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丰台区 >> 孙敏

孙敏
北京宣武区公安害死孙敏,裸露在外的两只胳膊呈现惨烈的被电痕迹,绑架丈夫武阳。
女, 3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人,在北京丰台区角门晨新园租住
个人近况: 2009年4月28日 迫害致死 (2009-05-1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9-05-1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41(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被迫流离失所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孙敏 武阳(武志军)
交叉列在: 内蒙古 > 赤峰市
交叉列在: 北京 > 宣武区
  1. 被非法拘留/绑架: 2009-4-22 在 北京 > 丰台区 >

孙敏与女儿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8-03-26:回忆与孙敏同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日子 打开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八日网页,我惊愕,“啊?孙敏……于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还是强忍着悲痛……看完全文,这几天心里难以平静,在看守所被迫害的片段陆续浮现在眼前: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晚,有七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鞍山看守所三楼女监。在当天的晚饭时警察就在广播里说,各监室都准备些吃的“大发”(就是玉米

2018-03-26: 回忆与孙敏同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日子

打开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八日网页,我惊愕,“啊?孙敏……于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还是强忍着悲痛……看完全文,这几天心里难以平静,在看守所被迫害的片段陆续浮现在眼前: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晚,有七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鞍山看守所三楼女监。在当天的晚饭时警察就在广播里说,各监室都准备些吃的“大发”(就是玉米面做的发糕,切成块)。晚上有人进来,当时觉得可能又有一些搞传销的南方小孩进来呢,可是第二天得知都是大法学员。当时至少有两人绝食反迫害,其中就有孙敏,可能是因为不配合邪恶、绝食的原因,警察王宏把海城的小胖叫做“大娃”,把孙敏叫“二娃”,警察在走廊里说:“血压二百四十的都送进来了。”

第二天,孙敏要求见一见同修,警察王宏带着孙敏(当时不知她叫孙敏),领到我在监室门口,叫我一声,在门口互相看一眼没说话。王宏说,这是你们同修。

当时我特别的关注新进来的大法学员,看看有没有我认识的,也特别惦记着海城的同修,当时已经半年多没有见到同修,回忆以前和同修相处的日子,是那么多美好!在那里就是特别的想念外面的同修。

没几天,警察说要给孙敏强行灌食,我就和警察说,我去“劝劝”,警察挺高兴的答应了。我乐呵呵的和警察说,我得问问师父的新经文,警察就把我带入孙敏所在的监室就离开了,说给我十五分钟,我马上坐在孙敏的身边,我说我不是特务,就想知道师父“五一三大法日”都讲什么了。孙敏给我讲了一些她知道的,还告诉我她看见海城的胖子和大丫了。我问老赵怎样?她说不知道,她说她知道我是谁,她不说(我始终没说姓名)。她还问我有没有钱,说等她钱进来给我点,我说不用。就这样珍贵的十五分钟匆匆的就过去了。

警察送我回监室时开玩笑的说,是探听情报去了。我也笑着说,人家年轻,不爱听咱说。回监室刚坐下时,包夹孙敏的人员,也就是迫害孙敏的吸毒贩毒人员李楠和组织卖淫的郝金歌跟我诉说,孙敏如何不配合她们……

后来警察又提起一次说我探听情报去了,意思是没起作用,孙敏还在绝食。我说大法弟子的基点就是救人,警察无话可说,似懂非懂。见到孙敏后,我兴奋了好几天……

每次放风时,我都默默的看看孙敏,看着她柔弱的身躯,胳膊和大腿都特别细,真为她担心。警察说孙敏在辽阳看守所被关押过,不知什么原因释放的。

在鞍山女子看守所,孙敏前后绝食近两个月。狱警对她进行鼻饲插管灌食,孙敏就把管子拔掉,警察在继续给她插管灌食,然后警察将她手和脚都扣在地环上。扣地环以后,手就不能动了,孙敏就用牙咬断白胶管,听警察说,孙敏咬断八根插管。绝过食的学员都知道,每次插管都是相当痛苦的,管子在嗓子动一动都非常难受,孙敏用惊人的意志不配合邪恶,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后来不扣地环以后,警察还将她的手用胶带缠绑在背后,生活不让孙敏自理。这是当时的副所长郭继红出的“主意”,在走廊高兴的和王宏说着。平时郭继红总是板着铁青脸,不苟言笑。当时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监舍里闷热,孙敏的手被胶带缠的死死的,不通气,很难受。大小便都得靠“包夹”犯人,“包夹”打她、掐她,弄得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没有好地方,衣服上都是血渍和大便也不给换,贩毒人员李楠等还给孙敏灌大便污物。

孙敏尽管换过两个监号,但是狱警都是王宏。如果没有狱警的授意,李楠是不敢妄自非为的。一次值班警察路过窗口时,看到“包夹”打孙敏,狱警竟说:“动作要小点幅度。”后来“包夹”用安全带把孙敏的手在后背绑着,经常半夜能传出“包夹”打骂声和孙敏的呜咽声。后来安全带都被孙敏挣扎断了。孙敏被折磨的体重只剩七、八十斤。

二零一六年七月份正值孙敏绝食期间,鞍山市政法委二男三女五人天天来看守所“研究”孙敏,甚至拿来大法书诱惑孙敏说出某人,但是孙敏从未开口。这些人天天来、一呆就是一天,前后足有两个星期的时间。

大约八月份中旬,孙敏不想绝食了,多次要求吃饭,可是王宏就是不答应,还多次炫耀:孙敏要吃饭,我不让她吃。后来孙敏吃饭时,吃的也很少,馒头只能吃一小块。

后来律师会见孙敏时,看到她身上的伤,问看守所所长,所长推给狱警王宏,王宏只是轻描淡写地对行恶犯人说了一句:你又给我找事儿。此后不管是律师还是办案单位来提孙敏,值班狱警都得向所长郭继红报告,经过所长批准方可提孙敏。如果是律师来见孙敏,王宏亲自带着孙敏在场监控,而且抢着替孙敏回答。

法院多次企图非法开庭,都被孙敏否定了,孙敏拒绝出庭。后来法院在看守所草草开庭,非法判七年。这是我在外面得知的消息了!

