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北京市 >> 徐启田(徐田宝,徐田保)

徐启田(徐田宝,徐田保)
广东大法弟子徐启田被非法劳教三年,现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被迫害
男, 3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三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2-11
案例分类: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家人/朋友被迫害  曾被迫害致残  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虐待至病不治疗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徐启田(徐田宝,徐田保) 李惠敏(李慧敏)
兄弟姐妹/伯父母: 徐云田 徐田荣
交叉列在: 广东 > 深圳市第二劳教所(龙华镇劳教二所,2009年迁至三水劳教所,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0-07-06:妻子被强制失踪十多年 徐启田一家天南海北遭迫害 北京市徐启田一大家人坚持修炼法轮功,分别在大陆各地遭到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妻子李慧敏在北京被强制劳役造成流产,非法劳教三年后,强制失踪十多年,父亲、姐姐悲愤离世。徐启田被迫害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在广东深圳市被绑架劳教,被折磨致两耳内受伤出血,听力严重受损。 大姐徐田荣二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北京朝阳区警方出动十几辆警车去家中绑架徐田荣,九岁女

2020-07-06: 妻子被强制失踪十多年 徐启田一家天南海北遭迫害
北京市徐启田一大家人坚持修炼法轮功,分别在大陆各地遭到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妻子李慧敏在北京被强制劳役造成流产,非法劳教三年后,强制失踪十多年,父亲、姐姐悲愤离世。徐启田被迫害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在广东深圳市被绑架劳教,被折磨致两耳内受伤出血,听力严重受损。

大姐徐田荣二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北京朝阳区警方出动十几辆警车去家中绑架徐田荣,九岁女儿哭着去拉她妈妈,被警察用电棍电,裤子被电棍烧了两个拳头大小的洞,孩子当时就被吓呆了。妹妹徐云田被迫长期流离失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江西省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在江西吉水县看守所受尽酷刑,几乎失去生命。徐云田的丈夫曹峰,两次被非法劳教,先后被关进内蒙古锡盟和五原劳教所迫害。

徐启田的父母,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从没开心过一天,还被警察绑架勒索。由于三个儿女及其家人被流离失所,非法拘留、非法劳教,进进出出的,家不成家,身心遭受严重伤害。徐母迫不得已曾捡废品补贴家用,最终含冤离世。

二、徐启田被迫流离失所、在深圳被劳教迫害致残

徐启田和功友们一同走出来证实法轮大法好,一同被抓起来关进拘留所,先后被抓、被关二次。当他第二次从拘留所出来时,恶警用金钱和给他找工作为诱饵,让他出来以后做“犹大”,被他严词拒绝。二零零零年妻子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徐启田被迫流离失所。

徐启田漂泊在外,曾用名徐田宝,二零零二年一月在深圳被绑架关押,绝食抗议二月余,遭受残酷迫害,并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深圳市第二劳教所(龙华镇)。

在受迫害期间,恶警用人难以忍受的姿势将他横铐在长凳子上,同时用两只高音喇叭对着他的两耳高声播放,致使徐启田的双耳出血发炎,听力受损。加上深圳市第二劳教所的迫害,一直以来,徐启田的双耳时常流脓水发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劳教所只做表面消炎处理,不予以实际治疗,导致徐启田的左耳完全失去听力。除了两耳时常流水发炎,还出现头痛头晕的后遗症,而深圳市第二劳教所仍不给予实际治疗。

妹妹徐云田说:“哥哥在嫂子的掩护下,成功走脱,从此流离失所,后在深圳被抓,非法劳教三年,在里边,耳朵被迫害的一只穿孔、一只几乎听不见,以致后来和别人说话,他自己都在嚷着说,还以为别人听不见。别人说话,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人家,半天人不说了,他还反应不过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6/妻子被强制失踪十多年-徐启田一家天南海北遭迫害-408335.html

2010-03-04:北京法轮功学员李慧敏夫妇被迫害,下落不明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慧敏,女,50多岁,原农业大学炼功点辅导员。04年从劳教所回家后,被单位强行带走。其丈夫也是法轮功学员,向其单位要人时,被威胁说:”再要人连你也带走”。后其爱人也流离失所。 李慧敏单位领导几经换人。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其单位寻问消息时,都说不知。现已过去5年多的时间,李慧敏夫妻二人音信全无。中共恶党做恶多端,把一个大活人弄的无影无踪还理直气

