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 >> 垫江县 >> 成德富

男, 7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市垫江县桂溪镇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6-28
案例分类: 残疾人  转业军人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抄家/非法搜查  骚扰/恐吓/监视居住/长期监控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电击/电刑  上绳/吊铐/上大挂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重庆 > 北碚 西山坪劳教所(男子)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0-07-10: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构陷到南川区法院 重庆市南川区检察院,于六月二十三日,将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构陷的案卷移送到南川区法院,欲非法起诉成德富。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10/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08825.html

2020-07-10: 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构陷到南川区法院
重庆市南川区检察院,于六月二十三日,将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构陷的案卷移送到南川区法院,欲非法起诉成德富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10/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08825.html

2020-06-28: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构陷到检察院补充 目前,南川区检察院案管中心人员说,成德富被构陷的案件已送去南川区法院,但是,法院立案庭却说没有成德富的案件,再问检察院人员,说可能在路途中。目前,还没有确切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8/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08280.html

2020-06-28: 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构陷到检察院补充
目前,南川区检察院案管中心人员说,成德富被构陷的案件已送去南川区法院,但是,法院立案庭却说没有成德富的案件,再问检察院人员,说可能在路途中。目前,还没有确切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8/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08280.html

2020-06-21: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构陷到检察院 重庆市垫江县桂溪镇73岁法轮功学员成德富,因向居委会干部传送《宪法》、《公务员法》、《新闻出版署50号令》和《公安部关于防范和处理邪教若干问题的通知》等文件,于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被垫江县610和国保大队的警察一伙人闯进家中绑架,并抢走其3300元现金和电脑、播放器及新闻出版署50号令在内的四份公开的国家文件。 其中一个穿便服的男子在成德富家和公安局多

2020-06-21: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构陷到检察院
重庆市垫江县桂溪镇73岁法轮功学员成德富,因向居委会干部传送《宪法》、《公务员法》、《新闻出版署50号令》和《公安部关于防范和处理邪教若干问题的通知》等文件,于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被垫江县610和国保大队的警察一伙人闯进家中绑架,并抢走其3300元现金和电脑、播放器及新闻出版署50号令在内的四份公开的国家文件。

其中一个穿便服的男子在成德富家和公安局多次殴打成德富,导致成德富两颗牙齿脱落。国保警察把成德富送往医院检查身体,企图送往看守所迫害。由于体检不合格,只得把成德富放回到家。(详情见【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八日】《重庆73岁退伍军人被610人员入室抢劫并打落牙齿》)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五日,重庆市南川区检察院派人到垫江县找到成德富,告知垫江县公安局已经将案件向南川区检察院移送起诉,并再次询问新闻出版署50号令等几份文件从哪里来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1/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8001.html

2020-05-28:重庆73岁退伍军人被610人员入室抢劫并打落牙齿 重庆市垫江县桂溪镇73岁退伍军人、法轮功学员成德富,因传阅了一份公开的国家文件,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被垫江县610和国保大队的警察一伙人闯进家中绑架,并抢走其3300元现金和电脑、播放器以及新闻出版署50号令在内的四份公开的国家文件,甚至连放大镜也不放过,一并抢走。其中一个穿便服的男子在成德富家和公安局多次殴打成德富,导致成德富两颗牙齿脱落。 这

2020-05-28: 重庆73岁退伍军人被610人员入室抢劫并打落牙齿
重庆市垫江县桂溪镇73岁退伍军人、法轮功学员成德富,因传阅了一份公开的国家文件,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被垫江县610和国保大队的警察一伙人闯进家中绑架,并抢走其3300元现金和电脑、播放器以及新闻出版署50号令在内的四份公开的国家文件,甚至连放大镜也不放过,一并抢走。其中一个穿便服的男子在成德富家和公安局多次殴打成德富,导致成德富两颗牙齿脱落。

这两颗被打落的牙齿作为指证国保和610施暴的罪证至今仍保留着。下面是整个事件的经过。

公开的国家文件让610和国保恐慌

三月五日,垫江县防范办(610)的郑庆洪(音)、孙某(这两人以前在公安局上班时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退休后到防范办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到成德富家来说是看看他、聊聊天,问他有没有什么资料给他们看看。成德富说:“有一份中央文件,我年前拿到居委会去了,我明天到居委会拿回来你们再来。”他们说过两天来拿就离开了。

