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 乐山市 >> 谢吉甫(谢吉莆)

男, 53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四川乐山五通桥桥沟街10组3号
个人近况: (2005-04-1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4-1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2707(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正念闯出  遣返案例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曾被迫害致残  剥夺睡眠  推/摔/跳(楼/车/河)  送戒毒所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四川 > 德阳监狱(黄许镇九五厂,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3-22:四川德阳监狱的暴行 ...五监区还有一个形象特别丑恶的杀人犯鲁兴凯,外号“沙舵爷”,言语暴躁,出手狠毒。被“610”代言人陈洪看中,利用他来包夹“难以转化”的法轮功学员。2006年,陈洪安排鲁兴凯包夹法轮功学员谢吉甫,鲁一心想转化谢吉甫来邀功减刑,谢吉甫始终不配合。鲁兴凯恼羞成怒,将谢吉甫从楼梯间推了下去。谢吉甫的双腿当场被摔断,出狱不久,谢吉甫就去世了。... http://www.min

2017-03-22: 四川德阳监狱的暴行
...五监区还有一个形象特别丑恶的杀人犯鲁兴凯,外号“沙舵爷”,言语暴躁,出手狠毒。被“610”代言人陈洪看中,利用他来包夹“难以转化”的法轮功学员。2006年,陈洪安排鲁兴凯包夹法轮功学员谢吉甫,鲁一心想转化谢吉甫来邀功减刑,谢吉甫始终不配合。鲁兴凯恼羞成怒,将谢吉甫从楼梯间推了下去。谢吉甫的双腿当场被摔断,出狱不久,谢吉甫就去世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2/四川德阳监狱的暴行-344594p.html

2013-06-17:一把牙刷制造出多少骇人的酷刑 ...家住四川乐山五通桥桥沟街十组三号的谢吉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绑架到五通桥看守所。犯人们对他用“干煸四季豆”酷刑:就是用牙刷夹在指缝里,把手指尖捏着,牙刷使劲绞,直到绞得流血,肉都绞烂了才罢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7/一把牙刷制造出多少骇人的酷刑-275469.html

2013-06-17: 一把牙刷制造出多少骇人的酷刑
...家住四川乐山五通桥桥沟街十组三号的谢吉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绑架到五通桥看守所。犯人们对他用“干煸四季豆”酷刑:就是用牙刷夹在指缝里,把手指尖捏着,牙刷使劲绞,直到绞得流血,肉都绞烂了才罢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7/一把牙刷制造出多少骇人的酷刑-275469.html

2009-11-06:一个浪子返本归真的艰难历程 [编注:此文由本人叙述,同修整理,为行文方便,仍用第一人称。] 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桥沟镇曾经有一个“五毒俱全”的江湖浪子,叫谢吉甫。提起他,当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什么都干,可四十岁出头,正当壮年,就疾病缠身,肺病、胃病、痔疮、脚气等等,走路都累,长期吃母亲(个体医生)配制的中药,但身体仍无大的好转。这个浪子就是我。 一九九七年七月,经一

2009-11-06:一个浪子返本归真的艰难历程
[编注:此文由本人叙述,同修整理,为行文方便,仍用第一人称。]

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桥沟镇曾经有一个“五毒俱全”的江湖浪子,叫谢吉甫。提起他,当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什么都干,可四十岁出头,正当壮年,就疾病缠身,肺病、胃病、痔疮、脚气等等,走路都累,长期吃母亲(个体医生)配制的中药,但身体仍无大的好转。这个浪子就是我。

一九九七年七月,经一个朋友介绍,我开始学炼了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不仅一身疾病不翼而飞,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明白了真正做人的道理,从此整个人就好比来了个脱胎换骨,一改以前的种种恶习,时时处处与人为善,替他人着想,勤勤恳恳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且身体感到恢复到了二十岁的状态。

我身心如此巨大的变化,让家人和朋友熟人都感到惊讶、真正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可是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恶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全面迫害,同其他很多大法学员一样,我也受到了邪党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我在去犍为的路上,被一伙便衣恶警非法绑架到犍为县公安局,当天中午,由五通桥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李佐(此人已遭恶报,明慧网有报道)等将我和同行的大法学员宋友平转移到五通桥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日,五通桥国保大队杜高银(大队长)带队,李佐、任怀飞等一伙人将我非法抄家,抢走我的大法书籍和师尊法像以及很多真相资料。

在被关进五通看守所的当天,在狱警的默许纵容甚至授意下,牢头宋友军伙同犯人王庭福等四人,对我进行了长达近一个小时的轮番暴打,牢头的手都打脱了皮。第二天看守所女恶警黄莉萍、男警钟玉强将我转到九号监室,黄直接唆使牢头罗培华:“此人是炼法轮功的,好好教他规矩”,指使罗凶狠的使用暴力对我进行迫害。用他们的整人黑话说叫“请你吃几道菜”:

一、“滴水观音”:大冷天,用盆子装冰冷的水从头上浇,再用扇子扇风,叫“开空调”,用两寸长的塑料刷子刷背,刷出血珠子,再用冷水浇,持续近一个小时;

二、“干煸四季豆”:即用牙刷伸进手指缝,捏紧手指,左右转动牙刷,直至指缝被转烂,致使我的右手指缝溃烂四十几天;

三、“炖蹄花”:由二人将我按在地上,背靠墙坐,由二人在我两腿上踩,直到大腿被踩得发紫发乌,几十天才散去;

