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李红梅(李洪梅)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阿城市和平街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2-18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灌食/灌物  洗脑  劳教  奴工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李洪斌(李洪滨,李洪彬,李红梅兄) 李红梅(李洪梅)
夫妻/父母: 温井田(温景田,温淑田)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哈尔滨 道里区 万家劳教所(女,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4-09-24:黑龙江阿城市和平派出所所长汝继涛恶报死亡 ....... 1.李洪梅,多次无辜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尤其在哈市万家劳教所期间,她被酷刑折磨的险些丧生,她被关押期间曾经一夜白了头。就在她的精神和肉体遭受巨大摧残之时,她的母亲温井田和哥哥李洪斌两位至亲,也被迫害致死。和平派出所的警察在她家蹲坑四个多月,没找到任何绑架的理由,跟踪累了,也成为他们绑架的理由,说把李洪梅抓起来“省心”了。 ...

2014-09-24: 黑龙江阿城市和平派出所所长汝继涛恶报死亡
.......
1.李洪梅,多次无辜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尤其在哈市万家劳教所期间,她被酷刑折磨的险些丧生,她被关押期间曾经一夜白了头。就在她的精神和肉体遭受巨大摧残之时,她的母亲温井田和哥哥李洪斌两位至亲,也被迫害致死。和平派出所的警察在她家蹲坑四个多月,没找到任何绑架的理由,跟踪累了,也成为他们绑架的理由,说把李洪梅抓起来“省心”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4/黑龙江阿城市和平派出所所长汝继涛恶报死亡-298067.html

2005-07-30: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犯罪记录(二) 以下是万家劳教所恶警使用的部份酷刑手段: 一字挂 也叫十字挂。两手平行抬到与肩一样高,双手分别被铐在两侧物体上,然后将两床拉开,到拉不动为止。 2004年5月12日下午,哈市大法弟子郝佩杰、阿城大法弟子李红梅拒绝背守则,在集训队遭此迫害;迫害致死的张宏拒绝“转化”在集训队遭此迫害。 口中电 大法弟子宋英杰,因不背邪恶的守则,恶警

2005-07-30: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犯罪记录(二)
以下是万家劳教所恶警使用的部份酷刑手段:

一字挂

也叫十字挂。两手平行抬到与肩一样高,双手分别被铐在两侧物体上,然后将两床拉开,到拉不动为止。

2004年5月12日下午,哈市大法弟子郝佩杰、阿城大法弟子李红梅拒绝背守则,在集训队遭此迫害;迫害致死的张宏拒绝“转化”在集训队遭此迫害。

口中电

大法弟子宋英杰,因不背邪恶的守则,恶警姚福昌把电棍伸到她的嘴里电;李红梅嘴里被插进电棍电击,她的嗓子、脖子立即肿大变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306.html

2005-07-16:阿城市李洪梅遭迫害五年 母亲哥哥被害死 李洪梅,女,41岁,家住黑龙江省阿城市和平街,只因为信仰“真、善、忍”,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到现在一直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多次被抓,两次劳教,五年里,几乎没在家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母亲温井田和哥哥李洪斌也因为修炼大法被恶人迫害致死。 李洪梅得法前,双手干裂,疼痛难忍,医生诊断为鹅掌风,到多家医院治疗无效,加上下肢出现血点,延伸到腰部,生活不能自

2005-07-16: 阿城市李洪梅遭迫害五年 母亲哥哥被害死
李洪梅,女,41岁,家住黑龙江省阿城市和平街,只因为信仰“真、善、忍”,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到现在一直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多次被抓,两次劳教,五年里,几乎没在家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母亲温井田和哥哥李洪斌也因为修炼大法被恶人迫害致死。

李洪梅得法前,双手干裂,疼痛难忍,医生诊断为鹅掌风,到多家医院治疗无效,加上下肢出现血点,延伸到腰部,生活不能自理;孩子出生100天以后,老是有病;爱人腰间盘突出,椎管狭窄,不能干重活,整个家庭陷入困境,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直到95年7月,李洪梅偶然得法,很快奇迹出现了,身体痊愈,孩子身体也好了,就连爱人的病也全都好了,真是全家受益。

