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 >> 临沂 兰陵县(苍山县) >> 孟非(孟斐)

男, 52
个人情况: 苍山县新兴镇中学化学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临沂苍山县新兴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11-20
案例分类: 中小学教师  技师/大学/大专  退休职员  灌食/灌物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山东 >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章丘女子监狱,省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6-05-24:山东兰陵县七旬退休警察再陷冤狱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兰陵县退休警察刘文远与当地五名法轮功学员,传播法轮功真相,被兰陵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一年之久后,刘文远被判冤狱一年半,五月六日,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判刑一年或一年半。 学习法轮大法 心怀慈悲 善待他人 刘文远先生,今年七十岁左右,是兰陵县(原苍山县)法院退休警察。退休前,刘文远在县法院任办公室

2016-05-24: 山东兰陵县七旬退休警察再陷冤狱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兰陵县退休警察刘文远与当地五名法轮功学员,传播法轮功真相,被兰陵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一年之久后,刘文远被判冤狱一年半,五月六日,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判刑一年或一年半。

学习法轮大法 心怀慈悲 善待他人

刘文远先生,今年七十岁左右,是兰陵县(原苍山县)法院退休警察。退休前,刘文远在县法院任办公室主任等职。一九九七年,刘文远开始修炼法轮功,长期困扰他的疾病都好了,通过真心学习法轮大法法理,他明白了人生原来还有更美好的东西,人与人之间应该是友爱和善的关系,大法法理使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得到了彻底改变和升华。

从此,他心怀慈悲,善待他人,多年来,他主动做了许多社会公益事情,许多有工作生活困难的人得到了他的无私帮助,许多亲朋好友也得到了他的经济等方面的周济,周围的人都很敬佩他,愿意接触他,所以刘文远在当地的人缘很好。

还民众知情权 传真相 遭绑架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下午,刘文远与当地法轮功学员吴淑娟(女,医务人员,52岁)、徐启先(农民,65岁)、李增朴(66岁)、孟斐(教师,52岁)、老颜(教师,56岁),在兰陵镇附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还百姓的知情权,遭兰陵镇派出所绑架和非法抄家。

其中,孟斐被迫害致命危后,暂被放回家,刘文远与徐启先、李增朴、老颜,被异地关押在费县看守所,吴淑娟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由于当地公检法司机构拿不出构陷他们的证据,致使非法庭审一再推迟,他们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之久,今年春,非法庭审才开始,但法院无视律师的无罪辩护,将他们非法判刑一年至一年半。刘文远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前不久,刘文远老人与吴淑娟被秘密投进了山东省监狱。

二零零五年曾被非法劳教三年迫害

二零零五年元旦左右,刘文远等在当地传播法轮功真相时,被县国保队绑架抄家,劫持到看守所,被刑拘迫害,当时刘文远身上七万元的一张存折被苍山县恶人非法占有。

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县610与国保将刘文远非法劳教三年,投进了山东王村劳教所加害(后转到章丘),刘文远表哥家的女儿张爱与其男朋友明白大法真相,知道大法是受诬蔑与遭迫害的,出于正义,他们也随着法轮功学员向世人散发真相材料(注:此二人不修炼法轮功),不幸遭到恶警非法抓捕,恶徒将张爱非法劳教两年,将张爱的男朋友非法拘留半个月。

身陷劳教所,刘文远被狱警呵斥、犹大围攻、强制洗脑“转化”、看污蔑新闻、低劣伙食、参加“揭批会”、加期威胁、恶性心理咨询、邪恶考试、写“五书”、翻包翻身、做军操、长时间奴工等迫害,为了逼迫他放弃信仰,还派出了包括原苍山县委书记在内的有关党政人员,以到劳教所看望、关心刘文远的名义,进行伪善劝说“转化”,在重压下,刘文远坚持反迫害,争取应有的公民权利,大约在二零零八年,他才艰难的走出劳教所。

回到家后,中共对他的秘密监控始终没有停止,但刘文远想办法要百姓知道法轮功和其被迫害的真相,而今再遭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4/山东兰陵县七旬退休警察再陷冤狱-329164.html

2015-10-10:山东省费县法院欲对非法庭审吴淑娟等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兰陵县法轮功学员吴淑娟、刘文远、徐启先、李增朴、孟斐、老颜2015年1月17日在兰陵镇附近 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兰陵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其中孟斐因被警察酷刑折磨致生命危急于1月20日被放回家,二月底被迫害离家。吴淑娟现仍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其他四位男性法轮功学员已于9月份被悄悄转移到费县看守所。费县法院欲对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时

2015-10-10: 山东省费县法院欲对非法庭审吴淑娟等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兰陵县法轮功学员吴淑娟、刘文远、徐启先、李增朴、孟斐、老颜2015年1月17日在兰陵镇附近 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兰陵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其中孟斐因被警察酷刑折磨致生命危急于1月20日被放回家,二月底被迫害离家。吴淑娟现仍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其他四位男性法轮功学员已于9月份被悄悄转移到费县看守所。费县法院欲对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时间未定。请有看到此消息的费县同修在当地讲真相,营救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0/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17376.html