孙敏给我最初的印象是平静、坚定、坚毅,可以信任,超凡的忍耐力让我心里敬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6/回忆与孙敏同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日子-363308.html

2011-07-02:妻子被北京警察害死 武阳被枉判七年(图) 内蒙古赤峰市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武阳,又名武志军,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在北京发放洪扬中华五千年文明、享誉国际的神韵艺术团演出光盘时,被中共恶党眼线恶告遭绑架。当天深更半夜,北京恶党人员为了所谓的“证据”,害死武阳的妻子孙敏,伪造“跳楼”现场与尸检报告。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与四月九日中共对武阳非法开庭,剥夺正义律师辩护权,非法判七年,又剥夺上诉权。

2011-07-02: 妻子被北京警察害死 武阳被枉判七年(图)
内蒙古赤峰市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武阳,又名武志军,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在北京发放洪扬中华五千年文明、享誉国际的神韵艺术团演出光盘时,被中共恶党眼线恶告遭绑架。当天深更半夜,北京恶党人员为了所谓的“证据”,害死武阳的妻子孙敏,伪造“跳楼”现场与尸检报告。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与四月九日中共对武阳非法开庭,剥夺正义律师辩护权,非法判七年,又剥夺上诉权。
直到二零一一年五月,家人得知武阳已被挟持到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第二男子监狱迫害。

一、弘扬中华五千年文明被绑架,妻子被害死

武阳是内蒙古赤峰市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他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赤峰市红山区中共恶党非法关押迫害九个月,妻子孙敏也被非法拘留。武阳出狱后不久,又被非法通缉,被迫颠沛流离,居无定所。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武阳在北京宣武区鹞儿胡同发放享誉国际的神韵艺术团演出光盘时,被惧怕五千年传统文化的中共恶党眼线王建军恶意举报,宣武区牛街派出所恶党人员绑架了武阳。他们把武阳铐在暖气管上,恶警殴打武阳。为抗议,武阳不向恶警提供任何情况,包括自己的名字、住址。

恶党人员根据抢到的武阳的手机,用特务手段定位,找到武阳妻子孙敏的住所,秘密绑架了孙敏。之后就对武阳说:“你不说,有人说。”

可四月二十八日宣武牛街派出所恶党人员对武阳说,孙敏在四月二十二日晚上十二点左右在丰台区角门晨新园租住的家里跳楼而死。

据知情人透漏,武阳被绑架后,牛街派出所曾审讯武阳的妻子孙敏。后来武阳在开庭时说,他四月二十三日上午还听到了隔壁审讯孙敏的声音:“大约八点左右,我听到审讯我的那五个人(四男一女)在隔壁大声严厉讯问我妻子孙敏
‘你爱人叫什么?’‘快说。’这是抓我的那个警察的声音。‘别以为你这么大岁数了,对你没办法。’这是那个胖子警察的声音。片刻后,我清晰听到我妻子说:‘我说什么?’随即“啪”的一声,‘问你什么说什么。’这是那个女警察的声音。‘那个13621365119的手机卡哪去了?快说。’这是抓我的那个警察的厉声询问。问的号是我原来的手机号。”

孙敏尸体伤痕累累。据尸检所不愿透漏姓名的人说:“这尸体不是从五层楼上跳下来死亡的,跳楼死亡的特征不这样。”连普通的工作人员都说:“凭我们在这里的经验,一看就不是跳楼而死的。”

二、为掩盖罪恶,制造假“跳楼”现场

丰台区公安分局出具的“死亡人员通知函”称:“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一时三十分”“发现孙敏高坠死亡”;而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提供的“尸体检验报告书”中记载:“委托时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从这两个时间来看,孙敏人还活着,司法鉴定所就已接到委托,等待给孙敏作死亡鉴定。

据北京丰台区角门一带的知情人说,那天大约是星期三或星期四(四月二十二或二十三日)夜里约十二点,一向偷偷摸摸、不穿警服、不漏身份的人,来到丰台区角门西里晨新园小区,称是宣武区公安,只带了武阳的照片,说不知武阳的名字,说他们已确定此人居住在该小区的十九号楼六-五零二室,但却不知是哪个楼哪户,故作声势找物业,物业就让保安带他们到那里,保安离去。约十多分钟,警察便在十九号楼门的另一侧“发现”了“高坠现场”,称在武阳居住的十九号楼六-五百零二室楼下发现有尸体,是里面的人跳楼了。可是现场没有人目击跳楼,怎么断定就是十九号楼六-五百零二室的人“高坠”了呢?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宣武警察却没有对“高坠”者看一看是否有救,更没有实施抢救,只是看住现场,等丰台警察来到,又等公安局领导来到,照了现场照片,就把尸体拉走了。

在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的登记表上,登记的孙敏尸体的开始存放“日期”是“四月二十二日”,司法鉴定所存放尸体处的工作人员说:“尸体直接拉到司法鉴定所存放尸体这边,鉴定也在这里作。”

家属见到“死亡人员通知函”中的联系人王增斌,据王说,孙敏死亡之前的事是宣武区警察操作的,孙敏死亡后,他作为管片的警察被叫去现场的。他说宣武区警察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二十二点到二十三点间来到武阳与孙敏的住所,敲门后孙敏开门,发现不认识就关上了门。约十分钟左右,宣武区警察在楼外发现孙敏已坠楼死亡。

在公安提供的现场照片上,看到孙敏带了挎包,在他们的登记事项中得知,包里还带了存款折、银行卡、现金、家门钥匙……等等,照片上看到还戴了帽子,一副整装齐备的样子。然而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从五楼“高坠”摔下,头上的帽子竟然没有摔掉!正是应了那句话:是真的假不了,是假的真不了。按王增斌所说,孙敏就开门看了一下就关门了,他们又没进房间,深更半夜,光线不足,仅几分钟的时间,又没看见跳楼的过程,怎么断定楼下整装齐备、又戴了帽子的死者是从武阳家刚见到的人跳下来的呢?而司法鉴定所冰柜里孙敏结满冰霜的尸体,透过厚厚的霜都能看到上躯、头部、颈部、肩部、腕部、手……等,都有电刑具、锐器、钝器所伤,头发蓬乱,又如何解释?

