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朝阳 凌源市 >> 刘玉芳

女, 5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凌源市小城子乡肖杖子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10-17
案例分类: 农民  劳教  奴工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赵丽娟 赵龙
夫妻/父母: 刘殿元 刘玉芳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马三家劳教院(省女子教养院)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子监狱)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6-02-11:修大法做好人 79岁刘殿元再遭中共迫害 刘殿元,男,七十九岁,辽宁省凌源市小城子乡肖杖子村村民,因为炼法轮功,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中午被朝阳市市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李超指使的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到建平县看守所至今。 一、修大法,身心受益 刘殿元于一九九九五年年中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之前,身体罹患多种疾病,整天愁眉紧锁,仅医药费一项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当时他患有坐骨神经痛、胃病

2016-02-11: 修大法做好人 79岁刘殿元再遭中共迫害

刘殿元,男,七十九岁,辽宁省凌源市小城子乡肖杖子村村民,因为炼法轮功,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中午被朝阳市市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李超指使的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到建平县看守所至今。

一、修大法,身心受益

刘殿元于一九九九五年年中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之前,身体罹患多种疾病,整天愁眉紧锁,仅医药费一项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当时他患有坐骨神经痛、胃病、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肝炎、胆囊炎、神经衰弱等。曾去沈阳四家医院走访专家,求医问诊,医药费花了不少,可效果并不明显。修炼法轮功后,折磨他的多种疾病获得痊愈。不但病痛消失了,而且走路生风,干起脏活、累活来也不比小伙子差。平时用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错了,做事先考虑别人,替他人着想,整天乐呵呵的。邻里和睦,家庭融洽,生活有了奔头,整天有使不完的劲儿。知道他的人都说:“刘殿元简直换了一个人!”

二、二次被非法判刑,多次遭非法拘禁、抄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对做好人的法轮功群体进行了全面的打压迫害。一时间,神州大地黑云翻滚,血雨腥风。可以说,这场对亿万法轮功学员系统的灭绝性迫害,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刘殿元就是其中受害者之一。

一九九九年九月,凌源市小城子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闯入刘殿元家中,对刘殿元和其五姐实施了绑架,并抄走了大法书籍,同时还对他们实施了非法拘留,由于他们绝食抗议,才在七天后将他们释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四日中午,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到刘殿元家串门。小城子派出所警察私闯民宅,没有逮捕证,绑架他们八个人,其中包括刘殿元妻子和女儿赵丽娟。他的妻子和女儿被非法拘禁二十多个小时回家;刘殿元和另一人被非法拘留两个月(六月十四日至八月十四日),另四个人各被勒索罚款五百元回家。期间,刘殿元的身份证也被警察用欺骗的手法骗走。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宁城公安局伙同凌源公安局小城子派出所,私自闯入刘家,在没有任何搜查证、逮捕证的情况下,只因刘殿元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绑架他到宁城看守所,非法判刑七年;绑架其妻子到凌源拘留所,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在马三家教养院。并抄走大量法轮功书籍。

刘殿元在赤峰四监狱老病残监区,被非法逼迫劳动,临出监的十个月,他被强行非法关进精神病院严管室,非法剥夺通电话、通信、接见、强迫吃不明药物。到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放回家时,刘殿元已被迫害折磨的骨瘦如柴,大量吐脓,吐痰,复发严重时,大量吐脓血。

回家他通过学大法、炼功,两个多月恢复了正常健康,什么活都能干了,是大法师父挽救了他的生命。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刘殿元一家在凌源凌北庙西一队租房住。小城子派出所伙同凌北兴源派出所多名警察非法闯入其家中,什么搜查证、逮捕证、一概没有,绑架刘殿元和妻子及儿子赵龙。赵龙刚刚从凌钢下零点班,就被绑架到派出所,被公安局逼问口供十三个多小时才被放回家。

