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 >> 长春 朝阳区 东北师范大学 >> 白晓钧(白晓军,白小军)

白晓钧(白晓军,白小军)
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白晓钧被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及朝阳沟劳教所虐杀 白发老母欲诉无门
男, 36
个人情况: 吉林省东北师范大学教师,党委宣传部校刊编辑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2003年7月18日 迫害致死 (2003-08-2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0-1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723(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技师/大学/大专  文艺界  典型案例  大学教师  联合国人权案例  劳教  拘留/绑架  曾被迫害致残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白晓钧(白晓军,白小军) 白少华(白绍华,白晓钧之弟,妻季磊)
儿媳: 季磊(季蕾)
夫妻/父母: 曹倩(曹健)(白少华母亲)
孙子/孙女: 白真宇(季磊的女儿)
交叉列在: 吉林 > 长春 朝阳沟劳教所(长春劳教所,男)
交叉列在: 吉林 > 长春 朝阳区 吉林大学(含吉林工业大学)

2003年8月30日,法轮功学员将白晓钧被迫害致死的传单贴到了“朝阳沟劳教所”周围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3-10-21:中共酷刑:飞踹、飞踢、飞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1/中共酷刑-飞踹、飞踢、飞膝-281418.html

2013-10-21: 中共酷刑:飞踹、飞踢、飞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1/中共酷刑-飞踹、飞踢、飞膝-281418.html

2011-07-17:神州浩劫(二):七位年轻大学讲师之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7/神州浩劫(二)-七位年轻大学讲师之死-243789.html

2011-07-17: 神州浩劫(二):七位年轻大学讲师之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7/神州浩劫(二)-七位年轻大学讲师之死-243789.html

2010-06-21: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一) 一、基本情况 二、勾结街道、派出所、劳教所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手段 四、迫害法轮功学员典型案例 五、背后黑手——吉林省和长春市“六一零” 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悟者 七、恶警与恶报 吉林省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私设监狱,下称长春市洗脑班)和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黑嘴子女子监狱、朝

2010-06-21: 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一)
一、基本情况
二、勾结街道、派出所、劳教所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手段
四、迫害法轮功学员典型案例
五、背后黑手——吉林省和长春市“六一零”
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悟者
七、恶警与恶报

吉林省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私设监狱,下称长春市洗脑班)和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黑嘴子女子监狱、朝阳沟劳教所、苇子沟劳教所、奋進劳教所、第三看守所、铁北看守所一样,是中共在吉林省长春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它比劳教所、监狱、看守所更邪恶,因为它对外严密封锁消息,强化洗脑的手段更残忍、邪恶,完全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是由吉林省、市“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直接操纵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

近十年来,长春地区约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到长春市洗脑班,遭受残酷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给上千家庭带来了莫大的痛苦。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无论从法律上说,还是从道义上讲,都已经构成了犯罪。

一、长春市洗脑班的基本情况

长春市洗脑班位于长春市东部长吉北线九号,吉长公路零公里东荣收费站附近,长春机电工程技术学校院内。学校大门口挂着“长春市机电工程技术学校”的牌子,院内有一座五层红楼,挂着“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牌子,这就是长春市洗脑班所在地。这里地处长春市区最边缘,只有门前一条公路,交通不便。因为靠近兴隆山,所以也习惯叫它“兴隆山洗脑班”。(见图)


美其名曰“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洗脑班

长春市洗脑班出现于二零零一年初,在净月潭宾馆租用房间,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二零零二年五月,由长春市财政出资大约一百多万,租用长春市农业学校图书馆楼,对外始称“吉林省法制教育学习班”。大约在二零零三年初租用了长春市机电工程学校教学楼,就是现在的这座五层红楼,对外称“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铁窗森严,除了高墙电网,与监狱别无二致。

长春市洗脑班隶属长春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工作人员主要是从司法局、公安局和巡警大队抽调来的,分别从事精神洗脑 、暴力迫害和非法关押。常年在长春市洗脑班的所谓“工作人员”分成两组,一组称为“教育组”,专门负责洗脑,主要来自司法局下属的三个劳教所和一个监狱(即朝阳沟劳教所,苇子沟劳教所,奋進劳教所和净月监狱),每半年轮换一次;另一组称为“管理组”,专门监视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迫害,由司法局所属劳教所和监狱警察、狱医以及从公安局抽调的警察组成。每组设组长、副组长各一名,组员十多名。这些人由一名主任,两名副主任具体负责。加上找来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犹大、勤杂人员和食堂工作人员,这里约有五、六十人。

长春市洗脑班之所以维持十多年,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六一零”和长春市政法委的财政投入,及其本身对法轮功学员、家属、工作单位的肆意敲诈勒索,为某些利欲熏心的人提供了升官发财的机会。据了解,洗脑班租用长春市机电工程学校教学楼,耗巨资装修,大楼一年租金是六十万元人民币。楼内设有食堂,上班的警察都在楼内吃喝,工作人员五六十人,一年下来就得一百多万元人民币。来这里的警察有的提“处长”,配专车,安排去香港、澳门“考察”,花费的都是公款。另据洗脑班雇佣来的犹大讲,每强迫一名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上面就奖励洗脑班三万元,而这些犹大每天从洗脑班得到一百元。这些费用再加上警察的薪资,花费巨大,而这些钱都是从国家财政中出的,实质是百姓的纳税钱,却用来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除了挥霍国家大量财物外,还以食宿费、培训费的名义,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以及工作单位的钱财。仅伙食费就每人每天四十元,有单位的扣单位的钱,没单位的或农民就由当地派出所和乡政府或街道到法轮功学员家强行收缴。没有钱就拿粮、拿物资、拿房子做抵押,如不配合,就暴力抢夺。