2015-02-23:山东临沂市兰陵县六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孟斐流离失所 2014年12月,大陆临沂市兰陵县法轮功学员吴淑娟(女)、刘文远、李增普、徐启先、颜廷立、孟斐等六位法轮功学员,在兰陵县城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遭兰陵县610绑架。吴淑娟被绑架到临沂市看守所,其余五位被绑架至兰陵看守所。恶警给他们戴上黑头套,铐住双手,进行长时间毒打。孟斐被打致严重休克,生命垂危。恶警怕承担责任,将其放回,一个月后,孟斐身上

2015-02-23: 山东临沂市兰陵县六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孟斐流离失所

2014年12月,大陆临沂市兰陵县法轮功学员吴淑娟(女)、刘文远、李增普、徐启先、颜廷立、孟斐等六位法轮功学员,在兰陵县城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遭兰陵县610绑架。吴淑娟被绑架到临沂市看守所,其余五位被绑架至兰陵看守所。恶警给他们戴上黑头套,铐住双手,进行长时间毒打。孟斐被打致严重休克,生命垂危。恶警怕承担责任,将其放回,一个月后,孟斐身上的青紫仍未消退。

2015年2月15日,恶人将他们非法判刑,于当日,恶警到孟斐家中递送非法逮捕通知书,并妄图将其绑架也非法判刑,因孟斐不在家中,而未能得逞。现孟斐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在万家团圆的新年期间,有家不能回。

其他详情后续。

兰陵县610头目:冯康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23/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5476.html

2015-01-31:山东省兰陵县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5年1月17日,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原苍山县)六名法轮功学员在兰陵县兰陵镇附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兰陵县兰陵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吴淑娟现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徐启先、刘文远、李增朴、孟斐和颜廷囡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兰陵县看守所。据悉,其中有一位法轮功学员遭警察毒打,一直不能吃饭。 http://www.minghui.org

2015-01-31: 山东省兰陵县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5年1月17日,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原苍山县)六名法轮功学员在兰陵县兰陵镇附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兰陵县兰陵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吴淑娟现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徐启先、刘文远、李增朴、孟斐和颜廷囡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兰陵县看守所。据悉,其中有一位法轮功学员遭警察毒打,一直不能吃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31/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03848.html

2015-01-24:山东兰陵6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1月17日下午,山东省兰陵(原苍山)法轮功学员刘文远(法院退休人员,近70岁)、吴福娟(医务人员,52岁)、徐启先(农民,65岁)、李增朴(66岁)、孟斐(教师,52岁)、老颜(教师,56岁)等6人在兰陵镇附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而遭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兰陵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

2015-01-24: 山东兰陵6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1月17日下午,山东省兰陵(原苍山)法轮功学员刘文远(法院退休人员,近70岁)、吴福娟(医务人员,52岁)、徐启先(农民,65岁)、李增朴(66岁)、孟斐(教师,52岁)、老颜(教师,56岁)等6人在兰陵镇附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而遭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兰陵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4/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03569.html

2015-01-24: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六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大法弟子于2015年1月17日,被当地610绑架6名大法弟子,其中吴淑娟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徐启先、刘文远、李增普、孟斐和一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五人一起被非法关押在苍山县看守所。具体情况不详。 苍山县610头目 冯康宁手机1586393661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

2015-01-24: 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六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大法弟子于2015年1月17日,被当地610绑架6名大法弟子,其中吴淑娟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徐启先、刘文远、李增普、孟斐和一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五人一起被非法关押在苍山县看守所。具体情况不详。

苍山县610头目 冯康宁手机1586393661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3526.html

2010-12-15:曝光中共监牢不露外伤的酷刑 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其中有一类酷刑非常阴毒,从表面上让人看不出来,可是却能给大法弟子造成严重的伤害。 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博士杨贵远,曾被绑架进广州市第一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折磨,其中最残酷的就是用绳子捆绑全身成球形的酷刑。他说:“把军用被的被面扯成一条 一条做成的绳子来捆绑。因为它能又让你痛苦,又看不出伤来。有一天把我叫到禁闭室的小屋,去

