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 成都 温江县(区) >> 白群芳(白琼芳)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市温江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1-14
案例分类: 农村人  洗脑班  非法拘留/绑架  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杨益凡(化名刘全)
夫妻/父母: 白群芳(白琼芳) 杨建中(杨建忠)
交叉列在: 四川 > 成都 新津县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新津县洗脑班,新津县花桥)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1-02-07:中共恶党对一位老年农妇的恐惧与迫害 成都市温江区现年62岁的法轮功学员白群芳,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在家里准备种秋莱的种子,遭六个国安便衣踹开竹席围墙闯入绑架,劫持到新津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药物毒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又扔到乡下破烂的家中…… 白群芳几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做小生意,兄弟姊妹多,在中共的统治下生活艰难、读不起书。一九九八年三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她不认识字

2011-02-07: 中共恶党对一位老年农妇的恐惧与迫害
成都市温江区现年62岁的法轮功学员白群芳,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在家里准备种秋莱的种子,遭六个国安便衣踹开竹席围墙闯入绑架,劫持到新津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药物毒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又扔到乡下破烂的家中……

白群芳几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做小生意,兄弟姊妹多,在中共的统治下生活艰难、读不起书。一九九八年三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她不认识字,别的法轮功学员读《转法轮》她跟着看,看着看着,《转法轮》上的字就在脑海中闪现,一层一层的。不长时间,《转法轮》上的字基本上都认得了,不过一年时间就能通读《转法轮》。

谁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国的天空恶浪翻滚,江泽民集团掀起了迫害法轮功的狂潮。这么好的功法却不准人民炼,这么好的书却不准人读,书还被搜去,白群芳怎么也想不通。她与同修结伴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赴京上访,决心要为法轮功鸣冤。从那以后,被中共恶党迫害至今。

十一年来,白群芳被和盛镇政府、和盛镇派出所、温江区拘留所、和盛镇洗脑班、新津洗脑班等非法关押,还多次被迫流离失所,曾经遭到中共邪党人员围追堵截。和历次中共邪党运动中被迫害的人一样,她被生产队管制监控,行动受到限制,甚至被干部辱骂。

一、天安门广场上的流氓警察

白群芳没出过远门,更没去过北京。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早上五点过,她和陈金华(法轮功学员,曾任和盛镇副镇长)到了天安门广场,一下车就被警察围住,一看,到处站满了警察,警察截住问:“是炼法轮功的吗?”她们说:“是。”随之不由分说就被强行塞进警车。一恶警说:“这么老了,还要炼。”照陈金华的脑袋就是一警棍,另一恶警穿的硬底皮鞋踩住白群芳的脚使劲搓。她们都没想到天安门的警察这样野蛮,这样流氓无耻。

她们被拉到天坛派出所,问了姓名、住址后就被关在一间大屋子里,挤得满满的,也不给饭吃。当天下午六点过,家乡成都市温江区和盛镇的人就到了,一个是和盛镇派出所的冯志勇,另一个是镇政府的李红元。他们把白群芳和陈金华带到了北京火车西站,命令:“你两个把身上的钱交出来。”陈跟白说,我们俩是女人,我在县里曾是和盛镇副镇长,不交,他们不敢怎么样。结果她们还是被强迫拿出来,陈金华被抢走八百多元,白群芳也被抢去八百多元。然后都被手铐铐住,命令:“不准动。”收去的钱当时不给收据,至今11年多也没还钱。

二、恶党监狱的奴役

白群芳和陈金华被押回温江县,关进县拘留所15天,接着转县看守所关押32天。在那里面过的是非人的日子。

在看守所每天罚做苦工,拉铜丝电线,即把跟线一样细的铜丝从约三米长的塑料皮电线中拉出来,天天双手都拉出血,痛的钻心。每天要拉出五斤铜丝才给饭吃。当时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在看守所期间不能看书学法炼功,一炼功就要戴脚镣手铐,挨打,罚跪。

三、和盛镇恶党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迫害

白群芳从看守所出来已是二零零零年三月份了,回家后几天就被和盛镇政府押去办洗脑班迫害,受到和盛镇政府恶狗李红元、胡冬祥、杨碧群、陈尚云、姚绍成、和书记黄洪石等的轮番的残酷迫害。他们打头、打背、打脚板心,边打边说,说到“你脑壳不听话”,就用竹板子打头,把头打起包;说到“你到处乱跑不老实在生产队劳动”,就拿棒子打背。李红元打人就打耳光,把头打昏,耳打蒙,下狠手往死里打,凶残歹毒。