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曾经多次配合国保迫害绑架成德富,二零一八年十月在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绑架成德富时,居委会主任在成德富家门外象泼妇一样谩骂成德富,并对成德富的老伴徐德珍说要停发成德富退休工资、收回住房、成德富回不来了要判重刑,恐吓挑唆徐德珍赶快离开成德富。后来由于成德富的正念抵制,当晚十二点钟从公安局审讯室回家。回家后成德富没有记恨绑架迫害他的人,多次到政法委、国保大队和居委会讲真相。二零一九年底,成德富给居委会送了一份文件合集,希望他们明白真相不再参与迫害。这份文件包括新闻出版署五十号令、宪法关于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等公民权利条款的摘录、公务员法关于执行上级错误命令的追责条款以及国务院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十四种邪教不包括法轮功)。

三月六日,成德富到居委会要回这份文件准备回家时,在居委会办公大厅(现在的居委会大多都修得比较大了)有居委会工作人员问他拿的什么。成德富回答说是国家文件,那几个人不信,拿出手机扫文件上的二维码,发现确实是真的。但就是这么一点插曲,竟引起了610和国保的恐慌。

遭入室绑架、抢劫、殴打

三月七日八点过点,一个片警来确定成德富在家后一个多小时,就来了一个戴口罩的人说要找成德富谈谈。成德富想给他讲讲真相,刚一打开门,埋伏在旁边的几个警察和一个穿便服的男子(下称便衣男)一拥而入,扭住成德富就往里屋推。成德富大声质问他们,便衣男恶狠狠的把成德富推进卧室摁倒在地,然后铐上手铐,重重的打了成德富几耳光,一共打了两次,然后很快押上警车,留了几个人非法抄家。

整个过程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人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也没有说抓人和抄家的缘由。到了警车上,一个警察拿一篇纸在成德富眼前晃了一下,说这是搜查证。

到了垫江公安局审讯室,这几个警察手铐也没有打开就把成德富强行弄上铁椅子,脚也铐上。便衣男问:“你到曹家场(垫江的一个乡镇)去讲真相没有?”成德富说:“我十多年都没有去过曹家场了。再说疫情期间,到处都封了,哪里都去不了,我这一个多月都没有出过门,怎么可能去曹家讲真相?而且你们在我门前安了两个摄像头,进出都看得到。”便衣男又问:“那你到居委会讲过真相没有?你昨天在居委会大厅干什么?”

成德富说:“我年前拿了一份文件给居委会的人看。前天你们邪教办公室的两个人来找我说要看资料,我到居委会拿回来准备给邪教办的人看。大厅的人看到我手里拿着的文件,看看是不是真的,结果他们查证是真的。就是这么回事。”成德富这才明白过来,他们是冲着那份文件来的,先前问他到曹家讲过真相没有不过是虚晃一枪,没想到他们对那份文件这么恐惧。

成德富上厕所时,便衣男在摄像头照不到的转角处再次扇成德富耳光,成德富问他:“怎么到了公安局你还打人!”便衣男说:“哪个打你了?哪个看见了?”成德富说:“我都73岁了,一个和你爷爷差不多大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你也打,你良心在哪里?”便衣男还把在成德富家抄家抢来的大法书籍踩在脚下,把师父法像坐在身下,成德富难过的老泪纵横,告诉他你这样会遭报应的。

劝善:到阴曹地府游历的经历

尽管成德富被多次殴打并遭各种方式侮辱,但成德富还是还是本着慈悲善心给他们讲真相。成德富讲了他刚修炼法轮功,只听了师父的一讲讲法录像,在原38军当兵时大冬天只穿内裤、光着身子疏浚天津河道时患上的多种严重疾病就完全好了,几十年来胸口像石板一样压着的感觉不翼而飞了。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还得到了心灵的净化和心性的提高,时时替别人考虑。成德富也给他们讲了江泽民出卖国土、淫乱腐败治国、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奉劝他们不要追随江泽民做邪党的殉葬品。