二、勾结街道、派出所、劳教所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春市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是派出所警察、街道“六一零”人员从家里或工作单位绑架来的,有的是在劳教所里拒绝“转化”,期满后被“六一零”人员直接送到洗脑班的。街道、派出所实施绑架,洗脑班、劳教所实施洗脑、关押,形成了一个超越于公检法之外的、完全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迫害程序。洗脑班在长春市政法委、“六一零”的直接指示下,不经任何法律程序,任意绑架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一关就是两个月,甚至更长,有的长达七个月还不放人。洗脑班的这种行为在法律上已经构成非法拘禁罪,再加上非法关押期间的种种酷刑迫害,严重触犯了刑法。

二零零一年以来,粗略估计约有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到长春洗脑班遭受迫害。仅二零零一年二月到九月,就有两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关押在这里。长春地区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拒绝洗脑,坚决不屈服于邪恶,直接被“六一零”劫持到劳教所,在劳教所拒绝“转化”,期满后又被“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还是拒绝洗脑,又再次被“六一零”劫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六一零”在洗脑班和劳教所之间反复多次劫持,过程长达四年以上。

二零零二年一月, 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白晓钧在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超期关押七个月之后,拒绝“转化”,被送到兴隆山洗脑班,因拒绝洗脑被直接送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所继续迫害,零三年七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三月到二零零四年三月,法轮功学员张健被关押在朝阳沟劳教所三年。他不配合恶徒的转化,零四年三月被长春市“六一零”送到兴隆山洗脑班,非法关押长达七个多月还不放人。其间不让包括家属在内的任何人接见,还让家属交纳高额费用。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李志玲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身心受到极度摧残。她不配合恶人的转化,又被超期关押一年。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六日,李志玲被家人从黑嘴子劳教所背出来,她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回家不长时间,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六一零”、派出所、街道办等二、三十人来到李志玲家,强行把她再次绑架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插播法轮功真相后,长春“六一零”对长春法轮功学员進行地毯式抓捕、抄家、迫害。三月中旬,法轮功学员王桂琴在家被三、四名恶警绑架到长春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遭受上大挂等酷刑。王桂琴被非法关押两年后送到劳教所强行洗脑。在黑嘴子劳教所,王桂琴坚决不配合恶徒,二零零四年两年期满后被“六一零”劫持到洗脑班,王桂琴仍拒绝洗脑,“六一零”又把王桂芹劫持到劳教所迫害二年。二零零六年期满后,王桂琴不写放弃修炼的“五书”(悔过书等),又被“六一零”绑架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三个月。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通化法轮功学员田桂英、陈美秋也是因拒绝“转化”,非法劳教期满后被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直接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十月间,长春洗脑班劫持了很多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知识份子,大都是懂电脑技术的工程师、研究生、教授、导师等。中共“六一零”的目的是把懂电脑的法轮功学员都绑架来非法关押,企图借此切断大陆法轮功学员与明慧网的联系。恶徒把这些法轮功学员一个人一个房间分别关押,每隔大约五分钟就找法轮功学员進行所谓谈话洗脑,轮番换人,不间歇,不让休息、睡觉。

二零零四年四月中旬,长春地区农安县法轮功学员潘刚,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身体非常虚弱,但他始终不屈从。劳教迫害到期家属去接人时,得知潘刚已经被送到长春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五年一月六日,长春市“六一零”到长春市幼儿艺术学校,在工作岗位将法轮功学员孙晓秋老师绑架到兴隆山洗脑班。新年前,长春市朝阳区政法委、朝阳区永昌街道办事处、市“六一零”分别到孙晓秋工作单位去骚扰,还用影响女儿考研究生来威胁。孙晓秋抵制洗脑,过年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七年,孙晓秋在被迫害中离世。

二零零五年初,长春法轮功学员崔容雪、二二八厂一姓刘法轮功学员在工作单位被“六一零”绑架到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法轮功学员吕平地被“六一零”从黑嘴子劳教所直接送入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七月八日早晨上班时间,东北师大外国语学院李海珍老师被公安局警察绑架到洗脑班。下午,长春法轮功学员李岩被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与长春市“六一零”绑架到长春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七日,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六一零”到四平市水利局河道管理处,在不明真相的领导积极配合下,把正在正常工作的本单位职工、法轮功学员鲍淑琴强行绑架到长春市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政法委“六一零”头目李凤林带领两个警察到榆树市地税局,把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刘凤鸣和泗河镇文明村小学正在给学生上课的法轮功学员张振莹老师强行绑架。当“六一零”和泗河派出所人员在绑架张振莹老师时,全班同学都哭了。

