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 >> 重庆市九龙监狱(重庆市女子监狱,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原永川女子监狱) >> 张臣英(张正英)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0-07-29
案例分类: 农民  起诉案例  灌食/灌物  洗脑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曾被迫害成植物人  剥夺睡眠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约束衣/长时间被捆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牟女儿
夫妻/父母: 张臣英(张正英) 牟伦会(牟伦慧)
交叉列在: 重庆 > 江北区 石马河沙堡女子劳教所(原茅家山女教所,毛家山,重庆市女教所,江北劳教所)
交叉列在: 重庆 > 万州区(万盛经开区)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8-11-16:重庆市万州区张臣英再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午,重庆市万州区六十多岁的张臣英女士一人在家,才端起刚煮好的一碗面,准备吃午饭,一群人突然闯进家里,就不由分说地把她绑架到车上,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张臣英女士再次被迫害生命垂危,据悉肺部感染转入监狱医院。 家属多次电话联系万州区钟鼓楼司法所,万州区政法委610以及监狱讲明张臣英的情况,以及她还没有完全恢复仍然需在家调养……如果

2018-11-16:重庆市万州区张臣英再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午,重庆市万州区六十多岁的张臣英女士一人在家,才端起刚煮好的一碗面,准备吃午饭,一群人突然闯进家里,就不由分说地把她绑架到车上,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张臣英女士再次被迫害生命垂危,据悉肺部感染转入监狱医院。

家属多次电话联系万州区钟鼓楼司法所,万州区政法委610以及监狱讲明张臣英的情况,以及她还没有完全恢复仍然需在家调养……如果出现问题谁来负责,但相关部门相互推诿责任。

张臣英家住万州区北山小区,二零一四年一月去派出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被劫持构陷,非法判刑五年,在重庆市女子监狱遭残忍迫害,野蛮灌食,致使胃溃烂,只能导管进食、排便,最后人体变形、瘫痪在床,狱医确定此人活不多久了,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保外就医。

胸外科专家对张臣英联合会诊,结果是目前医学治疗水平最多只能延长几个月,就算花上百万也无法挽回当前的严重病情。张臣英从医院转回家后,通过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再一次展现生命奇迹!

二零一八年六月底,万州区钟鼓楼司法所见张臣英好转,“刑期”没有几个月就快结束为由,诱骗张臣英家属带她到医院复查身体情况。张臣英为证实修炼大法后的神奇,让更多人知道她被迫害生命垂危,通过修炼法轮功奇迹恢复身体的真相,做了一个医学检查报告。

万州区钟鼓楼司法所和矫正办就以她身体恢复为由,不顾报告检查还没有完全恢复仍需继续调养的情况下通知监狱收监继续迫害。

张臣英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的各种顽病不翼而飞,身心得到了极大的升华。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张臣英因坚持自己信仰,讲法轮功真相,屡次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被劫持到看守所、洗脑班,两次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上午,张臣英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到观音岩派出所去探望被绑架的张正英,要求派出所放人。派出所恶警将他们绑架到公安局国保支队、非法关押入看守所。张臣英就绝食等方式抗议迫害,中共邪党人员为了达到判决后投入监狱继续迫害的目的,一审判五年,在她上诉后就欺骗她,二审会改判她回家,后来依旧非法维持冤判。同时被非法判刑的还有另外几名万州区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底,张臣英被投入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重庆女子监狱在对她进行所谓“转化”期间,一监区副监组女警察唐仁智(警号为:5021204)唆使监狱犯人对张臣英进行长时间非法折磨和打压。

由于张臣英拒绝所谓的“转化认罪”,女警察唐仁智授意犯人在(二零一四年底到二零一五年初期间)冬天开始,每天晚上只准张臣英睡觉不到四个小时,寒冷天气里强制脱掉她的保暖衣服,只准穿一层薄囚服,不给被子在木板上睡觉,包夹白天和晚上轮番拖到厕所往张臣英身上泼冷水,如果张臣英反抗就对她拳脚相加,当张臣英喊出声时直接拿厕所的拖把塞进张臣英的嘴里。

女警唐仁智在选择包夹时,都是挑监狱里最心狠手辣的犯人来迫害张臣英,隔离折磨期间不允许有其她犯人靠近和接触,就这样每天反复折磨。更为狠毒的是,唐仁智教唆犯人不光在肉体上对张臣英长时间打骂,还给里面的服刑人员灌输对法轮功仇恨,怂恿包夹每天从张臣英饮食中克扣饭菜,每次饭量不足拳头大小,导致她摄入食量严重不足,每顿吃饭时候包夹人员在原本就少量的饭菜里,不是加入辣椒酱就是加入刺激的酸味,时而盐多、时而变味;每天用酸辣刺激交替的方式长时间对张臣英的胃肠食道进行迫害。由于一直处于饥饿状态和大量酸辣刺激变味拌少量饭让她吃,导致张臣英的胃肠道出现功能紊乱不能吃东西;每当张臣英吃不下饭的时候,包夹人员又假意在饭上加很多肉,同时让其她服刑人员看见说:给她这么多好吃的居然不吃,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倒掉饭菜诬陷说法轮功人员就是这样“怪”。

长时间的这样折磨,导致张臣英二零一五年下半年被迫害成胃肠穿孔,身体皮包骨,体重从一百二十多斤骤减到八九十斤。在胃肠穿孔疼痛期间,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端午节,张臣英因剧痛倒地在地上翻滚,包夹人员还跳到张臣英身上乱踩,并用脚狠踢她的身体说她故意装死,直到她一直躺在地上吐血后监狱方面才意识到有所严重;一监区副监组的几名警察连夜将张臣英抬到重庆市九龙医院做手术,医院诊断检查是胃肠糜烂穿孔,经历四多个小时的抢救才把张臣英抢救过来,住院几天后转回到走马镇女子监狱医院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监狱通知家属接见,张臣英的丈夫看到她被两名包夹人员搀扶出来时,竟然不敢相信眼前就是他多年的妻子--脸色惨白无血色,瘦得连嘴唇上的肉都不能包住牙齿,说话没有多少力气……”,她丈夫在背后偷偷落泪。这期间,狱警唐仁智联系张臣英丈夫说:“监狱医院里面的药只能勉强维持张臣英的命,要想让她恢复元气和体力,只有让监狱医院给她输蛋白质,不过这个是要家属拿钱自费,蛋白质一袋的价格是九百元,看着办,钱是上在监狱帐上,明码标价,我们人民政府是不会乱收你们一分钱的。”为推卸责任,在家属接见时故意诬陷张臣英有胃病为什么没有给监狱讲以前她的病史情况从而专门“关心”她,张臣英丈夫说:没有炼法轮功之前是有,自从一九九八年她炼法轮功身体恢复后就再也没有这个症状和吃药了,被你们关押之前都是健康的一个人,经过你们监狱这么一折腾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女警察唐仁智厚颜无耻的说:“我们是按照人民政府的要求正常执法……”。

张臣英的家属接见后强烈要求监狱保外就医,女子监狱的干警回复:还没有达到保外就医的条件。

长时间的折磨和营养不足,导致张臣英不光胃肠穿孔的伤口没有恢复,更加重病情的蔓延,最后导致食管破裂,食管胸腔瘘,左侧液气胸,食管狭窄,肺部感染,胸腔感染等严重危及生命的重大病情。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三日张臣英在监狱被迫害不省人事,监狱医院在无法维持生命的情况下,紧急转入重庆市第三人民医院就诊。当医院检查了解到张臣英如此危重病情无法医治后,女子监狱才同意张臣英保外就医,转回由家属联系的重庆万州区人民医院医治。

当万州区人民医院胸外科专家会诊张臣英因为食管破裂,食管胸腔瘘,左侧液气胸,食管狭窄,肺部感染,胸腔感染后发出病危通知--因为任何一个环节继续恶化都会导致胸腔隔膜破裂,胸腔内物质进入肺部就会直接导致不能正常呼吸而死亡,当即将张臣英转入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第二天联系重庆西南地区顶尖的胸外科专家对张臣英联合会诊,结果是目前医学治疗水平最多只能延长几个月,就算花上百万也无法挽回当前的严重病情。

就这样家属和医院尊重张臣英的意愿回家自己调养。在家两年多的时间里,张臣英通过修炼法轮功逐渐奇迹般的慢慢恢复了身体!