成德富还讲了亲身经历的一件神奇的事,二零一一年他亲自到阴曹地府游历了一圈,这完全颠覆了警察们的无神论观念。以下是事情的由来和经过。

成德富在一九九零年代曾托公安局户籍科的人帮他妻子把农村户口办成城市户口,那时政府有拿钱买城市户口这个政策。可户籍科和派出所的几个人收了成德富的几千块钱却把钱私分了,并没有办事。那时候几千块可不是小数目。成德富到处反映,一直告到涪陵市公安局,那几个人才把钱退还了。那几个人从此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邪党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这些人觉得终于等来了机会。他们中有的已经升官当了政法委和公安局的领导。他们不问青红皂白将成德富抓进看守所,他们指使一个叫刘飞的死刑犯想把成德富整死。刘飞叫另一个犯人(因他戴着脚镣手铐不能亲自动手)把成德富的头往墙上猛撞,血流了一地,谁都以为他活不成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成德富又醒过来了,犯人们都惊奇不已。成德富买的东西看守所只给一半,成德富问为什么这么少,警察就诬蔑他哄监闹事,用八十斤的脚镣铐上。随后成德富又被送进非常邪恶的西山坪劳教所。

从劳教回来后成德富又被多次绑架、拘留、毒打关洗脑班,妻子也离婚了,儿女也给他施加很大压力。他就变得有点带修不修的了。再加上谈了两次对像不但告吹还被骗了几万元。二零一一年七月,天正热,他因为对像卷款跑了急得几天吃不下饭。在去寻对像回来的路上,他坐在客车上突然感到胸口心脏部位被拍了一下,然后感觉两个人拧着他的肩膀在空中飞,一会儿就来到一座高大巍峨的宫殿。只听得一个声音说:“王爷,您要的人我们给您带来了。”那个王爷叫成德富抬起头来。成德富看他头上戴着古时候皇帝戴的前后都挂着成串的珠子那种帽子(书面名称叫冕冠或旒冕),心想:既然穿着皇帝的服饰却被称为王爷,大概是阎王爷吧。成德富问:“你是不是阎王?”他回答道:“对,我就是你们阳间所说的阎王。你们阳间不是不相信有阎王、地狱吗?现在你已经到了阴曹地府,我就是阎王。”

阴间为了防止抓错人也是要核对身份、验明正身的。阎王问成德富:“你叫什么名字?”成德富说我叫成福德。阎王翻了一下案桌上的一个大本子(大概就是生死簿吧),说:“嗯,有这个人。”阎王又问成德富:“你多大岁数了?”成德富说:“64岁了。”阎王“咦”了一下,嘀咕了一声:“不对。”成德富赶紧说:“我这个‘成’是成都的‘成’哦。”阎王说:“错了错了,抓错了。那个该抓之人叫陈德富,四十多岁,罪大恶极,阳寿已到,该抓的是他。”阎王马上吩咐其它差役去捉拿那个和成德富名字几乎相同的人。

阎王翻开另外一个本子,说:“你不属于我们管。”成德富问:“我不属于你们管,那属于哪个管?”阎王说:“你属于上面管,天上管。你看你的名字都已经注销了。”成德富一看,果然名字被一笔勾销了。

成德富这才想起师父说过:“早期我就对你们讲过,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里的名册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狱名册中的名字我都给你们勾销、叫地狱除名,那里面没有你们的名。”[1]

阎王又对成德富说:“你知道吗?你是有任务的,你的任务就是多做好事多救人。”阎王又说:“你既然来都来了,不妨参观一下再回去。”吩咐抓成德富来的那两个差役当他的导游。

来到奈何桥前,看到桥下万丈深渊,成德富不敢过。两个差役架着他才过了奈何桥。差役说:“因为你是我们王爷的客人,我们才这样客气对你。如果是真正犯了罪阳寿到了的,哪管你怕不怕,铁链子套上一拉就过来了。”

过了奈何桥,就看到一个一望无际的大池子,里面全是人,被血水泡着,人们被鳄鱼、毒蛇、狮子等各种食肉动物撕咬着,到处是残肢断腿,凄厉悲惨的哀嚎声让人毛骨悚然。尽管他们不断的痛悔求饶,但无济于事。过了这个池子,是一个极其宽敞的广场,广场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刑具,每个刑具上都有人在受刑,刑具旁边是施刑的鬼役。

