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 >> 东营市 >> 卜庆金(付忠兴的大女婿)

男, 50
个人情况: 东营市河口区孤东乳油厂作业三大队/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仙河镇
有关恶人: 海滨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马玉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12-26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洗脑班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骚扰/恐吓  上绳/吊铐/上大挂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付传美(付忠兴大女儿) 付忠兴的大儿子
儿媳: 付忠兴的二儿媳
夫妻/父母: 付忠兴
女婿: 卜庆金(付忠兴的大女婿)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7-13:破门而入非法搜查 胜利油田警察骚扰卜庆金夫妇 七月六日上午八点,山东东营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国保大队长马玉强,带领海滨公安分局、桩西派出所、孤东派出所等单位一帮警察,开三辆警车闯到孤东采油厂作业大队北区,要求带走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去其家中进行谈话、录像、照相。因卜庆金已提前离开,没有找到,这帮警察要求单位领导带他们到卜庆金的住宅,要撬门强行进入。但是单位领导没有同意。 七月七日上午八

2017-07-13: 破门而入非法搜查 胜利油田警察骚扰卜庆金夫妇
七月六日上午八点,山东东营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国保大队长马玉强,带领海滨公安分局、桩西派出所、孤东派出所等单位一帮警察,开三辆警车闯到孤东采油厂作业大队北区,要求带走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去其家中进行谈话、录像、照相。因卜庆金已提前离开,没有找到,这帮警察要求单位领导带他们到卜庆金的住宅,要撬门强行进入。但是单位领导没有同意。

七月七日上午八点多,卜庆金单位的指导员打电话找卜庆金的妻子付传美,说国保大队长马玉强带领一帮人要到其家中去录像,卜庆金夫妇不同意。单位领导和马玉强交涉,最后马玉强要求单位领导进家录像,单位领导又打电话征求卜庆金夫妇意见,卜庆金夫妇坚决不让录,并告诉他说,他们做的都是违法行为。

七月七日下午三点多,卜庆金单位的保卫干事到卜庆金家敲门,卜庆金没有开门,保卫干事一直在说进家呆五分钟就没事了,卜庆金夫妇不同意,并给敲门人员讲真相。

后来国保大队马玉强带领同伙至少八人,其中还有一个女的,她叫江海英。还有开锁公司一人,也是马玉强的合伙人。开锁的人用各种钥匙开卜庆金的家门,开了很长时间,门锁也没有被打开。然后他用电钻将门锁钻烂,马玉强破门而入。在开锁的过程中,卜庆金夫妇给开锁人员讲真相,开锁人员将门上的猫眼用手堵住,怕被认出,他把门锁撬烂后,开锁人员匆匆逃离现场。

马玉强把门拽开,卜庆金夫妇就堵在门口,马玉强拿着门把手照着卜庆金脑袋就要砸,但没敢下手,拖着卜庆金就往屋里拽,付传美对马玉强说:我们不欢迎你,不希望你们犯罪。付传美就抱着马玉强的腿不让他进门。

最后警察将卜庆金夫妇拖到客厅里,七、八个人围着他们二人,拿出一张纸,说是什么所谓的“检查证”晃悠,卜庆金夫妇索要所谓的检查证,他们不给,卜庆金夫妇伸手要拿,警察一看欺骗无效,就赶紧收起来了。这些警察没有一个穿警服,没有人出示警察证。

这些恶人恐吓卜庆金:你还炼不炼功,听说你要退休了,再炼功叫你退休工资也拿不着。这些警察询问问题时,卜庆金夫妇都不予回答,并且义正词严地告诉他们是在做违法之事,这是执法犯法。

孤东派出所李姓副所长拿着文件夹,冒充孤东采油厂的领导一直在提问问题,只是没人搭理他。有个人一直在满屋照像,另有一个到处录相,卜庆金也拿起手机给他们照相,被孤东派出所李姓副所长夺下。这些警察折腾了很长时间才离去,门锁被撬坏,室内被弄得一片狼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3/破门而入非法搜查-胜利油田警察骚扰卜庆金夫妇-351036.html

2015-11-08:胜利油田海滨分局非法抓捕9位大法弟子补充 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仙河镇地区,于2015年11月2日,由胜利油田海滨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马玉强,调集孤东采油厂、桩西采油厂、孤岛采油厂国保大队队员及新城派出所、海港派出所等人员,下午16时30分开始,对“控告江泽民”并已被高检、高法签收控告状的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先是到大法弟子的工作单位去抓,未抓到者,又到家中去抓。 本次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有周振民

2015-11-08: 胜利油田海滨分局非法抓捕9位大法弟子补充

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仙河镇地区,于2015年11月2日,由胜利油田海滨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马玉强,调集孤东采油厂、桩西采油厂、孤岛采油厂国保大队队员及新城派出所、海港派出所等人员,下午16时30分开始,对“控告江泽民”并已被高检、高法签收控告状的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先是到大法弟子的工作单位去抓,未抓到者,又到家中去抓。

本次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有周振民、孙玉珍夫妇;卜庆金、付传美夫妇;赵建华、周洁夫妇;张国斌、任淑菊夫妇;还有徐士华女士,一共抓捕了九人。抄走了大量大法书籍、师尊的法像、电脑及打印机多台和许多光盘。

11月3日,周振民因身体不适,从急诊室被送回家,其余八人被送到河口区河滨分局拘留所。11月6日下午,孙玉珍、卜庆金、付传美、周洁、任淑菊、徐士华六人,经绝食,正念闯出拘留所,赵建华、张国斌现在仍被关在河滨分局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8872.html#15117235239-1