二零一八年六月底,万州区钟鼓楼司法所见张臣英好转“刑期”没有几个月就快结束为由,诱骗张臣英家属带她到医院复查身体状况,好给监狱上面交差;张臣英为了证实修炼大法后的神奇,让更多知道了解她迫害情况以及她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从中了解法轮功真相,做了一个医学检查报告,万州区钟鼓楼司法所和矫正办就以她身体恢复为由,不顾报告上检查还没有完全恢复仍需要继续调养的情况下,申请监狱收监继续迫害。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张臣英被绑架到重庆市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一直到现在的几个月里,张臣英多次身体出现不适,肺部感染转入监狱医院。家属多次找相关部门,但他们相互推诿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6/重庆市万州区张臣英再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377198.html

2018-08-02:生命垂危扔回家里 身体好转立即被劫入狱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午,重庆市万州区六十多岁的张臣英女士一人在家,才端起刚煮好的一碗面,准备吃午饭,一群人突然闯进家里,就不由分说地把她绑架到车上,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张臣英家住万州区北山小区,二零一四年一月去派出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被劫持构陷,非法判刑五年,在重庆市女子监狱遭残忍迫害,野蛮灌食,致使胃溃烂,只能导管进

2018-08-02: 生命垂危扔回家里 身体好转立即被劫入狱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午,重庆市万州区六十多岁的张臣英女士一人在家,才端起刚煮好的一碗面,准备吃午饭,一群人突然闯进家里,就不由分说地把她绑架到车上,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张臣英家住万州区北山小区,二零一四年一月去派出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被劫持构陷,非法判刑五年,在重庆市女子监狱遭残忍迫害,野蛮灌食,致使胃溃烂,只能导管进食、排便,最后人体变形、瘫痪在床,狱医确定此人活不多久了。

重庆女子监狱不想负责任,立即通知张女士的家人,同女子监狱的人和狱医一道,在二零一七年新年前把张臣英送到万州区医院。万州区医院和重庆女子监狱狱医办完交接手续后,狱医再三叮嘱家人导管和输氧管不能动,争取让她能过个年吧!意思是告诉她的家人确实是活不了几天了!

重庆女子监狱的人和狱医走后,张臣英坚持出院了,回家炼功学法,一天一个样,六个月基本好转,那些公安人员、司法局的人员、法院的人员见到张女士,都惊得目瞪口呆了。

张臣英的变化,确实值得大家庆贺。可重庆万州公检法司的相关人员心里不安,怎能容忍这种人在社会上传播她的神奇故事呢?万州司法局人员派出转弯抹角的关系人员,用甜言蜜语去劝说张臣英的丈夫让张到医院去作检查,其实他们的目的是让张臣英到医院,检查她的身体,为的是收监,所谓的“服刑时间”还有五个多月。

这天张臣英和她的丈夫一起去了司法局指定的万州地区精神病院,一进医院,他们就对她进行身体全面检查,随后司法局和监狱,于七月二十六日中午到张臣英家把她绑架到了重庆市女子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张臣英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的各种顽病不翼而飞,身心得到了极大的升华。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张臣英因坚持自己信仰,揭露邪恶的谎言,屡次遭到中共邪党的疯狂迫害,被劫持到看守所、洗脑班,两次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上午,张臣英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到观音岩派出所去探望被绑架的张正英,要求派出所放人。派出所恶警将他们绑架到公安局国保支队、非法关押入看守所。张臣英就绝食等方式抗议迫害,中共邪党人员为了达到判决后投入监狱继续迫害的目的,一审判五年,她上诉后就欺骗她,二审会改判她回家,后来依旧非法维持原判,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底把她投入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迫害。同时被非法判刑的还有另外几名万州区的法轮功学员。

在重庆市女子监狱一监区,张臣英抗议迫害,拒绝所谓“转化”,被狱警唆使犯罪人员轮流监管迫害,不让其睡觉,吃饭每天只吃一两米,在张臣英不配合喊真相时打脸封嘴,每天轮流精神和肉体迫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端午节,张臣英因剧痛倒地,监狱医院对她的情况无能为力,一监区副监组的几个警察才把张臣英抬到重庆市九龙医院做手术,医院诊断检查是胃肠糜烂穿孔,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抢救才把张臣英抢救过来;住院几天后转回到走马镇女子监狱医院。

为了掩饰对张臣英的迫害,使其尽快恢复,允许张臣英的丈夫(向学明)简短探视。但她儿子(向有为)被狱警以修炼法轮功为借口拒绝看望。之前张臣英的丈夫和儿子去监狱看望时遭到拒绝。张臣英丈夫不敢相信眼前就是自己的妻子:眼睛深深下陷,骨瘦如柴,象只有一张皮包裹着。张臣英被两名其他犯人夹扶在接见室玻璃的对面,和丈夫通话时声音微弱。

狱警(警号为:5021204)对张臣英丈夫说:“监狱医院里面的药只能勉强维持张臣英的命,要想让她恢复元气和体力,只有让监狱医院给她输蛋白质,不过这个是要家属拿钱自费,蛋白质一袋的价格是900元,看着办,钱是上在监狱帐上,明码标价,我们政府是不会乱收你们一分钱的。”张臣英的丈夫强忍内心的痛苦,给妻子上了4500元,并告知这个狱警每个月家人都要来看望她的恢复情况!

重庆女子监狱是重庆市迫害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场所,长期以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恶警指使犯人监视、殴打法轮功学员,抓着法轮功学员的头发往墙上撞,并且不准法轮功学员洗漱,不准上厕所。吃饭、睡觉时都强迫法轮功学员骂大法、骂师父,否则就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不准洗漱。

二零一六年七月底,“教育科长”李晓娟在所谓“知识讲座”会上公开供称害死了法轮功学员唐西秀。当有法轮功学员家属向司法局、监狱局投诉反映时,司法局、监狱局有关部门公然叫嚣“你去告吧,到哪里告都可以。”

重庆女子监狱现在还非法关押着大概二、三十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生命垂危扔回家里-身体好转立即被劫入狱-371987.html

2015-08-02:重庆市牟伦会和妻子理直气壮控告江泽民 重庆市万州区,到七月二十六日为止,已有八十六位大法弟子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控诉状,控告江泽民,他们把万州的血泪写进了控诉状里。下面介绍的牟伦会和张正英夫妇俩写的控诉书及被迫害情况。 牟伦会,男,农民,家住重庆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他在控诉状中写到: 一家人修大法后,出现很多奇迹。爱人的绝症不翼而飞,老人无病一身轻,家中万事如意,