参观的第一个刑具是一男一女被一个长铁杆像穿糖葫芦一样穿在一起,两个的脸都是上半部被割了,耷拉下来盖住下半部份,相当吓人。陪同的差役解说道:“这两个是在阳间乱搞男女关系的,通奸。既然不要脸,就把脸盖起来。”

第二处是一个人的舌头被一个铁钩子钩住吊着。差役说这个人是在阳间爱嚼舌头、到处挑拨是非、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第三处是一个人被用小刀一片一片的割肉。差役说:“这个人在阳间爱占小便宜,做生意缺斤少两。他占多少便宜,割多少肉。”我问:“他一生要占多少啊,还得清吗?”差役说:“还得清,还得清。还完为止。”

第四处是一个大胖子,肉被一坨一坨的宰下来,差役说这是个贪官。我心想:他在阳间贪钱的时候那百元大票子一捆一捆的,受刑的时候就一坨坨的宰。

正要参观下一处时,阎王说:“时间到了,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阎王又问成德富:“我刚才给你说的,你记住了吗?”成德富说:“我记住了。”阎王说:“那你重复一遍。”成德富说:“要回去多救人。”于是,阎王叫那两个差役快把成德富送回去。两个差役提着成德富往上一扔,成德富心里一惊,大叫一声。叫声刚停,就听到耳边有人问:“你喊什么?”

成德富定睛一看,原来躺在县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病床边坐着司机和售票员。售票员说:“看到你晕倒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到垫江县人民医院来,才把车开到车站下客。下完客,我们立刻就过来守着你。你输液也输不进,输氧也输不进。呼吸和脉搏都感觉不到,医生都准备宣布死亡了。我们觉得你还有点体温,就让医生再等会。你再不醒过来,医生就要把你推进停尸房了。你看从六点到现在,都十点了。”

经过这次地狱的经历后,成德富修炼逐渐精進起来了。

警察听了都觉得很震惊。一拨警察听完走了,又来一拨,说:“我们还没听到呢,快再给我们讲一下。成德富就这样一直讲到了晚上,便衣男不顾成德富的苦口婆心的劝善,仍然执意要加害,几个警察商量说要判2年到5年。成德富听到后大声喊:“师父救我,他们要迫害我。”警察问:“你师父在哪里嘛?”成德富说:“我师父就在我身边。”

要回被抢劫的钱

便衣男和国保的几个警察把成德富送往医院检查身体,检查后就送往看守所。在路上和医院成德富大声告诉周围的人他们是江泽民的爪牙,迫害好人。在检查血压时,只是略微偏高,便衣男说:“不影响,照样送看守所。”在做心电图时,显示的结果是严重的心脏病,随时有猝死的可能,他们这才放弃了迫害的打算。国保把成德富的妻子叫来,叫她把成德富领回去,好好照顾。

晚上两点多钟,成德富才终于回到家里。手被铐子一直紧紧铐了十多个小时,直到现在都痛。他的老伴(再婚)徐德珍也被绑架到审讯室铁椅子上铐了五个多小时。

回家后,成德富发现家里一片狼藉,从居委会拿回来的文件被劫走了,电脑、播放器、放大镜还有很多其它私人物品也被抢走,警察也没有给物品清单。后来老伴徐德珍发现儿子给她治病的3300元钱不见了,哭了起来。成德富说:“这不是土匪抢钱吗?我们去要回来。”

成德富老俩口到公安局大门被拦住不让进。到县信访办时,信访办的人理都不理。成德富问:“你们这不是写着‘为民办事’吗?”信访办的人居然说:“你是敌人,我不给你办事。”成德富说:“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的都是你的敌人,那谁是你的朋友呢?”成德富上午到县政府去时,执勤的特警队(每天上午县政府上班时,都有公安局特警队警戒,等都进入政府大楼后再撤离。)的一个人听了成德富的讲述说:“这些人大白天进屋抢钱肯定是黑社会的,你打110报警吧。”成德富说:“他们还把我弄到公安局关了十多个小时。”对方惊愕的无言以对。