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榆树第四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张秀娟正走在街上被政法委“六一零”人员绑架,都直接送往长春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1/225750.html

2008-06-29:我遭受数次毒打折磨的迫害经历 …… 在这里邪恶之徒也是变着法的折磨法轮功学员,有专门刑事犯看管,不让我们睡觉,成天坐板(体罚的一种)到晚上十二点,有时到后半夜三、四点钟,可五点照样就得起床。强行让学员们在大热天走队列,有一个叫白依拉的蒙族人操练,此人当过兵,性格暴躁,犯盗窃罪,强迫法轮功学员超负荷运动,稍有不满就拳打脚踢,白小军的腿都被他踢折了,学员庄显坤浑身长满疥疮行动十分不便,他们还强迫他

2008-06-29:我遭受数次毒打折磨的迫害经历
……
在这里邪恶之徒也是变着法的折磨法轮功学员,有专门刑事犯看管,不让我们睡觉,成天坐板(体罚的一种)到晚上十二点,有时到后半夜三、四点钟,可五点照样就得起床。强行让学员们在大热天走队列,有一个叫白依拉的蒙族人操练,此人当过兵,性格暴躁,犯盗窃罪,强迫法轮功学员超负荷运动,稍有不满就拳打脚踢,白小军的腿都被他踢折了,学员庄显坤浑身长满疥疮行动十分不便,他们还强迫他照走不误,一班的郑红星家住河南,在长春某高校念书,被犯人孙天军毒打多次,生殖器都给踢坏了,郑忍受不了这里的残酷迫害,被逼的在一次早操时从四楼跳下以死抵抗邪恶暴行。法轮功学员王先友被劳教所野蛮灌食迫害致死。直接责任人张健华、李相辉、尹波、李长春,管教沈全红、潘树强、钟文革等。他们还秘密把韩玉珠、梁振兴、冯立平等转回苇子沟继续迫害,韩玉珠就是在苇子沟被迫害致死的。那一天是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农历正月十七,也是这一天,我们法轮功学员又被押送到邪恶的朝阳沟劳教所。
......
四月五日,劳教所开始对法轮功学员下毒手,所谓攻坚战。全所干部、干警亲自下毒手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手段野蛮、血腥至极:电棍、警棍、竹皮子、三角带、铁筋、锹把、拳脚、开水烫、凉水浇、灌辣椒水。一大队白小军当场被打死;二大队孙福生、刘国柱、三队马胜波、徐洪军,六队的邢跃山(长春法轮功学员)、钟喜都被打得死去活来,我也被打得人变形。六大队副队长李钟波、管教王涛把我双手背铐上蒙上头,脱去裤子让刑事犯按着,然后用电棍、铁筋、竹劈子警棍拼命的打了两个多小时,打的身体都是紫黑色,非得逼着你放弃信仰。他们把农安的马胜波脱光衣服用电棍、三角带、警棍等打了整整半天,浑身上下体无完肤,然后拖到水房,用凉水浇了三个多小时,还不时地往身上撒盐,刑事犯魏安参与迫害。白山法轮功学员郑永平、孙权福、郑福祥、常帅、李万云就是在六大队被迫害死的。六十五岁的孙权福被迫害的不能上下楼,吃不进去食物,副队长李东波还叫人硬拖着上下楼好几天,直到人不行了,才送去医院,结果死在了半路上。
......
共产恶党与大魔头江氏集团互相勾结,恶人为虎作伥,对大法、法轮功学员及世人犯下滔天大罪,罄竹难书,就我认识的与在一起生活过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的就有二十多人,其中有刘成军、魏修山、刘海波、韩玉珠、郑福祥、王先友、白小军、金俊杰、郑永平、孙权福、岳凯、李淑花等,这只是我所见证邪党所犯下罪恶的一部份,在邪党恶人的罪恶史中还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9/181105.html

2006-04-17:白晓钧,35岁,吉林省东北师范大学教授。白晓钧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劳教,非法关押在朝阳沟劳教所。在劳教所里,他被殴打折磨,于2003年7月18日被迫害致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125441.html

2006-04-17: 白晓钧,35岁,吉林省东北师范大学教授。白晓钧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劳教,非法关押在朝阳沟劳教所。在劳教所里,他被殴打折磨,于2003年7月18日被迫害致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125441.html

2007-04-08:我见证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大学教师白晓钧 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白晓钧九三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并超期关押半年,后又被送进洗脑班。由于他不放弃修炼大法,二零零二年四月又被非法劳教三年,于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吉林省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六岁。 明慧网曾多次报道白晓钧被迫害致死,但因朝阳沟劳教所极力封锁消息,没有获悉详情。为了揭露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大法弟

2007-04-08:我见证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大学教师白晓钧
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白晓钧九三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并超期关押半年,后又被送进洗脑班。由于他不放弃修炼大法,二零零二年四月又被非法劳教三年,于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吉林省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六岁。

明慧网曾多次报道白晓钧被迫害致死,但因朝阳沟劳教所极力封锁消息,没有获悉详情。为了揭露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作为知情者,我现在有责任补充说明如下。