99年7月20日以后,江××盗用“国家”的名义非法打压法轮功,到处是对法轮功的诬陷。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李洪梅觉得应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这是正义之举,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哪成想,李洪梅却遭到一次次的抓捕、劳教。

99年9月25日,李洪梅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115天,家人去接她的时候公安局向家属勒索1万元钱,当时李洪梅家中生活非常困难,家人为了救出自己的亲人四处借钱。可是李洪梅刚刚到家与家人团聚了7天,正当全家人高高兴兴的准备过新年的时候,竟又一次被抓进阿城市第二看守所,这一次非法关押113天,出来时警察又向家属勒索1千元。

2000年在阿城看守所期间,一次李洪梅因抗议非法关押,拒绝在刑拘票据上按手印,恶警刘义等8、9人蜂拥而至,连踢带踹,回到监室李洪梅被打的尿血了。当时年近70的母亲温井田也和女儿关在一起,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吓得全身抽搐。老人绝食三天,由于年纪大不久被释放,回到家中,农机厂不法官员多次上门骚扰,派出所也不断施加压力。本来身体虚弱的老人,有家不能回,东躲西藏,精神高度紧张,加上在狱中的迫害,不久老人就含冤而去。李洪梅的哥哥李洪斌不久也传来噩耗,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面对法轮功修炼者一次次遭到无端的迫害,一向正直的李洪梅决定再一次进京上访,结果于2000年10月15日被抓,在驻京办事处扣留期间遭警察非法搜身,阿城市公安局警察王加参与了此事。李洪梅被押解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她绝食10天之后才被释放。可谁又能想到,回家只住一宿两天,和平派出所又一次派人把李洪梅从家中抓走,不久就被送进哈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一年后被释放回家。

李洪梅第一次到万家劳教所先是被关“小号”,约1米宽2米长左右,室内有1个马桶,吃饭、睡觉、上厕所全在里面,门锁着,没有任何自由。恶警反指使包夹,几个、十几个人包围一名大法学员,轮番迫害,说的全都是邪恶的谎言。大法学员吃的是玉米面做的板糕,一顿一个,嚼在嘴里直牙碜,发黑的萝卜咸菜,白菜汤,碗底是一层泥。后来成立了十二大队,李洪梅便由七大队转到十二大队,平房里成窝的耗子直咬人。

2001年正月初八,李洪梅和其他同修正在炼功,男干警进屋便从床上往地下拽人,一直拽到走廊,其中一个同修从二层铺上被一下拽到地上。李洪梅当时光着脚贴着地,在队长办公室问炼不炼,炼就送男队,不炼的回去,李洪梅被送男队(男队是关押男犯人的地方,后来腾出空屋用来迫害大法弟子)。

在男队,不让换衣服,不让刷牙,上厕所受限制,白天站着,有时被吊到床上,晚上不让睡觉,五花大绑罚站,每天站到后半夜三点,在水泥地上睡。因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李洪梅被强行坐铁椅子,共坐了8天9宿的铁椅子,用胶带缠嘴,不让讲话,当时有的同修只穿短衬衫,很冷也不让回原屋拿衣服,这种迫害长达20天。恶警张波指使人把李洪梅送到会议室这个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给李洪梅上大挂(约1寸宽的带子两根,将双手反背,脚尖离地,把人挂在窗上的铁栏杆上,人成弓字形)约吊1小时左右,手段残忍至极。

6月18日召开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的加期大会,当时会场邪恶警察全副武装,每个大法弟子前后站着背枪的警察,还有医生。李洪梅被绑着、倒背着手押了上来,宣布加期一年,12队和7队共有20名大法弟子被加期,有阿城市的大法弟子谢金贤、张淑珍、张淑琴、张桂荣、杨丽霞。恶警当场把李洪梅、王文连、李小彬、李荣芹四名大法弟子送到会议室,12个干警看着,8个包夹,白天码小凳,不让动,晚上在水泥地上睡觉,12个干警三班倒监视。李荣芹被迫害肚子肿大,长瘤子,被释放。