据懂司法鉴定技术的人介绍,跳楼的人从楼上跳下,跳下的高度与落地的位置是可以计算的,跳下的楼层越高,落地的位置距离楼就越远,这有一个计算比例。但从所谓的“高坠现场”照片看,孙敏尸体就在楼根下,五层高的楼象没距离一样。

种种破绽显示,孙敏尸体是被放在楼根下的,而不是跳下来“摔”到楼下的。所谓的现场照片只给家属看了一下,家属要复制,他们却不许,这样就不会被世人看到造假的漏洞了。

三、为掩盖罪恶,制造假尸检报告

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提供了“尸体检验报告书”,只作“尸表”鉴定,未作内伤鉴定,仅用肉眼都能看的很清的尸表来说明死亡原因,记载伤情的部份只寥寥数语,把所有外伤均说成“挫伤”,把大伤说小,不明显的伤不提,鉴定严重失实,是为掩盖有关人员害死人命的犯罪行为,牵强的来“证明”孙敏是“高坠”而死,达到符合“高坠死亡”的目的。

看过孙敏的遗体的,即使不懂法医学的人也能发现破绽。孙敏的尸体被放在尸检所的冰柜里,冰柜是抽匣状的,往外拉时,只能拉出一半,再多拉时就会使外边的部份过重,整个抽匣可能从高处掉下来。所以,家属看尸体时只能看到上身的前侧,后背与下身是无法看到的。冻的坚硬的尸体上结了一层冰霜,象蒙了一层白纱,凹陷部位还积下一堆霜,很难看清真实的表部伤痕。

尽管如此,孙敏的伤由于很重,透过冰霜还是能看到许多,仅能看到的上身前侧就有好多处伤:

(一)、前额:从左到右分布着呈三角状(∧)的血口,分布均匀,每个“∧”型伤口间隔约1.5公分,很象头部被箍上电刑具产生的抠到肉里的伤痕,伤口有渗出的鲜血,整个前额都分布着这种伤。

(二)、头发:平时总是扎着马尾辫的头发,已无发结,蓬乱,明显被揪拽过,无法理顺。

(三)、颈部:前颈部有大面积的青紫色伤痕,象被掐过或被勒过;右耳后还分布着许多象被电棍电击后的破皮、出血的小血口。

(四)、肩部:右肩部有大面积的青紫色伤痕,象被钝器击打过,连着后背,到底有多大面积,后背无法看见。

(五)、手部:右手腕部有明显的勒伤,很象手铐箍铐的痕迹;整个手都变了颜色,青、紫、红相间。

(六)、上身与前侧:表皮散布着鲜红色的片状的痕迹,很象是电棍电击后留下的伤痕。

(七)、上肢:两上肢虽然靠近躯干,使肢体被放入长方形的冰柜里,但两只胳膊不挨着身体,连手都是悬起来的,很象被吊挂过。

这些照片是刚见到遗体时趁有关人员不注意照下的。在穿衣服那天把尸体全部从冰柜中抬出,家属想照全身、前后的照片,但有关人员坚决不许。

四、剥夺正义律师辩护权,并追查是谁帮助聘请了律师

武阳被绑架后,北京恶党人员自始没有给过家属任何通知,家人多方查找才找到武阳的下落。家人为武阳委托了正义律师,丰台法院却不予认可,家属只好又委托另一名正义律师。

由于北京警察用特务手段找到武阳妻子孙敏的住所并秘密迫害孙敏致死,还制造了假现场和假尸检报告,称孙敏是在家中跳楼而死,武阳在丰台区看守所就妻子孙敏是被警察迫害致死写了有举证依据的“控告书”,并准备向所聘律师了解相关法律规定,由律师代为修改后并转交相关部门,却遭到北京邪恶警察拒绝,不许将“控告书”给律师看,不许律师给予提供法律方面的建议,并将控告书拿走,说由看守所转给相关部门,实际是拿去隐匿证据。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武阳被丰台区法院非法开庭,北京丰台法院不通知家属,不敢在法院电子公告栏上公告武阳的案件开庭时间。庭审时,丰台检察院拿出一张所谓的证据清单宣读,说在武阳的住处查抄出了神韵光盘、电脑等。正义律师为武阳做的是无罪辩护,指出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认定修炼法轮大法是犯罪,并指出证据清单不能作为定罪依具,应查看神韵光盘有没有“违法”内容,正义律师所言使丰台区检察院的马若怡、黄飞 二人恼羞成怒,立即休庭。

第二次开庭改为二零一零年的四月九日,开庭前,丰台看守所不准律师会见武阳,直到开庭前一天晚上,才告知正义律师不准出庭为武阳辩护,另一个律师的辩词被迫交给北京司法局审查,司法局人员把所有为武阳辩护无罪及指出执法机关迫害法轮大法修炼是违法的内容全部划掉,说“辩护词里不能有侮辱共产党的内容”,就是说为信仰真善忍作无罪辩护、指出迫害违法就是“侮辱共产党”了,可这是共产党操控的公检法司机关实实在在的所作所为,是律师在侮辱党,还是党就是邪恶货色怕曝光,这不就不言自明了吗?