那一次,刘殿元的妻子被非法判刑四年,投入沈阳女子监狱迫害。刘殿元因身体有病,得以取保回家。

随后,他们又以刘殿元的病情较轻为理由,对其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得到消息后,刘殿元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当时刘已是七十四岁的老人,手里没钱,打工又没人要,孤苦伶仃的四处流浪。

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份时,刘殿元出了一场车祸,他自己一个人在医院好几天不省人事,还赔偿别人八千元钱。也是在那一次,他又被非法抄家,家中被洗劫一空。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刘殿元再一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建平县看守所,现仍在被关押迫害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1/修大法做好人-79岁刘殿元再遭中共迫害-323974.html

2015-11-04:遭七年牢狱迫害 辽宁凌源市刘玉芳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凌源市小城子乡肖杖子村五十八岁的农妇刘玉芳,修炼法轮功后,折磨她的多种疾病获得痊愈。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判刑四年,遭受种种迫害;丈夫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五年七月底,刘玉芳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申请最高检察院对被控告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与相关法律责任。 以下是刘玉芳在控告

2015-11-04: 遭七年牢狱迫害 辽宁凌源市刘玉芳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凌源市小城子乡肖杖子村五十八岁的农妇刘玉芳,修炼法轮功后,折磨她的多种疾病获得痊愈。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判刑四年,遭受种种迫害;丈夫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五年七月底,刘玉芳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申请最高检察院对被控告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与相关法律责任。

以下是刘玉芳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与理由: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因生活坎坷,经受挫折很多,我身患多种疾病,肺结核、骨结核、气管炎、神经性头疼、并有幻听、幻视和幻想症状,导致精神出了问题,因没能力承担家务和抚养孩子的责任和义务,而导致离婚,只有我父母和我二妹帮我干农活。一九九三年,我父母因病相继五天去世,又相隔一百天我二妹也离开了人世,这种压力,使我精神彻底崩溃了,心中只想,怎么报复仇人。当时身心都残废了,只剩空壳了,孩子大人吃不上、穿不上,孩子上学交不起学费,别人看不起我,说我又呆又傻。一九九四年又组成家庭,但也没心思过日子,经常生气,很难地度过每一天。

一九九五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也不认识几个字,但一年多时间,我把大法书看明白了,我的人生观,发生变化了,我的心结打开了。我明白了,在学法之前,所想所做的行为,都是“恶性”,只能害人害己,心胸越来越窄。修炼大法后,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善待别人,善待自己,用善良的本性做事,我的生活自然就轻松了,我的所有病不治而愈。我的心里、身体获得很大的受益。

一、被非法拘禁、劳教迫害

第一次,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四日中午,另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在我家串门。小城子派出所警察私闯民宅,没有逮捕证,绑架我们八个人,其中包括我丈夫刘殿元、我和我女儿赵丽娟。我和女儿非法拘禁二十多个小时回家;其他五名我丈夫刘殿元和另一个被非法拘留二个月,六月十四日至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四日,另四个人各被勒索罚款五百元回家。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小城子派出所警察非法私闯我家,因我不写不上北京上访的保证,非法把我拘留在凌源拘留所四十五天。

第三次,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由宁城公安局伙同凌源公安局小城子派出所,私闯我家,没有任何搜查证、逮捕证的情况下,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绑架我丈夫刘殿元到宁城看守所,又非法判刑七年;绑架我到凌源拘留所,又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在马三家教养院。

我在拘留所反迫害,找凌源公安局科长,小城子派出所所长,想跟他们讲道理,我们是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没错,为什么抓我呢?可是他俩不见,又找拘留所所长他也不见,因这我绝食了,因为我家的两个孩子,当时才十几岁!两个大人都抓走了,孩子、上学、吃饭、收秋、没人管,有工作上班的人,到时有人给开支,可农民种地、收秋、没人管,就是吃不上,无法生活。所以我绝食,被逼迫走上这一步。从十月一日绝食,十月十日放我回家,我只好写信讲真相,这些天,不吃饭,也写,从派出所所长,写到公安局、市政府、宁城公安局,都写。

