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 >>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京山线茶店站前进监狱,茶店监狱,茶淀监狱,男) >> 梁明华

男, 43
个人情况: 北京市第二客运分公司服务队长

紧急成度: 最高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6-25
案例分类: 服务行业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事业/学业被影响  家庭关系被影响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北京 > 北京市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6-11-24: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的补充 这篇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文的补充,比原文还长,恶党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啊! 我所知道的前进监狱十二监区仍被非法关押和曾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学员的名单:张敏涛、王璞、王一鹏、李国章、任晓坤、秦尉、王大平、李锟、李秀山、肖劲松、马红云、卢永生、姜海、唐基长、马晋、陈世华、杨继光、姜连友、王为宇、杨成山、杨晓民、李剑、徐化全、

2006-11-24: 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的补充
这篇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文的补充,比原文还长,恶党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啊!

我所知道的前进监狱十二监区仍被非法关押和曾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学员的名单:张敏涛、王璞、王一鹏、李国章、任晓坤、秦尉、王大平、李锟、李秀山、肖劲松、马红云、卢永生、姜海、唐基长、马晋、陈世华、杨继光、姜连友、王为宇、杨成山、杨晓民、李剑、徐化全、张彦宾、张立军、鲍守智、关智生、王奎、梁明华、庞有、夏靖宇、张健、王益、史庆文、马昂、赵立东、黄剑、武军、常贵友、王宏伟、刁九利、索镇江、韩世民、张则仁。

前进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是有一套系统的手段的。大法学员一被押到监狱门口,就有一台摄象机跟随拍摄了,一直拍到监区大厅。几个警察跟着,还有两个“包夹” 犯人一起跟着,在外面时还比较随意,可是一进楼道门,气氛马上就变,两个犯人立即上来把大法学员的胳膊架住,把头一按,就象搞批斗一样。押到大厅后,还要对物品进行检查,甚至大法学员的衣服都要全部脱光,一丝不挂的被拍摄。这是对人的尊严和人格的极大侮辱。接着下一步就押到“小屋”去了。还是架着胳膊,按着头,不准左右看。通道里有犯人巡守,里面的人也不准出来。由此就开始“小屋”中的迫害了。

日常的监控也是经过严密布置的。不法人员平时如果发现哪个班的大法学员交流大法内容了,觉得“性质严重”了,就对哪个班进行“严管”。甚至谈论一下善恶有报之类的话题,都会被认为是“敏感”的。有一次,有两位学员下楼时聊了聊“青槐满庭,白杨无芽”,被“包夹”举报,就被叫到“小屋”好一番盘问。

二零零四年八月的时候,六班就被“严管”过一次。当天出工回来,大家都很疲劳,刚一进大厅,就听到一声厉声的呵斥“脱!”,一看是恶警陈红宾。大家都很纳闷,莫名其妙,以为有人夹带了什么东西了,要脱衣服检查,于是把上衣脱了;结果又是一声“脱!”又把裤子脱掉了;结果还喊“脱!”于是全脱光了。这哪里是检查,分明是在展开攻势,完全是恶党那一套。其实检查是假,他们就是要制造这种恐怖的气氛。

还没坐稳,几个恶警就气势汹汹的进来,厉声喊道“起立!”大家都站了起来。恶警嫌慢,又喊“坐下!” 重新喊“起立!”然后恶警陈红宾宣布对六班进行“严管”。此后天天就是所谓的“讨论”,什么宪法三百条,什么这题目那题目的出个没完没了。其实出题目是假,折腾人才是真。还专门从别的班调来一个犯人做班长,非常恶,稍不顺意就咆哮起来了,嚷嚷起来还没完没了。中午也在那里坐着,晚上睡的还晚,还要经常拉出去练队列拔军姿,总之就别想轻松得了了。

还有其他几个班也曾经先后被“严管”过。二零零六年一月,六班再次被“严管”,这次是把其它班里的几位坚信大法的学员集中到了六班进行“严管”的。几位大法学员是:徐化全、张彦宾、鲍守智、李剑、梁明华。其实这次徐化全是因为报纸上的一条关于星空的消息,说了句“科学家说的不对”,被“包夹”举报;张彦宾说了句共产党不好的话,被“包夹”举报;而李剑据说是传经文被发现。恶警要他们所谓的“讨论 ”,几位学员拒不“讨论”,并将恶警驳回。恶警恼怒,把李剑和徐化全关进了“小屋”。几天后,有学员给监狱上级机关写信,递到恶警陈俊那里,迫使其将二位学员放出,随后六班解除了“严管”。恶警们的所作所为连他们自己也不愿让他们的上级知道,见不得人。