四、“穿心莲、贝母鸡”:人背靠墙站,他们用拳头猛击左右胸,用肘猛击腰部,直到把你打趴下。

还有什么“白菜汤”、“考空军”等等名目繁多的酷刑,来折磨虐待大法弟子。更为邪恶的是,罗培华等犯人逼迫我骂师父,见我不吱声,挥拳就打。罗培华、袁涛、谭超华、郑坤、彭华明五个犯人对我进行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连续毒打,直至打到他们累得喘气。在他们对我进行毒打的过程中,我左脸颊被打裂淌血,全身麻木不知道痛。

被毒打过后我大小便便血,胸口疼痛了很长时间,直到后来被非法判刑送到德阳监狱都还痛了很长时间。但神奇的是我却没吃过一粒药就好了。

他们不仅酷刑毒打折磨我,还抢夺我的财物,冬天的被盖、羊毛衫和皮鞋被彭明华、袁涛、谭超华等人瓜分,牢头罗培华抢去我一千一百四十五元。面对五通看守所的邪恶迫害,我曾绝食两次反迫害,第一次十三天,第二次十二天,滴水未进。

半年之后,二零零三年六月三日,邪党伪法院将我带到牛华镇镇政府一间小屋非法开庭审判,我不要他们指定的律师,自己辩护,炼功是我的信仰自由,我本着善心向他们讲述我炼功之前是一个五毒俱全的人,炼功后弃恶向善当一个好人,多一个好人,少一个坏人,对国家对社会都有好处啊,可是伪法官不与采纳,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我五年刑。在他们非法抓捕、审判我的整个过程中,他们所有的逮捕证、庭审记录我都没有签字,我在庭上痛斥共产党卑鄙、无耻、肮脏、下流,一个姓刘的法官对我说,不服你上诉吧。

和我同时被关押在五通看守所的还有另外几名大法弟子,其中杨志平所遭受的迫害也是非常严重,他天天被打“穿心莲”,每天不准吃饭,灌十几盅洗碗水,在看守所时就下半身浮肿,心脏也出现问题。当时他也一同被非法判刑四年,我们一同被送到德阳监狱,狱医检查胸腔内有二十几公分长,三四公分宽的一条黑痕,心脏已严重受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德阳监狱拒绝接收,当日就退回五通看守所。后来听说德阳和乐山的两家大医院检查都说要换心脏。我以为杨志平活不了了。可是零七年底我回家几天后,他来看我,我都惊了,原来邪恶怕他死在看守所而担责任,就把他放回家了,回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他很快的就恢复了健康,在他身上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五通桥看守所的牢头全是看守所养的打手,他们抢的钱,要买东西给所长楚大成上供,我亲眼目睹罗培华给楚大成买玉溪、三五等名牌香烟,罗也自述,给楚大成花的钱出去一天要三百元。五通桥看守所完全是警匪勾结,警匪一家,他们不仅在肉体上摧残大法弟子,生活上虐待,经济上疯狂勒索,里面五片肉半碗老芹菜要二十元,一头猪要买二万多元钱。

二零零三年八月一日,我被非法送到德阳监狱,八监队,二监区的严管队,这个监区被德阳监狱的犯人称为“魔鬼监区”,监区长曾贵福经常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参与迫害的还有教官陈平,六一零恶人张俊、崔维刚、涂扬铭,福监区长马成德,管教邱慎,这些都是邪恶至极的恶魔,迫害大法弟子不择手段,除了在肉体上施用各种酷刑外,还采取强制洗脑、包夹、不准大法弟子之间来往、说话,妄图对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转化,不转化不准亲人接见。

德阳监狱的前身是九五汽车制造厂,被贪官马爱军等贪垮后,加高围墙,架上电网就成了监狱。邪党书记马爱军摇身一变成了监狱长,三级警监;满身恶习的二流子工人变成了警察、教官,车间主任变成了监区长,连九五厂子弟校的老师校长都变成了警察,厂医变成了狱医,就这样组成的一个德阳监狱。

二零零五年四月,桥沟镇党委书记叶德华,姜姓镇长,张姓(女)镇政法书记一行恶人跑到德阳监狱来配合监狱恶警,妄图“转化”我,他们的花言巧语被我识破后,马上就露出狰狞的面目,叶德华叫监狱恶警胡小东、监狱六一零恶人吴跃山对我进行迫害,当时我没守住心性,采用了以恶制恶的方式告诉他们:你们有什么招术都使出来,老谢接着。至此监狱又开始对我加重迫害,恶警管教蒲东把我送二监区严管八十天,非法禁闭二十天,每天只准吃六两饭,不发被盖睡觉。

二零零六年初,我被转到德阳监狱五监区,又是一个人称的“魔鬼监区”,监区长李朝勇,六一零恶人田勇、邓德林、罗光伦、李卫东指使恶犯肖鹏、吴华国一同来迫害我,对我打骂、不准我睡觉,声称整死我,不转化就整死、弄疯、弄残,还扬言诛灭我全家。

二零零七年四月,桥沟镇邪党书记张××带领一行人又来到德阳监狱来转化我,有蒲晓凌(现任社区主任),她还叫上我的六姐一起来叫我放弃炼功,我告诉他们,师父传的法轮功教人向善,我做好人你们却让我放弃,难道让我重新回去做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坏人?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蒲还骗我说桥沟镇现在没有一个人炼法轮功了,我没有相信他的说辞,明确表示要坚修到底。张××指使恶警李卫东叫我诽谤师尊和大法,我告诉他们,诽谤大法是要下地狱的,你们大胆无知,我可不干,师父教我做好人,给了我好的身体,昧良心做事猪狗都不如的。他们使出各种手段都无法“转化”我,于是就恼羞成怒,对我进行了又一轮的疯狂迫害。