直到7月30日恶警把李洪梅,王文莲、李小斌,关到9队小号,3个人在1平方米宽、2米长的小号里,立肩睡。闷热的天气,又靠着食堂的几个炉子,没有窗户,炎热无比,在这样的环境里又呆了2个多月。被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开始绝食要求释放,李洪梅要求出小号,一周后,灌不进去食,送到医院,呆了几天被送回大排,因为大排都长疥疮,十天后期满释放。

先后失去两位亲人的李洪梅,在家期间也没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不断遭到骚扰、跟踪、监视,恶警甚至连孩子都没放过。一次610、和平派出所、街道等到家里敲门,李洪梅坚决不开门,僵持很长时间,邪恶之徒才离去。

2002年3月13日,和平派出所王文广等人在楼道里蹲坑,趁李洪梅丈夫中午回家吃饭之机,破门而入。强行把李洪梅抓走,把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强行搜走,非法抄家,其中一名警察还把家中一对耳环当成白金耳环,顺手牵羊也拿走了。记得此警察曾说过:没办法,上边换了新市长,落实到人头,跟踪你已经四个月了,没发现你有什么违法的行为,我们也实在跟不起了,把你抓进去省心了。这就是今天的警察所作所为的真实写照,他们哪里讲什么法律,根本不把大法弟子当回事,更没有什么人权。这一次是李洪梅第四次被抓,而且被非法判劳教3年。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失去了应有的幸福,孩子失去了母亲,丈夫失去了妻子,几乎是家破人亡。

2002年李洪梅第二次被送到万家劳教所,全身肿胀,眼睛肿成一条线,浑身长疥疮。7月末男干警进入女大队,对大法弟子实施强行洗脑,每个人都被送到小号里,用绳子把人从后边倒挂起来,脚尖离地吊起来,用电棍电。当时李洪梅被电遍全身,恶警梦祥芝帮着绑,一男警察用电棍电眼皮、脸、嘴唇及全身,最后把鞋脱下来电脚心,袜子被电的全是洞,脚当时就肿了起来,电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同时有一名同修在另一间小号里被电的发出惨叫声,悲惨至极。

恶警还奴役大法弟子,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编织亚麻汽车坐垫、挑瓜子,每人一天一百斤的任务,经常干到晚上11、12点钟,完不成当天任务不许睡觉。无论年龄大小,同样干活,累得浑身酸痛,手指起泡,裂口、掉皮,手指节都酸痛、肿胀起来。每天重复干活,不消肿。

大法弟子因抵制迫害,写了一封信揭露迫害,被队长常淑梅发现,为了调查此信是谁写的,就在各个班找出他们认为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送到万家13大队的三楼集训队,天天码凳子,就是一个挨一个的整天坐着,进行体罚。

在2004年5月12日这天,整个集训大队二、三十恶警,强行大法弟子宣誓,动用电棍、上大挂、坐铁椅子等酷刑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每个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有二十多人被电棍电过。李洪梅因为不说对师对法不敬的话,被上大挂,人挂在两个单人床中间,两手戴着手铐,挂在单人床上边的铁栏杆上,两边床向两边拉开,吊起来,手铐因向两边拉而卡到肉里,苦痛万分,恶警利小杰电左手、吴洪勋电右手,姚福昌电脸部,三个恶警同时电,脸被电的肿得老高,人们都说电变形了,嘴唇也被电起泡。赵余庆还狠狠地打了李洪梅两个耳光子。李洪梅整整被折磨一下午。晚饭过后,5点开始在一块小地砖里边蹲着,不许出地砖的缝隙,一旦出缝犹大就用脚踢、踹,直到蹲到晚上十一二点钟才让睡觉。连方便都不随便,只准早晚各一次。