他们用八股八号铁丝,扭成鞭子专打脚板心,叫被打的人脱光袜子光着脚板心跪着,也是边打边说:“你会跑,跑到北京去了,跑到天安门去了,什么护法去了,……”说一句狠毒打一下,痛得钻心。白群芳那时是已过半百的人了,还带着两岁的小孙女陈桃,从来没有受过这种侮辱,从来没受过这种毒打迫害。和盛镇恶人太没人性,真是中共豢养的流氓。

他们打累了就把白群芳弄去曝晒,站在太阳坝里晒得周身汗流浃背,连小孙女也不放过。怕小孙女乱跑只得把孙女牵在身边,一次晒几个小时。

和盛镇恶党当年接连办了五~六期洗脑班,每期五、六、七天不等,一直到七月才结束。

白回家后经常受到骚扰,三五个人七八个人常来抄家,电视机被抢走,仓里的谷子被用鸡公车推走。还罚款1.55万元。他们还要将白群芳抓去关押,2000年腊月卄八,大队书记杨结全,给镇派出所的小李打电话叫武装部长胡冬祥多来人。白群芳只得离开了家,长期流离失所。

四、成都、温江恶警拿着枪围堵白群芳

中共打着改善人权的幌子骗取国际社会的信任,取得了奥运举办权后,变本加厉疯狂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杨建中、白群芳夫妻俩,都被邪党列入黑名单,不要任何“证据”随时可抓去迫害。鉴于此,白群芳、杨建中已被迫流离失所许久。

奥运前夕,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深夜,白群芳、杨建中悄悄回家拿点东西,八月七日晨天下倾盆黑雨,杨建中以为很安全,就打着伞顶着倾盆雨去厂大门前公路对面的商店买点食品,谁知被蹲坑的发现,刚进商店,后面就跟来厂退休办副书记陈东方、厂保卫处干事吴涛,商店旁边公路上公平派出所的警察已开来警车。杨建中被陈、吴挟持穿公路到厂大门口,进入住宅区杨就大喊“法轮大法好” ,一直喊到杨所住的楼下。这时倾盆大雨并没停,许多职工冒雨伸出头向外看,住一楼的职工就出楼梯口看,杨建中不停地大喊“法轮大法好”,引起了恶警的恐慌,立即将杨建中双手铐上塞进警车,调转方向就开往公平派出所。

杨建中在楼下高喊“法轮大法好”时,白群芳在楼上听见,确定杨被绑架了,只好继续流离失所。

成都公安和温江公安为了抓住白群芳,开了多辆警车到和盛镇,到航天7111厂大门外商店两头停着守候。成都恶警拿着手枪指挥拿着手枪的温江恶警到处围追堵截抓农民老太太白群芳。在和盛镇街上挨家挨户查问:“你们认得白群芳不?她是不是躲藏在你家?把她交出来!”陈金华也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他们强逼陈金华,要她交出白群芳

一个六旬的手无寸铁的文盲老太婆对他们有什么威胁呢。他们这样兴师动众,害怕到这种程度。

五、遭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杨建中偕同老伴白群芳,去新都看望老同学,同时也逛逛宝光寺。谁知晚上,白群芳接到家乡和盛镇土桥村大队书记陈兵的电话,骗她回去,说什么:“你让我们找得好苦啊。只要你回来,我保证你什么事也没有,若不回来被他们抓住,后果自负,我们大队就保不了你。”白信以为真,答应回去,陈追问:“你现在什么地方?”白回答:“新都宝光寺庙子上”。

和盛镇恶党骗知白群芳消息后,欣喜若狂,立即开两台车拉一大帮人去航天7111厂,串通保卫部连夜策划抓捕行动。在此之前,航天7111厂恶党书记王洪涛、厂长易华昌等几个主要头目已开四辆车到处去找杨建中,还有退休办书记孙光友、副书记陈东方积极配合。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上午,白群芳八点过只身回和盛镇,从住地赶车去新都客运中心,买到上午十一点回和盛镇的车票。正在等车,被头晚赶来的一帮恶人在新都客运中心截住:有和盛镇镇长王伟、党委书记黄旭东、610李刚、610治安办主任程松清、610专管镇压法轮功的周德碧及派出所李警官二人、土桥村大队民兵连长王成军等九人,还有航天7111厂保卫部部长李善清、副部长贾晓冬、干事吴涛、包夹罗中奇、张武修等。