2010-12-15: 曝光中共监牢不露外伤的酷刑

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其中有一类酷刑非常阴毒,从表面上让人看不出来,可是却能给大法弟子造成严重的伤害。
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博士杨贵远,曾被绑架进广州市第一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折磨,其中最残酷的就是用绳子捆绑全身成球形的酷刑。他说:“把军用被的被面扯成一条 一条做成的绳子来捆绑。因为它能又让你痛苦,又看不出伤来。有一天把我叫到禁闭室的小屋,去之前说找我谈话,把我骗到那儿,就开始绑。从胳膊开始一圈一圈 地绑,两个胳膊两个腿都一圈一圈地这么缠上,血就不通了,然后让你盘上腿,盘得很紧,两个膝盖几乎是对折过来,给你绑上,固定住,然后胳膊也绑在后边,两 个手腕绑在一块往上提,一使劲手腕提到脖子这个地方,这样就非常痛苦,那样绑完之后,再从腿拉过一条绳子,绕到脖子后边,让你的头压在你的腿上,绑上就象 一个球形。绑一会儿就没有感觉了,再给你放开。放开再绑,就这样反复折腾。”
这是一种捆绑成球形的酷刑,能让人痛苦却看不出外伤,用的绳子也不是通常捆绑用的细尼龙绳,而是从被面上扯下来的,可见用心险恶。
为了不让在身体表面留下痕迹,中共恶人们还采取这样一种方式,就是在身体上垫上一个物件,然后击打这个物体。这样表面上就看不出伤来了,但是却能给人造成内伤。
广 东梅州市梅县农业局农村能源股副股长谢汉柱,2005年2月23日至28日,在梅江区公安分局刑警队三楼遭严刑逼供。几个恶警强迫他蹲下,用书报垫在他的 背部,然后由陈志东用柄长约50厘米,大约15厘米长、5厘米见方的铁锤,猛力敲打垫着的书报,造成他严重内伤,呼吸时肺部都疼痛无比。
在 这次刑讯逼供中,谢汉柱还曾遭受过这样一种酷刑:恶警李建禄、陈志东等人绑住他的身体和脖子,用毛巾蒙住双眼,然后用胶纸紧紧的封住他的口,再将点燃的两 支烟,插入他的两个鼻孔,让烟随着他的呼吸进入肺部。施用此刑一段时间后又将烟取出对他进行威胁、恐吓,然后再将烟插入鼻孔。这样一个晚上就用了十支烟。 其中一次因为施刑时间太长,造成缺氧窒息,使他昏倒。这种酷刑施刑时肺部烧辣疼痛无比,可是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到。
当然,恶警在实施这一酷刑时,有时并没有考虑到留不留外伤的问题,因为有些酷刑就是这种方法,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的目的。谢汉柱还受到过这样一种酷刑的折磨:
那 是2000年7月他被非法劫持在广东三水劳教所时,恶警指使5个劳教人员,将谢汉柱按在地板上背靠铁床柱子,两人分别猛拉左右手,两人分别拉左右脚,把大 腿伸直后再往身后压,四肢痛彻心肺。这就是三水劳教所极其残酷的“五马分尸”刑罚。被折磨后,谢汉柱手脚青肿,几天都不能下蹲和弯腰,痛得不能入睡。直接 参与以上迫害的恶警有:管生产的副中队长蒋××、干事雷树保、张官胜等。
当然,在实施这类酷刑时,有些恶警根本不考虑什么影响,就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行恶的目的。
2009年9月7日,山东省苍山县新兴中学化学教师孟斐,被从单位直接绑架到山东省第二男子劳教所八大队。孟斐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孙丰俊叫了两个恶警、和三个劳教学员,把孟斐抬到了卫生室。他们把孟斐的手铐在铁椅子后 背上,把两腿分开后把两脚别在椅子两边的横梁上,两个恶警在两边猛踩孟斐的脚,横梁立刻就硌到了小腿的肉里。孙丰俊又叫两个普教犯在后面用脚向下踩手铐, 两手腕也被手铐卡在肉里。恶人还揪住头发用力向后下方拽、并摁住头。这时,恶警孙丰俊就往孟斐的头、胸膛、两肋一阵猛打。孙丰俊突然猛地一拳打在孟斐的左 大腿上。孟斐感觉到刺骨的疼痛,流下了眼泪。
恶警孙丰俊恬不知耻地说:下面垫着椅子平板,再疼骨头也不会断,我就学的这一招,里面伤的多 重,外面也看不出来。接着就两拳,三拳,十拳,二十拳……也记不清多少拳了,孟斐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右边的恶警见状也以同样的方式打孟斐的右大腿。后边的 两个普教犯也猛打孟斐的头、肩、背、两肋。
这种酷刑有多狠毒?不要说亲自承受了,人想象一下也能知道这痛苦的滋味。恶警说“我就学的这一招”。这一招没有什么难学的,说一声就把人教会了。可是谁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呢?下得了如此狠手的人,其心肠之毒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了,有些恶警在实施这类酷刑时是不自曝其丑的,因为这类酷刑的目的就是不让人看到内伤,恶人们还怎么会去告诉被迫害的人呢?他们只是不动任何声色地实施着这种酷刑。
中 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师梁波,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被北京海淀分局警察绑架。看守所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野蛮殴打、谩骂侮辱,不让她睡觉,强迫 穿号服,强迫剪头,并对她拳脚相加。一百五十多斤的董永平竟丧心病狂地坐到梁波胸部折磨她,用左腿压梁波胸部,导致梁波胸腔软骨断裂出血。
恶警董永平为什么要坐在梁波的胸部,并且还要用腿挤压她的胸部,不就是为了折磨梁波吗?当然,梁波的软骨断裂被揭露出来了,可是还有许多酷刑造成的内伤没有被揭露出来的。
最 近海外媒体报导了河北省张家口25岁幼儿园教师胡苗苗,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所受到的摧残。大队长王伟卫指使普教犯吴艳春、李玲玲、宗东荣等人虐待摧 残胡苗苗。除毒打外,更狠毒的是这些人竟然用扫帚把和手指捣烂她的下体,致使她几个月不能直立,不能行走。胡苗苗怀疑骨头被打坏,要求到医院检查确诊,劳 教所不批准。
显然,胡苗苗的耻骨很可能被打坏了。我们看看西安大法弟子马蕴华的自述可能更容易看清恶人们对胡苗苗的迫害。马蕴华曾被劫持到 陕西女子监狱第六分监区迫害。她自述道:她们打我时,专门打阴部和腹部这些外表不易看出的部位。还把我的头按到水盆里长时间让我窒息。又用针扎我的全身, 把我的耳朵强行插上耳机,用胶布固定,逼迫我听中共诽谤、诬蔑法轮功的谎言,企图对我精神洗脑。显然,马蕴华遭到的迫害很多也都是“隐性”的,象她所说被 按到水盆里,被用针扎这些刑罚,不都是酷刑吗?可是人被施刑后,在外观上又很难看出来。
当然,警察能使用此类看不到外伤的酷刑折磨人,他们当然也可能用这种不留外伤的要人的命。
黑龙江省北安市石泉镇法轮功修炼者姜秉志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劳教,因为拒绝“转化”(放 弃信仰)一直遭受严酷的迫害。有一天,恶警打开姜秉志被非法关押的牢房,往里扔了一个方便袋,然后又扔了一个方便袋。包夹的犯人于是心领神会,把方便袋套 在姜秉志的头上,用绳子在脖子上勒紧后,几个包夹围着群殴。由于缺氧窒息,再加上狠毒的殴打,当天姜秉志就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变成了植物人。几天后,姜 秉志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那么,致死姜秉志的能是那几个监管他的犯人吗?那个扔方便袋的恶警不正是元凶吗?
其实恶警使用的这类酷刑非常多,象冷冻、曝晒、坐小凳、站军姿、不让睡觉、不让解手等等,都是属于这一类的。恶警们使用这些酷刑的目的也非常明显,就是为了残忍的折磨大法弟子,同时也可避免受到相应的指责和以后有可能的刑事追究。
通过上述这类酷刑的揭露,我们可以看出中共及其豢养的鹰犬的本性。这类酷刑长期而普遍的存在,并且针对相同的对象,正说明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5/曝光中共监牢不露外伤的酷刑-233662.html

