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延庆区(延庆县) >> 王艳芳(王燕方)

男, 3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延庆县香营乡里仁堡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4-21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被送精神病院  毒打/体罚  曾被迫害致残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北京 > 大兴区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男,也关押女)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2-08-09: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遭“六一零”恶警迫害事实 ...... 香营乡里仁堡村王艳芳,男,2000年非法劳教2年。劳教回来后因不放弃修炼,又多次被县610绑架至张山营精神病院进行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9/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8月9日发表)-261181.html

2012-08-09: 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遭“六一零”恶警迫害事实
......
香营乡里仁堡村王艳芳,男,2000年非法劳教2年。劳教回来后因不放弃修炼,又多次被县610绑架至张山营精神病院进行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9/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8月9日发表)-261181.html

2010-02-25:专题报导: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90.html

2010-02-25: 专题报导: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90.html

2008-06-23:北京市延庆县大法弟子王艳芳被绑架 北京市延庆县香营乡大法弟子王艳芳(男),于6月21日下午被绑架,据说关在延庆县张山营精神病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3/180802.html

2008-06-23: 北京市延庆县大法弟子王艳芳被绑架
北京市延庆县香营乡大法弟子王艳芳(男),于6月21日下午被绑架,据说关在延庆县张山营精神病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3/180802.html

2007-11-13:北京延庆县大法弟子王艳芳回家 王艳芳被当地610、公安局和谋绑架送到本县张山营精神病院迫害达三个多月之久,他的家人常去医院看他,并跟那里的工作人员讲王艳芳没有病,是六一零和公安局强加的迫害,同时他的家人曾多次找六一零要人,最后一次他的父亲明确表示:我儿子如果有什么不正常了我找你们算帐,结果于第二天就把人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

2007-11-13: 北京延庆县大法弟子王艳芳回家
王艳芳被当地610、公安局和谋绑架送到本县张山营精神病院迫害达三个多月之久,他的家人常去医院看他,并跟那里的工作人员讲王艳芳没有病,是六一零和公安局强加的迫害,同时他的家人曾多次找六一零要人,最后一次他的父亲明确表示:我儿子如果有什么不正常了我找你们算帐,结果于第二天就把人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3/166481.html

2007-08-03:北京延庆县王艳芳再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 北京市延庆县香营乡男大法弟子王艳芳,曾两度被绑架到团河劳教所受尽了各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他的一只脚经常会突然失去知觉。二零零六年七月份做真相时被恶警绑架,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月两次被恶党人员绑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又遭绑架,再次被送到延庆张山营精神病医院迫害。 王艳芳,男,三十多岁,是延庆县香营乡人,现住在县城内。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

2007-08-03: 北京延庆县王艳芳再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
北京市延庆县香营乡男大法弟子王艳芳,曾两度被绑架到团河劳教所受尽了各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他的一只脚经常会突然失去知觉。二零零六年七月份做真相时被恶警绑架,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月两次被恶党人员绑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又遭绑架,再次被送到延庆张山营精神病医院迫害。

王艳芳,男,三十多岁,是延庆县香营乡人,现住在县城内。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被绑架到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他经常在所谓的“大会”和领导“视察”时发出正义呼声:“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刘金彪一伙疯狂电击昏死过去不知多少次,身上满是电伤,但灭绝人性的恐怖迫害从未使这位坚强的青年屈服,他的经历催人泪下。

二零零零年五月至十月在团河劳教所二大队,王艳芳先是被恶警多次用多根电棍电击,直至皮肤焦糊,依然坚守信仰。又被恶警以“大”字形立着绑在上下铺的床架上长期进行摧残并电击,面部被折磨得完全变形,但他不为所动。随后恶警把他送入集训队继续迫害,他一有机会就炼功,甚至当着队长的面说炼就炼。恶警又气又怕,当时的集训队恶警徐建华又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并唆使劳教人员充当打手,日夜进行折磨、不让他睡觉、不给水喝等等。