2015-11-04: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行动 2015年11月2日从下午开始,在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仙河镇发生了,国保科对仙河镇多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及违法抄家,受迫害被抓捕及被抄家的已知同修有:付传美、卜庆金、赵建华、周洁、周振民、徐树华。没被非法抓捕的有些同修被非法监控,有些同修被恶人非法传讯。信息有待更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

2015-11-04: 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行动

2015年11月2日从下午开始,在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仙河镇发生了,国保科对仙河镇多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及违法抄家,受迫害被抓捕及被抄家的已知同修有:付传美、卜庆金、赵建华、周洁、周振民、徐树华。没被非法抓捕的有些同修被非法监控,有些同修被恶人非法传讯。信息有待更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4/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18624.html#15113233955-6

2015-07-06:被迫害家破人亡 卜庆金夫妇起诉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6/被迫害家破人亡-卜庆金夫妇起诉江泽民-312002.html

2015-07-06: 被迫害家破人亡 卜庆金夫妇起诉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6/被迫害家破人亡-卜庆金夫妇起诉江泽民-312002.html

2011-07-09: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王炼杰等恶人恶行 九九年七月,中共铺天盖地诽谤法轮大法,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善于投机、钻营的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井下作业二大队教导员王炼杰,误以为“文化大革命”又一次来临,他晋升的机会来了。从而,他积极配合采油厂邪党书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及家属去北京上访后,刚回到单位,王炼杰马上将其二人押送到孤东采油厂“转化班”,强制洗脑。

2011-07-09: 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王炼杰等恶人恶行

九九年七月,中共铺天盖地诽谤法轮大法,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善于投机、钻营的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井下作业二大队教导员王炼杰,误以为“文化大革命”又一次来临,他晋升的机会来了。从而,他积极配合采油厂邪党书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及家属去北京上访后,刚回到单位,王炼杰马上将其二人押送到孤东采油厂“转化班”,强制洗脑。迫害开始后,孤东采油厂邪党书记刁克福在采油厂先后组织了多起诬蔑法轮功的“转化班”,王炼杰把井下作业二大队的所有炼功者,如数送到“转化班”进行洗脑。采油厂的洗脑班一结束,王炼杰又主动在井下作业二大队继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停工、洗脑迫害,并扣发工资与奖金,以及其它个人应得收入。之后他又在大队召开党员大会搞所谓揭批,在全大队搞什么人人过关、写所谓“不炼功保证”以及在诽谤法轮功的横幅上签字等等,干了许许多多的邪恶之事。

王炼杰在单位非法关押、殴打法轮功学员卜庆金

九九年九月初,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工作劳累一天后,正准备下班回家,王炼杰指使防砂队队长曹继田,安排一帮人作为看守、监控,对卜庆金非法关押三天,一个基层队邪党干部竟敢明目张胆地私设监狱。

十月份,卜庆金夫妇再次去北京上访,王炼杰派大队保卫人员,去北京将其夫妇绑架回来,双双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期满后,依然不让卜庆金回家,在单位利用废旧楼房非法将其关押两个月之久,组织不法人员进行看管,限制一切人身自由,两道门紧锁在房间里,多次极力殴打卜庆金,逼迫他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

长期非法拘禁无果,王炼杰又和工会主席苗金成合谋,对卜庆金采取无人道的肉体折磨。恶人利用下岗、工资及奖金胁迫四、五名职工充当打手,由苗金成亲自指挥与监督,掏心锤一个接一个,拳拳都正掏在心口上,每一拳就将卜庆金掏出去几米远摔在地上,爬起来之后又是一拳,拧住他的胳膊进行群殴,直到不能动时,仍不罢休。副大队长曹××,实在看不下去了,怕出大事,才阻止了他们的继续暴打。这种残酷的迫害经过多次,每次都打的卜庆金身上多处大面积淤血,长期胸部疼痛不敢咳嗽,腿疼得不敢走路。卜庆金告诉王炼杰:他们所干的这一切都是违法的!他根本不予理睬,说什么受上级委托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知道后,找到采油厂评理,邪党办主任高月敏竟厚颜无耻地说:身上的伤都是他自己撞的。

王炼杰大肆聚敛钱财 在经济上迫害法轮功学员

仅对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在经济方面的迫害而言,九九年七二零至年底,扣发其工资、奖金三个多月,每月二千五百元计算,计七千五百元以上。并且还扣掉了卜庆金的年终承包奖一千三百元,沉没风险抵押金一千三百元,扣发一次性奖金一千元,建厂十五周年五百元,年终奖不详,包括其它奖项难以计算。在卜庆金的家属去济南看望不满周岁的外甥时,出门没走几步,就被大队跟踪监视的人押回,并被罚款一千五百元,计五千六百余元。

在二零零零年初起,在卜庆金一直正常上班的情况下,王炼杰又连续扣发卜庆金五个月的工资和奖金(每月约为二千五百元),计一万三千多元。他们把扣取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本钱,雇用人员残害法轮功学员,并用于吃喝玩乐、胡作非为、免费旅游等方面的费用。

在二零零一年初,采油厂恶人惠成龙伙同王炼杰,又连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卜庆金近四个月,在这期间所有工资、奖金分文皆无,这又是一万余元,不到两年的时间,据不完全统计,就扣罚卜庆金现金达三万六千余元。而且,这些钱都是以现金的形式在卜庆金工资帐号上,从银行里以卜庆金个人的名义提取的,也就是说,这些钱都变成了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心钱。