2015-08-02: 重庆市牟伦会和妻子理直气壮控告江泽民

重庆市万州区,到七月二十六日为止,已有八十六位大法弟子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控诉状,控告江泽民,他们把万州的血泪写进了控诉状里。下面介绍的牟伦会和张正英夫妇俩写的控诉书及被迫害情况。

牟伦会,男,农民,家住重庆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他在控诉状中写到:

一家人修大法后,出现很多奇迹。爱人的绝症不翼而飞,老人无病一身轻,家中万事如意,家庭红红火火,一片祥和状态。爱人身强体壮,行走如飞,有用不完的劲。人变地也变,他家田、地里种的菜,不用化肥,不打农药,不管天干雨沥,照样长的鲜嫩茂盛,荸荠多大的颗颗,蕹菜、莴苣青油油的。人家房前房后的竹子,被一种小虫捆满了,要死不活的,他家的竹子长的青翠嫩绿,好的很。

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利用手中权力,集古今中外的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一时央台、央报,各种宣传机器,邪党的职能部门制造假新闻,栽赃、陷害、诬蔑法轮功,大有天塌之势。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一大早,牟伦会和妻子(同修)就到这个城里最显眼人最多的地方去炼功, 这下气坏了公安,把他妻子弄去刑拘,他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妻子找他们要人,跟着恶警到关他的劳教所,恶警把她绑架回家,交给当地政府基层部门做她的“转化”。怎么“转化”?那些坏人,把他的三亲六戚,老的少的全找来了,共有八桌人。起初是几位老人跪在地下求情,软的不行,又来硬的,地方政府的坏人逼迫他的亲属打她,一直把她打倒在地,还不放手,地方的头儿还喊继续打,一直到打的人累的支持不住了,也倒在地上送进了医院才算罢休。

妻子发(大法真相)资料,惊动了公安局,四十多辆警车围住她。她抓了顶帽子戴在头上,又戴了一副墨镜,穿了一套那家小妹的花衣服,她比小妹胖得多,衣服把身体绷的紧紧的,还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高跟鞋,从楼上走了出去才摆脱恶警。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妻子和几个同修准备到北京去讲真相。才走到火车站,就被恶警发现,绑架回当地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的狱警非常毒辣,把她铐在劳教所大门的铁钎子门上七天七夜,恶人对他妻子施加的那些迫害,是触目惊心的。她的两个大腿的肉全是烂的,两腿肿的很粗,裤腿是剪破了穿的。后背、臀部上的皮全脱了。经常用手铐铐她,一铐就是铐多少天。身上的肉烂了,站坐一会,地下就流一滩黄水,臭的不得了,狱警、药娃不敢靠近她。队长还叫九个药娃一起上去撕烂身上的衣服,胡乱的打她。把她打昏倒在水泥地板上几个小时,肉烂了流出的血和黄水同烂的肉与水泥地板沾接在一起,待她醒来身体已动不了了,当药娃把她拉起来时,她是撕心裂肺的痛。

他妻子不配合穿牢服,恶人就把她吊起来。吊在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吊了三天三夜。第一天她瞪着眼睛背经文、读大法。第二天闭着眼不说话,狱警就来摸她的鼻子,看还有气没。第三天就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狱警来看到此情此景吓呆了,吊了七十二小时还在打呼噜,不得了,赶快把她放下来。放下来后,她已不省人事,下肢瘫痪,头脑昏迷,赶急送进医院抢救。医院用一个什么机器要检查她的身体,一装进那个机器里面,机器就象拉警报一样叫,吓的医生赶快又把她从机器里拉出来,换一个人上去又没事,再让她上去检查,机器又叫,结果没检查成,随意检查了一下,医生确诊为植物人,顶多还能活两个月,这样才把她放出来了。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上午,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的警察,借检查中巴车为由,在九池乡黄梅村公路上,将坐在中巴车上的,妻子张正英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随后又强行抄了他的家,抢走了一些私人财产。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八时,在万州区二法院二审秘密开庭,把已经被迫害致病危的妻子抬入法庭,非法宣判刑三年半。 他的妻子受到很残忍的迫害,牟伦会也同样遭受残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龙宝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一科科长付超、副科长张勇,伙同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八人闯到他家里,强行抄家。没有搜查证,就象一群发了疯的土匪满屋到处翻,抢走大法书五十七本,牟伦会跟着这些人到公安局去要书。这伙恶警非法拘留了他。

在被非法拘留期间,牟伦会受尽折磨,副局长毛开新猛踢他下身,使他当场晕倒在地。全身到处都被打烂了,上不了床,走不了路。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证实法,又被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姓杨的恶警用警棒一气打他三十二棒,拳脚踢打多少次,无法计算,就象打沙包一样,打累了,停一会,又打,全身到处都被打青紫了,很多地方打烂了。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个人轮流下死手,毒打他。打的鼻口冒血,直打到休克倒地,不省人事,已死过去为止。医生抢救很长时间,才活过来。这帮警匪又非法劳教他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秉承万州区公安局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经常往死里打。有一次,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才拉到医院抢救。像这样,被打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就这样还被加刑三个月,才放回家。其实放回家也是因他的身体被他们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活不了多长时间,牢头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局全不管牟伦会的死活,不准回家,直接把他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他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被打的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大法弟子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他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他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公安局要强制“转化”牟伦会,而他拒绝配合,“转化”班的恶警、牌楼办事处的邪党副书记肖克健、熊律师等十多人轮番的毒打牟伦会,打昏死过去才罢休。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夜间十一点左右,牟伦会去朋友家办事回来,路经九池场镇时,正好碰上九池乡治安室的周世银、潘荣涵,张成茂等一伙人。这些人不问理由疯狂毒打,当时牟伦会被打昏死在地,尿湿透了裤子。然后又被刑拘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万州公安分局非法判牟伦会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月二日,他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迫害。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狱警不讲理由,首先将他乱打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打昏死在地,三天打昏死五次。一天只准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

江泽民所犯罪行;给牟伦会个人和家人造成了极大伤害,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合法权利,更为了免于中华民族沦陷于道德崩溃的泥潭,特对江泽民提起刑事诉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重庆市牟伦会和妻子理直气壮控告江泽民-313479.html

2015-07-14:重庆市万州区张臣英被迫害生命垂危 重庆市万州区法轮功学员张臣英2014年因营救同修被万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后,于2014年年底投入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一监区副监组继续迫害,目前生命垂危。 在短暂接见时,张臣英丈夫不敢相信眼前就是自己的妻子:眼睛深深下陷,骨瘦如柴,象只有一张皮包裹着。张臣英被两名其他犯人夹扶在接见室玻璃的对面,和丈夫通话时声音微弱,可以看出其受到迫害后伤情很严

2015-07-14: 重庆市万州区张臣英被迫害生命垂危

重庆市万州区法轮功学员张臣英2014年因营救同修被万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后,于2014年年底投入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一监区副监组继续迫害,目前生命垂危。

在短暂接见时,张臣英丈夫不敢相信眼前就是自己的妻子:眼睛深深下陷,骨瘦如柴,象只有一张皮包裹着。张臣英被两名其他犯人夹扶在接见室玻璃的对面,和丈夫通话时声音微弱,可以看出其受到迫害后伤情很严重!

狱警(警号为:5021204)对张臣英丈夫说:“监狱医院里面的药只能勉强维持张臣英的命,要想让她恢复元气和体力,只有让监狱医院给她输蛋白质,不过这个是要家属拿钱自费,蛋白质一袋的价格是900元,看着办,钱是上在监狱帐上,明码标价,我们人民政府是不会乱收你们一分钱的。”

张臣英的丈夫强忍内心的痛苦,给妻子上了4500元,并告知这个狱警每个月家人都要来看望她的恢复情况!