恶人们胁迫白群芳回去找杨建中,白带着他们在新都街上转了好几个圈,到上午十一点四十分左右才找到杨建中住处,将杨绑架回到温江航天7111厂监禁起来,走一步都得跟厂“保卫部”报告,同时派了专人(罗中奇)监管居住。

结果,六十一岁的白群芳被立即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七十一岁的杨建中被软禁在家,一个人孤苦伶仃,不仅失去妻子的照料,也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外出买菜都有人跟着。

六、再一次绑架

又一个“十一”日,中共成都市温江区和盛镇恶党,他们对农民文盲老太婆白群芳又害怕了,提前半个月动了手,即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就将白群芳绑架。

现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已穷凶极恶,完全是随意抓人,判刑,折磨,注射不明药物,长期关押遥遥无期。不讲什么法律,不要什么证据,只要是以前抓过的,黑名单上有的,随时可以再抓再关押。据陪教说,九月一日就通知了她们去“陪教”白群芳

九月十五日早上,以和盛镇司法所程松青(四十二岁左右)为首的八个人,七点过就到了航天7111厂外,闯进杨建中家门搜查了没见人,只好走了。白群芳正在乡下老家选菜种。程松青几个人约十点多闯到白的家将其团团围住,踹烂竹席围墙冲进家里,将手无寸铁的白群芳绑架,直接从家由两个陪教挟持,由程松青开车及罗林送新津洗脑班。九月十五日下午五点左右才把白群芳关进1楼11号监室。几天后就转到三楼316室关押。

七、遭药物毒害、生命垂危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八日上午,白群芳并没要求去看病,是王秀芹主动要送白群芳去新津县医院看病,开回两次输液的药和内服药,回到洗脑班由龚医生输液。他们为什么对白群芳如此“关心”?

十月四日,杨建中在温江租的出租车给老伴白群芳送寒衣到洗脑班。白群芳当着王秀芹(洗脑班人员)及4个陪教的面跟杨建中说洗脑班将在十月八日放她回去。杨建中十月八日、九日没见白群芳回家,十月十日杨建中自己去接,洗脑班门卫却说“不能私自来接”,将门紧闭,杨建中拍打了几下大铁门要求见王秀芹问个明白: “自己的老伴为什么不让接?”洗脑班不理睬。因拍打了几下大铁门就构成所谓 “冲击军事机关罪”。十月十一日杨建中去和盛镇辗转找到派出所程松青,告诉他新津洗脑班叫去接白群芳,并问为啥原因抓白群芳,问都问不得,这就构成了所谓 “冲击政府机关妨碍公务罪”。 杨建中就因这两个荒唐罪名于十月十三日被抓进新津洗脑班关押四十九天。

十月十二日上午八点过,殷得财到316监室威逼白群芳说出十月四日杨建中送寒衣带来的几个人是不是法轮功学员,都是谁?白群芳说不认识。十月十五日上午,殷又到316监室威逼。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半,龚医生突然拿来药要给白群芳输液,白群芳说:“我不输”,他们强廹输,三小瓶药水,黄色,一组药内据说有安查硷、盐水等几种药合起为一组,白群芳不认识。一组、二组药都输完了,三组药刚输一点手就肿了,换一只手就感到人不好,头昏昏沉沉,周身感到不舒服。第三组药输完上厕所、洗脸,回到床上一下子就倒下说不出话来,周身不能动,陪教张季英、李代群马上喊人来看。白群芳动不了,啥也不知道了,但还有脉息。到新津县医院检查,这时已是十月十五日晚上八点过,在新津县医院做CT后,医生问输了什么药,两个陪教和王秀芹都不开腔。

白群芳的脸上起潆潆(圈圈),手上出现药物中毒症状,已成半瘫痪,出现生命垂危征兆。看到情况严重,县医院医生马上给白群芳喝了二瓶急救药水,并叫马上住院。王秀芹说不住。新津县医院医生开处方时写明:“后果自负”,称是脑溢血。