恶警李卫东亲自对我大打出手,并扬言要整死我,因为五监区就剩我一个大法弟子未“转化”了,他们“转化”一个大法弟子有五千元的奖金。我对他说,你休想从我身上得到一角钱的奖金。他又指使恶犯肖鹏、吴波对我打骂,他们打我,我就笑呵呵的,于是他们连笑都不准我笑,又连续七天七夜零六个小时不让我睡觉。恶警李卫东指使犯人肖鹏对我说,你不转化刑满都不放你回家,我当时说,劳改当工作(其实这是错误的认识,是承认了邪恶的迫害)。

后来由于我没守住自己的心性,正念不足了,禁不住邪恶的哄骗,在长达七天七夜又六个小时不让我睡觉的情况下,由犯人肖鹏代写了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我照抄了一遍。过后我后悔万分,我做了错事,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为我承受了那么多苦难的师父!由于我做了不该做的错事,紧接着邪恶就对我进行了更为恶毒邪恶的迫害。

六月二十六日的早晨,在经过连续七天七夜,长达一百七十四个小时的轮番轰炸,不让睡觉的非人折磨迫害之后,我在一张条桌上就睡着了。睡着之后从条桌上滚下来,摔到了楼梯间,当日被送到德阳第五医院,德阳监狱的对口医院,他们说照片显示左右膝盖骨开放性骨折,右腿断裂,需要动手术。他们也没拿照片给我看,我被全身麻醉睡着了,醒来后左右腿都打上了石膏板,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的右腿膝盖被穿了钢丝,扣了螺丝,右腿膝盖裂开。六月二十九日,他们就叫我出院,回德阳监狱医治,狱医们根本不管我,不给医治,在住院期间恶警李卫东还指使犯人肖鹏来骂我。

邪恶们为了封口,防止走漏对我进行非人迫害致残的消息,在第五监区召开监区大会,不准议论谢吉甫的事情,谁议论就关禁闭,不给减刑。可见我的双腿完全是他们故意给弄残的。

在住院期间,我双腿肿的很大,发烫,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又奇迹般的渐渐好转、消肿。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拄着双拐,由家人和桥沟镇邪党书记张××及居委会主任把我接回家。在监狱期间亲朋好友寄给我的钱,他们一分都没退还给我,全都私吞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回家经过半年的调养,我的双腿逐渐地恢复,后来可以出去打工了。

回家后直到现在,邪党一直派人对我进行监视,蒲晓凌经常到我家骚扰,骗我办低保,实际是监视我。她还威胁我的家人,说我要是再到处讲他们对我的迫害,就把我关起来,永远不放回家,吓得我的老母哭了一整夜。我到外面证实大法,揭露迫害,他们就派特务跟踪监视,将我的一举一动向上级六一零汇报。桥沟镇邪党书记张邦才到我打工的地方(西坝镇),要当地派出所监视我,桥沟镇官商勾结强占农民土地时也拿我来作例子,威胁不愿卖土地的农民,张邦才叫嚣说,“谁要跟共产党作对(不卖土地),就跟谢老七一样下场,把他整残。”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夕,七月二十七日桥沟派出所指导员杨波,所长谈春评,配合区六一零、国安、公安加紧对我进行监控,又一次非法闯入我家中,未出示任何手续,将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我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国安大队长杜高银对我说, “我不抓你进去关起来,我就得进去关起”。我又一次被非法绑架到当地派出所,被他们强行拍照,甚至连我八十三岁高龄的母亲和我的一个妹妹一道带到派出所,一起拍了照。参加迫害的有五通桥公安局长李爱民,副局长王华坤,警员任怀飞等。他们强迫我签字后,晚上十一点才放我回家。他们还暗地里切断我的生路,叫雇用我的老板辞退我,他们目地没达到,就故意制造了一场车祸,企图撞死我。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我回家走到家门口不远处,一辆无牌照小车逆向行使从我身后向我冲来,当场把我撞翻,造成我左眼角摔出二公分长的伤口,鲜血直淌,右手拇指关节错位骨折,左脚左手肿大。下午四点过,蒲晓凌、张甚琪、宋清明、邓××、袁姓司机、桥沟镇邪党书记马军、镇六一零头目王英、派出所杨指导和一个不知姓啥的小警察等一伙八九个人来到我家,连推带架,将我绑架到乐山大石桥巨龙宾馆内的“洗脑班”,当时我全身是血,眼睛肿大到看不见东西了,他们也不允许我上医院。由于“洗脑班”怕担责任拒绝收我,他们这才向五通桥区六一零汇报,六一零的袁勤叫把我弄去检查,到乐山红会医院拍了照后,医生叫开刀动手术好的快,我说没钱,医不起。随后他们把我弄到五通桥人民医院,医生也叫开刀动手术,我说没钱,他说没钱你来干什么?我说是他们非法绑架我来的。晚上他们看我眼睛肿得看不见伤口,不能缝针,他们也怕担责任,就叫我签字,说不医后果自负,我签了字,我知道如果开刀可能会遭到更毒辣的迫害,我的右脚就是例子。我坚持要医就找正骨科医生,第三天他们找来了一个女医生给我接骨。就这样他们在人民医院非法拘禁了我十五天,早晚都有镇政府派人轮换看着我。八月十四日我向姓杨的说,我要回家养伤,医院不方便,我需要营养,他请示镇书记马军后,下午办了出院手续。

回家后,宋清明、张甚琪天天轮换到我家来监视我,怕我走了,邪党为了奥运对好人就恐惧到如此程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6/211539.html

2008-12-18:四川德阳监狱黑窝内仍在迫害大法弟子 四川德阳监狱黑窝内,还在背地里阴毒的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攀枝花米易县徐天福已被迫害得住院(德阳监狱医院)。 谢吉甫被逼写所谓的‘三书’,晚上不让睡觉,被逼跳楼把脚摔断,在监狱医院住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8/191820.html