二零零二年二月至二零零五年七月,卜庆金在被非法关押和非法劳教的三年半的时间里,同样是分文不得,工资、奖金,加上养老、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一次性奖金,年终奖等等,全部扣掉,给卜庆金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二十万元。卜庆金被非法关押的近三年半中,每个月份的工资照发,可是,分文也没有发到个人手中,这些钱都哪儿去了?所有这一切都是恶人王炼杰和李光民两人前后黑箱操作的。

王炼杰迫害法轮功学员 祸及单位职工

二零零零年底,王炼杰指使大队保卫干事蔡云山、防砂队队长曹继田,命令一大帮防砂队职工,前呼后拥,把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卜庆金绑架,抓胳膊拽腿,从作业二大队防砂队抬到废旧的职工公寓楼房内,又一次进行非法关押,并派防砂队职工进行轮流看守。一段时间后,将卜庆金又送进了孤东采油厂自制“监狱”进行迫害。但随之也招来了恶的报应,没几天,作业二大队就出现了生产安全事故,砸死了一名职工。

王炼杰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恶劣,被采油厂邪党书记惠成龙看中。惠成龙在上任采油厂邪党书记后,在孤东油区内建起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用“监狱”,由王炼杰任采油厂监狱长。在二零零一年新年来临之际,在这所“监狱”里非法关押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窗户全部封死,大铁门上设有观察窗,只有大便时才能打开铁门,送饭时只开小铁窗。没有取暖设备,每人只有一床单薄被褥,衣着也很单薄,不让外来的人接触,更不让亲属见面。包夹、看守人员都被安置在安装了暖气的房间里,还有电暖气等设施。这样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持续进行了三、四个月,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又被辗转送去教育学院洗脑班、管理局黄河口宾馆洗脑班、以及仙河社区洗脑班等等地方,用尽了各种邪恶的迫害手段,对大法、法轮功学员造下了无数的罪恶。

王炼杰等恶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也给井下作业二大队带来了无数的灾难,其报应也相继而来。二零零零年中期,胜利油田纪委直接对作业二大队查找小金库,将查出的大量违纪违法和克扣职工工资等全部资金被管理局侵吞,并且对作业二大队进行经济处罚,职工遭受重大经济损失。

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同样出现了许多生产安全事故,每次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时候,就会造成安全事故,一次次的死人,生产任务难以完成,各种灾难接连不断。王炼杰为了改变其厄运,托人从外地请来了“风水”先生(巫婆),对作业二大队全方位的查看风水。从此,在作业二大队的大、小门前以及所有大队的出入口、丁字路口,全部都竖起了一道道的栏门墙,并在大队的两头竖立起两个又高又大的所谓“牌坊”,“牌坊”的上面还插上了一溜小彩旗。巫婆还说:机关大门口的两个石狮子放反了,应该将其公母调换。最后,在作业二大队东边的有一片家属区,常年住有近百户井下作业大队职工家属,为了不让其风水外漏,又将其全部拆除,夷为平地,把作业二大队去家属区的出口堵死,并在此处又立上了一个大牌子,拦路挡住。

但是,不管王炼杰采取什么手段,都无法改变其可悲的命运。二零零一年底,王炼杰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损德事干的太多,在迫害法轮功期间,因倒霉事接连不断,老婆长期和他闹离婚;官职被调任采油厂工会副主席,成为有职无权的空位;只落了心脏病等一系列的病痛,看病都不敢声张,怕别人知道了就会说他遭报应。为了减轻病痛,王炼杰打听到距离仙河镇七十多里的垦东地区,在黄河边上有家住户养有笨鸡,他跑到那儿找人去抓笨鸡,把鸡追得死去活来,然后一刀剁头,挖食鸡心,喝笨鸡的围心血。这就是王炼杰因迫害法轮功所得到的下场。

恶人李光民履前车之辙 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

王炼杰退位之后,井下作业二大队教导员的职务由原大队长李光民接任,李光民在担任大队长期间,虽然没有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事情,但也同样做了许多恶事,上任后,他非但没有吸取前任王炼杰的教训,而是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李光民上任不久,在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六日,他与胜利油田海滨分局相勾结,将正在进行油井施工的法轮功学员卜庆金非法抓捕,进行非法抄家,抄走大批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微机、打印机、收录机等,一大宗私人物品。

卜庆金关押进孤东“监狱”,坐进了铁椅子。卜庆金为抵制迫害,十九天不进食水,他们就采取用三角铁挤压腰部憋紧,再在角铁的两端锁上锁头,使他透不过气来,用锁头锁住双腿和双脚,在铁椅子后背的顶部拧上一个长铁棍,把两只胳膊缠在上面,绑紧胳膊,使他动弹不得。然后给他往身体里打针输液,并加进许多不明药物。一帮人逮着他用硬物撬嘴,往鼻孔中插入管子灌食及灌输许多不明药物,把他折腾得死去活来。

李光民仍不死心,以每月每人五千元的费用,从单位抽调了两个包夹人员和一个领队,将卜庆金送入王村的所谓“山东省法制教育中心”,与山东省第二劳教所进行联合迫害。每天强行把卜庆金带到劳教所医院里进行灌食,由两个年轻的包夹人员刘凯和邢世忠把他象别小鸡一样,将两手、两腿,全部别在折叠椅子下面,把人憋得无法喘息,胳膊、腿都象似要别断一样的疼痛,然后往鼻孔中插入皮管子进行灌食,有时插管插得从鼻孔往外冒血,有时插入肺中,再从新插入,最后把精疲力尽的卜庆金面部朝上,拽着胳膊拽到院子中间,再拖到车上。把裤子、袜子及脚后跟全都给磨破,然后再送去劳教所进行迫害。