白群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时,洗脑班怕承担责任,在殷得财的指使下,急于摔包袱把白群芳赶快送走,具体由王秀芹执行。十月十六日下午三点过,来接白群芳的人是和盛镇610的罗林,是程松青派来的。罗林把白群芳送到乡下破烂的家,两陪教张季英、李代群把她扶到她那座烂房子里丢下就要走,时间是五点半左右。当时,白群芳半身瘫痪,仍站不起。罗林骗说一会找人来护理。但罗林及陪教、司机走后谁也没再来。他们以为白群芳死定了。

由于上天的眷顾,白群芳没有死。见天黑也没人来,七点过了,白群芳爬爬走走,找到本生产队的人,后转到儿子家中。十八日,白群芳病痛加重,要求她儿媳找个三轮车把她拉到乡政府,见到唐学飞、罗林。程松青、温江区政法委书记陈定祥也来了,看此情况都溜走了。白群芳不能动,半身瘫痪,说不出话,成都市第五医院检查确诊为脑溢血、脑血管硬化。二十四日因无钱给医药费被迫出院。十一月一日上午,白群芳拖着极度虚弱的身体,在家走路一飘一幌,迷糊着一下坐下去就起不来,儿子把她送到温江区医院,确诊为腰椎骨折,住了十二天医院。

十一月十九日,白群芳拄着拐杖拖着虚弱的身体到信访办找程松青,要求他解决医药费,同时问他们为什么把老伴杨建中抓走,程松青不理睬。十一月二十三日,成都市政法委、温江区政法委、新津洗脑班来3个人,还对白群芳所谓“回访”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7/中共恶党对一位老年农妇的恐惧与迫害-235941.html

2011-01-18:国家级工程师遭诬陷 被绑架到洗脑班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杨建中、白群芳,一对满头白发的老夫妇,因修炼法轮功,屡遭邪党迫害。近期,杨建中、白群芳又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恶徒并构陷这位七十三岁的老工程师冲击军事机关。杨建中是国家级工程师,曾为中国航天事业做巨大贡献。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白群芳被“成都市温江区司法局和盛司法所”的程松青、和盛镇来访接待办公室的罗林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十

2011-01-18: 国家级工程师遭诬陷 被绑架到洗脑班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杨建中、白群芳,一对满头白发的老夫妇,因修炼法轮功,屡遭邪党迫害。近期,杨建中、白群芳又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恶徒并构陷这位七十三岁的老工程师冲击军事机关。杨建中是国家级工程师,曾为中国航天事业做巨大贡献。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白群芳被“成都市温江区司法局和盛司法所”的程松青、和盛镇来访接待办公室的罗林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十月四日,杨建中在温江租的出租车到洗脑班给老伴白群芳送寒衣。白群芳说洗脑班答应十月八日放她回去,叫杨通知和盛镇来接人。杨建中在十月八日、九日没见白群芳回家,十月十日就自己去接,洗脑班门卫却说“不能私自来接”,将门紧闭,杨拍打了几下大铁门要求问个明白:“自己的老伴为什么不让接?”洗脑班恶徒不理睬杨建中,却打电话到航天7111厂保卫部,诬陷杨建中带了一帮人冲击了军事机关。新津洗脑班在蔡湾,里面有驻军,恶徒故意借此构陷杨建中。

十月十一日上午,杨建中多方打听,费好大劲才找到和盛镇派出所找到程松青,跟他们讲真相,杨说:“我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你们把我老伴抓走,我连煮饭、照顾我的人都没有。”程松青打断杨的话:“白群芳是你老婆吗?有结婚证吗?”杨说:“你那天闯到我家来抓人都说白群芳是我老婆,今天怎么不认账了?”程说:“你不带结婚证怎么能证明白群芳是你老婆呢!”完全是一派无理取闹,程还威胁要把杨建中也劫持到洗脑班。

十月十二日下午五点过,离岗管理部电话通知杨十月十三日上午八点到离岗管理部来一下,保卫部有事找你。结果十月十三日上午,在离岗管理部办公室,保卫部部长李善清、保卫部干事吴涛、郭军、公平派出所两个警察及离岗管理部书记孙光友等将杨建中绑架到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四十九天。恶人给这名七十三岁的老人安的罪名竟是“冲击军事机关”、“冲击政府机关妨碍公务”。