四月九日再次开庭时,北京市国保的与司法局的弄了一大群人到法院旁听,家属只许两名旁听,还被逼到遥远的角落就座,看不清审判人的脸,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庭上,武阳说发放“神韵”光盘是没有罪的,神韵演出内容是恢复被破坏了的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希望法官作为这一特殊时期的历史见证人要把握好自己的未来。武阳花了大部份时间说明妻子孙敏是被迫害致死而非自己跳楼,指出在被指称的孙敏死亡时间——丰台公安局出具的“死亡人员通知函”所说的“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一时三十分”“发现孙敏高坠死亡”之后的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左右,他还听到在隔壁审问妻子孙敏的训话声音。庭审结束后,法官王威要家属提供是谁帮助聘请的律师,北京公安还把正义律师挟持到派出所“谈话”一整天,必须说出是谁帮助聘请的律师,意欲迫害所有可能知情的人。

非法开庭后,丰台检察院人员拿了一张没有写日期的纸,上面写着说武阳自己不要正义律师辩护的内容,到丰台看守所逼迫武阳签字。

五、为掩盖已败露的犯罪事实,剥夺武阳上诉权

北京丰台法院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非法庭审后并没有当庭宣布审判结果,如何判决的,家属再无可知,离开北京后多次给丰台法院刑事审判庭打电话,接话人不给找办案人,并推托武阳的判决还没结果。律师打电话也不告诉结果。直到半年以后的二零一零年十月,接电话的一个不敢说出自己姓名的人才说武阳被判刑七年。此时已过上诉期,家属已无法聘请律师阅卷了解案情、進行上诉。其实是北京中共恶人为隐瞒对武阳夫妇的迫害不被曝光而用这种方法剥夺了上诉权。

武阳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的宣武区看守所、北京市豆各庄看守所、丰台区看守所。在豆各庄被关押迫害期间,亲属给武阳邮寄一千元购买生活用品的钱,收款人写明武志军(武阳),看守所人员已签收,就是承认此处有这个人才签收,但一直没有给武阳,武阳没钱买日用品,连手纸都得向他人要。武阳被转到丰台看守所后,丰台看守所说这笔款也转过来了,可就是不给武阳,律师多次找到看守所交涉,但无任何说法,就是不给武阳。家属到丰台看守所找有关人员,相关人员也承认有这笔款,就是不给武阳。

二零一一年五月,家人得知武阳已被挟持到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第二男子监狱迫害。武阳的亲人乘车二千余里赶到呼和浩特,中共恶党人员不许家人会见,称必须有六一零人员的签字才可以见,可六一零又不给签字。也就是说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中共就公然无度迫害,甚至剥夺连罪犯都可享有的会见亲属的人权。

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十几年了,已从邪恶至极、穷凶极恶、无所不用其极,最后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 中共已是世界公认的邪教、地球上最大的恐怖组织、人类最大的犯罪团伙,天要灭中共已成定局,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的天然亡党“藏字石”已昭示天下。不管中共它如何利用宣传机器欺骗,也只是欺骗中国版图内那些最可怜的被洗脑而不会独立思考的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迫害法轮大法的恶报死亡实例比比皆是,610组织被公认为死亡职位。那些没有死亡的江泽民等首恶、大恶,也被数十个国家推上被告席,有的已签发逮捕令,即使人间狱没有挂名,地狱也早已挂了号。真诚劝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人,不要认为没有恶报,那是神还在给你醒悟的时机,奉劝你们别拿神的慈悲当儿戏,悔过与赎罪的机会究竟还有多少?希望你们不要紧随中共的死亡列车冲向无底深渊,一失足成千古恨。要早日退出党团队,切莫毁掉你们自己与亲人的未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妻子被北京警察害死-武阳被枉判七年(图)-243300.html

2010-10-06:妻子被北京警察害死 武阳下落不明(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武阳和妻子孙敏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孙敏被迫害致死,恶警伪造现场及尸检报告,称孙敏自己跳楼而死;武阳被劫持已有一年半,其间在2010年4月9日遭非法庭审,家属从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目前武阳下落不明。 高精度图片 孙敏和女儿 高精度图片 武阳和女儿 武阳(又名武志军),内蒙古赤峰

2010-10-06: 妻子被北京警察害死 武阳下落不明(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武阳和妻子孙敏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孙敏被迫害致死,恶警伪造现场及尸检报告,称孙敏自己跳楼而死;武阳被劫持已有一年半,其间在2010年4月9日遭非法庭审,家属从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目前武阳下落不明。

高精度图片
孙敏和女儿 高精度图片
武阳和女儿

武阳(又名武志军),内蒙古赤峰市人,1999年7月20日后被赤峰市红山区邪恶非法关押迫害9个月,妻子孙敏也被拘留。武阳出狱后不久,又被非法通缉,被迫颠沛流离,居无定所,走了许多地方。面对中共邪党当局的疯狂迫害,夫妻二人依然向被中共恶党谎言毒害的民众讲真相。

2009年4月22日上午,武阳在北京宣武区发放享誉全球的神韵艺术团新年晚会光盘,被宣武区牛街派出所眼线王建军看见,给宣武区牛街派出所公安打电话,牛街派出所恶警绑架了武阳。之后恶警根据武阳的手机定位,找到他和妻子孙敏在丰台区的住处,将孙敏绑架。

因牛街派出所的恶警打武阳,为抗议,武阳不向中共恶徒提供任何情况,包括自己的名字、住址。中共邪党人员通过手机定位找到武阳的住所,绑架了武阳的妻子孙敏,就对武阳说:“你不说,有人说。”但是孙敏并没有配合恶人,恶徒对孙敏下毒手,将孙敏迫害致死。直到4月28日才欺骗武阳,说孙敏在4月22日晚上 12点左右在自家跳楼而死。但知情人透漏,在4月23日上午8点左右,在牛街派出所二楼东侧关押武阳的隔壁房间还审讯孙敏,怎么说在夜里就已经死了呢?此外,丰台公安局出具的“死亡人员通知函”称:“2009年4月23日1时30分”“发现孙敏高坠死亡”;而司法鉴定所的“尸体检验报告书”中称:“委托时间:2009年4月22日”。从这两个时间来看,孙敏人还活着,司法鉴定所就已接到委托,等待给孙敏作死亡鉴定。孙敏尸体伤痕累累,据尸检所不愿透漏姓名的人说:“这尸体不是从五层楼上跳下来死亡的,跳楼死亡的特征不是这样。”连普通的技术人员都说:“凭我们在这里的经验,一看就不是跳楼而死的。”