2010-03-04: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慧敏夫妇被迫害,下落不明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慧敏,女,50多岁,原农业大学炼功点辅导员。04年从劳教所回家后,被单位强行带走。其丈夫也是法轮功学员,向其单位要人时,被威胁说:”再要人连你也带走”。后其爱人也流离失所。

李慧敏单位领导几经换人。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其单位寻问消息时,都说不知。现已过去5年多的时间,李慧敏夫妻二人音信全无。中共恶党做恶多端,把一个大活人弄的无影无踪还理直气壮,天理不容。望知道线索的同修给予帮助。我们也会继续查寻他们的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4/219219.html

2007-10-09:北京一对老人的悲苦中秋 儿子徐田保二零零一年被深圳劳教所劳教三年释放后,始终有家不能回。儿媳李惠敏被先后非法劳教两次,二零零六年下半年释放后,又直接被单位----国防部直属507研究所软禁至今,一直没有任何音信。小女儿徐云田夫妇也多次被非法劳教、拘留,现一直处于流离失所中。大女儿徐田荣曾于二零零一年被恶警非法判劳教两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

2007-10-09: 北京一对老人的悲苦中秋
儿子徐田保二零零一年被深圳劳教所劳教三年释放后,始终有家不能回。儿媳李惠敏被先后非法劳教两次,二零零六年下半年释放后,又直接被单位----国防部直属507研究所软禁至今,一直没有任何音信。小女儿徐云田夫妇也多次被非法劳教、拘留,现一直处于流离失所中。大女儿徐田荣曾于二零零一年被恶警非法判劳教两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9/164172.html

2006-12-17:曝光深圳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深圳第二劳教所从外观上看好像一个设施很好的校园,实质上同大陆其它劳教所一样,是邪恶势力的黑窝。为了迫害大法弟子,成立了迫害“法轮功专门管理办公室”,简称“专管办”,专门迫害大法弟子。 一、肉体折磨 被绑架到劳教所的所有法轮功学员,没有通过任何法律的批准程序,不通过任何控诉程序,更不通过审判程序,仅仅通过公安上的行政程序,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一个派出所的基层民警

2006-12-17: 曝光深圳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深圳第二劳教所从外观上看好像一个设施很好的校园,实质上同大陆其它劳教所一样,是邪恶势力的黑窝。为了迫害大法弟子,成立了迫害“法轮功专门管理办公室”,简称“专管办”,专门迫害大法弟子。

一、肉体折磨

被绑架到劳教所的所有法轮功学员,没有通过任何法律的批准程序,不通过任何控诉程序,更不通过审判程序,仅仅通过公安上的行政程序,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一个派出所的基层民警,就可以通过一系列的炮制最终完成对一个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的剥夺。利用劳教制度迫害法轮功对于一个凶残的专制法西斯暴政来讲这是一个得心应手的工具。

这里是个高压与伪善并存的环境。劳教所很大,关押了好几千人,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普通劳教人员入所后几个月要经过严格的军训,雨淋日晒。每天长时间劳役,生产出口产品,为劳教所赚取大量外汇。实行半军事化管理。住处拥挤、伙食很差。邪恶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和普通劳教人员关在一起。

深圳市第二劳教所的恶警李航洲、苏怡杰等在610恐怖组织和劳教所恶人所长的唆使下,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了残酷的迫害。

恶警利用吸毒、抢劫、贩黄等犯人24小时夹控法轮功学员,不许打坐炼功,要么超强度长时间干奴工活,要么每天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私设刑室,利用从军队炮兵、特工退役的犯罪劳教人员暴力摧垮法轮功修炼者的意志和正信,不许学员躺下睡觉,长时间罚站。

恶警李航洲指使恶人在禁闭室对法轮功学员上绳,将双手反缚,手腕反绑,用脚踩住法轮功学员的肩膀将反绑的手腕上提至颈后上极限,然后绳索围前胸、两膀、后背两手折臂捆绑,致使胸腔呼吸困难,再将双脚盘起,两脚踝用绳索缠绕拉至大胯外侧至极限,绑牢后再由恶徒用脚踩住,将头按至两膝,用绳索沿脚底后颈捆成一个三角圈形,剧痛无比,恶徒一边言语诬蔑,一边还泼冷水至脸上,用烟头烫脚板,用手掌狠命向上搓学员的鼻子至鲜血流出,并扯学员的小便皮,那是完全丧失人性的一幕,只为摧垮对大法的信仰。

