能根据女一所规定呢?”结果还是不让见,当谢德文的表姐想留言留钱时,被值班的女警察拒绝了。一位警号为2108550的警察说:还是邮来吧:结果留言、留钱都被他们挡住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3/134688.html

2006-07-13:马三家教养院奴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的王曼丽、谢德文等5名大法学员已于6月21日被转到女一所一大队,给长春3504厂做军用大衣,每天早6:30分出工,到晚上 11~12点左右才收工。每天工作18小时。工作时间为:6:30 ──11:15,12:30──4:15,5:30──深夜11,12点。这里没有星期日,每天都是高强度劳动,大法学员很辛苦。 http://www.m

2006-07-13: 马三家教养院奴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的王曼丽、谢德文等5名大法学员已于6月21日被转到女一所一大队,给长春3504厂做军用大衣,每天早6:30分出工,到晚上 11~12点左右才收工。每天工作18小时。工作时间为:6:30 ──11:15,12:30──4:15,5:30──深夜11,12点。这里没有星期日,每天都是高强度劳动,大法学员很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3/132932.html

2006-06-10:大连法轮功学员谢德文由于不配合劳动,被折磨的无法自己走路。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081.html

2006-06-10: 大连法轮功学员谢德文由于不配合劳动,被折磨的无法自己走路。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081.html

2006-05-27: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至今仍在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谢德文、闫春娇、王慧楠、原书哲、杨立威、龙淑芬、王曼丽、周桦、邹秀菊等人被强制24小时戴手铐,并铐在床上“大”字型抻至少14小时,至今已超过半个月。请国内外正义人士关注! 2006年2月23日上午,因不配合迫害、不坐小板凳,谢德文被教养院管理处处长刘勇用力一揪、摔在地上,爬起来之后又被其打。谢德文喊“法轮大法好”,又被刘左右开弓反覆打

2006-05-27: 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至今仍在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谢德文、闫春娇、王慧楠、原书哲、杨立威、龙淑芬、王曼丽、周桦、邹秀菊等人被强制24小时戴手铐,并铐在床上“大”字型抻至少14小时,至今已超过半个月。请国内外正义人士关注!

2006年2月23日上午,因不配合迫害、不坐小板凳,谢德文被教养院管理处处长刘勇用力一揪、摔在地上,爬起来之后又被其打。谢德文喊“法轮大法好”,又被刘左右开弓反覆打脸,一边打一边说喊,打完后强制她面壁罚站。后因不穿监服,谢德文又被恶警陈景敏用拳头捣脸四下。捣完后陈说手疼,说找拖鞋打手不疼。恶警陈景敏还暴打大法弟子杨立威脸部一阵。谢德文还被恶警王琪用拳头捣脸,又被恶警严世光用拳头打脸、用扫帚把打手(被反铐的手)。

2月27日,绝食的大法弟子周华,被恶警李俊毒打。

4月29日,闫春娇被马三家劳教管教处干事恶警张军用拳头打脸部十多拳后,该处处长马吉山率其部下强行让闫春娇跪下。闫春娇因不跪,被马吉山踢右脚,脚踝错位,右脚踝骨处呈肿状,不能正常活动,至今走路脚跛。并且被强迫穿监服、戴胸卡、参加劳动。

4月末,恶警马吉山、张军对从不戴胸卡、四天没吃饭的大法弟子谢德文拳打脚踢,使谢两鼻孔出血,强制她面壁跪后鼻血流在墙上、衣服上。灌食大夫曹玉洁立即将上衣血迹处理掉,恶警马吉山擦鼻血,恶警于文(科长)说把衣服扔掉。当天灌食迫害时,曹玉洁用钢杓撬谢德文的牙齿,致使杓弯,牙齿损坏,流血,又用针管(塑料注射用)撬,碎裂后叫扣谢的钱;然后又去找开口器。(恶警于文曾在2005年4月7日下午5点左右对小号内的大法弟子谢德文穿皮鞋猛踹脸部。在场同时被打的还有大法弟子孙淑香、王淑萍。孙淑香鼻子被打出血。大法弟子王淑萍被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恶警政委王乃民打耳光。在场讲政治的恶警郭方杰打大法弟子谢德文鼻梁一拳。)