可是又非法判刑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三年迫害:强迫我转化,放弃法轮功修炼,各种手段迫害,我被折磨的四肢无力,大量吐痰,严重时吐血。还有一次迫害折磨我,我坐在那,别人叫,我不会说话了,给喝水不会咽了,顺嘴流出来了。警察说快找大夫,也能听见,但是一点动不了,只有一点思维。当时我想我没有事,为了大法,没有事,想了三遍,一点点好了,出了一身冷汗。我师父救的我命。

还有一次迫害。警察让我练太极拳,我不练,我说炼法轮功五套功法,警察姓李,还有三个人把我捆绑上,四十分钟左右,把我的嘴用胶带粘上,连踢带打,松开之后,因绳绑的太紧,又生生地把我双腿盘上,双臂捆上,不过血,停下来时,我的腿自己不能走,别人领着走,十多天。

二、丈夫遭七年冤狱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九日从劳教所回家。当时家里,只有我女儿赵丽娟,自己摊煎饼卖,种地,供她小弟上学。我回家,家也没钱,我丈夫捎信叫我去看他,我不去也不对,他在赤峰监狱遭受迫害。没钱坐车,三百八十多里地,我骑自行车一天十五个小时,到赤峰,可是监狱又非法剥夺接见的权利,第二次又骑自行车到监狱,才看见我丈夫。

我丈夫刘殿元,在赤峰四监狱,老病残监区,非法逼迫劳动,判七年,最后十个月,强行非法关进精神病院严管室,非法剥夺通电话、通信、接见、强迫吃不明药物。

到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放回家时,丈夫被迫害折磨的骨瘦如柴,大量吐脓,吐痰,复发严重时,大量吐脓血。我陪护他学法炼功,两个月恢复正常健康,什么活都能干了,是师父救了他的生命。

三、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在凌源凌北庙西一队租房住,小城子派出所伙同凌北兴源派出所多名警察非法闯入我家,什么搜查证、逮捕证、也没有,绑架我和我丈夫刘殿元和我儿子赵龙。赵龙他刚刚从凌钢下零点班,不管累不累,也被绑架到派出所,公安局逼问口供 十三个多小时才回家。

我被绑架到朝阳看守所,在那呆二十多天,检察院人来提审我,有个男的,不知姓名,他非法刑讯逼供,威胁我,恐吓我,他为了让我说出其他同修,威胁说把你儿子抓进来,你就什么都说了。因为他非法刑讯逼供,使我造成剧烈的精神上身体上的痛苦,到二零一一年过年时,在看守所,复发严重心绞痛症状,严重时值班干警把我抬医院的,从那以后经常复发,高血压、心口疼、后背疼,左胳膊没劲,在看守所没有停过,天天病危状。

我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六月十三日,警察带我上医院外诊检查,大夫说,她这病这么严重,她得住院,可警察说不能住院,大夫说:那你签字吧?警察让我自己签字。兰所长也看到诊断书说我住院的事,可是六月十四日那天他们非法把我送进沈阳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家里两个孩子,给我买一提包衣服,到那里检查身体时,这提包衣服就没有了,只剩两件内衣。我被分到九监区二小队,衣服没了,没人管,可是跟她们说衣服的事没人管,但是直接由两个犯人包夹,到严管室,做转化,罚蹲,罚站,写什么转化材料,看光盘书,全是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话。犯人下黑打骂,强制逼迫转化,还让到监狱里验收时说假话,一层层说假话。

犯人打骂,罚我站五天五夜,而且两次都五天五夜,犯人说干警让她做的,为减刑,十三年刑期,别无选择。可是科长到我这说,没人逼,愿转化不转化,自己说了算。头一次严管迫害,大约两个月;二次严管大约一个半月迫害。坐小板凳,像小孩子玩的玩具,又小又窄,又矮,就坐小号一样。罚站最严重时,肚子胀,腿、脚都肿了,裂缝往外流水,实在挺不了,上医院打吊瓶,回来还接着罚站,不管几天,天天罚站。也强迫打扫那些监舍卫生。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下队劳动时,强迫超时间干活,比如,晚上收工时,强迫法轮功学员往监舍带活晚上干,晚上干、起早干、星期天干。光干活,非法剥夺往家里通电话,家来信也不经常接着,她们随便私拆信件,毁信也常有。