成德富一直锲而不舍的到政法委、公安局、县政府控诉国保和610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入室抢钱的犯罪行为。迫于压力,国保通过桂溪镇派出所把钱还给了成德富。在派出所领钱时,派出所要求写收条。成德富写上“公安局抢我的钱,派出所来还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8/重庆73岁退伍军人被610人员入室抢劫并打落牙齿-406939.html

2019-01-14:重庆73岁成德富遭综治办监视、报复 近日,重庆市垫江县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成德富因抵制垫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桂溪镇派出所及居委会的迫害,垫江县桂溪镇综治办在成德富家门前安了两个摄像头,并动用宣传车进行报复。 综治办把原本用于宣传扫黑除恶的宣传车(用治安巡逻车改装并安上喇叭)用来污蔑诽谤法轮功,每天把巡逻车开出来全城巡游,车上大喇叭里把原来宣传扫黑除恶的内容换成诽谤法轮功的,全城转一圈后就把车停

2019-01-14: 重庆73岁成德富遭综治办监视、报复
近日,重庆市垫江县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成德富因抵制垫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桂溪镇派出所及居委会的迫害,垫江县桂溪镇综治办在成德富家门前安了两个摄像头,并动用宣传车进行报复。

综治办把原本用于宣传扫黑除恶的宣传车(用治安巡逻车改装并安上喇叭)用来污蔑诽谤法轮功,每天把巡逻车开出来全城巡游,车上大喇叭里把原来宣传扫黑除恶的内容换成诽谤法轮功的,全城转一圈后就把车停在成德富家的门前,喇叭对着成德富家播放一、两个小时才离去。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天天如此。用宣传车散播对法轮功的恶毒诽谤,既对成德富一家及其邻居造成了严重骚扰,更毒害了很多百姓。

成德富老人遭绑架、抄家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两点左右,垫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与桂溪镇派出所、西街居委会七、八个人,来到成德富家,一个叫余乐的国保警察叫成德富开门。成德富质问他们为什么没穿警服、不出示警察证、搜查证。警察返回警车穿上警服亮出证件后,成德富问他们叫什么名字,从窗子递了纸笔让警察把名字写上,又问谁叫他们来的。警察说是执行公务。成德富说:“我又没有违法,你执行什么公务?”

居委会主任周静象泼妇一样破口大骂,一直骂个不停。警察见成德富拒绝开门,叫来一个开锁匠开锁。成德富对开锁匠说:“他们是江泽民的爪牙,江泽民是最大的黑社会头子。现在正在扫黑除恶,你给他们做帮凶将来要倒楣的。”开锁匠听后对警察说:“你这个钱我不挣了,你找别人吧。”警察说:“你只管开,出了事我负责。”开锁匠还是不肯,说:“算了,你还是找别人。”

开锁匠走后,警察找来一根铁棒野蛮地强行打门撬门。因为成德富住的是煤建公司的公房,他怕警察把门打坏了,于是打开门主动走了出来。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把成德富架往警车。成德富被绑架走后,居委会主任周静对成德富的妻子说:“我给你说三点。第一,成德富不回来了,要判刑,判好多年;第二,他的退休工资停发;第三,房子也要收回,不让你们住了。你自己想办法。”周静还信口雌黄地挑拨造谣说:“你要赶快离开成德富,他说不定啥时候把你杀了。他们法轮功杀了很多人。”

成德富给警察讲自己的修炼经历和遭受的迫害

在警车上,成德富对几个警察说:“你们这么做是在执法犯法。我连江泽民都敢告,你们现在跟着江泽民迫害大法,我今后一定会控告你们。”到了公安局审讯室,警察叫成德富坐在铁椅子上,这种铁椅子是专门用于审讯犯人的,手脚被铐上固定。成德富说:“那个不是我该坐的,那是犯法的人坐的。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没犯法,我不坐。”警察就让成德富坐在其它椅子上。

警察拿出二十多封信,逼迫成德富承认是他写的。成德富予以否认。成德富给几个警察讲起他是怎样走上开始修炼道路的。当初,成德富怀着将信将疑的心理去观看了两次法轮功创始人的讲法录像,没想到多年的疾病就此不翼而飞,胸口原本象压着石头一样的难受感觉没有了!法轮大法让成德富从此获得了新生。