在劳教所里,恶警挑选了一大帮最邪恶的犹大,对卜庆金一边灌输中共编造的邪恶谎言,一边进行残酷折磨,用硬棍棒砸头,猛打耳光,绳捆索绑,用凉水浇灌头顶,将棉衣都湿透。将卜庆金打得本来皮包骨的脸上,肿的象黑窝头一样,成了黑茄子脸,长脸型变成了大圆脸,恶警大队长有个叫张波的,看见卜庆金被打成那样,吓坏了,说:“你赶快把脸转过去,我害怕”。单位包夹人员邢世忠站在卜庆金的对面,认不出他是谁,邢世忠到处找卜庆金却没有找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被这些恶人迫害的脱了型、变了像,一米七几的个子,瘦的不过八、九十斤。这就是恶人李光民担任作业二大队教导员后首先做的一件恶事。

在绑架卜庆金的时候,当时他的家属回济宁老家给老母亲过生日,没有得逞。李光民带着大队保卫人员等一帮打手,又跑到卜庆金500公里以外的鲁西南老家,家里家外、亲戚邻人都翻了个底朝天,把他所有的亲戚都翻遍了,没有一家不翻的,也把他年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吓晕了。这就是李光民干的伤天害理的缺德事。

二零零二年四月,因为把卜庆金送劳教找不到任何理由,李光民只好托熟人、拉关系,用重金向劳教局人员进行请客送礼,将卜庆金及家属付传美双双送进劳教所,各自被非法劳教三年。十五、六岁正在念初中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孤儿,无人照管。他时刻都在想念、牵挂着自己的父母,整日泪水洗面。虽然几个月就要参加中考了,可是他无心学习,并对他孩提时代的身心健康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付传美被非法劳教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突然间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症状,血压高达二百多,经医院观察,决定将其退回。

付传美被亲属接回后,李光民还不死心,在她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不让她回家,又把她送到胜采洗脑班,再次进行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在付传美的强烈抵制下,不得不把她送回。李光民仍贼心不死,三天两头的去堵着她的屋门象泼妇一样,破口大骂付传美,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最后,李光民与采油厂邪党书记惠成龙相互勾结,被邪恶的孤东治安办(挂名新城派出所),把付传美撵出了仙河镇地区,再也不让她回家。从此,付传美有家不能归,过起了流离失所、长期流浪的悲惨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9/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王炼杰等恶人恶行-243651.html

2009-12-24:胜利油田和东营市法轮功学员家属被中共迫害情况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自中共恶党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胜利油田和东营市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迫害,在中共恶党株连迫害下,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也无法幸免,同样遭受着精神和经济上的各种迫害。本文根据明慧网报道过的学员家人遭受迫害情况进行简单分类,将家人遭受的迫害分为:家人含冤离世;父母遭严重迫害;子女遭迫害;妻子丈夫遭迫害以及家人遭受的其它迫

2009-12-24: 胜利油田和东营市法轮功学员家属被中共迫害情况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自中共恶党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胜利油田和东营市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迫害,在中共恶党株连迫害下,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也无法幸免,同样遭受着精神和经济上的各种迫害。本文根据明慧网报道过的学员家人遭受迫害情况进行简单分类,将家人遭受的迫害分为:家人含冤离世;父母遭严重迫害;子女遭迫害;妻子丈夫遭迫害以及家人遭受的其它迫害。由于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往往连学员的家庭也同时遭受严重打击,家庭成员都不同程度的被迫害。所以在分类时,有时难以准确划分。详细情况见下文。
(一)父母因受迫害含冤离世
。。。。。。
2、卜庆金夫妇被迫害,老父亲含冤离世,儿子无家可归

卜庆金、付传美夫妇曾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卜庆金身患心脏病、胃溃疡、关节炎等多种疾病,长年带病坚持工作,每到天冷就直不起腰,双腿沉重如灌了铅。就这样一个病人,下班后还要照顾比自己病得更严重的妻子。付传美因患心脏病、高血压、肾病生活很难自理,每年的医药费是家庭的重要开支,全家欠债。小两口心力交瘁,日子难耐,矛盾日益加深。

正在走投无路之时,一九九五年十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卜庆金、付传美夫妇二人有缘喜得大法。经过修炼,两人不但身体健康,而且精神愉快,工作干劲十足,家庭和睦,小日子过的幸福美满。他们把“真、善、忍”作为生活中的最高道德标准,处处为别人着想,严格要求自己按法轮大法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几年来他们省吃俭用,把全部欠债还完,98年长江发大水,他们把几年来积蓄下来准备给孩子买电脑的近一万元钱全部支援抗洪救灾,得到各级领导的表扬。