广播说谁想申诉、办假释,由本人写材料,委托家人;狱警杨静也说上诉,委托家人。可我写上诉材料家人来了,给家人,安干事还截下,不让给,反而还让杨静把笔纸都没收。我写两封诉状,一封一月份,交给安干事,说给杨静,她说交上去了。六月份时,我交给丁小梅一封诉状,她也说交上去了,这两封都是二零一四年的事,她们也说报法律咨询,法律援助,可也没报上去,骗人说说而已。

四、被非法抄家三次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以后,抄一次,大法书籍、师父像、法轮图形各二个,还有我丈夫我俩的身份证。

第二次: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抄家,大法书籍、条幅、真相材料。

第三次被非法抄家,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各种电器耗材、书籍、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彩色打印机一台,激光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裁纸刀四把、装订器五个、白乳胶半桶、空光盘一盒、订书钉四十五盒、光盘保护袋三包、打印墨水三瓶、打印机鼓五个、A4纸七箱、激光打印粉半袋、母盘五张、制成光盘一百四十二张、制成书籍三百二十九册、未制成的五十一册、书皮一千张、鼓芯八个、黑色包装袋二十捆。

五、丈夫刘殿元一次次遭受的迫害

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我丈夫刘殿元一次次遭受的迫害,非法拘禁四次。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小城子派出所经常不断骚扰,有一天私闯我家,警察搜查证逮捕证也没有,绑架刘殿元和他五姐(正在我家住呢),她在屋里看大法书,可警察把书都抢走,随后,把刘殿元和他五姐绑架凌源拘留所大约七天,大家集体绝食放回家。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四日,非法拘禁在凌源拘留所二个月。

第三次: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非法判七年,非法关押赤峰四监狱老病残监区。

第四次: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非法判刑四个半月,被迫流离失所,七十四岁的老人,手里没钱,打工没人要。他每天都在恐惧中度过,就怕自己一不注意,还会抓进监狱。孤苦伶仃的四处流浪,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份时,出了一场车祸,他自己在医院好几天不省人事,还赔偿别人八千元钱。

六、对孩子的伤害

这种打击的精神压力,使我的一双儿女,简直无法承受。我在家是个顶梁柱,承担家庭的主管人,可是被关在监狱。两个孩子在接见我时,放声痛哭,还不敢跟我说这事,怕我在里头着急有什么事麻烦更大。两个大人被判刑迫害,使俩孩子,在经济方面和精神上造成剧烈的痛苦和伤害。家庭的一切全靠两个孩子打工来维持。

因为两个大人的受迫害,一个在监狱,一个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不能随时维修房屋,造成屋里倒塌,不能住了,门房子上边长小树,当院成了小树林。大车、小车的全成了废品,果树和地无法随时管理,也不能要了。

这些年迫害期间,不能挣钱,家被迫害的支离破碎,还遭受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侮辱、诽谤。

七、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折磨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叫王清香,她大约五十五岁以上,她被非法判刑八年,在沈阳女子监狱九监区一小队,她在那里已过四年了。我是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到九监区二小队,我看过这个人,她大约是七、八月份左右死在监狱监舍,那天是星期天,当时情况不明,后来二零一四年的时间中,有位同修和我说:我在要回家时头两天,和王清香在一起的人,又跟我说:王清香为了反迫害,抵制干活,几个犯人轮班迫害她,把她放水房里殴打,泼凉水,扒光衣服,有一个叫张红旗她是重刑杀人犯,她为减刑,她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她用使过的卫生纸血淋淋的往王清香嘴里塞,还使牙刷往阴道里搅活。

王清香是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受的迫害,是前所未有的残忍酷刑折磨。可是国家有法律条文规定保护妇女儿童的权利,话说回来,没有江泽民的命令指使,张红旗也不敢做。