但是这次学员们不愿再消极应对了,同时也想纠正自己的不足,于是纷纷站出来说话,恶警陈俊终于恼羞成怒,于是就发生了三月九日那一幕:在监区大厅布置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监室门口都有警察封锁,大举抓人。

恶警陈俊是二零零四年初由九监区调到十二监区做所谓“指导员”的,新“官”上任,想做出点“成绩”给上级看,为自己的仕途铺路。所以开始时做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而实际上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给大法学员“洗脑”,如何迫害大法学员。而且还经常与其他关押大法学员的监区的恶警们互相交流迫害大法学员的所谓“经验 ”,还定期与其他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监狱(包括北京女子监狱)交流所谓的“经验”,交流的都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招。
......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迫害事件中,大法学员马昂、马晋、唐基长被关进了“小屋”。他们都被戴上了手铐和脚镣,被施以更加严厉的管制。他们虽然在绝食,但恶警却并没有让他们少坐一会,多睡一会,经常在深夜很晚的时候,还能听到“小屋”那边铁链子哗啦哗啦响动的声音。很快他们身体就非常虚弱了,行动非常困难,走路需要“包夹”架着一点一点挪。尤其是唐基长,因为腿有残疾无法走动,只好由“包夹”直接架起来走。有一天晚上,不知他们中的哪一位去上厕所,值夜班的犯人站在门口定定的看,看了半天说“跟死人一样了”。可见恶警把他们折磨成什么样了。

三天后,恶警把马昂的妻子找来了,要她劝说马昂,妻子见到丈夫成了这样,不禁痛哭流涕,真是伤心欲绝。恶警还让马昂的老母亲给马昂写信,来劝说马昂,并在监区大会上当着一百多人的面宣读那封信。

而唐基长在此期间还遭到了毒打,恶警指使犯人用手砸唐基长的头,还在他的身上猛掐,前胸后背都被掐出了淤血,青一块紫一块的。就这样恶警还逼着他写感想,他拖着手铐很吃力的写道:我虽然经受着这样的折磨,但是我不觉的苦,我感到很幸福,因为我是修炼人……恶警恼怒,继续折磨他。数日后,他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了,精神也出现了错乱。别人看到他就是精神失常的状态。

后来他恢复以后,多次去找恶警陈俊,一定要他就这件事给个说法。而那个当时在现场看着并指使犯人殴打虐待唐基长的那个姓范的恶警,此时却矢口否认自己知道此事。

随后,大法学员梁明华也被关进了“小屋”。对于他,恶警陈俊大有将他一棍子打到底的意思,一副不依不饶的劲头。

二零零五年,大法学员王宏伟和陈世华在临出狱前不久,还被恶警关了一次“小屋”,一关就是一两个月。以前监狱让王宏伟缝过足球,把眼睛扎伤了,伤到了视网膜,视力已经非常的弱,恶警还让他在“小屋”熬夜,两只眼睛都熬肿了。

还有两位大法学员武军、秦尉,他们是二零零五年底二零零六年初被非法关押到前进监狱十二监区的。武军被关在“小屋”三个多月根本就没让出来,而秦尉出来后没多久就又被关了进去了,说他传经文。一直到三月九日,他们两位一起被押往了八监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6.html

2006-08-28:北京市前进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图) 规模庞大的人间炼狱 北京市前进监狱又称第七劳改农场,地处天津市宁河县境内津汉公路49公里处,是2001年11月20日由原前进、前卫和永河三所监狱合并而成的,属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管辖。清河分局下属共有5所监狱,狱警约300余名。5所监狱分别是:北京市金钟监狱、北京市潮白监狱、北京市前进监狱、北京市柳林监狱、北京市清园监狱。其中前进监狱规模最大,

2006-08-28: 北京市前进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图)
规模庞大的人间炼狱