两次进京后夫妇俩屡遭酷刑、经济迫害、非法关押,老父亲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卜庆金夫妇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7天,家中70岁的老父亲和13岁的孩子无人照顾。放出后,又在孤东作业二大队被非法关了两个星期,工资、奖金全部扣发,生活没有了着落,全家人不得不节衣缩食,老人、孩子日渐消瘦。治安办及本单位派下来的看管人员还经常来家中骚扰,说是怕他们再进京上访,使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卜庆金夫妇于99年9月23日又一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因为不放弃信仰卜庆金遭受了非人折磨。从那时起,每当所谓的敏感日子来临,也是卜庆金一家遭难的日子。他家成了被重点监管的对象。2000年的春节,夫妇二人又被无辜抓起来关在铁笼子里,从元旦一直到3月份,说是防止春节期间“闹事”。留下一个13岁的孩子和一个70多岁的老父亲,无人照管,吃不上喝不上,度日如年,连过年都不让回家看一眼。在这种疯狂的迫害下,老人于2001年5月含冤去世。

丈夫非法劳教受酷刑,妻子被赶出家园,儿子无家可归

2002年卜庆金被非法劳教三年。

刚刚抓走了卜庆金,恶警们就去学校找他的儿子,说:“你爸爸忘了带钥匙,进不去家门。”天真的孩子(15岁)被骗了,结果他们拿了钥匙,打开家门就去抄家。整个家被翻得衣物横飞,连洗衣机都被拆开了,抄走了电脑一台。这些歹徒执法犯法,践踏法律,甚至它们不允许孩子住在家里,这些歹徒倒成了主人,搬到卜庆金家去住。后来孩子据理力争,才把他们赶了出去。

卜庆金被抓走后,他们又到处去抓捕付传美,找到老家,卜庆金的老母亲听说后当场昏死过去,恶徒不仅不管,扔下老人仓惶逃窜。

付传美也没逃出魔掌,也被抓进王村劳教所判刑三年,因身体原因三个月后被放回。在此过程中,无辜的孩子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每天以泪洗面,盼望着爸妈早日回来,孩子不知父母为什么被抓,他只知道他们都是好人,是好心的邻居看不下眼去,照顾了孩子几个月。

他们的儿子考上了山东某法律学校,九月六日开学,付传美到处借钱想送孩子去上学,钱还没凑齐,九月二号被恶警抓走,送到胜利油田胜采去强行洗脑,100天不见天日,铁门,铁窗……回来后又被孤东采油厂撵走,不准她住在自己的家里,逼她离开本地区,无家可归,流离失所。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4/214912.html

2009-10-15:东营市和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迫害事实汇编 ...... 二、卜庆金在孤东采油厂被铐铁椅子、野蛮灌食、关铁笼子、上老虎凳、吊铐折磨;在王村劳教所被毒打、“吊挂”、双手分开吊铐、熬鹰等,至少九种酷刑折磨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5/210427.html

2009-10-15: 东营市和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迫害事实汇编
......
二、卜庆金在孤东采油厂被铐铁椅子、野蛮灌食、关铁笼子、上老虎凳、吊铐折磨;在王村劳教所被毒打、“吊挂”、双手分开吊铐、熬鹰等,至少九种酷刑折磨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5/210427.html

2009-08-19:山东省东营市和胜利油田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省东营市和胜利油田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令人无法想象的残酷迫害。十年多的迫害,仅在明慧网上曝光的被迫害致死和因为遭迫害而含冤离世的学员共有7人。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9/206712.html

2009-08-19: 山东省东营市和胜利油田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省东营市和胜利油田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令人无法想象的残酷迫害。十年多的迫害,仅在明慧网上曝光的被迫害致死和因为遭迫害而含冤离世的学员共有7人。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9/206712.html

2009-01-06:油城迫害知多少?(二)——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迫害事实 ......铐铁椅子、吊挂、吊铐折磨 卜庆金,男,东营市河口区孤东采油厂作业二大队职工。2002年正月十六,孤东采油厂党委书记惠成龙指使恶人将在井场上干活的卜庆金强行绑架到孤东采油厂的私设监狱,铐进铁椅子里,脚锁进底部的铁环,腰部用角铁做的横梁压住,在铁椅子后背上端绑了一根铁棍,两只胳膊拉直用手铐铐在铁棍的两端,似五马分尸形

2009-01-06: 油城迫害知多少?(二)——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迫害事实

......铐铁椅子、吊挂、吊铐折磨

卜庆金,男,东营市河口区孤东采油厂作业二大队职工。2002年正月十六,孤东采油厂党委书记惠成龙指使恶人将在井场上干活的卜庆金强行绑架到孤东采油厂的私设监狱,铐进铁椅子里,脚锁进底部的铁环,腰部用角铁做的横梁压住,在铁椅子后背上端绑了一根铁棍,两只胳膊拉直用手铐铐在铁棍的两端,似五马分尸形。

寒冬腊月,卜庆金铐在铁椅子中长达十几天,其中之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周身刀割似的冰冷,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恶人的目的就是为了逼他讲出那三个字“不炼了”。当时,卜庆金绝食抗议,恶人用铁铲子撬开卜庆金的嘴野蛮的强制灌食,硬把牙齿都撬松动了,口中鲜血直流。

后来卜庆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王村劳教所这个魔窟里,卜庆金2002年刚进去时就被打得面目皆非,整个头肿大起来,连五官都分不清了。后来他遭受过“吊挂”、双手分开吊铐等酷刑折磨。

吊挂:就是把学员上衣扒光,双手吊起只让脚尖着地,然后由两个邪恶之徒撬学员的肋骨。这种酷刑看不出外伤、又检查不出内伤,就是叫人受不了。

双手分开吊铐:对坚信法轮大法的学员,恶警把他们双手分开吊铐在窗棂或床头上,脚尖着地,期间还有恶警或恶人打耳光,以手或器物捅肋骨等,使学员非常痛苦。

卜庆金经常被吊起来,脚不着地,一吊24小时,并且遭受毒打,一个多月不让睡觉。卜庆金后来骨瘦如柴,被迫害得不能说话......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6/192995.html