期间王艳芳绝食抗争,但无人理睬,恶警甚至变本加厉地折磨他。 十一月左右恶警把他送到二队(十月以后取消了原来的两个大队,把原来的中队都改成了大队)。
由于受到长期摧残,王艳芳变的不言不语,沉默寡言,被恶警及叛徒们讥为“神经病”。大约是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他的劳教期满,劳教所以他精神不正常为由将其放回家。但他在家继续受到当地派出所的反复骚扰。

二零零一年三月左右,王艳芳又去了天安门广场炼功,被非法劳教两年,再度被劫持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受尽了难以想象的非人摧残。到团河劳教所后,他的一条腿已严重麻木,经常突然就失去知觉,摔倒在地。就是这样,他还被恶警强迫练队。恶警刘金彪曾亲口说他把王艳芳电倒了(昏过去了)。

据当时在团河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描述:“迫害是非常残酷的,凶狠程度令文明社会的人们难以想象,致死、致伤、致残的现象时有发生。典型的如彭光俊被毒打致死,鲁长军被打折脊椎致残;原来搞火箭研究的武军被日夜绑在床板上连续一百天,每天还要被看管他的劳教人员侮辱、谩骂,武军被折磨得肌肉功能障碍,走路都需要人搀扶,邪恶之徒还造谣说武军有精神病;政法大学的学生龚成喜经受了罚站、罚蹲、电棍电击、强行灌食、不让睡觉等种种酷刑;朴实的农民杨树强被暴打迫害致耳膜穿孔、流血流脓、腰部腿部严重受损;王艳芳两度被绑架到团河,受尽了难以想象的非人摧残,以至他的一条腿严重麻木,有时失去知觉,走路不便。我曾见他在恶警指使下被两个劳教人员拽着两只手,拖着他在操场上转,鞋子被拖掉了,两脚擦着石灰地;协和医科大基础所的刘霄、林澄涛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二零零七年四月下旬王艳芳夜晚发真相资料时被治安人员跟踪举报遭绑架,由于他不断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在恶人拳打脚踢中不配合他们任何要求,第二天被释放回家,但是腿被恶警踢的几天不能走路。

五月十五日,王艳芳再次被警察绑架,十六日被送到延庆县精神卫生保健院进行迫害。大夫声称公安局交了押金要住四十天,然后进行精神病鉴定,实质是要长期迫害王艳芳。这次恶警再次迫害他,据大夫说他被绑在床上强行注射药物。

王艳芳出来后,被迫流离失所。据悉,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又遭绑架,再次被送到延庆张山营精神病医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160077.html

2007-05-19:北京市延庆县近日有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 王艳芳,男,三十多岁,是延庆县香营乡人,现住在县城内。五月十五日再次被警察绑架,十六日被送到延庆县精神卫生保健院进行迫害。大夫声称公安局交了押金金要住四十天,然后进行精神病鉴定,实质是要长期迫害王艳芳。 在四月下旬王艳芳夜晚做真相时被治安人员跟踪举报而被绑架,由于他不断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在恶人拳打脚踢中不配合他们任何要求,在师父保护下第二天无条件回家。

2007-05-19: 北京市延庆县近日有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
王艳芳,男,三十多岁,是延庆县香营乡人,现住在县城内。五月十五日再次被警察绑架,十六日被送到延庆县精神卫生保健院进行迫害。大夫声称公安局交了押金金要住四十天,然后进行精神病鉴定,实质是要长期迫害王艳芳

在四月下旬王艳芳夜晚做真相时被治安人员跟踪举报而被绑架,由于他不断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在恶人拳打脚踢中不配合他们任何要求,在师父保护下第二天无条件回家。但是,腿被恶警踢的几天不能走路。这次恶警再次迫害他,据大夫说他被绑在床上强行注射药物。

自四月二 五日后延庆县西屯村李瑞华,东小河屯村陈仲莲,司家营村孙淑凤被迫害,还有原六厂的下岗女工方金枝三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现被关押在延庆看守所。 看守所内还有被关押近一年的大法弟子时应吉。

五月十七日晚延庆妇幼保建院的王淑萍大夫在延庆一中门前做真相时被保安发现给扣押,其它情况不详,望知情同修补充详情。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9/155156.html