张臣英女士自从1998年修炼大法后,身体的各种顽病不翼而飞,身心得到了极大的升华。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张臣英因坚持自己信仰,揭露邪恶的谎言,屡次遭到中共邪党的疯狂迫害,被劫持到看守所、洗脑班,两次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

2014年1月10日上午,张臣英和谭定玉(女,60多岁)、魏芝碧、何一芳(女,60多岁)、李凤儿、孙继兰、邝良等到观音岩派出所去探望被绑架的牟伦会和张正英,要求派出所放人。派出所恶警将他们绑架到公安局国保支队迫害。

被非法关押入看守所后,张臣英就绝食等方式抗议迫害,中共邪党人员为了达到判决后投入监狱继续迫害的目的,一审判五年,她上诉后就欺骗她,二审会改判她回家,后来依旧非法维持原判,于2014年12月底把她投入到了——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迫害。同时被非法判刑的还有另外几名万州区的法轮功学员。

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一监区副监组,主要负责所谓的“转化”,一位自称姓唐的女警察(警号为:5021204)负责迫害法轮功。据内部人士透露:由于张臣英2014年年底投入一监区副监组以来,一直不配合、所谓“转化”,拒绝认罪。唐唆使监狱其它犯罪人员轮流监管迫害,不让其睡觉,吃饭每天只吃一一两米,在张臣英不配合喊真相时打脸封嘴,每天轮流精神和肉体迫害。

在长时间高强度迫害下,张臣英极度虚弱,只有皮包骨,而且胃肠糜烂。2015年6月20日端午节,张臣英因剧痛倒地,监狱医院对她的情况无能为力,一监区副监组的几名警察才把张臣英抬到重庆市九龙医院做手术,医院诊断检查是胃肠糜烂穿孔,经历4多个小时的抢救才把张臣英抢救过来;住院几天后转回到走马镇女子监狱医院。

为了掩饰对张臣英的迫害,使其尽快恢复,允许张臣英的丈夫(向学明)简短探视。但她儿子(向有为)被狱警以修炼法轮功为借口拒绝看望。之前张臣英的丈夫和儿子去监狱看望时遭到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4/重庆市万州区张臣英被迫害生命垂危-312424.html

2014-11-29:重庆张正英被迫害命危 被抬入法庭 重庆万州区九池乡法轮功学员张正英女士,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被警察拦路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并被迫害致病危。她上诉到中院,十一月十九日被抬入万州区二法院继续迫害。 据公安内部人士透露,二院这次审理不只是审理了张正英,还有张臣英、赵兴美、常光兴、刘良英、文启惠、牟秀云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全都维持原判,判张女士三年半。张女士病情严重,身体不能站立,但二院还

2014-11-29: 重庆张正英被迫害命危 被抬入法庭

重庆万州区九池乡法轮功学员张正英女士,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被警察拦路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并被迫害致病危。她上诉到中院,十一月十九日被抬入万州区二法院继续迫害。
据公安内部人士透露,二院这次审理不只是审理了张正英,还有张臣英、赵兴美、常光兴、刘良英、文启惠、牟秀云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全都维持原判,判张女士三年半。张女士病情严重,身体不能站立,但二院还是照常开庭审理了案子。

目击者看到张女士是由几个警察用担架从车上抬下来又抬进法院的,还听到她躺在担架上微弱的声音在用力的呼叫:冤枉,我们是好人,法轮大法好!……

遭警察拦路绑架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张正英象往常一样,坐上一辆中巴车,要到城里去办事。车行途中,突然出现好多警察,挡住了车子的去路。中巴车司机停下车来,几个警察涌上车来,不由分说要检查。张正英女士见状,站起来,告诉司机:“不要害怕,这些人是来找我麻烦的。”于是,张正英女士平静的对那些警察说:“不要为难司机,找我有啥事,就直说吧!”那些警察就强行把她架走了。

事后,据中巴车司机说,他认识这位女士,叫张正英,是个种菜的农民,常坐他的车,说她好会讲行善积德的故事,坐他车上的人都爱听她讲故事。后来得知,那天绑架张正英的是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警察,警察把张正英劫持到周家坝看守所残酷迫害。

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万州区法院六月三十日下午二点非法开庭审理张正英的案子,却不敢在法院公开开庭,找了一个地方草草开庭,最后说判决结果延后一周研究再说。张正英被枉判三年半,上诉中院。

据张女士的家人说:在中巴车上,警察从张女士身上啥东西也没有搜到,在非法抄家时也只是抄了一百元钱的真相币,几本大法书,凭这个要给张女士定罪。

十月十四日,牟伦会按照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通知,给正在被非法关押的妻子张正英送衣物。牟伦会刚出门接到知情人的电话,才知给妻子送衣物这竟是万州公安局的一个骗局,目的是要绑架他。万州公安骗术未得逞,气急败坏,多人多次扑向牟伦会家。牟伦会被迫离家。

十一月十九日上午八时,在万州区二法院二审秘密开庭,把已经被迫害致病危的张正英抬入法庭,宣布维持原判三年半。

夫妻双双做好人 多次遭残忍迫害

张正英女士,今年五十多岁,家住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与千千万万的大法修炼者一样,深知法轮大法教导人按“真善忍”做人,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夫妻双双修炼法轮大法,也因他俩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张正英女士和她的丈夫牟伦会遭到重庆万州区的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张正英和丈夫牟伦会回娘家时,在万州区广场被龙宝公安分局恶警非法抓捕,夫妻二人在拘留所被付超等一伙恶警连续打了四个多小时,牟伦会被打得当场晕厥,然后这群警察又从他身上搜出钱后,才送去抢救。在医院好转时,牟伦会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牟伦会在西山坪劳教所被多次迫害得生命垂危。

二零零一年,张正英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警察经常用手铐铐她,一铐就是多少天。那里,张正英被迫害得两个大腿肿得很粗,裤腿是剪开了穿的,后背、臀部上的皮全脱了。劳教所还把她吊在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吊了三天三夜。

之后,每到中共“敏感日”,恶警都要把她监管起来,今年中共的“两会”要在北京召开之时,万州恶警在一月九日就对张正英女士下手了。

中国自古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万州区公检法一个最好的“下台”方法,就是释放好人张正英等六位法轮功学员,为自己、为家人选择一个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9/重庆张正英被迫害命危-被抬入法庭-300896.html

2014-11-02: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张正英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重庆市万州区法院6月30日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张正英。事后偷偷对她非法宣判三年半。张正英已经被劫持到万州区三峡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9758.html#14111234738-1

2014-11-02: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张正英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重庆市万州区法院6月30日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张正英。事后偷偷对她非法宣判三年半。张正英已经被劫持到万州区三峡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9758.html#14111234738-1

2014-10-23:妻子被看守所关押 牟伦会送衣物亦遭劫持 十月十四日,牟伦会按照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通知,给正在被非法关押的妻子张正英送衣物。牟伦会没有想到这竟是一个骗局,刚到看守所,就被警察绑架,关到看守所里迫害。 二零零九年,牟伦会曾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在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 牟伦会,四十多岁,家住重庆万州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牟伦会的妻子张正英

2014-10-23: 妻子被看守所关押 牟伦会送衣物亦遭劫持

十月十四日,牟伦会按照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通知,给正在被非法关押的妻子张正英送衣物。牟伦会没有想到这竟是一个骗局,刚到看守所,就被警察绑架,关到看守所里迫害。