孙敏遗体

在看守所,武阳写了妻子孙敏冤死的“控告书”,有举证依据的说明妻子孙敏是被警察迫害致死,并准备向所聘律师了解相关法律规定,由律师代为修改后并转交相关部门,却遭到邪恶警察拒绝,不许将“控告书”给律师看,不许律师给予提供法律方面的建议,并将控告书拿走,说由看守所转给相关部门,实际是拿去隐匿证据。

武阳2009年4月22日被绑架,北京丰台区法院2010年的4月9日才开庭,严重羁押超期。开庭前,看守所不准律师会见武阳,开庭前一天晚上,才告知正义律师不准出庭为武阳辩护,另一个律师的辩词被迫交给司法局审查,把所有为武阳辩护无罪及指出执法机关迫害法轮大法修炼是违法的内容全部划掉,说“辩护词里不能有侮辱共产党的内容”,就是说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指出迫害违法就是“侮辱共产党”了,可这是共产党操控的公检法机关实实在在的所作所为,是律师在侮辱党,还是党就是那样的货色,这不就不言自明了吗?

4 月9日开庭时,北京市国保的与司法局的弄了一大群人到法院旁听,家属只许两名旁听,还被逼到遥远的角落就座,看不清审判人的脸,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庭上,武阳说发放“神韵”光盘是没有罪的,希望法官作为这一特殊时期的历史见证人要自己把握好自己的未来。武阳花了大部份时间说明妻子孙敏是被迫害致死而非自己跳楼,指出在被指称的孙敏死亡时间——丰台公安局出具的“死亡人员通知函”所说的“2009年4月23日1时30分”“发现孙敏高坠死亡”之后的2009 年4月23日上午8点左右,他还听到在隔壁审问妻子孙敏的声音:

大约8点左右,我听到审讯我的那5个人(4男1女)在隔壁大声严厉讯问我妻子孙敏。“你爱人叫什么?”“快说。”这是抓我的那个警察的声音。“别以为你这么大岁数了,对你没办法。”这是那个胖子警察的声音。片刻后,我清晰听到我妻说:“我说什么?”随即“啪”的一声,“问你什么说什么。”这是那个女警察的声音。“那个13621365119的手机卡哪去了?快说。”这是抓我的那个警察的厉声询问。问的号是我原来的手机号。

因此,“孙敏是自己在家跳楼而死”的谎言彻底被揭穿。对于孙敏被迫害致死这一案件,武阳是特别重要的证人,所以邪恶在武阳的案件上这才横加迫害,唯恐真相被世人得知。

北京丰台法院2010年4月9日当庭并没宣布审判结果,开完庭,家属又被追问是谁帮助聘请的律师。开庭当日的晚上才得知,原本可以为法轮功案件作正义辩护、已被邪恶停发了律师执照的正义人士被公安弄到派出所“谈话”一天,逼问是谁帮助聘请的律师。很明显,谁参与了此事、知道了迫害内情,邪恶都不想放过。邪恶就是想使暗箱迫害不败露。

从2009年4月22日武阳被绑架到目前,已有一年半,北京邪恶从没有给过武阳家属任何通知。孙敏的死亡通知单是家属找赤峰当地的公安局一起去北京公安局多处查找后,才发给赤峰当地公安局的,如果家人不找,根本不知孙敏与武阳任何情况。从4月9日开庭至今也已半年了,审判结果不告诉律师、也不通知家属。目前武阳的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6/230633.html

2009-09-12:为死难妻子申冤 武阳遭北京警察陷害(图) 内蒙古法轮大法弟子武阳(又名武志军)和妻子孙敏,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孙敏被迫害致死,恶警伪造现场及尸检报告,称孙敏自己跳楼而死。武阳在看守所写了控告书为妻子申冤。北京公安为掩盖事实真相,预谋对武阳判重刑。 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武阳与妻子孙敏,为躲避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迫害,流离失所在北京。2009年4月22日武阳在北京宣武区某鞋城发放弘扬中华传统

2009-09-12: 为死难妻子申冤 武阳遭北京警察陷害(图)

内蒙古法轮大法弟子武阳(又名武志军)和妻子孙敏,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孙敏被迫害致死,恶警伪造现场及尸检报告,称孙敏自己跳楼而死。武阳在看守所写了控告书为妻子申冤。北京公安为掩盖事实真相,预谋对武阳判重刑。

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武阳与妻子孙敏,为躲避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迫害,流离失所在北京。2009年4月22日武阳在北京宣武区某鞋城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被保安恶意诬告,宣武区牛街派出所中共警察绑架了武阳。武阳只说自己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约二千张,其余“零口供”。北京警察称二千张“神韵晚会”光盘可以判武阳有期徒刑七年。

中共警察用特务手段将武阳妻子孙敏绑架、迫害致死,还制造了伪现场和伪尸检报告,对外称孙敏是在家中跳楼而死。武阳在看守所就妻子孙敏是被警察迫害致死写了有举证依据的“控告书”,并准备向所聘律师了解相关法律规定,由律师代为修改后并转交相关部门,却遭到警察拒绝,不许将“控告书”给律师看,称由警察转给相关部门。而且,关于武阳的所谓案件却被从宣武区公安局升级至北京市公安局。而转到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就表明其审判法院是北京市中级法院,其对应刑罚通常很重。

中共警察在武阳的事情上动手脚,罗列更多罪名,企图让武阳身在他们掌控的监狱里关押下去,使孙敏的迫害致死的真相不被外界社会知晓。

武阳近期已被迫害得住入医院,此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的北京市第一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2/208181.html

2009-07-22:北京警察害死孙敏 伪造现场 北京中共不法人员绑架了内蒙古法轮功学员孙敏之后,将孙敏迫害致死,并制造了假尸检报告、伪造了孙敏跳楼致死的假现场。孙敏是在丈夫武阳被绑架之后遭中共绑架的。武阳在北京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时遭到绑架。 武阳与妻子孙敏,是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为躲避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与迫害,流离失所到北京,居住在丰台区角门。2009年4月22日上午约九点多钟,武阳

