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 重庆市九龙监狱(重庆市女子监狱,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原永川女子监狱)恶人恶行录

2016-06-05:
重庆女子监狱勒索和威胁肖邵贵的家人
重庆女子监狱告知肖邵贵家人,要交5000元费用,其中3000医药费,2000元取保就医的所谓保证金,称取保手续正在办理中,并威胁其家人要肖邵贵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准她与法轮功学员接触,否则收监永远坐牢,连死都要死在监狱里。


2015-11-04: 遭十年冤狱 揭露重庆女子监狱的罪恶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天,我和两名同修到潼南县三汇镇斑竹乡的一个熟人家里去,途中给搭乘摩托的人讲真相,不料被他跟踪、恶告,潼南县“610”和国安把我和其他几名大法弟子的照片发到下辖区乡派出所。

三汇镇派出所三、四个警察闯到在斑竹乡的熟人家里,将我绑架到潼南县公安局,另两名同修被绑架到其它地方。几个小时后,我被关到潼南县看守所。没关几天,潼南县法院就对我非法判刑十年。宣判时没有通知我家人,是秘密进行的。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我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在六监区,女狱警文红梅命令包夹犯人强行扒光我的衣服,换成牢服,逼迫吃饭、解手要打报告。狱警命令两个邪悟者对我进行洗脑“转化”,我不理睬她们,不争辩,也不与她们多说话,她们没办法。期间,六监区一狱警强迫我写所谓思想汇报,我署名大法弟子,她不准我写,不准我上厕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4/遭十年冤狱-揭露重庆女子监狱的罪恶-318512.html

2013-02-18: 重庆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2011年至2012年3月,重庆女子监狱对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做了三次抽血,美其名曰是“做体检”。

恶警对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监狱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秘密绑架到医院打毒针,使他们说不出话。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8/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0016.html#1321723180-1
2007-01-06: 恶警罗政群,长期敌视不“转化”的大法学员,为挑起全体服刑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罗在互监小组长会上造谣说犯人在监舍抽烟等违规行为均是由法轮功揭发。罗还在监区强化“互监制度”,禁止法轮功学员往来交流。二零零四年罗年幼的儿子得了一种怪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高烧一次,到西南医院等数家大医院就诊,都查不出病因。可怜母行恶,儿遭罪。望其尽快醒悟,停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回头是岸。

2006-06-17: 我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7/130664.html


2005-03-27:重庆永川女子监狱跟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凡入监的大法弟子首先被强制穿囚服、打报告、背监规的迫害,如不服从,就会遭到谩骂及身心的折磨。大法弟子靳卫入监那天,抵制邪恶迫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进门岗时不打报告,被迫害了一个多星期,白天晚上不准睡觉,连续罚站。

劳教所不法人员每天强迫大法弟子洗脑学习,强迫看诬蔑大法的书刊,强迫写思想汇报。更为邪恶的是,强迫大法弟子服药。有的大法弟子感觉身体很好,但狱医检查硬说有高血压,强制她们服药,每天三次,天天如此,还说要吃到离开监狱为止。强迫大法弟子写“五书”,不服从者,由吸毒犯中最恶最邪的人迫害。每走一步都由吸毒犯跟着,因大法弟子是严管对象。

不法人员经常谩骂大法和对大法弟子进行人身攻击,更有甚者出手打或者克扣饭菜,说什么“不给她们吃多了,吃多了不利于她们改造”等等,不许睡午觉,不许澡堂洗澡,不许接见,不许打亲情电话,不许买自己需用的东西,就连家里上的帐也不许自己用,总看你不顺眼,经常找岔子迫害,随时搜身,随时查铺。许多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体罚:如罚做厕所卫生,罚做洗漱室卫生,出工不给凳子坐,天天如此,每天至少要站十小时。

为减轻邪恶对监狱中的大法弟子的迫害,请往重庆市女子监狱写信、邮寄资料

邮编 402164
监狱长:吴大茂
副监狱长:刁孝惠(女)  家电:49331290

法研办:李主任(女)、徐某某(女),在监狱专设的洗脑机构,并利用犹大迫害、迷惑大法弟子。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