2005-09-19:胜利油田采油厂原党委书记刁克福恶行 迫害随着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指令不断的升级。当年10月,刁之流开始狰狞毕露,大批抓捕、拘留,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事件屡屡发生。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什么信仰自由”完全被置之不理,公民权被共产邪党践踏贻尽。抓走一个大法弟子,随便关上2个月,如同家常便饭。作业二大队教导员王炼杰对本大队职工、大法弟子卜庆金进行酷刑折磨,派四、五个流氓、打手,在工会主席苗某亲自

2005-09-19: 胜利油田采油厂原党委书记刁克福恶行

迫害随着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指令不断的升级。当年10月,刁之流开始狰狞毕露,大批抓捕、拘留,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事件屡屡发生。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什么信仰自由”完全被置之不理,公民权被共产邪党践踏贻尽。抓走一个大法弟子,随便关上2个月,如同家常便饭。作业二大队教导员王炼杰对本大队职工、大法弟子卜庆金进行酷刑折磨,派四、五个流氓、打手,在工会主席苗某亲自指挥下,打得卜庆金鲜血直流,腿不能行走,腰直不起来。并狠狠地吆喝:“再炼就让你下岗!”它们私设公堂殴打大法弟子的事败露后,当家人追问刁克福时,他矢口否认,说不知道。两个多月放回卜庆金时,他的整个左臂仍象紫茄子皮一样。而当时的党办主任高月敏却造谣说是卜庆金自己撞的。上上下下,层层官员都会造谣、说谎,从不脸红,共产邪党就是依赖谎言起家的,谎言是它的润滑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9/110733.html

2005-09-17:胜利油田恶人惠成龙私建监狱迫害大法弟子 2002年正月十六,惠成龙又勾结滨海公安局指示李光民,将从井场上干活的卜庆金等三名大法弟子抓走。并从卜庆金在学校上课的儿子手中骗走了钥匙,私闯民宅,强行抄家。不仅抢走了李老师的法像,大法书籍,连同电脑及配套物品洗劫一空。 大抓捕没有抓到卜庆金的爱人(大法弟子),因为她回家给母亲祝寿去了。李光民又多次带打手到了卜庆金的老家,对他的爱人、亲戚进行恐

2005-09-17: 胜利油田恶人惠成龙私建监狱迫害大法弟子

2002年正月十六,惠成龙又勾结滨海公安局指示李光民,将从井场上干活的卜庆金等三名大法弟子抓走。并从卜庆金在学校上课的儿子手中骗走了钥匙,私闯民宅,强行抄家。不仅抢走了李老师的法像,大法书籍,连同电脑及配套物品洗劫一空。

大抓捕没有抓到卜庆金的爱人(大法弟子),因为她回家给母亲祝寿去了。李光民又多次带打手到了卜庆金的老家,对他的爱人、亲戚进行恐吓、骚扰和欺骗。

绑架卜庆金时,由六、七个恶警及恶人把他强行绑架到孤东采油厂的私设监狱,铐进铁椅子里,脚锁进底部的铁环,腰部用角铁做的横梁压住,在铁椅子后背上端绑了一根铁棍,两只胳膊拉直用手铐铐在铁棍的两端,似五马分尸形。寒冬腊月,卜庆金铐在铁椅子中长达十几天,其中之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周身刀割似的冰冷,是常人无法承受的。而其目的就是为了逼他讲出那三个字“不炼了”。而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酷刑面前的坚不可摧更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当时,卜庆金以绝食表示抗议,“狱警”在惠成龙和李光民的授意下,用铁铲子撬开卜庆金的嘴,硬把牙齿都别松动了,口中鲜血直流,恶警们毫无同情之心,他们又从鼻孔往里插管子灌食,多次插不进去,最后又把他绑起来强行输液。

长期的残酷迫害,卜庆金已被折磨得面目皆非,人瘦的皮包骨头,肌肉萎缩。输液输的已无处下针,他们怕卜庆金死了无法交待,一方面想开脱罪责,一方面却又变本加厉地托关系,走后门,以每人每月五千余元的代价,把卜庆金等送去所谓地山东省法制教育中心。每天强拉去医院灌食,几个恶人将卜庆金按压在椅子上,手脚被别住,强行灌食,常常被插得鼻孔窜血,惨不忍睹。之后再送到省第二劳教所强行洗脑。

在劳教所期间,卜庆金单位的领导在惠成龙、袁仲胜等的授意下,继续给劳教所送礼,以加重对卜庆金的迫害,不达到“转化”的邪恶目的不罢休。至此,卜庆金已被恶警用恶棍打得头部肿得象面包一样,一按一个坑,脑部软组织严重受损,头顶上连头皮带头发全被揪掉了,整个人面目全非。卜庆金的爱人去看望他,不仅不让见面,还把他爱人也当场抓起来,送进了洗脑班。家中只剩下一个十五岁的男孩,当时正值初中毕业考高中的关键时刻,父母都被抓走了,每天以泪洗面,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发呆。不会做饭,不会料理自己的生活,饿极了就啃冷馒头,心中无时不惦念着不知消息的父母,又要加班学习,泪水洒满了课本,又有哪一位领导去过问一声呢?有一位好心的职工看孩子可怜,给他买了一箱方便面,还被教导员李光民大骂一通,这就是共产党宣称的“为人民服务”、“爱民如子”,真是人性全无了!