2010-12-06:山东苍山县优秀教师孟斐十年遭迫害纪实 山东省苍山县新兴中学化学教师孟斐,男,51岁,在32年的教学工作中,多次获得县级优秀教师、骨干教师称号,发表县级教育教学论文两篇。孟斐老师所教的初三班,有三位同学获得了奥林匹克化学竞赛一等奖(国家级)。孟斐老师深得学生、家长和同事们的爱戴和尊敬。有一位老师就曾说过:“咱们全校老师、学生和家长们没有一个不说孟老师是个好人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优

2010-12-06: 山东苍山县优秀教师孟斐十年遭迫害纪实

山东省苍山县新兴中学化学教师孟斐,男,51岁,在32年的教学工作中,多次获得县级优秀教师、骨干教师称号,发表县级教育教学论文两篇。孟斐老师所教的初三班,有三位同学获得了奥林匹克化学竞赛一等奖(国家级)。孟斐老师深得学生、家长和同事们的爱戴和尊敬。有一位老师就曾说过:“咱们全校老师、学生和家长们没有一个不说孟老师是个好人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教师,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以来,却遭受了两次拘留、两次劳教,遭受了惨烈的非人的折磨,生命垂危,至今身体虚弱无力、头晕、头痛、眼睛干涩、耳鸣、记忆力差、腹痛、吃饭喝水易呛入气管、咳嗽、鼻腔内粘稠带血液体不断。

今天,我怀着极其沉重的心情,向大家讲述在中华大地上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着的共产恶党对修炼人的惨绝人寰的迫害!

木棍打断、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自从2000年秋天,苍山县公安局政保科和新兴镇派出所恶警无事生非,不断的传讯孟斐老师,非法逼问、填写保证书、限制人身自由。一直到2006年6月20日,苍山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王芳和新兴镇派出所所长常建共7名恶警,闯入新兴中学强行绑架孟斐

先是在县公安局刑讯室酷刑折磨两天两夜,有好几个恶警轮番上阵毒打,其中有个姓王的女恶警非常凶狠,用木棍打孟斐的头,把木棍都打断了。

后来孟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20天。期间,恶警王太元敲诈现金2000元,看守所恶警抢去520元。6月27日恶警王太元假惺惺地对孟斐说:“没想到你的人缘这么好,我去调查时,没有一个不说你好的,也都承认你工作能力强,我也相信你们都是好人,可上边逼着没办法呀!你可别记恨我呀。”

最后孟斐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山东王村劳教所,孟斐遭受了恶警和犹大的熬夜、毒打等等体罚及精神折磨。这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当时,法轮功学员刘如平、楚庆华等等也遭到了恶警和普教犯人的惨不忍睹的折磨。

孟斐20个月的工资和半年的工资缺补以及几项奖金、补助近4万元被县政法委、公安局恶警伙同新兴中学校长焦中华扣发后挥霍。
第二次被非法抄家、拘留摧残

2009年8月19日下午,新兴镇派出所副所长王平带两名恶警以回访的名义闯进孟斐老师的家中,非法抄家并强行绑架孟斐。随后,苍山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共产邪恶机构)、公安局国保大队、新兴镇派出所等近50人,出动十几辆警车再次扑来,抄家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连邻居家也不放过,一时黑云压顶、一片狼藉。他们个个凶神恶煞、气势汹汹,伴随着谩骂的野蛮行为,始终未出示任何证件。