二零零九年,牟伦会曾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在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

牟伦会,四十多岁,家住重庆万州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牟伦会的妻子张正英被绑架,到现在已经关押十个多月了。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通知牟伦会,说天气有些冷了,叫他给关押在周家坝看守所的妻子张正英送衣物。十月十四日上午,牟伦会按照这个通知到看守所,结果,没有任何理由,被万州公安绑架。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万州区公安分局没有停止过对牟伦会和妻子张正英的迫害,不讲什么理由,不管什么事情,想抓就抓,想打就打。妻子张正英曾被非法劳教三年,牟伦会也曾经被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多。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证实法轮大法好,遭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之后,遭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牟伦法又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零零九年二月二日,牟伦会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迫害。

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管教先不讲理由,首先将牟伦会乱打,牟伦会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牟伦会打昏死在地,三天,打得牟伦会昏死五次。

恶警一天只准牟伦会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西山坪劳教所秉承万州区公安分局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长期让他坐水牢,经常往死里打他。

有一次,牟伦会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又才拉到医院抢救。象这样,他还被打得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

就这样,还加刑三个月,才放牟伦会回家。

其实,放牟伦会回家也是因他的身体被劳教所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他活不了多长时间,牢头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分局全不管牟伦会死活,不准他回家,直接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的牟伦会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牟伦会被打的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大法弟子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牟伦会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牟伦会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牟伦会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3/妻子被看守所关押-牟伦会送衣物亦遭劫持-299342.html

2014-07-06:重庆市万州区法院执迷不悟,继续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 六月三十日,重庆市万州区法院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张正英,并图谋在七月十五日对法轮功学员龚一桂、常光兴、张臣英、赵兴美进行非法审判。 万州区法院六月三十日下午二点开庭,对张正英非法审判。堂而皇之的法院,不敢在法院公开开庭审判,参与迫害人员惶恐不安,找了一个地方草草开庭,最后说判决结果,延后一周研究再说。现在万州区法院又决定,七月十五日上午

2014-07-06: 重庆市万州区法院执迷不悟,继续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

六月三十日,重庆市万州区法院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张正英,并图谋在七月十五日对法轮功学员龚一桂、常光兴、张臣英、赵兴美进行非法审判。

万州区法院六月三十日下午二点开庭,对张正英非法审判。堂而皇之的法院,不敢在法院公开开庭审判,参与迫害人员惶恐不安,找了一个地方草草开庭,最后说判决结果,延后一周研究再说。现在万州区法院又决定,七月十五日上午九时三十分,重庆市万州区法院在十四庭,审判长:李遇贵、书记员:徐合华,以“因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为名,又要对龚一桂、常光兴、张臣英、赵兴美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判。

六月三日以后,万州区不法人员开始大面积的对法轮功学员行恶,不少法轮功学员房前房后有人蹲坑守候,万州六一零、派出所、乡政府、各办事处和居委会满街牵横幅,到处办展板,大搞所谓的“登门拜访”,所谓“关怀问候”,索取手机号码,登记,骚扰和恐吓法轮功学员。万州区牌楼办事处,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强迫在白纸上签字。当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六月二日国家的权力部门公布的十四个邪教组织中,没有法轮功时,这些官员强词夺理,矢口否认,说没有那回事,极力掩盖事实真相;万州九池乡政府的邪党书记和乡长雷泽华、殷达奎骗法轮功学员到乡政府所谓“消案”,还指派大队邪党书记开车去接。法轮功学员去了之后,乡政府的头儿们十分凶狠,威胁恐吓和威逼他们要跟着喊脏话(辱骂师父),还强迫学员照像;万州红光派出所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去强行洗脑。

万州区的邪党和公检法人员与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周永康曾来万州视察,很欣赏万州这个地方,这儿的人员好,地方好,还派他的秘书张某来万州租地八亩建立什么应即处理基地,万州公安派一副局长陪同组织落实,十分卖力。这些人就一定要为自己寻找一个"合法″的理由或依据,万州区的邪党和公检法选择了加剧行恶的做法,为的就是要给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员吃定心丸,让他们继续去作恶。

重庆市万州区相关机构电话:下载(10KB)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4/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94256.html

2014-04-23:张正英被绑架百余日 恶警欲逼其女儿替签“保证书” 张正英女士是重庆万州区九池乡的一名普通农民,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被警察绑架。三个多月来,张正英女士坚信法轮大法好,坚守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无法“转化”她,最近,放出话来,要逼她女儿去帮她签“不炼了”的保证书,也可了结此事。目前,张正英女士仍被非法关押在周家坝看守所。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法轮功学员张正英象往常一样,坐上一辆中巴车,车

2014-04-23: 张正英被绑架百余日 恶警欲逼其女儿替签“保证书”
张正英女士是重庆万州区九池乡的一名普通农民,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被警察绑架。三个多月来,张正英女士坚信法轮大法好,坚守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无法“转化”她,最近,放出话来,要逼她女儿去帮她签“不炼了”的保证书,也可了结此事。目前,张正英女士仍被非法关押在周家坝看守所。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法轮功学员张正英象往常一样,坐上一辆中巴车,车行途中,突然出现好多警察,挡住了去路。中巴车司机停下车来,几个警察涌上车来,不由分说要检查。张正英女士见状,站起来,告诉司机:“不要害怕,这些人是来找我麻烦的。”于是,张正英女士平静的对那些警察说:“不要为难司机,找我有啥事,就直说吧!”那些警察就强行把她架走了。

事后,据中巴车司机说:“这位女士我认识,她叫张正英。是个种菜的农民,常坐我的车,她好会讲行善积德的故事,坐我车上的人都爱听她讲故事。”后来得知,那天绑架张正英的是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警察,最后,把张正英劫持到周家坝看守所残酷迫害。

张女士,今年五十多岁,家住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与千千万万的大法修炼者一样,深知法轮大法教导人按“真善忍”做人,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夫妻双双被非法劳教 正信不可摧

就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张正英女士和丈夫牟能慧被重庆万州区九池乡恶人残酷迫害。

一、张正英被非法劳教三年 遭殴打、吊铐 全身肉烂

二零零一年,张正英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恶警经常用手铐铐她,一铐就是多少天。那里,张正英被迫害得两个大腿的肉全是烂的,两腿肿得很粗,裤腿是剪开了穿的,后背、臀部上的皮全脱了。

后来,张正英身上的肉也烂了,站坐一会儿,地上就流一滩黄水,臭的不得了,狱警、“药教”(普通劳教人员)不敢靠近她。

所里的队长见她烂成这样,带了九个“药教”来,要把她绑架到医务所去上药,张正英坚决不配合。队长急了,上来就给张正英两个耳光,然后,叫九个“药教”一起上来,撕烂张正英身上的衣服,胡乱的打她。

张正英被打得昏倒在水泥地板上几个小时,肉烂了,流出的血跟黄水同烂的肉与水泥地板粘在一起。待她醒来,身体已动不了了。当“药教”把她强行拉起来时,张正英感到撕心裂肺的痛。

第二天起床,那个队长就来找她,看到张正英两边的脸肿得眼睛睁不开了,然而,一晚上,她身上烂了的地方全好了,全身细皮嫩肉的。但是,九个“药教”的身上却象她昨天身上一样,烂的不象样子。其他人看到这种情景,都非常惊讶。