5月1日早八点左右,恶警处长马吉山叫谢德文两脚并拢,谢没听。马说: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不一会,恶警马吉山将谢捆绑在死人床上,用开口器将谢的嘴打开后,将开口器缠绕在脖子上,双手使劲摁两腮。过了很长时间,邪恶的灌食大夫曹玉洁進来了,说准备好了,太好了。马说:不着急,慢慢用小杓喂。事后他们说用2个小时。灌完食开口器也不及时取下来。因为放假,每日两次,平时三次。

5月2日早,恶警马吉山指使恶警灌食大夫给谢德文灌药,先说消炎药,当药发作时谢指问给我灌的甚么药,心脏这么难受,恶警马说:“血压药”。在场的还有恶警陈凯,说用小杓将药片放進去,一下子就進去了,恶大夫小声嘀咕着甚么。下午灌食时恶警马吉山老早将谢的嘴撑开,嘴撑大裂开了,内唇两边起了泡。恶大夫陈冰用饭盆直接往里倒。恶警马吉山阻止说不着急,你有事你就忙,谁都能喂两口。陈灌一会,吃一会瓜子,说我下去溜达一会。马吉山又灌一会,扬言:过完5-1看我怎么收拾你,把你捆在床上,我让你横着出去。陈冰说:让你大小便都在床上,你等着。

5月4日,恶警马吉山又早早把谢德文的嘴撑开,用饭盒灌食。当饭盒里还剩很少的糊粥时,马说:哪有功夫管她,下管吧。大夫说:算了吧。灌完食后很长时间才将开口器取下来。谢德文刚坐起来,恶警马吉山又问:谢德文你的牌子呢(即胸卡)?随后又将谢按在死人床上,又下上开口器撑起来。并威胁说过完5-1看我怎么收拾她,捆在床上。在场的恶警李俊也说捆在床上。

5月9日早,因拒绝参加非法劳动扒大蒜,谢德文被恶警刘勇强制面壁下跪。谢不跪,遭恶警反铐后用脚踹她的左腿肚,一下摔跪在地,右腿撞在铁床沿上,脸撞在铁床柱上。恶警刘勇用椅子倚住她的后面,还想叫别人坐在上面。

5月10日,恶警马吉山将拒绝劳动的谢德文铐在桌子和暖气管上,背对桌子蹲下。放攻击大法的录音,并用脚踢她不让坐,还用手使劲拽她的一小绺头发。以后的日子都用手铐铐在床间抻。

现在谢德文、闫春娇等大法弟子因反迫害不戴胸卡、不穿监服(即所谓的校服)、不劳动,还在被强制站着,一天只让去四趟厕所,晚上睡觉也铐着,不让洗内裤。恶警还说动物都这样拴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7/128917.html

2006-03-24:马三家劳教院成立“打击办”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 铁岭法轮功学员冯淑华连续被恶警殴打两次,头、面部受伤,之后,腿又被打伤,被加期10天。大连的谢德文被关小号,被打;抚顺的邱丽被关小号里折磨;丹东的张春刚被罚站,她长的漂亮,男恶警辱骂她取乐。法轮功学员无名(一直不报姓名)被男警察把头部打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4/123589.h

2006-03-24: 马三家劳教院成立“打击办”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
铁岭法轮功学员冯淑华连续被恶警殴打两次,头、面部受伤,之后,腿又被打伤,被加期10天。大连的谢德文被关小号,被打;抚顺的邱丽被关小号里折磨;丹东的张春刚被罚站,她长的漂亮,男恶警辱骂她取乐。法轮功学员无名(一直不报姓名)被男警察把头部打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4/123589.html