综上所述,这场由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发起、策划、组织、推动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系统的灭绝性迫害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已构成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不仅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巨大的伤害和痛苦,更是对人类尊严和人性和道德底线的公然践踏和破坏。为了早日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还法轮功创始人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请予尽快立案侦查,查明犯罪事实,将罪魁祸首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主犯抓捕归案,绳之以法,追究其必须承担的法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4/遭七年牢狱迫害-辽宁凌源市刘玉芳控告江泽民-318597.html

2011-06-17:辽宁省朝阳市看守所长期奴役被关押人员,不许吃饱饭,强迫干活,完不成规定任务者被骂、被体罚。54岁的凌源法轮功刘玉芳被迫害致重病,看守所不给医治也不放人,当家人要求治疗时,被看守所所长兰桂林(音)殴打并驱赶出门,对其家人叫嚷:“该死就死,死了我埋,死了我负责……” 刘玉芳是一个普通农家妇女,善良淳朴。一零年十月十二日上午,凌源国保大队无故闯入家中强行绑架了刘玉芳,当天送往朝阳市看守所关押。之后

2011-06-17:辽宁省朝阳市看守所长期奴役被关押人员,不许吃饱饭,强迫干活,完不成规定任务者被骂、被体罚。54岁的凌源法轮功刘玉芳被迫害致重病,看守所不给医治也不放人,当家人要求治疗时,被看守所所长兰桂林(音)殴打并驱赶出门,对其家人叫嚷:“该死就死,死了我埋,死了我负责……”

刘玉芳是一个普通农家妇女,善良淳朴。一零年十月十二日上午,凌源国保大队无故闯入家中强行绑架了刘玉芳,当天送往朝阳市看守所关押。之后凌源国保大队与检察院、法院合谋,罗列罪名枉判刘玉芳四年刑。如今刘玉芳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市看守所已八个多月,在看守所里被长期奴役,还不许吃饱饭,完不成规定任务就被骂,被体罚。刘玉芳终承受不住这种高压迫害,于一一年除夕晚上出现严重心绞痛窒息,送医院抢救过来又马上送回看守所关押,根本没等恢复好,就这样病情经常反复,吃不下饭,生命无法得到保障,看守所不给救治,也不放人,还隐瞒家属。

刘玉芳的一双儿女知道后非常担心母亲病情,几次从凌源赶往看守所要求为母亲治病。六月七日姐弟二人来到看守所见到所长兰桂林,刚与他提到母亲病情:“看守所要不给治,让我们自己治也可以……”兰桂林暴跳如雷大声叫喊:“你们老来这干什么,该死就死,死了我埋,死了我负责……”一边喊手下往外推人,一边凶狠的伸手揪住弟弟衣领欲往墙上撞头,被人拉住,后又追出门外打人,弟弟身上多处被兰桂林抓成青紫,这时姐姐大声呼喊:你们再打人我就报警。兰桂林说:你敢报警就让人抓你们。
当报警后,向阳分局来了俩人,简单问了一下情况只把姐弟二人带走,被向阳分局关了一下午没给任何答复,直到看守所下班时间了才让姐弟走。就这样姐弟二人为母求救治病未成,自己还带了一身伤,非常伤感的返回家中。

作为看守所所长的兰桂林,你一定也会知道,刘玉芳只为做一个好人被非法关在这里,如今法轮功被迫害已经众所周知这是一个千古奇冤,所以稍有一点良知的人都会对于这些磨难中的好人给予同情和理解,可让人很难理解的是你的愤怒因何而生?千万不要再助纣为虐,真心希望你多了解法轮功真相。

朝阳市看守所所长办公室电话:0421——385009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7/242597.html

2011-05-21:刘玉芳二审上诉五月二十日前将送到辽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0/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1168.html

2011-05-21: 刘玉芳二审上诉五月二十日前将送到辽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0/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1168.html