还有一次,恶警指使犯人用布把张正英的眼睛包住,十来个“药教”,轮番打她。张正英坚决修炼大法的正信,把那些打她的人当成凳子,一手抓一个,提起来,轮转转。也不知道张正英哪来的那么大力气,两手抓着两人越抡越快,象抡两只小鸡,把狱警吓坏了。恶警气不过,用手铐把她铐在劳教所大门的铁钎子门上,七天七夜。张正英无所畏惧,不断大声背诵大法经文,见人就讲大法真相,揭露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铐在铁网上
铐在铁门上

二零零一年的五月十三日之前,张正英把自己的毛衣拆了,用毛线做了几幅“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的横幅。到了这天,一下打出来,让被关押的人看到法轮大法好。

劳教所强迫张正英穿牢服、背规章制度,张正英坚决不配合,狱警十分恼火,要把她吊起来。张正英告诉他们,你们再凶也只能达到肉体,最多不要这砣肉,我还是要修炼。他们把她吊在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吊了三天三夜。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第一天,张正英睁大眼睛背大法经文、背大法书。第二天,她闭着眼不说话,狱警就来摸她的鼻子,看还有没有气。第三天,她就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狱警看到此情此景,吓呆了,张正英被吊了七十二小时,还在打呼噜,不得了,赶快把她放下来。

放下来后,张正英已不省人事,下肢瘫痪,头脑昏迷,送进医院抢救。医院用一个什么机器要检查她的身体,刚一把张正英装进那个机器里面,机器就象拉警报一样叫唤,吓的医生赶快又把她从机器里拉出来, 换一个人上去,又没事,再让她上去检查,机器又叫唤,结果没检查成,随意检查了一下,医生确诊张正英为植物人,顶多还能活两个月,就这样,三年劳教的教期,在劳教所非法关押十个月,张正英就回到了家。

二、丈夫牟能慧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张正英和丈夫牟能慧回娘家时,在万州区广场被龙宝公安分局恶警非法抓捕,夫妻二人在拘留所被付超等一伙恶警连续打了四个多小时,牟能慧被打得当场晕死,然后这群不法之徒又从他身上搜出钱后,才送去抢救。在医院好转时,牟能慧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牟能慧在西山坪劳教所被多次迫害得生命垂危。

牟能慧回家后,中共恶人仍不放过他,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又将他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刚到洗脑班时,牟能慧生活不能自理,在洗脑班吐血一个多月,六一零还强迫张正英去照料他的生活,但六一零仍关押不放人,还继续殴打他。

之后,每到中共“敏感日”,恶警都要把她监管起来,今年邪党的“两会”要在北京召开之时,万州恶警在一月九日就对张正英女士下手了。

目前,张正英被非法关押在周家坝看守所,不配合恶警的“转化”迫害。如今,被非法关押一百多天了,张正英仍不签保证书,警察无奈,又下不来台,就放出风来,要逼迫她的女儿去替她签字。

中国自古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万州区警察一个最好的“下台”方法,就是释放好人张正英女士,为自己、为家人选择一个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3/张正英被绑架百余日-恶警欲逼其女儿替签“保证书”-290398.html

2014-01-14:探视被劫持的同修 重庆张臣英等被非法关押 2014年1月9日上午,重庆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警察将九池乡法轮功学员牟伦会及张臣英夫妻俩绑架。据悉,几天前,重庆万州区各个区域大面积出现大法真相条幅及真相资料,中共不法人员怀疑牟伦会及张正英参与。 1月10日上午,万州区法轮功学员张臣英和谭定玉(女,60多岁)、魏芝碧、何一芳(女,60多岁)、李凤儿、孙继兰、邝良、二妈(女,70多岁)等到观音

2014-01-14: 探视被劫持的同修 重庆张臣英等被非法关押

2014年1月9日上午,重庆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警察将九池乡法轮功学员牟伦会及张臣英夫妻俩绑架。据悉,几天前,重庆万州区各个区域大面积出现大法真相条幅及真相资料,中共不法人员怀疑牟伦会及张正英参与。

1月10日上午,万州区法轮功学员张臣英和谭定玉(女,60多岁)、魏芝碧、何一芳(女,60多岁)、李凤儿、孙继兰、邝良、二妈(女,70多岁)等到观音岩派出所去探望被绑架的两位同修,要求派出所放人。派出所恶警将他们绑架到公安局国保支队迫害,据悉现非法关押在万州区周家坝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洗脑班迫害。

1月12日晚上,万州区国保支队伙同居委会等十几个人非法到张臣英的住处进行抄家,搜走一些条幅真相资料和大法书籍并全程录像,而当张臣英的丈夫准备拍照时国保的警察却阻止他拍照,并要去了张臣英儿子向有为(在外地工作)的电话。

张正英女士与丈夫牟伦会遭受的迫害

张正英女士,四十多岁,居住在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家境贫寒,丈夫牟伦会全靠自己在山上捡石头,用肩挑背扛,垒起一座房屋,房子建起来了,人却累垮了,得了绝症。从此,一家五口人,父母年迈,孩子很小,全靠张正英种的菜卖,维持生活,日子过的很艰苦。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张正英和她的丈夫牟伦会一起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三个月,牟伦会的疾病不翼而飞,这个家得救了。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龙宝公安局副局伙同牌楼办事处等七、八人闯到牟伦会家里,强行抄家,非法拘留了牟伦会。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给民众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又遭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后,这帮警匪又非法劳教牟伦会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张正英被非法劳教三年,曾经被吊在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吊了三天三夜,被折磨得生命垂危,医生确诊为植物人,顶多还能活两个月。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恶警又偷偷将牟伦会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上午,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警察撞进她家,将张正英与她丈夫牟伦会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迫害。

张臣英女士多次遭受迫害

张臣英女士自从1998年修炼大法后,身体的各种顽病不翼而飞,身心受到了极大的升华。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张臣英因坚持自己信仰,揭露邪恶的谎言,屡次遭到中共邪党的疯狂迫害,被劫持到看守所、洗脑班,两次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

2000年9月万州区当地出现大法真相后,万州区邪党恶人怀疑张臣英有参与,第一次将她绑架,后在敲诈其丈夫向学明三万元后才以取保候审的形式放张臣英出去,没过半年又以她“态度不好”为由绑架到看当时的环城路看守所(现已经拆迁)進行迫害;在看守所,里面恶警为了阻止张臣英炼功,派专人看守,曾将她关在固定的铁椅子上三天三夜,不管恶人怎么打骂迫害,她坚持炼功讲真相,后又绝食抗议十几天,最后里面的警察不得不妥协,允许她随便修炼和讲真相,她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到2001年。

2001年至2004年间,当地的中共不法人员以张臣英是当地“顽固分子”为由多次监视及骚扰她家人。2004年,中共邪党恶人怀疑张臣英及儿子向有为在当地做大法真相资料,于7月又将张臣英绑架,她儿子当时还在重庆三峡学院读书被迫流离失所(当时明慧都有报道)。张臣英被非法关押在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没过多久又转入万州区洗脑班(原万州区国税招待所)進行迫害。在万州区洗脑班的五个月中,不管洗脑班的恶徒如何打骂和转到戒毒所加重迫害,她坚持背法炼功,走到哪里都高喊:“法轮大法好”!而且还带动洗脑班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反迫害,万州区洗脑班在2005年年初的时候解体。最后万州区国保支队的邪恶仍不甘心,2005年2月又将张臣英及没有被所谓“转化”的同修送到重庆市井口洗脑班继续迫害,她依然不为所动,一路高喊大法好!没过一个月井口洗脑班就叫当地政府派人接她回家了。