北京市前进监狱又称第七劳改农场,地处天津市宁河县境内津汉公路49公里处,是2001年11月20日由原前进、前卫和永河三所监狱合并而成的,属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管辖。清河分局下属共有5所监狱,狱警约300余名。5所监狱分别是:北京市金钟监狱、北京市潮白监狱、北京市前进监狱、北京市柳林监狱、北京市清园监狱。其中前进监狱规模最大,监区占地面积420亩,狱内总建筑面积20594平方米,设计关押能力为2000人。

前进监狱从2000年以来,非法关押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是非法关押北京市被判刑的男大法学员的主要监狱之一。这里多数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处5年至十几年的长期徒刑。其中包括1999年底被判重刑的法轮大法研究会大法学员李昌、纪烈武、王治文,清华大学大法学员虞超、孟军、王为宇,以及梁明华、武君、高建铭、秦尉、徐化全、吴超、吴引倡、邓怀影、李业亮、张彦宾等。王治文、虞超目前被关押在九分监区,张彦宾被关押在14分监区。一些因基督教等其他信仰而获罪的 “良心犯”也被关押在前进监狱。

前进监狱在北京五所监狱中规模最大
前进监狱非法关押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图为监狱正门)

违法监狱管理规定 利用一切机会摧残大法学员

与一般的监狱劳教所不同,前进监狱禁止来探视的大法学员家属,给亲人送生活必需品,只允许给帐户上存钱。一些普通刑事犯在被关押的最后几个月,往往会转到其他周边的监狱服刑,所以对前进监狱管理的苛酷程度有所比较。普通刑事犯纷纷抱怨,与周边地区的其他监狱相比,前进监狱伙食最差、管的最狠!前进监狱对坚定不屈的大法学员迫害更是变本加厉,肉体、精神、经济等方面的迫害多管齐下。

前进监狱曾公开在国内媒体(《凤凰周刊》总第147期)上承认,对于每名犯人在狱内超市购买生活用品:“消费额标准从40元到200元不等。消费额的多少取决于他们的表现。”前进监狱这种根据在押人员的“表现”任意剥夺他们在监狱内购买生活必需品的权利,以达到管理效果的做法在中国的监狱、劳教所普遍存在。而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就更加肆无忌惮。大法学员抵制邪恶迫害,就被认为是不服从改造,肆意克扣每月可使用的钱数。

探视时间每个月一次,各队的接见日错开。前进监狱家属接见场所被分为A区、B区、C区,实际是从宽松到严管的三个等级。
A区:家属不但可以与被关押的亲人面对面交谈,还可以到所谓“亲情餐厅”一起进餐。
B区:家属可以与亲人面对面交谈。
C 区:实际是严管区,在这里,不能与家人面对面交谈,而是中间隔着玻璃,通过电话对讲,谈话内容有专人监听、录音。接见室屋顶有3个摄像头,还有狱警在家属背后来回走动巡视,稍有一点它们认为的言语敏感,马上掐断通话。经常不到规定时间就强行掐断信号,逼家属走人。绝大部份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都只能在C区与亲人隔着玻璃相见,只有极少数被转化,它们认为“没问题”,甚至开始帮助邪恶做事的背离了法的人才被允许在A区接见。

根据监狱的所谓有关规定,只应对新入狱(入狱两年以内)的犯人实行所谓“严管”,然而因修炼真善忍而遭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在前进监狱被看作比普犯更危险的人物,几乎所有大法学员无论被非法关押年限长短,始终是“严管”待遇。

无论是写信、电话、接见,前进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一举一动都在邪恶的严密监视之下,来往信件被强行拆看、电话与接见都有专人窃听并录音,监狱内的大法学员掌握的任何触及到前进监狱黑幕的信息,监狱外的亲友传递的任何有关正法形势的真实消息,一旦被发现,都让邪恶恐慌不已,很多亲人来信都这样石沉大海。邪恶尤其惧怕海外来的信息,监狱办公室的电话都是来电显示,对国外电话一般不敢接。海外来信几乎全都被拦截下来。事后邪恶经常煞有介事拿着“证据”找大法学员或家属“问罪”,事后的惩罚轻则不让接见、不让通话、减扣每月购物的消费额、重则关小号、教唆包夹殴打、体罚。