这次非法抄家,恶警抢走了孟斐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教学工作中的十几本读书笔记和日记本、电脑、打印机、新买的DVD播放机、mp3/mp5/u盘、真相光盘、手机两部、照相机、现金400多元。抢窃的物品未出具任何手续和证明。同时,恶警还把孟斐的妻子王保珍、儿子孟德峰也绑架到新兴镇派出所恐吓、审讯,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拳打脚踢,进行了毫无人性的身心摧残,直到按照恶警的意图签字画押后,恶警才把遍体鳞伤、身疲力竭的娘儿俩放出了派出所。这时已是深夜一点多钟了。

孟斐被绑架到县公安局刑讯室,县610头子冯康宁、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新国亲自上阵刑讯逼供。先是把孟斐铐在铁椅子上,把孟斐的腰带、鞋子扔掉,用拳脚、木棍、橡皮棍等轮番击打孟斐的头、脸、胸膛、胳膊、小腿等处,陈新国还把孟斐的头发揪掉了一绺。孟斐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使和要求,610头子冯康宁恼羞成怒,指使群恶警强制孟斐在他们伪造的审讯笔录上签字,他们打骂吼叫,几乎把孟斐的手指头掰断了,恶人终未得逞。5个多小时的残酷折磨,孟斐没有说一句话。

夜深了,恶警把孟斐送到了苍山县看守所,看守所以孟斐身体发高烧为由拒收。而后,恶警又把孟斐非法关押在新兴镇派出所,铐在铁椅子上,由恶警看守,不让睡觉。

8 月20日上午,恶警再次将孟斐老师劫持到了苍山县看守所,看守所以“任何材料上都没有孟斐的签字”拒收。整个上午,恶警们上窜下跳,软硬兼施,软求硬磨让孟斐签字。孟斐明确表示:法轮大法教人重德行善,所作所为利国利民,根本就没有违犯国家的任何一条法律,在哪里都是受人欢迎的。是江氏流氓集团,出于妒恨,才编造谎言、编造“天安门自焚伪案”,妄图嫁祸于人,制造仇恨,并以此为借口迫害大法。违法的是江氏流氓集团,犯法的是你们这些充当帮凶的人!

下午两点,恶警只好把孟斐押回新兴镇派出所。途中,一恶警给孟斐说:下午就放你回家,只是下午你必须先到公安局,在决定书上签个字。他们使尽了欺骗的花招。在这期间,还有几个恶警到孟斐的家里,向家人花言巧语,妄想敲诈勒索。一恶警对孟斐的妻子说:“我替您托了谁谁的关系,才把孟斐放回家来,得意思意思”。就伸出几个手指头捻吧捻吧,意思是得拿几千块钱……。

下午6点多钟,苍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新国再次耍起花招,以伪造笔录的目的走了一个欺骗过场,孟斐一句话都没说,恶警陈新国以自问自答构陷笔录后叫孟斐签字,孟斐严正慈悲的对陈新国说:“你听着:为了你和你的家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请你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陈新国没有说什么,愣了一会,又拿起他自问自答的笔录叫孟斐签字,未能得逞。接着恶警陈新国召集新兴镇派出所全部警察、孟斐所在村的邪党书记杨茂付、孟斐的妻子王保珍等,宣读了一个对孟斐“监视居住”的非法决定,又叫孟斐签字,孟斐仍然一个字也不签。就这样,孟斐走出了新兴镇邪恶的派出所。

第二次非法劳教、被摧残奄奄一息

9月1日开学,孟斐老师照常到学校上班。9月7日上午8点多钟,新兴镇派出所副所长王平带三名恶警,突然闯进新兴中学办公室再次将孟斐绑架,没有经过任何手续,直接由苍山县610头子冯康宁、新兴镇派出所所长常建、另两名恶警,非法将法轮功学员孟斐绑架到山东省第二男子劳教所八大队劳教。途中先去了临沂市邪恶的劳教局,在完全违背程序的 “劳教决定书”上再做了伪造。

9月7日下午2点左右,恶人冯康宁、常建4人,把孟斐老师从车上拽下来,粗暴地拖到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大门里边。孟斐问:“你们凭什么把我弄到这里?”冯康宁答:“就因为法轮功。”孟斐问:“法轮功违反中国的那条法律了?我炼法轮功对谁造成伤害了?你们是执法犯法!”冯康宁答:“管不了那么多,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一边说着就骂骂咧咧的钻进车里跑了。

劳教所恶警孙丰俊指使普教人员(因偷抢嫖赌打架等劳教的)把孟斐拖到办公室,鞋子拖掉了,脚也磨出了血,又强行搜走了身上仅有的20元钱和一串钥匙。稍后,恶警孙丰俊指使“犹大”们把孟斐又拖到放被辱的一间屋子里,“犹大”们指手画脚,胁迫规定坐的姿势,一动也不许动。孟斐就是不配合他们,恶警孙丰俊就打耳光、打头,用脚踢臀部和小腿。恶警还常常偷偷的、恶狠狠的猛踢两脚或趁你不备时猛打两拳,造成恐吓气氛。

孟斐决心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9月8日凌晨4点多钟,一个恶警朝着孟斐的头猛击一拳,转身就往门外走。犹大就呵斥孟斐在小板凳上坐直。早饭后,犹大向恶警报告:孟斐也不吃饭,也不说话,可能是病了。恶警喊来几个普犯,把孟斐拽到卫生室,试了试体温,给了几片药,就又拽回那间屋子。恶警瞪着眼说:“像你这样的我们见得多了,绝食也不怕,再不吃就灌食,我们有的是时间。”犹大们伪善的开始了那一套歪理邪说,孟斐听也不听。