李洪梅遭受这种蹲着的体罚迫害近两个月,无论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受尽折磨。

后来大法弟子张宏投到集训队迫害,十天之内张宏被迫害致死。后来李洪梅等大法弟子被放回大排,每天强行参加劳动,强行打冰棍杆,每天打320板的任务,完不成不让睡觉,直到释放。

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法轮功学员一次次被抓,而每一次的罪名都是强加的“扰乱社会治安”,在家抓进去也是因为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多么荒唐。就连恶警跟踪跟烦了都能成为抓人的理由,把人送进劳教所长达三年之久。看谁不顺眼就安个罪名就可以把人送去劳教。这就是中共的所谓“法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64.html

2004-09-19:2004年5月12日,李红梅、郝佩杰、萧仁萍等十几个大法弟子被上大挂、电棍,行凶者为赵余庆、姚福昌、票晓杰、吴洪洵。

2004-09-19: 2004年5月12日,李红梅、郝佩杰、萧仁萍等十几个大法弟子被上大挂、电棍,行凶者为赵余庆、姚福昌、票晓杰、吴洪洵。

2004-09-02:阿城市的一位叫×红梅(不知姓)的同修,因不报数被男管教用电棍电得脸、脖子上没有一处好地方。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83189.html

2004-09-02: 阿城市的一位叫×红梅(不知姓)的同修,因不报数被男管教用电棍电得脸、脖子上没有一处好地方。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83189.html

2004-01-03:李红梅,女,41岁,家住阿城市和平街,只因为信仰“真、善、忍”,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到现在一直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多次被抓,两次劳教,四年里,几乎没在家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 自从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99年7月20日以后,江泽民盗用“国家”的名义非法打压法轮功,到处是对法轮功的诬陷,作为身心受益的她,觉得应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这本是正义之举,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哪成想,因此而遭

2004-01-03: 李红梅,女,41岁,家住阿城市和平街,只因为信仰“真、善、忍”,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到现在一直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多次被抓,两次劳教,四年里,几乎没在家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

自从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99年7月20日以后,江泽民盗用“国家”的名义非法打压法轮功,到处是对法轮功的诬陷,作为身心受益的她,觉得应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这本是正义之举,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哪成想,因此而遭到一次次的抓捕、劳教、判刑。

99 年9月25日,因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115天,家人去接她的时候公安局向家属勒索1万元钱,当时家中生活非常困难,但为了自己的亲人,只得四处借钱。可是刚刚到家与家人团聚了9天,正当全家人高高兴兴的准备过新年的时候,竟又一次被抓進阿城市第二看守所,这一次非法关押113天,出来时警察又向家属勒索1 千元。

面对法轮功修炼者一次次遭到无端的迫害,一向正直的她决定再一次進京上访,结果于2000年10月15日被抓,在驻京办事处扣留期间遭警察非法搜身,搜出1300元,阿城市公安局王加参与了此事。被押解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为了争取无罪释放,她绝食10天之后才被释放,可谁又能想到,回家只有3、 4天,和平派出所又一次派人把李红梅从家中抓走,不久就被送進哈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判监禁一年。一年后被释放回家。在家期间也没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遭到骚扰、跟踪、监视,恶警甚至连孩子都没放过。2002年3月16日,和平派出所王文广等人在楼道里蹲坑,趁李红梅丈夫中午回家吃饭之机,破门而入。强行把李红梅抓走,没有任何理由。这一次是第四次被抓,而且被非法判劳教3年。

看到这儿,您应该看出李红梅的一次次被抓都是无辜的,而警察的一次次迫害都是违法的,采用的手段都是非常卑鄙的,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同时也赋予公民有上访权利。可是警察却都是知法犯法,最荒唐的是警察在最后一次抓李红梅时,曾说过这样的话:我们跟踪你很长时间了,也实在是跟不起了,先把你抓進去我们就省心了。他们拿老百姓的命当儿戏,想抓就抓,一次次抓人、抄家、罚款、判刑。这就是“人民警察为人民服务”的真实写照。

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法轮功学员一次次被抓,而每一次的罪名都是相同的,“扰乱社会治安”,在家抓進去也是因为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多么荒唐。就连跟踪跟累了都能成为抓人的理由,把人送進监狱,劳教长达三年之久。看谁不顺眼就安个罪名就可以把你送去劳教。难道信仰“真、善、忍”也成了罪名?