杨建中于十一月三十日被释放。之后一个多月,他都一直整天昏昏沉沉嗜睡,失忆严重,过去好多东西记不起来。

杨建中是国家级工程师,曾为中国航天事业做巨大贡献,当年是夜以继日、呕心沥血、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曾为航天7111厂重新建厂节省了几千万元投资。杨建中因忘我工作得了多种疾病,修炼了法轮功,一身疾病不翼而飞,为单位节省了医药费,却受到邪党严重迫害,航天7111厂现任领导不但不保护这样的大功臣,反而助魔为虐,配合江氏流氓集团对杨建中进行经济迫害,劫持杨的二万元钱后还扣发工资二年多。

不仅如此,航天7111厂邪党还迫害杨建中的儿子、法轮功学员杨益凡。杨益凡至今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已近三年。妻子被迫与杨益凡离婚,孩子判给女方。杨益凡的技术和人品在航天7111厂是有口皆碑,可航天7111厂反而趁机开除了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国家级工程师遭诬陷-被绑架到洗脑班-235019.html

2010-09-22:成都市温江区和盛镇八大队法轮功学员白琼芳被绑架 2010年9月15日,四川成都温江区和盛镇派出所等一伙恶人把白琼芳从家中绑架,情况不详,望知情同修提供实情,揭露、清除邪恶,救度众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2/229947.html#109220474-1

2010-09-22: 成都市温江区和盛镇八大队法轮功学员白琼芳被绑架
2010年9月15日,四川成都温江区和盛镇派出所等一伙恶人把白琼芳从家中绑架,情况不详,望知情同修提供实情,揭露、清除邪恶,救度众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2/229947.html#109220474-1

2010-09-18:成都市白群芳再次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 明慧网2009年10月22日报道了成都市温江区法轮功学员白群芳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迫害的消息。时隔不到一年,2010年9月15日上午11时许,白群芳又一次被温江区国保大队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当时白群芳正在家里准备种秋莱的种子,六个国安便衣特务突然踹开竹席围墙闯入,对赤手空拳的老太婆实施了绑架。 白群芳住在和盛镇土桥村大队,现年62岁。2000年

2010-09-18: 成都市白群芳再次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

明慧网2009年10月22日报道了成都市温江区法轮功学员白群芳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迫害的消息。时隔不到一年,2010年9月15日上午11时许,白群芳又一次被温江区国保大队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当时白群芳正在家里准备种秋莱的种子,六个国安便衣特务突然踹开竹席围墙闯入,对赤手空拳的老太婆实施了绑架。

白群芳住在和盛镇土桥村大队,现年62岁。2000年1月19日早上5点钟与同修陈金华一道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绑架回温江后,一直遭恶党迫害。十一年来她被和盛镇政府、和盛镇派出所、温江区拘留所、和盛镇洗脑班、新津洗脑班等非法关押,还多次被迫流离失所,有田地不能种,种起也收获不到,有家不能回。跟文革前被中共迫害的人一样,被生产队管制监控,行动受到限制,甚至被干部辱骂,处于最下贱地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8/229805.html

2009-11-05:成都温江区数位大法弟子“十一”期间遭迫害 中共为保“十一”稳定,成都市温江区邪党人员对修炼法轮功的人进行排查,严密监控,盯梢、跟踪、绑架。九月份以来,便在温江区强行绑架了七名法轮功修炼者。 ...... 三、温江航天部七研所7111厂原退休工程师杨建中,男,75岁,妻子白琼芳,60多岁,因坚持信仰,修炼大法。十年迫害中不愿放弃信仰而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洗脑、劳教迫害。零九年十月一日,

2009-11-05: 成都温江区数位大法弟子“十一”期间遭迫害

中共为保“十一”稳定,成都市温江区邪党人员对修炼法轮功的人进行排查,严密监控,盯梢、跟踪、绑架。九月份以来,便在温江区强行绑架了七名法轮功修炼者。
......
三、温江航天部七研所7111厂原退休工程师杨建中,男,75岁,妻子白琼芳,60多岁,因坚持信仰,修炼大法。十年迫害中不愿放弃信仰而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洗脑、劳教迫害。零九年十月一日,再次遭到非法绑架。杨建中被该厂保卫部恶人关押在家中,由二恶人专门监管,限制一切人身自由。妻子白琼芳被和盛镇派出所押送新津洗脑班迫害。白琼芳在新津洗脑班遭受十多天迫害,生命出现危险,血压升高,心慌气紧,休克。洗脑班恶人怕承担责任,不得已放回家。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5/211939.html