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经常被取消家属探视、关小号、剥夺与家人通电话权利。有的大法学员不让家属探视已连续半年之久。

突然体检抽血 希望国际社会强烈关注

不久前,前进监狱突然部份在押犯人及大法学员体检(具体体检对象有待进一步查证)。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给每位接受体检的大法学员抽了血。联系最近揭露出的中共邪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这次体检究竟用意如何必须警觉,请海内外正义之士高度关注,并联手展开调查。

长期的高压迫害 使环境极为邪恶压抑

至今为止,前进监狱仍关押着一百多名大法学员,绝大部份分别被关押在一分监区、八分监区、九分监区和十二分监区(内部称1队、8队、9队、12队)。

大法学员刚被绑架到前进监狱时,就被关进小号(长3米宽1米5),24小时有刑事犯人换班看守,会有警察问话,企图“转化”,并向大法学员施压,造成心理压力,进而故意延长谈话时间、剥夺睡眠、殴打体罚、侮辱谩骂。强迫大法学员坐在一个只有十几公分高的小板凳上一动也不许动,除非吃饭上厕所。

前进监狱对待不“转化”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使用打、骂、长时期不让睡觉等手段折磨、迫害;同时断绝坚定的大法学员与家属的任何联系。很多大法学员被迫害得身体出现病态。恶警还曾用很多根电棍同时电击或多人拳打脚踢不“转化”的大法学员,致使一些大法学员被电昏或被打得落下残疾。有的大法学员因绝食抗议而被穿上约束衣。大法学员朱柯明、杨杰、李津鹏、李宝树、林树森等都遭到过电刑的折磨。其中林树森曾亲自向全世界曝光他自己被多次多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敏感部位,受到严重刺激,精神失常长达7个月。

2006年年初前后,由于梁明华、武君、高建铭、秦尉、徐化全、吴超、孟军、王为宇、吴引倡、邓怀影等众多大法学员纷纷起来否定邪恶的迫害,从新走入正法修炼,邪恶们非常恐慌,为此,在2006年3月,前进监狱将部份它们认为“闹得最凶”的坚定大法学员专门集中到第八分监区(8队),进行“严管”,加重迫害。同时严密防堵外来的正面信息的流入,将新被绑架来的大法学员与其他大法学员分开关押。邪恶极力封堵一切获得外界真实消息的渠道,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长期与世隔绝,很难了解当前的正法形式和师父的新经文,形势非常严峻。目前已知有张建、王为宇等7名大法学员被转到第八分监区,该监区对大法学员施行更加残酷的迫害,每个大法学员均被多名包夹监视,行动坐卧都在包夹的百般虐待和侮辱之下,受到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详情有待进一步查证补充。第八分监区共非法关押大法学员7名,主要来自原先的12队,而调来监视他们行动的普通刑事犯竟有48名之多。

随着邪恶势力在另外空间被大量清除,更多的时候恶警不再亲自动手,而是教唆挑拨刑事犯对大法学员进行迫害。负责监视大法学员的普通刑事犯不用出工,而且还可根据迫害大法学员中的“积极”表现予以减刑、加分。刑事犯为了争得早获自由的机会,出卖良知,甘愿被恶警利用来作迫害大法学员的帮凶。大法学员行动均在邪恶的严密监视下,包夹稍有不满就是一顿谩骂毒打。监狱授意这些包夹,高度防范坚定的大法学员之间的任何信息沟通,连相互对视一眼都可能招致疯狂报复。折磨大法学员的办法层出不穷,比如电棍、不许睡觉、坐小板凳、强迫吃下滚烫的食物、长时间面壁等,暴力加上人格侮辱,一位曾在里面关押过的学员描述说,长时间面壁体罚的滋味比被暴打一顿还要痛苦。

魔窟被美化成“文明监狱” 酷吏被吹捧为“全国劳模”

前进监狱几年来极力树立所谓花园式“文明监狱”形象,经常有全国各地的人来参观,每次为了迎接外来参观和检查,被关押人员都得提前忙做一团,恶警们严令在押人员要说假话,并进行监内人员大调动,把坚定的大法学员封闭起来,同时改善食堂伙食,营造“春风化雨”的文明改造假相,以便蒙骗参观和检查。