午饭,孟斐没吃。随后,孙丰俊叫了两个恶警、两个普教犯、一个犹大,把孟斐抬到了卫生室的一间屋子里。几个人抬起来往水泥地上摔,用脚猛踢阴部,孙丰俊还揪住头发往墙上撞。又把孟斐的手铐在铁椅子后背上,把两腿分开后把两脚别在椅子两边的横梁上,两个恶警在两边猛踩孟斐的脚,横梁立刻就咯到了小腿的肉里。孙丰俊叫两个普教犯在后面用脚向下踩手铐,两手腕也被手铐卡在肉里。还揪住头发用力向后下方拽、并摁住头。这时,恶警孙丰俊就往孟斐的头、胸膛、两肋一阵猛打。

鼻子和嘴里流出的鲜血染红了白衬衣、浸透了裤子。恶警叫嚣:你吃不吃?不吃就用电棍电你。孟斐说: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这样对你们不好。我学大法做好人……正说着,孙丰俊猛地一拳打在孟斐的左大腿上,感觉刺骨的疼,孟斐流下了眼泪。

恶警孙丰俊恬不知耻地说:下面垫着椅子平板,再疼骨头也不会断,我就学的这一招,里面伤的多重,外面也看不出来。接着就两拳,三拳,十拳,二十拳……也记不清多少拳了,孟斐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右边的恶警以同样的方式打右大腿。后边的两个普教犯也猛打孟斐的头、肩、背、两肋。法轮功学员孟斐高喊: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

恶人为了打人取乐,有时抡起拳头或是抬起脚,在孟斐面前虚晃一招,孟斐条件反射似的惨叫一声,恶人们龇牙咧嘴、发出狂笑,突然又猛地一拳或是一脚,就这样,恶人们疯狂地折磨了孟斐两个多小时,直到快休克了才作罢。

据说,这种对人体肉身和精神的摧残,在短时间内就可使人死亡或致伤残或精神失常。恶警孙丰俊是一个天良丧尽、人性全无魔鬼,他叫来了狱医,开始了新一轮的灌食迫害。恶警孙丰俊恶狠狠地说:你知道什么是灌食吗?叫你尝尝灌食的滋味。恶人们死死的按住孟斐,狱医轮番往孟斐的两个鼻孔插管,边插边打,插了多少次,也没插进去,越是插不进去,恶人越是疯狂,毒打使孟斐感到五脏都碎了。

野蛮的灌食失败了,恶人们把孟斐抬回了8大队,由几个恶警看守。

天黑了,恶警又把孟斐抬上车,拉到了八三医院(和劳教所一家)继续强行灌食,方式与下午灌食完全相同,只是参与的恶警更多、更疯狂、更残忍。就连参与插管的一个护士都承受不住了,她大声地说:“你们这是虐待”。

又经过了近十次的鼻孔插管失败后,他们拿来钳子、镊子和一些硬直的东西及更粗硬的塑料管,强行撬开孟斐的嘴,用圆头钳子扭住舌头,鲜血立刻就从嘴里淌了出来。晚上九点多钟了,管子仍未插进去,孟斐的鼻腔肿了,喉管破了,浑身溅满了血渍,恶人才停下来。过了一会,才把奄奄一息的孟斐抬到病房里,恶警孙丰俊把孟斐的手铐在床头上。挂上吊瓶,开始打点滴,还进行了几次肌肉注射,也不知是什么药物,孟斐一动不动了。

陪床的“犹大”把孟斐的血衣剪了下来,只剩下裤头。只见孟斐全身黑紫,两条大腿更是吓人,真是体无完肤,面目皆非了!“犹大”都哭了。直到第二天,换了一位警察来看管,才把手铐拿掉。那位警察说:“都这样了,还铐着干什么。”

第三天过去了。

第四天过去了,一直没停下打点滴。

第五天停针了,病房里异常的安静,不知道恶人又耍什么花招。

9 月13日晚饭过后,突然,一群恶警冲了进来,把孟斐抬到上次灌食的那间屋子,同样铐在铁椅子上。声称这回是请来了灌食高手,她从来没有灌不进去的。头两次没有插进去,恶警们就开始又打又骂,第三次插进去了,灌进去一碗温汤,然后就把管子的上头固定在头上,并说:“行了,没事了。”刚说完,就见灌食的管子和汤还有血一并从孟斐的嘴里喷了出来。恶警们气急败坏、连打带骂的把孟斐抬回了病房,狠狠地摔在床上。

两三分钟左右,孟斐突然休克了。病房里一片吼叫,恶警、医生和护士里外穿梭,又把孟斐抬到急救室,据说还请来了什么医院的高级大夫,整整折腾了一夜,体温还是在四十度,孟斐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脸色蜡黄,完全脱相。

恶人的丑恶表演

短短五天,恶警就把法轮功学员孟斐迫害至死亡的边缘,眼看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邪恶的劳教所为了推脱责任,急忙催促苍山610恶人冯康宁赶快来把孟斐拉回去。610恶人也往下推责任,就叫新兴镇派出所所长恶警常建去劳教所。直到9月15日下午4点多钟,新兴镇派出所副所长王平带两名恶警和孟斐的妻子王保珍才在劳教所的再三催促下,极不情愿地来到劳教所。恶警王平办理完了非法劳教的解除手续,然后去八三医院。