二零零三年六月上旬,大法弟子白晓钧的身体非常虚弱,已经吃不下劳教所的黑馒头、白菜汤,他想吃点稀粥之类的流食,要求了几次,没人给解决。六月中旬时他行动很困难,已不能下楼去食堂吃饭。当时正值“非典”时期,每天只有两名警察值班,他们以留在监舍没人看管为由,派两个刑事犯强行架着(其实是拖着)白晓钧去食堂吃饭。等回到监舍时,因为嫌白晓钧行动慢,两犯人抬着他往床上一扔,根本不管他死活。有一次白晓钧被拖到食堂,因吃不下去馒头,没吃饭。被恶警赵剑平当众打了两个大耳光。那时如果给他略微调整一下伙食,他的身体会有所好转的。

六月二十九日,白晓钧所在的四大队解散,他被分到一大队,已经奄奄一息的他仍被刑事犯看管着。据姓于的包夹说,七月五日下午三点发现白晓钧瞳孔放大,断了气。可是,朝阳沟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把已经咽了气的白晓钧送往公安医院。后来竟说白晓钧次日早晨死亡,抢救了一宿花五千多元,还说对白晓钧的治疗已经尽到了责任。这纯属编造谎言。

天理昭昭,善恶必报。一个大学教师活活被迫害死,朝阳沟劳教所罪责难逃。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8/152372.html

2006-02-05:(一)、部份被酷刑迫害案例 1、东北师大讲师白晓钧被迫害致死 白晓钧,男,36岁,哲学硕士,东北师大党委宣传部校刊编辑。1999年7月20日后,多次去北京上访,多次被迫害。 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关押在长春市奋進劳教所和苇子沟劳教所,关押期间受种种酷刑折磨,被严重打伤,曾被送往公安医院。2002年2月12日(农历大年三十)解除劳动教养(实际被非法超期关押7个月之多

2006-02-05: (一)、部份被酷刑迫害案例
1、东北师大讲师白晓钧被迫害致死
白晓钧,男,36岁,哲学硕士,东北师大党委宣传部校刊编辑。1999年7月20日后,多次去北京上访,多次被迫害。

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关押在长春市奋進劳教所和苇子沟劳教所,关押期间受种种酷刑折磨,被严重打伤,曾被送往公安医院。2002年2月12日(农历大年三十)解除劳动教养(实际被非法超期关押7个月之多),随后被关押在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1个月,后被非法关押于长春市第三看守所近一个月。

2002年4月,白晓钧因拒绝洗脑,不放弃修炼,第二次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四大队。在朝阳沟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多次酷刑折磨,使其身体极其虚弱,在全身长满疥疮、体无完肤的情况下被朝阳沟劳教所警察指使犯人用钢勺刮疥疮,然后用盐水浇,许多同修回忆劳教所惨无人道的迫害手段都感到触目惊心。2003年6月,白晓钧被迫害致无法進食,连续三个星期卧床不起,后滴水不進,但劳教所仍置之不理。2003年7月18日,在长春市传染病医院去世。在去世前不久还被恶警管教赵建平打了两次,一次是在活动室,一次在食堂吃午饭时,那时白晓钧自己已不能進食,赵建平当着全大队学员的面对白晓钧挥拳打其头脸,说白晓钧是“颠憨”,意思是装病。还强迫白晓钧继续坐板。

白晓钧不行了以后,劳教所通过白晓钧在劳教所内与外面的人通信时的一个地址,通过当地的公安局找到了他的家属来领人,当时白晓钧由劳教所的干警监押着在长春市传染病医院就医,病志诊断为肺结核。白晓钧的一个家属看到他临去世时弥留之际的惨状,非常吃惊。当时他已经瘦的皮包骨了,身体非常虚弱,全身水肿,满身上下是疥疮愈后的伤疤。做透视的时候有一侧肺叶都看不见了。等白母赶到时,白晓钧已经不在人世了。家属质问劳教所的人:“怎么到了这种程度了才通知家属?人以前是生龙活虎的,现在怎么让你们给治成这样了?”该劳教所教育科一陈姓科长,不仅毫无同情心而且极不耐烦非常野蛮的说:“就头疼脑热还用通知家属吗?”白母责问他们:“一个大活人在你们这儿被整到这种程度,你们劳教所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旁边一个姓马的科长还用幸灾乐祸的口吻挖苦白母说:“你这个老太太怎么不会说话啊,我们是管人的。你不老实听话,反而在这跟我们瞎讲理。”劳教所叫王晓明的所长也说这事和他们没关系。

后来白母见到东北师范大学610办公室的人,白母对他们讲,白晓钧是非正常死亡,你们这些人都是要负责任的。610的一个姓叶的主任辩称:“白到这种程度,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要负责任也要由劳教所负责任啊。那全是他们搞的,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他竟讲:“你们这帮修炼的人,还有海外的人,经常给我们打电话,要我们不要迫害白晓钧,我们也没迫害谁呀,那全是劳教所干的。”白母说:“那你干嘛不告诉打电话的人那都是劳教所干的,澄清事实,把劳教所的电话告诉人家啊。”叶某无言以对。(其实人就是他们给送到劳教所的)