大法弟子徐田宝,原名徐启田,于2002年被恶警绑架,遭受残酷迫害并被送到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受迫害期间,恶警用人难以忍受的姿势将他横铐在长凳子上,同时用两只高音喇叭对着他的两耳高声播放,致使徐启田的双耳出血发炎,听力受损。加上深圳市第二劳教所的迫害,一直以来,徐启田的双耳时常流脓水发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劳教所只做表面消炎处理,不予以实际治疗,导致徐启田的左耳完全失去听力。如今除了两耳时常流水发炎,还出现头痛头晕的后遗症,而深圳市第二劳教所仍不给予实际治疗。

二、邪恶洗脑

而在所谓“专管办”区,那些配合邪恶“转化”的学员和所谓工作人员在自由自在的進行各种娱乐、体育活动、到处走动。身体稍有不适,医生、领导“问寒问暖”“关怀备至”;单位领导、亲朋好友来来往往接见探望、关心;晚上看电视、唱歌、看书学习、“学法”;全部住在楼上舒适的房间,伙食改善。“转化”的学员之间可以经常见面交谈。完全主动配合他们的人可以在短时间内解除劳教回家,恢复公职。 劳教所邪恶之徒通过制造这种极端对比,企图给坚定的大法弟子造成一种心理上的巨大的反差,然后在这种反差当中,他们就开始用伪善的面目来進行它所谓的“政治思想工作”,也就是所谓的“转化”工作。

劳教所邪恶之徒发现,强制“转化”,成功率低,他们绞尽脑汁,使出邪党几十年来练就的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整人的手腕,研究大法学员的思想动态,迎合喜好,针对不同的根本执著,从中作为突破口。 甚至说“转化”后可以“学法”。这对于一些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的学员具有一定的欺骗性,以此认为“转化”是正确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学员可能就会产生一种错觉,误认为“转化”是自己修炼路上要走的一步等等。 邪恶的“专管办”决不会这么好心的给弟子们创造一个修炼环境,邪恶的目地是迷惑学员,使其至少表面上“转化”,达到“转化率”。

邪恶针对一些学员的求安逸之心、崇拜心理,让一批“转化”邪悟的人,其中有些是博士、研究生、老学员、辅导员谈邪悟的歪理邪说,说自己如何坚定、上访、历经魔难仍无法摆脱,难越来越大,悟到路走偏了,换一种修法,于是“跟着感觉走”,自愿“转化”后,麻烦少了,压力没了,修炼的道路越走越平坦,越修越舒服,自我感觉良好。欺骗说要从人中超脱出来,真正的在高层次中修炼了。邪恶找一批学法律的管教或邪悟了的学员实施辩论、围攻,将《法轮功》的内容断章取义,连续长时间高强度施压。

谁抵制、不配合洗脑,邪恶就采用强制手段:有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送到外所暴力迫害。“专管办”主任苏怡杰还挖苦说这些弟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深圳第二劳教所将大法弟子劫持到所外去暴力“转化”,怕暴露它们的邪恶,怕影响到那些被迷惑邪悟的人。大法学员郭雄兵,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提出撤销“三书”并绝食反迫害,此举对邪恶是一大震慑。劳教所头目授权专管办恶警可以采取一切手段“转化”,并威胁:如果“转化”不了,就下岗。

劳教所还组织在压力下被迫妥协的学员写违背良心的“揭批书”,并把这些自欺欺人的谎言转给不明真相的人们看,说是某某所谓的“转化”了,藉口欺骗群众,煽起人们对大法的仇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7/144872.html

2006-05-29:寻找大法弟子李慧敏、徐曲田夫妇 北京海淀区大法弟子李慧敏,女,53岁,是北京507所驻军部队(颐和园)退休员工。在2003年3月恶党两会期间,所在部队一新上任高官,为保住自己的官职,亲自下令将正在医院照顾病危老父亲的李慧敏强行抓走,非法关押在军队单位内部,派新兵小战士日夜看管,每天强迫罚站,极少让休息、睡觉,李慧敏被罚站的腿不会打弯,不会行走,不能上床,由新兵小战士抬上床。 李慧敏被军队关押的

2006-05-29: 寻找大法弟子李慧敏、徐曲田夫妇
北京海淀区大法弟子李慧敏,女,53岁,是北京507所驻军部队(颐和园)退休员工。在2003年3月恶党两会期间,所在部队一新上任高官,为保住自己的官职,亲自下令将正在医院照顾病危老父亲的李慧敏强行抓走,非法关押在军队单位内部,派新兵小战士日夜看管,每天强迫罚站,极少让休息、睡觉,李慧敏被罚站的腿不会打弯,不会行走,不能上床,由新兵小战士抬上床。

李慧敏被军队关押的第10天,李慧敏的老父亲病、急交加而死,邪党军队头目连最后一眼也不让李慧敏看!