前进前进监狱 2001年和2005年分别被评为市级人民满意的政法单位,2005年被司法部授予“规范执法行为、促进执法公正”先进集体,2005年被司法部授予“现代化文明监狱”,立集体二等功。邪党给予它的“荣誉”彰显前进监狱对大法学员迫害的残酷程度远远超出其它监狱。前进监狱九分监区是集中关押和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分监区之一,前进九分监区的政治指导员、邪党支部书记曹利华,因曾组织“转化”了76名法轮功成员,阶段转化率100%,而在2004年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前进酷刑狱头成了全国劳模。曹利华所采用的“非常有效的教育转化新方法”就是肉体迫害到极限后,再辅以精神折磨,最后让人精神崩溃。大法学员林树森被折磨至精神失常的亲身遭遇就是个很有力的例证。

前进监狱欺世盗名的“现代化文明监狱”招牌

为了进一步迷惑公众,前进监狱还开设了华北地区的第一家狱内超市及“亲情餐厅”,假扮“人性”氛围,顺势冠冕堂皇的赚取高额利润,同时建立了北京监狱NC电子阅览室项目,供犯人们通过电脑阅读电子书。前进监狱不允许家人给被关押大法学员送生活必需品,必须花钱从狱内商店(超市)购买,而且限制一次只能购买规定数额的商品,每个家属被允许的消费额度与被关押大法学员的“表现”挂钩,通常是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超市商品价格比外面贵很多,但所有商品都没有价签,家属只有结帐时才知道一共多少钱。每逢探视日,就会看到来探视的家人在超市的结帐台前,满脸愁容的决定如何取舍已经放进购物篮中的商品,退回货架,因为钱数“超标”了。大约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前后,前进监狱更改了规定,不再允许家人从狱内购买生活必需品,只能给狱内的亲人帐号上存钱,这样一来,恶警们便可以更大程度的钳制大法学员的一切生活资料,不为人知的虐待大法学员。

所谓“亲情餐厅”也是邪党用来粉饰“人权”现状的幌子。即使已被获准在A区看望亲人、一起用餐,仍然要忍受前进监狱的无耻敲诈。这里的菜价也是贵的离谱。曾经有来探视的普通刑事犯家人,因为菜的量少,点了两份排骨,又点了一些其他的配菜,自己不动筷子,就看着他孩子一个人狼吞虎咽把所有的菜都吃干净了。

前进监狱一边招揽各类社会参观队伍,一边在国内外媒体上大肆宣传,营造文明监狱的形象,积累“名扬”全国的资本。掩盖在文明外衣下的,是对大法学员不可告人的残酷迫害和肆意掠夺。

共同解体邪恶之场

前进监狱被关押的大法学员长年与世隔绝,得不到外来信息,监狱内的邪恶迫害真相也不容易送出来及时曝光。被关押的同修在邪恶的环境下感到极其压抑,正念被抑制,无法突破。整个监狱被邪恶之场笼罩。邪恶就是试图摧毁这些大法学员的意志,以彻底毁掉修炼人。一部份同修清醒后毅然站出来抵制迫害,但是却招来更加疯狂的报复,在魔难面前消极无奈,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一些大法学员的家属因亲人被迫害,也在消极对待。尤其是很多大法学员的家属也是修炼人的,被常人的亲情带动,正念不足。为了见到自己的亲人,甚至向邪恶低头。

请有条件的同修多与被关押学员的家属沟通,不要太顾虑自己亲人眼前的平安,将我们所知道的迫害事实都曝光出来,多等一天,里面的同修都是度日如年,而邪恶是最害怕被曝光。

希望同修们重视正念清除前进监狱、以及全国各地监狱、劳教所的邪恶。发出最强大的正念,捣毁那里的邪恶之场,加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帮助他们从新清醒振作,真正从邪恶的迫害中走出来,跟上正法进程,彻底结束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对大法学员的关押迫害。

提醒大家密切注意被关押大法学员的下落。调查并公布更多有关前进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线索和证据,及时将更多黑幕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8/136578.html