2009-10-31:成都温江区大法弟子遭迫害后续报导 成都温江区大法弟子白琼芳十月一日遭邪恶非法绑架送到新津洗脑班后,出现呼吸困难,血压升高,生命垂危,邪恶怕承担罪责,不得不将白琼芳放回。白琼芳目前已经回家。 大法弟子尹显芬九月十四日遭邪恶绑架后,现已将转押到新津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0/31/211500.html

2009-10-31: 成都温江区大法弟子遭迫害后续报导
成都温江区大法弟子白琼芳十月一日遭邪恶非法绑架送到新津洗脑班后,出现呼吸困难,血压升高,生命垂危,邪恶怕承担罪责,不得不将白琼芳放回。白琼芳目前已经回家。

大法弟子尹显芬九月十四日遭邪恶绑架后,现已将转押到新津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0/31/211500.html

2009-10-22:成都白群芳被劫持在洗脑班 丈夫被软禁在家 四川省成都市六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白群芳被迫流离失所,2009年10月1日遭中共地方人员欺骗绑架,目前被劫持在新津洗脑班迫害。中共邪党当局为抓这个农民老太太竟动用了两台车约十余人。她71岁的丈夫杨建中被软禁在家,不仅失去妻子的照料,也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外出买菜都有人跟着。 9月30日,成都市航天7111厂法轮功学员杨建中与老伴白群芳,去新都看望

2009-10-22: 成都白群芳被劫持在洗脑班 丈夫被软禁在家

四川省成都市六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白群芳被迫流离失所,2009年10月1日遭中共地方人员欺骗绑架,目前被劫持在新津洗脑班迫害。中共邪党当局为抓这个农民老太太竟动用了两台车约十余人。她71岁的丈夫杨建中被软禁在家,不仅失去妻子的照料,也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外出买菜都有人跟着。

9月30日,成都市航天7111厂法轮功学员杨建中与老伴白群芳,去新都看望老同学,同时也逛逛宝光寺。谁知晚上,白群芳接到家乡和盛镇土桥村恶党大队书记陈洪兵(白的前夫之弟)的电话,骗她回去,说什么:“嫂子,你让我们找得好苦啊!只要你回来,我保证你什么事也没有,若不回来被他们抓住,其后果自负,我们大队就保不了你。”白信以为真,答应回去(她前夫死后嫁杨,户口未迁入7111厂,所以地方还管她)。

次日上午,白群芳只身回到了和盛镇,镇政府、610、派出所等一大帮恶人正等着她!白群芳本来就胆小,见那个阵式被吓住了,在恶人们的胁迫下,回到新都,上午十一点四十分左右找到杨建中住处,将杨绑架回到温江航天7111厂监禁起来,走一歩都得跟厂“保密保卫部”报告(所谓的“打招呼”),同时派了专人(罗中奇)监管居住。

61岁的白群芳被立即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杨建中被劫持回家时,航天7111厂保密保卫部部长李善清、副部长贾晓冬及两个片区警察(警号072499、072500)一路来家对杨建中录像后,交待:“不准外出,有事要打招呼,在附近买菜由罗中奇陪你去,或叫罗中奇帮你买。要听话,否则,……”

白群芳自2000年春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遭恶警绑架回温江关押后,一直被和盛镇及土桥村大队邪党迫害,行动受到限制!2000年1月15日,白群芳与大法弟子陈金华赴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天安门恶警绑架交温江和盛镇派出所冯志勇及李红元铐着押回(当时冯、李抢走800元钱至今来还),关进温江拘留所、看守所迫害(参见“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文章《成都法轮功学员陈金华受迫害的经历》)。5.12大地震房屋被震垮,应该得的国家赔偿金,和盛镇恶党人员也不给,城乡一体化的福利房也不分给,成了黑户口。

对航天7111厂两次建厂来说,杨建中审减施工方虚报造价几千万元,做出了特殊贡献,是个大功臣。不但没有得到善待,反而一直遭受惨重的非法迫害。不仅如此,航天7111厂邪党还迫害杨建中的儿子——大法弟子杨益凡。杨益凡被迫抛妻别子在外流离失所已一年半多。杨益凡为航天7111厂的航天产品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可航天7111厂不但不保护这不可多得的人才,反而趁机开除了他。