成德富还讲到因坚信法轮大法,在中共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后,他屡遭中共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他被绑架到垫江看守所。垫江公安局和政法委一心置成德富于死地,安排一个犯下多条命案的杀人犯对成德富下死手。警察指使犯人按住成德富的头往墙上猛撞,成德富的头被撞破,鲜血流遍全身,晕死过去。直到第二天才苏醒过来。那个杀人犯连连称奇:“都打成这样了还能活过来。你是第一个从我手上死里逃生的人,以前我想弄死哪个从没失过手。”后来又找茬给成德富戴上一百多斤的脚镣。

成德富在看守所经历了重重磨难,后又被送到臭名昭著的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在劳教所,成德富又遭受了非人的种种折磨。

成德富讲到他九死一生的苦难人生经历,要不是修炼法轮大法,坟上的草都不知长多深了。成德富感慨良多,流下了眼泪,几个警察也低下了头,有的还抹了抹眼角,没有了当初的咄咄逼人。警察也由此对法轮功充满了好奇,让成德富炼给他们看看,成德富炼了第一套功法。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等对七旬老人大打出手

到晚上八点多钟,垫江县国保大队副大队长何伟和大队长胡某见审讯没有结果,就亲自到审讯室对成德富非法审讯。

何伟公然违反《中央政法委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该规定要求讯问过程必须全程同步录音录像,他却叫人把监控摄像头关了,然后对成德富进行殴打。何伟首先用脚踢成德富成德富说:“警察怎么打人?打人是犯法的!”何伟不但不收敛,反而嚣张地说:“我打你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一边说一边又用手打成德富,大队长胡某随后也跟着打成德富。何伟还恶毒谩骂成德富。何伟对成德富这样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年人也大打出手、恶毒辱骂。

何伟用了各种方法都不奏效后,竟然想出一个荒唐的办法:叫成德富赌咒,说如果不敢赌咒那些信就是成德富写的,敢赌咒就不是他写的。成德富说:“我跟你赌什么咒?你们共产党不是不信神吗?”何伟只得作罢。

晚上十一点多,警察说还是走一下程序,把笔录念给成德富听后,让成德富过去照相,成德富拒绝了,说:“那是犯法的人才照的。我没犯法,我不照。”警察又说以扰乱社会治安拘留十五天。成德富说:“你说了不算。我们师父说了算。我怎么就扰乱社会治安了。我是打架了还是和人吵架了?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扰乱社会治安。”警察又说罚款一千元。成德富说:“你们这是敲诈勒索。不用说我没有钱,我就是有钱也不给你们。”

最后,半夜十二点钟的时候,警察才让成德富回家。

桂溪镇派出所综治办用宣传车散播谎言

十一月十六号,成德富到垫江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找何伟,要求归还被非法抄走的财物,质问他前晚为什么打人。何伟竟然抵赖说:“哪个打你?我没有打你。”何伟给桂溪镇派出所和街道打电话来把成德富弄走。后来成德富再次到公安局时,他们竟然把特警叫来把成德富拦在门口。成德富到垫江县纪委举报,遭到刁难和推诿。向检察院和公安局纪检监察部门控告也没有回应。

十一月十八号,桂溪镇派出所综治办居委会一行十来个人,到成德富家叫成德富开门。成德富面对他们没完没了的骚扰,拒绝开门。综治办的人恼羞成怒,威胁说:“你不开门,我们就天天开个宣传车到你家门口,大喇叭对着你家放。”

他们在成德富家挂上污蔑法轮大法的横幅,还安装了两个摄像头对着成德富家。桂溪镇综治办把一辆原本用于宣传扫黑除恶的宣传车(用治安巡逻车改装,并加上喇叭),在车身喷涂的扫黑除恶字样后面喷上“铲除邪教”等,喇叭播放的全是污蔑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的内容,全城游一圈后,再把车开到成德富家门前,对着成德富家放一两个小时的喇叭,上午下午各一次,天天如此。

最近又增加了两辆车,这两辆车先播放扫黑除恶方面的内容再播放污蔑栽赃法轮功的内容。成德富到桂溪镇综治办当面沟通,综治办负责人态度蛮横,看门的保安也恐吓成德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4/重庆73岁成德富遭综治办监视、报复-380370.html

2014-12-17:◇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当地恶人秘密绑架到重庆歌乐山洗脑班,迫害21天,于12月8日,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7/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01466.html