2011-02-27:辽宁省凌源市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跟踪报道 辽宁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郭凤占、刘玉芳、刘秀芝仍被非法关押,田秀兰被送往朝阳西大营子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7/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6913.html#11226233651-1

2011-02-27: 辽宁省凌源市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跟踪报道

辽宁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郭凤占、刘玉芳、刘秀芝仍被非法关押,田秀兰被送往朝阳西大营子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7/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6913.html#11226233651-1

2011-01-18:辽宁凌源法院非法庭审刘玉芳并欲判刑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凌源市法院在朝阳西大营子法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刘玉芳刘玉芳的儿子和女儿作为辩护人,为母亲做了无罪辩护。庭审的过程,暴露出凌源市法院对该庭审的非法性。即使这样,法院仍诬蔑刘玉芳莫须有的罪名,并欲非法判刑。 刘玉芳是一个普通农家妇女,善良淳朴。家庭很清贫。丈夫七十多岁,身体不好,需人照料,儿女都未成家,也需要母亲照顾。这场邪党的

2011-01-18: 辽宁凌源法院非法庭审刘玉芳并欲判刑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凌源市法院在朝阳西大营子法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刘玉芳刘玉芳的儿子和女儿作为辩护人,为母亲做了无罪辩护。庭审的过程,暴露出凌源市法院对该庭审的非法性。即使这样,法院仍诬蔑刘玉芳莫须有的罪名,并欲非法判刑。

刘玉芳是一个普通农家妇女,善良淳朴。家庭很清贫。丈夫七十多岁,身体不好,需人照料,儿女都未成家,也需要母亲照顾。这场邪党的迫害让这个家庭陷入近乎绝境。年关将近,家家都在购办年货,准备团团圆圆过大年,可刘玉芳一家人却骨肉分离,凄风苦雨。

庭审结束后法官宣布休庭,未当庭作出判决。法律维护的是社会公平和道义,维护的是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敬请所有与此案相关的公检法工作人员能够秉持法律的公正性做出明智的判决,无罪释放刘玉芳,让好人一家团圆。否则,在法律文书上签名就是将来真相大白那一天追究冤判责任的主要证据。

在庭审过程中,法庭出示的所谓“证据”都是不合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辽宁凌源法院非法庭审刘玉芳并欲判刑-235016.html

2010-10-16:辽宁凌源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补充 10月12日上午,小城子派出所伙同国保大队,非法闯入在凌北庙西租房住的刘玉芳家(户口都是小城子镇),发现法轮功的资料,又叫来当地派出所----工业园区派出所绑架刘殿元、刘玉芳夫妻二人到国保大队,孩子赵龙下夜班后,也被带走。在没有任何家人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抢走了两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几箱纸、裁纸刀等等许多私人物品,而找来庙西村长充当见证人。

2010-10-16: 辽宁凌源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补充

10月12日上午,小城子派出所伙同国保大队,非法闯入在凌北庙西租房住的刘玉芳家(户口都是小城子镇),发现法轮功的资料,又叫来当地派出所----工业园区派出所绑架刘殿元、刘玉芳夫妻二人到国保大队,孩子赵龙下夜班后,也被带走。在没有任何家人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抢走了两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几箱纸、裁纸刀等等许多私人物品,而找来庙西村长充当见证人。

当天晚上,刘玉芳被送往朝阳市公安局看守所,意欲起诉;70多岁的刘殿元被送到凌源看守所,由于年老体弱不接收,被以“取保候审”让其回家;让赵龙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6/231086.html

2010-10-14:辽宁凌源三名法轮功学员绑架 10月12日上午10点30分,辽宁凌源法轮功学员刘殿元、刘玉芳、赵龙遭小城子派出所、凌北新工业园区派出所、公安局合谋非法抄家、绑架,并私人物品打印机、电脑等。 12日晚,刘殿元、刘玉芳、赵龙被非法关押在公安局,遭受人身迫害。赵龙12日晚回来(其他详情待查)。 法轮功学员郭凤占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