2009-07-22:北京警察害死孙敏 伪造现场
北京中共不法人员绑架了内蒙古法轮功学员孙敏之后,将孙敏迫害致死,并制造了假尸检报告、伪造了孙敏跳楼致死的假现场。孙敏是在丈夫武阳被绑架之后遭中共绑架的。武阳在北京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时遭到绑架。

武阳与妻子孙敏,是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为躲避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与迫害,流离失所到北京,居住在丰台区角门。2009年4月22日上午约九点多钟,武阳在北京宣武区某鞋城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被保安恶意诬告,宣武区牛街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了武阳。

为使家人、房东等人不受不法人员的株连与骚扰,不使他人正常的生活遭到破坏,武阳只说自己发“神韵光盘”二千多张,没有说自己的姓名及家庭住址等情况。但不法人员大概采用了特务的技术手段,通过武阳与妻子孙敏通话的手机及其他信息定位,找到了武阳和妻子孙敏的住址。在当日的下午,也就是4月22日下午也将武阳的妻子孙敏绑架到宣武区公安机构。并在4月22日下午三、四点钟逼问武阳时,在其他房间也在逼问孙敏。据知情人说,他们二人都没说出姓名、原籍,一直是“零口供”。不法人员把孙敏迫害致死。

迫害死孙敏后,北京公安对外却称孙敏是跳楼“高坠死亡”,委托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作孙敏的“尸表”检验,来证明孙敏符合“高坠死亡”。孙敏尸体有明显的电刑具、钝器等伤痕,但“尸表检验”把所有锐器、钝器所造成的外伤都说成“挫伤”,把大伤说小,不明显外伤不提,只作“尸表”,不作内伤鉴定,仅用肉眼都能看的很清的尸表来说明死亡原因,达到符合“高坠死亡”的目的。为混淆视听,推脱责任,北京公安还到孙敏和武阳居住的楼下制造了“高坠死亡”的假现场。

在丰台区公安给家属的“死亡人员通知函”中称:“2009年4月23日 1时30分,在北京丰台区角门西里晨新园小区19号楼南侧楼下发现孙敏高坠死亡。根据相关规定和要求,按程序处理死者善后,请该人家属接函后速来京处理此事或与我局联系。联系电话:010-88249210 010-88248330 联系人:王增斌 ”。家属见到“死亡人员通知函”中的联系人王增斌,据王说,孙敏死亡之前的事是宣武区警察操作的,孙敏死亡后,他作为管片的公安局警察被叫去现场的。他说宣武区警察4月22日晚上22点到23点间来到武阳与孙敏的住所,敲门后孙敏开门,发现不认识就关上了门。约10分钟左右,宣武区警察在楼外发现孙敏已坠楼死亡。而在“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尸体检验报告书”中,又提供了孙敏的另一死亡时间:“据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程羲同志介绍:2009年4月 22日23时许,孙敏(女、39岁、身份证号 150402196709180323)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角门西里19号楼6-502室楼下被发现死亡。”以上文字记载与口头所述的孙敏死亡时间就有三个,因为孙敏真正的死亡时间是不可告人的,孙敏根本不是跳楼而死,所以他们各说不一。

据北京丰台区角门一带的知情人说,4月23日0时左右,一向偷偷摸摸、不穿警服、不漏身份、不被人知晓的抓大法弟子的公安人员,来到丰台区角门西里晨新园小区,称是宣武区公安,不知武阳的名字,只带了武阳的照片,说他们已确知此人居住在该小区,但却不知是哪楼哪户,故作声势找物业,物业就让保安带他们到那照片上的人住的房间门外,保安离去。约十多分钟,宣武区公安便在楼的另一侧“发现”了“高坠现场”,称在武阳居住的19号楼6-502室楼下发现有尸体,是里面的人跳楼了。但是,宣武公安没有实施抢救,等丰台公安来到,又等公安局领导来到,照了现场照片,就把尸体拉走了。

其实孙敏是什么时间被迫害致死的,总之是被迫害致死了,而不法人员为何要把时间推后在深夜?是由于选择制造假现场的时间在深夜最合适,可以避免他人看见其如何制造假现场。很显然,真的是有事实依据的,就会清楚,而假的没有依据,各说各的,越扯越乱,越抹越黑。

在所谓的现场照片上,看到孙敏还戴了帽子,带了挎包,在他们登记事项中得知,包里还带了存款折、银行卡、现金、家门钥匙……等等,一副整装齐备的样子。按王增斌所说,孙敏就开门看了一下就关门了,他们又没进房间,深更半夜,光线不足,仅几分钟的时间,又没看见跳楼的过程,怎么断定楼下整装齐备的死者是从武阳家刚见到的人跳下来的呢?而尸检所冰柜里孙敏结满冰霜的尸体,透过厚厚的霜都能看到上躯、头部、颈部、肩部、腕部、手……等,都有电刑具、锐器、钝器所伤,头发蓬乱,又如何解释?

据懂司法鉴定技术的人介绍,跳楼的人从楼上跳下,跳下的高度与落地的位置是可以计算的,跳下的楼层越高,落地的位置距离楼就越远,这有一个计算比例。但从所谓的孙敏“高坠现场”照片看,尸体是在楼根下的,五层高的楼象没距离一样,显然尸体是被放在楼根下的,而不是跳下来掉在楼下的。

所谓的现场照片只给家属看了一下,家属要复制,他们却不许,这样就不会被世人看到造假的漏洞了。

而在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的登记表上,登记的孙敏尸体的开始存放的“日期”是“4月22日”,司法鉴定所存放尸体处的工作人员说:“尸体直接拉到司法鉴定所存放尸体这边,鉴定也在这里作,22日就来了,我们就得从4月22日开始收尸体存放费。”这个时间则说明孙敏尸体在4月22日已被拉到该司法鉴定所。假现场是不法人员4月23日的凌晨趁夜深伪造的。