李慧敏被关押半年后,于2003年9月被劫持到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手续后补。

2005年9月,李慧敏两年劳教期满,邪恶之徒不让回家,单位不法人员直接从女子劳教所将她劫走,至今下落不明。

李慧敏的丈夫徐曲田(音)在广州被非法劳教三年出来,至今也是下落不明!

李慧敏的姐姐患癌症,已又急又气离开人世。

有知道李慧敏及其丈夫下落者,请提供线索。

李慧敏家电话:010-6396818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9/129119.html

2005-10-25:航空航天医学研究所职工李惠敏一家遭受的迫害 李惠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航空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507所)职工,以前体弱多病,尤其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常年靠药物治疗维持着,是大家都知道的药罐子,并因此常年不能上班;医生在对她检查之后告诉她家人只能活两年左右的时间。自从1997年李惠敏和丈夫徐启田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李惠敏身体上所有的病都好了,感觉一身轻,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是慈悲的恩师给了她第

2005-10-25: 航空航天医学研究所职工李惠敏一家遭受的迫害
李惠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航空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507所)职工,以前体弱多病,尤其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常年靠药物治疗维持着,是大家都知道的药罐子,并因此常年不能上班;医生在对她检查之后告诉她家人只能活两年左右的时间。自从1997年李惠敏和丈夫徐启田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李惠敏身体上所有的病都好了,感觉一身轻,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是慈悲的恩师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李惠敏夫妻的内心深处非常感谢师尊、感谢大法,坚定修炼大法。

自从1999年大法遭到邪恶疯狂迫害之后,李惠敏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而和平上访,抱着对这个政府的充分信任,希望通过正常的信访制度把大法的真像逐级告诉相关的政府工作人员。但是她得到的却是被单位(507研究所)非法拘押将近一年的时间,被劫持到农场强制劳动,不但失去了人身的自由,并且在精神上遭受迫害,不法人员强迫她放弃修炼大法。由于当时环境的恶劣,怀有三个月身孕的她在被迫劳动、精神折磨的过程中,孩子没有保住(李惠敏过去身体不好,结婚多年没有生育,夫妻俩非常希望能有个孩子)。

在2001年到2002年,李惠敏的父亲年老体弱多病,她一直都在家服侍老人。因为讲真像的一张光盘,她被当地派出所抓捕后又送去非法劳教。就在警察当着老人的面把她绑架走之后的第九天,老人含冤离开了这个人世。

2005年9月9日李惠敏被非法劳教三年期满。丈夫徐启田把家都打扫干净,准备接她回家,想好好照顾她,让她好好养养身体,他们夫妻俩已经有五年没有在一起了。在徐启田去接妻子的时候,李惠敏单位的保卫科也去接人,回到单位之后却不让她回家,而且还说了很多恶毒的话,并扬言也要把徐启田抓進去。不法人员不但不让他们夫妻见面,甚至还想利用徐启田给李惠敏送换洗衣服的机会,诱骗徐启田,也一并绑架。

李惠敏现在被非法拘押在507所新区即航天城内,与外界失去任何联系,具体情况不清楚,徐启田也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5/113094.html

2004-02-11:大法弟子徐田宝,原名徐启田,于2002年被恶警绑架,遭受残酷迫害并被送到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受迫害期间,恶警用人难以忍受的姿势将他横铐在长凳子上,同时用两只高音喇叭对着他的两耳高声播放,致使徐启田的双耳出血发炎,听力受损。加上深圳市第二劳教所的迫害,一直以来,徐启田的双耳时常流脓水发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劳教所只做表面消炎处理,不予以实际治疗,导致徐启田的左耳完全失去听力。如今