白晓钧的治疗费用一共为15000元,劳教所通知了白晓钧的单位东北师范大学给拿了8000元,白晓钧的家属拿了7000多元,而劳教所一分钱没花,只拿了等待处理时的停尸费1000元,这种荒诞无耻的行径实在让人感到悲愤,好端端的人被迫害致死,家人自己还得拿钱处理后事,世上哪有这么荒谬的道理,在处理后事期间,劳教所根本就没有露面,而只是白晓钧的单位出面处理。后来家属力争要得到医院给白晓钧做的身体检查的病历、诊断书等所有资料。劳教所开始让医院什么都不许做评论,也不许给资料,后来在家属的力争之下,医院不得不拿出诊断书的部份复印件,诊断上写着:药物性肝炎,全身水肿,身体极度衰竭,身体表面创面为疥疮疤痕。后来有一个有正义感的医生面带忐忑神情悄悄的与白晓钧的家人说:“这个病人不是正常死亡的。”

这本是一个令大多数普通百姓羡慕的家庭,慈爱的老母,膝下双儿,长子白晓钧,哲学硕士,吉林省东北师范大学教师,小儿白少华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都是风华正茂,然而这样一个受人尊敬的高知家庭,只因信仰真善忍而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四分五裂、家破人亡,白晓钧的弟弟白少华也因证实大法2001底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白少华现在情况还不清楚,白母和其家属抱着骨灰去了团河劳教所四次,都没让接见。据内部消息说白少华现被非法关押在团河七大队,七大队因劳教所干警向劳教人员贩卖毒品一事解散后,现在只剩下十三人,其中有两名法轮功学员,一名是白少华,另外还有一名姓胡的法轮功学员,其他人为包夹人员,昼夜不停的轮流看守他们两个。白母去接见时,正是白少华在里面因抗议邪恶的迫害,每天都被绑在床上,还戴着手铐,上厕所一天只允许去一次,因他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而拒绝穿劳教服,被邪恶警察指使犯人疯狂野蛮的殴打,也因他拒绝邪恶的干警强迫他围绕操场跑圈儿而被邪恶警察指使他人强行拖着跑,几次下来他的裤子都被磨破了好几条,内部消息说,白母前几次去时,因为白少华被打得肋骨骨折,头也打破了正包着,也因为怕白母把白晓钧的事告诉白少华,所以不敢让他们接见。

白母孤苦伶仃的一个老太太,大儿子惨死劳教所,死的不明不白,上告无门,二儿子被抓到团河劳教所,也在重复他哥哥被迫害的经历,同样是生死未卜,命悬一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5/120112.html

2006-01-07:曹清,65岁,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东风小学高级教师,现已离休,是本地教龄最长的教师,一生忠诚教育事业,是公认的好人。2000年9月,因向民众揭露江泽民打击法轮功的真相而被拘留,关在江苏常州老家。其子白少华,1999年12月被邪恶势力桦南林业局看守所以强加的“罪名”关押10个月之久(法律规定刑拘最长为2个月)。其子白晓钧,东北师范大学讲师,校刊编辑,哲学系硕士,因上访被劳教1年,被关在长春奋进看守所

2006-01-07: 曹清,65岁,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东风小学高级教师,现已离休,是本地教龄最长的教师,一生忠诚教育事业,是公认的好人。2000年9月,因向民众揭露江泽民打击法轮功的真相而被拘留,关在江苏常州老家。其子白少华,1999年12月被邪恶势力桦南林业局看守所以强加的“罪名”关押10个月之久(法律规定刑拘最长为2个月)。其子白晓钧,东北师范大学讲师,校刊编辑,哲学系硕士,因上访被劳教1年,被关在长春奋进看守所。当他两年非法劳教到期时,已被迫害的极端虚弱的他,只因拒绝洗脑,在送“洗脑班”迫害两个月无效后,直接再次非法劳教,直至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7/118122.html

2005-12-12:吉林省公安医院臭名昭著,假治疗之名,行迫害之实。大法弟子于立新、王可非、支桂香、白晓钧等在公安医院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2/116344.html

2005-12-12:吉林省公安医院臭名昭著,假治疗之名,行迫害之实。大法弟子于立新、王可非、支桂香、白晓钧等在公安医院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2/116344.html

2005-11-06:东北师范大学及附中师生遭迫害案例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多名东北师范大学及附属中学师生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被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和当地公安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对入学新生,不论是本科生、硕士生还是博士生,只要坚持修炼大法,学校就不让入学;对毕业生,只要坚信大法,学校就不给分派工作,从精神、肉体、经济上迫害大法学员。 在校修炼大法的师生被强迫写

2005-11-06: 东北师范大学及附中师生遭迫害案例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多名东北师范大学及附属中学师生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被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和当地公安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对入学新生,不论是本科生、硕士生还是博士生,只要坚持修炼大法,学校就不让入学;对毕业生,只要坚信大法,学校就不给分派工作,从精神、肉体、经济上迫害大法学员。

在校修炼大法的师生被强迫写所谓的保证书、非法搜查寝室及住处、开除学籍、公职、勒索性罚款、没收住房,学校还配合公安非法送大法学员到劳教所、拘留所,进洗脑班,种种迫害给大法学员及家属身心带来很大的伤害和生活上的困难。