2006-03-19:北京前进监狱加重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由于被非法关押在十二分监区和九分监区的众多大法弟子纷纷起来否定邪恶的迫害,从新走入正法修炼,邪恶们非常的恐慌、害怕,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梁明华、张雁宾、武君、高建铭、秦尉和徐化全,一直以来不惧邪恶,受到了邪恶的严管和迫害,迫害的方式是坐一个几厘米高的小板凳,不准动一动,一动就打骂,不让睡觉,反复看诬蔑大法的录相,不准上厕所,利用剥夺人正

2006-03-19: 北京前进监狱加重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由于被非法关押在十二分监区和九分监区的众多大法弟子纷纷起来否定邪恶的迫害,从新走入正法修炼,邪恶们非常的恐慌、害怕,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梁明华、张雁宾、武君、高建铭、秦尉和徐化全,一直以来不惧邪恶,受到了邪恶的严管和迫害,迫害的方式是坐一个几厘米高的小板凳,不准动一动,一动就打骂,不让睡觉,反复看诬蔑大法的录相,不准上厕所,利用剥夺人正常的生理要求,持续迫害大法弟子,利用众多刑事犯人打骂侮辱大法弟子,不准和家人见面。

大法弟子秦尉、武军、高建铭,自去年被非法关押在前进监狱后,一直否定迫害,坚定正念,被邪恶之徒关进小屋迫害,同样的迫害在九队和一队也在发生着。其中有清华弟子吴超、孟军、王为宇、吴引倡、邓怀影,请知情者进一步提供信息,揭露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9/123214.html

2000-11-10:梁明华男43岁原北京市第二客运分公司服务队长 因去年参加公开审判在路途中被拘留1次,后因在家门口晨炼被第二次拘留,之后被单位下岗。他爱人因他炼法轮功,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判离婚。只给本人1万元。并判房屋归女方。梁明华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下,从今年6月开始租房住。在7.20时,片警一再找他,还威逼房东不租给法轮功学员住房,这样房东又叫梁明华搬家。7月27日,梁明华到天安门广场拉了横幅。这次去后被判

2000-11-10: 梁明华男43岁原北京市第二客运分公司服务队长
因去年参加公开审判在路途中被拘留1次,后因在家门口晨炼被第二次拘留,之后被单位下岗。他爱人因他炼法轮功,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判离婚。只给本人1万元。并判房屋归女方。梁明华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下,从今年6月开始租房住。在7.20时,片警一再找他,还威逼房东不租给法轮功学员住房,这样房东又叫梁明华搬家。7月27日,梁明华到天安门广场拉了横幅。这次去后被判5年劳教。现在是在天堂河还是团河,地址不详。因那里不准大法弟子看望,他的亲人(包括父母,兄弟)怕受牵连也没看过他,具体受迫害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10/255.html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京山线茶店站前进监狱,茶店监狱,茶淀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9-01-23:前进监狱
一分监区长 张超 18811662197
副监区长 姚一平 18811665967
教导员 柳刚 18611871369
副监区长 周连国 18811666907

刘光辉 副监区长电话不详,有知情者给与补充。

2018-05-27: 北京前进监狱副监狱长刘光辉
刘光辉妻子单位信息
单位:完美(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邮编:100086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76号二层
电话:010 - 65547897 / 65547397 / 65547282 / 65547572 / 65547498
传真:010 - 65547897 / 65547397 / 65547282 / 65547572 / 65547498-800

2018-03-22: 北京市前进监狱:
通信信箱: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信箱
邮编:300481

公开电话:1600628(语音后选择按11)
负责收发信:010-53861751
狱政科:010-53861971、010-53861972、010-53861970-83589496
监察科:83589423
教育科:杨畅,电话:5386919018811665031

监狱长:曹利华
副监狱长:薛英奎
三监区区长:刘光辉(警号:1109423)
教育科长:陈俊。副科长:王树有
政治处主任:魏福科

2018-01-17: 非法关押柴桂金的监狱是:北京市监狱局清河分局柳林监狱,京山线茶淀站115-6号,信箱:300481,咨询电话:010-53862977

2017-11-05: 北京市前进监狱
邮寄地址: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信箱,邮政编码:300481
注:106信箱下每个分监区设一个分箱,比如要寄往一分监区,邮寄地址为: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1信箱
周连国
邮寄地址: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1信箱,邮政编码:300481
杨畅电话:5386919018811665031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3-15: 北京市前進监狱十二分监区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5/15084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