2006年6月,法轮功学员张臣英和赵兴美在万州区庐山乡讲真相时被当地恶人诬告绑架,她们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更加严酷迫害。劳教所逼迫张臣英所谓的“转化”,先后不准她睡觉,吃饭都是很少;除了包夹人员打骂之外,关小间体罚等各种劳教所的毒辣手段长时间用在她身上,在里面她牙根上的门牙都被打得往外翘,身体一度瘦成皮包骨。她同样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无论怎样迫害,依然坚持背法炼功,每次遭受严重的迫害后,她身体恢复都非常快!里面狱警对她又恨又怕。

张臣英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是在2009年10月1日前夕,当地中共不法人员为了完成薄熙来在重庆下达迫害法轮功的指标,张臣英去了解刚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时,被蹲点在法轮功学员家里的恶警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第二次劳教中,里面的恶警知道她“转化”不了,除了维持那套系统的迫害外,就没有进一步逼迫她。张臣英2010年3月从劳教所回家。那时她儿子向有为被非法判刑,遭四年冤狱后刚回家半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4/探视被劫持的同修-重庆张臣英等被非法关押-285725.html

2014-01-13:重庆万州区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上午,重庆万州区法轮功学员谭定玉等人到观音岩派出所去营救张正英,找派出所要人。派出所以“围攻警察”为由,将他们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洗脑班迫害。 谭定玉,女,60多岁,家住万州区九池乡庙子岭,菜农。 二 妈,女,70多岁, 家住万州区九池乡。 何一芳,女,60多岁,家住万州区九池乡太白岩。 李

2014-01-13: 重庆万州区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上午,重庆万州区法轮功学员谭定玉等人到观音岩派出所去营救张正英,找派出所要人。派出所以“围攻警察”为由,将他们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洗脑班迫害。

谭定玉,女,60多岁,家住万州区九池乡庙子岭,菜农。
二 妈,女,70多岁, 家住万州区九池乡。
何一芳,女,60多岁,家住万州区九池乡太白岩。
李风儿,女,50多岁,家住万州区九池乡太白岩。
邝 良,男,52岁, 家住万里城墙92号。
孙继兰,女,50多岁,家住万州区太白岩
魏芝碧,女,50多岁,家住万州区太白岩
赵兴梅,女,40岁, 家住万州区林家湾幼儿园
张孝云,女,60多岁,家住万州区双河口
常光兴,男,40多岁,家住万州区高粱镇香梁村,
龚一柜,女,40多岁,家住万州区高粱镇香梁村,
张成英,女,50多岁,家住万州区王牌路
文启惠,女,六十岁,家住万州区甘家院水电局宿舍。
牟伦会,男,40多岁 家住在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张正英的丈夫。
牟女儿,女,18岁 家住在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常人,张正英的女儿

据知情人士透露,近日万州区六一零的头目刘平,赤膊上阵,亲自出马。他走到哪儿就带着哪儿的居委会的人找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的所谓谈话,其实就是逼迫“转化”。他还强行给每个法轮功学员照像,不知他还要耍什么花招。不少法轮功学员家门前房后出现了陌生人或警车,有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政法委、六一零和派出所、办事处的电话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3/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5628.html

2014-01-11:重庆市万州区张正英被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 法轮功学员牟伦会、张正英夫妇居住在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上午,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警察撞进牟伦会家,将他的妻子张正英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迫害。 张正英,女,四十多岁。修炼法轮大法之前,牟伦会和张正英夫妇家境贫寒,牟伦会全靠自己在山上捡石头,用肩挑背扛,垒起一座房屋。房子建起来了,牟伦会却累垮了,得了绝症。从此,一家五口

2014-01-11: 重庆市万州区张正英被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

法轮功学员牟伦会、张正英夫妇居住在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上午,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警察撞进牟伦会家,将他的妻子张正英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迫害。

张正英,女,四十多岁。修炼法轮大法之前,牟伦会和张正英夫妇家境贫寒,牟伦会全靠自己在山上捡石头,用肩挑背扛,垒起一座房屋。房子建起来了,牟伦会却累垮了,得了绝症。从此,一家五口人,父母年迈,孩子很小,全靠张正英种的菜卖,维持生活,日子过的很艰苦。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张正英和她的丈夫牟伦会一起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三个月,牟伦会的疾病不翼而飞,这个家得救了。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龙宝公安局副局伙同牌楼办事处等七、八人闯到牟伦会家里,强行抄家,非法拘留了牟伦会。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给民众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又遭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后,这帮警匪又非法劳教牟伦会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张正英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恶警又偷偷将牟伦会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5542.html

2010-09-19:重庆女子劳教所近期恶行 重庆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四大队又称所谓“教育大队”,其实就是洗脑队。近期,重庆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又进行新恶行。 四大队三楼非法关押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现约有13-15人,恶警对她们进行封闭式迫害,派专人包夹、监控,三个“包夹”监控一名法轮功学员,不管白天晚上,还是上厕所,任何时候都跟着。 四大队四楼本来是空房,现被恶警用来关押、迫害

2010-09-19: 重庆女子劳教所近期恶行

重庆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四大队又称所谓“教育大队”,其实就是洗脑队。近期,重庆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又进行新恶行。

四大队三楼非法关押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现约有13-15人,恶警对她们进行封闭式迫害,派专人包夹、监控,三个“包夹”监控一名法轮功学员,不管白天晚上,还是上厕所,任何时候都跟着。

四大队四楼本来是空房,现被恶警用来关押、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杨春元和另二位法轮功学员,进行“严管”迫害。

对新被劫持到进女教所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胡梅、陶忻等二十多个恶警轮流带一帮包夹围着读佛教等书进行二十四小时“洗脑”。法轮功学员张臣英、杨春元经常呼喊“法轮大法好”,多次被关小间,张臣英曾被恶警用胶布封嘴。恶警胡晓燕、辛丽莎还指使吸毒犯肖体惠殴打法轮功学员张臣英,其殴打经过被从监控录像中查到,但肖体惠只被罚站,之后又被安排继续包夹法轮功学员。

四大队二楼关押的是被逼妥协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大约有七十多人。她们每天被强迫做苦工,如包糖、折纸盒等。二零一零年六月,女子劳教所专门找人教她们练附体功,还找了江北区恶党组织的腰鼓队到女教所教她们打腰鼓、唱邪歌,以消磨她们的修炼意志。

另,重庆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原大队长陈艳燕、舒畅二零一零年六月底被换到女教所所部,简洁现任四大队大队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9/229833.html

2010-08-26: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明真相的包夹人员 .......重庆女子劳教所位于重庆江北区石码河上桥村,有四个大队,其中拥有四十八名干警的四大队,非法关押着许多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在2010年5月的一个晚上,法轮功修炼者张臣英在被包夹暴打后,正巧遇见司法局的人到女教所视察工作,张臣英女士就适时的向司法局的人说被打了。女教所百般抵赖,最后打开监控设备,和验张臣英女士身上的伤后,司法局的不得不对4大队的恶警进

2010-08-26: 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明真相的包夹人员
.......重庆女子劳教所位于重庆江北区石码河上桥村,有四个大队,其中拥有四十八名干警的四大队,非法关押着许多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在2010年5月的一个晚上,法轮功修炼者张臣英在被包夹暴打后,正巧遇见司法局的人到女教所视察工作,张臣英女士就适时的向司法局的人说被打了。女教所百般抵赖,最后打开监控设备,和验张臣英女士身上的伤后,司法局的不得不对4大队的恶警进行了调动。恶警陈雁彦调往2大队管生产,舒畅调往后勤处,胡晓燕没调动,原来管4大队生产的副大队长黄小波,因在当晚值班中听到打骂声也不闻不问被贬当了门卫。新调了王志涛和简洁任大队长,简洁是2001年间调到女教所二大队实习的,曾在做实习生期间就充份的展示着她的恶习。还有一个张大队和一个毕教导,具体名字不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6/228820.html