迫害大法以来,参与者明知不可告人,所以采用的手段是越来越隐蔽,不被人知的操作。抓人者都穿便装;闯入家中不出示任何证件;看到的邻居及知情人都被恐吓不许说出,抢夺的财物不登记、不退还。最惨无人道的是江泽民“打死算自杀” 的丧尽天良的做法被这些人付诸实施,迫害死孙敏他们就是如法炮制逃脱责任的。

请知情者继续提供更多孙敏被迫害致死与武阳被绑架迫害的事实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2/205053.html

2009-06-23:北京宣武区警察害死孙敏 伪造尸检报告 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武阳与妻子孙敏,为躲避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与迫害,流离失所到北京,居住在丰台区角门。2009年4月22日上午约九点多钟,武阳在宣武区某鞋城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被保安诬告,绑架到宣武区牛街派出所。两天后,家属发现二人失踪,在北京各公安机构查找。 直到4月28日,北京丰台公安分局给孙敏的家属发了“死亡人员通知

2009-06-23: 北京宣武区警察害死孙敏 伪造尸检报告

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武阳与妻子孙敏,为躲避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与迫害,流离失所到北京,居住在丰台区角门。2009年4月22日上午约九点多钟,武阳在宣武区某鞋城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被保安诬告,绑架到宣武区牛街派出所。两天后,家属发现二人失踪,在北京各公安机构查找。

直到4月28日,北京丰台公安分局给孙敏的家属发了“死亡人员通知函”,声称:“2009年4月23日1时30分,在北京丰台区角门西里晨新园小区19号楼南侧楼下发现孙敏高坠死亡。”丰台区公安称委托“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作尸表检验,而“尸体检验报告书”委托尸检的时间却是“4月22日”,委托事项是仅作“尸表检验”。

据尸检所不愿透漏姓名的人说:“这尸体不是从五层楼上跳下来死亡的,跳楼死亡的特征不是这样。”连普通的技术人员都说:“凭我们在这里的经验,一看就不是跳楼而死的。”

5月6日,家属到丰台区见到“死亡人员通知函”中的联系人王增斌。据王说,孙敏死亡之前的事是宣武区警察操作的,孙敏死亡后,他作为管片的公安局警察被叫去现场的。他说宣武区警察4月22日晚上22点到23点间来到武阳与孙敏的住所,敲门后孙敏开门,发现不认识就关上了门。约10分钟左右,宣武区警察在楼外发现孙敏已坠楼死亡。

既然4月23日已经“高坠死亡”,为什么没有及时通知家人?据知情人士透漏,2009年4月22日警察绑架武阳后,宣武区公安也把武阳的妻子孙敏绑架到派出所,在当日下午三到四点钟开始对武阳训话时,孙敏在其他房间也被逼问。

看过孙敏的遗体的,即使不懂法医学的人也能发现破绽。孙敏的尸体被放在尸检所的冰柜里,冰柜是抽匣状的,往外拉时,只能拉出一半,再多拉时就会使外边的部份过重,整个抽匣可能从高处掉下来。所以,家属看尸体时只能看到上身的前侧,后背与下身是无法看到的。尸体上结了一层冰霜,象蒙了一层白纱,凹陷部位还积下一堆霜,很难看清真实的表部伤痕。

尽管如此,孙敏的伤由于很重,透过冰霜还是能看到许多,比如仅能看到的上身前侧就有好多处伤:

一、前额:从左到右分布着呈三角状(∧)的血口,分布均匀,每个“∧”型伤口间隔约1.5公分,很象头部被箍上电刑具产生的抠到肉里的伤痕,伤口有渗出的鲜血,整个前额都分布着这种伤。

二、头发:平时总是扎着马尾辫的头发,已无发结,蓬乱,明显被揪拽过,无法理顺。

三、颈部:前颈部有大面积的青紫色伤痕,象被掐过或被勒过;右耳后还分布着许多象被电棍电击后的破皮、出血的小血口。

四、肩部:右肩部有大面积的青紫色伤痕,象被钝器击打过,连着后背,到底有多大面积,后背无法看见;

五、手部:右手腕部有明显的勒伤,很象手铐箍铐的痕迹;整个手都变了颜色,青、紫、红相间。

六、上身与前侧:表皮散布着鲜红色的片状的痕迹,很象是电棍电击后留下的伤痕。

七、上肢:两上肢虽然靠近躯干,使肢体被放入长方形的冰柜里,但两只胳膊不挨着身体,连手都是悬起来的,很象被吊挂过。

所谓的“尸体检验报告书”是不实的,是有关人员为掩盖害死人命的犯罪行为,牵强的来“证明”孙敏是“高坠”而死:把所有外伤均说成“挫伤”,把大伤说小,不明显的伤不提,只作“尸表”,不作内伤鉴定,仅用肉眼都能看的很清的尸表来说明死亡原因,达到符合“高坠死亡”的目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3/203268.html

2009-06-17:北京宣武区公安绑架武阳 害死妻子孙敏 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武阳(又名武志军),与妻子孙敏,为躲避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与迫害,流离失所到北京,居住在丰台区角门。2009年4月22日上午约九点多钟,武阳在宣武区某鞋城发放“神韵晚会”光盘,被保安诬告,被绑架到宣武区牛街派出所。 两天后,赤峰的家属发现武阳与孙敏失踪,到北京各公安局查找。2009年4月28日,北京丰台公安局给孙敏的家属发了

2009-06-17: 北京宣武区公安绑架武阳 害死妻子孙敏

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武阳(又名武志军),与妻子孙敏,为躲避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与迫害,流离失所到北京,居住在丰台区角门。2009年4月22日上午约九点多钟,武阳在宣武区某鞋城发放“神韵晚会”光盘,被保安诬告,被绑架到宣武区牛街派出所。

两天后,赤峰的家属发现武阳与孙敏失踪,到北京各公安局查找。2009年4月28日,北京丰台公安局给孙敏的家属发了一个“死亡人员通知函”,声称:

“2009年4月23日1时30分,在北京丰台区角门西里晨新园小区19号楼南侧楼下发现孙敏高坠死亡。根据相关规定和要求,按程序处理死者善后,请该人家属接函后速来京处理此事或与我局联系。联系电话:010-88249210 010-88248330 联系人:王增斌 ”。

5月6日,家属到丰台区见到警察王增斌,据王说,孙敏死亡之前的事是宣武区警察操作的,孙敏死亡后,他作为管片的公安局警察叫来去现场的。他说宣武区警察4月22日晚上22点到23点间来到武阳与孙敏的住所,敲门后孙敏开门,发现不认识就关上了门。约10分钟左右,宣武区警察在楼外发现孙敏已坠楼死亡。

家人见到孙敏的尸体,身体、头部、肩部、颈部、腕部、手都有刑具伤痕。

在北京丰台公安局委托的“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尸体检验报告书”中,部份内容如下:

“一、绪论:
委托人:程羲
委托单位: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
委托时间:2009年4月22日
委托事项:尸表检验 死亡原因
简要案情:据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程羲同志介绍:2009年4月22日23时许,孙敏(女、39岁、身份证号 150402196709180323)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角门西里19号楼6-502室楼下被发现死亡。

二、检验:
该项检验由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法医杨玉璞、何新爱承担。于2009年4月23日13时45分许在本所尸检室,对孙敏的尸体进行了师表检验。”

仅从涉案各方所给出的时间,不难看出孙敏的死有着诸多疑点。丰台公安局的“死亡人员通知函”称:“2009年4月23日1时30分”“发现孙敏高坠死亡”;司法鉴定所的“尸体检验报告书”中称:“委托时间:2009年4月22日”。从这两个时间来看,孙敏还没死亡,司法鉴定所已在那里等待给孙敏作死亡鉴定了。

事实上,孙敏尸体的特征与“尸体检验报告书”的内容并不一致,仅从外表来看,尸体的头部、颈部、躯干、肢体都有伤痕,尸检报告并未提及,只说有几处挫伤,足见这个“尸体检验报告书”是如何来的及其真实性如何了。

此外,宣武区警察在22日晚上22点到23点间来到武阳与孙敏的家,到“死亡人员通知函”中称的“2009年4月23日1时30分”“发现孙敏高坠死亡”,其间2至3个小时的时间,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这个时间本身就有隐情?

现在武阳已被宣武区公安分局转往北京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在北京市看守所(豆各庄)。据悉,不法人员指称武阳散发宣传中华传统文化的光盘为犯罪,武阳指出他做的是救人的善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7/202882.html

2009-05-11:内蒙古赤峰大法弟子孙敏北京恶警迫害致死 四月二十二日孙敏与丈夫武阳(同修)在北京家中被恶警绑架,五月三日赤峰的家人接到北京恶警下给赤峰辖区所的孙敏死亡通知书,恶警称孙敏系跳楼死亡。孙敏家人已到北京,见到了孙敏的尸体,身体被白布缠裹,裸露在外的两只胳膊呈现惨烈的被电痕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1/200539.html

2009-05-11: 内蒙古赤峰大法弟子孙敏北京恶警迫害致死
四月二十二日孙敏与丈夫武阳(同修)在北京家中被恶警绑架,五月三日赤峰的家人接到北京恶警下给赤峰辖区所的孙敏死亡通知书,恶警称孙敏系跳楼死亡。孙敏家人已到北京,见到了孙敏的尸体,身体被白布缠裹,裸露在外的两只胳膊呈现惨烈的被电痕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1/200539.html

2009-04-30: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学员武阳和妻子在北京被绑架 四月二十二日,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学员武阳(又名武志军)和他的妻子在北京被绑架,请知情同修提供详情。 据说赤峰邪恶之徒想把二人带回赤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30/199971.html

2009-04-30: 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学员武阳和妻子在北京被绑架

四月二十二日,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学员武阳(又名武志军)和他的妻子在北京被绑架,请知情同修提供详情。 据说赤峰邪恶之徒想把二人带回赤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30/199971.html

丰台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4-13: 一、北京市丰台区法院: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近园路9号,邮编100071
法官胡春生18600857573
庭长张亚林18600857709
副庭长胡春生18600857573
审判员:魏文龙 18600857627董晓宇13426495951胡洋18600857780
助理审判员:张立建18600857556吴超18600857654田小云18600857775
2、刑二庭
庭长李红华 18600857572
副庭长仇春子18600857547胡海18600857587
审判员:王威、吴恬 18600857557丁青青18600857554
助理审判员:王静18600857790
3、办公室
孙晓林 18600857691吴丹 18600857530申燕玲 13521302391张璐婷 13811811816
梁建志 13520969982赫敏侠 13910328299周循 18600857899薛嫚 13910393734
梁吉谦 18600857652王瑜 18600857880许宏平 13701060817王颖 13681054600
沈雷 18600857513刘晓寅 13911353147李晓静 18600857863王宜生 13311501627
王海鹏 18600857500张素珍 13693281133李坤 13810764838李如 13426400225
万艳萍 18600857501张海波 13910099909安瑞超18515319370刘琳 13466399366
4、立案庭
庭长王平英 18600857824
副庭长王静18600857817、相淑朝13911467906
审判员:郭俊平18600857548武丽萍18600857550谢晓梅18600857795李红媛18600857549胡海涛 18600857848汪芬丽
助理审判员:徐丽玲18600857843郭聪聪13401132234郝彬彬18600857802于璇18600857807曲晓庆1860085763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2009-06-23: 附:“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尸检报告有关信息:

京盛唐司鉴所[2009]病鉴字第274号
委托人:程羲
委托单位: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
委托时间:2009年4月22日
委托事项:尸表检验 死亡原因
简要案情:据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程羲介绍:2009年4月22日23时许,孙敏(女、39岁、身份证号 150402196709180323)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角门西里19号楼6-502室楼下被发现死亡。
鉴定人:副主任法医师 杨玉璞 (签名)
法 医 师 何新爱 (签名)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