当恶警王平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孟斐时,一下吓傻了,想不到短短几天时间劳教所就把孟斐迫害到如此可怕地步,他怕孟斐回不到家,他怕自己承担责任。为了逃脱责任,恶警王平再次耍起了共产邪党流氓手段,三个人钻进车里仓惶逃窜了。途中,王平给孟斐所在村的恶党书记杨茂付打电话,让告诉孟斐家人,就说孟斐病了,他老婆得在医院照顾几天。

恶警王平跑了,劳教所的恶警气得大骂苍山610没个好东西、骂新兴镇派出所王平畜生不如。劳教所只得再往临沂市和苍山县的邪恶部门交涉。因为孟斐生命危在旦夕,他们急盼推掉责任,更不愿意遭到国际社会追查(万一死亡),所以急着要把孟斐赶快推出去。一开始,劳教所恶警还向孟斐妻子勒索钱财,到了这个地步,也顾不上要钱了,对王保珍说:孟斐自由了,你得赶快带孟斐回去,到别的医院治病去,别耽误了。王保珍说:“王平什么都没叫我带,就把我拉来了,我一分钱也没有,天都黑了,怎么走啊?就在你们医院治吧,天亮再走。”恶警不同意,为了推掉责任,就把孟斐和他妻子用两辆警车连夜送进淄博的一家医院,就溜掉了。

因为交不上钱,医院不办住院手续,更不会给治疗。王保珍在极度无奈、悲哀和无助中只有告诉家人租车连夜把孟斐拉回了家。惨无人道的迫害致使孟斐身体内外伤痕累累,一直口吐黑紫浓痰,体温不稳定,常常高烧四十度以上。家人把孟斐送进苍山县中医院抢救,针对肺炎使用了输氧、输血浆、输液、吸雾、导尿、监控以及各种类型的化验检查手段。频繁间歇性高烧不退,经过了二十一天,医院方连发了两个“紧急病危通知”,情势每况愈下,各项费用已达三万多元。这时,院方提出以每天一万元的医疗费继续一周的治疗。孟斐要求出院,院方拒不同意。孟斐的亲友托熟人打听到:上边有人安排,就是治死也不许出院。

孟斐为了出院,再次绝食,拒绝一切检查和治疗,院方才勉强答应出院,而且开了近千元的药同意回家治疗。由于高烧不止,家人又通过关系请来了枣庄市中医院的所谓“高级教授”,进行了半个月的承诺治疗,又花去了几千元,病情继续恶化,亲戚朋友心急如焚,又把孟斐拉去了临沂市人民医院,几名大夫观察后摆手不收,孟斐的妻子当即眼泪纵横,祈求医生给想想办法,一位大夫说:“你们去省城医院试试吧。”回家后,孟斐的家人再次向亲友借钱,几经曲折,于2009年11月1日住进了山东省立医院,经过十九天,花费六万多元,病情也没有见好。

鉴于邪恶对法轮功学员孟斐的残酷、野蛮、血腥的身心迫害,致使孟斐的身体和精神遭到极端严重的摧残,住院欠债八万多元,给家庭和亲人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工作环境遭破坏,学生的道德品质遭共产邪党谎言毒害。这就是邪恶对法轮功学员和世人犯下的罪行,天理不容!

事至如此,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奉劝那些助纣为虐、参与迫害的人,立即悬崖勒马,能实际的用眼睛看一看,用耳朵听一听,用大脑想一想:你们周围的法轮功学员在社会、单位、家庭中,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法轮功学员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在利益面前不争不抢、在矛盾面前宽容忍让、在家庭中尊老爱幼。你们可能是为了升官、发财,也可能是被谎言毒害,从而丧失了原来善良的本性,那么,当你们终有一天良心发现,明白了自己今天所做的是违背了人类的道德良知,迫害了好人的时候,或者做坏事太多遭到报应的时候,你能心安理得吗?

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可能你知道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怨无恨、与人为善,是公认的好人;可能你也不得不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永恒的天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曾誓言: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

所有参与迫害的人,清醒吧!如再执迷不悟,德国纳粹分子、柬埔寨红色高棉恶首以及文革后被处决的三种人,就是你的例子!清醒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法轮功学员再次奉劝所有的人:为了你和你的家人平安健康,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要相信“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6/山东苍山县优秀教师孟斐十年遭迫害纪实-233330.html

2009-10-11:山东苍山县教师孟斐被劳教所迫害生命垂危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零九年九月七日,山东苍山县新兴镇中学教师孟斐被镇派出所和县公安局绑架到王村劳教所,在劳教所遭受了打骂和强行灌食等折磨,被迫害的高烧四十多度,肺部发炎,导致生命垂危,目前尚在医院抢救。 大法弟子孟斐是苍山县新兴镇中学化学教师,零九年九月七日上午,苍山县新兴镇派出所副所长王平(音)等四名警察来到新兴镇中学,不由分说,戴着手铐将正在

2009-10-11: 山东苍山县教师孟斐被劳教所迫害生命垂危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零九年九月七日,山东苍山县新兴镇中学教师孟斐被镇派出所和县公安局绑架到王村劳教所,在劳教所遭受了打骂和强行灌食等折磨,被迫害的高烧四十多度,肺部发炎,导致生命垂危,目前尚在医院抢救。