大法弟子杨建中2008年8月7日,奥运的前一天,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关押迫害5个多月。回家后,航天7111厂邪恶还趁机抢去杨建中两万元钱,同时扣发该工厂发的全部工资和生日金、节日金等等其他待遇,对杨继续进行迫害。平时对杨实行监控、监视(含电话、手机),每逢“敏感日”就横遭加重迫害。

2008年8月7日杨建中被绑架后,成都公安开了十多辆警车到和盛镇来,恶警拿着手枪指挥温江恶警到处围追堵截抓农民老太太白群芳。一个六旬的文盲老太婆对他们有什么威胁呢?!他们这样兴师动众!害怕到这种成度!后来白群芳被迫流离失所过着漂泊的苦日子。

2009年9月10日,温江公安分局六、七个恶警比土匪还土匪,比强盗还强盗,比法西斯还法西斯,敲门撬锁,强行入室,又拍照又翻箱倒柜搜查,最后抢去《转法轮》等五本书,连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常人书籍也抢走,不打收条,这是第三次非法抄家。

2009年9月30日晚上,和盛镇恶党骗知白群芳在“新都宝光寺”的消息后,立即开两台车拉一大帮人去航天7111厂,串通保卫部连夜策划抓捕行动。在此之前,航天7111厂恶党书记王洪涛、厂长易华昌等几个主要头目已开四辆车到处去找杨建中,还有退休办书记孙光友、副书记陈东方积极配合。次日上午,和盛镇恶党劫持到白群芳后,开两台车同航天7111厂保卫部副部长贾晓冬,包夹张武修、罗中奇及两个不知名的年轻人和司机开的一台车,共三台车到新都,强迫白群芳带路将杨建中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2/210888.html

2009-10-06:温江大法弟子白群芳被送到新津洗脑班迫害 2009年9月30日,成都市温江区大法弟子杨建中,白群芳夫妇二人去朋友家玩。和盛镇的白群芳所在村的村支部书记和温江区7111厂保卫部的人发现他们二人不在家,到处打电话找人,就打到白群芳的手机上,白群芳答应第二天回家。 第二天白群芳一个人回家想把这件事应付过去,在半路上就被和盛镇和7111厂来的两个人找到了,在这两人的威胁和欺骗下,白群芳把这两人

2009-10-06: 温江大法弟子白群芳被送到新津洗脑班迫害

2009年9月30日,成都市温江区大法弟子杨建中,白群芳夫妇二人去朋友家玩。和盛镇的白群芳所在村的村支部书记和温江区7111厂保卫部的人发现他们二人不在家,到处打电话找人,就打到白群芳的手机上,白群芳答应第二天回家。

第二天白群芳一个人回家想把这件事应付过去,在半路上就被和盛镇和7111厂来的两个人找到了,在这两人的威胁和欺骗下,白群芳把这两人带到朋友家的楼下,白群芳独自一人上楼把杨建中叫下来,随他们一起回去。回去后这些邪恶之徒就把白群芳送到新津洗脑班迫害,把杨建中监视起来。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6/209816.html

2001-11-20:四川省温江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部分统计) 白琼芳,温江县和盛镇八村,现被迫害得流离失所,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0/四川省温江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部分统计)-19980.html

2001-11-20: 四川省温江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部分统计)
白琼芳,温江县和盛镇八村,现被迫害得流离失所,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0/四川省温江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部分统计)-19980.html

2001-05-30:邪恶势力在四川温江的暴行 部分大法学员被他们残酷迫害的一些情况: 和盛镇退休干部陈金华(曾经担任该镇党委副书记,副局级干部)因为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4次共3个月。7月1日下午2点过,她被叫到办公室,刚进办公室它们就给了她两个耳光,接着它们又用脚踢,指关节戳她的脸,用四根铜芯电缆扭成的鞭子抽打她,同时四个打手一齐扑向她,在坝子里毒打一阵后,怕群众看见,又将她拖到会议室关起来毒打。更恶毒的

2001-05-30: 邪恶势力在四川温江的暴行

部分大法学员被他们残酷迫害的一些情况:

和盛镇退休干部陈金华(曾经担任该镇党委副书记,副局级干部)因为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4次共3个月。7月1日下午2点过,她被叫到办公室,刚进办公室它们就给了她两个耳光,接着它们又用脚踢,指关节戳她的脸,用四根铜芯电缆扭成的鞭子抽打她,同时四个打手一齐扑向她,在坝子里毒打一阵后,怕群众看见,又将她拖到会议室关起来毒打。更恶毒的是,它们脱了她的袜子用电缆鞭子打她的脚心,同时又狠毒地踢她,就这样它们连续毒打了她四个小时,陈金华被打得全身乌紫,脚心肿得不能走路。在毒打她的同时,政府派人抄了她的家,将家里所有的东西全部抄走,她母亲治病的350元钱也被抄走了,当天它们就把陈金华拖上车送回了老家,每月只发120元的生活费也给停了。她是中共党员,干部,为党和政府辛苦工作了几十年,只因为坚修大法就遭到了这样的迫害,这就是所谓的“转化教育”。在6月29日到7月3日期间,它们还先后迫害了张清树,钟素芳,王桂蓉,马慧芳,林素芳,罗菊容,胡宇珍,易淑英,白群芳等。张清树,钟素芳,王桂蓉,被抓到派出所后,它们把张清树的双手铐起来吊着,脚指尖只能轻轻的触地,然后用警棍、木棍毒打,用活蔴抽,直到把他打得昏死过去。直到6月30日才把他放下来;钟素芳同样被用木棍击打,用活蔴抽全身,还脱了她的袜子,让她光着脚站在活蔴上;王桂蓉也被打得遍体鳞伤。钟素芳后来被送到拘留所,7月3日,张清素、王桂容被送到政府被再次毒打。它们在马慧芳家里抓她时,就用铁丝毒打她,伤疤到今天还在。林素芳的下巴被踢破,血流不止,染红了上衣,它们还强迫她将血迹洗干净,怕被人看见;胡宇珍被打得更惨,它们强制叫她跪在会议室讲台的棱角上,她的手心,脚心被打成馒头状,不能走路。易淑英被抓时已经先被抄了家(她家共被抄了7次),刚被抓进政府时,她就被踢倒在地上,那些打手有的打她的耳光,有的用电缆鞭子打她的脚心,用斑竹棍打身上,牛筋皮鞋打她的头部(她的脚在2个月后还站立不稳),直到吃午饭时才住手。饭后它们又继续毒打她,直到她被打昏过去才停手。这些被迫害的学员全身被毒打的伤痕累累,政府中的恶人还狂妄的说:“打昏死了抬出政府,只要不死在政府内,死了就说他们是自杀的”。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30/11628.html

成都 温江县(区)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17-17: 1、温江区公平派出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公平和平街142号, 电话:02882650511,邮编611130
彭劲松18982138367
王勇18981903326
严剑18382089880
曾东兴18982138375
陈戎亮13558765486
饶径15928865638
黄浩13541147777
张有忠13981701282
唐吟18981903313
王超15928756487
高立松18982138370
刘佳17780467810
张遥勉18384292667
陈傲18981903372
贺明清18980584936
古睿蕲18982138010
张杰18982138186
周力18982138217
章开18227687081
辜超俊18828021737
陈安涛18982136230
王涛18982130822
朱玉春18982138363
侯俊18982136231
黄韬18982136201
2、成都市新都区拘留所
张建立 13982033169
杨世杰 18908220131
张家禄 13908228080
杨振贵 13980985559
邓海珂 13550222959
杨禄成 13568833966
黄暋 13980965654
罗绪均 18908220105
胡嘉辉 13550311369

2020-04-26: 1、双流区杨柳河派出所(彭镇派出所)
电话:028--85850103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区彭镇永丰路108号
邮编:610200
所长:吴勇13882039299
副所长:杨钊13408409785
何苗13550079435杨万良13908203839赵德刚13880059338陈国栋13568833551
卢菲飞13458654555蔡文飞15008215835何杰13880145644罗成刚13880641935
傅干金13881782658

2、双流区拘留所 028--8587127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新津县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
科长: 包小牧:18980097136
工作人员:王秀芹:13608177484
陪教:蔡家祥:13547810369
温江区:
政法委书记:陈定祥
和盛镇司法所:程松青:13551208550
航天7111厂部份电话:
党委书记 王洪涛 13980568681 82793589
厂长 易华昌 13908071677 82793705
保卫部部长李善清 82792038 手机 13908197144
保卫部副部长贾晓冬:82792048 手机 13881777901
保卫部干事吴涛:13668110031
离岗管理部书记 孙光友13550167162
离岗管理部副书记 陈东方13881735990
离岗管理部部长 张山林13550062765
保卫部请的陪教 罗中奇82792646
保卫部请的陪教 张武修8279278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