2006-02-27:我所知道的马三家“女二所”的迫害事实 二大队在三楼,关押都是“不转化”者,但他们被迫穿“号服”,可以到饭堂吃饭。开始的时候劳动、做早操,干的活主要是剥大蒜、收拾卫生、在食堂帮忙做饭及户外劳动。之后抑制迫害不再劳动,中午不让上床休息,坐在小板凳上,强迫听、看一些邪悟的东西、背“三十条”等,晚上要坐到十一点半(以后恢复晚上九点半)。假如她们脱掉“号服”,则被加期一个月还要挨男队队长的打,之后再拖進

2006-02-27: 我所知道的马三家“女二所”的迫害事实
二大队在三楼,关押都是“不转化”者,但他们被迫穿“号服”,可以到饭堂吃饭。开始的时候劳动、做早操,干的活主要是剥大蒜、收拾卫生、在食堂帮忙做饭及户外劳动。之后抑制迫害不再劳动,中午不让上床休息,坐在小板凳上,强迫听、看一些邪悟的东西、背“三十条”等,晚上要坐到十一点半(以后恢复晚上九点半)。假如她们脱掉“号服”,则被加期一个月还要挨男队队长的打,之后再拖進小号关押一个星期、半个月或一个月不等,再送到一大队严管起来。严春娇就是,在 “小号”不准洗漱,吃喝拉睡都在屋内,窄窄的小屋内只有破草垫,没有被褥,这还算是好的。关押在马三家“女二所”的部份大法弟子:
陈海滨(大连)、胡玉媛、吴丽霞、郭秋丽、郑艳荣(大连)、李红岩、邱美艳(东港)、张春刚(东港)、王兰芬(大连)、周连荣(大连)、兰丽华(铁岭)、高美玲(大连)、李梅(大连)、朱云(葫芦岛)、于杰(大连)、张丽荣、王丽香(葫芦岛)、宫学荣(大连)、李军(大连)、林秀芹(本溪)、孙桂英(本溪)、丛爱冬(营口)、张秀梅、严春娇(本溪)、王爱珍(旅顺)、杜淑花(凌源)、龙淑芬(沈阳)、董静哲(沈阳)、刘秀芬、张伟迪(沈阳)、谢德文(大连)、王玲(大连)、白华(沈阳)、杨宝英(阜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7/121731.html

2006-02-11:最新消息: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的周华(锦州)、张春刚、林秀芹(本溪)、张静艳(辽阳)、王曼丽(本溪)、谢欣英、谢德文、刘玉芝等大法弟子正在進行反迫害的绝食行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1/120585.html

2006-02-11: 最新消息: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的周华(锦州)、张春刚、林秀芹(本溪)、张静艳(辽阳)、王曼丽(本溪)、谢欣英、谢德文、刘玉芝等大法弟子正在進行反迫害的绝食行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1/120585.html

2005-12-08: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医务人员互相勾结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8/116105.html

2005-12-08: 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医务人员互相勾结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8/116105.html

2005-08-06:一百多名大法学员被关進严管区 2005年3月28日开始,100多名大法学员被关進严管区。有20多名男干警面带凶光和杀气進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大队长李明玉、副大队长谢程栋带头迫害大法学员,在一大队一分队里有的大法学员胸部被电破。 谢德文,因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在小号里并绑在凳子上。2005的农历新年都在小号里度过,6月份时曾被恶警毒打至休克,眼部充血,先后共绝食5个月,抗议野蛮迫害。http

2005-08-06: 一百多名大法学员被关進严管区
2005年3月28日开始,100多名大法学员被关進严管区。有20多名男干警面带凶光和杀气進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大队长李明玉、副大队长谢程栋带头迫害大法学员,在一大队一分队里有的大法学员胸部被电破。

谢德文,因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在小号里并绑在凳子上。2005的农历新年都在小号里度过,6月份时曾被恶警毒打至休克,眼部充血,先后共绝食5个月,抗议野蛮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6/107851.html