2006-06-27:我见到王燕方时,他已是第二次被绑架到劳教所了。他非常朴实,说话很少,有一次他告诉我,为了“转化”他,恶人曾经用钉子扎进他的脚掌。王燕方经历了各种迫害,他的一条腿伤的严重,有时失去知觉,走路不便。我曾见他被两个人拽着两只手,拖着他在操场上转,鞋子被拖掉了,两脚擦着石灰地,恶警在一边指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7/131508.html

2006-06-27: 我见到王燕方时,他已是第二次被绑架到劳教所了。他非常朴实,说话很少,有一次他告诉我,为了“转化”他,恶人曾经用钉子扎进他的脚掌。王燕方经历了各种迫害,他的一条腿伤的严重,有时失去知觉,走路不便。我曾见他被两个人拽着两只手,拖着他在操场上转,鞋子被拖掉了,两脚擦着石灰地,恶警在一边指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7/131508.html

2003-04-21:因坚持信仰被劳教所不断迫害并以种种借口延期十个月 2003-4-20: 有关大法弟子王艳芳的消息:2000年5-10月,他先是被二大队(当时整个团河劳教所分成一、二两个大队)恶警多次用多根电棍电击,直至皮肤焦煳,从未屈服。又被恶警以“大”字形立着绑在上下铺的床架上长期进行摧残并电击,面部被折磨得完全变形。但他不为所动,坚贞不屈。接着把他送入集训队,他一有机会就炼功,甚至当着队长的面说炼就炼,恶警

2003-04-21: 因坚持信仰被劳教所不断迫害并以种种借口延期十个月
2003-4-20: 有关大法弟子王艳芳的消息:2000年5-10月,他先是被二大队(当时整个团河劳教所分成一、二两个大队)恶警多次用多根电棍电击,直至皮肤焦煳,从未屈服。又被恶警以“大”字形立着绑在上下铺的床架上长期进行摧残并电击,面部被折磨得完全变形。但他不为所动,坚贞不屈。接着把他送入集训队,他一有机会就炼功,甚至当着队长的面说炼就炼,恶警又气又怕,当时的集训队恶警徐建华又对他进行摧残,并唆使劳教人员充当打手,日夜进行折磨、不让他睡觉、不给水喝等等,惨无人道。期间小芳绝食进行抗争,但无人理睬,甚至变本加厉地折磨他。

11月左右恶警把他送到二队(10月以后取消了原来的两个大队,把原来的中队都改成了大队)。由于受到长期摧残,王艳芳变得不言不语,一度完全不理会任何人,被恶警及叛徒们讥为“神经病”。大约是2001年1月18日他的劳教期满,劳教所以他精神不正常为由将其放回家。

但他在家继续受到当地派出所的反复骚扰。2001年3月左右,他又去了天安门广场炼功,被非法判两年劳教,再度被劫持到调遣处,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而受尽了难以想象的非人摧残。到团河后,他的一条腿已严重麻木,经常突然就失去知觉,摔倒在地。就是这样,他还被恶警强迫练队。恶警刘金彪曾亲口告诉我王艳芳以前被电得倒了(昏过去了)。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6/45900.html

2003-03-06:王艳芳,男,近30岁,北京延庆人,两度被绑架到团河,经常在邪恶大会和领导“视察”时发出正义呼声: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刘金彪一伙疯狂电昏过去不知多少次,身上满是电伤,但灭绝人性的恐怖迫害从未使这位坚强的青年屈服,他催人泪下的事迹感动了许许多多的弟子,也令一切邪恶望而生畏。

2003-03-06: 王艳芳,男,近30岁,北京延庆人,两度被绑架到团河,经常在邪恶大会和领导“视察”时发出正义呼声: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刘金彪一伙疯狂电昏过去不知多少次,身上满是电伤,但灭绝人性的恐怖迫害从未使这位坚强的青年屈服,他催人泪下的事迹感动了许许多多的弟子,也令一切邪恶望而生畏。