为了掩人耳目,惠成龙指示李光民去卜庆金家接78岁高龄的奶奶来照顾孩子,孩子说:“我是照顾奶奶呀还是奶奶照顾我呀?”奶奶也以同样的话语回绝了他们的要求。后来,还是由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们关照孩子。

当时,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已人满为患,惠成龙又指使李光民、盖金春等拉关系,请客送礼,把卜庆金、纪光耀等四名大法弟子送去非法劳教。在监狱里遭受了比渣滓洞还烈的酷刑三年之久,卜庆金已不会行走,不能说话,从劳教所出来时是被人抬到车上,拉到家用人背到楼上的……

被一起劳教的四人中,纪光耀、付传美二人因身体不合格,三个月后被退回。惠成龙等仍不死心,又勾结滨海公安局,从淄博抓回正在打工的大法弟子纪光耀,再度送去劳教所。将付传美关到东营强行洗脑百余天,几经生死。出事后又将她赶出家门,不准回仙河镇,致使她流离失所2年之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7/110595.html

2005-08-22:卜庆金,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孤东乳油厂作业三大队 在魔窟里,长期受尽折磨。王力、王军、王大勇等恶警在赵、张(劳教所的恶首)直接指使下对他进行毒打,心狠手辣。不让他睡觉、限制上厕所,不给吃饱饭、不给水喝,卜庆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已不会说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2/108914.html

2005-08-22: 卜庆金,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孤东乳油厂作业三大队

在魔窟里,长期受尽折磨。王力、王军、王大勇等恶警在赵、张(劳教所的恶首)直接指使下对他进行毒打,心狠手辣。不让他睡觉、限制上厕所,不给吃饱饭、不给水喝,卜庆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已不会说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2/108914.html

2005-04-21:付忠兴,76岁,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二吕村退休老干部。全家都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乐在其中。自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全家老少多次進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在那乌云密布的日子里,这个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大儿子被非法劳教三年;二儿媳被关入洗脑班长期折磨;大女儿、大女婿也因为進京上访被非法抄家后强行抓走,非法拘留数日;后又长期非法关押。2002年春节,76岁高龄的付忠兴老人

2005-04-21: 付忠兴,76岁,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二吕村退休老干部。全家都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乐在其中。自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全家老少多次進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在那乌云密布的日子里,这个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大儿子被非法劳教三年;二儿媳被关入洗脑班长期折磨;大女儿、大女婿也因为進京上访被非法抄家后强行抓走,非法拘留数日;后又长期非法关押。2002年春节,76岁高龄的付忠兴老人孤身一人带着两个孙女(一个12岁,14岁)和一个13岁的外甥艰难度日,生活无人照料,又加上恶警经常骚扰,老人终因不堪高压与重负而倒下,于2002年阴历五月初五含冤去世。

2005-02-22:自从99年7.20开始,王村劳教所就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在这短短的五年中就有三千多人受到迫害,其中有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弟子李德善等三人。 大法学员魏敏的脸部被电击得变了形,整个脸被电得都出黄油,王信文、卜庆金等多次遭毒打,还要干超负荷体力劳动;大法弟子赵立明自2001年至2003年被非法劳教期间,因坚信自己的信仰,不放弃修炼,遭到劳教所恶警及犹大的残酷折磨,恶警首先采用不准他们睡觉(

2005-02-22: 自从99年7.20开始,王村劳教所就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在这短短的五年中就有三千多人受到迫害,其中有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弟子李德善等三人。


大法学员魏敏的脸部被电击得变了形,整个脸被电得都出黄油,王信文、卜庆金等多次遭毒打,还要干超负荷体力劳动;大法弟子赵立明自2001年至2003年被非法劳教期间,因坚信自己的信仰,不放弃修炼,遭到劳教所恶警及犹大的残酷折磨,恶警首先采用不准他们睡觉(长达一个月),使用特制的木板打他们,反背手铐,胶带封嘴、点穴、抠筋骨等多种手段,直到他被打死昏迷后才罢手。在送医院三天后,回来又被非法关押在严管室,睡死人床,每天戴着双铐长达三个月。现在劳教所的恶行还在继续,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有:杜以和、鄢树禄、车奇聪、何如尚、薛玉军、郑中奇等。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
大队长:靖绪盛 副大队长:孙丰俊
恶警:高成伟、宋楠、张涛、王新江、刘国伟、王利、王军、刘中新、刘永刚、郑万新、曹成涛、杨澍等。

专门电击大法弟子的恶警:单业伟。

2004-11-05:初立文是一个令山东省王村劳教所任何一个警察又敬又怕的大法弟子,他为人忠厚,真诚,勤勤恳恳。三年被非法劳教期间吃尽人间的苦。受尽人间的酷刑,包括电棍,警棍等毒打。恶警长期的不让睡眠,罚站。有时在站了几天后睡着了摔倒了又被拉起来挨打,一天三顿饭每顿一点清汤,一个二两的小馒头。有时他们连这点饭都吃不上,在饥饿下还不让睡觉,忍受着毒打,辱骂和诽谤。他脸经常被打的肿得眼睛只剩一条缝,被关在小屋中不让人看到