2008-12-18: 四川德阳监狱黑窝内仍在迫害大法弟子
四川德阳监狱黑窝内,还在背地里阴毒的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攀枝花米易县徐天福已被迫害得住院(德阳监狱医院)。

谢吉甫被逼写所谓的‘三书’,晚上不让睡觉,被逼跳楼把脚摔断,在监狱医院住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8/191820.html

2008-11-22: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八) —— 曝光四川德阳监狱的罪行 谢吉甫,52岁,乐山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谢吉甫被非法判刑五年,八月送到德阳监狱。自从进了德阳监狱,一直就有两个恶人包夹谢吉甫。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谢吉甫被转到另一魔鬼监区五监区。四月初,五监区恶警李卫东对谢吉甫说:“整死你是为共产党除害。”恶警天天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相,又威胁说要打死谢吉甫,整疯谢吉甫谢吉甫被恶警迫害,关在“牢

2008-11-22: 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八)
—— 曝光四川德阳监狱的罪行
谢吉甫,52岁,乐山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谢吉甫被非法判刑五年,八月送到德阳监狱。自从进了德阳监狱,一直就有两个恶人包夹谢吉甫。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谢吉甫被转到另一魔鬼监区五监区。四月初,五监区恶警李卫东对谢吉甫说:“整死你是为共产党除害。”恶警天天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相,又威胁说要打死谢吉甫,整疯谢吉甫谢吉甫被恶警迫害,关在“牢中牢”八十天,禁闭二十天,被二监区的恶警余扬铭、陈平打骂,每天强制体罚跑圈圈,一天只准吃半斤,八十天只准洗了三次澡。恶警廖波、肖鹏在李卫东的唆使下,对谢吉甫又打头又掐脖。然后四个人轮流监视,七天七夜零六个小时站着不让睡觉,一打瞌睡就打骂,谢吉甫就绝食抗议。 二零零七年谢吉甫被狱警下令拖到三楼的隔离室,狱警找来恶犯鲁祈凯来对付谢吉甫。有人看见谢吉甫满脸鲜血,脸色苍白,两眼紧闭,被几个犯人抬着送卫生所,后有人说谢吉甫被人推下楼梯,双脚摔成骨折,狱警却说谢吉甫是自己不小心摔的,只将恶犯鲁祈凯调回生产车间完事。十一月谢吉甫出狱时,还拄着拐杖。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22/190132.html

2008-09-13:四川德阳监狱黑幕 二监区恶警陈平以整人凶狠、残暴而闻名,他除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杨友润外,还多次直接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次魏斌在军训时,因肠胃不适,吐了一下口水,恶警陈平以魏违反列队纪律为由,下令魏斌跑圈,魏斌向他解释自己的情况,并没有跑圈,恶警陈平立即下令将魏斌绑架到禁闭室整治,折磨七天后,转到所谓的学习班隔离起来,继续摧残。2005年9月,监狱将学员杨友润、魏斌、干劲、罗小星等转入三监区

2008-09-13: 四川德阳监狱黑幕

二监区恶警陈平以整人凶狠、残暴而闻名,他除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杨友润外,还多次直接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次魏斌在军训时,因肠胃不适,吐了一下口水,恶警陈平以魏违反列队纪律为由,下令魏斌跑圈,魏斌向他解释自己的情况,并没有跑圈,恶警陈平立即下令将魏斌绑架到禁闭室整治,折磨七天后,转到所谓的学习班隔离起来,继续摧残。2005年9月,监狱将学员杨友润、魏斌、干劲、罗小星等转入三监区。一天监狱内拉起了警报搞演习,魏斌、杨友润、干劲拒绝抱头俯首向地,十几名恶警气急败坏,凶神恶煞的拿着手铐,绳子,将三人绑铐起来,魏斌的双手被反背铐起来,拳打脚踢,以至几天后魏斌的手背都未恢复知觉。2006年3月,包夹犯霍斌、刘春以杨友润晒衣服没给他们打招呼为由,对杨友润大打出手,打得杨满脸鲜血。楼下的法轮功学员魏斌、谢吉甫听见打人的惨叫声,便大声制止:不许打人!此时犯人辛华等几十名犯人一哄而上,对着魏斌,谢吉甫一阵猛打,谢、魏二人被打得鲜血长流,而恶警竟然一言不发,若无其事。2006年的一天,狱警以脱离互监小组为由,将魏斌拉入禁闭室,锁铐在刑床上,长时间摧残。

恶警为了对赵乃乾进行所谓的“转化”洗脑,2005年期间,将他拖到禁闭室里,用封口胶贴住他的嘴,缠住他的双手双脚,用警棍乱打,拳打脚踢,摧残了两天两夜。我们出操时,看见医务犯用三轮车将赵乃乾拖出去救治,平时高大强壮的他,已奄奄一息,过后不久,就听说他被转到其他监狱了。

2004年腊月,狱警突然对法轮功学员搜身,李成东不配合,恶警指使几个犯人将他衣裤脱掉,只穿单衣单裤,被拉到楼房排雨水的管道下,让冷水冲浇,从下午2点钟到晚上10点多钟,事后,李成东患重病,被隔离治疗。

2005年7、8月份,法轮功学员龚官雷,邓维建,被狱警下令弄到隔离室里,用封口胶缠在板凳上,弄到太阳下暴晒,而且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

2007年法轮功学员谢吉甫,因为坚决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被狱警下令拖到三楼的楼梯中间的隔离室,狱警找来凶残的恶犯鲁祈凯来对付谢吉甫。一天早上我们出工时,看见谢吉甫满脸鲜血,脸色苍白,两眼紧闭,被几个犯人抬着送卫生所,后听人说谢吉甫被人推下楼梯,双脚摔成骨折,狱警却说谢吉甫是自己不小心摔的,只将恶犯鲁祈凯调回生产车间完事。十一月谢吉甫出狱时,还拄着拐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3/185822.html