大法弟子孟斐是苍山县新兴镇中学化学教师,零九年九月七日上午,苍山县新兴镇派出所副所长王平(音)等四名警察来到新兴镇中学,不由分说,戴着手铐将正在办公室备课的孟斐强行绑架到警车上,而后苍山县公安局六一零恶警冯康宁和新兴派出所所长常键开车直接将孟斐绑架到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孟斐被关押在劳教所八大队,劳教所内的五六名警察和犯人将孟斐捆绑在铁椅子上打骂折磨,强行插管灌食,一连插了十几次也插不进去,孟斐满脸是血。劳教所又将孟斐转到劳教所医院打针,打了两天的针,又转到劳教所灌食折磨。孟斐被折磨的发高烧到四十多度,肺部发炎,剧烈的咳嗽,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通知苍山六一零接人。

九月十四日,新兴派出所三人和孟斐的妻子来到劳教所,办完手续后,派出所警察见人已经快不行了,偷偷的开车跑了。

九月十五日,孟斐的家人将昏迷不醒的孟斐送进县中医院抢救,已花费一万多元。

再次奉劝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六一零、派出所和劳教所的警察们:谁干的一切都有记载,如不悬崖勒马,当这场非法的迫害结束时,在面临法律的审判严惩时,你们后悔可就晚了。看看中共历次整人运动的最终结局,也该吸取教训理智的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1/210184.html

2006-11-20:山东临沂苍山县六一零欲对李增朴等判刑迫害 临沂市苍山县六一零在六月十六日绑架了大法弟子李增朴和肖桂梅夫妇后,罗列罪名,于九月二十八日非法开庭,现李增朴和肖桂梅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县六一零妄图对李增朴夫妇非法判刑,并一直拒绝家人前去探视。 同时,在六月二十日左右还绑架了新兴中学教师孟非(男,四十多岁)和皮防病医院职工吴淑娟(女,四十多岁),现得知孟非已于七月中旬被送入王村劳教所劳教二年

2006-11-20: 山东临沂苍山县六一零欲对李增朴等判刑迫害
临沂市苍山县六一零在六月十六日绑架了大法弟子李增朴和肖桂梅夫妇后,罗列罪名,于九月二十八日非法开庭,现李增朴和肖桂梅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县六一零妄图对李增朴夫妇非法判刑,并一直拒绝家人前去探视。

同时,在六月二十日左右还绑架了新兴中学教师孟非(男,四十多岁)和皮防病医院职工吴淑娟(女,四十多岁),现得知孟非已于七月中旬被送入王村劳教所劳教二年,吴淑娟送济南劳教三年,因身体查出有病,劳教所拒收被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0/142802.html

2006-11-10:山东苍山县610绑架李增朴等四名大法弟子 2006年6月16号,苍山县610先后绑架了本县大法弟子李增朴(60岁,苍山县建筑公司退休职工)、肖桂梅(60岁左右,李增朴的妻子,退休小学教师)、吴淑娟(40多岁,苍山县皮肤病医院职工),还有一名男性大法弟子(姓名不详)。恶党的苍山县检察院已非法下达了对李增朴、肖桂梅的批捕书。现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

2006-11-10: 山东苍山县610绑架李增朴等四名大法弟子
2006年6月16号,苍山县610先后绑架了本县大法弟子李增朴(60岁,苍山县建筑公司退休职工)、肖桂梅(60岁左右,李增朴的妻子,退休小学教师)、吴淑娟(40多岁,苍山县皮肤病医院职工),还有一名男性大法弟子(姓名不详)。恶党的苍山县检察院已非法下达了对李增朴、肖桂梅的批捕书。现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0/142133.html

临沂 兰陵县(苍山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6-06-02: 相应的单位人员信息(区号:0539):
兰陵县610头目 冯康宁手机 15863936619 13562980639
兰陵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李林蔚 13864972666
县政法委5211342,县公安局5567418
县法院5537038,县检察院3012866
县司法局7929207
李增刚: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  13573990006
周振: 政委         13953963766
宋加贤:副局长、交警大队长 15805393669
赵光:副局长        13905491698
潘洪儒: 副局长       13905393665 (分管兰陵派出所)
蔡伟超: 副局长       13805393925
左月太: 副局长、纪委书记  13905393699
张中国: 副政委、政工室主任 13665491678
潘云峰: 刑侦大队长     13905393891
徐士国: 经侦大队长
佘沛光: 巡警大队长
郭长青: 指挥中心主任
徐东辉: 城管局局长

2015-11-25:
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政法口:
政法委 5211342
公安局 5567418
法院   5537038
检察院 3012866
司法局 7929207

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610头目 冯康宁手机15863936619 13562980639
兰陵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李林蔚 13864972666

山东省临沂直工委610办公室主任范东旭电话:0539-8726628 手机:15553950635

2015-01-31: 附山东省兰陵县公检法信息

兰陵县610头目 冯康宁手机15863936619   13562980639
兰陵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李林蔚  13864972666

临沂看守所:河东区重沟镇大三官庙村北
兰陵县看守所:
地址:县城埝桥路,邮政编码:277700
电话:0539-5231695
所长王晓民139699732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