李红梅第一次到万家劳教所先是被关禁闭室(万家称“小号”),约1米宽2米长左右,室内有1个马桶,吃饭、睡觉、上厕所全在里面,门锁着,没有任何自由,其实有房间,可万家说没地方住,只是一种迫害的借口,让背叛信仰的人员给大法弟子洗脑,(万家叫包夹,几个、十几个人包围一个人,轮番做工作。说的全都是邪恶的谎言。)吃的是玉米面做的板糕,一顿一个,嚼在嘴里直碜牙,发黑的萝卜咸菜,白菜汤,碗底是一层泥。后来成立了12大队,李红梅便由7大队转到12大队,平房里耗子成窝直咬人。2001年正月初八,李红梅和其他同修正在炼功,男干警進屋便从床上往地下拽人,一直拽到走廊,其中一个同修从二层铺上被一下拽到地上,她当时光着脚贴着地,在队长办公室问炼不炼,炼就送男队,不炼的回去,李红梅被送男队(男队就是关押男犯人的地方,后来腾出空屋关大法弟子)。

2001年5月20日,被强加的劳教期满而在小号超期关押的大法学员绝食要求无罪释放,李红梅和其他同修看见黑乎乎的一片男干警一窝蜂似的扑向小号便想看个究竟,没想到连看一眼的权利都没有,竟被送押男队。李红梅被强行坐铁椅子,大约18天。在男队,不让换衣服,不让刷牙。上厕所受限制,当时有的同修只穿短衬衫,很冷也不让回原屋拿衣服,恶警张波指使人把李红梅送到会议室(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给李红梅上大挂(约1寸宽的带子,将双手反背,脚尖离地,把人挂在铁窗上的铁栏杆上,人成弓字形,)约吊1小时左右,手段残忍至极。

2002年第二次被送到万家劳教所正值男干警進入女队,实施强行洗脑。成立集训队,动用酷刑,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每天早晚要宣誓(像入党似的举起右手),逼迫大法弟子说谤师谤法的话。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做苦力,每天早5点起床,经常干到晚11-12 点,完不成当天任务不许睡觉。不论年龄大小,累得浑身酸痛,手指起泡、裂口、掉皮。

2000年在阿城看守所期间,一次李红梅因抗议非法关押而绝食,被野蛮灌食:六七个恶警蜂拥而至,恶警刘义等人上来连踢带拽,使其身体贴地,强行插管,使人痛苦不堪,灌食后不让吐,逼着在院子里跑,并说吐了还灌,指使犯人监视,看吐没吐。当时年近70的母亲温淑田也因坚持信仰和女儿关在一起,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吓得全身抽搐。由于年纪大不久被释放,回到家中,农机厂不法官员多次上门骚扰,派出所也不断施加压力,本来身体虚弱的老人,有家不能回,东躲西藏,精神高度紧张,加上在狱中的迫害,不久老人就含冤而去。更悲惨的是,李红梅的哥哥李洪斌不久也传来噩耗,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2003-12-18:李红梅是黑龙江省阿城市最早站出来捍卫宇宙真理,为无辜受诬陷的法轮功進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之一。 据知情者透露:在把她挟持到阿城市政府内610办公室时,所谓的政府工作人员,揪住她的头发往墙上用力撞;恶人穿着军用皮鞋拼命踢、踹她,使得她长期便血、尿血;电棍电打得她浑身是伤。在阿城市看守所同样也遭受了毒打迫害。更严重的是非法送到万家劳教所后迫害更令人发指,多次被关進小号,加重迫害,电棍电打、上绳、上

2003-12-18: 李红梅是黑龙江省阿城市最早站出来捍卫宇宙真理,为无辜受诬陷的法轮功進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之一。