2008-08-08:四川乐山市五通桥区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自5 月份8月初,邪党以所谓“平安奥运”为借口,在四川乐山市五通桥地区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截此8月初已知被绑架、抄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已有13人,各社区邪党人员配合当地派出所警察对所有大法学员进行严密监控。恶警采用强性闯入室内、把人骗出家门、跟踪等手段绑架大法学员,有的未修炼的家属也一同遭绑架。 7月29日,牛华派出所所长王某、副所长陈某、武

2008-08-08: 四川乐山市五通桥区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自5 月份8月初,邪党以所谓“平安奥运”为借口,在四川乐山市五通桥地区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截此8月初已知被绑架、抄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已有13人,各社区邪党人员配合当地派出所警察对所有大法学员进行严密监控。恶警采用强性闯入室内、把人骗出家门、跟踪等手段绑架大法学员,有的未修炼的家属也一同遭绑架。

7月29日,牛华派出所所长王某、副所长陈某、武装部长张平武、社区主任刘向阳等十几人强行闯入家住牛华工商银行宿舍的大法学员王秀云(60岁)家,非法抄家、抓人,将王秀云家中的电脑、电视等洗劫一空,并将王秀云连同王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一同绑架。

7月底,在五通桥区定居的攀枝花退休职工江秀兰被邪党恶徒骗出、绑架。江秀兰长期受恶徒监控。

2008年7月底,家住桥沟镇的大法学员谢吉甫(40几岁)又遭绑架,现下落不明。谢吉甫曾被非法判刑7年,期间受尽各种酷刑,双脚无法行走,2007年非法刑期满被释放,她坚修大法,身心康复。

现被绑架的大法学员已知有:陈桂芳,雷辉荣,黎淑华,朱月珍,李仲芳,易志美,王秀云,江秀兰,谢吉甫(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8/183619.html

2008-06-28:四川省德阳监狱迫害法轮功纪实 在德阳监狱遭受多种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很多,搜索记忆,他们还有: 徐玉楷(四川古陵县人),以前非法被关七次,又非法判刑四年,本应该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出狱,而德阳监狱说没人接就在监狱招待所内非法多关三天。 王明清,六十五岁,四川峨眉市人。 车长武,六十三岁,四川广安市人。 李天国,三十多岁,四川广安市人。 李成东、陈传波,三

2008-06-28: 四川省德阳监狱迫害法轮功纪实
在德阳监狱遭受多种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很多,搜索记忆,他们还有:

徐玉楷(四川古陵县人),以前非法被关七次,又非法判刑四年,本应该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出狱,而德阳监狱说没人接就在监狱招待所内非法多关三天。

王明清,六十五岁,四川峨眉市人。

车长武,六十三岁,四川广安市人。

李天国,三十多岁,四川广安市人。

李成东、陈传波,三十多岁,四川达州市渠江钢铁厂人。

宋子明、甘劲、唐岗意、宋万江,三十多岁,四川新都人。

袁小东,四十多岁,绵阳二重厂职工,非法判刑八年。

吴增辉,二十多岁,四川德阳市旌阳区人,非法判刑三年。

黄代友,五十三岁,四川广汉市人,非法判刑三年。

李绍兵,四十多岁,四川地质设计院人。

程永和,二十多岁,非法判刑三年。

林奎,三十多岁,火车司机,非法判刑三年。

周祖清,六十三岁,成都飞机制造公司工程师,非法判刑三年。

左圣文,六十二岁,四川古陵县人,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刘涛,四十多岁,四川大学设计院,非法判刑三年。

陈显东、张贵超,四十多岁,非法判刑三年。

张跃,四十多岁,非法判刑二年。

罗兴贵,四十多岁,非法判刑八年。

廖俊甫,五十多岁,非法判刑七年。

张万友,六十七岁,四川广汉人,非法判刑十年(其妻非法判刑十年,在龙泉驿女子监狱)。

王林,四十多岁,四川剑阁县人,非法判刑四年。

谢吉甫、陈万财、陈近川、彭月恒、周华明、钟太兴(六十七岁),四川简阳人,非法判刑二年。

赵红林,四十多岁,四川孟县人,教师,非法判刑二年。还有周兴文、余志、杨代福、曾永浩等等,无法一一列举。

配合邪党走减刑之路的有庄铿、陈拓宇、刘永才等人,三人被洗脑后被邪恶利用做说客,四川省凡非法关押了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他们都去做过为虎作伥的恶事(这里揭露三人做犹大的恶行,旨在警醒他们、挽救他们,还有走回来的机会,早日站出来揭露邪恶吧)。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李建侯,六十八岁,四川南充市人,死于德阳监狱卫生所。

曹平,四十多岁,四川广安市人,二零零三年在德阳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让家人领回去,回去几天就离开了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8/181018.html

2007-02-16: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地处四川北部边远山区,当地大法弟子少,1990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当地邪恶的610、国安特务、公安、派出所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的迫害。 被非法判刑的有大法弟子:王林(4年)、王济生(4年),此两人分别在德阳监狱、雅安监狱遭到残酷的迫害,致使眼睛严重致残。2005年俩人出狱后,又被610头子:贾国英、赵晓琳、李碧鑫、国安大队、政法委、公安局、综治办等二十几名邪恶之徒在大街

2007-02-16: 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地处四川北部边远山区,当地大法弟子少,1990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当地邪恶的610、国安特务、公安、派出所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的迫害。