2005-07-10:2005年5月,大连弟子谢德文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崔红用黄色宽胶带将嘴缠了好几圈,使她喘不过来气。”2005年6月,谢德文又被关進小号。大法弟子董敬哲遭恶警崔红暴力灌食,恶警崔红拿擦地抹布堵嘴,使劲按,使她牙齿被按活动,口腔内侧全被硌破出血。还使劲揪她的头发,不让她呕吐,头发每次都被揪掉很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0/105

2005-07-10: 2005年5月,大连弟子谢德文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崔红用黄色宽胶带将嘴缠了好几圈,使她喘不过来气。”2005年6月,谢德文又被关進小号。大法弟子董敬哲遭恶警崔红暴力灌食,恶警崔红拿擦地抹布堵嘴,使劲按,使她牙齿被按活动,口腔内侧全被硌破出血。还使劲揪她的头发,不让她呕吐,头发每次都被揪掉很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0/105837.html

2005-05-08:大法学员朱云为了抵制残酷迫害,绝食一年之久,谢德文绝食七八个月,都是在一月份左右被关進小号的,长达三个多月,地上墙上到处都是恶徒们强制灌食时迫害大法学员的血迹斑斑,罪证如山。大法学员谢德文被强制坐老虎凳,臀部全部溃烂。我被一字型铐在闷罐子里,长达24小时不让睡觉,任凭例假血流在地上,无人问津。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基本的生存权利在这里被践踏得消失殆尽,荡然无存。谁家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大法学员

2005-05-08:大法学员朱云为了抵制残酷迫害,绝食一年之久,谢德文绝食七八个月,都是在一月份左右被关進小号的,长达三个多月,地上墙上到处都是恶徒们强制灌食时迫害大法学员的血迹斑斑,罪证如山。大法学员谢德文被强制坐老虎凳,臀部全部溃烂。我被一字型铐在闷罐子里,长达24小时不让睡觉,任凭例假血流在地上,无人问津。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基本的生存权利在这里被践踏得消失殆尽,荡然无存。谁家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大法学员在马三家被衣冠禽兽们泯灭人性的蹂躏,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们人性全无,良心丧尽。我被强制坐老虎凳20天后放出来时,队长杨晓峰说:“这回舒服了吧。看你脚肿得像猪蹄子。”

2005-03-16:马三家集中营对谢德文的迫害 大法学员谢德文(大连市沙河口人,42岁)由于喊“法轮大法好”,1月3日被送進小号,强行过程中,额头被打了一个很大的大包,至今未好。告诉队长,队长却说是自己撞的。到小号后,谢德文还喊大法好,恶警给她两手用手铐定位,坐在冰凉的硬□上。她绝食抗议,这样每天给她灌一次食。恶警用绳子勒她的嘴,把她的棉袄扒下来等各种手段迫害她,她从来也没有停止喊“法轮大法好”。一般关進小号一次

2005-03-16: 马三家集中营对谢德文的迫害
大法学员谢德文(大连市沙河口人,42岁)由于喊“法轮大法好”,1月3日被送進小号,强行过程中,额头被打了一个很大的大包,至今未好。告诉队长,队长却说是自己撞的。到小号后,谢德文还喊大法好,恶警给她两手用手铐定位,坐在冰凉的硬□上。她绝食抗议,这样每天给她灌一次食。恶警用绳子勒她的嘴,把她的棉袄扒下来等各种手段迫害她,她从来也没有停止喊“法轮大法好”。一般关進小号一次十天,小号很冷,如果手铐定位十天十夜,正常人是很难坚持的,好一点的能给个草垫子,最让人难忍的是,从早到晚放广播音乐,每个小号都有一个小喇叭,音量很大来干扰,甚至有时放到半夜。过年也是如此。谢德文被关了一个多月才放她出来,后来给她换上老虎□,定位四天,她的臀部都坐烂了,才给她打开手铐,给了她一个草垫子,至今还被关在小号中,每天还在喊法轮大法好,并且还在绝食,每天被灌一次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6/97430.html

