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 >> 曲智敏

女, 61
个人情况: 穆棱市三中物理老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穆稜市
有关恶人: 国保大队长叫孙雅君、警察、李彦春、崔兴国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三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4-03-31
案例分类: 公司职员/生意人  拘留/绑架  监狱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牡丹江 穆棱市(穆稜市)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4-10-18:黑龙江穆棱市曲智敏、高学辉被秘密判刑 近日得知,黑龙江穆棱市两名女性法轮功学员曲智敏、高学辉日前被当地法院秘密判刑,于十月八日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女子监狱。整个非法判刑过程,两人家属完全不知情,事后才得知,曲智敏被非法判刑三年,高学辉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曲智敏于今年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在八面通市场上发光盘时,遭人恶告,被穆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孙雅君、教导员李彦春、崔兴国、二派派出所

2014-10-18: 黑龙江穆棱市曲智敏、高学辉被秘密判刑

近日得知,黑龙江穆棱市两名女性法轮功学员曲智敏、高学辉日前被当地法院秘密判刑,于十月八日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女子监狱。整个非法判刑过程,两人家属完全不知情,事后才得知,曲智敏被非法判刑三年,高学辉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曲智敏于今年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在八面通市场上发光盘时,遭人恶告,被穆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孙雅君、教导员李彦春、崔兴国、二派派出所所长陆振华等人绑架,、抄家。高学辉于同一天在家中被绑架。两人先被关入八面通看守所,后又一起被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八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

穆棱市公安局国保、检察院、法院沆瀣一气,从对她俩秘密批捕、到秘密开庭、秘密判刑、秘密送往监狱,整个过程全不让家人知道,更不让会面,家人完全不知情。

曲智敏约六十一岁左右,是穆棱市三中物理老师,她曾身患心脏病、脑供血不足、胃病等多种疾病,时常在上课时晕倒,用尽了各种药物,病情却越来越严重。一九九八年她开始修炼大法,不到半年,在没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身体恢复正常,从此工作精力充沛。全校师生都在她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曲智敏还是位贤妻、良母、孝女,丈夫下岗心情不好,她从不怨不怒,默默的承担着家里的一切,把家里安顿的井井有序,使两个儿子都顺利的大学毕业;她的父母多年生活不能自理,住在隔壁,担子全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直到老人们八、九十高龄去世。邻居、亲友都很敬重曲智敏,得知她被非法判刑后,都为她不平。

曲智敏修炼“真善忍”何罪之有?她传递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何罪之有?高学辉在家学法、炼功又何罪之有?对两位善良妇女偷偷摸摸的秘密判刑,正说明加害于她们的穆棱市公检法人员心里有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8/黑龙江穆棱市曲智敏、高学辉被秘密判刑-299118.html

2014-03-31:黑龙江牡丹江市穆棱市法轮功学员曲智敏、高学辉仍被关押在穆棱市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31/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9362.html#1433023821-1

2014-03-31: 黑龙江牡丹江市穆棱市法轮功学员曲智敏、高学辉仍被关押在穆棱市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31/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9362.html#1433023821-1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04-01-01: 冰天雪地里的毒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暴行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2003年11月26日这一天,被黑龙江女子监狱劫持的大法弟子采用集体炼功的形式证实大法,抵制迫害,恶警们恼羞成怒,对全体大法弟子开始了疯狂而持续的又一轮迫害。
恶警先是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然后一拥而上,将大法弟子往外拖。其中,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连拖带拽地拖至女监区院内大墙与男监区大墙之间的过道处,从早晨八点开始在外面冰天雪地里冻着,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天快黑了才被拽回去。从此每天挨冻,有时中午给几个冷馒头,不让喝水,有时什么也不给吃。在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野蛮地殴打和往外拖拽过程中,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纷纷谴责恶警,高喊:“不许打人!不许迫害大法弟子!” 其他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都高喊声援。期间,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同时都遭到了疯狂的迫害。

每天挨冻的大法弟子还遭受冻、饿之外的野蛮殴打:许多警察手里拿着电棍,另一些警察和刑事犯一起手拿竹条和木板。他们把竹条和木板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脸上、身上抽、砍,直至抽出血印、出血为止,伤口就这么在寒风中冻着。有的从后面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把大法弟子的脸往雪地里扎。整个过程中,监狱的防暴队一直跟着,它们也用竹条和木板打学员。经过这一天的冻、饿加殴打,许多大法弟子的腿都冻坏了,有的腿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身上脸上淤血,肿胀,呈黑紫色。每天四点多回来时没有几个人是正常走回来的,有的被刑事犯架着拖回来。几天后,许多大法弟子一步也不能走了,恶警就用尼龙丝袋子把她们兜回来。这期间,一位大法弟子在被往外拖时,因为不穿囚服,到外面连棉袄也被扒去了,穿着薄薄的单衣在冰天雪地里冻着,被大法弟子亲眼目睹就有两次,到底冻了多长时间还不知道。11月28日,四大队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关进小号迫害,有的被关进存放衣服的便衣库(存放衣服的冷房子)挨冻。

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被强行冻、饿期间,监区长杨华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脚上用力乱踩,嘴里还不停地辱骂。七大队的大法弟子由于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戴象征罪犯身份的名签,每人的肩头衣服上被缝上一块红布。又因为她们点名时不下蹲,因此被罚站,后来还遭受过其它形式的迫害。直到12月中旬,除了九监区(打包车间)和二监区之外,其他所有女队的大法弟子都遭受着各种酷刑迫害。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