被非法判刑的有大法弟子:王林(4年)、王济生(4年),此两人分别在德阳监狱、雅安监狱遭到残酷的迫害,致使眼睛严重致残。2005年俩人出狱后,又被610头子:贾国英、赵晓琳、李碧鑫、国安大队、政法委、公安局、综治办等二十几名邪恶之徒在大街上、光天化日之被强行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广元市莲花山庄洗脑班(几百名大法学员在这里遭到残酷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洗脑)。

720以来被非法劳教的有:杨心宽(2年、2004年被绑架时被邪恶之徒开枪射击,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于2005年在工地因事故而致死)。刘桂珍(70岁)(1.5年,一家5人被非法劳教,1人非法判刑,尤于长期遭受迫害致使身体虚弱,于2006年被迫害致死。),还有王玉林、刘仁忠等二十几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6/149116.html

2008-01-19:恶徒在熊秀友临死前还当众毒打他 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还有: 一监区:绵阳法轮功学员张春宝迫害得难以承受以头撞墙; 三监区:陈京西、龚官雷被迫害严重; 五监区:谢吉莆被打得头破血流;李福全被迫害严重; 四监区:林小全(成都新都人)、罗晓星(攀枝花人)、杨斌(重庆九龙坡人)、魏伟(山东省龙口市人)、王国华(遂宁人)被关禁闭,最长四个月,最少半个月;有四法

2008-01-19: 恶徒在熊秀友临死前还当众毒打他

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还有:
一监区:绵阳法轮功学员张春宝迫害得难以承受以头撞墙;
三监区:陈京西、龚官雷被迫害严重;
五监区:谢吉莆被打得头破血流;李福全被迫害严重;
四监区:林小全(成都新都人)、罗晓星(攀枝花人)、杨斌(重庆九龙坡人)、魏伟(山东省龙口市人)、王国华(遂宁人)被关禁闭,最长四个月,最少半个月;有四法轮功学员被铐在刑床上,最短十三天,最长一个月,回监区后,又在一楼学习组迫害洗脑二到三个月。

十监区:攀枝花米易法轮功学员关四海,已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去年有过报道);李正林,双目已被迫害得失明;还有徐天福(攀枝花)、刘旺泉(威远)、吕宇鹤等被迫害严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9/170638.html

2007-12-05:四川谢吉甫在五通桥看守所和德阳监狱受到的迫害 四川乐山大法弟子谢吉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被绑架到五通桥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受了种种酷刑的迫害;随后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德阳监狱所被迫害致残废了,不得已才释放。 谢吉甫,男、53岁,家住四川乐山五通桥桥沟街10组3号,一九九八年七月三十日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前谢吉甫是一个以赌为生,好逸恶劳,日嫖夜赌和黑社会都有交往的人,在桥沟本地都是

2007-12-05: 四川谢吉甫在五通桥看守所和德阳监狱受到的迫害
四川乐山大法弟子谢吉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被绑架到五通桥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受了种种酷刑的迫害;随后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德阳监狱所被迫害致残废了,不得已才释放。

谢吉甫,男、53岁,家住四川乐山五通桥桥沟街10组3号,一九九八年七月三十日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前谢吉甫是一个以赌为生,好逸恶劳,日嫖夜赌和黑社会都有交往的人,在桥沟本地都是小有名气。而且还有一身的病,有胃病、痔疮、脚气等,身体非常的虚弱,常常头晕目眩,上两三层楼都会气喘不停。谢吉甫修炼大法后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上六七层楼也不累了。

然而,在恶党江泽民集团1999年7月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后,谢吉甫与千百万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一、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底,当地派出所所长周健带着四、五个人半夜私闯民宅,企图绑架谢吉甫,因谢吉甫正好不在家没有得逞,转而威胁谢吉甫的家人,使其家人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谢吉甫在犍为松林山庄背后路上行走,被犍为国安带领二、三十人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张世萱、张伯清、谭素琼、宋有平等十多人,他们分别被绑架到五通桥看守所和犍为看守所。

在五通看守所,当天下午,谢吉甫就遭到看守所里的吸毒杀人犯宋有军等四人的毒打,在恶警的授意下,恶犯王廷福指使这些杀人犯说:这是炼法轮功的,打。第二天谢吉甫就被转到了最邪恶的九号监舍。参与迫害谢吉甫的恶人有:罗培华(杀人犯,花三十几万买了个死缓,外号米花糖)袁涛(盗窃犯)、谭超华、郑坤(都是杀人犯、无期)、彭化明(吸毒犯)。恶警黄利平对牢头说:“这是炼法轮功的,好好收拾他”。牢头一得到恶警指使,就对谢吉甫开始了迫害,用他们的行话叫吃几道菜。

一道菜是“干煸四季豆”就是用牙刷夹在指缝里,把手指尖捏着,牙刷使劲绞,直到绞得流血,肉都绞烂了才罢休。结果谢吉甫的手都全部感染化脓,几十天后才逐渐好了。

还有一道菜叫“滴水观音”即冬天把衣服全扒了用盆子从头往下浇水,一边浇一边用塑料刷子刷,一边用扇子扇(所谓开空调)。冻得谢吉甫发抖还不算,刷了四五十分钟,直到把背刷的冒血珠才停手。

还有“炖蹄花”即人坐直靠墙,然后两人按住肩膀,四五个人穿上皮鞋、胶鞋轮番站在大腿上踩。踩得谢吉甫的两腿全是青紫色。

“白菜汤”即人坐直靠墙,然后两人一人抓一条腿掰成一字型。

还有“考空军”即右手撑地,左手从右手外穿上去,抓住右耳转圈,直至转晕倒地。

“栽三角桩”即头和两脚着地手要飞起来。

“打穿心莲”即背靠墙,用拳头去打左右胸。

“背母鸡”即双手着地成弓型,用肘去打背部,使肾脏受损,以至于尿血尿。谢吉甫尿了五十多天,后又断断续续的又尿了十个月。

谢吉甫不屈服,恶人们就叫谢吉甫骂师父、骂大法。谢吉甫不骂,他们就用烟头烫左右手指、手臂、胸膛。烫了还不服,牢头就说:“你炼法轮功,老子整死你”。然后那五个人又开始暴打,把谢吉甫左脸颊打裂了,流血不止。直到五人打累了,打不动了才住手。