2010-10-14: 辽宁凌源三名法轮功学员绑架
10月12日上午10点30分,辽宁凌源法轮功学员刘殿元、刘玉芳、赵龙遭小城子派出所、凌北新工业园区派出所、公安局合谋非法抄家、绑架,并私人物品打印机、电脑等。

12日晚,刘殿元、刘玉芳、赵龙被非法关押在公安局,遭受人身迫害。赵龙12日晚回来(其他详情待查)。

法轮功学员郭凤占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1013.html

朝阳 凌源市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19-08-25: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五化乡派出所(内蒙古赤峰市地区区号:0476五化邮编:024209
胡晓亮 所长 13948563378
侯天生 副所长 13604761319
刘庆华 指导员 13847662122
孙明 13947663150
王景栢 13644769110
吴跃 15048633006
赵志强 15248669355
陈基伟 18247642099
2019-08-04:
辽宁省凌源市城关派出所
所长 赵武 13591857718
教导员 于波 15842106963
副所长 王裕文 13704916161
副所长 李兵兵 18342122233
辽宁省凌源市拘留所
所长 刘树华 13942107881
副所长 孙文贺 13842112609
副所长 孟庆杰 15114258171
2019-07-08: 凌北派出所:
所长董刚 13704916585
教导员李广东 13704916898
副所长聂利学 13591886786
副所长冯亚平 15042146969
警察全海波 13464062858
警察金冠辉 1824212661618242166616
警察刘艳 15566443588
莫胡店派出所:
所长张杰13942116224
指导员杨芳13500419719
副所长齐轶国15142292233
副所长房晓泉13898097955
警察关鑫13504217503
警察步庆川18242189257
警察姜莹 18242162567
警察王熙泽15754213119
警察成海波18842163709
警察卢志刚13591877927
警察魏嘉钊13614211871
警察李岩13464209352
警察成亮15242182052
辅警康祖赫18204235958
辅警周健宇15566636627
辅警满兴华15114238883
辅警张云皓15804945827
辅警丁靖凯13591840050
辅警李晓东1363490619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11-02-27:
辽宁省凌源市电话区号:0421,手机前加“0”,邮政编码:122500
凌源市维护社会稳定工作办公室(六一零办公室)
张强 主任(家住文冠小区) 6815610  6821759   13052621798
庞鹏飞 副主任     6815610   6826186   13898083285
凌源市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电话:6883123
王桂林 队长 6883208 6891655 13704917349
陈志  副队长  6883208 6881895 13052626918
史振堂  6883209 6828768 13591859090
任胜军  6883210 6822044 13500416912
张树联   6882606
赵凤臣   6820002 13942176311
龚晋凯   6926118 13842162158
●王桂林亲、朋姓名:
郭玉慧(王桂林妻子)工作单位:凌源市党校
李慧玲(女)凌源市党校校长
张黎明(男)凌源市党校校长
蔡文学(男)凌源市党校校长
●陈志亲、朋、同事姓名:
马立群(陈志弟妹)家庭地址:宋杖子镇宋杖子村娄杖子村民组
马立臣(陈志亲戚)     宋杖子镇宋杖子村马杖子村民组
马秀成(陈志同学)     宋杖子镇宋杖子村马杖子村民组
高万才   凌源市教育局
李金侠(陈志堂弟妹)工作单位:凌源中学书记室
陈力 (陈志弟弟)工作单位:凌源市八里堡小学
孟宪春:宋杖子镇宋杖子村村长
魏彩凤(陈志堂嫂)工作单位:凌源第二中学
陈欣然(陈志堂哥)工作单位:凌源第三中学校长
宋杖子派出所:6157031
王静萱  6157031 6825773 13704916636
马军   6920835 13842106598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1-05-21: 以下是参与迫害刘玉芳相关人员的电话:
辽宁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邮编:122000 电话区号:0421
刑二庭电话:2926641
刑二庭:厅长刘国福 3886060
办案人员:徐春艳 3886252 15242194557
毕振治 388605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