2010-07-27:重庆女子劳教所长时间体罚法轮功学员 ......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张臣英女士不配合劳教所的迫害,不军蹲,胡泊岩、陈志等几个包夹冲上去,用手硬把她往下按,用拳头打她,用脚踢她,致使张臣英倒在地上不能动。陈雁彦又叫包夹把张臣英拖到太阳下暴晒。在大队吃饭集合时,陈雁彦还叫嚣要加强迫害这些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 张臣英在劳教所经常被关小号或白天单独关在一个监房里,狱警就暗示

2010-07-27: 重庆女子劳教所长时间体罚法轮功学员

......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张臣英女士不配合劳教所的迫害,不军蹲,胡泊岩、陈志等几个包夹冲上去,用手硬把她往下按,用拳头打她,用脚踢她,致使张臣英倒在地上不能动。陈雁彦又叫包夹把张臣英拖到太阳下暴晒。在大队吃饭集合时,陈雁彦还叫嚣要加强迫害这些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

张臣英在劳教所经常被关小号或白天单独关在一个监房里,狱警就暗示包夹对张臣英下毒手拳打脚踢,十二月份左右,张臣英被打得在床上起不来,大队长苏畅又叫几个包夹把张臣英抬到劳教所卫生室去治疗。

现在张臣英白天都被单独关在监房里,在狱警的唆使下,包夹们有时不准张臣英上厕所,有时不准她吃饱饭,有时不准她洗漱,经常遭到拳打脚踢,还用封口胶封她的嘴等,变着花样迫害张臣英张臣英现在还在劳教所遭到严重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7/227543.html

2010-03-11:曝光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恶行 我叫覃玉兰,在重庆女子劳教所,亲眼所见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过。 我是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六日在街上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被恶警绑架后,诬判一年半,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里,坚定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每天被逼在烈日下站军姿,蹲马步,罚站到晚上十二点、凌晨二点。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五日, 我和同修张正英在房间里听到隔壁房间管教

2010-03-11: 曝光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恶行

我叫覃玉兰,在重庆女子劳教所,亲眼所见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过。

我是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六日在街上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被恶警绑架后,诬判一年半,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里,坚定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每天被逼在烈日下站军姿,蹲马步,罚站到晚上十二点、凌晨二点。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五日, 我和同修张正英在房间里听到隔壁房间管教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声音很大,同修张正英跑去,看见恶警在打人,就大声喊不准打好人,恶警就跑出来对张正英说,我打人关你甚么事,我打了她又怎么样。第二天恶警队长带著吸毒犯殴打张正英,直到把张正英打晕过去才停手。

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管教队长叫我快收拾东西回家,赶快走,甚么东西也不准拿,我还有六十元钱他们没给我,同修给我寄的三百元钱也没拿给我,我母亲去接我,被劳教所的恶警勒索去六百元钱。恶警说我在重庆大医院检查病花了一千多元,我根本就没有去重庆检查过甚么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1/219631.html

2010-03-07: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迫害手段及奴工产品(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7/219394.html

2010-03-07: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迫害手段及奴工产品(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7/219394.html

2010-02-11:重庆市劳教局和女子劳教所联合施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1/217932.html

2010-02-11: 重庆市劳教局和女子劳教所联合施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1/217932.html

2006-10-21:涪陵国营川东造船厂李德普、张正英被绑架 九月下旬,涪陵国营川东造船厂李德普、张正英被涪陵公安局和该厂派出所绑架,现被关押在涪陵看守所,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1/140658.html

2006-10-21: 涪陵国营川东造船厂李德普、张正英被绑架
九月下旬,涪陵国营川东造船厂李德普、张正英被涪陵公安局和该厂派出所绑架,现被关押在涪陵看守所,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1/140658.html

2004-10-29:法轮功学员牟能慧,男,35岁,万州区九池镇煤炉村人。2000年7月20日他和妻子张正英(法轮功学员)回娘家时在万州区广场时被龙宝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夫妻二人在拘留所被付超等一伙恶警连续打了4个多小时,牟能慧被打得当场晕死,然后这群不法之徒又从他身上搜出钱后才送去抢救,在医院好转时,二人均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在西山坪劳教所牟能慧被多次迫害得生命垂危。 解教后,2002年4月份不法之徒仍不放过他

2004-10-29: 法轮功学员牟能慧,男,35岁,万州区九池镇煤炉村人。2000年7月20日他和妻子张正英(法轮功学员)回娘家时在万州区广场时被龙宝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夫妻二人在拘留所被付超等一伙恶警连续打了4个多小时,牟能慧被打得当场晕死,然后这群不法之徒又从他身上搜出钱后才送去抢救,在医院好转时,二人均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在西山坪劳教所牟能慧被多次迫害得生命垂危。

解教后,2002年4月份不法之徒仍不放过他们,又非法将他们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刚到洗脑班时,牟能慧生活不能自理,在洗脑班吐血一个多月,610还强行他的妻子张正英料理生活,但610仍强行关押不放,又继续殴打。

重庆市九龙监狱(重庆市女子监狱,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原永川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08-02: 重庆市女子监狱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邮编401329
(原监狱长):吴大茂;
监狱长:朱德华;
政委:唐景鸿;
政治处主任:陈玉玲;
纪委书记:刘玲;
狱政科长:张勇(13500351928)
教育科长:李晓娟(13983256985)
张丽(监狱医院院长):
办公室:王主任(电话023-65770211)
一监区:023-65777500、65777505、65777506、65777503、65777504
监区长:罗某(13983455182)
狱警:唐安智、文红梅、潘某,陈某、黄某等
包夹打手:刘 燕、王晓霞、高 英、杨 玲、江 丽
二监区副监区长 漆海燕
三监区长:刘春燕;教导员:王欢;
四监区长:李晓(原一监区长);
重庆市监狱管理局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黄泥塝黄龙路2号 邮编:401147
电话:67086300 邮箱:jyglj@cqsfj.gov.cn
杨增渝 局长
秦伯勤 副局长(主管监狱)
陈学龙 副局长
刘晚波 副局长
罗长明 副局长 政委
潘光政 政治处主任
唐志坚 政治处副主任
朱此学 政治处副主任
邓胜明 渝剑集团总经理
袁 来 纪委书记
甘中明 总会计师
张祖华 副巡视员
杨启金 副巡视员
崔跃翔 教育处处长
秦大明 教育处副处长
田永茂 教育处干事
廖伯涛 渝剑集团副总经理
重庆市司法局: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黄泥塝黄龙路2号 邮编:401147
林育均 党委书记、局长
郑 键 党委委员、副局长
陈明辉 党委委员、副局长
杨增渝 副局长,市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郭晓庆 党委委员、副局长
蒋继华 党委委员、副局长
樊启林 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陈 姚 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
陈秋明 党委委员、副巡视员

2018-03-18: 重庆市女子监狱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乐园村,邮编401329
监狱长朱德华;
政委慕庐
副监狱长李新年
政治处主任孙泽萍;
纪委书记刘玲
狱政科长张勇(13500351928
教育科长李晓娟1398325698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3)

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023-5896611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