2002-10-07:大法弟子王艳芳在团河劳教所也是受尽了各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他有一只脚被折磨得经常会突然失去知觉。现已被与其他大法学员隔离,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7/37634.html 恶警指使叛徒打手韩俊清、郭建新、王凯、马燕辉、姚佩、李杰、武县全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了达到“转化” 的目的,强迫法轮功学员“学习”那些诋毁大法的

2002-10-07: 大法弟子王艳芳在团河劳教所也是受尽了各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他有一只脚被折磨得经常会突然失去知觉。现已被与其他大法学员隔离,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7/37634.html

恶警指使叛徒打手韩俊清、郭建新、王凯、马燕辉、姚佩、李杰、武县全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了达到“转化” 的目的,强迫法轮功学员“学习”那些诋毁大法的书刊,达不到目的就采用体罚、不让睡觉、24小时随身监视、电击、毒打等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2000年7 月7日,法轮功学员赵明被关押到团河劳教所后,恶警对赵明进行了体罚及各种酷刑折磨,致使赵明的两腿紫黑淤血,不能行走。恶警们曾多次用十几根电棍同时电击法轮功学员王燕方;毒打魏汝潭、陈刚、张大海、段沛臣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致使段沛臣十多天脚不能走路;伍军身心被摧残;李万庆、张德新、朱宣武等被延期关押。
http://www.fawanghuihui.org/displaycrime.asp?crimeid=6096&crimeact=crime

2001-07-03:王燕方是位不爱说话的学员,他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要炼功。他在集训队小号被关了2个多月(劳教所规定小号只能关10天),小号只有比一张单人床宽一点的地方,一人独守着难忍的寂寞。为了炼功,遭到队长多次电棍的电击,多时十几根,后来电棍在他身上失去了效果。为了制服王燕方,队长派人给他吃安眠药,又指使普教人员折磨他,一连3天3夜不让他睡觉,他没有向邪恶低头,为了坚持炼功,他还多次绝食,最后队长对他无计可施

2001-07-03: 王燕方是位不爱说话的学员,他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要炼功。他在集训队小号被关了2个多月(劳教所规定小号只能关10天),小号只有比一张单人床宽一点的地方,一人独守着难忍的寂寞。为了炼功,遭到队长多次电棍的电击,多时十几根,后来电棍在他身上失去了效果。为了制服王燕方,队长派人给他吃安眠药,又指使普教人员折磨他,一连3天3夜不让他睡觉,他没有向邪恶低头,为了坚持炼功,他还多次绝食,最后队长对他无计可施。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3/12785.html

延庆区(延庆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0-11-05: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责任人:
1、北京市大兴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兴华大街2段5号邮编:102600
责任检察官 李文芳 :010-59556170、010-59556249
电话:010-69232000
检察长 杨永华:010-59556318
检察官 曾娟:010-59556293
2、北京市大兴区法院
地址:北京市大兴去区黄村金星西路8号 邮编:102627
电话号码:010-6023 8719
院长:何马根010-57362626
副院长:曹庆安010-57362980、尹凤云18001262808、闫春生13311501772
王柏东010-57362868
政治部主任:单祖果18001262737
责任人法官:胡学文 010-57362543
刑庭书记员:陈绍禹
3、北京市大兴区公安分局
局长:刘禹锡13901339234
分局办公室:董春雷 13911639823
国保大队队长 杨连江:18811197176
国保大队杨万秋:13501200853
4、北京市大兴区610科长吴传海:13439255202
5、北京市大兴区政法委
书记 王有国:010-61298500
常务副书记 乔登林 宅 01069259031 13901193567
6、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双星桥东800米路南 邮编:102628
所长 刘坡:13811413068
张东 13331109449谷岩 13911021793
办案警察:苗赞
闫明光 15601286065臧尚京 13501122927李志营 13911836738
翟晓峰 13811153578直凤君 13699201218安超 13701313078
雷宝国 13381138272苑迎山 13910999300谷岩 13911021793
何伟 13910580172 王震 13911834308
6、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电话: 010-6121200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