看守所所长楚大成多次指使杀人犯迫害谢吉甫。牢头罗培华(米花糖)不敢打了,是因为他遭到恶报,自上次打了谢吉甫之后全身关节疼痛。他就指使袁涛、谭超华打谢吉甫。四十几天中每天白天只让谢吉甫睡两个小时的觉,晚上不让睡,美名曰“值夜班”。白天还要洗厕所,要提几十桶装几十斤重的水冲,一天下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

恶犯还抢走了谢吉甫的皮衣、裤子、两件羊毛衫、一双皮鞋、一床双人床单、现金1145元。以至我冬天光着脚,穿一件单衣、一件衬衣。

二、在德阳监狱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谢吉甫被非法判刑五年,同年八月一日送到德阳监狱。在德阳监狱,他们天天来强制洗脑转化,没有达到目的。二零零五年他们要谢吉甫照像,谢吉甫说我不照,我没有罪。三月十八日又开始迫害,四监区恶警蒲东说谢吉甫喊冤,严管大队长狱警涂铭、恶警教官陈平对谢吉甫又打又骂又踢。谢吉甫说警察怎么能打人,他们就指使恶犯兰伟等三人把谢吉甫反铐,推往禁闭室严管。恶监区长曾贵福不发被盖,体罚谢跑步,一跑就是二百圈。一天只准吃五两米,八十天中只有三天吃饱了,只准洗了两次澡,一身臭烘烘的。八十天后魔鬼监区二监区的管教周健文问后不后悔,出去还炼不炼,谢吉甫说肯定炼,这么好的法怎能不炼呢。

自从進了德阳监狱,一直就有两个恶人包夹谢吉甫。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转到另一魔鬼监区五监区。四月初,五监区恶警李卫东诽谤师父和大法说:“你们炼功是造反,搞政治,反对共产党,整死你是为共产党除害”。他们天天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又威胁说要打死谢吉甫,整疯谢吉甫。然后新一轮的迫害又开始了。

恶警廖波、肖鹏在恶警李卫东的唆使下对谢吉甫又打头又掐脖。然后四个人轮流监视,七天七夜零六个小时站着不让睡觉,一打瞌睡就打骂,谢吉甫就绝食抗议。也是七天没吃过饭,在那种高压下叫写保证,说写了就算了,以后那些三书四书的就不写了。谢违心的写了一个保证。第二天他们就又叫写诽谤大法的揭批书,谢吉甫不写了,并宣布昨天写的作废。恶党人员说不写就不要想出去,谢吉甫被迫跳楼把腿摔断了,额头也摔了个六七厘米长的口子,不停的流血,整个脸和前胸都是血。医院诊断谢吉甫的左腿膝盖粉碎性骨折、右腿胫骨平台断裂,髌骨破裂。后来就穿了钢针。狱医王凯(警号:5127448)、副院长杜某(警号:5127449)检查结果一出来他们就不给谢吉甫治疗了,扔在死人床上自生自灭,只叫两个恶犯给点饭吃,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六月份的大热天,一双腿肿得老高,也不给治,看谢吉甫实在不行了,残废了,不得已才把谢放了。

德阳监狱相关恶警姓名职务:
监狱长:刘远航
副监狱长:石金华
狱侦科副科长:吴有山
三监区恶警监区长:吴廷海、恶警“谢洪高、张俊、崔卫刚
三监区教官:林钱
二监区副监马成德
二监区管教:周健文
四监区警官:李捷
四监区恶警:蒲东
五监区二分队分队长:赵新志
五监区恶警:李卫东
五监区恶警:廖波、肖鹏
五监区教官:龚蓊(此人尚有一丝良知)请劝善。
狱医王凯(警号:5127448)
副院长杜某(警号:5127449)
恶警教官:陈平
恶监区长:曾贵福
严管大队长狱警:涂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5/167766.html

2005-11-10:四川省德阳监狱在加剧迫害大法弟子。恶警把大法弟子集中在二监区强制洗脑。乐山市五通桥东风电机厂大法学员李承东、广安市方坪乡大法学员陈代平被二监区恶警张俊、崔维刚叫犯人毒打。 52岁的乐山大法弟子谢吉甫被恶警迫害,关在“牢中牢”80天,禁闭20天,被二监区的恶警余扬铭、陈平打骂,每天强制体罚跑圈圈,一天只准吃半斤,80天只准洗了3次澡。 位于四川德阳黄许镇的德阳监狱是四川省关押被非法判刑

2005-11-10: 四川省德阳监狱在加剧迫害大法弟子。恶警把大法弟子集中在二监区强制洗脑。乐山市五通桥东风电机厂大法学员李承东、广安市方坪乡大法学员陈代平被二监区恶警张俊、崔维刚叫犯人毒打。

52岁的乐山大法弟子谢吉甫被恶警迫害,关在“牢中牢”80天,禁闭20天,被二监区的恶警余扬铭、陈平打骂,每天强制体罚跑圈圈,一天只准吃半斤,80天只准洗了3次澡。

位于四川德阳黄许镇的德阳监狱是四川省关押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学员的集中营,多年来邪恶迫害从未停止过。在这里,多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众多的大法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目前,恶警们非常嚣张,在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给德阳监狱下达的至少百分之七十五的“转化率”指标,达不到就撤正副监狱长的职。恶警黎润民叫嚣: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0/114257.html