至今,东北师范大学大法学员有一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被非法劳教、开除公职或学籍,近30人被非法关押过。下面是部份师生受迫害的情况:

1、白晓钧,男,36岁,哲学硕士,教师。1999年7月20日后,多次去北京上访,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7月白晓钧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春市奋进劳教所和苇子沟劳教所。关押期间白晓钧受种种酷刑折磨,被严重打伤,曾被送往公安医院。2002年2月12日,白晓钧被非法超期关押7个多月之后解除劳动教养,随后被关押在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一个月,后被非法关押于长春市第三看守所近一个月。因不放弃修炼,2002年4月,白晓钧第二次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四大队。白晓钧在被迫害的全身长疥疮、体无完肤的情况下,被朝阳沟劳教所警察指使犯人用盐水浇身。2003年6月,白晓钧被迫害致无法进食,连续三个星期卧床不起,后滴水不进。白晓钧于2003年7月18日在长春市传染病医院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6/113904.html

2005-02-06:有一名吉林大学的讲师,白晓钧(法轮功学员),有病了劳教所不给看,本人要求出外检查,劳教所不让出,说他是装病,人都不能吃饭了,说他是绝食反改造。恶警赵健平还打白晓钧,百般折磨迫害他。白晓钧这样的身体情况早就该送回家的。后来四大队解体了,白晓钧又被转到一大队,邪恶之徒继续对他進行迫害,就这样,白晓钧被活活折磨致死。

2005-02-06:有一名吉林大学的讲师,白晓钧(法轮功学员),有病了劳教所不给看,本人要求出外检查,劳教所不让出,说他是装病,人都不能吃饭了,说他是绝食反改造。恶警赵健平还打白晓钧,百般折磨迫害他。白晓钧这样的身体情况早就该送回家的。后来四大队解体了,白晓钧又被转到一大队,邪恶之徒继续对他進行迫害,就这样,白晓钧被活活折磨致死。

2003-12-19:白晓钧,男,36岁,哲学硕士,党委宣传部校刊编辑。1999年7月20日后,多次去北京上访,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关押在长春市奋进劳教所和苇子沟劳教所, 关押期间受种种酷刑折磨,被严重打伤,曾被送往公安医院。2002年2月12日(农历大年三十)解除劳动教养(实际被非法超期关押7个月之多),随后被关押在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1个月,后被非法关押于长春市第三看守所近一

2003-12-19: 白晓钧,男,36岁,哲学硕士,党委宣传部校刊编辑。1999年7月20日后,多次去北京上访,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关押在长春市奋进劳教所和苇子沟劳教所, 关押期间受种种酷刑折磨,被严重打伤,曾被送往公安医院。2002年2月12日(农历大年三十)解除劳动教养(实际被非法超期关押7个月之多),随后被关押在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1个月,后被非法关押于长春市第三看守所近一个月,因不放弃修炼,2002年4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四大队。白晓钧因拒绝洗脑,在全身长疥疮、体无完肤的情况下被朝阳沟劳教所警察指使犯人用盐水浇。2003年6月,白晓钧被迫害致无法进食,连续三个星期卧床不起,后滴水不进,但劳教所仍置之不理。2003年7月18日,在长春市传染病医院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42.html

2003-10-08:白晓钧一家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在03年5月至9月,曾连续报道了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硕士研究生)、大法弟子白晓钧被吉林省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及朝阳沟劳教所残酷迫害致死的经过及之后的一些情况。白晓钧之弟白少华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本科毕业生,现也正在最臭名昭着的劳教所之一:北京团河劳教所重新经历着与他哥哥几乎相同的被迫害的经历。白晓钧之母现年已整七十岁,中国自古云:人到七十古来稀。这样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失

2003-10-08: 白晓钧一家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在03年5月至9月,曾连续报道了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硕士研究生)、大法弟子白晓钧被吉林省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及朝阳沟劳教所残酷迫害致死的经过及之后的一些情况。白晓钧之弟白少华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本科毕业生,现也正在最臭名昭着的劳教所之一:北京团河劳教所重新经历着与他哥哥几乎相同的被迫害的经历。白晓钧之母现年已整七十岁,中国自古云:人到七十古来稀。这样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失去了大儿子,二儿子也生离死别,在强权暴政的压迫下,欲诉无门、欲靠无人、欲哭无泪,不由得让人悲叹,人世间的痛苦真少有此啊。这就是发生在江泽民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宣称中国正处于的“人权最好时期”的一个真实写照。
白晓钧生前在劳教所期间所作诗句

序:不比不知自己的不足,不比不知自己的渺小,不比不知自己的不精進,不比不知自己的执着心太多。

私心太重落凡尘,转来转去几世人?
几成机缘修佛法,可怜难舍执着心。
末法师尊转法轮,慈悲普度有缘人。
三生幸得宇宙法,誓将精進致归真。
今生圆满今生事,莫向来生度此身。