2014-12-17: ◇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当地恶人秘密绑架到重庆歌乐山洗脑班,迫害21天,于12月8日,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7/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01466.html

2014-10-30: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绑架到看守所 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男,67岁,于2014年10月14日晚,在垫江县城东门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10月15日下午5点钟,在家被垫江县桂阳派出所4个恶警绑架,并非法抄家,收走了全部大法书籍,还强行照相,现被非法关押在垫江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30/二零一四年

2014-10-30: 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被绑架到看守所
重庆市垫江县法轮功学员成德富,男,67岁,于2014年10月14日晚,在垫江县城东门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10月15日下午5点钟,在家被垫江县桂阳派出所4个恶警绑架,并非法抄家,收走了全部大法书籍,还强行照相,现被非法关押在垫江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30/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9602.html

2001-10-28:重庆大法弟子历尽魔难 矢志不移 众所周知:刘期斗干这种坏事是不分时间、场合、老少病残与否的。今年5月份有两天他值班开饭时,硬逼迫大法弟子成德富(58岁,垫江县人,四级残废,在看守所,严管中队被拷打时又多处受重伤)、唐知福(71岁,潼南县人,腿脚有病)蹲下,成、唐二人无法下蹲,刘干警也是左右开弓,打他俩的耳光,直到在场的大法弟子和一些有良知的其他劳教人员愤怒地吼了起来,刘才住了手。这位打人成性的刘

2001-10-28: 重庆大法弟子历尽魔难 矢志不移
众所周知:刘期斗干这种坏事是不分时间、场合、老少病残与否的。今年5月份有两天他值班开饭时,硬逼迫大法弟子成德富(58岁,垫江县人,四级残废,在看守所,严管中队被拷打时又多处受重伤)、唐知福(71岁,潼南县人,腿脚有病)蹲下,成、唐二人无法下蹲,刘干警也是左右开弓,打他俩的耳光,直到在场的大法弟子和一些有良知的其他劳教人员愤怒地吼了起来,刘才住了手。这位打人成性的刘干警非但未受到上司的批评,反倒调去七大队专管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8/18704.html

垫江县联系资料(区号: 23)

2020-06-28:
垫江县公安局23746661102374515109
国保大队2374511071,垫江县公安局国保人员:13996869398
司法局2374512547,副局长叶桦13996890007
垫江县政府办公室2374512366,搞X教宣传的副县长苏灿2374637523
县政法委:023-74667679、23-74511603

参与迫害成德富的桂溪街道党工委政法书记曾全胜15123652147,桂溪街道值班电话23-74691567
桂溪街道纪工委书记郑怀斌13709475073,23-74687172
桂溪街道综治办主任陈欣18996772330
西街居委会办公室2374518835,主任周静13996891743

南川区检察院信息:
电话:023-64563222023-64563291
传真:023-64563288
023-64563216,办公室023-64563270,案管中心023-64563265
南川检察院检察长:赵磊
副检察长:陈东:023 71423665 71400000(宅) 13908254125
纪检组长:涂启勇:023 71421101 13658499388
副检察长:舒绍洪:023 71429767  13908254903
重庆市南川区法院副院长蒲晓波 13908254676
南川区法院2364567000,办公室2364567067,立案庭2364567029
立案庭庭长何凯2364567087
刑庭办公室2364567066,行政2364567013
刑庭庭长郑文华
南川区检察院案管中心023-64563265
2020-06-21:
南川区检察院信息:

地址:重庆市南川区辛子庄路南川区检察院
邮编:408400
电话:023-64563222023-64563291
传真:023-64563288
党组书记、检察长:赵磊
党组成员、副检察长:陈东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20-07-10: 重庆市南川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南川区南大街延伸路
邮政编码:408400
电话:023-71435859,023-64567000
院 长:孙养统
副院长:蒲晓波
副院长:饶 川
副院长:石 林
调研员:梁光忠
政治处主任:朱 金
纪检组长:黄 琼
执行局长:唐良华
审委会专职委员:朱 杰
审委会专职委员:张仁虎
审委会专职委员:李朝宾
刑事审判庭庭长:郑文华
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张中理
刑事审判庭审判员:田 晓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10/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0882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