2005-05-16:四川省德阳监狱迫害大法弟子近况 讲真话言无罪 谢吉甫被严管 2005年3月4日上午,德阳监狱狱侦科对四监区進行了全面的照相和录音。当问及乐山籍50多岁的大法弟子谢吉甫时,他堂堂正正的回答:“我没有罪。”结果下午就被邪恶之徒强行送入二监区严管队迫害。 据悉,大法弟子谢吉甫在严管队因不配合邪恶的体罚性训练的迫害,并绝食抗议迫害,被关進了禁闭室。在禁闭室,谢被戴上沉重的手铐和脚镣。

2005-05-16: 四川省德阳监狱迫害大法弟子近况
讲真话言无罪 谢吉甫被严管

2005年3月4日上午,德阳监狱狱侦科对四监区進行了全面的照相和录音。当问及乐山籍50多岁的大法弟子谢吉甫时,他堂堂正正的回答:“我没有罪。”结果下午就被邪恶之徒强行送入二监区严管队迫害。

据悉,大法弟子谢吉甫在严管队因不配合邪恶的体罚性训练的迫害,并绝食抗议迫害,被关進了禁闭室。在禁闭室,谢被戴上沉重的手铐和脚镣。

后来有人看见谢吉甫在严管队受迫害性的所谓“训练”。谢吉甫在二监区被迫害已有两个多月了,据说,现在又被关進了禁闭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6/101945.html

2005-04-17:现在四川省德阳监狱二监区还是迫害的重点,那里的功友遭受的迫害还是很严重。现在那里有15、16个功友,都是很坚定的,他们不背“服刑人员规范”,不认为自己是有罪的,所以恶警长期不让他们下队而呆在二监区这样邪恶的环境中。二监区的严管队又更是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场所,很多大法弟子动不动就被关严管、接受高强度体力训练,并且只给很少很少的饭食;晚上当其他严管犯人在10点钟睡觉后,大法弟子还要被罚站到12点

2005-04-17: 现在四川省德阳监狱二监区还是迫害的重点,那里的功友遭受的迫害还是很严重。现在那里有15、16个功友,都是很坚定的,他们不背“服刑人员规范”,不认为自己是有罪的,所以恶警长期不让他们下队而呆在二监区这样邪恶的环境中。二监区的严管队又更是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场所,很多大法弟子动不动就被关严管、接受高强度体力训练,并且只给很少很少的饭食;晚上当其他严管犯人在10点钟睡觉后,大法弟子还要被罚站到12点左右,有时还要遭到犯人的殴打,而恶警却置之不理、不问不管,纵容犯人的恶行。

大法弟子罗小星(攀枝花人,30岁,被非法判9年),李世松(乐山人,40多岁),从今年1、2月份起就被关严管、而且晚上被罚站到11~12点。

大法弟子扬兵(遂宁人,被非法判9年),刚被送到德阳监狱二监区,因为拒穿囚服,就被当即关進严管队,并且在恶警的暗示下,犯人对他严酷殴打,至今都还被关在严管队。

大法弟子龚官雷(攀枝花送来的,被非法判7年半),今年1月份大寒那天,因与其他几个大法弟子偶尔说了几句话,就被不法干警张俊拉去用电棍电击,而且目前也不知甚么原因正在严管队遭受高强度训练。

目前二大队中有一个叫刘德全的犯人,他是被判无期的,对大法弟子也是非常邪恶的。

今年1月份有一天,因怀疑大法弟子李诚东(乐山人,20多岁)身上有经文,在恶警的授意下,几个犯人把李诚东的衣服脱去,并在这个过程中对他大打出手,然后在1月份只有几度的寒冷天气中,让他光着脚,穿一件薄秋衣在坝子里站了一下午,当时还下着大雨,冻得李诚东全身发抖。

成都青白江大法弟子邓维建于2003年8月25日被广汉市公安局送到德阳监狱二监区后,至今音讯全无,亲人无法接见。

最近几天(3月10日左右)四监区大法弟子谢吉甫(乐山人,40多岁)因拒绝摄像(因摄像时要拿着一个编了号的牌子,并问你罪名等)被关禁闭,遭受迫害。

乐山市联系资料(区号: 833)

2018-09-26:苏稽镇派出所8332560314
8332567110
国保大队:
8332124033
8332435273
罗兆平:大队长 8332421557
杨娟:13990696388
乐山市市中区公安分局局长 彭永全:13708136468
政委 李平:13981356818
副局长 余洪明:13608130988
指挥中心主任 王星:13908131020
乐山市中区610办副主任 王惠容:13518238235
谢向红:13990600700
乐山市中区政法委书 记 肖兴军: 13981352016
副书记 黄智:宅 83321109391380813260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6/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4919.html


2018-07-08:
相关电话:
峨眉山市公安局:0833-5555029 局长:刘杨 13808138996 副局长:张勇 13881375966
政工监督室: 5553222 防危防暴: 15082222520 政委: 杨加明 13508145012
国保负责人:高峰 里派出所:5572305 所长:王涛 副所长: 邓阳斌 指导员:喻伟

2017-08-20: 罗兆平,男,乐山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国保大队长;电话:08332421557
杨娟,女,乐山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3990696388
潘纬,男,乐山市市中区分局协警

2017-07-09:迫害责任人:
五通桥公安局竹根派出所 0833-3301822 3301029
五通桥区区长热线 :0833-3300001

2016-03-05: 绑架四川乐山市龚秀英责任单位信息:
乐山市市中区人民西路派出所:8332150363
乐山市中区公安分局
乐山市中区610办:
电话:8332120585、8332155126
主任黄建文
副主任王惠容13518238235宅833244738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