据知情者透露:在把她挟持到阿城市政府内610办公室时,所谓的政府工作人员,揪住她的头发往墙上用力撞;恶人穿着军用皮鞋拼命踢、踹她,使得她长期便血、尿血;电棍电打得她浑身是伤。在阿城市看守所同样也遭受了毒打迫害。更严重的是非法送到万家劳教所后迫害更令人发指,多次被关進小号,加重迫害,电棍电打、上绳、上吊环等等酷刑惨不忍睹。全身吊起,重心落在双臂,脚不沾地的迫害,直吊得她昏死过去,毫无人性的恶警才将她放下来。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要求无罪释放绝食被恶警狱医法西斯酷刑灌食......。李红梅所遭受的迫害即是几十万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缩影。

2003-04-24:在2002年8月末,万家劳教所進行强制洗脑迫害中,被吊在小号里毒打折磨的还有张军、李洪梅、李兰、周华、曹玉娥、孙淑云、刘桂香、孙爱华、王凤英、朱纯荣、黄静、赵喜华、白淑荣等大法弟子。

2003-04-24:在2002年8月末,万家劳教所進行强制洗脑迫害中,被吊在小号里毒打折磨的还有张军、李洪梅、李兰、周华、曹玉娥、孙淑云、刘桂香、孙爱华、王凤英、朱纯荣、黄静、赵喜华、白淑荣等大法弟子。

2001-11-14:黑龙江阿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凌虐和勒索的部份事实 (续) 李洪梅,女,40岁,黑龙江省阿城市运输公司。2000年1月25日被阿城市公安局(6.10办公室主要负责人)勒索人民币10000元,所谓的“保证金”。在当天,又被6.10办公室一个姓刘的恶人勒索150元钱,说是“交车费”。2000年5月24日,6.10办公室及公安局又以所谓“保证金”的名义向她勒索1000元钱,2000年10月20日,和平

2001-11-14: 黑龙江阿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凌虐和勒索的部份事实 (续)
李洪梅,女,40岁,黑龙江省阿城市运输公司。2000年1月25日被阿城市公安局(6.10办公室主要负责人)勒索人民币10000元,所谓的“保证金”。在当天,又被6.10办公室一个姓刘的恶人勒索150元钱,说是“交车费”。2000年5月24日,6.10办公室及公安局又以所谓“保证金”的名义向她勒索1000元钱,2000年10月20日,和平派出所恶警刘义在驻京办事处非法搜她身时又拿走150元。99年9月25日进京上访,26日阿城市公安局到她家抄家,拿走了她的学法资料和书、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等等。99年9月30日至2000年1月25日,在阿城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15天,受恶警谩骂和各种刑具折磨。如:刑椅、手铐。2000年1月25日她被放回后在家里呆了8天,恶警又上她家非法将她抓回看守所,她挨打受骂及受刑具折磨,强迫打针,又被非法关押112天。2000年10月21日她进京上访后被非法抓回阿城市看守所,和平派出所的恶警鲁所长打她一顿;三天后,和平派出所又去八、九个恶警说是提审,强迫她按手印,她不配合,便遭到了恶警们的拳打脚踢,被踢尿血了,臀部都被踢紫了,其他大法弟子看见了。她被放回家2天后又被恶警从家抓回看守所,被非法劳教1年。被非法劳教期间,被关小号3次,第一次被关8天,第二次被关10天,第三次被关77天。多次被恶警毒打,体罚,不让睡觉,揪头发往墙上撞,并把她和另外十余名大法弟子送入男队,20天不让换洗衣服、被绑、被吊起来,被绑在男队的床头前,坐刑椅九宿八天。后半夜在水泥地上睡一会儿。万家劳教所毒打大法弟子的恶警有:高瑞强,李民,王敏。恶警们边打大法弟子边说“我叫你内伤”。还有很多恶警怕大法弟子看到他们的面目,便从大法弟子的后面揪头发往墙上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4/19636.html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8-03: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6-08: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8-12-0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和会宁派出所的警察。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自横 15945125260
会宁派出所:
范日宏 所长15945125079
邴立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7/10702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