2005-03-11:由于正法洪势急速推進,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反迫害中、揭露迫害中、否定旧势力安排所起的作用,邪恶被清理成极少,马三家形势也有很大变化。 大法学员不断从人中走出来,曾邪悟的人有的清醒过来,不再受邪恶指使,以前邪悟者干的事现在都是由队长亲自来干,并且加派男警。怕心大的一些同修也能坚定,不断有学员声明 “三书”作废,重新走入正法。有正念强的学员不再参加劳动、不配合邪恶,并且以各种方式抗议邪恶迫害。

2005-03-11: 由于正法洪势急速推進,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反迫害中、揭露迫害中、否定旧势力安排所起的作用,邪恶被清理成极少,马三家形势也有很大变化。

大法学员不断从人中走出来,曾邪悟的人有的清醒过来,不再受邪恶指使,以前邪悟者干的事现在都是由队长亲自来干,并且加派男警。怕心大的一些同修也能坚定,不断有学员声明 “三书”作废,重新走入正法。有正念强的学员不再参加劳动、不配合邪恶,并且以各种方式抗议邪恶迫害。如丁振芳、高亚贤、范菁华、高福玲、王秀艳、盛丽霞不穿劳教服,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周玉玲绝食七个月,王满丽、范菁华绝食四个月,范菁华、谢德文仍在绝食中。她们在邪恶势力的黑窝中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停止迫害大法弟子”,震慑邪恶,呼唤迷途的大法弟子,将这些人唤醒,她们经常被送到小号关禁闭,承受很大。

谢德文长期被关在小号,并且绝食,过年还被铐在铁凳子上定位。

2004-04-28:2004年4月14日(周三)晚7时40分左右,在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山坊,大法弟子齐淑荣、谢德文于大庆街机车楼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泉涌派出所(原西山派出所)三恶警绑架,现这两名大法弟子下落不明。望知情同修速提供西山派出所恶警名单,已知该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和一姓丁的警察参与了此事。

2004-04-28: 2004年4月14日(周三)晚7时40分左右,在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山坊,大法弟子齐淑荣、谢德文于大庆街机车楼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泉涌派出所(原西山派出所)三恶警绑架,现这两名大法弟子下落不明。望知情同修速提供西山派出所恶警名单,已知该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和一姓丁的警察参与了此事。

大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6-02: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沈阳市皇姑区华山路 232 号
电话:024-86402363、024-86404354
大队长赵洪涛 13904024113
大队长傅德权13840325205

2019-06-01: 大连市中山分局桃源街派出所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白云街36号 邮编:116000
警民联系电话:0411--82681093
承办人:邹德军 警号:203677
周庆凤
18341107278 (不确定是谁的 写在卷宗首页的)
杨子锋 警号:215514 18698700670
提审(笔录):沙涵 警号:X35134
赵文洋 警号:217618 15541198218
王晶 电话:0411—88052075 传真:0411—82745193
颜菲菲 警号:W02176

WIFI鉴定: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处 :李经纬 杨忠浩 张良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明珠广场3号 邮编:116039
公诉人:单文红: 0411—86105027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
地址:大连市甘井子区明珠广场6号 邮编:116039
刑庭法官:金华 0411-82793897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林乐大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王颖富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战晓军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卢美华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谭艳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杨春卿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检查委专职委员:张鑫钊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检查委专职委员:阎德伟
公诉科:负责人:郭月
员额检察官:崔雅清 、张少文 、肖红
孙媛媛:0411--86105047
赵 翔: 0411--86105024
于世明: 0411--86105024
张富丽:0411—8610501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06-08-04: 教养院上级监督管理处:韩凯(电话024一89212310)

泉涌派出所总机:84643321;
副所长 丁殿贵(主管迫害法轮功):84632936(办);
巡警 李东(办案人):84503496(办) 82983480(小灵通)
另三名副所长(不知是否参与此事):
张允升、董刚、姜瑜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1-18: 马三家教养院恶警马吉山的罪行(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8/147111.html

2006-12-21: 曝光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刘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14512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