白晓钧被迫害的经历:
1] 00年7月18日去北京上访被抓,被非法劳教1年;8月-01年4月,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奋進劳教所;期间因受酷刑并被感染严重疥疮,在吉林公安医院住一个多月;
2] 01年4月11日-02年2月12日,被关押至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实际被非法超期关押7个月之多;(苇子沟所长王晓明0431-5195959)
3] 02年2月12日(农历大年三十)解除劳教当天,被关至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1个月;然后被非法关押于长春市第三看守所近一个月;
4] 02年4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四大队(四大队大队长付国华); 03年6月,被迫害至不能吃东西,6月底被转至一大队;
5] 03年7月18日,在长春市感染病医院含恨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8/58533p.html

2002-03-10:长春苇子沟劳教所超期关押大法弟子白晓军半年多,至今未释放。白晓军,法轮大法修炼者,男,30岁左右,本科毕业,就职于东北师范大学,2000年7月,因政府对法轮大法的栽赃诬陷而来到北京上访,之后被遣返长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被劳教期间,坚定正念,未向邪恶妥协。劳教到期后,至今仍不释放。呼吁全世界有正念的人们给予关注,呼吁东北师范大学给予关注。 另:白晓军母亲、弟弟也是坚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弟弟

2002-03-10: 长春苇子沟劳教所超期关押大法弟子白晓军半年多,至今未释放。白晓军,法轮大法修炼者,男,30岁左右,本科毕业,就职于东北师范大学,2000年7月,因政府对法轮大法的栽赃诬陷而来到北京上访,之后被遣返长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被劳教期间,坚定正念,未向邪恶妥协。劳教到期后,至今仍不释放。呼吁全世界有正念的人们给予关注,呼吁东北师范大学给予关注。

另:白晓军母亲、弟弟也是坚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弟弟也因坚定大法修炼被非法劳教,母亲下落不明。

2001-02-26:长春东北师大讲师白晓军在劳教所被打残 白晓军,长春东北师大哲学系硕士,该校讲师,多次上访,现已被劳教,并被打残。 白晓军之母曹倩,桦南林业局东风小学高级教师,65岁,是当地教龄最长,资格很老的教师,公认的好人,口碑甚好。7.20以来多次被抓,后因散发真相材料被抓,放出不久后现又被抓进转化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6/83

2001-02-26: 长春东北师大讲师白晓军在劳教所被打残
白晓军,长春东北师大哲学系硕士,该校讲师,多次上访,现已被劳教,并被打残。

白晓军之母曹倩,桦南林业局东风小学高级教师,65岁,是当地教龄最长,资格很老的教师,公认的好人,口碑甚好。7.20以来多次被抓,后因散发真相材料被抓,放出不久后现又被抓进转化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6/8370.html

2000-12-08:修炼大法 一家三人被关押 白绍华,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人。1999年12月被邪恶势力桦南林业局看守所以强加的"罪名"关押10个月之久(法律规定刑拘最长为2个月)。 其兄白晓军,东北师范大学讲师,校刊编辑,哲学系硕士,今年7月,因上访被判劳教1年,现在被关在长春奋进看守所。 其母曹清,现已65岁,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东风小学高级教师,现已离休。是本地教龄最长的教师,一生忠诚教育事业,是公

2000-12-08: 修炼大法 一家三人被关押
白绍华,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人。1999年12月被邪恶势力桦南林业局看守所以强加的"罪名"关押10个月之久(法律规定刑拘最长为2个月)。

其兄白晓军,东北师范大学讲师,校刊编辑,哲学系硕士,今年7月,因上访被判劳教1年,现在被关在长春奋进看守所。

其母曹清,现已65岁,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东风小学高级教师,现已离休。是本地教龄最长的教师,一生忠诚教育事业,是公认的好人。2000年9月,因向民众揭露江泽民打击法轮功的真象而被拘留,关在江苏常州老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8/4115.html

2000-10-01:长春警方把没写保证学员进行严格管理,同时进行带有体罚性的军训。白晓钧的小腿被踢得红肿严重,至今卧床不起,生活难以自理。刘思义在食堂洗菜时,向严管班的学员问候几句,被劳教班长孙天军一阵拳打脚踢,李建军所长不但不制止,反而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9月上旬劳教班长郭怀成调查郑永光时,不由分说一顿毒打,郑被打到在地,脸色苍白,后不能站立,从床上栽下送往医院,腹腔充血,脾裂,已摘除.不写保证的韩玉珠被管教潘树

2000-10-01: 长春警方把没写保证学员进行严格管理,同时进行带有体罚性的军训。白晓钧的小腿被踢得红肿严重,至今卧床不起,生活难以自理。刘思义在食堂洗菜时,向严管班的学员问候几句,被劳教班长孙天军一阵拳打脚踢,李建军所长不但不制止,反而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9月上旬劳教班长郭怀成调查郑永光时,不由分说一顿毒打,郑被打到在地,脸色苍白,后不能站立,从床上栽下送往医院,腹腔充血,脾裂,已摘除.不写保证的韩玉珠被管教潘树强电击十余下;焦守桐被打满脸发青;张伟被两次被打得鼻青脸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1/1519.html

长春 朝阳区 东北师范大学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8-04-15:
长春市曙光派出所;0431-88915083
长春市曙光路派出所 地址: 树勋街955号 邮编:130022
电话:0431-88915083
所长:姜延华15904405201