2004-02-11: 大法弟子徐田宝,原名徐启田,于2002年被恶警绑架,遭受残酷迫害并被送到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受迫害期间,恶警用人难以忍受的姿势将他横铐在长凳子上,同时用两只高音喇叭对着他的两耳高声播放,致使徐启田的双耳出血发炎,听力受损。加上深圳市第二劳教所的迫害,一直以来,徐启田的双耳时常流脓水发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劳教所只做表面消炎处理,不予以实际治疗,导致徐启田的左耳完全失去听力。如今除了两耳时常流水发炎,还出现头痛头晕的后遗症,而深圳市第二劳教所仍不给予实际治疗。

2002-12-19:广东大法弟子徐启田,男,33岁。他有一个修炼的家庭。首先是因为妻子体弱多病,医院都给判了死刑,说只能再活一年多,后有缘得了大法。通过修炼身心得到了康复,由此一家人都走上了修炼返本归真的道路。 1999年7.20,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后,小徐和功友们一同走出来证实大法,一同被抓起来关進拘留所,先后被抓、被关二次,但每次他都心念很正。那时只念着师父的诗:“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

2002-12-19: 广东大法弟子徐启田,男,33岁。他有一个修炼的家庭。首先是因为妻子体弱多病,医院都给判了死刑,说只能再活一年多,后有缘得了大法。通过修炼身心得到了康复,由此一家人都走上了修炼返本归真的道路。

1999年7.20,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后,小徐和功友们一同走出来证实大法,一同被抓起来关進拘留所,先后被抓、被关二次,但每次他都心念很正。那时只念着师父的诗:“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正念闯出了拘留所。当他第二次从拘留所出来时,恶警用金钱和给他找工作为诱饵,让他出来以后作“犹大”,配合他们做工作,但是都被他严词拒绝了。2000年他妻子被抓進洗脑班,小徐也被迫流离失所,漂泊在外。但就是这样,他也没有停止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工作,在外面和当地的功友一同又走入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中。2002年1月由于叛徒的出卖,小徐被捕了。在狱中,他坚强不屈,绝食抗议二月馀,在被迫害中,他的耳朵失聪,体检发现患有胆结石和脂肪肝,身体健康情况恶化。现在他仍被关押在广东省深圳市龙华镇劳教二所三大队,现用名是“徐田保”。只因为他不放弃修炼,不放弃宇宙真理,不放弃做好人的权利,他被非法判刑三年。今年十月份家人给他写过一封信,之后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

徐启田家中的老父老母还需要他赡养,妻子还盼望着团聚。

北京市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0-02-27: 北京东城区天坛派出所:
电话1067022010、1067022125、1067021104
东城区公安分局:
法制办:01084081774
国保大队:010840810741084081083
刘大队长:01084081139
东城区610主任 王伟民:01064079558
东城区看守所:0108408174801080712456
主审员 张德:0108408173901084081739
此次主要参与迫害陈立芳 张合玉的是天坛派出所警察姓龚 男
天坛派出所刑警:王鹏
天坛派出所书记:许光明

鸿博家园第一社区居委会
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镇乡鸿博家园一区9号楼社区服务电话(010)87554601
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派出所地址在龙爪树2号
派出所报警电话(010)87690144 87699720
小红门派出所所长:马浩
小红门流管站电话:87609721 牌坊流管站电话87609815
龙爪树流管站电话:87690900 肖村流管站电话67678342
小红门派出所户籍咨询电话:87693720至815 010-87693708
?? 小红门乡政府北京 朝阳区 博大路临22电话: (010)87694869 87690982 010-87600257

2、北京东城区委:
地址:北京东城育群胡同6号 邮编:100010
陈本宇:区政法委书记 电话:(010)64077376
王清旺:组织部长
种磊:区纪委书记
张立新:副区长
徐文煞:武装部政委
汤钦飞:统战部部长
宋铁健:区党校校长
金晖:副区长
夏林茂:区委书记
刘亚光、王冬斌、刘俊彩、薛国强、赵凌云、葛俊凯、陈献森、邹劲松
3、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局
地址:北京东城区交道口南大街大兴胡同45号,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03736、64042244、64018857、84081114、84081110
传真:010-64003734
电话:010-84081110、64042244(办公室),84081034(政治处),84081203(纪委),84081057(装备财务处),80712525-68305(法制处),84081860(科技信息通信处),84081525(刑事侦查支队),84081218(治安支队),65124893(巡警支队),84081125(内部单位保卫处),84081105(人口管理支队),84081098(警卫处),80712525-61104(看守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