2004-11-05: 初立文是一个令山东省王村劳教所任何一个警察又敬又怕的大法弟子,他为人忠厚,真诚,勤勤恳恳。三年被非法劳教期间吃尽人间的苦。受尽人间的酷刑,包括电棍,警棍等毒打。恶警长期的不让睡眠,罚站。有时在站了几天后睡着了摔倒了又被拉起来挨打,一天三顿饭每顿一点清汤,一个二两的小馒头。有时他们连这点饭都吃不上,在饥饿下还不让睡觉,忍受着毒打,辱骂和诽谤。他脸经常被打的肿得眼睛只剩一条缝,被关在小屋中不让人看到,但初立文都没有屈服。每次恶警问他,他都说:法轮大法好!在2003年4月1日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所。劳教所的恶警们既迫害他又对他又敬又怕。

另外同时几个在劳教所证实大法、不屈服的大法弟子如张广宝(冠县人),纪希正(烟台海阳人),刘中台,鄢树录(威海乳山人),卜庆金(东营胜利油田公司),姜明斋等遭受着同样的迫害。

2003-06-16:王村劳教所也不例外(现改为山东第2男子劳教所),那个黑窝是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那里现分成九、十、十一,三个大队。每个大队都劫持着坚定正念的大法弟子。 在十一大队副大队长张波和王云平、王利等是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对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给设了一个严管班,在这个班上劫持的大法弟子连上厕所都受到限制,规定一天只准去几次,晚上要比别人晚睡,早上比别人早起,经常干活干到凌晨二、三点钟,睡很少的觉

2003-06-16: 王村劳教所也不例外(现改为山东第2男子劳教所),那个黑窝是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那里现分成九、十、十一,三个大队。每个大队都劫持着坚定正念的大法弟子。

在十一大队副大队长张波和王云平、王利等是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对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给设了一个严管班,在这个班上劫持的大法弟子连上厕所都受到限制,规定一天只准去几次,晚上要比别人晚睡,早上比别人早起,经常干活干到凌晨二、三点钟,睡很少的觉,每天至少要罚坐十七、八个小时的硬板凳,恶警安排一些犹大对他们每天24小时监视、看管,不准许他们说话等。随时随意对他们进行体罚,他们都曾被施以电刑,关禁闭室,不让睡觉,以及毒打。

在这个邪恶黑窝里,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疯狂至极,恶警可随意对大法弟子施以酷刑。大法弟子王信文被多名恶警拖入专门施电刑的禁闭屋里,这地方四处没窗,里面阴暗,邪恶把他扒光衣服,双手铐上手铐,几个人同时用多根千伏电棍电击手心、脚心、脖子、脸部等部位,身体多处被严重烧伤,还有的大法弟子嘴里被硬塞入电棍,被电的满嘴燎泡,饭不能吃,水不敢喝,还有的大法弟子为抵制邪恶迫害,绝食绝水抗议,恶警毫无人性地把他们铐上手铐、吊在铁门上,只有脚尖着地。还有大法弟子卜庆金遭到严重的身心摧残,现已被迫害的不能说话。

2002-10-19:已有1000余位大法学员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身心摧残 王村劳教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于1999年11月开始劫持、迫害大法学员。2000年9月17日全省各地劳教所劫持的男性大法学员被统一绑架往王村劳教所集中,初期有70余人,到2002年9月,已有1000余人在此遭到身心摧残。王村劳教所因此而臭名昭著。 ④ 双手分开吊铐:对坚强的大法学员,恶警把他们双手分开吊铐在窗棂或床头上,脚尖着地,期间

2002-10-19: 已有1000余位大法学员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身心摧残
王村劳教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于1999年11月开始劫持、迫害大法学员。2000年9月17日全省各地劳教所劫持的男性大法学员被统一绑架往王村劳教所集中,初期有70余人,到2002年9月,已有1000余人在此遭到身心摧残。王村劳教所因此而臭名昭著。

④ 双手分开吊铐:对坚强的大法学员,恶警把他们双手分开吊铐在窗棂或床头上,脚尖着地,期间还有恶警或叛徒打耳光,以手或器物捅肋骨等,使学员非常痛苦。学员赵而富、李德善、王涛、卜庆金、徐恒奎等都遭受过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9/38283.html

东营市联系资料(区号: 546)

2019-10-21: 河口分局局长:李广俊
河口分局电话:0546-3655111
办案警察张姓国保:13210303013
办案警察张景山:18706665016
河口刑警队:
李姓警察13475257222
劳姓警察18706661802
滨海看守所:
所长郑春民13395463509
政委裴勇13864719089
副所长宋立君13780773639
副所长侯士杰13963374839
东营区六户镇:
副所长王用军13153307809
副所长王文明15666317350
河口区检察院:
区号:0546
院领导:魏玉民3012201宅8303696、13605468369
院领导:韩黎3012210宅3012222、13954625008
办公室:赵颜3012323宅3650219、13561033258
侦监科:胡树新3012265、13963365513
反贪局:徐建英3012322宅3012282、13954687806
民行科:孟凡林3012273宅3012286、13054653926
控申科:胡少文3012200宅3666166、13954616096
王春国 宅3665198、13705465382
警务科:黄志强3012312宅5028002、13954690123
河口区法院:
区号:0546
院领导:冯俊海3662675宅8218176、13905461699
办公室:王国强3662727、13563395517
立案厅:闫军3662545宅3658365、13563387391
刑庭:徐中山3882386、13625465316
民三厅:薄一才3651780宅3652678
行政厅:王凤霞3885286、13505465115
法警大队:周文杰3662787宅831844513954689596
综合办公室:
牛晶晶 3666917 13181955572

2019-09-24: 东营市河口刑警队:
李姓警察1347525722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