长春市南关区公安分局 地址:自由大路3298号 邮编:130022
电话:0431-85205821
副局长:白山 135786668880431-85292266
闵志才:15904400273
黄龙:15904405171

2013-10-28: 南关公安分局办案人 陈某某: 15904405185
2013-10-15:
南关检察院:涉案人张学艳0431-85377011-9806
南关分局国保大队:涉案人田国凤15904405128

2013-09-22: 长飞小区物业办公室电话:043188013371

姚常丽所在单位的信息
东北师范大学是教育部直属高校,坐落长春市。有本部和净月两个校区。本部校区位于人民大街,净月校区位于净月潭旅遊开发区。电话区号:0431

本部校区(电话以85开头的都是本部校区的电话)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人民大街5268号
邮编:130024 
电话:0431-85684088 
传真:0431-85684009

净月校区(电话以84或89打头的都是净月校区的电话)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净月大街2555号
邮编:130117
电话:0431-84541156
传真:0431-84541128

邪党委书记:杨晓慧
邪党委副书记:赵莹 王 延 
邪党委常委:杨晓慧 刘益春 李忠军 付强
校长:刘益春
副校长:张治国 苏忠民 张君辉 冯 江   
研究生院院长:高 夯
总会计师:耿秋华
校长助理:韩东育
(以上学校领导的寄信地址写本部校区应该都能收到)

东北师范大学信诚后勤集团(姚常丽所在的具体部门)
电子邮箱:xincheng@nenu.edu.cn
联系电话:0431-85098071
董事长 孙福真 0431-8509989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1)

白晓钧工作单位电话:0431-5269341
东北师范大学总机:431-5685085
东北师大保卫处:0431-5709657、0431-5269940
610办公室:0431-5269610
学校办公室:0431-5269166、0431-5268278、0431-5268378、0431-5268478
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所长王晓明(0431-519595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11-09:  白少华在北京海淀清河看守所遭迫害生命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9/114143.html

2005-10-27: 王晖联因坚定修炼被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超期关押
...东北师范大学曾有年轻教师白晓钧(男35岁)因超期关押一年多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7/113240.html

2004-09-14: 又逢教师节 烛泪悼英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4/84172.html

2003-12-19: 白晓钧,男,36岁,哲学硕士,党委宣传部校刊编辑。1999年7月20日后,多次去北京上访,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 年,关押在长春市奋進劳教所和苇子沟劳教所, 关押期间受种种酷刑折磨,被严重打伤,曾被送往公安医院。2002年2月12日(农历大年三十)解除劳动教养(实际被非法超期关押7个月之多),随后被关押在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1个月,后被非法关押于长春市第三看守所近一个月,因不放弃修炼,2002年4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四大队。白晓钧因拒绝洗脑,在全身长疥疮、体无完肤的情况下被朝阳沟劳教所警察指使犯人用盐水浇。2003年6月,白晓钧被迫害致无法進食,连续三个星期卧床不起,后滴水不進,但劳教所仍置之不理。2003年7月18日,在长春市传染病医院去世。

2003-09-10: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白晓钧的家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10/57123p.html  

2003-09-04: 东北师大讲师白晓钧被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的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5/56833p.html  
... 更多

媒体报导

2009-6-12 : 英文版《心中的宝塔》受加国读者关注
受到辛灏年、王军涛等中国问题专家好评的纪实文学《心中的宝塔》一书已经出版了英文版。6月10日晚,该书作者在密西沙加市公共图书馆举行了读者见面会,受到英文读者的关注。………………

《心中的宝塔》是由两位多伦多移民屠龙和孟圆共同创作的纪实文学,讲述了好友白少华和家人在中国修炼法轮功而遭到当局残酷迫害但仍然充满善念和希望的故事。听众被主人翁的遭遇深深打动。不少人当场购买了这本书。………………

[蓝蝴蝶出版社总裁 前加拿大国会议员博耶] “两位作者讲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作为经历过迫害的人对现实的描述,应该让更多人了解。法轮功修炼者从1999年开始在中国遭到打压,整个故事和背景,以及这些人最终战胜了迫害,这些都是这本书的不同寻常之处。”

目前该书英文版在蓝蝴蝶出版社网站和多伦多中区唐人街归真书局等处有售。
http://www.ntdtv.com/xtr/b5/2009/06/12/a304195.html

2009-05-18:《心中的宝塔》作者谈创作历程
中国问题专家王军涛先生在为纪实文学《心中的宝塔》写的评论中说,对于一个想全面和准确地理解中国的外国人而言,这是一本不能不读的好书。
http://www.eglobalcommunity.com/zh/view/29833/
http://b5.videopediaworld.com/video/23459/
(links relocated???)

2009-5-12 : 英文版《心中的宝塔》在加拿大正式出版
Pagoda of Light (心中的宝塔)
作者   : Long Tu and Yuan Meng
出版社 : Blue Futterfly Books

08年末,纪实文学Pagoda of Light —— A Falun Gong Story From Today's China 已经由加拿大Blue Butterfly Books Publishing Inc. 正式出版发售。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